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8 GP

[達人專欄] 【無限恐懼2.0】番外之一‧殺手的午後時光(一)

作者:Luis│2018-01-12 23:21:53│贊助:39│人氣:496
   「那麼,我去去就回。」高亮君向幾人揮了揮手,雖然伊藤已經告訴過他,不管在現實世界待多久,對於這裡都只是一瞬間而已,但他仍然習慣性的和眾人道了聲別,接著便和主神兌換了回到現實世界的權力。
 
  「兌換進入現實世界,兌換天數30天,需要D級支線劇情一次,1500點獎勵點,確認兌換。」
 
  隨著高亮君的支線劇情和獎勵點數減少,這個青年瞬間感到一陣半夢半醒的朦朧感,那是一種很難形容的感覺,彷彿他的意識還是清醒的,但卻無法動彈身體,這種感覺讓他覺得難受極了。
 
  然而這樣的感覺來得快,去得也快,當高亮君回過神時,他已經站在了一間不大不小的辦公室裡。
 
  「這裡是…?」高亮君謎起了眼睛,他很快就認出了這個地方,沒錯,這個不到幾坪大的辦公室就是他過去日以繼夜不停工作的小監牢,也是他產生了對社會迷惘的地方,而那台忽然冒出了那個Yes或No選項的電腦,至今也依然好好的放在桌上,彷彿從高亮君離開後,就沒有人使用過那台電腦一般。
 
  「唔!」而就在高亮君看向那台電腦的同時,一連串的資訊也忽然響在了他的腦海裡,哪怕高亮君是經常在處理文書資料的經紀人,這麼龐大的資訊也讓他有種吃不消的感覺。
 
  「我懂了,所以說我必須要在三十天內回到這裡是嗎?」高亮君喃喃自語道,至於那個攜帶裝備什麼的,高亮君微笑著看向了自己的手提箱,也罷,反正他本來就沒有打算把這些東西留著。
 
  「那麼…趕緊動身吧,三十天的時間,我的行程表可是排得滿滿的啊。」高亮君推了推眼鏡,接著滿臉堆笑的走出了辦公室。
 
  雖然高亮君不知道自己回到現實世界的確切日期,但從外頭吵雜的聲音來看,此刻肯定是上班日,當他一推開門走了出去時,果不其然就看到了許多穿著制服的員工在辦公室裡走來走去,為下一餐的著落努力打拼著,就和高亮君過去的生活方式一模一樣。
 
  「小…小高?你怎麼來了?」高亮君並沒有兌換什麼光學迷彩衣之類的道具,那些辦公室裡的人也不是瞎子,很快就有人注意到了他,一個同樣穿著西裝的青年見狀,立刻有些吃驚的走了上前說道。
 
  「幾個月不見了,打你手機也不通,我還以為你辭職了呢?怎麼現在又跑回來了?」那個西裝青年親暱的搭著高亮君的肩膀問道,但高亮君看著青年自以為熱切的表情,卻只覺得想吐。
 
  高亮君是認識這個西裝青年的,過去時他在辦公室裡也可以說是叱吒一時的白領主管,但他能爬到現在的位置,還真的是多虧了高亮君”不小心”送給電視台的一封簡訊,揭露了公司前老闆洗錢與投機的事蹟,不然這傢伙想做到現在這個位置,恐怕要等到下輩子了。
 
  「沒什麼,這幾天家裡出了點事,手機又剛好被停了,所以我才一直沒和你連絡,我這次回來只是來拿點東西而已。」高亮君推著眼鏡說道,一邊不著痕跡的推開了西裝青年的手。
 
  「行了行了,你家能出什麼事我還會不知道?不就是你女兒的病嗎?放心吧,只要你繼續跟著兄弟幹,不用擔心籌不出醫藥費的。」西裝青年拍著高亮君的肩膀說道「而且你回來的正好,我最近手頭上有個案子挺棘手的,你幫我搞定了,嘿嘿,事成之後老樣子我們五五對分。」
 
  「啊,關於這個嘛,我正好有件事想告訴你,那就是我不幹了。」高亮君笑了笑,隨口說道,那西裝青年聞言頓時愣住,他還以為自己是聽錯了,於是用力的掏了掏自己的耳朵。
 
  不幹了?這怎麼可能?那個高亮君不是為了錢,什麼事都幹得出來的嗎?西裝青年不敢相信的看著高亮君想道。
 
  「你沒聽錯,我不幹了,過兩天我會把辭呈送到你桌上的,之後你就自己好好努力吧,小心些別被人發現了。」高亮君瞇著眼笑道,五五對分?別笑死人了,就算這傢伙把所有的收入都給他,那些數目就連他手提箱裡的十分之都不到。
 
