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2 GP

《孤單的世界》其一/第一章:我的世界(5)

作者:Hsin│2018-01-18 05:21:11│贊助:24│人氣:201

  欸,為什麼妳只有一個人啊?這是我對它說的第一句話。

  那時它並沒有立即回應我,而是將與我齊高的瘦小身軀靠過來,伸出短短小小的食指,輕輕碰觸我的臉頰。它那由靈素聚合而成的肉體感覺起來既虛幻又真實,抵在臉頰上的觸感像棉絮。這是來自另一個世界的觸碰,來自亡者的體溫。

  妳的另一半在哪裡?我好奇地問。你們走散了嗎?

  它目不轉睛地盯著我,像是在觀賞一株忘了落葉的松露木那般稀奇。把問句吐出的瞬間,我感受到臉頰上的觸碰瑟縮了一下。它搖搖頭,細聲說,我不知道。

  我眨了眨眼,想繼續問下去卻被它打斷。妳想不想再聽我唱歌?

  縱使身在鬧市的正中央,它的清亮嗓音卻穿透了層層疊疊的人聲,柔軟地將浪潮般的喧囂推擠、摺疊、攤開,再壓平成一股安祥的沈靜。它一直都是這樣,有著全世界最美麗的歌聲,再優秀的流浪歌者也比不上。

  於是我循著這記憶裡的歌聲,在人山人海裡一片格外寧靜的角落找到了它。小傢伙,居然不等我就開唱!我一邊暗自埋怨,一邊擠進圍觀的行列。

  站在眾人環繞的中心唱著歌的是一名小女孩,小小的,還不到我腰際那麼高,頂多五、六歲的年紀。一雙圓亮大眼,烏黑的頭髮在略顯消瘦的臉頰旁紮成了雙馬尾,身上穿著一件破破爛爛的短上衣和膝蓋處早已磨破了洞的褲子。

  一個平平凡凡的孩子,就這麼維持著死去時的模樣,每年等在這裡與我相見。

  歌聲止歇,它一看見我便嘟起嘴,一臉委屈:「姐姐妳遲到了,我還以為妳不來了。」我一臉不滿,想問它怎麼能沒等到我就自顧自地唱起來?結果腳都沒踏出去,就被左右湧上的人們給勾肩搭背架了住。

  「別氣別氣,是我們要它先開唱的,妳看看,這不就循歌聲找來了嗎?」

  「哈!果然只有安這麻煩鬼下山來。」

  「剛剛誰賭安那神氣的小子會現身的?來來來,願賭服輸。」

  我聽著學院的同學你一言我一語,還不忘邊扯著我邊聊天,不禁大為光火:「你們夠了喔,隨便拿我跟安開賭局這筆帳還沒算,不要阻止我找小傢伙說話!」

  「哎呀!生氣了生氣了。」

  「太想你們了嘛,況且少了妳開舞,解放慶典怎麼能算是慶典!」

  「去年安還難得跟妳一起跳了支搖曳舞不是嗎?他跳舞可真好看。」

  他們不僅無視我的怒火,還繼續嬉皮笑臉地勾著我繼續閒聊。我終於忍不住喊出聲:「啊啊啊!真是的,人勸不下山已經夠不爽的了⋯⋯你們誰那麼想他就親自上山去找他呀!就會嚷嚷,一年來有誰來探望過他?明明也就半個時辰的路程而已。」

  見我真的要動怒的樣子,他們才知難而退地把我放開,摸摸鼻子各自散到一旁去。這些傢伙!關心、想念什麼的不就是嘴上說說而已嗎?我又不是不明白,大家都一樣嘛,反正想歸想,身旁只要有另一半就夠了,這才是最重要的。我活動了一下被蹂躪的筋骨,這才回頭看向一直安安靜靜站在原處的它。

