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36 GP

[達人專欄] 【原創短篇】平行的那一方

作者:燭青│2018-01-17 05:29:28│贊助:72│人氣:779





  我以前有一個姊姊。
  我對她的記憶不是很清楚,因為她還在的時候是我國小時候的事;而我現在已經高中了,雖然不過是幾年前的事,但家人閉口不談,於是我對她的印象也逐漸模糊。
  不過我記得,發現她的時候她是什麼樣子。

  因為我是在她友人以後第一個看見她的。

  會寫下來的原因不過只是因為我不想忘記她、想在記憶完全消去以前記錄下來,毫無理由。

  還記得以前爺爺和奶奶常常跟我說,妳要像妳姊,別像妳哥。妳哥總是不讓人省心,妳姊會讀書。
  那是自小以來謹記的,但即使他們不這麼說,我想我和姊姊也會比較好。小時候我常常被打,只有姊姊會過來勸爺爺或爸爸別打我;小時候我生病,又吐又發燒的,我又不願讓奶奶幫我洗澡,是姊姊一邊皺著眉頭一邊幫我洗的。
  不過當然,更多的時候,她會用厭惡的眼神看著我。就像大多數的姊妹一樣——至少我的友人是的——我們互相厭煩,所以她罵我一句,我也會頂回去,然後看她氣得抬起手想揍我,卻又被媽媽阻止。
  我記得最深刻的一次,是她紅著眼眶、盯著我,但卻是跟媽媽說的:
  「我恨她。」

  然而到最後我始終不知道為什麼她會那麼說。

  在我逐漸長大以後,開始對課業感到棘手。爸爸和媽媽都去工作了,我只能問姊姊。我的印象裡,似乎姊姊仍在讀書時,哥哥就已經開始半工半讀了。興許是因為長輩說過的話,在我的印象中,姊姊就是一個會讀書的人。
  意外的是她很坦然且認真地教我,而且有時會跟爸媽提議讓我去補習。我只記得她在大考時有補習過,其他時間都沒有。
  現在只覺得,或許她想要自己更好,但當她意識到時已經來不及了,所以希望讓我更好。

  她最討厭聽到別人說我和她長得像、個性像,但我仔細想想是的,我看著她如何對待家人,於是我也逐漸變成她的樣子。她有時會特別暴躁,毫無來由地吼人,但家人只當她是壓力大所以總是容忍著;於是我知道如果那樣對家人,他們不會說什麼,所以我也開始吼人。
  當然,我一點事也沒有。只有偶爾爸爸會唸幾句,而姊姊聽到時總是會用一種難以言喻的表情看我,剛開始還會唸,但後來就沒有了,只是皺皺眉頭。
  我想她應該意識到了什麼,但這並不代表她的個性會改變。不過我知道她為什麼會這樣,而且直到現在我也認為她沒有錯。
  她總是用有條理的話告訴「長輩」,他們的錯在哪、為什麼別人會那樣對待他;一次又一次,儘管最後她總是會不耐煩——如果我是她,我也不會想試。因為他們就是一群認為自己是對、其他人都是錯的老頑固,然後再用示弱和對她好這種作法讓她對自己愧疚,進退兩難。
  我想她就是這樣才瘋掉的。

  我記得姊姊升上高中以後,生活變得更多采多姿了。不過也許是因為大考前那一段時間太漫長的關係?
  她會在跟友人講電話時暢快笑著,也會在出門回家以後心情好地跟我打招呼。當她心情好的時候,我就覺得她比平常更漂亮。
  我的姊姊很漂亮。

  哥哥和姊姊的關係很好,至少在我看來——他們會互開玩笑,也會互相幫對方買東西。只是姊姊一直只叫哥哥的全名,而且她不喜歡哥哥的每一任女友。
  我猜測,那是因為他們只差兩歲。而我和姊姊就已經差了七、八歲之多。
  但在我的印象裡,姊姊和家人——包括我之間——都彷彿隔著一層紗。哥哥會參與家裡的事情,也會跟爸媽說自己的事;但姊姊不會,自升上高中以後就很少回外公家了,不過不說自己的事倒一如往常,我們都不覺得奇怪。在升上高中以前,她甚至可以一個月沒跟我或爸媽說上一句話,只是學校、考前衝刺班、家裡三個地方定點跑,家似乎對她來說變成一個洗澡睡覺的地方,連吃飯也沒有。
  那時候我只以為姊姊不過只是沒哥哥活得那麼充實、有與人交往又有工作,或和朋友搞出什麼新花樣;姊姊離開以後我才輾轉得知,其實姊姊經歷的遠比我和家人們所想的還要多多了。
  只是爺爺奶奶對她的印象只有「會讀書的好孩子」、爸媽對她的印象則是「自卑又自大、不願冒險的孩子」。
  哥哥從來沒給她什麼評價。
  但我記得,在教我讀書時,姊姊總是會說:「以後讀高職比較好,別像我,也別理妳爺爺奶奶怎麼說。要像妳哥一樣,活得開心。」
  我知道姊姊很羨慕哥哥。但我也知道其實她想要我讀好書、只是覺得朝哥哥的方向走會讓我更快樂,所以一直努力壓抑著這種想法。
  她無法替我做出決定,而最後她也沒有來得及想好。

