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3 GP

【同人】海鳥(上)

作者:守護之熊│LoveLive!│2018-01-05 22:36:04│贊助:6│人氣:226


  「啵」一聲,小玻璃瓶上的軟木塞被拔開。

  廣闊的青空下,四周一片荒煙。亞麻色長髮的女子安穩坐在行駛中的摩托車後座。她用戴著及袖的長手套的右手收起軟木塞,細緻而蒼白的左手挾著那小小的玻璃瓶,凝滯在空中良久。女子琥珀色的眼瞳上,映著玻璃瓶內閃動著的、晶瑩得詭譎的湛藍光輝,神思彷彿正與那微晃的湛藍一同飄盪。

  前座。海藍色長髮的女子,儘管雙手正緊握把手,謹慎地駛著摩托車前行,掩於護目鏡下的雙眼,擔憂的視線仍不時透過後照鏡投向身後的亞麻長髮女子。後座的女子似乎感受到了無以名狀關心,視線轉回近在身前的背影,淡淡微笑。

  微微仰起頸子,小玻璃瓶內的湛藍色的液體,一飲而盡。

  「哈、好苦……」忍不住細碎的呻吟。清脆的嗓音,卻彷彿她的面容一般,滲著幾絲蒼白。

  駕駛著摩托車的海藍長髮女子自然注意著背後的動靜,細縷般的亞麻髮絲在她的視線邊緣飄動。似乎想說些什麼。然而,欲言又止。海藍色的女子悄悄咬了咬牙,彷彿正努力抑下心中的掙扎。

  而亞麻長髮的女子已將玻璃瓶收拾回行囊,雙手重新環在前方女子的腰間。

  半晌。                                       

  「吶,海未醬……」清脆的嗓音再度輕響。

  「小鳥,怎麼了?」

  引擎聲嗚嗚作響,伴隨著車輪磨過粗糙地面揚起的砂聲,在兩人耳邊規律迴盪。而彷彿僅是偶然湧現的言語,一時歸於沉寂,溶於漫流的風中。她們的摩托車正在幾為蔓草掩去的陳舊道路上風塵僕僕地前行。大地有時乍現的蜿蜒起伏,攔下了些許前方遠處的視線。

  然而,輕輕抬起頭。迎面拂來的,依然是那片一望無際。

  「……天空,真藍呢。」

  「是的,真的很藍。」

  沉默後,再度浮現於風中的,似是純粹的感嘆。或許海未仍一直分著心神注意著後方動靜,因而聽見小鳥的話語,當即出聲回應。儘管彼此的言詞內容似乎空洞無跡,海未仍一字一字語音鏗鏘地認真應答著。

  小鳥不禁噗哧笑出了聲。

  「怎、怎麼了?」海未疑惑道。

  小鳥沒有回應,只是嘴角微微笑著。她稍稍圈緊了環在海未腰間的雙手,身子靠向前方的身軀,瞇著眼,輕輕將臉頰貼在了海未的肩膀上。

  「……」

  感受著身子傳來柔軟的觸感,以及略顯冰涼的體溫,海未不覺更加握緊了摩托車的把手。

  ——為了能成為她的依靠。

  「海未醬的身子好暖,會讓人想睡呢~」

  「……小心別睡著了,容易著涼的。」

  儘管不知將流浪到何方,儘管不安時時縈繞了心頭。自己依然——

  「嗯。」海未感受到小鳥的臉頰伴著髮絲,輕輕在自己的肩頭蹭了蹭。

  照耀空寂大地的暖日,已來到了天空的正南方。不久之後,它將沿著軌跡踏向西斜的道路。

  該思索今日的落腳處了呢。海未如此想著,稍稍提高了摩托車的轉速。這台當初偷出來的古老的電動摩托車,動力無法提供急行,電量亦有限,並非完全可靠的存在。更糟的是若它哪天故障了,如今的環境下想找到維修的方式幾已不可能。幸而至少目前,靠著它以及其配置的原理不明的充電器,這摩托車平安乘載著兩人的旅途直到今日。

  除此之外,伴著她們旅途的,便只有不斷迎面吹拂的清風。路途上罕遇人跡,又或者說,海未有意無意地帶著小鳥避免與人接觸。

  ……不過,或許今日應讓她找個安穩休息的場所呢。海未拉起護目鏡,定睛朝向前望去,視線越過散佈的丘陵。

  丘陵的另一側,似乎正隱約一股炊煙裊裊,探向雲端。







  「嗯,真的是座村子,但有些寂寞的感覺呢……」

  兩人在溪畔停車歇息。小鳥趁著海未顧著在溪邊裝水,一溜煙爬到了樹上,執著小型望遠鏡觀察著遠方那可能作為兩人今夜落腳處的村莊。海未聽見小鳥的話語回過神來,趕緊提著水壺也來到樹下。