  唯有這個小傢伙,才真的讓我放心不下。

  「妳啊,」我蹲下身來與它平視:「真的以為我不來啦?」

  它垂著眼簾,小小的手扯著自己的衣襬。「沒有。」

  「騙人。妳看著我說話。」

  它咬著下唇,視線依舊落在腳尖。我伸出手來輕摸它的頭,想安撫它明顯不安的情緒,卻再次驚覺這一年一度的實體,摸起來的感覺像棉絮。它囁嚅了什麼,我沒聽清楚,便要它再說一次,這次它提氣說得清晰:「我怕。」

  我的心像是被敲了一記。「傻小孩,有什麼好怕的?今天是快樂的日子。」但它只是閉起眼猛烈地搖頭,讓我覺得好不忍,於是將棉絮一樣的它攬進懷裡。亡者的體溫冰涼地熨燙著我的懷抱。

  「我怕姐姐跟他一樣要離開我。」它抽噎著說。

  「才不會呢,姐姐我活蹦亂跳的在妳面前不是嗎?」我語氣認真地說:「而且,妳弟弟一直在等妳,他沒有離開,只是暫時見不到面而已。」

  「但是已經好久了,我都快忘記他的樣子了。」

  「不會的,傻瓜。」我雙手搭上它細瘦的肩膀,堅定地說:「既然誕生在這個世上,就沒有理由會忘記自己的另一半。妳弟弟一定也一樣,還將妳記得牢牢的,在這兩百年的時間過去以前,會一直在虛無裡好好等著妳。」

  我忍不住盯著它垂頭喪氣的小臉蛋,想著或許她的弟弟也正在想念著相處沒有多久的姐姐,或許他也猜想自己有一天會忘記姐姐的模樣⋯⋯或許,在那片最原初的虛無裡。

  每對雙生都曾在虛無裡待過。一年四度,每到夜空中的雙輪月取代單輪月,所有靈魂就成對誕生在世界上大大小小的雷本湖裡。死後,我們會再回到虛無之中,等待另一半的靈魂也追隨著自己的腳步回歸,重新聚合、分裂,如此反覆著直到再一次降臨世間。這是我們國度遠久以來的傳說,所有辛鐸的人民全都深信不疑——因為每個人的身旁,都真的有另一個自己陪伴。

  我看著它,還有它每年只有這一天才能具體化的身軀,突然覺得很疑惑:「妳還記得當時的情況嗎?」

  「我死掉的時候嗎?還是他死掉的時候?」它出奇平靜地問,圓圓亮亮的大眼在陽光底下閃爍得很安靜。

  我琢磨了一會兒。

  「一般來說,雙生有一半先死亡,另一半——」

  它打斷我,唐突問道:「姐姐,妳知道我為什麼還在這裡嗎?」

  我看著它,默默聽它接著往下說。「我不記得好多事。時間過了好久,久到我忘了我是誰,也忘了我是怎麼死的,可是我還記得——」它語氣突然激動了起來:「他本來不會死,是因為我才死的!所以他先去了虛無,而我要留下來接受懲罰。」

  我思考著這番話,卻總覺得哪裡不太對勁。為什麼?本應共生共滅的我們,一半隨著另一半的逝去而死,是很自然的事,但為什麼它得滯留在池底的亡者世界,而不是回歸虛無?為什麼所有被束縛在此地的幽靈,都只剩下自己一個人?

  人⋯⋯是怎麼變成幽靈的呢?

  「安,妳磨磨蹭蹭什麼勁,慶典都快要結束啦,快來開舞!」

  遠處傳來叫喊聲,我才恍然回到現實來。我拉起它的手,輕得幾乎沒有重量,然後貼在它耳際說:「幫我唱歌吧!唱支又適合跳舞、又適合寫詩的歌。」

  它終於露出了笑容,帶著淺淺的酒窩。

  歌聲響起的瞬間,風的腳步又悄悄挪進──輕緩、不帶任何聲響,如同不想打擾愉快彈跳出來的稚嫩嗓音──無聲無息地捲起女孩的髮梢,接著將餘音仍留的振動吹送到更遠處。這樣純淨的歌聲裡到處埋藏著生機,真的是已死之人所唱的歌嗎?雖然它已經記不得生前的一切,但是嗓音不摻雜任何迷惘,只有執著地想回到弟弟身邊的信念。