  我對她的印象僅止如此,在更之後就突然急轉直下——她突然不願去上課了。
  詳細原因我並不知曉,只知道從某一天開始,姊姊就不再外出了。她開始總是把自己關在房間裡、開始變得比從前邋塌,開始變得憔悴,開始容易恍神。
  開始逐漸死去。
  我想,她僅隔著一扇門,在我與家人的注視下逐漸死去。而僅隔著一扇門,我從未幫上她什麼;且還是她離開以後,我們才意識到這層嚴重性。
  姊姊會被家人吵得受不了,只好乖乖出來吃飯。有時候爺爺奶奶會自以為瞭解地詢問她一些事,但這些詢問似乎恰巧踩上她的地雷。
  她會比以前還要更瘋狂地、歇斯底里地嘶吼,她以前從不在我面前掉淚,但那時候她似乎已經不管不顧。我曾在一旁看著她顫抖的雙手,青筋比以前還要更明顯、臉頰比以前還要消瘦;若說以前是沙漠,那麼那時大抵叫水龍頭。
  我只是看著她,心底厭惡著長輩。
  待姊姊因為受不了而回到房間以後,奶奶會補上一句:
  「我只是想關心妳,告訴我一下會怎樣?」

  通常姊姊不會理會,儘管摔門摔得比從前小力。但偶爾她會再開門回話,用她幾近嘶啞的嗓音:「妳的關心對我來說毫無用處,妳不要自己想八卦就來煩我。看我死掉妳會比較開心是不是?」
  那是我討厭奶奶的原因,現在依然。
  「說什麼晦氣話?我不過關心妳,有必要這麼兇?」

  然後爸爸會出面阻止奶奶繼續說下去。姊姊會因為有氣沒處發(大概?)而開始瘋狂的捶門或踢門,偶爾會伴隨著尖叫和微弱的嗚咽。
  不會太久,姊姊的房間會變得一片死寂。就像裡面從來沒有人一樣。
  但與姊姊最親近的貓,在這時候也沒敢湊近門邊,哪怕只是叫喚一聲。

  我想,她就是這樣才瘋掉的。

  再更後來,媽媽總是會帶她去看醫生。我那時候不懂為什麼姊姊總是每個禮拜都要去看醫生,直到姊姊離開以後,換媽媽開始看,我才知道。
  姊姊看的是心理醫生。

  有時候姊姊的狀況會好轉,能跟家人有說有笑的。當遇上奶奶的時,也能以無視代替叫罵,這時奶奶會知趣地閉上嘴。
  這時的姊姊給我一種錯覺,她沒事了。所以我會開玩笑地跟她說,姊姊不用去學校真好。
  然後她的表情會倏然僵硬,嘴角緩緩垂下。
  我還小,但也隱約知道自己說錯話,只是不懂錯在哪。我是真的很羨慕啊。
  她會跟我說,「願妳不會有這種機會。」
  但更多時候,是轉頭回到房裡。
  我每每看著她走回房裡,就有種房內的黑暗會吞噬掉她的感覺;卻又有一種想法,是她走進房間、離開我們以後才能笑得出來。
  我不高興。難道我們一個個大活人還沒她房間好?
  事實上,是的。
  我們都沒有她房間還要更能給她安全感。

  這段時間不長,只是感覺起來很久。那時候家裡的氣氛都很低迷,除了姊姊為了休學而讓媽媽幫忙跑手續以外,沒有人知道姊姊為什麼會這樣。
  當然,上面這些話也許聽起來很嚴重,但在沒有意識到的時候,全家都只以為她沒怎麼樣,或者說「沒這麼嚴重」。因為把自己鎖在房裡的姊姊,從來沒有發出任何聲音。
  我們都以為她總是在睡覺。

