創作內容

20 GP

【翻譯】阿武隈、大和、初櫻:戰爭與吾之青春

作者:婚後幽影│艦隊 Collection(原名:艦隊收藏)│2018-01-28 06:05:18│贊助:40│人氣:921
昨天拿到戰果裝備:


《艦これ》裝備『FM-2』

很多提督馬上就認出來了……



……這個塗裝屬於『塔菲3號(Taffy 3)』的一員,護航空母『甘比爾灣(CVE-73)』的艦載機!


【翻譯】藤波、薩瑪島:來自甘比爾灣的信

感動、感動耶!這可是繼上回《戰艦少女R》實裝『拉菲(DD-459,初代拉菲)』後,第二次看到在下科普的艦娘實裝耶!(雖然還要等活動開始,才能完全確定)

巧的是,去年的今天,在下紀念就任滿2週年的文章,主角正是初代拉菲!


【翻譯】拉菲(DD-459)壯絕的最後!

※      ※      ※      ※

2015年1月28日至今(2018年1月28日),在下已當了整整3年的提督。最近偶然看到一段話:

『懷舊,不是因為那個時代有多麼美好,而是因為那裡有著早已不屬於我們的青春。』

感覺這很能呼應《戦争と我が青春》(戰爭與吾之青春)這個標題,國本鎮雄爺爺的青春時代,絕非什麼美好的年代,但透過他的文章,我們這些小輩得以一窺,那並不屬於我們的時代,國本爺爺青春年華的種種。受到這扣人心弦的親身經歷深深吸引的同時,亦深感和平之可貴。


Return of the Legend Musashi

※影片提供繁中字幕(點齒輪選擇)

2018年1月8日,《戰艦世界》放出影片,宣告大和級2號艦『武藏』將實裝,其中包含『武藏』乘員塚田義明爺爺的專訪,現已實裝。巧合的是約2個禮拜後,《艦これ》也於1月24日宣布『武藏』將要改二!

官推原文:

現在「艦これ」運営鎮守府では、「艦これ」冬イベ2018:期間限定海域【捷号決戦!邀撃、レイテ沖海戦(後篇)】の作戦準備と、同レイテ沖海戦において、米機動部隊艦載機群と交戦、シブヤン海に沈んで逝った日本海軍が最後に建造した主力戦艦、大和型戦艦二番艦の改二改装の準備を進めています。


無獨有偶,2005年電影《男たちの大和》(男人們的大和號)上映時,國本爺爺應邀以『大和』倖存幹部的身分出來演講,追憶當時種種。

據國本爺爺所述,他也是江田島畢業生。在下去江田島參觀時,在教育參考館幾乎都停留在進門後右邊的展廳,因為那裡擺了歷屆畢業生合照。能看到以往僅透過文章認識的爺爺們,年輕時代的照片,真的很感動,就有點像是跟多年書信來往的筆友見面一樣的感覺。

途中也試想,若他們有靈,不知是如何看待在下?

若要自述,在下只是個入坑《艦これ》後,喜歡看這些文章、聽爺爺們追憶當年的小小晚輩。

跟《男人們的大和號》上映時請國本爺爺演講的相關者、專訪塚田爺爺的《戰艦世界》比起來,在下僅是微不足道的小咖,結婚以後能用在翻譯的時間又更少了……然在下同樣受到那不屬於我們的時代之種種所感動,願奉獻心力將之傳揚,讓更多人知道這一切。

這篇文章的內容,包含初遇『阿武隈』時在北方的經歷、志摩艦隊視角的雷伊泰灣海戰、蘇里高海峽夜戰、『大和』與坊之岬海戰,以及最後與『初櫻』一同迎來玉音放送、二戰告終。

國本爺爺一開始就講,本文是基於回憶而來……翻譯途中,在下也盡力參照各方資料訂正,若還有沒發現的問題,還請各位不吝指正。


【旅行】2017廣島自由行(03)

※大和博物館內講沖繩特攻的展區,可以看到國本爺爺年輕時的照片,各位若有機會去可以看看^_^

※      ※      ※      ※

出處:
http://www.naniwa-navy.com/senki-1-sennsoutoseisyunn-kunimoto2.html


作者:国本 鎮雄(くにもと しずお)
翻譯:婚後幽影

作者相關:

國本鎮雄,現年94歲(2018年,實歲),帝國海軍(IJN)之輕巡『阿武隈』對空射擊指揮官、戰艦『大和』副長補佐兼防禦總指揮、驅逐艦『初櫻』先任將校兼砲術長。

大正13(1924)年7月9日,北海道室蘭市大町出生。
昭和18(1943)年,大日本帝國海軍兵學校(江田島)72期畢業。
昭和25(1950)年,北海道大學醫學部26期畢業。
昭和34(1959)年,北海道室蘭市輪西町開設『國本耳鼻咽喉科醫院』。
平成22(2010)年,『國本耳鼻咽喉科醫院』閉院。

※國本爺爺的兒子『國本清治』於平成14(2002)年4月開設『くにもと内科循環器科』,國本家連續三代至今都是醫師,可是當地有頭有臉的家族

根據國本爺爺的姪子提供的,2005年《男人們的大和號》演講摘要,『大和』沉沒時部下大多戰死,往後常自責當時沒能救更多人逃出生天……戰後成為救人的醫師,或許也跟這段經歷有關。在下的爺爺曾為帝國海軍飛行員,戰後同樣當醫師,不知是否也有類似過往。



寫在前面:

本文摘錄自我發表在《室蘭民報》的文章,大致上分成北方艦隊勤務、雷伊泰灣海戰、『大和』出擊、終戰這4個項目,其中也有各期相關戰友加筆補充,並非基於戰史,全憑本人記憶敘述。若有我所不知的疏漏、搞錯同袍姓氏等等,還望各位諒解、指正。


1 北方艦隊勤務

我等(江田島)海兵72期編組之海上部隊,在『伊勢』『山城』『龍田』『八雲』4艦上,渡過僅約2個月的練習艦隊訓練後,與航空隊同期生一起在東京集合,承蒙(天皇陛下)恩賜拜謁,隨後各奔東西,在太平洋戰場的第1線各就各位,大夥心裡都暗藏著不甘示弱的精神……我等約20名奉命執行北方艦隊勤務,在橫須賀搭上各自所屬之軍艦。


輕巡洋艦『阿武隈』


第1水雷戰隊司令官,木村昌福

第1水雷戰隊之輕巡『阿武隈』上,由本人發號施令之乘員如下:

吉成淳(20年8月,於『冬月』戰死)
里村保(19年7月,於『玉波』戰死)
畠山
角田
岩間(機)
吉江(主)

總算有部下的我,從此投身艦隊勤務。當時之北方作戰,經過阿圖島(Attu Island)玉碎、基斯卡島(Kiska Island)撤退作戰後,北千島成為防禦的第1線。