  我調整吐息,踏著這樣的樂音起舞。闔上眼以前,圍著我的人們以及幽靈,所有人都對著我笑,一如過往的歲月。只是這一次,拉開最後舞會序幕的只有我一個。

  詩意流瀉在歌聲裡,我伸展身軀,將那些稠密的思緒拉展成各自的姿態,或旋轉,或擺盪,或凝止。我任由一綹綹抽象的詩句牽引,感受著跳躍時每一口呼吸,弓起身來每寸肌肉的張力,某個瞬間,我幾乎要忘了我是誰。

  但是一起搏動著的心音,強而有力,再再領我回歸於「我」。

  我恍惚睜開眼時,成對的雙生正拉著彼此跳舞,於是我一眼便看見那一張張零落其間的笑顏。幽靈。這些被迫與另一半分離的亡者,含笑看著廣場上生氣蓬勃的舞蹈,自己卻動也不動地站成水池旁石柱的樣子。我迷惘地看著它們,才後知後覺地發現,我不知何時也安靜地杵在原處,成為零落的其中之一。

  日落時分,地縛靈解放日即將進入尾聲。洛洛亞城最大的特色就是,地縛靈被收伏的地方恰好在城的正中央,所以這座城市又被稱為「半吊子的幽靈城」──既非充斥著幽靈,但又與幽靈同樂。

  「水池另一頭的世界長什麼樣子呢?」道別的時候我問它。

  它盯著夕陽,染成橘紅色的大眼專注地盯著我。

  「姐姐,我希望妳永遠不要知道。在那裡,很容易迷路的。」

  中央水池的色澤突然轉成讓人難以直視的豔紅,不像血液一樣濃得化不開,而是像水一樣的乾淨清澈。廣場邊五顆巨大的石柱像著火似地燃起紅光,光線像是依循著什麼行進,每一根石柱都向外發射出兩道光芒,直到在半空中與另外一道光相撞擊。此時只要從空中俯瞰,就能清楚地看見一個包圍住廣場的巨大紅芒星。

  我看著它說不出話來,只愣愣地看那瘦小的身體逐漸變得透明,身旁圍繞的霧氣使它看起來像是開始蒸發一樣。

  它抬頭看著我,大大的眼眶突然充滿淚水。「我討厭那個地方,好討厭!在那裡,我永遠都不會知道我是誰!要是那個時候我沒有死、要是我沒有先死的話——為什麼?為什麼我只是比他早死一點,就得到另一頭的世界去?」

  我伸手想抱住它,可是它卻已經透明得快看不見了。空氣裡只剩下低語,還有啜泣聲:「這個世界好不公平!在那裡,我聽不見自己唱歌,也聽不見他唱歌。」

  我用力擦掉臉上的淚水,蹲下來輕輕摸著它的頭,指尖傳來的只有空氣冰涼的觸感。我突然失去了言語能力,有好多想說的話,最終卻全吞了下肚,只附在它耳邊輕聲說:「傻瓜,不是告訴妳要常笑嗎?」

  炫目的紅光直上天際,但是剎那之間,全部回歸到眼前餘波蕩漾的水池裡,華麗過後,這個水池忽然間平凡得很奇怪。我在水池旁坐下,抬頭眺望遠方已然沉入盡頭的日輪。

  它一定沒發現吧?它笑起來有多好看,以及有多少人期待著聽見它的歌聲。

  對不起,我沒有辦法回答妳的問題。我不像安那樣喜歡讀書,只喜歡讀詩,一點也不適合當個哲學家。但是我可以告訴妳一件事:那就是我喜歡看見妳笑的樣子。

  笑是人類最美好的樣子。就算是幽靈,也不例外。


(第一章完)



小後記:

壓力果然是創作的泉源!我熱愛我的研究!研究同時也點燃了我寫作的火焰!(語無倫次)

浩大的第一章修稿(重寫)工程總算告一段落啦,第二章之後就不用那麼辛苦了吧⋯⋯

這小節的重點著墨在幽靈小女孩兒,初版的資訊據說給得很雜很碎,現在不曉得讀起來如何?

