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4 GP

[達人專欄] 《為龍2:無夢而死的龍》二章、墮化如斯

作者:芽豆靈✦圖文精分腸│2018-01-10 03:09:07│贊助:28│人氣:1147



copyright © 芽豆靈 All rights reserved.





  「不要。」法貝路希的回答快於思考。

  「我可以。」加爾迪恩舉爪自薦。

  轉頭對上坦圖卡波瀾不驚的龍臉,明明才認識兩天,法貝路希發現坦圖卡對於自己的拒絕竟然已經習以為常,自己也習慣從婉拒變成直接回拒,可是幹架或跳崖什麼的……傷不起。

  坦圖卡駕輕就熟,毫不在意地換了個話題。

  「真不錯,你認識新鄰居了。」他讚揚。

  加爾迪恩接話:「他沒有我想像中糟糕……除了某方面,但不影響我接受他成為我的鄰居。」他說完,阿古塔斯打出一個不愉快的鼻息,也不知道是對著誰的。

  「是因為我胖嗎……」法貝路希想起對於自己不受歡迎的推測。

  加爾迪恩的脖子猛然往後彎,皺眉打量黑龍,扭嘴露出犬齒。

  「胖?不,你瘦得都沒肥肉了,你去保育區打獵的嗎?」

  「加爾迪恩是最近定居來龍之地的戰龍,他在其他大陸出生,你可以多跟他聊聊外頭的事。」話雖如此,坦圖卡一眼也沒給加爾迪恩。

  加爾迪恩對法貝路希也很感興趣。

  「說到旅行還有你糟糕的名聲,我比較想聊聊關於你去荒地的……」

  「——荒野。」坦圖卡插話道:「法貝路希在薩爾塔荒野有許多冒險經歷,你們應該會有很棒的共同話題。」

  「對,荒野。」加爾迪恩迅速更正了名詞,偷瞄龍王的神情。

  阿古塔斯這次打出一個超級不愉快的響鼻。

  「薩爾塔的旅行與其說是冒險更像是災難吧……」法貝路希小聲地嘆氣回答,「我的名聲很糟糕嗎?所以跟身材沒關係——坦圖卡,你告訴大家我搶劫了赤棘龍?」

  「哇,你竟然搶劫赤棘龍……不不不,你名聲糟糕才不是因為你搶劫,起碼我的鄰居告訴我別住哀號迷宮隔壁的原因絕對不是那個——」

  詭異的話題比幹架還要讓加爾迪恩亢奮,他不像是阿古塔斯這種久居龍群的龍,散發的脫節感令法貝路希感到親切。

  「——儘管我還是選了,這裡很多方便的起飛地點。話說回來,你是怎麼治好自己的?」

  大概是沒有什麼機會跟其他龍聊天,加爾迪恩的話很多。

  「冒險團的夥伴用油漆刷幫我上藥。」法貝路希順便打量自己身上的傷疤,看起來沒有化膿,倒是工作背心浸過雨水和泥土後變髒很多,那個遮陽棚已經有點不可愛了。

  想起安茲塔人,法貝路希搖搖尾巴。

  「上藥能治好墮化?」加爾迪恩張大了嘴,犬齒間卡著一塊鯨皮。

  為什麼加爾迪恩跟自己講的好像不是同一個話題?法貝路希覺得無法接話。

  「加爾迪恩,你嘴裡有殘骸。」阿古塔斯提醒道,領主龍趕緊轉過身去,用前爪捏住尾尖用它開始摳牙。

  阿古塔斯特意從龍王身邊走過去,發出呢喃似的模糊低鳴。

  坦圖卡猶豫一會兒,跟了上去。

  兩龍走到一邊開始用龍語對談後,法貝路希朝還在摳牙的加爾迪恩說道:「那個,謝謝你接受我成為你的鄰居,難得有龍對我友善……坦圖卡是唯一一位第一次見到我後不打算揍我的龍。」

  「我聽說的怎麼是沒有龍敢揍你?」還在摳牙的加爾迪恩講話很不清楚,有空打量他以後,法貝路希才注意到加爾迪恩的龍毛顏色偏淡,不像一般戰龍一樣濃烈,而且頭角的形狀似乎特別磨過,光滑亮麗得像鍍了膜。

  「或許他們有這個打算結果卻不敢吧?你就算瘦了體型也還是很大,也有可能是你的墮化後遺症嚇到他們了……阿,抱歉,如果你不想提這件事……」

  「墮化怎麼了?沒關係,我想聊這個。」

  加爾迪恩終於摳掉了那塊鯨皮,仰頭伸了兩下脖子把它吞嚥掉。

  「我也是長大後才知道這個的,不住在龍群就會有很多常識跟不上……眼白轉黑、虹膜溢血是墮化的特徵之一,但不是病變所以不影響視力。」

  法貝路希如釋重負,一屁股坐到地上。

  「不會瞎掉就好……那墮化又是什麼?某種龍類疾病嗎?」

  黑龍歪頭發問的樣子看起來真的一問三不知。

  「太扯了,他們帶你回來,卻什麼都沒告訴你嗎?」加爾迪恩也用後腿坐下,舔著鯨皮剛才卡過的位置,看向不遠處的兩龍,龍王與護衛還在用龍語談話。

  「可能他們認為……這不是什麼需要特別提起的事情?」法貝路希一字一字吐得不太確定。自己本身就缺乏龍的常識,也許不能怪其他龍什麼都不說吧?因為以為自己都知道?