  要知道,在主神空間裡什麼都貴,就只有金錢是最不貴的。
 
  「高亮君,你什麼意思?你小子打算窩裡反嗎?」西裝青年深吸了口氣,忽然低聲問道。
 
  「不好意思,我對那些事情一點興趣也沒有,況且當時我的條件就只有籌到足夠的醫療費這一項而已,如今條件已經達成,我也沒必要繼續在這攪和了。」高亮君癱了攤手道「現在不好意思,我的行程可是很趕的,沒別的事的話我就先走了。」
 
  高亮君說完,他也不等西裝青年回覆,逕自就走出了辦公室,可就在他即將推開門走出去時,他忽然不著痕跡的從口袋裡掏出了手機,接著用只有西裝青年能看到的角度輕輕晃了晃。
 
  西裝青年頓時一懍,高亮君的意思他再清楚不過了:如果不想落得和你上一個老闆一樣的下場,就別來煩我,高亮君的眼神就是這麼說的。
 
  西裝青年看著高亮君離開的背影,他悄悄深吸了一口氣,同時默默握起了拳頭。
 
  「這個傢伙,不能留!」西裝青年臉色猙獰的想著。
 
  ○
 
  離開了那間令人噁心的公司後,高亮君並沒有浪費時間在呼吸新鮮空氣上,他只兌換了三十天的生活天數而已,每一天對他這樣剛經歷過恐怖片殘酷的人而言都是極為寶貴的,說什麼也不能白白浪費掉。
 
  高亮君在路邊隨手招了輛計程車,接著便驅車趕往了市內最大的醫院。
 
  「咦?你是…高先生嗎?」正當高亮君在醫院大廳裡左顧右盼時,一個年輕的護士忽然叫住了他,高亮君頓時有些訝異,按照先前從西裝青年那得來的情報,自己似乎已經離開現實世界幾個月了,他平常的表現也很低調,沒想到居然有人還能從這麼多的人潮中認出他來。
 
  「妳是?」高亮君習慣性的推了推眼鏡,一邊在腦海裡搜索起了這個護士的訊息。
 
  「呵呵,高先生你忘了嗎?我是負責照顧小綾的護士啊。」那個護士說道,高亮君隨即想了起來,是了,在他的記憶中確實是有這麼一號人物存在。
 
  「看來你總算想起來了,不過怎麼好一陣子沒看到你了呢?小綾她啊可是整天都吵著要見你呢。」那護士笑著說道,隨即領著高亮君搭上了電梯。
 
  「抱歉,這幾天因為工作比較忙的關係,所以一直沒有辦法抽出時間來。」高亮君歉然說道「小綾的情況怎麼樣?還是沒有改善嗎?」
 
  「這…嗯,是的,非常抱歉,我們已經盡了全力,但仍然……」那名護士黯然的說道,高亮君則是默默看著她,並不答話。
 
  電梯門「叮」的一聲打了開來,高亮君跟著那名護士走了出來,兩人一前一後在安靜的醫院裡走著,不多時便來到了位在走廊底端的病房前。
 
  「那麼我就送到這了,主治醫生一會兒就會來,我就不打擾你們父女倆的時間了。」那名護士微笑說道,高亮君聞言點點頭,接著逕自在門上敲了敲便走了進去。
 
  門後的是一間單人的病房,裡頭的擺設也相當簡單,除了一張病床和幾個置物櫃外,幾乎就看不到任何的裝飾品了,這裡畢竟是醫院,又不是拿來拍賣的樣品屋,自然不會有什麼太華麗的裝飾。
 