  「小鳥,你這樣危險……」似乎顧慮著對方感受,海未的語氣未見責備,反而更像是哀求。

  「沒事的海未醬。」小鳥回過頭來,對海未淺淺微笑。「你不記得了嗎?小時候,這種樹根本沒什麼呢,我們兩個還一起挑戰過好多更高的……」

  小鳥坐在粗大的樹枝上,光著的雙腳在空中搖擺著,一晃一晃的。海未望向地面,小鳥的鞋襪整整齊齊地擺在樹下……看來她不只是一時起玩心,而是真的很想爬到樹上去。小鳥此時已將視線重新投向遠方,飄渺的眼神中,或許望著的並非眼前風景,而是某些僅能從記憶中撿拾的事物。

  「可是你現在的身體狀況,尤其今天……拜託了小鳥,下來吧。我真的很擔心……」

  「我真是易碎品呢?」小鳥再度淡淡微笑,肩膀倚向樹幹。透明色的嘆息拂過海未臉頰。海未抿了抿嘴,縮著肩膀,無以回應。「嗚嗯……謝謝你海未醬,其實我知道的。剛剛爬上來的時候啊,自己也察覺到了。怎麼會變這麼吃力呢?所以呢……好不容易上來了,才想坐久一點的。對不起,海未醬,是我任性了。我現在就下去。」

  「不、不是的!不是小鳥任性,是我……」

  「呀——吼——!」

  赫然,一聲與空蕩蕩的原野不相稱的,興奮尖銳地呼喊,劃過了兩人間的空間,彷彿激起了一小陣旋風。海未不禁回過頭,正見到一名少女騎著單車從平原高台處往地勢低窪的溪邊俯衝了下來。少女左手握著單車,右手還捧著一只竹籃。見到樹上樹下兩對眼睛望向自己,少女熱烈的揮起左手向她們打招呼——

  「喂!」「哇啊!」

  「呃啊啊啊啊——!」

  少女似是沒注意到自己一旦舉起手打招呼,便是完全放開了座下的單車,單車在下坡道的俯衝瞬間失去控制。待少女回過神來,已經完全抓不回車的握把。失速的單車就這樣一路暴衝,朝著海未以及小鳥的方向撞了過來。

  「啊啊啊啊啊啊啊——!」

  三人同時驚聲尖叫,海未與小鳥就算想救援少女也完全無計可施,眼看著單車要直直撞到樹幹上。最後一瞬間,少女猛然將身子往側邊一傾,單車失去平衡向著側邊倒去。少女使勁一蹬,身子飛離單車。傾倒的單車拖著草地皮滑行,掠過了側身閃避的海未撞上樹幹,一陣落葉飄舞。

  而摔在地面的少女,抱著身軀在草地上打了好幾個滾,才終於止住了身子。原本右手捧著的竹籃打翻在地,散落了一地的野果。

  「喂,你沒事吧?」

  「有沒有受傷?」

  海未以及從樹幹滑了下來的小鳥,趕忙奔至倒地的少女身邊。少女掙扎了一會,勉力從地上爬起。她手臂、臉上皆有擦傷,所幸似乎沒有大礙。

  少女有著一頭流利的橙紅色短髮,以及熠熠生輝的金黃色雙瞳。儘管摔得狼狽,臉上仍兀自掛著笑容。

  「欸嘿嘿!凜太不小心了。」






  「嘿嘿,凜因為好久沒有在村外遇到不認識的人,所以太興奮了吶!」

  橙紅髮的少女名喚星空凜,似乎習慣以自己的名字自稱。此時的她臉上、手臂上、腿上都敷著藥,衣裳也滿是髒汙,講起話來卻仍是元氣十足。此刻她正重新騎著單車,與海未小鳥的摩托車並肩而行。海未的摩托車速度本不快,稍稍放慢轉速後單車亦能輕易追上。

  凜正是海未與小鳥正打算前往的村莊的居民,因而替她撿回野果並簡單療傷後,兩人便順理成章的與她同行了。小鳥坐在後座,陪著興沖沖的凜有一句沒一句地聊著天。原本沉靜的兩人旅途,一時間熱鬧了起來。