阿留申群島,《艦これ》『北方海域』原型應當就是白令海與阿留申群島


上圖引用自b775232000(喵哈哈)的小屋


上圖引用自b775232000(喵哈哈)的小屋

譯註:這裡可以參考先前的【電影】太平洋奇跡的作戰—基斯卡

當時之北方部隊,僅有第1水雷戰隊(旗艦:阿武隈)。我等到任後,為協助基斯卡島撤退作戰,本在南方之第21戰隊(足柄、那智、木曾、多摩),前來暫時加入北方部隊。



占守島由海軍、幌延島由陸軍守備,松輪島機場眼看就完工,1水戰(阿武隈&驅逐艦12艘)守衛北千島,此外還負責護衛運送人員、物資的船團。

譯註:國本爺爺講的『北方部隊』就是《艦これ》2017春活【出撃!北東方面 第五艦隊】的『第五艦隊』,按手上資料,此時『阿武隈』麾下12驅逐應為:朝雲、山雲、初春、初霜、若葉、雷、電、曙、潮、霞、不知火、薄雲

※『薄雲』若實裝,『阿武隈』的部下就全員到齊啦!

『那智』:富井宗忠、武井敏薦、太田威夫、都竹卓郎

『足柄』:石川誠三、小灘利春、西川賢二、小河美津彦、池田誠七、吉江幹之助、坂梨忠(機)、窪添龍輝(主)

『木曾』:名村英俊、大堀陽一、香西宣良、泉五郎、横田敏之、村上克巳(機)、浅野祥次(主)

『多摩』:増田弘、久住宏

譯註:國本爺爺講的可能是配屬在其他艦艇的同期士官,在下曾拜讀小灘爺爺、名村爺爺的文章

上述4艦隨時準備出動,協助大湊警備府之陸上部隊、航空部隊守衛北日本。


《艦これ》2017春活E1【出撃!大湊警備府】起點就是大湊

冬季的北千島,暴風雨猛烈非常,平均風速60公尺/秒以上,還有無法測量的時候。一旦平均風速超過60公尺/秒,錨的鎖鏈就會發出似要斷掉的呻吟,錨也會滑移而無法停泊,為了艦體安全,此時必須全力往上風處跑。驅逐艦突入大浪中,就暫時不見蹤影,我等之『阿武隈』前甲板若被風浪拍打到,即使艦內到處用圓木為樑補強結構,也還是不停傳出要斷了似地呻吟。(面對如此天候)我等帝國海軍健兒也必須在口袋裡暗藏幾個小袋子,要吐的時候趕緊吐在裡面,方能堅守崗位。

譯註:颱風平均風速51公尺/秒以上便為強颱,由此可知天候之惡劣

昭和19(1944)年春,為加強潛水部隊(潛水艦、特潛、回天等),前輩、同事陸續面臨調職,同期生連1個都沒留下。我以少尉航海士的身份,在占守海峽首次體驗到空襲。初次上陣的我很勇敢,一點都不怕炸彈砸下來,並且很幸運地未受損傷。

3月,4艘驅逐艦被分派去執行小船團的運輸時遭潛水艦襲擊,商船、驅逐沉在襟裳岬海域,許多貴重的人員犧牲,我直屬部下的2名信號員,也跟同乘的商船一起戰死,第一次失去身邊的部下與同期生(驅逐艦乘員?)心理打擊非常大。

譯註:根據行文結構、用字遣詞,以下可能是另一位爺爺寫的(多半也是『阿武隈』乘員)

為了用5艘商船向幌延島、占守島運送陸上兵員、兵器,從釧路出港,護衛的4艘驅逐如下:

『不知火』:沼田寬三
『霞』:樋口直
『薄雲』:鈴木滿夫
『白雲』:太田基彥、石原博

才剛入夜,運輸船『梅川丸』便遭敵潛水艦之魚雷擊沉,受到驚嚇的商船開始盲擊,驅逐『白雲』為辨識敵我而點上舷燈、桅杆燈,緊接著『白雲』也遭敵潛水艦之魚雷擊沉,當時是海上籠罩著薄霧,視野不良時運用雷達航行當下所發生的事。『白雲』的太田、石原戰死了,就在他們晉陞少尉任官的隔天。『薄雲』的鈴木在19年7月,與敵潛水艦交戰時戰死。



2 雷伊泰灣海戰(日稱:比島沖海戰)

隨著夏天接近,敵方向北千島的攻勢漸緩。那時,我軍失去南方的瓜達康納爾島(簡稱:瓜島),防衛南洋群島、比島(以下用較常見的美方稱呼:菲律賓)、台灣成為當務之急。8月末,北方艦隊暗中南下,在吳港外集結,協助南方艦隊行事。

我晉陞中尉,成為『阿武隈』的對空射擊指揮官。激烈的作戰與訓練之間,也有辦些娛樂活動。吳港入港之際,我帶著游泳比賽第三名的獎品威士忌,去深水外科接受款待。半年後再次到訪之際,對方大概以為我早就戰死了,只見當時那個威士忌瓶子被供在神龕上。

9月末,『捷一號作戰※』發動!

※《艦これ》2017秋活【捷号決戦!邀撃、レイテ沖海戦(前篇)】、2018冬活【捷号決戦!邀撃、レイテ沖海戦(後篇)】原型

這是打算在菲律賓洋上捕捉敵美國海軍(USN)並擊滅之大決戰。我等之第五艦隊(原北方艦隊)連忙全體動員,出豐後水道後一路南下,目標是擊滅台灣東方海面上,遭我軍『重創』後向中途島方面退避途中的USN空母群。

目標為負傷的獅子,我等心情激昂地搜索這大獵物,但最終並未尋獲,艦隊只好撤回台灣海域的澎湖島。(美軍其實損失輕微,所謂『重創』僅是戰果誤認)


《艦これ》2017秋活E1【第二遊撃部隊、抜錨!】原型就是這段

譯註:作戰名稱的『第二遊撃部隊』也是第五艦隊(志摩)的名號,乃相對於『第一遊撃部隊』(第一部隊:栗田、第二部隊:鈴木、第三部隊:西村)的稱呼

10月半,某日深夜於澎湖、馬公港進港並補給燃料當下收到命令:

『第5艦隊(志摩艦隊)協助戰艦扶桑、山城部隊(西村艦隊),於10月25日凌晨自西方突入雷伊泰灣,奇襲美軍艦隊之運輸船團』


上圖引用自b775232000(喵哈哈)的小屋

再度南下,艦隊警戒著敵潛水艦,並安然通過菲律賓西方海面,在菲律賓南方班乃島(Panay)、伊洛伊洛灣(Iloilo,或譯:怡朗灣)入港,突入雷伊泰灣前夜暫泊於此。這裡是被聳立高約100公尺的灰色岸壁所圍繞的良港,岩壁頂上還生著排列整齊的高大椰子樹。

對於明天或許就要赴死,想要安靜地度過今宵一夜之我等來說,這地方真是再理想不過。本艦減少值班人員,大夥吃著壽喜燒把酒對飲,一邊眺望著漂亮的星空,一邊祈求明日開始的捷號大決戰之成功、祖國之安泰……還有些早早就睡了?