  然而房內雖然沒有什麼特別的,但好在有一大片的玻璃窗,外頭的陽光正和煦的照射了進來,將病院裡那股死氣沉沉的感覺驅散了不少。
 
  而在玻璃窗前,一個少女正靜靜的坐在椅子上,她的手裡拿著畫筆,似乎在專注的畫著什麼。
 
  看著少女專心的模樣,高亮君久違的露出了微笑,像是怕打擾到少女般,他輕手輕腳的關上了門,接著拉了張椅子在少女身旁坐了下來。
 
  「在畫什麼呢?小綾?」高亮君笑著問道,直到這時那少女才回過神來,驚訝的看向了高亮君。
 
  「爸、爸爸?!你怎麼來了?我聽他們說你出國了,要好久才會回來!」被喚作小綾的少女開心的問道,她丟下了手中的畫筆,一下子便撲到了高亮君的懷中。
 
  「嗯,是啊,我這段時間確實是在國外,不過因為工作暫時告一個段落了,所以就提早回來看我的乖女孩囉!」高亮君輕輕撫摸著小綾蒼白的頭髮說道,因為長時間接受放射性治療的關係,讓這個少女的外貌和同年齡的女孩有著極大的不同,其中最明顯的,就是她那一頭如銀雪般的白髮了。
 
  「真的嗎?那麼這次你也有給我帶禮物嗎?」小綾期待的問道。
 
  「當然囉,來。」高亮君微笑說道,將那只在來時的路上抽空買來的絨毛娃娃拿了出來,小綾的眼睛頓時興奮的閃爍了起來,這個孩子一向喜歡這些東西。
 
  「是泰貝爾!謝謝爸爸!」小綾抱著那個絨毛娃娃開心的說道,看著這個孩子一臉開心的抱著那個娃娃的模樣,高亮君頓時滿足的笑了,彷彿一切的辛苦全都值得了。
 
  就在這時,一陣敲門聲輕輕響了起來,不多時一名醫生打扮的男子便出現在了門口。
 
  「你就是高先生了吧?我是羽綾的主治醫生,能借一步說話嗎?」那名男子走到了高亮君面前後,小聲的和他咬著耳朵說道。
 
  「發生什麼事了嗎,爸爸?」小綾抱著泰貝爾娃娃,有些緊張的問道。
 
  「小綾乖,妳在這等我一下,爸爸很快就回來。」高亮君笑了笑,她輕輕摸了摸小綾的頭,隨即跟著那個醫生走了出去。
 
  ○
 
  「我就開門見山的說了吧,高先生,令媛的病情已經不是我們能夠處理的了。」那名醫生帶著高亮君來到自己的辦公室,他一關上門便嚴肅的說道。
 
  「什麼意思?什麼叫你們沒辦法處理?」高亮君愣了愣,連忙追問道。
 
  「令媛得的是一種極為罕見的疾病,這種疾病世界上已知的案例只有不到十起而已,而羽綾很不巧正是那第十一起的案例。」主治醫生沉聲說道。
 
  「那、那又怎麼樣?你們這裡可是全台灣首屈一指的醫院啊!這世上沒有你們治不好的病不是嗎?!還是你覺得我付不出她的醫療費?我有哪一次少給過錢了嗎?!」高亮君說道,他的聲音愈來愈大,到最後幾乎是大吼了起來。
 
  「請你冷靜點,高先生,我們雖然是醫生,但不代表我們是萬能的…我們不可能治得好所有的疾病,舉個例子,就連癌症或是愛滋病這種,我們能做到的,也只有延續病患的生命而已,不可能真正完全的治好。」主治醫生見狀,連忙解釋道。
 
  「從過去的例子來看,這種疾病的患者幾乎沒有成功活下來過的,就算有也幾乎都在幾年內就相繼死去,羽綾她居然撐了這麼久,這在醫學界上已經可以說是最大的奇蹟了……」醫生神色黯淡的說道,可就在這時高亮君忽然低吼了聲,他彷彿再也聽不下去般,一個箭步衝了上前就揪住醫生的領子。
 
  「夠了!我不是來聽你說這些鬼話的,我花了那麼大筆的費用也不是讓你們搞什麼研究的!我的女兒生病了,我要你們想辦法治好她!」高亮君激動的吼著,兩手死死掐著那個醫生的領子,他的雙眼中佈滿了血絲,臉色甚是瘋狂。
 
  「就算…就算我們願意替羽綾進行手術好了,以她身體現在的虛弱狀況,根本沒有辦法支撐過去,這樣的風險太大了…冒險進行手術的結果,很有可能會讓她在手術中就死掉!」那個醫生神色痛苦的說道,高亮君的手勁出乎想像的大,眨眼間他就感覺快要不能呼吸了。
 