謝謝大家的閱讀!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858182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5 篇留言

鯤島囝
筆記
1.男孩安該不會知道了什麼所以對慶典意興闌珊吧,他不是還在1-1意味深長的說什麼希望彩繪能融入骨血之類的話嗎
2.那個雙輪月和單輪月就是單雙月的意思?還是說辛鐸所在的星球有兩顆衛星,受到運行軌道影響有時候有兩顆月亮有時候一顆?
3.官方對雙生的生死解釋與實際上每個幽靈都沒有成對出現矛盾!雙生不是自然現象?調節靈素在控制的到底是什麼樣的平衡?讓地縛靈具體化?還是還有其他的目的?
4.上一集最後一句想念的歌聲是女孩安想念小傢伙「它」的歌聲!
5.一開始男女孩安的「元素彩繪」和卡珞跟辰調節的「靈素」是同樣的東西嗎?元素彩繪是方便接近靈體嗎?
6.之前就一直覺得從湖水誕生好有生物演化感歐,我想起自然課本第一章生命的誕生什麼各種作用下在海中形成最初的有機質之類的感覺。

回應幽靈小女孩,我是不覺得雜碎,安和小女孩的對話能帶出清晰的發問。我只覺得小女孩的思路口條比較像國小中低年級的表現,不太像學齡前?三四歲的幼兒語言發展正在飛越的階段,也在此時開始發展時間觀念,但是小女孩不但能對答如流、唱好歌,還已經有時間感「好久了」、「死掉的時候」這種對過去的時間有清楚的認識,對女孩安表現的同儕依賴也不像是這個階段的心理發展特性。也有可能其實它只是維持小女孩的樣貌,其實靈魂本身已經是兩百年份的老人家也說不定。

喔然後我覺得那個「它」啊,就算是幽靈,也不被當作人了呢...

01-18 10:17

Hsin
我一直覺得水是孕育萬物的泉源啊!所以在湖水裡誕生小生命,一直是小時候的幻想!
每次觀賞你的筆記都覺得好有趣,感覺故事有好大的發展潛力啊~(作者很抽離XD)
然後超級感謝你對幽靈小女孩的觀察!我自己對發展心理學不太熟,這樣推起來寫八~十歲是更適合的年紀?我覺得小小孩的心智年齡太難模仿了,我常常不能抓好他們的歲數⋯⋯(太少跟小孩打交道了)然後我覺得你能注意到人稱代詞刻意使用無生物的「它」真是太好了,這也反映出安(潛意識)是怎麼看待她這個朋友的~01-18 16:35
Reinaart 列那
食完了第一章[e34]來說點簡單的感想~真的很簡單,沒什麼深度請見諒[e18]

覺得雙生的設定好特別好新奇喔!雙生都是一男一女吧?,比較接近是(非常親密的)手足之情,那那...這個世界還有男女(性別不限XD只要是兩個非雙生的獨立個體)相戀這種感情存在嗎?會不會有人愛上自己的雙生啊(笑)...還有就是如果非雙生獨立個體相戀的關係存在的話,感覺又和雙生會不會有衝突呢?比如說雙生會吃味伴侶,覺得伴侶把自己的雙生搶走了這樣?啊! 可是又如果沒有伴侶關係的存在,那生命又是怎麼繁衍的呢?