  加爾迪恩把頭低下來,好讓爪子可以搔到耳朵。「可能這是龍之地的觀念?墮化是很傷心的事,他們只是不想揭你傷疤。很好奇的話,我可以跟你說些我知道的。」

  法貝路希挺胸坐正,尾巴雀躍地彈啊彈,讓加爾迪恩覺得龍之地的龍都太大驚小怪了,這麼乖(還有弱)的傢伙,怎麼可能是個傳聞中的危險怪物呢?看看他那身黑毛,染得真好,不知道是哪家美容廠弄的?

  為了好好交換資訊,加爾迪恩開始解釋「墮化」。

  「這樣說吧,龍跟其他動物一樣,精神層面的問題一樣會反應在肉體上,就像是人壓力大,結果就會失眠或掉毛,或是其他奇怪的症狀。」

  「精神狀況導致的生理反應,好像不難理解?」法貝路希點點頭又歪頭。

  「如果只是那樣就好了……好比人和動物在精神狀況上的差距,龍在這點上比人更嚴重。人的精神症狀聽說可以靠藥緩解,龍卻不能。」

  「不過心病之類的東西通常也不能靠藥解決吧?我在冰雪大陸……我是說,我有個在冰雪大陸的人類朋友跟我說,那種事情只能靠時間,或是永遠好不了。」

  「對對!就是那樣,比起動物,靈長人的反應更劇烈。『智慧是讓絕望加劇的毒藥』,思緒越靈光的生物在崩潰之後越難恢復。所以啊(加爾迪恩突然鬼鬼祟祟地壓低聲音),當個龍盡量要開心,別想太多複雜的事情,不然就會像阿古塔斯一樣,生命中的沉重跟他的認真一樣多。」

  法貝路希瞄了一眼還在談話的護衛,阿古塔斯一如這兩天的模樣,無論說什麼事情,他的模樣看起來都非常認真,顯得每一件事都很重要。

  比對一下的話,阿古塔斯就彷彿是他在學院裡看過的書呆子……當然不是像自己這樣的,自己只是愛看書而已!而那種書呆子是開不起玩笑的認真呆。

  兩龍不敢對阿古塔斯注目太久,一起把頭轉回來。

  加爾迪恩回到正題:「墮化的發生根據個體承受能力不同,那個界線也不一樣。不過對龍來說,墮化不只是精神病。」

  「但根本上卻還是精神問題?」

  「應該吧?反正更糟糕。」

  加爾迪恩揚起語氣,不想讓場面顯得太沉重。

  「墮化是龍的精神創傷乘以壽命長度後的深淵,在絕望中看見一條我們不知道的道路,他們不反抗那樣的轉變,也就是說……比精神病還要更精神病的精神病。」

  他講完,臉上露出彆扭的表情,對自己的修辭有點不大滿意。

  「因為壽命更長,所以精神病就變質了。」法貝路希幫他定論。

  「就像是那樣吧?……用簡單的方式來形容,就是瘋掉了。不是傻憨的那種瘋,墮化龍還記得一切,但本身已經『毀了』。」加爾迪恩說到這裡,免不了難過起來,也不知道他想起了什麼相關的回憶。

  他甩甩頭,重新用開朗的態度面對黑龍。

  「精神學家應該會有更好的解釋,我知道的只有這些。你能這麼正常很難得,你確定你墮化過而不是眼睛被打了一拳嗎?如果是魔法治好你,可以分我那個咒語嗎?」

  「……我很確定我沒被那樣打過,我也不會魔法,冒險團的魔法師只會把它們拿來用在奇怪的方面上,而且還不是很拿手。所以你覺得我沒有墮化?」

  加爾迪恩打量了法貝路希一秒。

  「看起來有,但你表現得像沒有。」

  「正常的墮化像什麼樣子?」

  「就是瘋掉啊,也許只有他們才會知道自己是什麼樣子。墮化龍執著在害他們發狂的原因上,詩歌裡有很多關於惡龍毀滅一切的事不完全是空洞來風,害我經過的王國老是看到我就先敲警鐘或發布懸賞,他們真應該多讀書。」