  已經忘記是什麼事了,總之是要姊姊到原學校一趟。媽媽怎麼和姊姊說的我不清楚,只是姊姊的確有去。
  她穿著以前的運動服,但衣服底下好像手一揮也揮不著東西。
  印象很深,她穿外套以前露出來的手臂比當時國小的我還細且蒼白,但我記不得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的,只知道以前的姊姊不是這樣。
  只是蒼白上還有無數紅痕和微微凸起的長疤,其實不明顯,總是細細淺淺的,但紅在白上總特別惹眼。我記得,那些痕跡總是在左手的手臂內側。
  現在已經想不起來實際是什麼樣子了,但我記得當時覺得很怵目驚心。

  姊姊跟著媽媽回來以後是噙著淚的。那是聽我爺爺說,因為我在上課。
  媽媽在姊姊關上房門以前好像有進去一下,但沒過多久就出來了,出來時媽媽也紅著眼眶。誰也不知道她們談了什麼,只知道姊姊在那之後,出來的時間就又更少了,我也沒怎麼看見她。
  她變得像幽靈,總是一晃眼就不見。

  那一天是她去完學校以後的第一個周末。
  冬天,太陽不大,氣溫稍低。前一天難得姊姊出現在客廳,說了句「明天有個朋友會過來,讓她直接進來就好」。我和爺爺奶奶都沒做多想,點了點頭,姊姊又進房了。清脆的落鎖聲已屢見不鮮。
  隔天星期日,也就是那一天。爸爸媽媽和哥哥都出門,所以仍舊只有我和爺爺奶奶在家。她的朋友在下午過來了,戴著帽子,身高不高的女生,據說是姊姊以前學校的同學。
  那似乎是我唯一一次看見姊姊有朋友到家裡。我沒有多想,也對姊姊的朋友感到好奇,在這一方面我像哥哥——我帶著她的朋友走到姊姊的房門前。
  我也想知道是怎麼樣的人,在姊姊這時候還能過來找她。不過那時候純粹只是好奇罷了——我敲了敲門,姊姊一如往常毫無回應。下一秒她的朋友旋開門把。
  意外地,門開了。
  那人在開門時也愣了一下,但又很快走到姊姊的床前,腳步蹣跚。因為很久沒有開窗和開門透氣,房裡有種奇怪的味道,雖然不臭但也沒舒服到哪裡去。我知道也許我這樣貿然進去會讓姊姊發火,但我還是走進去了。
  房間不大,靠近房門的左側是衣櫃,衣櫃後方是床鋪,在兩者之間的對面則是書桌和書櫃。從房門的角度頂多只能看見姊姊的腿。床鋪離地面不遠,地板是木質的,所以可以直接坐在上面。
  姊姊躺在床上,但我還沒看到姊姊的臉,就看見她的朋友忽然坐到地上。

  「救護車。」
  我不知道她的朋友在說什麼,我自己走近去看。

  很意外的,姊姊的雙手交疊著放在肚子上,身上沒有覆著棉被,閉著眼睛。
  明明看起來像是在睡覺,但我就是知道她已經沒有呼吸了。
  就連離開也要那樣緊抿著嘴唇嗎?我看見她的嘴角流著不明的液體,但已經乾掉了,忘記自己有沒有聞到什麼味道。
  我第一次知道,原來姊姊的膚色還能比蒼白更像死白。

  而她的書桌上,那隻小老鼠還在籠子裡為貿然闖入的不速之客吱吱叫著。
  那是整個家中唯一的聲音。

  接著一切都像是被按了快轉。我很快被家人捂著眼睛推出房間,開始有很多生人進出家裡,一天、兩天、三天……我曾看見奶奶緊捉著那天第一個進來的、姊姊的友人大吼為什麼妳沒有阻止她,也曾看見爸爸留下錯愕且無法抑止的淚,還曾看見哥哥緊咬著牙關不敢置信的模樣……我也看見媽媽日復一日地說著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看見爺爺彷彿蒼老了十幾二十歲,無聲唸著妳怎麼這麼傻。
  我也哭了,但不是因為姊姊的離開而哭,是因為家人的模樣。我以為他們無堅不摧,雷也打不動他們的淡定;但實際上,他們會為一個曾被自己忽視的生命的逝去而感到悲痛。

