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4 GP

【同人】海鳥(中)

作者:守護之熊│LoveLive!│2018-01-05 22:47:20│贊助:8│人氣:127


  有的人天生就很容易討人喜歡;而有的人再怎麼努力想讓人喜歡,最後可能也是一場徒勞。園田海未似乎正屬於後者,至少她自己這麼覺得。

  因此,小小的海未從很早以前,便放棄了討人喜歡這回事。專注於家人指派的鍛鍊,以及
自己有興趣的事物,比試圖和其他人交往有意思多了。畢竟,只有自己不會背叛自己,只有為自己努力的事情,才會有確定的回報。

  家人們並沒有試圖花力氣去改變這個孤僻內向的孩子。作為傳統名門,園田家的資源傾注在了培養背負家族未來的長女上,沒心力花太多時間管束作為小女兒的海未。更何況小海未是乖巧聽話的孩子,不會造成家人麻煩。

  「請問……你在做什麼呢?」

  所以,當那位與自己年齡相仿的南家小女孩,試圖與正蹲在地上研究雜草的自己搭話時,海未並不打算花心思理會。

  南家與園田家不同,是城裡以實力而地位暴起的新興家族。在衰落的時代憑著強勢手腕維
繫物資供應,讓城市的運作得以存續,因而在城裡獲得巨大的名望。而眼前的女孩是南家的小獨生女,無論是相貌或是親切大方的舉止皆格外討人喜歡,平時自然便有數不清的寵愛環繞在她身邊。

  就算此時的她對自己產生了點興趣,也只是暫時的。只要不理她,她一下子就會失去興趣,跑去找其他人的。

  ……小海未原本是這麼想的。

  可是,那小女孩像小鳥一樣嘰嘰喳喳的不停說著話,當海未一不小心回應了幾個字,女孩更是興奮地繼續說個不停,還不自覺地拉起了海未的手。小海未第一次體會到什麼叫害羞臉紅。

  「海未醬,明天見!」當那位後來才知道還真的名叫小鳥的女孩說了這句話,小海未覺得自己麻煩大了……好不容易撐完一天,明天還要來啊……

  隔天、還有在那之後的一天又一天,小鳥真的不停地跑來找海未。一開始兩人間的交流還僅止於言語談話。小鳥似乎對海未的事情充滿好奇,從家庭生活問到海未平時喜歡做些什麼,海未實在很不擅長應付關於自己的問題,小鳥卻總是聽得津津有味。小鳥偶爾也會說些關於自己的事,讓海未不太理解的是,小鳥常說覺得自己很寂寞。那麼受歡迎的孩子,有什麼好寂寞的呢?

  「海未醬!那座山裡有什麼呢?我們一起去看看好不好?」

  可是,漸漸的小鳥似乎不滿足於聊天,開始拉著海未想嘗試各式各樣的事情。海未發現自己很難抵抗小鳥希望兩人一起做什麼事的要求。當海未太過冒險而面有難色,只要小鳥一句
「海未醬,拜託了!」海未便覺得無法抗拒。

  然而這次小鳥提議的山裡冒險著實讓小海未吃足了苦頭。雖然野外訓練一直是海未從小接受的鍛鍊的一環,但對小鳥來說,卻把跑到山裡當作郊遊一般。小鳥像個野孩子般在山裡亂闖,海未跟在後面東操心西操心的,簡直比自己接受訓練時還累好幾倍。但是看到小鳥笑得好開心,彷彿從來沒有這麼樂在其中過,海未便不忍阻止。

  折騰了一整天,好險她們很幸運地沒遇到危險的野獸,在小鳥心滿意足後終於平安歸來。那日,海未回家後累癱在床上,身體幾乎沒辦法動了。但不知為何,臉上的笑容停不下來,心中說不出的得意。好像完成了什麼超級了不起的事一樣。

  (不過……明天還是好好說教一下她吧!)