  可就在那個醫生快要窒息時,高亮君忽然鬆開了手,那個醫生頓時重重跌坐在地上,同時一邊按摩著喉嚨不停咳嗽了起來。
 
  「你的意思是不管怎麼做,小綾她的病都好不了了,是嗎?」高亮君麻木的問道,一臉茫然的看著那個醫生爬了起來。
 
  「咳、咳,很遺憾,是的,以我們現在的醫療技術,最多就只能做到延續她的性命而已,所以我才來詢問你,是否考慮要讓令媛出院?」那名醫生咳了幾聲說道「化療的過程所要忍受的痛苦,遠遠不是一般人所能想像的,羽綾她從六歲開始就一直接受治療,但期間卻從來沒有喊過一聲痛,就算我是一名醫生,看了也會覺得於心不忍。」
 
  高亮君聞言頓時陷入了沉默,是的,就算羽綾從來沒有在治療的過程中喊過痛,但那樣破壞性的治療事實上卻已經一點一滴的摧殘了她本來就虛弱的身體。
 
  「這是最近幾次化療的報告,報告裡明確的指出高羽綾的身體已經瀕臨臨界點了。」醫生嘆了口氣道,拿出了一疊資料「她的一隻眼睛已經失去了視力,而且因為長期接受放射線照射的關係,讓她體內的免疫機制幾乎壞死,尋常的感冒都可能造成多重器官衰竭,而且她血液中的血小板的含量只有正常人的十分之一,導致她一點點的割傷都有可能導致造成大量出血,還有…」
 
  「夠了!我不想再聽了!」高亮君沉痛的說道,抱著頭在牆邊蹲了下來。
 
  「這樣你明白了嗎?不是我們見死不救,而是我們實在無能為力,至少…至少讓她在走完人生的最後一程時,不要那麼痛苦吧。」醫生無奈的說道。
 
  高亮君表情木然的聽著醫生的話,他不想看著小綾死掉啊,他都那麼努力的從恐怖片戰場中逃回來了,可不是回來送自己的女兒最後一程的。
 
  「小綾的母親從小就患有先天性疾病,我知道同樣的情況遲早會發生在她身上的,但我沒想到,居然會這麼嚴重……」高亮君絕望的喃喃自語著,他想起了當妻子病倒的那天,自己也是這麼絕望,這麼徬徨…不!他不要這樣,他不要看著同樣的事情再度上演!
 
  從妻子倒下的那天起,高亮君就發誓,無論如何也要讓她的血脈活下去,為此,他不則一切手段的在這個殘酷的社會上活了下來,不論是再怎麼骯髒的工作,只要是為了女兒的醫療費,他說什麼也願意去幹!他做了這麼多,可不是來為女兒的葬禮做準備的!
 
  「一定還有什麼辦法的,對吧?你說世界上有過十幾起案例,那麼那些病患呢?有沒有誰存活下來的?」高亮君不放棄的問道。
 
  「我說過了,大部分的病患在病發的初期幾乎就死了,但你這麼一說,是了,似乎有一起發生在北歐的案例,那個病人雖然最後也是死了,但據說他和病毒共同存活了好一段時間。」醫生想了想,忽然說道「我有認識幾個在挪威的朋友,我可以幫你問問他們,只不過費用可不便宜,至少是現在的十幾倍以上。」
 
  高亮君聞言立刻站了起來,他也不多話,直接就將手提箱放到了醫生的辦公桌上。
 
  高亮君背對著醫生,假裝做出了打開手提箱的動作,可別小看這個手提箱了,它同樣也是主神空間的產物,裡面可以存放一立方米左右的東西,而且它還自帶了認主的功能,當高亮君使用過這個手提箱後,就沒有第二個人可以打開它了,哪怕是拿火箭砲來直接轟也一樣。
 
  「小綾她還有多少時間?」高亮君問道。
 
  「運氣好的話,最多不超過兩年。」醫生。
 
  兩年嗎?高亮君暗暗思索著,一場恐怖片的時間差不多等於現實世界中的一個月左右,當然也是要視恐怖片的長短而定,像是納尼亞傳奇,高亮君就幾乎待了快半個月的時間。
 
  還有機會!一想到在主神空間那可以兌換的各種東西,高亮君就感覺到一線的希望,因為當他在搜尋強化時,看到裡面有一種名為萬靈藥的道具,需要A級支線劇情一次,外加一萬點獎勵點,主神的解釋是,服下這個藥劑後可以大幅改善人體的素質,長期服用的話更是可能成為與日月同壽的仙人。只要他賺足了獎勵點數,到時候就能替小綾兌換一個這樣的道具了!
 