啊....真的不好意思我的腦袋只能想到這種東西(摀臉)

然後就是好久沒有看架空的奇幻作品了,一時之間對沒有辦法接收那麼多的資訊和名詞,所以一章看下來不太會認朋友群,不過幸好雙生彼此間名字會取的很接近,還知道誰是誰的雙生這樣XDD

很喜歡最後幽靈小女孩這邊的劇情:
『我恍惚睜開眼時,成對的雙生正拉著彼此跳舞,於是我一眼便看見那一張張零落其間的笑顏。幽靈。這些被迫與另一半分離的亡者,含笑看著廣場上生氣蓬勃的舞蹈,自己卻動也不動地站成水池旁石柱的樣子。我迷惘地看著它們,才後知後覺地發現,我不知何時也安靜地杵在原處,成為零落的其中之一。』
這裡感覺好像是個伏筆啊~~是不是在暗示女孩安之後的際遇和未來的劇情發展呢?[e41]

02-22 15:57

Hsin
嗚嗚沒想到你一口氣看完了第一章,我要跪下來了~~~

雙生的設定真的是把我弄得一個頭兩個大XD 你的想法很棒!雖然我沒辦法一一給出明確答案,但是這個設定就是想要引導讀者思考這些事情。雖然雙生以兄弟姊妹相稱,互動卻更像戀人,但因為這世界的生命誕生於湖泊裡,所以不用從事性行為也可以繁衍後代喔XD 所以或許可以說是沒有親密關係的伴侶(?)不過對他們而言,「另一半」就等於是「自己」,兩者間沒有區別。這點我們真的很難同理吧xp

然後很想要請你有耐心地將這邊提出的問題,包括「相戀」以及衍生出來的其他概念,放在心上,這些懸而未決的疑問其實可以說是故事想要探討的核心之一!你能在這邊就都提出來我好開心啊~~跟有沒有深度一點都沒有關係!這本來就不是什麼有深度的大作啦XD

然後你都會特別畫記喜歡的段落,這點也讓我很黑皮!你對那段的直覺很正確哦,看完第二章應該就可以有更深刻的體會~又是一位敏銳的讀者!!

謝謝列那的讀後感~~~(撒花)02-22 20:29
鬼才
這個章節我覺得很棒
情節跟資訊量都算剛剛好,描述也很到位,讓人更認識雙生這個設定

02-27 23:51

Hsin
得到鬼才的肯定!我覺得非常欣喜!!!(受寵若驚)
謝謝你特別留言告訴我這件事,打了一劑強心針Q_Q02-28 04:53
伏流也
話說,可以跳舞和寫詩的歌,我竟然一瞬間想到宋冬野QQ

03-21 17:08

Hsin
如果我說不知道宋冬野是誰,是不是顯得很跟不上世代(?03-21 23:56
欣雨
雙生這樣的設定有非常多的東西能夠探討,甚至我下意識的會思考同性相斥等概念……
但是,這本來就不是和我們相同的世界,也許在他們眼裡,缺少另一生猶如靈魂被抽乾一半。
從開頭持續以來的步調正完整了作品,本不宜節奏過快,否則情緒堆疊自然會少了許多。

最後在這章裡頭,其實我更期待些失去另一半會有什麼樣不同的變化,比起我們的生與死,不同世界的人們又會如何對待雙生逝去呢?
如此,作品的格局不論大小,已經有了不錯的開頭與層次,可以看出作者下的心思很足:)

06-11 10:59

Hsin
謝謝河合的心得!雙生這個概念的確可以涵蓋很多東西,我試圖把故事的格局限制在一定範圍裡,不然大概真的會綿延不絕到天邊XD
這篇作品的開頭節奏我得到了蠻兩極的評價,你的留言給我很大的鼓勵,真的很開心!更高興的是你對思考的一些分享,「失去另一半與之後的變化」是本故事的主線劇情,能在讀完第一章就想到這點實在讓我很興奮~~再次謝謝你:D06-13 14:16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2喜歡★jennylin1553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閱讀筆記〗〈二擇一〉之... 後一篇:〖閱讀筆記〗〈幫我們熄燈...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imaiasami享用玩遊戲賺錢嗎
我的小屋內有做遊戲測試員的經驗分享,對這行有興趣的巴友歡迎來看看~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0:32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