  海未心中這麼想著,不知不覺進入了夢鄉。







  可是,隔天小鳥沒有出現。海未心想,或許小鳥太累了,所以今天沒跑出來玩。

  可是,又過了一天,小鳥依然沒出現。海未開始擔心,小鳥是不是生病了。心念一動,海未馬上跑出家門,急著想趕往南家一探究竟。南家是城裡現在最有權勢的家族,一個小孩子想找到小鳥鐵定很不容易。但平常性格退縮的海未竟然想也沒多想,就往南家所在衝了過去。

  事情卻比海未想像的簡單了許多。就在那庭院的鐵欄杆外,海未從縫隙望進去,看到了。

  小鳥好好的。看起來很健康,也沒有疲累。

  可是,小鳥正在庭院的宴會裡,開開心心的和許多海未不認識的人說著話。

  小海未不清楚自己究竟感受到了什麼。只知道,當回過神來,自己正背對著南家狂奔。海未一路奔回家,甩上房門,一頭埋進了棉被。此時的海未什麼都不想看、什麼也不想想,只是似乎不小心掉了幾滴眼淚,棉被、床單都沾溼了。到了晚間,海未連晚飯都不想吃。奶媽進來問她怎麼了,海未用被子蒙著頭,就是不回答。

  直到夜裡,海未肚子餓得受不了,偷跑進廚房拿了點果子吃。咬著咬著,忽然心中一陣委屈,又哭了。海未怕被家人發現,摀著嘴又趕緊溜回房間,縮在床邊坐了。漆黑的房間裡,海未就這樣坐著一面啃著果子、一面默默掉眼淚。直到終於哭累了,才恍惚著沉沉睡去。







  小鳥消失了的第五天,才再度出現在海未面前。

  「海未醬,好久不見!這幾天過得好嗎?」小鳥語氣興沖沖地,從遠處跑了過來。

  海未沒有理會小鳥。

  「海未醬抱歉,這幾天家裡有城外來的重要客人,母親要我留在家裡幫忙接待。我沒能出來跟海未醬說一聲……」

  哦,原來如此。海未心想。「重要」的客人當然更重要了,但怎樣都好。海未依然不理會小鳥。

  「海未醬,怎麼不說話?」

  小鳥試著繞到海未的正面,但海未馬上轉過了身。

  「海未醬……在生氣嗎?」

  「我沒生氣。你去哪都不關我的事,幹嘛跟我說。」

  小鳥又試著拉海未的手,被海未一把甩開。

  「海未醬,真的對不起……」

  「都說了,你怎樣都不關我的事。你也不用再來找我了。」
  
  「……」

  直到最後小鳥離開前,海未都未用正眼看小鳥一眼。海未偷瞄著小鳥離去的背影,她似乎停下來回頭了好幾次,但最終還是離開了。

  海未握了握拳,深吸了一口氣。

  這樣子就好了。南小鳥是被寵愛環繞著的小公主,不是不起眼又不討人喜歡的自己應該高攀的。就當作是做了一場奇怪的夢,明天開始回到自己習慣的日子吧。

  可是,隔天小鳥又出現了。

  「海未醬,我做了很多的點心,要不要來嘗嘗?」小鳥捧著一盒,看起來像是小餅乾樣子的食物。海未沒想到自己昨天已經撂下狠話,小鳥今天竟然又跑來了。

  海未皺了皺眉,依然不理小鳥。

  「吃吃看嘛?看看我做得好不好吃……」小鳥試圖把一塊餅乾塞進海未手裡。海未猛的一揮手。

  嘩啦一聲。海未手揮得太過用力,竟一下子把小鳥捧著的整盒餅乾都打翻,碎裂的餅乾散落了一地。小鳥驚愕地杵在原地,海未見到她雙眼淚光閃爍,似乎隨時會掉下淚珠。小鳥的神情更擾得海未心神動盪,海未忍不住大吼:

  「以為幾塊餅乾就想收買人嗎?少看不起人了!」

  海未自小乖巧,從來沒有這樣大聲吼人過。此時的她大口喘著氣,雙手握著拳顫抖,情緒的緊繃幾乎要來到極限——就在這裡結束吧。弄哭她,讓她與自己撕破臉,然後從此兩不相干,不再往來。海未心中只剩下這個念頭。

  「……對不起。」可是,小鳥沒有如海未所想像的任何激動的回應。小鳥默默蹲下身,拾起盒子,然後靜靜地撿拾散落一地的餅乾碎片,一塊塊緩緩裝回盒中。

  「……」海未心中如被澆了冷水。小鳥楚楚可憐地拾著餅乾的身姿,讓她更加無法忍受。海未咬著牙「嗤」了一聲,轉身將小鳥晾在後方,頭也不回的狂奔離去。

  ——海未在賭氣。可是她真正氣得不是小鳥,是自己。她氣自己的心輕輕易易就被人佔去,而且對象還是身邊環繞著形形色色的人、根本不可能在自己身上多花心思的南家小姐。要是那天,海未能笑著迎接回來找自己的小鳥,接受自己只是個普通玩伴的身分,那就不用把自己逼到如今下不了臺階的局面。可是……海未辦不到。現在的海未只剩唯一的選擇,徹底放棄南小鳥,讓自己不用再與她接觸……

