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8 GP

【GL極短篇】高跟鞋(BE)

作者:馥閒庭│2018-01-25 18:04:39│贊助:16│人氣:410
*****破三六九六賀文*****文內全部都是虛構的!*****
--------------------------------------------
建議背景音樂:張惠妹《身後》
--------------------------------------------

她的房間有一雙高跟鞋。

放在鞋櫃的最左邊,右撇子的她不會碰到的地方。

黑色、細跟、經典款的紅底、是她眾多平底鞋中的一抹特殊存在。

因為那不是自己要穿的,只是觀賞用的。

女人的腳上,總是有許多鞋子,拖鞋、休閒鞋、跟鞋,不像男生可以一雙球鞋走天下,不同的場合有不一樣的鞋子。

自古以來,女人的腳,好像就是要給人觀賞的,那優雅如山巒起伏的線條,弓起的腳掌貼合在鞋子裡的曲線,用來行走的肢體,配上適當的鞋子就好美。

每個人都有喜歡的部位,有些人喜歡胸、喜歡腰、頭髮、五官,她卻獨愛腳。

尤其是女人的腳,或許因為她總是低頭的關係吧?

穿著高跟鞋,在那高挑的線條中,雪白的腳背,讓她心跳加速。

但她不是變態,並不想去舔或者有其他侵犯的行為,只是欣賞,就像看一幅畫,覺得很美,但不會想伸手攪亂上面的油彩或墨水,因為那是極其失禮的行為。

「芊行,我們要走囉。」友人喊了她,她微笑的揮手道別,個性溫和的她勾起自己的長髮,她坐在咖啡廳,又點了一杯咖啡,低頭看著冰塊與咖啡,像是玻璃泡在褐色的水裡。

放空了自己,她想到自己會開始注意高跟鞋的原因。

那時她在酒吧,靠在一個樓梯旁,聽著音樂,旁邊的友人在跟誰聊著天,她不是這樣在乎。

她的外貌非常女性,因此即使來到這個地方,來搭訕的也是比較中性的女生,但卻有個人,朝她走了過來。

她不是女王,沒有那種統領天下的霸氣,她更像一個魔女,比她更豔、更美的人大有人在,但是那些人沒有她唇上的笑,那微彎的角度,讓人搞不清楚是友善還是嘲諷,不張揚卻讓人注意。

而她的眼睛在看自己。

芊行有一些緊張感,她要作什麼?

為什麼看著自己?

或許是因為她很有侵略性,當她靠近,你會不自覺的被她媚惑。

芊行打量她,穿著黑色的裙子跟黑色高跟鞋,她就這樣走進了芊行的視線,旁分的瀏海,還有微曲的黑髮,黑髮內若隱若現的耳環、淡妝、濃眉、紅脣,鮮明的讓人想不記憶都難。

踩著高跟鞋她有些高挑,走到芊行面前,那美好的曲線,讓芊行低頭閃躲她的視線,卻看到了她的腳。

雪白的腳背裝在高跟鞋裡,隨著她的步行,一步步地走來,像是走進了她的心裡。

或許她的目標是別人,芊行想,她強迫自己從那雙漂亮的腳上挪開。

但那雙腳,卻踩進她的視線,固執的站在自己平底鞋的面前。

「你好,我可以吻你嗎?」她好聽的聲音說,那是一種張揚的姿態,還有很禮貌卻很侵略的問句。

芊行看著她,有些愣住,她在說什麼?

周圍的幾人看著她們,打量跟評論,這讓芊行有些惱怒,為什麼要把自己牽扯進來,你想要出風頭關我屁事?