翻譯國本爺爺的文章途中,在下也吃了壽喜燒(すきやき)^_^

輪到值班的我,獨自望著恢復一片寂靜的艦橋,或許此空、此水與此艦,都將消逝於明日,而此刻之我僅是傾聽著生命的呼吸聲。

※《處女經》有云:『出息不還,則屬後世,人命在呼吸之間耳』亦即:生命只在呼吸間……國本爺爺的言外之意,當是如此

※      ※      ※      ※

10月24日

我等於清晨出發,真的要突入敵方制空圈內了!今天一整天以全速衝向雷伊泰灣。

雷伊泰灣西方,蘇里高海峽被圍上層層機雷網。我等之『阿武隈』一馬當先地開進這片機雷海域的話,即使前方幾艘因此損失,後方主力也能保存完好戰力突入灣內。

等了又等,夜幕完全掩蓋我等形影之時,喔喔,我等之前方(按預定我等應該跟在後面)戰艦『扶桑』『山城』、航巡『最上』不正領著驅逐4艘(滿潮、朝雲、山雲、時雨)長驅直入嗎?

※原文將『最上』誤植為『重巡』;驅逐數量誤植為『16』,在下逕自訂正


上圖引用自b775232000(喵哈哈)的小屋

要勝!要勝!要勝啊~

我等帝國海軍幾十年來,傾注心血的努力訓練,就只為了能在今天、明天戰強敵而勝之!

晝間,我等未遭遇敵偵察機,這讓奇襲成功的勝算更大了。

譯註:看過基斯卡島撤退作戰就知道,『阿武隈』擅長的是偽裝、反偵察、戰術迂迴……只可惜《艦これ》遊戲系統並不能表現出來

趕緊去……雷伊泰灣!

為了隱密行動,一切通信聯絡早已斷絕。來自東太平洋方面的主力部隊(栗田、鈴木)也得能進入平安突入的態勢嗎?不管三七二十一,現在只能衝進去了!

晚間10點左右,陣雨忽來,視野不佳。

※《艦これ》2017秋活,突破命運的蘇里高海峽後,『時雨』通關語音:止まない雨は…ない、ね…ありがとう(不會停的雨……是不存在的呢……謝謝)這裡的『雨』除了代表『時雨』的遺憾,也一語雙關地對應西村、志摩艦隊都有碰到的熱帶陣雨


『警備員,好好監看!』

艦橋的黑暗中,但見夜光時鐘的指針轉向12點。

決戰之日(25日)已至!

全軍突入預定為凌晨3點。

陣雨漸止,忽然間,我等前方約20公里處,大家認為當是蘇里高海峽之處,大量照明彈被射上天,前進部隊(西村艦隊)亦現出全貌。

間不容髮,『扶桑』『山城』已開始射擊,與雷伊泰灣內的美軍艦隊展開猛烈的砲擊戰。USN盤踞在雷伊泰灣深處,背靠陸地逐一察明日本艦隊的狀況並加以伏擊。

『扶桑部隊加油啊!』

『扶桑』部隊看似一邊承受著敵方的集中炮火一邊通過海峽,突入灣內後航向轉北,開入海岬另一端,這就看不見了。

我等之部隊(志摩艦隊)也全速東進,向蘇里高海峽突入。

順序:阿武隈 - 驅逐4艘(曙、潮、霞、不知火) - 那智(旗艦) - 足柄

※原文將驅逐數量誤植為『12』,在下逕自訂正

此間陣雨止息,方可見得星空。

艦橋上方,安裝在桅杆上,狹窄的對空射擊指揮所像要被甩下來似地猛晃,我抓著扶手還撞到了腰,哎啊,手下2名傳令兵也成了滾地葫蘆。本艦肉眼可見地向左傾斜,如同被東西絆到般忽然減速,同時像是要鑽下去般貼向海面。

要沉了嗎?

還能聽見艦橋處趕忙發出『前進一杯!』的號令聲。

※前進一杯:無視主機耐久,冒著損壞的風險拼盡全力前進,和『最大戰速』一樣僅用於緊急情況,後面的『後進一杯』也是類似指令


上圖引用自b775232000(喵哈哈)的小屋

艦橋下部,左舷似乎中了魚雷。本艦似乎為閃避接下來的雷擊同時,試圖在北方沿岸座礁,為同伴提供火力支援。

『左20度 大量魚雷艇 突入』

『砲擊開始!』

『阿武隈』和魚雷艇部隊展開砲、雷擊戰,便意味著西方第2突入部隊的隱密性,就此失去。從下部傳來機械、鍋爐無異常的報告……

『後進一杯!』

……(指揮幹部群)決定不要座礁,暫且停下腳步。

以60節高速為傲的敵美軍魚雷艇,立即聚到『阿武隈』周圍。將這批魚雷艇轟走後,本艦已落到第5艦隊的最後尾。

總算到灣口了!『那智』走在前面……

『全軍突入!』

……可以看見灣內了!

灣內砲聲隱隱,鳴呼,內有燒成一團火球的艦影。

大夥以為是先前緒戰(作戰開始後第一次戰鬥)之血祭,才剛要舉手歡呼,卻在下一瞬間……

『左邊正在燃燒的是扶桑!』(林和男、後藤一郎戰死)

『右邊帶著火仍繼續衝的是山城!』(藤井勉、江本義一戰死)

……聽見悲壯的警備員通報。

航巡『最上』遭敵美軍全力砲擊,艦體向右傾斜、燃起大火,正在退避。(鷲野幹夫戰死)

『阿武隈』艦橋下部中雷而向左傾斜,速度僅剩10節,乘艦之第1水雷戰隊司令部換乘驅逐艦『霞』繼續突入,並下令『阿武隈』退避。

啊啊,敵美軍大艦隊就在眼前,我等卻非退不可!

可是,能將後面的我方部隊毫髮無傷地帶路至此,也實為天祐。為接受應急修理,我等未返回艦隊。『阿武隈』單艦開往棉蘭老島北岸,卡加煙港(Cagayan)。

東方的天空開始泛白之際,自西方突入之部隊見勢不可為,中止進攻。『最上』『阿武隈』各由1艘驅逐艦護衛退避,向西而行脫離戰場。上午7點左右,天色已整個亮起了,『最上』在我等眼前遭10架敵機轟炸,拖著尚在燃燒的艦體奮勇迎戰約1小時後,被迫由『曙』雷擊處分。

※原文誤植為『遭擊沉』,在下逕自訂正

炙人烈日下,驅逐艦『潮』護衛『阿武隈』,途中並未遇襲而在黃昏時分抵達卡加煙港臨時停靠,疲勞困頓的乘員大受鼓勵的同時連夜搶修。

翌26日清晨,修復艦體傾斜並出港,但因大量浸水,航速連10節都不到。當天晴朗無雲,洋上平穩如鏡,我等向集合處馬尼拉港北上。疲勞不堪的乘員,誰都不打算離開職守,吃飯糰充飢、小睡片刻恢復精神全都在各自崗位上進行。

上午10點左右,遭數十架(?)P-38雙胴戰鬥機襲擊。不久,或許是因為那批戰鬥機的聯絡,但也或許是為了搜索雷伊泰灣方面的進攻結束後,正在返回新加坡的日本主力艦隊?