  隔天,海未為了躲避小鳥,刻意待在房裡不出門。

  叩叩。奇怪的聲響,海未趕到窗邊,小鳥竟踮著腳尖,站在自己房間窗外。見海未來到了窗前,開始呼喚海未的名字。海未皺了皺眉,把窗簾拉了起來,躲去了房間另一角。

  一小時後。海未見窗外沒有動靜,試著拉開窗簾探頭望去,發現小鳥竟坐在窗口對側的角落等著。見窗簾拉開,小鳥似乎很欣喜地站了起來,海未趕緊再把窗簾拉上。

  天色逐漸昏黃了起來,海未再度聽見敲窗的聲響。海未知道小鳥得回家,無法再等下去了,因此靜默著等待聲響平息。果然過了一會,微弱的敲窗聲消失了。海未悄悄將窗簾拉開一點縫隙,果然見到小鳥的背影已經遠去。

  鮮豔的顏色閃進眼角餘光,海未往低處一瞥,一只漂亮的包裝盒被留在了地上。莫非是小鳥要給自己的?海未不敢多看,離開了窗邊。

  又過了一天。當海未正在房裡發呆,忽然聽見房外一陣彬彬有禮的女孩的打招呼聲。海未嚇了一跳,跑過去拉開房門一角,正見到小鳥的身影從樓梯口冒出來。海未弄不明白小鳥究竟是怎麼買通管家的,砰一聲趕緊拉上了房門。
 
 『海未醬,是我,小鳥……』不一會,門外響起清脆的嗓音。

  這下子在自己家裡,海未得注重自己的教養,難以發作。猶豫了一會,海未走到門邊。

  「你還想說什麼?說完了就請離開。」

  『我也不知道……』

  「蛤?」海未皺眉。

  『我也不知道自己應該怎麼做……說實話,我從小到現在,不曾被這樣對待過,可是、我就是不想放棄……』

  小鳥的話儘管隔著門板,仍再度讓海未心中躁動了起來。海未努力壓抑住自己的情緒,沉聲道:「不關我的事。你走吧。」

  門的另一側沉默。然後,大概小鳥也怕被發現自己被關在門外尷尬吧,腳步聲輕響,小鳥已然離去。

  『啊,這麼快呀?』

  『是的,我有件事想趕緊傳達給海未醬,說完就離開了。打擾您們了,實在萬分感謝!』

  海未貼著門傾聽,還聽見了小鳥又在彬彬有禮的與管家對答。園田家作為傳統名門,對於名聲暴起的南家難免有些側目,但在當面對上時,家中仍謹守家訓以禮相待。只是那天下午,海未偶爾聽見有沉不住氣的僕人議論「南家總算還有小孩知道點禮節」。待姊姊晚間到回家才制止了他們的閒話。

  海未本來想找管家交代別再讓小鳥進門,但顯然時機並不恰當只好作罷。反正只要把小鳥關在門外,小鳥再不識趣也只能離開。

  又是一天過去,海未依然關在房裡不出門。

  早上過去了。下午過去了。今日很平靜,沒有敲窗的聲音,也沒有小女孩的招呼聲。海未終於鬆了口氣,但心中好像又隱隱有點失落。察覺了自己心中的失落感,讓海未更為焦躁。海未在膝前攤開著書,企圖讓自己專注心神屏除雜念。

  忽然間,門外一陣急促的奔跑聲。園田家家裡的走廊是禁止奔跑的,海未正皺眉。「砰!」一聲,海未的房門被猛然拉開,海未尚來不及回神,已被一只與自己同樣嬌小的溫軟身軀包裹。

  「你……」

  「我丟下了海未醬五天,海未醬也不理我五天了……這樣子海未醬還是不能原諒我嗎?小鳥真的很笨,不知怎樣才可以讓海未醬重新接受我,告訴小鳥好不好……我真的很想繼續和海未醬在一起……」

  書本紙頁被沾濕了。海未回過神來,發現那是自己的眼淚。是對自己的軟弱感到沒用呢、對自己的行為感到悔恨呢、還是被小鳥的溫暖觸動了心扉,或是說是全部混在一起的淚水,海未已經分不清了。海未只知道,自己的矜持和尊嚴終究是已支撐不下去……