  「你問這些做什麼?」醫生不解的問道。
 
  「請你盡快連絡的你的那位朋友,幫我告訴他,錢不是問題。」高亮君淡淡說道,他緩緩讓開了身子,當那名醫生看到手提箱裡滿滿的美金鈔票時,這個一聲頓時驚訝的張大了嘴巴。
 
  「請他…無論如何也要讓小綾活下來!」
 
  ○
 
  當天下午,高亮君便帶著高羽綾出院了。
 
  「爸爸,為什麼我們突然可以回家了?不用繼續治療了嗎?」高羽綾疑惑的歪著頭問道,一手還抱著那個布娃娃。
 
  「這個啊,因為爸爸覺得那家醫院的效率太差了,所以決定換一家醫院。」高亮君微笑著說道「不過放心吧,這次一定可以治好小綾的病的。」
 
  高羽綾則是懵懵懂懂的聽著,她當然不會知道,在重金狠砸之下,北歐的醫療團體很快就注意到高羽綾的病情,而且還相當熱情的用最快的速度致電高亮君,表示願意接納高羽綾並為她提供最完善的治療。
 
  當然,就算那邊的當局同意了,可想要讓高羽綾到遠在地球另一邊的國家去接受治療,這可不是一、兩天內的時間就能完成的,什麼護照、居住許可之類的,都需要一段時間去完成,就更別提一直困擾著許多人的國籍問題了。
 
  然而高亮君卻沒有這些困難,在幾張富蘭克林的攻勢下,醫院那邊立刻就自願替他處理所有的轉院手續了,高亮君現在所需要做的,就是和他的女兒一起靜待好消息的到來。
 
  「總之,我們現在先回家裡好好休息吧,接受治療的這段時間裡小綾也辛苦了,有什麼想吃或想去的地方就告訴我,我們一起去吧。」高亮君笑著說道,忽然彎下腰看著高羽綾遮住右眼的眼罩,真是的,這孩子又在奇怪的地方亂塗鴉了。
 
  「另外我們也得幫妳買個新的眼罩才行。」高亮君苦笑著說道。
 
  「真的嗎!那我想去遊樂園,還想去看電影,然後再去那附近開的餐廳吃大餐,然後然後……」高羽綾聞言立刻興奮的說道,看著自己的女兒如此開心的模樣,高亮君的心裡也忍不住跟著愉悅了起來,果然哪,沒有什麼比女兒的微笑更能恢復精神的了。
 
  「所以了,我無論如何都要活下去,只要我繼續活著,小綾就有痊癒的機會!」高亮君暗暗想道。
 
  一回到久違的家中,高羽綾立刻興奮的跑來跑去著,高亮君則是滿足的看著女兒愉快的模樣,逕自在沙發上坐了下來休息,眼下他最重要的事情已經完成了,可現在還只是他回到現實世界的第一天而已,這卻讓高亮君有些閒得發慌了起來。
 
  「對了,貌似伊藤好像有什麼是要請我幫忙的樣子。」高亮君忽然想了起來,連忙拿出了他在主神空間裡收到的那張紙條,可同時,高亮君的心底卻泛起了一絲的厭惡感。
 
  伊藤潤,這個名字他永遠也不會忘記的,當他抱著重病的妻子求助無門時,聽說遠在日本,有個年輕的醫生有著翻手活命的醫術,於是高亮君抱著最後一絲希望,帶上了僅剩的財產偷渡到日本去,就是為了請這個醫生救救自己的妻子。
 
 然而當高亮君好不容易找到伊藤的診所時,卻發現那裡早已空無一人了,他不死心的又向其他人打探伊藤的下落,結果卻根本沒有人願意幫助他,而他的妻子也在這段時間裡不幸撒手人寰,就因為高亮君一直在尋求一個根本不在乎他們性命的傢伙幫助!
 