  加爾迪恩回憶的表情彷彿像吃了大便一樣。

  他挺嘮叨的,馬上又問道:「你要不要想一想你有什麼事情一直都放在心上的?會一直很想去做,而且誰都不可以阻止你,否則你就會讓對方好看——的那種事?」

  「呃……想打爆迅猛龍算不算?」他已經打爆過赤棘龍了。

  「他龍的,這是我聽過最爛的墮化原因。更正好了,我覺得你沒有墮化,至少我目前沒聽過有墮化的龍被治好或者自己好起來。」

  法貝路希想起黑龍還有那些不要命的傷勢,出於無法形容的心情,他恍惚問道:「墮化的龍如果一直好不了,最後會怎樣……」

  「被殺或自殺,下場都不好。」加爾迪恩嘆氣。

  黑龍死不瞑目的紅眼彷彿出現法貝路希在眼前。

  「所以嘛,我覺得你沒有墮化啊。放心啦,不要露出那種表情。你會覺得沒有龍歡迎你,我認為應該是你的紅眼嚇到他們了,怕被你攻擊。我一開始也有點擔心,不過你連阿古塔斯也打不過,所以我不擔心了,哈。」

  可是你打輸阿古塔斯耶。法貝路希不敢提醒對方。

  「墮化不是見不得龍的經歷,也不是龍的錯,龍之地的氣氛卻搞得你像個災難,這個地方一直都是這樣嗎?」

  「我也不清楚,我昨天才來到這裡。」但法貝路希也認同加爾迪恩,他總是知道的太少,不排除他本來就不是龍的關係,但也不喜歡只有自己在狀況外。

  「除了墮化以外,你應該沒有其他更糟糕的問題吧?」

  法貝路希誠實卻猶豫地回答:「……沒有吧?」

  加爾迪恩想了想,丟出最後的結論:「好好保持。」

  龍王和護衛還在講話,法貝路希聽不懂龍語,也不怪這種隔閡,比起自己,阿古塔斯和坦圖卡更熟、更親近。

  「龍語好像很難學。」法貝路希感嘆道:「我經常讓別的龍配合我說通用語。」

  「我也這樣覺得。」加爾迪恩給了法貝路希意料之外的回應。

  「你不是戰龍嗎?」黑龍猛然轉過去看加爾迪恩,紅眼眨眨眨。

  「你也是啊,還不是一樣不會?」加爾迪恩露出了習以為常的疲憊表情,「我出生的地方沒有太多先龍,我的家人說通用語,附近的種族也說通用語,我會一點方言,但是龍語?——剛孵化的時候或許會點天然的發音,現在早就忘光了。」

  他邊說,邊歪過一邊身體,前爪拍上黑龍的肩膀,笑出滿口尖牙。

  「真好,我們的龍語一樣爛!」

  「這才不值得開心!」法貝路希狂搖頭。

  「噢,對了,或許你真的墮化過。」加爾迪恩第三次改變他的結論,法貝路希聽得一個頭兩個大。

  「聽昨天圍觀你的龍說,你好像忘了很多事情,也許失憶是治好你的原因吧,『有時候遺忘是向前走的方法』,這句話我現在覺得有道理了。」

  法貝路希想起到最後一刻都不肯閉眼的黑龍。現在自己才是黑龍,如果是當時的黑龍,加爾迪恩就不會認同那句話。

  「法貝路希……」坦圖卡談完話了。

  龍王看起來欲言又止,難道他從阿古塔斯那裡得知了自己的學習狀況糟糕透頂,決定來好好唸自己兩句?