  海未終究還是與小鳥和好了,兩人也再度對彼此鄭重的道歉。雖然對海未來說,兩人彼此身處的世界遙遠的事實依舊沒有改變。

  經過這次事情,小鳥的任性收歛了許多,雖然還是不時顯露出調皮的一面,但想到哪裡去玩,都會再三確認海未的意願。以及,每當小鳥家裡可能有什麼事使她不能來找海未,無論巨細小鳥一定會跑來找海未報備,謹慎到了海未都覺得太小心了的地步。

  事實上海未不覺得再發生一次同樣的事情,自己會再這麼生氣了。雖然心中偶爾還是不舒服,海未逐漸說服自己接受自己只是小鳥的其中一位朋友的事實。海未幾次暗示小鳥不需要一次次都跑來跟自己報備,但小鳥依然堅持著這麼做。海未怕再說下去,小鳥以為自己又要生氣,所以也漸漸不再提了。

  一年年過去了,兩人都在長大,需要在公開場合露面的時間增加,私底下見面的機會則越來越少。到野外遊玩也漸漸地,成為僅是午後閒聊中的兒時回憶。

  兩人一齊在宴會之類的場合出席倒有不少機會,雖然通常對海未而言不會是太愉快的經驗。海未依然不擅長面對公關社交的世界。小鳥這時候總會趕到海未身邊,替海未接下對海未來說太過繁多的公關對話。海未心中感激是感激,但同時,她得看著小鳥對其他陌生人露出甜美的笑容。心中雖然不是滋味,但海未知道自己不應再為這種事鬧脾氣。更何況,小鳥在海未面前與其他人說話時,其實仍一直顧慮著海未的感受。

  兩人的密切關係浮上檯面後倒是沒受到過什麼外界阻力。尤其對名聲暴起的南家這邊來說,能因此結交上傳統名門的園田家,自是它們所樂見。只是,海未逐漸覺得,自己和小鳥的關係大概就只有這樣了。兒時的玩伴,長大後關係不錯的朋友。

  小鳥依然是南家的明珠,又出落得越來越漂亮,對她示好的人可還多著。

  姊姊也已在兩年前出嫁。海未想著,或許該想辦法將目光從小鳥身上抽開一些,試著往其他地方看看了。

  ——原本以為應該要是這樣的。然而就在這時,小鳥似乎生了病。

  原本以為只是一般小病,海未去探望小鳥時,小鳥精神不差,海未並無覺得有什麼異常。只是小鳥的家人神情格外凝重,甚至隱隱有些痛苦。

  直到南家人開始不願意讓海未見到小鳥的面,海未方開始感到事態不妙。城裡漸漸的謠言逐漸散播,晚間在南家附近聽見淒厲的禽獸尖鳴,以及驚心的撕裂破碎聲。人們說南家受了詛咒。在衰退的時代,人們對病痛與詛咒的區別的能力已逐漸失去。

  當海未一再拜託請託、發誓保證,好不容易終於被允許再次進入小鳥的房間。映入海未眼簾的,是一片滿目瘡痍。床鋪滿是裂片,原應裝飾得漂漂亮亮的房間,已被搬得什麼也不剩,餘下的僅有牆上地上滿滿的裂隙、污漬,以及散落的鳥羽。

  小鳥坐在自己破碎的床鋪上,頭髮凌亂、臉色蒼白,手臂和腿上滿是勒痕,手邊則攤著染著血汙的麻繩。見海未進了房間,小鳥對她淡淡一笑。那是放棄一切的笑容。

  眼神明亮活潑、溫柔又帶點調皮的公主消失無蹤了。在海未眼前癱坐著的,是任誰都不忍卒睹的,彷彿將要被世界遺棄的女孩子。海未顫抖著走近小鳥,無法想像她究竟是被什麼給折磨至此。

  小鳥用已沙啞的聲音緩緩對海未說了,似乎是在海未不斷堅持要進來探望時,已做好對海未攤開一切的準備。聽說,這是被名為「獸化」的怪病。說是病,確實就像是詛咒一樣。人體組織漸漸被其他生物的樣子侵蝕、取代,身心都不斷失去作為人的樣貌。小鳥發作的時間都在夜間,而頻率越來越高。發作時,不僅暴燥發狂,連身體都會變成人不人、野獸不野獸的恐怖形貌,不斷破壞周遭的一切,直到早晨才力竭恢復原狀。為了不造成家裡麻煩,原本小鳥房間裡能搬的東西都搬出去了。而晚間,家僕會用麻繩將小鳥緊緊纏住,防止夜間暴走造成更大的損害。