「你不拒絕,我就當你說好囉!」她微笑的欺近,俯身在芊行的唇上一啄。

只是輕輕的碰一下,芊行甚至來不及記憶她的面孔,但是她已經微笑的離開,唯一留下的是一陣她身上的香氣。

那是牡丹跟白麝香的味道,帶著一種極致韻雅的感覺,但在她轉身,那一抹悠然的花香又像是她高跟鞋底的一抹紅色,在全黑的身段中,那隱約的紅在視覺上勾引著人。

但那一吻卻像是吻在芊行的心湖,在觸碰後,波動了她。

她想要上前,卻發現她已經失去了芳蹤。

只有那一抹窈窕的黑色身影,跟那高跟鞋的一點紅,讓她記憶跟遺憾,回到家,她買了一雙紅底鞋,卻丟在衣櫃,像是埋在記憶的深處,就可以當作不存在一樣。

明知道,那可能只是個惡作劇,或許她大冒險玩輸了,或許她是個無聊的女人,甚至是個為了找一夜情的濫情女人,她卻還是記住了。

芊行感覺像是喝了魔女的毒藥,在飲下的剎那,那女人獲住了她的心,而毒也浸染了她的全部。

但芊行沒有想到,自己有與那女人再見面的一天。

而她卻站在自己最討厭的哥哥旁邊,表情靦腆溫柔的跟她打招呼。

「叫嫂嫂。」哥哥粗聲粗氣的說。

溫柔?

芊行看著她,妳這個騙子!

根本就不是這樣的!

一種焦躁感,讓她暴躁的回答「不要!」她說,轉身摔門,離開那個讓她討厭的家。

在外面鬼混到深夜,她回到家,少有的,居然有人等門,等著她的不是那對已經忘記自己有生孩子的父母,也不是那個對她暴力的哥哥,而是那個嫂嫂。

她放下書,從昏黃的光暈走過來,穿著平底鞋,比她還矮些,笑著看著她「芊行,你還好嗎?」

芊行皺著眉,酒精泡過的腦海讓她站不穩,她想往前走卻撲倒,眼看要跌到地上,卻被嫂嫂扶住。

「你不是我嫂嫂。」話一出口,芊行就很想拔掉自己的舌頭,她討厭自己的哥哥,但是對不相關的人,她發什麼脾氣?

但嫂嫂卻沒有生氣,而是苦笑的承認「對,我不是,你可以叫我的名字,雨虹。」

這時,芊行才知道她的名字。

雨虹扶著她到自己的房間,黑暗中,芊行熟悉的將她壓在自己的門板上,她知道雨虹摸索著牆壁要開電燈。

但她制住雨虹著手,順勢整個人貼到她的身上。

黑暗中,兩個喘息的人貼著,很有什麼的感覺。

不知道為什麼,芊行吻了她。

沒有控制力道,或許是她忘了,也或許,她只是單純的想要一點溫暖,貼著雨虹的唇,她只是依循本能的親吻她,唇舌交纏。

「我想要。」雨虹低聲的說,眼神含著水光迷濛的勾引她。

「恩。」芊行點頭,兩人到了床上,脫了衣服,光裸的貼著。

雨虹親吻著她,細碎的吻跟呼吸,她身上的香水味混著自己身上的菸味,刺激著芊行的感官。

她想要眼前的女人,就是慾望的那種,酒精阻擋了她的理智,而什麼阻擋雨虹的理智,對芊行來說並不重要。

芊行一邊想,但手上的動作卻是摸在雨虹的身上,聽著她發出小貓般的低吟,覺得有趣又惹人憐愛。

一夜歡好,早上芊行醒來,看到床上的女人,凌亂的長髮披散在她的臉旁,被子只蓋住她的腰,那美好的身段裸露出來,糟糕的色情,卻能讓人回歸最原始的衝動。

只是她們是兩個女生。

雨虹眨眨眼,隨著芊行起床的震動睜眼,她起身,尋了自己的衣物穿上,整個房間只有衣料摩擦的聲音。

芊行看著雨虹的動作,卻發現自己有股衝動,想要脫掉雨虹穿上的衣服,想要把她壓回床上,再聽她壓抑細碎的呻吟。

這樣的想像撩動著芊行的神經,我在想什麼?