  注意到黑龍的情緒變化(因為法貝路希的耳朵貼到後頸上了),坦圖卡柔柔地改口問道:「一切都還好嗎?」

  一旁的加爾迪恩露出一臉「我沒怎樣喔」的表情瞪天空。

  法貝路希回答道:「我想應該是吧……」

  黑龍可能墮化過大概不是問題,除了會嚇到其他龍。

  但自己掉到黑龍身上一直是個懸而未解的問題。

  「法貝路希,你在想什麼?」坦圖卡輕輕眨眼的樣子看起來很溫柔。

  「沒什麼,一切都還好……」

  對,目前一切暫時還好。

  「我、我只是覺得有太多事需要我去努力,包含像個龍,還有回家。」

  坦圖卡發出笑聲,並繞著黑龍走了一圈,巡視完後坐到黑龍側方,間隔半個龍身。「你本來就是龍啊,而且如果你願意,這裡也是你的家。」

  一股酸澀堵住法貝路希的喉嚨。

  坦圖卡對黑龍的舉動讓加爾迪恩忽然一臉恍然大悟,「噢,原來你們來自同一個龍窩啊?」他彷彿打開了一個充滿驚喜的大彩蛋。

  「唔?」法貝路希的雙耳輕甩,疑惑地後彎。

  自己的龍窩明明是單人床……

  「加爾迪恩。」坦圖卡終於開始理會這位戰龍了。

  「王?」加爾迪恩回應道,尾尖略抬高,並掀起一邊耳朵。

  「我對你的高角度尾擊很感興趣。」龍王看著他說。

  法貝路希感覺到自己被什麼點了一下,於是轉過頭,正好看見阿古塔斯收起翅膀關節踏步離開,聲音傳來:「下一堂課,走吧。」

  「呃、好。」法貝路希猶豫地跟上幾步,回頭看向注意力轉移到加爾迪恩身上的坦圖卡,遲疑地提問道:「坦圖卡不來嗎?要不要等他?」

  「不用。」紫龍沒回頭。

  法貝路希加快腳步走到他側邊,被很快地瞥了一眼。

  阿古塔斯停下腳步,語氣像嘆息:「你不能走在我旁邊。」

  法貝路希趕緊剎龍,同時聽見身後的兩龍火熱開打。他不想回頭看暴力的場景,因為加爾迪恩聽起來好像被揍得很慘,所以他乖乖上自己的課。

  法貝路希發問道:「那我應該走在後面?」

  阿古塔斯眼珠微微上翻。

  自從開始給黑龍上課後,他解釋的本能多於技能。本能之所以是本能,就是因為不需要解釋就會使用。耐心、羞恥、警戒、忍受力、組織語言、安排教程……黑龍從各方面也在考驗他。

  「我是你的領路人,你要把路讓給我,並且為了表示你沒有敵意,你得走在我看得見的側後方,如果戰龍必須轉頭才能看見你,對方會感到不安全。我們還在你的領地的話,你才能走在我的側方。」

  法貝路希挪動位置,走到阿古塔斯右後方,離對方尾尖一個龍步的地方。

  加爾迪恩的痛呼聲讓法貝路希越不敢回頭看了。

  「我跟你沒有親近的關係,我們之間的空間要多於一個龍身。」阿古塔斯糾正。

  法貝路希再度往右挪兩步,阿古塔斯這才滿意,繼續前行。

  後方的幹架聲聽起來已經有點不像切磋了,法貝路希縮著脖子強迫自己別回頭,反正被揍的好像不是坦圖卡,自己就別太擔心了……

  「還有其他站位要注意嗎?」

  「得視你跟對方的關係還有當下的狀況,我會馬上告訴你,目前龍群對你應該很『寬容』,不用太擔心這部分,把心思放到接下來的事情上吧。」

  「我們接下來要去做什麼?」

  「找個地方讓你跳下去。」

  「……欸?」





 


 
  加爾迪恩已經滿頭包,他被坦圖卡抱摔了七次、過肩摔兩次、滾咬三次、龍翅拍擊五次、尾擊兩次、飽以老拳無數次……而且從第二次絞角開始他就難以還手了。

  龍王好像很投入,難道他在肯定自己嗎?話說自從自己定居到龍之地以後還沒機會跟龍王幹上一架,排隊的龍太多了,也許今天是某種歡迎傳統?

  欣喜又疑惑的加爾迪恩感到心情複雜,坦圖卡倒是很暢快。

  放過新住民後,坦圖卡追著黑龍和紫龍的氣味離去。

  龍之地中的分水嶺分布著許多高低落差大的地形,亥爾拓普使高原經常被落山風吹拂。在加爾迪恩的領地中,丘陵附近裸露著幾處地殼擠壓形成的斷層岩石,形成崖壁,上頭有許多因為強風而長彎的植物。

  今日的太陽像一棵被擦亮的珍珠,明亮卻不刺眼,雲變成撕碎的煙纏在山岳附近,天空呈現淺藍。坦圖卡從下風處接近低崖,謹慎地找到可以聽見兩龍的說話聲,又不會被聞到的位置用舒適的姿態側臥下,

  他伸著腿,尾尖悠閒地輕拍地面,暸望遍野的彩色花叢。

  附近有些龍也在隱藏,坦圖卡在來的路上聞到一些熟悉的氣味。

  坦圖卡不介意龍群來關注黑龍,也不介意自己被看見,所以特地挑了大多數方向都能看見自己的地點休息,如果有龍想出來,他們會經過坦圖卡。

  他開始傾聽兩龍的話題,意外的是:話題不是關於「跳下去」。

  「——我的領地也是因為終年焚風的關係,所以看起來才會只有枯黃的顏色?」這是法貝路希的聲音。不知道是誰先挑起的話題,但法貝路希讓阿古塔斯暫時忘記了教學目的。

  阿古塔斯難得很有興致的樣子。

  「對,焚風是乾空氣,在背風面每下降一百公尺上升一度,亥爾拓普山脈下坡直通哀號迷宮,所以那附近沒有草食動物會去覓食,你唯一的捕獵地點是北方海岸還有無主地。」

  「等到焚風吹起來,我的領地應該會比薩爾塔還要熱吧?話說回來,你是在哪裡學到這些的?」

  「書法師的天空之環圖書館,我負責與實地考察的團隊工作。」

  「真、真厲害……你都做什麼工作?」

  「守衛、驅逐掠食者、運載、高空溫度與濕度測量、地圖測量、勘查保育區,基本上都是室外的工作,有一款觀光地區的地圖是我監修的。室內的工作只有挪動書架,書法師的圖書館書架跟龍的體型接近,人族很難挪動。」