B-24約30架編隊出現在我等之西方水平線上,全機襲擊負傷的『阿武隈』與護衛驅逐艦『潮』這僅僅2艦。

『對空戰鬥!』

全砲門火力全開的死鬥開始了。紅、青、黃……各色曳光彈交錯紛飛,即便高角炮、機槍如雨如霰地集中射擊,敵編隊仍不慌不亂地直線突進,並在投彈高度約2000公尺處展開水平轟炸,約30架B-24一齊投下炸彈,乍看如老鼠屎般噗嚕嚕離開機體的黑點兒,在視野中逐漸放大,一同轉動著彈頭向這邊直落。約100枚250公斤炸彈,向著『阿武隈』這1艘軍艦落下。

毫不畏懼迎頭襲來之彈雨,我等對空砲火對準頭上最近距離之敵機,拚命射擊至砲身像要熔化般。迅速放大的炸彈,向著我視網膜逼近。像海豚一樣又黑又亮的大批炸彈,陸續通過甲板上方10公尺,約與我視線等高處。

大量的命中彈,約100枚250公斤炸彈一齊爆炸的劇烈閃光與火災、爆炸氣浪、巨大水柱收斂下來時,『阿武隈』已被炸得四處殘破。奮戰至今的部下,約100名對空射手,像我一樣活下來的屈指可數。肩併肩站在我兩邊的2名傳令兵,右邊那名倒在我腳下。只見1公分厚的防彈背心被打穿,腹部被開了個洞。我抱起他來將汽水※倒進嘴裡,但見他露出一臉『真好喝啊』的表情後斷了氣。(這時才發現)我的右邊口袋也被炸飛了。

※原文『サイダー(Cider)』英語圈是蘋果酒的意思,但在日本『サイダー』被當作清涼飲料的通稱,具體如下:



艦體中央部,上甲板遭大片掀開,魚雷發射管附近被火所圍。蒸氣猛烈驚人地從機械室、鍋爐室噴出來。看這噴出來的勢頭,機關科員恐怕無一倖免。

敵編隊正在空中盤旋,重新進入第2波轟炸態勢。

『預備對空射手 各就各位』

還有多少的機槍可以射擊?

費了一番功夫,才將兀自緊扣扳機的,上一位射手的那隻手從機槍取下,並將遺體安放在旁,讓替補的射手就位。(隨後)戰死者被運到浴室後方的甲板,以免血水滑了腳。乘員約有4成,在第1波攻擊喪生。

隨後本艦又遭第2波、第3波轟炸。直到最後關頭,機槍仍繼續射擊,主計兵、衛生兵也都端起機槍開火。

可是,最後的時刻還是到了。全艦陷入火海,艦上彈藥開始發生誘爆。大夥或扶或搬,帶著傷者集合到前甲板。讓傷者搭著桌、椅、吊床之類放入海裡,隨後從胸前的口袋掏出恩賜的香煙,大夥分著抽了幾口。

艦體流出的重油著了火,在本艦周圍化作一片火獄。

『全員退艦!』

以艦長、副長為中心,倖存者互相扶持著離艦。就在負傷者集合完畢,急忙離開軍艦之際,『阿武隈』揚起艦首,從艦尾處靜靜地沉了下去。

毒辣的太陽下,約200名倖存者,在南方洋面漂流了4小時後,得護衛驅逐艦『潮』救助,返回馬尼拉。

嗚呼,25日自吳港出擊以來,我等全力奮戰仍失去乘艦,日本連合艦隊亦因本次大決戰之敗北,痛失半數以上兵力,祖國前景當真危殆。

『那智』為與守衛菲律賓的日軍聯絡,獨自於馬尼拉灣進港。雖然死傷頗重,但為了緊急支援,『阿武隈』倖存者這邊也派出約50名搭上該艦。


《戰艦少女R》『列星頓(CV-16)』,對岸譯名『列克星敦』

次日(11月5日),敵美軍空母『列星頓』發動大規模空襲,『那智』在我等面前被炸成3截而歿,武井敏薦、富井宗忠、藤井弘原(機)戰死,被派去50名同袍,僅10名渾身濕透地僥倖歸來。

譯註:參照前文,講到名字的三位是『那智』乘員中,國本爺爺的同學、朋友




上圖引用自b775232000(喵哈哈)的小屋

倖存者們邊處理善後,邊等待轉調命令。同袍們大多被任命為守衛菲律賓的陸戰隊員,但我接到的命令是返回國內。與同袍們告別後,我搭上返回日本維修的空母(隼鷹)航向吳港。這次航海途中,我在熱帶染上的登革熱發作了,因此一到吳港,立刻進了海軍醫院。

譯註:根據手上資料,雷伊泰灣海戰過後,日本航空戰力潰滅,殘存之空母『隼鷹』只好轉為輸送物資之用

1944年11月,『隼鷹』跑了兩趟往返日本和汶萊、菲律賓的運輸任務,『武藏』的200名倖存者也是搭『隼鷹』回國,因此《戰艦世界》專訪的『武藏』乘員,塚田爺爺有可能是跟國本爺爺一起回日本的。


3 『大和』之出擊與最期

昭和20(1945)年1月,領取軍令部發來的出任辭令,遂打起精神前往東京海軍省出面,但由於大病初癒就去(艦隊)執勤實在太過勉強,遂立刻被轉派到橫須賀航海學校教導預備生。直到3月初,等待已久的,要我重返第1線的辭令來了。

『命汝為戰艦 大和乘員』

3月9日,在吳港搭乘內火艇,沿著懷念的江田島轉一圈,來到柱島連合艦隊訓練基地,登上『大和』。(與『都竹 卓郎』交接)

譯註:原文誤植為『都城竹卓郎』,在下逕自訂正


戰艦『大和』

排水量約7萬2千噸,長約260公尺,艦橋高約40公尺之堂堂雄姿,我等日本海軍就在此處,感覺非常可靠。

譯註:根據手上資料,『大和』長約263公尺,艦橋高約45公尺

3月20日,美國海軍陸戰隊登陸沖繩島,終於到了本土決戰的時刻,全國人民都陷入『一億總玉碎』的悲壯感。

4月5日清晨……

『戰艦 大和為主力之第1回水上特攻隊前往沖繩 支援陸上部隊』

……特攻出擊的命令下來了。

隨行的輕巡洋艦『矢矧』、包含最新型防空驅逐艦在內共8艘驅逐艦(雪風、磯風、浜風、霞、初霜、朝霜、冬月、涼月),立即裝載前往沖繩的單程量燃料。(其實燃料足夠來回)