  小鳥從被子裡伸出了右臂,整隻手臂已是一片壞死的黑,小鳥說,它還會隨著病症的發作逐漸擴張。

  ……

  海未離開時,小鳥沒有對她做任何額外的表示。不要再來了什麼的、或是請再來探望什麼的。或許小鳥想一切放任海未自行決定,或是小鳥已經累了不想再花力氣在乎這些。

  聽說,連南家都已終究無法把事情壓下來。人們害怕疾病——或是詛咒在城裡擴散開來。小鳥即將被流放出城自生自滅。過去環繞在小鳥身邊的一切寵愛自然早已不復存在。曾經享盡喜愛的女孩,如今已成了眾人逐之而後快的害蟲。

  海未聽著一切傳言耳語,在房裡悶坐了一整天。

  清晨天未亮,忽然間,海未衝出了房門。跑進無人管理許久的倉庫,將老舊的電動摩托車拖了出來。然後,奔至南家後院,敏捷的從圍欄偷爬了進去。自小接受嚴苛的野外訓練第一次用在擅闖民宅上。海未爬上了小鳥臥室的窗台,窗戶竟沒鎖上,是開的。海未跳了進去。

  小鳥全身被綑綁著倒在床上,似是剛發作結束。小鳥臉色極盡疲憊,神智卻似乎是清晰的,海未走上前解開麻繩,小鳥的眼神就這樣盯著她看。

  「跟我走,我們離開這裡。就我們兩個。」

  「你認真?」小鳥低聲應道,語氣如夢囈般。

  「認真,我都想清楚了。」

  「先說好。如果你哪天反悔了,請不要顧慮我,直接離開。」

  「我不會反悔。」

  或許小鳥已太了解海未的性格,不再多說什麼,默默拉開抽屜,把自己以往鍾愛的所有金飾拿出來,都塞進了海未懷裡。海未抱著小鳥溜出了房外,又一逕回到自己的住處。海未拿了自己的行囊,騎上老舊的電動摩托車出城,不再回頭。或許南家在背後默許了吧,一路上沒遭到任何阻礙。

  旅途是艱辛痛苦的,再怎麼經歷過嚴格的訓練,真正來到荒野旅途,能保住最低限度的食
宿已屬僥倖。更何況,兩人夜裡難以安眠。一夜又一夜,海未無助的望著全身不斷滋長著羽毛、狂亂淒厲地哀鳴著的小鳥默默掉眼淚。

  兩人通常直到清晨才得以歇息片刻。與在家裡略不同的是,大概因為海未在身邊吧,小鳥在白天時若找到溪水,會將自己梳洗乾淨,讓海未偶爾見到小鳥至少在外表上依然清麗的容顏。就算這只能維持半天。

  ……

  然後,漫長旅途中的某一天——或許兩人真的很幸運很幸運——在一間廢棄醫院撿到的札記中,找到了抑制小鳥病症的藥方。依據札記的指示與圖解,海未帶著小鳥在深山裡成功找到所需的藥草,並成功調製出了一種散發著詭異碧藍光輝的藥水。小鳥沒有花太多猶豫,便選擇飲下了藥水。

  結果看來……小鳥大概還是受眷顧的吧。雖然無法徹底治癒,但藥水確實壓制住了可怖的獸化症狀發作,原本不斷從手臂上蔓延的漆黑色亦止住了。儘管因為藥水本身劇烈的藥性,飲用致使小鳥身子虛弱乏力,但對海未與小鳥來說,已無法再有多求。

  於是,兩人的旅程從近乎絕望的遊盪,變成了一面蒐集藥草、一面繼續為下一頓飽餐掙扎的日子。至少,多了一點點嚮往與希望。望不見終點或歸處,兩人相依為命,一點一點探索未知明日的旅途。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845386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LoveLive!|園田海未|南小鳥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4喜歡★andyoyo2727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同人】海鳥(上)... 後一篇:【同人】海鳥(下)...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airsky00大家
小說更新,歡迎大家前來觀賞觀賞喔~~說起來最近巴哈APP更新後,好像很難推自己作品了Q_Q看更多我要大聲說11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