  從那之後,高亮君就一直很厭惡這些醫生,認為他們不過是一群見錢眼開的傢伙罷了,只要誰開的價格高,他們就會幫他治療,壓跟不會在乎他們這些在社會底層的小市民。
 
  然而高亮君憤怒歸憤怒,他還是很有自知之明的,自己雖然已經獲得強化,但和那些生存過好幾場恐怖片的資深者比起來,自己不過只是隻菜鳥而已,那個伊藤顯然在隊伍中很受信任,就連項羽也不得不敬他三分,自己要想對抗他,簡直是癡人說夢,況且他還需要靠那些資深者讓自己強大起來,此刻若是和伊藤撕破了臉,那他辛苦奮鬥而來的成果就全白費了。
 
  幾經思量後,高亮君還是嘆了口氣,接著拿起電話撥打,不多時另一頭便接通了起來,傳來一陣老大不高興的聲音。
 
  高亮君聽著電話那端的抱怨翻了個白眼,但他還是老實的替伊藤轉答了話。
 
  「伊、伊藤?你說伊藤潤?!那個死亡外科醫生?你小子是什麼人?」電話那端的聲音似乎很吃驚。
 
  「我是什麼人不重要,我只是替他傳話的而已。」高亮君隨口說道「順帶一提,我的名字叫做高亮君,如果這是你想要的答案的話。」
 
  「高亮君?!那個無良的…高亮君?!」電話那端的聲音立刻騷動了起來。
 
  「既然知道我的名字,那你肯定明白,拒絕我的代價是什麼。」高亮君冷冷說道,電話另一頭頓時陷入了沉默,過了片刻後才說道:「我明白了,你要的東西我會替你準備好的。」
 
  「很好,真是不錯的交易。」高亮君愉快的掛上電話,正當他打算小睡一會兒時,那惱人的電話鈴聲忽然又響了起來,這次輪到高亮君老大不高興的接了起來。
 
  「小高嗎?你現在人在哪?」電話那頭的人說道,高亮君聞言頓時一愣,即使這個聲音刻意壓低,而且還經過了電子變聲處理,但他還是一下子就聽出了說話的人是誰。
 
  嘖嘖,想不到居然來了個麻煩的傢伙,高亮君不悅的想道,拿著電話悄悄走到了陽台。
 
  「你不說也沒關係,今晚七點,老地方,有個案子要拜託你處理一下。」電話聲說道。
 
  「很抱歉,我已經金盆洗手,不打算繼續幹了,你找別人吧。」高亮君嘆了口氣說道。
 
  「你要退出了?這麼說你完成你的制約了?」電話聲問道,語氣有了一絲驚訝的上揚,高亮君則不回答當作是回應。
 
  「總而言之,你還是先和我見個面吧,這次的案子挺麻煩的,我底下已經沒有人可以派出去了,就當作是幫我這個老朋友一個忙吧,看在我為你引過路的份上。」那聲音有些哀求,高亮君本來想直接掛斷的,但對方說的話很明顯刺中高亮君的要害,讓他一時間無法反駁。
 
  「好吧,就幫你最後一次吧,當作是我引退前的最後一票。」高亮君嘆了口氣道,隨即掛上電話準備出門。
 
  「你要出去嗎,爸爸?」高羽綾有些落寞的問道。
 
  「嗯,對不起啊,小綾,爸爸要去加班了。」高亮君苦笑著說道。
 
  ○
 
  晚上七點,死神餐廳。
 
  會選在這間餐廳見面並不是因為高亮君多喜歡這裡的料理,就好像各行各業有著各自的規定一般,這裡,就是高亮君的另一份工作接受委託的地方。
 
  高亮君默默吃著盤裡的牛排,在他的對面則坐著一個穿著西裝的中年男子。
 
  牛排已經吃到一半了,但兩人都沒有開口的意思。
 
  「小高啊,你真的打算引退了嗎?」見高亮君沒有說話的意思,中年男子只好自己開口說道。
 
  「我的制約既然已經達成了,那麼就沒有繼續幹的理由了吧?又不是神經病。」高亮君切著牛排說道,語氣平但沒有一絲變化。
 
  「你的制約啊,我記得是要替你女兒存夠醫療費吧?而且我記得你女兒得的不是一般的病,那醫療費應該不便宜吧?」中年男子問道。
 
  「我說我中樂透你信嗎?你什麼時候也開始關心底下的殺手了?」高亮君瞪了他一眼問道。
 
  「唉,再怎麼說我也是你的師父兼經紀人,不關心你一下說不過去吧?」中年男子苦笑道,高亮君則是不置可否的冷哼了一聲。
 
  是的,高亮君表面上的工作隨然是經濟人,但他實際上的身分,卻是職業殺手,正如各行各業都有各自的門規一般,殺手也有著自己獨特的戒規,也就是三大法則與職業道德。
 
  有人說,這些規定的存在是為了確保這些黑暗中的殺手不會在血腥的殺戮下墮落成殺人機器,也有人說,這麼做是為了保護殺手行兇時的運氣,但不管真正的原因是什麼,高亮君都不在乎,反正做一天和尚敲一天鍾,只要他還在這一行裡打滾,那就勢必得遵從這些法則與道德規範。
 