譯註:原文誤植為『防空巡洋艦』,在下逕自訂正

史實的『矢矧』有強化防空能力,但並非防空巡洋艦。此外,『大淀』與阿賀野級(阿賀野、能代、矢矧、酒匂)還有未實現的改裝防空巡洋艦計劃,這裡可以參考先前的【翻譯】輕巡『大淀』之所見,小澤艦隊之最期(訂正)


阿賀野級防空巡洋艦計劃案


6日黃昏,沒有任何人送別※,我等悄悄從三田尻洋上出擊。

譯註:陸軍的『まるゆ』『岡田守巨』隊長在來島海峽為『大和』送行,這裡可以參考先前的【隨筆】廣島遊記(01)



從暮色中停泊的瀨戶內海開往豐後水道之際,大夥齊聲高唱最後的軍歌:


海ゆかば The 2nd old Japanese national anthem

《海ゆかば》(海行之兮)
作詞:大伴家持
作曲:信時潔

海(うみ)ゆかば、水清(みづ)く屍(かばね)、
山(やま)ゆかば、草(くさ)むす屍(かばね)、
大君(おおきみ)の辺(べ)にこそ死(し)なめ、顧(かえり)みはせじ。

安國寺譯本:

若往海行,為水漬屍;
若往山行,為草中屍。
大君旁死,不顧不悔。

※此處『大君(おおきみ)』為天皇之意,抗日片不時出現之『太君』一詞據考證為中國人誤解同漢字不同讀音之『大君(たいくん)』所致


艦隊平安無事地沿著九州南端繞過去,向西開往東中國海。

※      ※      ※      ※



4月7日

上午9點左右,與美軍哨戒飛艇接觸,預計正午時分將遭遇來自沖繩東方海面的USN機動部隊空襲,因此11點就發了午餐……紅豆飯的飯糰。

一想到這搞不好是這輩子最後一餐了……20年來的人生,父母兄弟、故鄉種種……就不斷湧上心頭。

下午0點20分……

『對空戰鬥 各就各位』

『敵大編隊機群 陸續自南方接近』

『砲擊開始!』

……決戰之時已至。

主炮46cm砲9門,最大射程約4萬2千公尺(42公里)※,首先開始在3萬公尺處展開彈幕射擊。15.5cm副砲6門※、12.7cm高角砲24門一齊吐出火舌,25mm機槍約150門,掃蕩極近處之敵機。

※原文將最大射程誤植為『5萬』;副砲口徑誤植為『20』,在下逕自訂正


上圖引用自b775232000(喵哈哈)的小屋


ARMADA - Battleship YAMATO

※《戰艦世界》影片裡,介紹『大和』主砲最大射程時也講42公里,但為遊戲性考量,《戰艦世界》『大和』主砲射程為26公里

我為副長補佐,在受到嚴密保護的指揮塔內,擔任防禦總指揮。敵雷擊機(艦攻)、轟炸機(艦爆)各半,100~200架的大編隊直到第8波,近千次雷擊都集中在『大和』左舷,企圖使『大和』傾覆。


上圖引用自b775232000(喵哈哈)的小屋

戰鬥激烈之極,『大和』馬上開始遭受損害。

中部左舷遭魚雷命中,浸水。
後部副砲遭炸彈命中,火災。
後部副砲射擊指揮所遭炸彈命中,全員戰死。
注排水指揮所遭炸彈命中,注排水不能。
5號機槍砲塔遭炸彈命中,全員戰死。
左舷後部遭4枚魚雷命中。

如上,損害報告一個接一個不停送來。本艦逐漸向左傾斜,各種作業愈發困難,並且艦內通訊網柔腸寸斷,就連我等之防禦指揮所,也逐漸不清楚本艦內外情況。

戰鬥開始1小時後,遭第4波攻擊當下,艦體傾斜20度、航速15節,由於傾斜嚴重,主副砲陷入無法射擊之困境。因為已經沒有其他恢復傾斜的手段,最終只能向右舷機械室、鍋爐室注水。

嗚呼,數百名戰友揮汗工作之處,既沒有讓他們逃生的方法,也沒有那個時間。為恢復本艦之戰鬥力,不得不從艦底注水,令他們全滅。

總算修復了傾斜,全砲門開火迎擊第5波、第6波。但因非得僅用左邊3座螺旋槳航行不可,航速僅餘10節,並且僅能向右轉,作戰時經常要將負傷的左舷暴露在敵編隊下。

損害進一步增加。舵機故障,一直咬著後部,執著地不停瞄準舵攻擊的雷擊隊,總算得逞了。左舷中部又遭3枚魚雷命中,艦體又向左傾斜8度以上,再度回到無法開砲,僅能以旁邊機槍應戰之局面,對此(防禦指揮所)亦陷入令人毛骨悚然的寂靜。

那時,自下部防禦指揮所……

『浸水已至眼前 天皇陛下萬歲!』

……傳來最後的聯絡。

由於不知道在艦橋上部、防空指揮所奮戰的艦長安否,副長上了艦橋。(艦長戰死後,由副長指揮)

最後的時刻似乎將至。這趟壯途才走到一半,已然刀折矢盡,此處全員,都將與本艦共赴黃泉嗎?

下午2點過後,『大和』嚴重左傾,中央部至後部燃起大火,幾近漂流狀態,敵機見狀攻勢暫歇,一切都靜了下來。

傾斜至35度,我等要抓著桌子方能站立。我將羊羹與汽水分配給3名部下時,『大和』開始傾覆。

……最終之時已至。


上圖引用自b775232000(喵哈哈)的小屋

那時,指揮塔前部操舵室的鐵門打開,10名操舵相關人員走出來……

『全員退艦!』

……之號令,從操舵室的傳聲筒傳出來。眼見全體人員從司令塔的唯一一個出入口離去,我心想:這可糟了!