  「聽起來是很大的圖書館,我能進去看書嗎?」

  「那裡是自治聯邦成立的圖書館,提供所有種族使用,先龍能在裡頭轉身,也有專用的放大鏡與書台、飛行樓道,很方便,但是不能攜帶恐龍和亞龍。」

  「好、好棒!」黑龍高呼,上面傳來他尾擊地面的拍聲。

  「但進入需要購買門票,龍的設施則另外收費。」

  「呃……他們願意收火焰角羊嗎?我只能自己獵到這個。」

  「你可以把火焰角羊換成部落幣,再兌換成等值圖書館代幣,按照我離開時的兌換率,一張門票大約等於一百三十七隻火焰角羊。」

  「雖然我不知道門票是多少錢,但是一百三十七隻火焰角羊好貴……」

  「因為圖書館是南方榮耀民族開設的。」

  「所以南方榮耀民族的物價很高?」

  「不,因為荒野部族進不去他們才高興,而且你可以不用獵火焰角羊,鯨魚和紅肉魚在內陸能賣到很好的價格,只要你跳下去。」

  「呃呃……」

  「會飛才能捕獵,能補獵才能填飽肚子。」

  「所以我才能去圖書館……」

  「對,你要先餵飽自己。」

  「然後才能帶獵物去換錢。」

  「沒錯。」

  「才能去圖書館。」

  「對,你進得去。」

  「還有去很多地方……」

  「找到安茲塔人。」

  「還有回家……」

  「很簡單,只要你跳下去。」

  「跳下去。」

  「對,跳下去。」

  「然後飛起來。」

  「你就可以捕獵、去看書、還有回家。」

  「我就可以捕獵、去看書、還有回家。」

  兩龍結束了奇妙的對答。

  法貝路希蹭到崖邊,戰戰兢兢地往下看去。

  這座低崖比坦圖卡找的那座岩山還要低,而且不連山,風稍弱,他努力深呼吸,落山風從後方的山吹著他的背,龍翼被吹得又飄又抖,裡面還脹了一點風進去。

  「你不會像坦圖卡一樣把我推下去吧?」

  「不會,但你也別想用走的離開這裡。」

  法貝路希瞇著眼睛看向地面,爪子開始點抖,他用力閉起眼睛。

  「阿古塔斯……」

  「說。」

  「有具體的拍翅方式嗎?我覺得我先把動作練熟比較好……」

  「你看過我和王飛行嗎?」

  「看過……」

  「我們滑翔時拍翅嗎?」

  「不拍……」

  「跳下去,張開翅膀,脖子和尾巴伸直,然後不要動,至少你會像人類的降落傘一樣滑過去,落地時助跑,給暖爐龍一雙翅膀牠們都辦得到。」

  「可不可以選更矮的懸崖……」

  「你會撞上地面。」

  「只要跳下去,就可以了嗎……」

  「對。」

  黑龍扭著小小的步伐,貼到懸崖邊上,前腳和後腳擠在一起,頭往下方探去,屁股翹得老高,翅膀不太熟練地動了兩下,彷彿放了一整年的棉被終於從櫥櫃被拿出來,從貼合的狀態撕開,因為它們竟然已經有點黏住了。

  黑龍像太久沒運動的老龍一樣開始展翅,遠觀的龍群中有龍忍不住出聲問旁邊的龍,也不管自己可能被發現。

  「火星,為什麼我覺得蒙洛門在模仿準備學飛的幼龍?我好想把他推下去,他非得用這個姿勢起飛嗎?」

  「……也許阿古塔斯在逼蒙洛門證明他就像王說的一樣『安全』?」黑龍的蠢動作讓火星不得不推測那是種有懲罰效果的自白。

  「總之阿古塔斯到現在都還沒有被吃掉是個好消息。」問話的龍說。

  法貝路希不停地左右打量伸展進度,把頭轉得有點暈。他成功了。背後有太久沒運動的酸痛還有拉筋感,翼膜透著被陽光照亮的深粉色,遮天庇蔭。

  法貝路希駝著背,毛骨悚然。這、這感覺簡直就像翼下的肋骨又多了一雙手,又大又輕,好像只要放的位置一不對,就會觸發某種飛行原理害他摔出去。

  阿古塔斯耐心地等著。

  「下翅的部分可以先收著,但上翅一定要張開,等你跳下去再伸直下翅。」

  法貝路希真心感覺如果自己拖太久,這個護衛一定會選擇把他推下去。

  爪下邊有岩石碎屑發出細碎的破裂聲往下掉,崖外的大地看起來越來越圓、越來越寬,他深吸一口氣把視線撕離底下的高空(對人類而言的高空),開始調適自己,並且盡量不去想像護衛的臉色。

  「好、只是跳下去,沒什麼難的,因為我有翅膀,所以我會飛起來,跟其他龍一樣不會摔下去……對,只是跳下去而已,加油!弗林特。」

  想想他在安茲塔部落大雨中的決心!