芊行迷惑的想,昨晚的記憶她不是完全忘記,至少,雨虹沒有拒絕或者生氣的模樣,她甚至在雨虹臉上,照鏡子似的看到跟自己一樣的快意。

但雨虹卻沒有說什麼,只是穿了衣服離去,像是她們之間沒有任何事情一樣。

芊行說不出自己怎麼了,可是她卻比較願意回家,參與家族的事情,只因為,她的嫂嫂會出現。

「雨虹。」趁著四下無人,芊行走到廚房,看著雨虹炒菜。

「小姑,怎麼了?」雨虹問,她手上動作著,芥藍菜的香味傳來,她俐落的剷起,放進盤子,熟練的把鍋子涮了,然後在準備下一道菜的空檔,她用筷子夾了一塊塞進芊行的嘴「幫我試試味道。」

芊行咬著菜,青菜的清爽柔韌的菜心,暖熱的溫度,有些鹹味,很家常,卻是芊行從沒吃過的味道。

讓她有些淚下的味道,從小,她沒有在家用餐過,父母都太忙,她跟哥哥從小就是外食族。

這樣家常溫暖的感覺,卻是她沒有過的。

她看著雨虹,不懂為什麼她可以這樣沒事人似的對待自己。

妳忘了那天的事情?還是忘了妳曾在我的床上過?

或許都有,芊行垂眸,心裡的黑暗擴大了些,她想要毀了嫂嫂這個稱呼,或許換成女朋友?心底的野獸亮開了獠牙,給了負面的建議。

「好吃嗎?」

雨虹卻一無所覺得看著芊行,頭髮隨意用髮圈束了一個低馬尾,很居家的模樣,她看著芊行的眼睛有著探問,對於兩人那天的事情,雨虹不知道要如何開口。

或許用大人式的藉口敷衍,那天就當作是一場意外,這是否會比較好?

芊行看著她的唇說:「好吃...」那天晚上的記憶又回來,雨虹的嘴唇,留在自己耳邊的喘息,讓她動搖。

雨虹微笑,看來菜沒有問題了,她讓芊行幫忙把菜端出去。

芊行把想問問題的慾望吞下去,端了菜出去,看著哥哥正在看電視,一副老大爺的模樣,那種憤恨又浮上了心頭。

但是她還是只能旁觀,一句『小姑』隔出了兩人的距離。

而雨虹,是眼前男人的妻子,而這男人是她的哥哥。

雨虹也是同樣在哥哥身下喘息嗎?

用那迷濛水潤的眼睛看著自己的哥哥?