  「欸?村子看上去寂寞嗎?啊啊,那是因為村裡好多人到遠方的城裡換貨物去了,剩下的人像花陽親一樣都忙著在田裡工作。凜幫不上忙,所以到野外採果子,看能不能幫到大家喵!」

  凜口中的「花陽親」似乎是她關係很緊密的朋友。從沿路上開始對話,她已經提到這個名字不下十遍。

  「凜醬真是好孩子呢。」小鳥微笑著對凜說道。海未在前座聽著兩人對話,隱隱約約,總覺得小鳥對凜說話的語氣似乎格外憐愛。當然這不一定有什麼奇怪,星空凜的確是非常可愛的女孩,臉上的傷口與汙漬亦無法遮掩她俏麗的短髮以及閃閃發光的雙眼……海未不太確定自己心裡接收到的是什麼感受。

  「想幫忙,那更要注意別造成別人麻煩。騎著單車放開手這種事,別再做了。」海未忍不住插入了對話。雖然謹慎挑選了用詞,語氣仍難掩責備。

  「海……」

  「姆、那是意外的失敗啦!」在小鳥打圓場之前,凜卻搶先發了話「平常凜這樣做沒問題的,別看凜這樣,凜可是從小騎著單車到處玩呢!只是今天好像有點累,不小心失敗了喵。」

  海未感到小鳥摟著自己腰間的雙手稍稍緊了一下,意會為小鳥不希望自己再說下去,只有沉默了下來。忍不住側頭偷望,騎著單車的少女的神情,哪怕只是「有點」,實在看不出疲累的樣子。至少……比起此時的海未自己。

  天空已轉昏黃。沉默的旅途並未持續太久。

  「到了,我們回到村子了。呀——吼——!」凜遠遠望見村口,再度大聲呼喊。這次倒是乖巧的沒有舉起手揮舞,儘管那籃野果正由小鳥替她捧著。話說回來,村口也沒有人可以揮手招呼。

  海未深深吸了一口氣,不想讓小鳥發現她駕駛著摩托車的雙手正微微顫抖。
 
  視覺上彷彿已近在眼前,實際上兩台車又騎了好一段時間才終於來到村子入口。放眼望去,村子的圍籬邊設置著防禦工事,工法有些倉促,似是最近才臨時搭建上去的。但村子入口卻沒有人把守。要說村子戒備森嚴,亦顯非如此。

  無從判斷村子的氣氛,海未不安的摸了摸隨身繫在腰間的短刀。

  「啊,凜醬你回來了!」忽然,一帶著明顯鼻腔的溫潤嗓音響起。海未抬頭,一金黃短髮的少女正小跑步著奔來。

  「哇,花陽親!花陽親!」凜跳下了單車,雀躍地對短髮少女招手。

  少女放慢腳步走近,當即注意到凜身上的傷,慌慌張張地關切了起來。凜笑說自己沒事,還故意朝空中揮了幾拳顯現自己的精力充沛。少女稍稍鬆了一口氣,抬起頭,這才意識到凜身旁站著的,是不認識的陌生人。

  「凜醬,這兩位是?」儘管語氣柔緩,眼神仍明顯透露了警戒。

  「花陽親不用擔心,她們是很好的人喵!還幫我療傷呢!」

  明明沒什麼說服力的內容,彷彿凜的話語中含有什麼魔力,被喚為花陽親的少女聽了,神情很快緩和了下來。她走至海未和小鳥面前,鞠躬。

  「剛剛失禮了。兩位午安,我是小泉花陽。」

  仍然無法放下戒心的反而是海未。不是因為花陽或是誰的緣故,海未從小就容易對陌生的人群環境感到恐懼,反而在無人跡的大自然中較能保持平靜。這或許是海未在旅途中時常下意識避開人群的另一個原因。