  「你本來就想學飛,只是沒想到需要跳懸崖……」黑龍一邊小聲地碎碎念,一邊往前挪。「坦圖卡說過,它們只是很矮的大石頭……」

  「伸直脖子和尾,注意力放在翼尖。」阿古塔斯公式化地說道。

  「我、我要跳了。」

  法貝路希雙目含淚瞪向天空,彷彿被逼著跳海餵鯊魚的海盜,終於把後爪掛上懸崖邊,抬起的前爪在空白的思緒中緩緩往前……他終於要跳了,學會一個先龍最基本的移動方式!

  阿古塔斯在感受解脫之餘,卻忽略了一件事——

  法貝路希是個沒什麼本能的龍。

  有本能的動物在跳下高處時,會集中力量「往前撲」,而法貝路希則是往字面上理解「跳下去」,所以他……就真的「往下跳」了。

  但與其說是往下跳,更像是騙著自己踩空了。

  黑龍的雙爪縮在胸前,雙腿曲起緊貼肚子,瞪著地面發出無聲的慘叫,口水飛進天空,張開的翅膀正面撞擊風,嘩啦嘩啦轟隆轟隆!

  撞上地面前,他終於觸發了滑翔原理往前滑。

  地面不停往後退去,而且越來越近,像一面正要搧上來的巴掌。

  要、要落地了!對了,助跑!

  法貝路希手忙腳亂——真正的手忙腳亂——他的手……不對,是前爪,要準備開始跑了!好,開始跑,不對,到底是哪雙手?他的哪雙手才是翅膀?

  結果黑龍連翅膀也加入了手忙腳亂的行列。

  坦圖卡擔心地探出頭來,不敢相信法貝路希自願跳崖了!他感到欣喜又安慰,急著想知道黑龍的情況,然後他看見——

  壯觀的前滾翻。

  黑龍的頭往下栽,尾巴往前甩,整個身體被慣性高高拋起,再摔下,然後重複同樣的姿勢往前滾,草皮上面留下斷斷續續的巨大泥坑,可愛的野花只剩彩色的殘骸滿天飛。

  「啊——噢!啊——嗷!啊——硍!啊——救!啊——命!」

  阿古塔斯在懸崖上露出了坦圖卡當初也有過的表情,吞下教學史上的首敗。

  等到黑龍在加爾迪恩的領地上畫出筆直的斷續線後,阿古塔斯輕盈地從懸崖上撲下,拍開翅膀,順暢地朝慘趴在地的黑龍飛去,在對方的背後咫尺滑過。

  「算了,你欠我一頭獵物。」他嘆氣。

  有一隻看不見的手捧起阿古塔斯,他往上猛然畫出一段圓弧,飛進高空。

  僵硬的黑龍靜止在土坑中,歪七扭八地擠在裡面,姿勢搞笑,雙眼瞪著遠方,思緒一片空白,龍生一片灰暗。

  隱藏在暗處的龍群沉默,昨日見過黑龍的領主龍——火星,對旁邊的龍問道:「你覺得蒙洛門最後會欠阿古塔斯幾頭獵物?」

  「照我看,會多到像求愛。」

  然後他們忽然覺得這個笑話超難笑,渾身龍毛直豎。






 


 
  「王,我有話說。」阿古塔斯用龍語傳來低鳴。

  他們都知道加爾迪恩接下來的話題一定離不開黑龍,阿古塔斯選擇在這個時候支開自己和龍王,想必有重要的事要現在說。坦圖卡即使擔心那個話題對黑龍的影響,還是克制住並把黑龍留給領主龍。

  他們走到一邊,阿古塔斯醞釀了會兒,開了頭,用的是另一種複雜的龍語,因為法貝路希在附近,用通用語談話並不合適。

  「我們不可能永遠瞞著他。」

  「他只是需要一點時間,我們也不能把以前的事情一口氣告訴他。」龍王對於重複昨晚類似的話題沒有不耐煩,有關黑龍,他願意做任何努力。

  阿古塔斯這次有改掉自己彎彎繞繞的習慣,直奔重點——儘管這個重點會讓他有自己可能惹毛龍王的疑慮。

  「王,我能將他作為法貝路希來對待,但對很多龍來說,他是蒙洛門,那個墮化後丟棄靈魂並打算吞食龍之地的東西,無身也無心。」

  龍王沒有發火,甚至沒有什麼反應,沉入自己的思緒。阿古塔斯感受到胃裡有火在燒,卻使他渾身冰冷。他害怕龍王不願意正面回應。

  坦圖卡的聲音低低輕輕的,像凌晨不滴的露水。

  「阿古塔斯,我一直不知道他墮化的原因……」

  彷彿今早湖底的巨蟒滑過護衛的心,緩慢黏膩。

  阿古塔斯的聲音滾出唇邊。

  「那都不重要了,他墮化了。」

  「但他回來了。」坦圖卡看向天邊,聲音還是輕輕的。

  阿古塔斯的回答來慢了,因為許多心思竄過他嘴邊。

  「您依然那樣認為嗎?他『回來』了?」

  「只是忘了一切,但他還是他,是他很久以前的模樣,你不認為是魔法出了差錯嗎?……蒙洛門沒有使用法術公式,他用了魔法,結果可能並不精確。」久違地說出那個名字,坦圖卡說得猶豫又生疏。