  之後那名姊姊的友人拿姊姊生前打好的東西給他們看,那時候姊姊已經無法握筆了。國小的我中文欠佳,一大篇沒多少句看得懂,所以也沒記下內容。
  雖然姊姊寫的東西不具法律效益,但爸媽還是在爺爺奶奶的壓力下選擇遵從自己女兒的話。不然按照爺爺奶奶的說法去做,姊姊大概會氣得從冰櫃裡爬出來吧。
  到最後,他們還是沒有意識到姊姊會那樣有一部分是因為他們,仍執意要用他們覺得好的方式去對待姊姊。幸好爸媽和哥哥還是意識到了,才讓姊姊的願望得以實現。

  沒有辦葬禮讓大家都很意外,姊姊離開的消息,是透過只有她友人知道她的臉書帳密傳達出去的。而這也經過「同意」。
  到很後來我才知道,不是每個人自殺都會像姊姊一樣把她所能想到的事都交待好。她給我的感覺就像一具沒有靈魂的空殼,只為了交待而活過。
  我們只能透過她所發過的貼文再試圖尋找一些蛛絲馬跡。

  台東的天空很藍,就跟那年暑假時全家出遊的天空一樣美。海平面與地平線相連,那是姊姊朝思暮想的風景。

  我們把她的骨灰撒在那片海。








一口氣打完全部的感覺真是特別舒爽——大家早安,這裡是為了久違而強烈的靈感而拋棄讀書的燭青。
說是手感也不是,在打的過程中,我知道自己有贅字,也有一堆重複使用的連接或因果字詞,想改卻又不知要如何改。同時我也覺得標題取的很爛,但不知道要取什麼,所以就先將就了。雖然估計之後也不會改。
只是有股特別強烈地想把突如其來的靈感寫下來的慾望,直到寫完這個故事的最後,慾望都沒有退卻。

希望大家喜歡我寫的故事,以上。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857182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燭青|短篇|社會寫實|生命

留言共 15 篇留言

希布拉
這是一個,很難過的故事呢(。

01-17 06:19

燭青
除了亡者以外都很難過。01-17 12:23
花花(*´▽`*)✿
很難過啊啊啊Q_Q

01-17 07:51

燭青
(摸摸花花)01-17 12:24
十六夜郎
結尾收得好,我喜歡這個結尾。看了幾篇你最近的文章,文筆似乎又進步了些,可以多讀點文學

另「仍執意要用他們『絕得』好的方式去對待姊姊」→「覺得」

01-17 10:16

燭青
很意外的獲得好評……我也覺得結尾是最近、包括這篇裡面寫得最好的。(哀傷臉)

天啊啊啊居然有錯字,我回家改。;x;01-17 12:26
abyssassin
真的讓人感到很沉重呢……

01-17 11:25

燭青
能以旁觀者的角度寫出令人沉重的文章,我覺得很榮幸。01-17 12:26
言湘隱
燭青的文字有一股獨特的魅力呢~~
看完莫名覺得想哭QAQ

01-17 13:25

燭青
謝謝你的稱讚。[e6]01-18 02:52
朗朗
沉重到吃手手 (QAQ)

01-17 15:19

燭青
[e3][e3]01-18 02:52
天黑黑黑黑黑黑
撒在大海裡

01-18 23:08

燭青
為什麼你說就有一種特別的喜感01-19 03:13

看了好難過QQ
然而我不太了解標題跟文章的關係(我的國文造詣...)

01-18 23:43

燭青
不懂很正常(o)另有隱喻01-19 03:13
小閃
有種莫名的感覺,驚訝到說不出,死我無法了解,第一次去親人的喪禮時,因為沒什麼見面的記憶,我只知道他是一個親人他死了,沒什麼感覺,我不是沒血沒淚,真的沒感覺,但身旁的人都非常傷心,死我無法了解

01-21 04:02

燭青
很抱歉這麼晚回覆,不過我想你說的「說不出來的感覺」是類似惆悵的情緒。既然沒什麼見面,那我想沒感覺也很正常。一個生命的逝去,說實話也不過只是影響他周遭的人罷了,沒有人能懂。01-27 11:07
燭青
幫蕨蕨丟感想。