  ……可是這樣下去不行的。為了她,一定要克服——

  忽然間,暖流從手心傳來。小鳥以戴著長手套的右手,悄悄握住了海未。

  「您好。您就是凜醬一直提到的花陽醬吧?很高興見到你。我是南小鳥,這位是園田海未。」

  反倒是小鳥熟練的與花陽寒暄了起來。海未抿了抿嘴,只有隨著小鳥的話語點頭致意。

  「花陽親,她們是路過的旅行者,我們應該招待她們喵!」

  「不了,我們自己有帶食物,只需要給我們落腳的空間……」不願接受招待的海未這次很快開口。更何況這村子看上去顯然並不富裕。

  「這怎麼行!」花陽突然高聲打斷海未,搞得海未嚇了一跳「你的背囊中有熱騰騰香噴噴的白飯嗎?顯然沒有!好不容易來到村子,怎能不吃白飯!你看你們的樣子已經多久沒……」

  「呃、那個……」

  「……呃啊啊啊,抱歉!我太激動了……」

  「嘿嘿,我就喜歡這樣的花陽親!」

  「凜……醬!」凜像小貓一樣撲到了花陽身上,花陽害臊的直擺手。

  海未神色尷尬,一時間不知所措,只能無助地望向小鳥。小鳥握了握正牽著海未的手,又溫文的對她微笑,示意一切由海未決定。

  「那麼……」海未深深吸了口氣。終究因為身邊的人,迫自己卸下了一點點心防「那麼,這裡有餐廳嗎?飯錢我還付得起。」

  「……餐廳,是呢。」花陽聞言,臉色隨即沉靜了下來。她輕輕將凜從身上推開。「凜醬,你今天很累了吧?趕緊回家休息吧。我帶客人們去餐廳那,菓子也交給我吧,我替你拿去給巫女大人。」

  「知道了喵!」見花陽神情認真起來,凜倒是乖巧的聽話。又或是說,稍早的摔車確實讓她心中留了點打擊,以至於認為自己真應早點回家休息。凜對三人大聲道別後,便一溜煙地跑開了。

  花陽目送著大力揮著手奔跑離去的凜。直到凜的身影隱沒在阡陌轉角,花陽方緩緩回過頭來。「請隨我來吧,說起村裡做飯手藝最好的,就是那家餐廳的主人了。你們一定會喜歡的。」花陽彬彬有禮的擺手。然而,或許是夕色光影映出的錯覺,花陽的笑容中似乎帶著些許落寞。

  小鳥偏著頭對海未使了個小眼色,海未會意點頭。小鳥放開海未的手,前踏幾步與花陽並肩而行,試著與花陽搭聊了起來。而海未就牽著車在後跟著。

  ——結果果然還是這樣。希望成為她的依靠,但海未明白,是自己一直一直在依賴著小鳥。從很小的時候開始。看似強毅卻膽怯怕生的海未,看似柔弱卻落落大方又勇往直前的小鳥

  ——小鳥總是很容易就與人打成一片。也因為如此,從以前就替海未擋下了不少麻煩。

  然而,心裡不是滋味的時候也很多。她是自己心裡的唯一,但是……會不會自己只不過是她心裡的其中之一?雖然一次次地,事實證明這份的擔憂並未成真,海未依然未曾真正放下心中的包袱。

  尤其像剛剛那樣,自己面對陌生人群聚落的緊繃,又被小鳥溫柔地察覺的時候。

  「剛剛的……凜醬,和花陽醬關係看起來很好呢?兩位是很好的朋友吧?」當海未回過神來,小鳥似乎正向花陽詢問著有關於凜的事情。確實,雖然僅只短暫的相處,花陽與凜兩人親暱的互動已足以使人留下鮮明的印象。

  「是的,我們從小就在一起了。一直都很要好。」花陽答道。直率的回應讓在後方默默聽著的海未不禁訝異。

  「那……如果凜醬遇到困難,花陽醬會一直站在她身邊嗎?」

  花陽似乎有些疑惑地望了望小鳥,但小鳥僅是回以溫文的微笑,並沒有做其它表示。

  「……會,我會一直站在凜醬身邊。」

  「哇哦~花陽醬很帥氣呢,和海未醬一樣。」

  海未正為小鳥今天似乎格外的多愁善感感到憂慮,小鳥卻忽然冒出令人害臊的話語,還調皮地回過頭來眨眼。花陽顯得有些不好意思,但跟著回頭望向海未笑了起來。海未一時脹紅了臉,不知如何回應。

  ……

  「到了,就是這裡。」片刻後,花陽帶著兩人在一座稍大的屋子前停了下來。海鳥兩人跟著停下腳步望去。屋子前有道簡單的院門,門牌上掛著「矢澤」二字。門的另一端則掛著標示此處可用餐的旗號。

  「這家店的女主人,她煮的白米飯可好吃了,你們一定要嚐嚐!只是……我先失陪了。」花陽別過了頭,手指向阡陌的另一端「那裡從近處數去第三間房子就是我的家,如果有空的話,歡迎來我家坐坐。」