  「我在天空之環的日子或許不長,但我知道比起法術公式,魔法能強大在於施法者的願望,蒙洛門用的不是小魔法,他拿自己交易了——那個魔法不可能出錯。當初我們已經證實了這點,所以耗費代價驅逐他,並召回戰龍們。」

  阿古塔斯這裡使用的「戰龍」龍語指的不是「暮光龍」,坦圖卡聽懂了。

  「為了討伐蒙洛門所召回的龍即將抵達龍之地。」阿古塔斯不說完,他知道龍王懂這件事的迫在眉睫。「西王使者還在這裡,大量的龍歸來恐怕會使他們產生誤會。」

  坦圖卡沉吟。

  「有多少『暮光之約』會回來?」

  「多數,海外很難保持聯絡,艾利達沒停過工作。」

  「我不能主動召喚西王使者,那會流露鬆口的意圖,我並不打算答應他們什麼,在他下次拜訪前,不能讓他察覺戰龍們被召回。」

  「最好的方法是驅趕莫那,但您不願意那麼做。」

  「……不。」龍王輕聲鄭重吐話:「如果事情進展不好,我會那麼做的。」

  利用莫那逼迫使者離開傳奇大陸海域並不是最好的選項,卻是最有效的方式,西王使者的出使像塊麥芽糖,固執而無味,坦圖卡即使已活了超過人類數倍的年歲,仍猜不出西王的打算,更不打算猜。

  在他看來,他什麼都給不了,對方也什麼都拿不了。

  阿古塔斯憂心的卻不是西王的打算,而是這個選項背後的原因。

  「是為了龍之地還是蒙洛門?」

  「阿古塔斯……」

  「您說您後悔了,我希望您不會再次後悔。」

  「我唯一能做的就是讓一切回到正軌。」

  正事說完了,坦圖卡往後方聊得起勁的兩龍偷瞥過去。

  加爾迪恩正在告訴法貝路希關於墮化的事情,令坦圖卡止不住心裡泛起的無名焦躁,幸好到目前為止,身為事件主角的黑龍一點反常也沒有,甚至與加爾迪恩開始一起懷疑自己到底有沒有墮化。

  阿古塔斯順著風捕捉到一些隔壁的話題,決定表明自己的打算。

  「我認為放任法貝路希聽取與他以前有關的事情是好的,他必須有心理準備,所以我下次不會再阻攔了。」

  坦圖卡也知道瞞著黑龍不現實,但仍對於黑龍得知以前的事件特別擔憂,彷彿害怕那個蒙洛門隨時會「恢復記憶」。

  「循環漸進,阿古塔斯,最後的部分留給我來說。」

  雖然這樣回答,其實連坦圖卡自己都不確定他有沒有勇氣面對那一刻。

  「對了,想不到你居然願意訓練法貝路希。」他有感而發。

  自己只是交代阿古塔斯待在黑龍身邊提供帶領和看護,即使阿古塔斯跟著黑龍什麼也不做都是完成工作,但阿古塔斯卻決定著手訓練他。

  阿古塔斯其實不太認同自己把法貝路希帶回來的決定,卻仍然試著理解,甚至主動去做一件他壓根不願意做的事,這樣的反應使坦圖卡燃起信心,關於黑龍的、龍群的、還有他自己的……

  黑龍改變了,而且是好的改變,如果黑龍能改變阿古塔斯,改變龍群並非不可能。希望在他心中升起,那是僅剩的餘光,他必須抓住、必須相信。

  「看不下去,也不能放任他,但我沒想到他各方面都如此糟糕,卻不是以前的那種。」阿古塔斯感受到雙重疲憊。

  「也許魔法把一切都顛倒了,你認為呢?」坦圖卡輕笑。

  「魔法是夢想成真,它不顛倒黑白。」阿古塔斯閉眼。
 


  龍王依然輕笑。

  欣慰並滿足。






上一章    回資料夾    下一章




法貝路希跳了(算是自願的)
大家快點拍拍拍拍拍手!!!
可是這事還沒完(゚∀゚)