在我剛開始閱讀這個故事時, 我開始對故事的命題進行各種猜想。
為什麼這個故事要叫做「平行的那一方」?
直到我看到「 但在我的印象裏,姊姊和家人——包括我之間——都彷彿隔著一層紗。」 這句話使我覺得那是因為對於妹妹以及家人來說,姊姊永遠是在平行線的另外一方,他們就如同兩條平行線一樣——永不相交,而我想那兩條平線應該被稱為心靈。
故事中出現過兩次「 我想她就是因為這樣才瘋掉的」,第一次是出現在講述姊姊和長輩講道理的憶述部分;第二次則是出現在 姐姐把自己封閉起來的憶述部分。
每一次出現這句話語,我都更明瞭為什麼這個故事叫「平行到那一方」—— 長輩和姊姊的思想並沒有 交匯點。當姊姊嘗試著跟他們說道理時,他們拒絕了; 當姊姊開始逐漸崩潰,他們也沒有試著用更好的方式接觸她,甚至把她推往深淵。
故事末端的最後兩句尤為讓人傷感,姊姊生前的日子是那麼灰暗, 直到死亡把他帶走,他才真正的水天一色的風景。
這邊是個人的想法,身邊有不少朋友都面對著情緒問題,但是往往 能給予他庇佑的家人卻一次又一次把他推往深淵。所以我看完整篇文章後的感覺是惆悵的,文章以一個情緒病患者身旁的人之視點描述整件事的發生,為整件事更添一種無力感。
儘管妹妹敬愛姐姐,但是他卻什麼都做不到。
也許這篇文章只有那些同樣曾經在情緒病患者身邊,看著他們傷口逐漸潰爛的人才能產生共鳴, 但是這篇文章對於那些人來說也許能夠成為一種心靈救贖。

01-28 17:49

楚門
願大海可以給與亡者寧靜。
生不如死,姊姊發狂的日子給我這種感覺。但是把她推向黑暗與絕望深處的,我想還是家人。我們現在的社會,父母是真的了解自己的孩子嗎?工作和學校把雙方越拉越遠,唯一且脆弱的聯繫,似乎只有課業而已。當失控發生,也只剩下找心理醫生一途,家人不見得能帶來救贖。她關進的那一刻,我就看到絕望了......
抱歉,說得太多,希望你別介意。

01-29 12:40

燭青
謝謝你的祝福。
事實上是的,距離越近就越看不清楚,這是人類的通病。因為家人的不理解,所以她只能將自己不能交代的事交給她所信賴的友人去做。
而她唯一慶幸的是,在這樣的情況下,父母終於看清事實,而她的願望得以完成。

不會,很謝謝你的留言,你的回饋讓我十分慶幸,慶幸有人能夠理解。01-29 13:47
Tsu Li Gue
我好像看懂了什麼,尤其平行世界,還有青青(摸摸頭)

01-29 18:57

燭青
為什麼ㄚ癸癸看得出來(´;ω;`)(´;ω;`)
除了講過故事的人以外,沒有人認出來。
莫名的覺得大家很可愛又貼心。(欸)01-29 21:48
希無冀:學測模式
把她撒在,海平面的另一方。
標題是這樣的概念嗎XD

這是個很難過的故事呢...

02-05 09:05

夜光
又看了一次
還是覺得難過QQ

(摸摸頭((蹭

03-27 17:47

萱弟
嗯,大概懂了
基本上就是不斷被壓b的情況,其實一早崩潰了,然後從某時開始已經想好了自殺+遺言。
失去了才懂得珍惜呢~不衹是長輩,在現實生活中,很多人都這樣,或許我們都曾有過。
從你的描寫,感覺是特意把姐姐的角色寫成沒有靈魂的空殼,總之就是表面上的活著。實際上也沒有什麽剩下了。


(下面的部分不想看就不要看):


但是從另外一個角度來看的話,其實長輩給我們引導/命令我們走的路,某程度上也是要聼的QQ,舉例,哥哥可以有充實的生活,打程度上建基於不用擔心財政,沒記錯的話,整篇文章都沒有說過錢的問題,但是這個是其中一個很重要的。

我個人看法是,活出精彩人生的前提,至少擁有獨立養活自己的能力,不然的話還是先讀書的好,後來每天被房租困擾真的很QQ。嘛~不過就看人啦,畢竟一開始父母也是有養子女的嘛~用衣食住行換讀書成績,到底誰賺誰虧呢?應該是沒有答案的

05-02 14:51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36喜歡★myayin0829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心情雜談】草芥... 後一篇:【遊戲介紹】夢間集——這...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fffbk2012所有人
POPO有比賽稿《帶著一張帥臉闖蕩異世界》,求收藏看更多我要大聲說1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