  兩人與花陽道別,目送花陽緩步離去。花陽的背影果然顯得有些落寞,海未更加確信自己方才見到的不僅是夕色掩映下的錯覺。小鳥大概也是感受到了什麼,所以主動上前陪著花陽說話吧。
 
  「走吧海未醬,我們進去看看。」

  「嗯,好的。」

  可是花陽離開後,小鳥沒再多提什麼。仔細想想並非意外,她們與花陽的關係畢竟僅是萍水相逢。

  兩人走進餐館的院門,一名黑髮少年正坐在院子裡砍柴,他的身軀和斧頭大小相比,簡直讓人捏把冷汗。但少年的動作倒頗為熟練。黑髮少年聽見腳步聲,抬起了頭,對於旅客的來到似乎略顯訝異。

  「姊!客人。」但少年很快回過神來往屋裡呼喚,並示意兩人直接進屋。海未請少年代為照看摩托車,便與小鳥走進了餐館。

  「啊,歡迎!這邊請坐。」迎面望見的是一名纏著單邊馬尾的黑髮女孩,年紀看上去比外頭的少年稍長,臉龐明顯與少年是姊弟相。女孩迅速拿著抹布將一張坐位擦拭乾淨,讓兩人入了坐。

  海未往四周望去,餐廳內部裝潢陳舊,但倒清潔的頗乾淨。除了海鳥兩人的座位外,僅見一旁座位坐著另一名一身旅人裝束的旅客,從背影看過去,似乎正兀自啃著麵包。

  方才的服務生女孩端著兩杯水來到桌前,遞給了海未與小鳥。然後持著托盤低下身子,悄聲對兩人說道:「點餐請到櫃檯找姊姊,要先結帳的。不好意思。」女孩盤子掩著半張臉,神情似乎有些歉疚。

  海未從她的神情中很快會意了。資源拮据的環境下,什麼東西有資格換得食物,就算人們再不願意,依然難免斤斤計較。

  「小鳥,等我一下。我去櫃台。」海未低聲說道,小鳥一如往常微笑著點頭。

  櫃台前的女子,比服務生的女孩又年長了不少,同樣的湛紅的眼瞳及烏黑的頭髮,但髮型纏成了流利的雙馬尾。雖然身型的發育樣貌似乎反而遜於按理說是妹妹的服務生女孩,女子的神態顯然老練而銳利的許多。

  海未暗暗深呼吸了一口,凝練著步伐走至櫃台前。

  「你有什麼?不管哪家銀行發的廢紙,妮可是不會收的。小村莊不懂那種東西。」海未愣了一會,才瞭解「妮可」是女子在自喚姓名。

  對海鳥兩人顯得殘破的城市人裝束表現出的質疑,已非首次碰上。海未當下沉住氣,掏出了懷裡的皮囊。然而往內望去,當初離家時偷出來的銀幣,如今在袋中僅剩些碎銀。海未沉吟著,小鳥交給她的金飾或許該動用了。但必須省著使用才行。

  海未一手重新往懷裡探,一手摸向腰間的短刀,顯然正考慮著以刀削出點碎金來換取食物。妮可立在櫃台後方。眼神雖非友善,但至少耐心的沉默著,等待海未的下一步動作。

  忽然,一隻手從旁伸出攔住海未。海未怵然一驚,防衛地退了一步。

  「她的份算我帳上。」

  「蛤?」海未與妮可同聲表達了困惑。

  定睛一望,伸手攔阻海未又自顧自說大話的,是那剛剛在鄰座啃麵包的旅人。方才見到的是背面,這回海未見到了對方的側臉,竟是名自己身型、年齡皆相近的女子。橙黃色半長不短的頭髮,水藍色的眼瞳正對上海未疑惑的眼神。旅人咧嘴對海未笑,不知為何,海未覺得那笑容看起來冒冒失失的。