我本來打算在跨年的時候二連更的(委屈
結果修個沒完中間還跑去追劇(ㄍ
《91天》太上癮了,《惡魔人》超ㄎ一ㄤ,《奇幻自衛隊》很後宮又很冒險,但更主要的是現代軍武打中世紀奇幻那個爽度真的不一般……最近固定追《星際爭霸戰:發現號》,收到一個震撼的便當害我久久不能釋懷(血淚)
參考戰機頭部設計來思考龍頭型態很有收穫,害我好想要找幾個模型來觀摩。

最近試手又弄了個實驗坑
每次寫小說感覺到最大的難處就是太多東西需要資料庫支撐
然後會後悔自己怎麼不是去讀地理系/歷史系/語文系/數學系……
這幾天冷到整個人快裂開
我想念我的筆電,躺在床上碼字真是無法言喻的幸福
工作室的磁磚地有夠靠夭冷,墊了個腳踏還是有絲絲涼氣透過來

最近一直在回顧以前的寫作心態
等我想明白以後或許我會跟你們聊聊(躺

最近總是快馬加鞭,同時怨恨自己為什麼不能再寫快一點、多一點
以前不會心疼時間,這是走向老化的徵兆嗎?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850041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為龍|芽豆靈|星座紀元||冒險|奇幻|穿越

留言共 6 篇留言

亞空
先報告 訂閱掛了
人家是在創作大廳發現你更新了_(:з」∠)_

不要在半夜三點更文啦!?
這跟不上啦!

01-10 07:56

芽豆靈✦圖文精分腸
訂閱掛了你要報告給巴哈XDDDDDDD
原來是掛了,難怪最近有些人沒來(明明是你斷更太久
我最喜歡凌晨跟清晨更文了你不知道嗎w
超難搶的沙發01-10 16:47
大羊
時間不夠是追劇的關係吧!!!!!

你會像人類的降落傘一樣滑過去
滑翔翼吧!!

01-10 10:26

芽豆靈✦圖文精分腸
沒...沒有啊...01-10 16:46
亞空
首先小黑,應該說小蒙身世最最重要的一點終於這章有點突然的說出來了
原來龍,應該僅限戰龍 有特殊的 疾病?

結果加爾迪恩 以後簡稱小加OHO
瞬間就混熟了,而且因為也不太清楚小蒙的事所以能跟小黑好好相處QWQ

阿古塔斯:你們兩個今天沒學完龍語不準睡(X)
小坦:感謝你做他鄰居(揍一頓)
小加:耶被龍王揍了!(這也是正常的頭斗M龍(蓋章)

不知道如果小坦聽到小黑說認識冰雪大陸的朋友會怎麼想
有事情藏著不說的似乎不只你們_(:з」∠)_

於是竟然一群龍來圍觀小黑學飛WWW

啊人家就不信龍之地的龍性向全正常OXO
而且護衛愛上主子很常見 诶?

「是為了龍之地還是蒙洛門?」
啊你不可以那麼早就丟出會影響結局好壞的選項啊!?

不知道莫那是啥,這名詞才出現第二次
然後新龍名?通訊龍員-艾利達

『暮光之約』別名,對蒙洛門最終兵器(大誤)
看來是接近緊急號招之類的,因為小黑回來了所以又被啟動了嗎
小黑之後要被公審了OMO?

希望這個小小美好時光能在持續久一些。

01-10 12:57

芽豆靈✦圖文精分腸
正確來說是先龍類,也就是靈長龍
反正你只要看到會「說人話」的龍基本都是先龍w

加爾迪恩真的算滿突然的XD
我這章有三個版本,都是重寫的
覺得這個版本比較符合故事

莫那後面會知道哦OWO
艾利達之前就出現過了,四個護衛圍堵黑龍那邊
另一隻是銀珂拉你應該還記得?

暮光之約不是兵器啦XDDDDDD01-10 16:45
幻喵喵
這些龍的互動真有趣

01-10 14:02

芽豆靈✦圖文精分腸
他們平常就這樣XD01-10 22:30
Azurrath
惰化...眼睛充滿血絲變紅...聽起來有點像不願上班的上班族(X

到底蒙洛門受到了甚麼等級的心靈創傷才要去到要犧牲自己去作交換的程度阿..

01-10 21:45

芽豆靈✦圖文精分腸
而且是星期一的上班族(O)
蒙洛門就...要我說果然就是小宇宙級的爆氣吧(欸01-10 22:29
嵐楓
剛才發現原來有這篇0.0
而且好像沒通知?

法貝路希自願跳懸崖拉~~
結果一個花式翻滾落地!

發展越來越有趣了
原來王召集了龍來幹架?[e28]

01-12 00:15

芽豆靈✦圖文精分腸
聽說最近訂閱通知爆炸了
你要不要試試看重訂w01-12 00:18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4喜歡★hachiken1023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星際大戰】嗚嗚嗚我真的... 後一篇:[達人專欄] 《為龍2:...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Paanee喜歡奇幻小說的大家
原創奇幻故事《絞繩中的第二次機會》更新到第三章囉~歡迎各位光臨小屋~XD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09:30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