我說啊,這些傢伙都沒有乘艦沉沒的經驗嗎?怎麼都按平時通路走,像是打算從上甲板的出入口離開。

「等一下!」我大聲疾呼,但沒人聽見。

不行了!我轉身回去,無論如何要盡快到艦橋外。幸好從高角砲塔出去的艙門還開著,有個筋疲力盡的水兵掛在那兒。傾斜已近60度,地板像是牆壁、牆壁像是地板,這種狀態下,我費了番功夫才匍匐爬到艙門。將這水兵推出去,兩人一起到艦橋外,只見『大和』已完全橫躺,隨著海面往上逼近,我等立即被捲入海中。

落海同時,為了不被『大和』傾覆的巨大身驅壓進海裡,我手腳並用地拍打了幾下。但為時已晚(『大和』沉沒造成的)巨大漩渦將我捲了進去。

戰艦『大和』橫轉著,艦體完全沒入水下時,彈藥庫一齊發生大爆炸。據說炸開來的火柱之巨大,遠在南九州沿岸都看得到。

※高脇圭三(機)戰死

數分鐘後,像已死透了般的身體,感受到陽光的溫暖,輕飄飄地浮上。我等之『大和』已不見蹤影,髒污的海面上,到處都能看到被重油染黑的,戰友們的戰鬥帽,漂浮在海上。

彈藥庫爆炸時,我似乎在水中受到很大的衝擊,後腦勺像裂開似地劇痛。

活著……我還活著……

可是在這完全不見島影的汪洋大海,接下來將會如何?也許剛才就死了還比較輕鬆吧。

『大和』傾覆前,第1回水上特攻艦隊司令長官,伊藤中將下令……

『作戰中止 各艦返航佐世保』

……隨後在自己房內自殺。

防空指揮所內,艦長有賀上佐、砲術長、航海長與戰鬥艦橋的掌航海長一起,將身體綁在羅盤上,與艦共存亡。

我一邊忍著頭痛,一邊縱覽四周,副長野村大佐,副砲長清水少佐就在附近,稍微遠一點,雷伊泰海戰當時為『大和』艦長的艦隊參謀長,森下少將也在海上游著。

我這才回過神來,開始幹起身為副長補佐的工作:「副長在這邊,倖存者集合!」

將傷者集合起來,以此為中心聚為人圈,可知『大和』乘員約3200人當中,大概200人活了下來。



4月初的東中國海,水溫尚冷,1小時後牙齒就直打顫。然而就在那時,1艘我方驅逐艦出現在水平線上,肉眼可見地全速接近後,放下小船開始搭救傷者,狀況還好的人互相協助攀上繩梯。

分著喝些干邑白蘭地驅寒,換過衣服後,我跟這艘驅逐艦『雪風』的負傷乘員交換,在配置就位。

另有『冬月』『初霜』健在,正在救助戰場上的人員。(中田隆保負傷)

『霞』『磯風』航行不能,收容乘員後擊沉處分。

『涼月』雖大破但仍有餘力自行返航,4艦各自向佐世保航去。

譯註:原文將『初霜』誤植為大破,在下逕自訂正,這裡可以參考先前的【翻譯】輕巡『矢矧』第40年的鎮魂譜

『涼月』艦體前部約4分之一遭炸彈炸斷,僅能後退航行卻仍繼續戰鬥,由於艦上士官無一倖免,遂由上等兵曹指揮,其後倒著走地航行了整整2天,才返航佐世保。


4 負傷返家、終戰

翌4月8日黃昏,返航之我等抵達佐世保港,遠遠地就吸引我等目光的是……遲開的八重櫻,與小樽市一樣包圍著港口,在這座港都到處絢爛盛開……對於浴血死鬥,痛失眾多戰友後歸來之我等眼中,這櫻花爛漫的城市、太過安穩之光景,反倒覺得頗為異樣。

譯註:國本爺爺所言『遲開的八重櫻』彷彿是在呼應後面登場的驅逐艦『八重櫻』

當天,我們被收容到沖之島的海軍醫院。是夜,我察覺聲音離耳朵越來越遠。次日,狀況就嚴重到非用筆談不可的地步。

這是『大和』爆沉時,受到的水中炸傷。我就此開始住院生活,在這裡待了半個月,又到別府接受半個月的治療,可是不但沒有好轉,還多了發燒、耳痛、耳溢等症狀,最後決定回到室蘭,那裡有專家,而且父母、我家也在那裡,可以在家療養。

譯註:國本爺爺的父親『国本 亮平』是耳鼻喉科醫師,當時在北海道室蘭市大町開設『国本病院』,因此回家療養絕不成問題

5月中,我向一起住院養傷的眾多『大和』戰友告別,往室蘭去。途中在吳港住了一晚,當時在周邊工作的江田島同班同學,聚在一起開了同學會。因為吳有潛水學校,那裡教官、學生都很多,也有明天就要登上潛水艦、特潛(蛟龍)、人操魚雷(回天)出擊的人們。

『你啊,要回家有錢嗎?這個拿去,買點土特產回去吧』

也有像這樣,將月薪袋原封不動地交給我的好友。(石津滋君,當時真的很感謝)

返回室蘭後,從諸先生方面分到秘藏之良藥,病況明顯有起色。在家療養時,也受到眾人慰問。可是面對探望的客人,母親總說:「他都徹底成了聾啞人士,也不知道以後能不能回到崗位。」

……訪客聞此,直欲落淚。對此,吾心亦忐忑,幸好聽力逐漸恢復了。

6月1日,我晉級大尉,即便我當中尉的時間,有一半以上在住院,但還是領到晉級的內部通報。

7月3日夜裡,B-29首次通過室蘭高空,驚動這個地方的人們。次日,眾多熟人、朋友盛大地送我離鄉,再度奔赴保家衛國的第1線。

下一個職位是,東日本水上特攻隊旗艦,驅逐艦『初櫻(はつざくら)』先任將校兼砲術長,在橫須賀乘艦,可是當時遭敵艦載機大規模空襲,前任尚在乘艦。因為還沒辦好交接手續,我無法到崗位作戰,只能留在艦橋旁觀。

譯註:根據在下查證,當天應為7月28日,詳後述

當下自忖:若在這種場合戰死,就死得毫無價值了……至今從未體驗過的恐怖,令身體不寒而慄……

※戰後,我和左近允尚敏一起去波納佩島(Pohnpei)執行4次復員運輸任務,辻岡洋夫復員,艦長為青木厚一少佐

橫著停靠在岸壁的戰艦『長門』(高崎慎哉乘艦)成為主目標而遭重創,空襲時正在『長門』旁邊之未完工驅逐艦『八重櫻(やへざくら)』為保護『長門』挺身迎戰,卻遭1枚250公斤炸彈命中艦體正中央而歿。

……我就在這麼近的地方,可是除了眼睜睜地看著這一切發生(『長門』重傷、『八重櫻』戰死)自己卻什麼事也不能做。

譯註:『八重櫻』,橘級驅逐艦之未成艦,1945年3月7日於橫須賀下水,6月23日停止建造。『初櫻』為橘級8號艦,兩艦為姊妹艦,期待雜誌衛星的松級、橘級實裝。國本爺爺的心聲,讓在下聯想到這篇……


上圖引用自b775232000(喵哈哈)的小屋

1945年7月28日,USN空母機動部隊『艾塞克斯(CV-9)』『蘭道夫(CV-15)』『香格里拉(CV-38)』『貝勒森林(CVL-24)』空襲橫須賀,『長門』遭3枚炸彈命中,艦橋被毀,包括艦長大塚幹在內,指揮幹部群幾乎全體陣亡。此後『長門』並未獲得修理,以遍體鱗傷的姿態迎來戰爭結束。