她不知道,為什麼自己要這樣,感覺骯髒而且噁心,越界跟亂倫的感覺,讓她討厭。

討厭的人,討厭的事情...她應該馬上離開。

偏偏自己對雨虹卻沒辦法挪開腳,她就是想要看著雨虹,總是想到那個酒吧的晚上,那穿著高跟鞋的她,魔魅的她,卻隱藏的這樣好。

芊行卻想把她的衣服剝掉,想要一直看著她那魔女似,妖嬈媚惑勾人的模樣。

「難得大家都在。」媽媽不知道什麼時候出來,用一種主人的姿態招呼大家吃飯。

芊行木然的坐在桌前,看著雨虹帶著虛弱的陪笑,跟所有人客套,她急欲融入這個家庭,但是卻不得其門而入。

「我餓了。」芊行說,少有的配合著,讓氣氛更和諧,她坐在雨虹的旁邊。

飯桌下,她用腳掌磨蹭著雨虹的腳背,飯桌上,看她有些害羞的臉紅。

「小姑對我真好。」雨虹笑著夾菜給芊行,卻沒有阻止她幾乎可算性騷擾的行為。

赤裸裸的邀請,芊行想。

一頓飯菜下來,很和諧的結束了,讓媽媽虛榮的稱讚了雨虹。

「太好了,有你這個媳婦...」媽媽說什麼,芊行卻不想聽。

她眼角餘光撇到哥哥淫邪的目光,她皺眉,轉身去洗澡。

洗好澡,她圍著浴巾回到房間,鎖上門換了衣服。

才放心地去自己的電腦前。

但門口卻傳來敲門聲,她走上前開門,卻是她的哥哥,眼神中卻有些讓人心驚的黑暗。

她皺眉,想要甩上門,卻被扳住,男人的力氣真大,如果可以殺人就好了,芊行遺憾的想。

「妹妹,我們聊聊。」哥哥的聲音說,但眼神卻在自己的身上巡梭。

她穿著白色的T恤,沒有穿內衣,意識到這件事情,讓芊行感覺噁心的感覺又爬了起來。

「致遠!」雨虹的聲音在下面喊「你在小姑房裡聊什麼!我這邊水龍頭壞了!」

哥哥可惜的看著芊行,回頭對雨虹的方向吼「知道了。」

哥哥離開了房間,芊行才回過神,她鎖上門,卻還是覺得噁心,她閉上眼,壓抑想要洗澡的慾望,躲到床的角落,手指抓著自己的手臂,指甲刺入自己的手腕,抓出幾個血紅的新月。

隔天早上,她看到雨虹的臉上有瘀青,一股怒氣抓住了她,而她把雨虹拉進自己房間「我哥打你!?」

雨虹低頭,沒有否認,似乎在想怎麼圓過這件事情。

但芊行會這麼清楚的知道,是因為這樣的瘀青充滿了她的國中的每一天。

「不用想著替他說謊,你跟我去驗傷!」芊行說,拉著雨虹要往外跑。

「不行!」雨虹低著頭,她還有一些顧忌,不能輕易離開這樁婚姻。

兩人安靜了一會,白天、寧靜、沉默,這些讓理智存在的元素,卻無法阻止芊行想要雨虹的心情。

她知道昨晚雨虹在走廊,如果沒有她的那一聲叫喊,芊行不知道自己是否要在承受一次,來自哥哥的傷害。

芊行看著雨虹,狡猾的她不說話,卻也不拒絕,但也不接受,她的世界是灰色。

不是那麼的純粹的黑,也不是那麼潔淨的白,就是混雜著,當中更有一抹紅色,吸引著芊行。

「不要待在這裡!」

芊行看著雨虹,她知道自己的家庭是怎樣,留在這個家,只會被時間烘乾成一副皮囊,所以不要待在這裡,不要壓抑自己成為那種奇怪的人,只為了拿到一個好媳婦的稱號。

雨虹愣住,以為小姑的意思是要把自己趕出房間,她轉身,要離開卻被芊行從後面抱住。

「...不要在他的身邊。」芊行克制不住自己的嘴說。

一時間,兩人都沉默了下來。

既然隱藏的表面被揭破,芊行也沒有顧忌的對雨虹求愛。

因為兩人的身份、個性、經歷完全的不同,唯獨相同的,只有她們的性別,這只是在感情的路上增加更多的荊棘。

但對雨虹,芊行就是無法抑制的忌妒。

她恨哥哥!

為什麼可以這樣合法的擁有雨虹,卻更生氣哥哥對雨虹的不珍惜。

如果可以,她想要雨虹在她身邊,她會對雨虹好,很好、很好。

雨虹愣住,她轉過身看著逼近自己的芊行,不再看著地板的她,那一雙眼睛裡,還有著太灼熱的感情,或許...是因為她還年輕,不懂生活是多麼的磨人。

也或許是那個迷亂的晚上,她們做了奇怪的事情。

「芊行,那天我們做了那件事情...只是意外。」雨虹解釋,她想了想抬頭看著她,露出一個虛弱的笑,如果這件事情一定要有個結果,那就算是我的問題好了,雨虹想。

雖然她覺得上床這件事情,妳情我願,但她終究大芊行幾歲,就當是她的錯好了。

雨虹低聲的說:「是我的錯,明知道你還小...」

但是芊行卻扳過雨虹的身體,吻了她,堵住了她的話。

兩人在房間親吻,雨虹沒有拒絕她,就如那天,而芊行則是貼緊她,手抱住雨虹的腰,將她拉向自己。

「我不想聽,離婚,跟我在一起。」芊行在雨虹的耳邊命令,她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這樣,她從來不是一個逼人的人,但是雨虹卻讓她失控跟瘋狂。