  「你說什麼?」妮可皺著眉,再次問道。

  旅人女子正面看向妮可。「讓她點餐,算在我帳上。」

  妮可眼神銳利的凝望了旅人好一會。然後,視線轉向海未。海未回過神來。

  「不了,我還付得起……」

  『未來旅途還很長吧?』海未話未說完,旅人突然將臉湊到了海未耳邊悄聲說話。海未嚇得差點跳起來。『不為你的同伴想遠點嗎?』

  「……」

  原本驚疑不定的海未,聽見對方提起小鳥,心神馬上如澆了冷水般靜了下來。

  ……確實,儘管對野外生存技能嫻熟的海未,尚能確保兩人食物無虞。但保留遇上聚落時足以交換必需品的資糧,仍是必要的。路途中的花費,可以的話自然越少越好。

  「……你想要什麼?」儘管神情已透露動搖,海未仍沉聲確認道。

  「嘿嘿!不為什麼。」旅人轉過身,作勢離開櫃台「就這麼定了。矢澤店主,麻煩了。」

  海未不及言語,妮可似乎已從她的神情讀出答案,嘆了口氣。「可可蘿,外面幫我顧著。」說完,妮可撥開布簾往廚房內走去。

  服務生女孩舉手應聲,看來「可可蘿」是在喚她的名字。此時小鳥已將自己那杯水飲盡,可可蘿正提著茶壺為她重新補水。旅人與海未一前一後回到了餐桌邊。

  「海未醬,這位是?」

  「穗乃果姊,您要把座位換過來嗎?」

  「不了,其實我已經要離開。嘿嘿~」

  小鳥禮貌性地站起身來。眾人的對話中,海未這才發現自己連旅人的姓名都不知道,就接受了人家施捨。

  「這位好心的旅人,請了我們這頓飯。」無論如何,海未還是老實交代。

  「哈哈,別介意。」旅人笑道,又轉向可可蘿「反正找雪穗討就對了!」

  「呃、嘿嘿……」可可蘿尷尬地笑了笑。海未與小鳥對視一眼,皆有感於眼前這位並非偶然路過的旅人,與這村子似乎有什麼淵源。

  「真的很感謝您。我是南小鳥,請問您是?」

  「高坂穗乃果。」旅人——穗乃果笑嘻嘻地伸出戴著旅用皮手套的右手,作勢打算解下手套與小鳥握手。小鳥卻隨即將同樣戴著手套的右手伸至了穗乃果面前,和煦地對穗乃果微笑。

  穗乃果愣了愣,這才彷彿會意過來地再度笑了,直接握起了小鳥的手。「幸會。」然後又回身拍了拍海未的肩膀。「相遇即是有緣吧。不過我要離開了,兩位慢慢用餐。可可蘿,好好招待她們啊!」

  「看在雪穗姊的面子上,我盡量。」

  穗乃果討了沒趣般的吐了吐舌頭,揮揮手,提起自己的行囊向店外走去。

  眾人正目送穗乃果離開,忽然間,穗乃果在門口和一名高佻的金髮女子撞了個照面。兩人都呆住了好幾秒鐘。

  「你……」待金髮女子終於開口,穗乃果卻只拍拍她的肩膀跨出了門外,揚長而去。

  「啊,代村長!」可可蘿這才注意到來者的身分。

  海未與小鳥本來要坐回座位上,聽了對方的來頭少不得又多站了一會。金髮女子沒有阻止穗乃果離去,沉默著握了握拳,旋即恢復神色如常走進了店裡,並揮手示意海未等人不必拘謹。

  此時,通向廚房的布簾掀開,店主人妮可探出了頭來。「繪里,你來了。」妮可走了出來,手上端著令人口水直流的熱騰騰飯食。

  「我來拿後天祭祀儀式用的酒。」

  「已經準備好了。」妮可答道,並回頭大喊「可可亞,那兩瓶酒,拿出來!」

  廚房內響起了與妮可和可可蘿嗓音相近,而顯得活潑了許多的應聲。緊接著,被喚作可可亞的女孩從廚房裡快步走出,除了髮型剪成短髮外,簡直和可可蘿是同個模子印出來的。可可亞手中拿著兩只白瓷瓶。就算是海未或小鳥也已許久沒見過如此做工精緻的器物。

  「謝了。」繪里點頭謝道。同時,妮可已將飯菜放在海未與小鳥的桌上。

  「還有件事。」妮可抬頭望向繪里,低聲說道「天色要晚了。這兩名旅人,得有地方休息吧?」

  繪里望了兩人一眼,點頭。「就住我家吧。眼下村長身體不好,小姐須分神照顧,村長丈夫又隨車隊外出。交給我是最好選擇。」

  「好,如你所說。」

  「我先回去收拾。等她們用餐完畢,叫可可亞或可可蘿帶她們來就好。」繪里轉身,對海鳥兩人微微鞠躬。「我是這村子的現在的代理村長。請兩位慢用,敝村沒有旅店,待會可能委屈兩位在我的家裡過夜。招待不周,懇請見諒。」