《戰艦少女R》『艾塞克斯』,對岸譯名『埃塞克斯』


『長門』攝於1945年9月2日,『泰勒』艦上,東京灣

※      ※      ※      ※

7月末,為預備本土決戰之特攻作戰,『初櫻』到橫濱入渠修整。入渠期間,艦體從上到下掛起網子,並做各種偽裝,下面則徹夜趕工。船塢周圍配置可移動的25mm機槍,我等務必要從敵美軍不分晝夜的空襲裡,死守入渠中的她。


1945年8月6日,廣島原爆


1945年8月9日,長崎原爆

8月14日夜晚,空襲途中,出擊命令下來了:

『伊豆大島南方 敵大型機動部隊出現 全軍、準備突擊』

我等與『初櫻』遂緊急離開船塢,返航橫須賀港。

8月15日下午2點左右,彈藥、魚雷的裝載完畢。艦長前往鎮守府,洽談作戰事宜,不久後顏色蒼白地回來了。


1945年8月15日,玉音放送

譯註:這裡可以參考先前的【翻譯】夏日、終戰:走過兩個時代的教導隊之追憶


上圖引用自b775232000(喵哈哈)的小屋

我等方知今天正午,天皇之玉音放送,日本無條件投降。然此非天皇陛下之御心,而是膽小的親信們合謀之舉吧。

橫須賀方面,厚木航空隊、潛水艦隊都表示反對投降,並擺出迎擊姿態。也有同袍打算獨自突入敵陣……

「我也要戰鬥到最後,不同意的現在立刻給我從本艦滾下去!」

……並將乘員集合起來,跟我講話時如此慷慨激昂道。

附近的潛水艦一邊打出『我等堅信皇國不滅、決意出擊』之信號一邊開出港。

我方飛機投放抗戰到底的檄文※。我與通信長2人一起說服艦長:我等皇軍當從天皇之命,投降亦為萬不得已之舉。

※1945年8月15日,厚木航空隊事件……這也怪不得『百里空』教導隊的平野律朗爺爺會在回憶錄裡自嘲:當時之我等皇軍,就是這麼死腦筋

15日入暮時分,艦長被叫去鎮守府,回來後氣鼓鼓地說道:

「瞧不起人也該有個限度。要打架的話我奉陪,可是居然要我載投降草簽的軍使?我才不要,馬上一口回絕了!」

可是沒多久,軍令部派來的,大概10名軍使就搭上本艦,這下艦長已無從反對。

次(16)日,卸下魚雷彈藥,魚雷發射管、高角炮、機槍都掛上純白的蓋子,我等之『初櫻』升起白旗並於黃昏出港。

17日晨間,伊豆大島海上,我等遇上盟軍大艦隊。以戰艦『密蘇里(BB-63)』為中心,整支大艦隊一齊向我等這僅僅1艘小小驅逐艦轉動砲口,邊施以武力威嚇邊靠過來時,悲痛莫名的淚水再度奪眶而出。


《戰艦少女R》『密蘇里』


『泰勒(DD-468)』『密蘇里』接舷,攝於1945年9月2日,『泰勒』艦上,東京灣

將軍使團送至『密蘇里』,並將盟軍艦隊引導至鐮倉外海(相模灣)暫泊妥當時,已到了夜晚。更晚一點,軍使們回來了,由於簽字時不許佩刀,對武士而言等同遭受奇恥大辱。聞言,大夥相顧痛哭。


日落 富士山 投錨於相模灣之 特遣艦隊

翌18日,將盟軍艦隊帶路至橫濱海上,『初櫻』返航橫須賀,同時盟軍下令我等次日必須退艦,並派出戰鬥機監視。是夜,眾人對飲離別之酒。

1945年8月19日黃昏,艦內外大掃除完畢,全員一齊退艦。

再見了,驅逐艦『初櫻』!

再見了,大日本帝國海軍!

(『なにわ会』新聞7號21頁、8號14頁、9號17頁、10號17頁;昭和41年2月~42年2月,分4次刊載)

※      ※      ※      ※


『初櫻』『尼古拉斯(DD-449)』合影
攝於1945年8月27日,『密蘇里』艦上,相模灣

※『密蘇里』拍照時,國本爺爺應當也在『初櫻』艦上

文章最後,國本爺爺寫8月19日『初櫻』全員退艦,但許多乘員旋即又被召回,協助處理各種事宜。直到復員運輸任務結束,『初櫻』作為賠償艦於1947年7月29日交付蘇聯,國本爺爺等人才真正退艦復員,這裡也摘錄一小段國本爺爺的同袍好友,左近允尚敏爺爺的回憶:

8月16日,終戰翌日,我於橫須賀之『初櫻』到任,本艦馬上奉命去迎接盟軍艦隊。

27日,軍令部與橫須賀鎮守府的參謀、領航的年輕士官共計40名乘本艦出港,在館山海域暫泊。翌28日早上啟程,前往大島南東18英里的會合點,途中F6F地獄貓反覆進行幾乎要碰到桅杆的示威飛行。

因為正在北上的盟軍大艦隊當中,先行之驅逐艦※靠近,『初櫻』停下來並派出內火艇,讓那批士官轉搭該艦。

※『初櫻』這邊日後方知,這艘驅逐艦為『尼古拉斯』,USN史上獲頒最多戰鬥之星(30枚)的武勳艦,前面的照片應當就是這時拍的,這裡可以參考先前的【翻譯】美利堅驅逐艦史話:尼古拉斯(DD-449)

隨後『尼古拉斯』拉起高空索道(highline),將一行人送上戰艦『密蘇里』,隨後巡洋艦群透過『密蘇里』兩舷架設的高空索道,接收領航士官。今日的海上自衛隊時常如此,但由於IJN並沒有這玩意,當下令我佩服之至。

※根據國本爺爺2005年的演講摘要,USN相當禮遇這批領航士官

這時『密蘇里』打開擴音器:

『初櫻、初櫻 走位至右60度、1000公尺處』(日語)

被『密蘇里』用日語指示,『初櫻』這邊的我等著實吃了一驚。

※『密蘇里』講日語這件事,在下也是看到這篇文章才知道

『密蘇里』旁邊是英國戰艦『英王喬治五世』,盟軍大艦隊陸續在江之島洋上投錨後,我等之『初櫻』離開並返航橫須賀。

沒多久,我等解甲歸田……旋即又收到徵召。此後1年,我等與『初櫻』一同接送海外同胞返國,期間大多往南方跑,遠至拉包爾、曼谷等地。

※如前所述,國本爺爺亦參加復員運輸任務

題外話:據說美方原本要讓愛荷華級首艦『愛荷華(BB-61)』當受降艦,但因為出身密蘇里州的杜魯門總統上台,而臨時改為『密蘇里』。《艦これ》實裝『密蘇里』的話,或許會有她惡補日語的語音(笑)



戰艦『英王喬治五世』停泊於東京灣,背景可見『密蘇里』

===================================

譯者補充:





《艦これ》2017秋活E4【あの海峡の先へ――】原型是西村艦隊的絕命之役『蘇里高海峽夜戰』,在下以西村艦隊突破這最終海域!