她不想要雨虹受傷,不想要再看到雨虹虛偽的樣子。

她是魔女,應該穿行在黑暗中,像是那天任性的走進誰的視線,潑灑自己的魅力,而不是扭曲自己,包裝成柔弱的小白花,看起來可憐的要命,偏偏又有著不屑。

雨虹看著芊行,似乎有什麼打算。

那天後,她帶著芊行去買了一雙高跟鞋。

黑色的紅底鞋,三吋、包尖頭,她穿著黑色的裙子跟白上衣,然後穿著這雙高跟鞋。

突然自己的視線加高了幾公分,這讓芊行有些不適應。

「別低頭,抬頭挺胸。」雨虹輕聲地在她的耳邊說,手輕輕的碰著芊行的腰。

芊行感覺那手帶著慾望的熱度,穿透到衣服裡,讓她有了奇妙的感覺,穿上高跟鞋後,她看著鏡子裡更纖長的自己,她需要人憑依,而雨虹就在她的身邊扶著她。

高跟鞋帶出的驕傲感,卻讓身邊的人平撫了,兩個人相依畏著的身影,讓她覺得很美,讓她安心。

「恩。」芊行說,她側頭,讓雨虹的唇貼上的自己的頰。

「我想要妳。」她用嘴形說。

雨虹看著她,卻沒有說出拒絕或者當作沒有這件事。

那天,她們回到房間,她脫下的高跟鞋一腳好好的,站在房間的地板上,另一腳卻傾斜的靠著,而床上是她們糾纏的身體,她們就像那高跟鞋。

同為女子的外型相像,但是當她一腳往前,也意味著雨虹的那一腳往後,好不容易擺在一起,自己卻又為雨虹傾倒。

她親吻雨虹,也被她親吻。

「只愛我一個。」芊行喘息著,當雨虹的手指深埋在她的體內時,命令了雨虹。

雨虹的回應卻是抱著她,低聲的說「給我一個月的時間。」細吻落在芊行的額上。

一個月?

芊行垂下眼,她翻身用全身的力量壓在雨虹的身上、唇上,她迫不及待,想要在雨虹的身上宣告自己的所有權。

面對芊行的動作,雨虹只是回應跟笑,笑的張揚快意,與芊行歡好,是快樂的。

那雙高跟就被擺在了鞋架上,而自己穿著那衣櫃的那雙。

高跟鞋。

那是女人優雅、成熟、魅惑的象徵。

而她的高跟鞋,是雨虹買的,她最柔軟的女性模樣,也都是因為雨虹。

她愛著雨虹,用高跟鞋這樣隱晦的存在。

只是她們有著錯誤的身分。

芊行等著一個月的期限,但等來的,卻是雨虹的死訊。

「不要開玩笑!」她瞪著自己害怕而討厭的哥哥。

「就在二館,愛去不去隨你。」哥哥說。

但真正讓她去雨虹葬禮的人,卻是雨虹的朋友。

「雨虹很愛你。」那個人說,交出了一份文件。

芊行翻看著,是還沒有哥哥簽字的離婚協議書,還有...雨虹不堪的照片,裸照、恐嚇信、勒索的文字,讓她熟悉的痛苦,同樣來自於哥哥的傷害,在雨虹的身上,刻下相似的暴力跟傷口。

原來沒有停止過!

芊行的眼淚浮了出來,黑暗,不是她的閉口不言就能熬過,她只是讓雨虹成為下一家暴的受害者,是我害了她嗎?

聽說雨虹是意外車禍。

死亡對雨虹而言是種解脫對嗎?

比起急著求償的哥哥,芊行更在乎的是雨虹的內心。

芊行抖著唇,她痛楚的看著那名友人「雨虹被勒索的事情...為什麼不告訴我?」

她很肯定,雨虹是被威脅才跟哥哥在一起的,她太了解那個名叫哥哥的惡魔。

「這是我們最後的對話。」友人推出手機。

兩人對話環繞在她的哥哥身上,如果雨虹抗議,哥哥就拿自己威脅雨虹,所以雨虹即便拿回自己的照片,也沒有離婚。

雨虹為了自己。

「我是雨天的彩虹,沒有雨,就沒有彩虹。」

雨虹笑著解釋自己的名字,苦難的淚總是化作雨水,下在她充滿痛苦的人生。

而芊行是她最美的意外。

「那我就是注定要離家的人。」芊行記得自己曾笑說:「要走過千里,行走不停,或許,走到妳心裡?」

「那你更需要這雙高跟鞋。」雨虹指著那雙鞋子笑說:「我喜歡你往前的樣子,走的又美又遠。」

...但我自己知道,每一步都是疼過來的

雨虹想著,有些憂鬱卻沒有再開口。

真的無比疼痛,芊行看著躺在冰櫃宛如睡著的雨虹。

為什麼,妳卻比我先走...