  繪里語氣與神態皆無比認真,海未與小鳥自然只有忙不迭的道謝。

  繪里對眾人點了點頭,便拿著兩只瓷瓶向外走去。

  「繪里!」忽然,妮可踏前一步,喊住了繪里。「我跟你說的事情,你何時要下決斷?真的想拖到車隊從城裡回來不成?若你不願處理,我就來當這個壞人。」

  「……我們村子,」繪里腳步凝滯在門邊了兩秒。然而隨即「沒有壞人。」重新邁開步伐踏了出去。離開時不忘對門外院子裡正收拾木柴的少年點頭致意。

  妮可不再多言,讓自己的弟妹們先歇息,而自己回到櫃台呆坐,似乎若有所思。至少,海未與小鳥終於有了時間與空間,安心享用熱騰騰的晚飯。






  待海未與小鳥來到繪里家門前,天色已經完全黑了。打開門迎接兩人的是繪里的妹妹。代理村長繪里與另一名紫色長髮的女子也迎了出來,當海未與那紫髮女子打了照面,心中倏然一凜。

  「初次見面,我是東條希。」女子彬彬有禮對兩人打了招呼。「是這村子的巫女哦。」

  ——寒暄中,海未緩緩明白了為何東條希的面貌使自己心神微顫。因為她的眼神——今日在這裡遇到的村民,那怕是看似膽怯退縮的花陽,她們的眼神皆或隱或顯的流露著直率與堅毅。僅有眼前這位自稱巫女的希不同。

  希的眼神輕柔、縹緲。說話時,她好似在看著自己,但又好像在看著虛空中好遙遠好遙遠的事物。藏在縹緲中最深處,隱隱透出的是無以名之卻無涯無盡的憂傷。彷彿悲憫著自身所見到的一切。

  是什麼經歷,讓這位應不比自己年長多少的女子用這種眼神看著這個世界?海未神思飄動,側過臉偷望了身邊的小鳥一眼。
 
  考量到長途跋涉的體力消耗,繪里沒有與海鳥兩人寒暄太久,便讓妹妹亞里沙領她們到客房歇息了。房內的各種日用品十分齊全,令人清楚感受到是用心布置過的。

  油燈的微光照耀著昏暗的房間。海未小心翼翼的在小缽裡磨著藥草,同時注意避免著發出太大聲響。雖然這棟屋子的主人似乎尚未入睡,整座村子夜裡靜悄悄的,使人不敢輕易劃破寧靜。

  已經提早幾日調製好的藥水,此時再放入於山裡找到的紫藍色的藥草小心研磨。莫約過了一小時,缽中的草渣與液體混和為一,映著油燈的微光,透出了晶瑩的湛藍色。

  海未拿出備好的小玻璃瓶,謹慎的將藍色液體緩緩倒入,最後於瓶口封上軟木塞。亟需全神貫注的小巧細工告一段落,海未不禁身子攤在椅背,長呼了一口氣。

  「啊、小鳥,還沒休息?」回過頭,海未發現小鳥坐在床上,仍未入睡。聽見海未說話,小鳥抬起頭來對她微微一笑,隨即眼神回到自己手中的物事。小鳥戴著長手套的右手執著針,左手捧著攤在自己大腿上的布,正一針針緩緩刺著繡。