這是在下就任以來,打過最具史詩感的活動。(中途島那次還未入坑)

也是在下就任以來,打過最複雜繁瑣的活動。

每張圖都有機關、裝備換來換去、最終圖E4要經過兩段解謎才出現王點,突入前用了整整一個下午研究攻略……心知『雷伊泰灣海戰』乃人類史上最大規模的海戰,絕非易與之輩,可是把這麼多要素塞在一張海圖,搞到26個英文字母都不夠用,卻也令在下瞠目結舌。

可是斬殺後,聽到西村艦隊她們的語音……特別是時雨之『雨』、西村艦隊覆滅之『雨』、國本爺爺追憶之『雨』……即便歷史沒有如果、即便是電子之海的世界,但有幸帶領她們戰勝那段沉重的遺憾,在下就滿足了。

2018冬活【捷号決戦!邀撃、レイテ沖海戦(後篇)】將至,已知應會實裝的新艦娘:


《艦これ》觀艦式英艦

英國驅逐艦(觀艦式衛星、可能是J級驅逐艦首艦『傑維斯』)
海防艦2艘(雜誌衛星)
驅逐艦『冬月』(坊之岬組、語音衛星)
護航空母『甘比爾灣』(塔菲3號、戰果衛星)

合計5位,實際上共幾位還不知道。私心希望再來個『約翰斯頓』,兩代『約翰斯頓』都跟『雪風』有交集,那可不是一般的有緣呢!雜誌衛星的松級、橘級也不錯,期待唯一在IJN、海自皆有服役的『梨』實裝。


【翻譯】埃文斯、約翰斯頓:我們成功硬槓了日本艦隊!

祝各位提督,一同在拂曉的水平線上,刻下勝利吧!

===================================

相關文章:


【電影】太平洋奇跡的作戰—基斯卡


【翻譯】輕巡『矢矧』第40年的鎮魂譜


【翻譯】輕巡『大淀』之所見,小澤艦隊之最期(訂正)


【翻譯】榮光之艦‧雪風


【翻譯】柳綠、花紅:雷伊泰灣的戰艦『長門』(補)


【翻譯】夏日、終戰:走過兩個時代的教導隊之追憶


【翻譯】美利堅驅逐艦史話:尼古拉斯(DD-449)


【翻譯】美利堅驅逐艦拾遺:歐巴農(DD-450)


【翻譯】美利堅驅逐艦史話:泰勒(DD-468)


【翻譯】不列顛的天馬座『傑維斯』(上)


【翻譯】不列顛的天馬座『傑維斯』(中)


【翻譯】不列顛的天馬座『傑維斯』(下)


【隨筆】廣島遊記(01)


【旅行】2017廣島自由行(00)


【旅行】2017廣島自由行(01)

===================================

參考資料:

戦争と我が青春(原文)

伊勢・熊野・梨・初桜

戦記 国本鎮雄

くにもと内科循環器科

終戦時生存者写真 081~090

阿武隈 (軽巡洋艦),Wiki

長門 (戦艦),Wiki

大和 (戦艦),Wiki

初桜 (駆逐艦),Wiki

USS Nicholas (DD-449),Wiki

レイテ沖海戦,Wiki

坊ノ岬沖海戦,Wiki

サイダー,Wiki

軍歌的日文演歌─海行かば─往大海前進的話

【艦これ】苦行のE-3堀り…そこまでして阿賀野がほしいの??【イベント】

【閒聊】戰艦 Musashi:前船員回想─BY Wargaming.net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869258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艦隊 Collection(原名:艦隊收藏)|艦隊收藏|艦隊これくしょん|艦これ|戰艦少女 R|戰艦世界|碧藍航線|大和|阿武隈|初櫻

留言共 3 篇留言


日本艦艇的防空機槍因為上層的關係而缺少那塊防彈鐵板~直接害死不少人
有些艦艇逃過飛機的攻擊存活下來但卻死傷很多操作防空機槍的人員

忘了在哪看到被整理出來的某水兵所寫的回憶日記
在神田所指揮的伊勢與日向下~雖逃過比大和空襲還高的戰機包圍網
但好像死了不少防空機槍人員(忘了)~那些人被臉朝上的放在澡堂中~蠻慘的

01-29 00:00

婚後幽影
『大淀』第3分隊士,足立之義爺爺的文章也有提到:戰死者的遺體,在浴室裡高高堆起來。而且在入口正前方仰面而上的那張臉,是我的前任伍長E上曹。慘白的眼珠,恐怖的模樣,讓我忍不住移開視線,拔足狂奔。02-08 07:25
阿信
真不錯,謝謝你的解說

01-31 20:03

白日夢境
有點晚的回覆。其實美軍的Bofors 40mm 英軍的 8連裝pom pom炮這些遊戲中對空機槍的神炮通常也都沒有防盾,畢竟對空射擊,防盾不見得正對敵機砲火。此外,日本的25mm機炮或是12.7/13mm機槍幾乎都是人力操炮轉向俯仰,加了防盾的重量會使俯仰轉向速度更慢,反而追不上高速飛機的角速度變化。日本就有人比較喜歡25mm單裝勝過三連裝,因為比較輕,轉向速度快。至於男人的防空炮以及史實防空機槍手死傷一向很慘,特別是美軍後期掌握空優,護航戰機常常加掛火箭可以打沉DD或是打傷大船的防空炮手,加上萬能50機槍,甲板上死傷慘重是常態。不過其他位置也沒多好,水線下艙室往往船隻進水後緊急關閉艙門或主動注水,裡面的水兵可能會淹死,司令塔砲塔比較安全,但是DD等級的砲塔司令塔連機槍都檔不住。上了戰場就是生死有命,能活下來見證和平地向國本爺爺都是幸運

03-05 23:26

婚後幽影
有些從沖繩生還的人,苦難還沒有結束。國本爺爺的同袍,八杉康夫爺爺生還後,奉命到廣島的宇品港任職,由於廣島原爆的放射能侵襲,最終癌症過世。個人覺得,能夠活下來面對人世的苦難,向後人述說他經歷的戰爭與人生,這本身就是常人難及的勇氣吧03-06 07:22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20喜歡★angelguga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旅行】2017廣島自由... 後一篇:【旅行】2017廣島自由...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Bernie4076所有想像力豐富的人
來稍微宣傳一下我的小說...而已。 【未被記載的傳說】~[Unforgettable Story]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3:38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