相顧無言,惟有淚千行,那她芊行的淚能哭回雨虹嗎?

不行的!

心口一陣痛楚襲來,讓她無法開口,只能落淚。

她親眼看著雨虹被火化,裝在玉做的罐子裡面,黑白相片中的她很美,而且不用經歷時間的褪色,將雨虹放進靈骨塔。

芊行踩著黑色的紅底鞋,黑色的衣服、長髮,在家屬休息室外面抽著菸,她看著一旁廁所的鏡子,映照出自己的模樣。

像是雨虹活在自己的身上。

「別低頭,抬頭挺胸。」

雨虹的聲音在自己的耳邊,她看著一旁被冷風吹過的樹葉,卻寂靜空白。

雨虹不在這裡。

芊行恍惚著,她似乎又看到了雨虹,穿著全身黑,那雪白的腳背裝在高跟鞋裡,隨著她的步行,一步步地走來,牡丹跟白麝香的味道。

她卻分不出來,是自己噴的香水,還是真的雨虹回來了。

她抬頭挺胸的走,隨便選了間咖啡廳休息,高跟鞋讓她看起來優雅又媚惑。

同樣全身的黑中帶著一點鮮豔的紅,她模仿著雨虹的穿著、行為,咖啡廳放著張惠妹的《身後》勾起她的回憶。

...你身後...會有我...

她依稀還記得,在鞋店裡,雨虹站在她背後的樣子。

...能不能答應我...分開時候放心回頭看我...

張惠妹醇厚低緩的嗓音,唱著讓芊行淚流的旋律,心碎。

芊行在咖啡廳因為這首歌泣不成聲,雨虹,妳為什麼離開我?

她多想這樣逼問雨虹。

明明你答應我,給你一個月。

但你卻用死亡離開我。

雨虹的葬禮之後,哥哥像是被鬼附身了,整天疑神疑鬼,他迅速的頹廢跟痛苦,像是雨虹的報復,看在芊行的眼裡卻是多麼的快意!

芊行搬了出去,換了電話、地址,斷絕了讓她痛苦名為『家』的連結,她反而快樂許多。

久違的,她跟雨虹的朋友約了見面,在她的驚訝中微笑。

「...像是,雨虹附在你身上,活了過來。」雨虹的朋友說,解釋著她沒有惡意。

「沒關係,我很高興。」芊行笑說,分開後,她走在回家的路上,看到玻璃反射自己的身影。

她微笑,知道了雨虹就在她的身邊守護,芊行在心裡輕聲問。

雨虹,就留在我身邊好嗎?

芊行踩著高跟鞋,優雅的一步步走著。

我喜歡你往前的樣子,走的又美又遠...

雨虹的聲音在她恍惚的思緒中說話,她覺得雨虹飄忽的身影出現在自己身旁。

芊行戴著雨虹那說不出嘲諷還是友善的微笑。

她幻想雨虹就這樣踮著腳尖,與自己並行在人生的道路上。

雨虹,我們一起活。

------------------
碎念:想挑戰黑x虐x亂的題材,用文章紀念一下破了3696瀏覽(?)

內容跟人設,只是練手罷了。

不過這個世界不缺悲劇就是了...一W一社會版就是我的悲傷素材庫。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86640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GL|小說|原創|短篇|百合|愛情

留言共 1 篇留言

默默兔
很淒美的故事,真心喜歡馥大的文字!

不過,馥大故意賜死就不用擔心有後續了吼?(計畫通

01-25 18:28

馥閒庭
感謝你的喜歡//////
話說,你太了解我了//////(開心握手)

沒有後續了!因為...高跟鞋踩人特別的痛((抖01-25 18:33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8喜歡★zk327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古代GL小說】梧桐影 ... 後一篇:【古代GL小說】梧桐影 ...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