  那是小鳥自小的興趣,也是兩人結伴流浪的如今,小鳥僅餘的小小娛樂。

  因而雖然小鳥飲了藥水,今夜按理說應是格外疲累,海未仍不忍當下叫小鳥趕緊收拾歇息。就這樣扶著椅背望著小鳥引著針線的身姿。望著望著,海未竟怔怔地看呆了。

  小鳥偶抬頭,發現海未正直勾勾盯著自己甚至盯到出了神,不禁有些羞怯地笑了。

  「啊、呃……」海未回過神來發現自己的洋相,一時間也紅了臉。急急忙忙想解釋些什麼,卻一時語塞。

  小鳥笑著搖搖頭,又拍拍自己身邊的床鋪。「坐過來陪我吧?」

  「可、可以嗎?」海未聞言,趕緊站起身整整衣衫,然後跟著爬上床,緊緊挨著小鳥坐了。小鳥將背倚了過來,就這樣依著海未的肩,手上繼續擺弄著布料上的刺繡。

  海未轉動視線望向小鳥的刺繡。顫動的微光照亮下,小鳥一針針緩緩繡著。海未逐漸辨識出了,小鳥正繡著一只豐腴的捲毛尾巴。

  「松……松鼠?」海未道。

  「嗯。對哦,松鼠。可愛嗎?」小鳥倚著海未的肩,依舊低頭專心刺繡。

  「雖然還只看得出尾巴……嗯,很可愛。可是、為什麼突然想繡松鼠?」

  房內暫時回歸夜裡的寂靜。海未的視線內,可以瞥見小鳥的側臉映著微微的光影閃爍。

  「海未醬,你看。」然後,小鳥再度開口「松鼠和老鼠,牠們長得好像,會對人做的事也很像。牠們都會咬壞莊稼、可能把人咬傷、也都可能傳播病痛。可是松鼠多了一條可愛漂亮的尾巴。所以明明這麼像,人們看見老鼠,就算老鼠什麼都沒做,馬上就又打又趕的;可是看見松鼠,就算松鼠搗亂了,還是會笑著讚牠可愛,直到最後受不了才終於把松鼠趕開。松鼠的尾巴對牠們來說,是不是真的很棒的禮物呢?」

  小鳥語氣輕飄飄的、緩緩的說著。海未忍不住回頭望了望小鳥的側臉。

  「可能是這樣……但是、為什麼突然說這些?」

  「嘿嘿嘿,沒什麼……」小鳥放下了手中針線,頭也輕輕靠到了海未身上。海未感受到了兩人的髮絲正彼此磨蹭。「海未醬,小鳥真的是非常非常幸運的人。和海未醬相遇,一直讓海未醬陪在我的身邊。不管到了哪裡,那怕有些辛苦,我都還是覺得好幸福好幸福。幸福到每天晚上閉上眼前,心裡想著不管明天發生什麼事,我的生命都已經滿足了。現在也是哦,海未醬。我真的感到很幸福、很滿足。」

  「……」

  對於小鳥的纖細敏感,海未彷彿有所體會,卻無以為解。因而,小鳥語調縹緲卻滿懷情感的話語,海未雖努力想回應什麼,最終卻擠不出任何自以為是的回答。
  海未只有默默的,緊緊握住了小鳥的手。






  從村外來的客人在客房安頓妥當,不久後亞里沙也先行歇息去了。絢瀨家的前廳,僅剩絢瀨繪里與東條希兩人默默坐在桌邊。繪里在桌前埋首於成堆的文件,一張張泛黃粗糙的紙張,繪里依然專注地讀著,不時執筆在上畫記。

  希則一直在旁靜靜的待著。不發一語,亦沒有任何動作。似乎是單純的在陪著繪里。

  直到繪里從文件中長呼了一口氣,抬起頭。

  「希,怎麼還不去休息?」

  「這是我要對你說的吧?」希俏皮地回道,嘴角淡泛起淡笑。

  「嗯……時候真的不早了。」繪里轉頭望向窗外。「希望今夜、不,接下來幾天村裡都能平安無事。」或許因為是在寧靜的夜裡,或是因為此時僅有希在身邊。繪里的語氣罕有地透露了些疲憊。

  「或許現在說正是時候呢,繪里親……不、代村長。」希緩緩走至繪里身邊,輕輕按著她的雙肩。「我有個請求。」

  「嗯?」繪里回過頭來。

  「這個月的祭禮,我們把祭品減半吧?繪里親也說了,村子的情況越來越拮据,最近又發生了這種事。提供祭品已經給村裡的大家太多壓力。繪里親,我們讓大家把供品留著過日子吧?」希緩緩地,輕聲說道。

  「不行。」繪里卻馬上回道「這因為村裡正發生事情,貿然減少祭品更會造成人心惶惶。若危險一直沒有平息,村民們會認為是神明大人生氣的。」

  「神明大人不會因為這種事生氣的哦。」

  「但人們容易這麼想,尤其當遭遇不順的時候。」

  「繪里親,我是真正的女巫,所以我知道的。神明大人不會因為這種事生氣哦,你不相信我嗎?」

  「希……我相信你。正因為如此……我想保護你。」繪里站起身,緩緩步至窗邊「我不能冒上減損村裡的大家對你的信賴的風險。希……給我點時間,我會記著你說的,只是要等待適當的時機。」

  希不再言語。僅僅是用一樣的眼神,望著繪里在窗邊孤單而挺立的背影。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845373
Some rights reserved. 姓名標示-非商業性 2.5 台灣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LoveLive!|園田海未|南小鳥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3喜歡★andyoyo2727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點名問卷2... 後一篇:【同人】海鳥(中)...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edssless1第六回
殺老師被別班學生拖走,走錯教室了。蘭的導師是基努•李維好嗎?湯瑪斯走進來在黑板寫下: 你是老鼠。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5:35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