  「你想退出我不會說什麼,就像你說的,只要你完成了制約,那麼你什麼時候都可以退出,只是…這次的情況有點特殊。」中年男子說道「這個委託只有你可以辦到了,我手底下的殺手不是被派出去,就是死得差不多了,你是任務完成率和存活率最高的殺手,我只能想到你了。」
 
  「開玩笑的吧?你手底下的殺手沒有個一百也七十,雙冠王的位置哪還輪得到我?」高亮君挖苦道。
 
  「好吧,被你看穿了,但這個任務確實沒有比你更適合的人選了。」中年男子道。
 
  「理由?」高亮君皺眉。
 
  「因為我把你的名字告訴委託人了。」中年男子聳肩道,高亮君聞言差點沒把喝到口中的紅酒給吐了出來,尼馬的這算什麼啊,這傢伙根本是把自己給賣了!
 
  「要不是我現在還是殺手,我肯定會氣到直接把你變成屍體。」高亮君咬牙說道。
 
  「那麼你是答應了,小高?太好啦,這裡是目標的資料,機票什麼的都已經幫你訂好了。」中年男子聞言大喜,連忙將一個牛皮紙袋推到了高亮君面前。
 
  「機票?等等,這次的目標在國外啊?」高亮君呀然。
 
  「對啊,不然老是在同一個地方,幹久了也是會膩的,就當作是去度假轉換一下心情吧!」中年男子說道,有些不捨的看著高亮君,好像失去了一個好員工似的。
 
  「知道了,我接就是了。」高亮君無奈,自己的老師都求到這個份上了,他要在不答應,就有些說不過去了。
 
  「你完成了制約是好事,不過啊,小高,你可要小心點,幹我們這一行的,很少有能善終的。」中年男子話中有話的說道,但高亮君卻只是冷笑了聲當作回應,起身就準備走人。
 
  牛排吃完了,委託也接了,那麼自己也該開工了,高亮君推了推眼鏡想道,而且,這說不定是試驗他的新強化的好機會。
 
  「對了,所以這次的倒楣鬼在哪裡啊?」高亮君忽然好奇問道,僅管只要打開紙袋就能看到資訊,但高亮君還是想聽到中年男子自己告訴他,畢竟這一筆幹完之後,可就再也聽不到這個王八蛋的聲音了。
 
  「日本。」中年男子簡短的回答道。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852690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10 篇留言

呱呱頂呱呱
背景跟性格好大的落差耶

01-12 23:51

Luis
這叫反差萌01-12 23:52
青藍雨天
真是個好爸爸啊!我開始有點喜歡亮君了呢~

01-13 00:02

Luis
你獲得了一點父控屬性01-13 00:25
青蛙子
是主神特別照顧中洲隊還是天生如此,怎麼進來之後至少一半的人先天就能打啊?

01-13 01:18

Luis
眾人:我們就不提還有人進來前就解開基因鎖了...
千鶴:...01-13 01:23
伊藤
等等啦,跑路不在診所又不是我的錯

01-13 01:40

Luis
高:開門救人啊 我老婆快掛了!(#`Д´)ノ01-13 01:41
伊藤
準備好獎勵點跟C級獎勵也不是不能出診一趟

01-13 01:43

Luis
[e28]01-13 01:50
slenderman
原來高先生也是殺手啊
我還以為千鶴欲求不滿了呢

01-13 06:53

Luis
千鶴:♡♡♡01-13 12:34
姜田
可惜,廖哥用了t病毒原液,否則高先生可以用這個來治療。

01-13 09:30

Luis
高:快想想辦法啊~伊藤01-13 12:38
夢夢
等高先生領完便當後,我可以接手小凌嗎?

01-13 12:10

Luis
抓到了 警察署叔 就是這個人01-13 12:38
Ruby
呃。。G會出現嗎。還有歐陽盆栽oeo

01-14 00:56

Luis
不會 01-14 00:58
悠傑
需要人幫忙照顧小綾嗎 我很樂意

01-14 21:08

Luis
高:尼揍開[e42]01-14 21:11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8喜歡★a12457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無限恐懼2.0】Cha... 後一篇:[達人專欄] 【無限恐懼...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