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0 GP

【武俠小說】花葉訣:修訂 第十二回

作者:獨峯│2018-01-04 21:25:55│贊助:0│人氣:36

  重莫駐聽他侮辱自己兒子,雖是自己提起,也不禁生氣,待聽他又說重木傷人,再也忍耐不住,對重木道:「木兒,這人竟敢說你出手傷人,那不是擺明了撒謊嗎?你告訴他,你從小不愛習武,又怎麼會斷人手臂呢?」

  重木難過道:「爹······這人的手臂,確實是孩兒砍下來的。」

  重莫駐一聽,簡直不敢相信自己耳朵,顫聲道:「什麼?那······那這人也是你······」重木搖了搖頭,道:「是這位風掌門自己殺死的。」他聽了,知道自己兒子沒成為殺人兇手,略鬆一口氣,轉念又想:「木兒不知哪來的僥倖,竟能砍斷黃沙派一名弟子的手臂。想必也是這人哪裡得罪了他,自作自受。看黃沙派這排場,顯然是受不起辱,前來殺人滅口,倒不真是這姓風的口中所說要木兒給他愛徒償命。」

  想到此處,對事情已了解了個大概。他道:「既是如此,咱們明人不說暗話,我父子倆替你守住這個秘密,終生不對旁人提起也就是了,何必這般動手呢?」風飛沙嘿嘿冷笑:「你話說的好聽,誰又知道你將來不會一時口快,洩漏出去?」

  重莫駐略一沉吟,朝風飛沙身後黃沙派眾弟子一看,又朝重木看去,霎時間心中轉過千百個念頭。若要硬搶重木逃走,即使周圍這些黃沙派弟子都是膿包,他自己是決計敵不過這風飛沙,何況愛子身受重傷,既要保護他周全,又得和風飛沙打,那更是毫無生機,當此情況,若要救愛子一命,只得令風飛沙相信自己。一咬牙道:「好吧,重某從此不再走鏢便是。」說完,從懷中摸出一支鋼鏢,在右手上用力劃下。

  重木急叫一聲:「爹不行!」但為時已晚,只見鮮血噴濺,重莫駐已將自己右手小指及無名指切下。如此一來,他使刀劍再也無法得心應手,武功大打折扣,鏢師是當不成的了。重木眼見父親為自己受傷,心中惶惶,只覺得一顆心彷彿要從喉嚨裡跳了出來,連手腳上的痛楚也忘記了。

  重莫駐臉色慘然,將鋼鏢往地下一拋,撕下衣服,迅速將傷口包紮起來。風飛沙見他自截手指,乾淨俐落,毫不遲疑,心下也是佩服。拱手道:「嘿嘿,尊駕如此,那是比幾句賭誓更要難得百倍。好,老夫買你這個帳,兩位這就請吧。」說完,對身後弟子們吆喝一聲,帶著眾人走了。

  重木熱淚盈眶,哭叫道:「爹,你······都是我連累了你······」重莫駐一言不發,上前將兒子抱起,說道:「咱們回家吧。」他將臉背轉了,重木看不到他的表情,但也早就留下兩行清淚,心中絲毫不以失去手指為惜,只是不斷重複:「我將兒子救回來了!」

  他將重木放上馬鞍,兩人共騎,只走出沒幾步路,突然聽到重木大叫一聲:「小心!」他未及細想,只感到後腦生風,趕緊雙腿一夾馬肚,同時左手向後拍出一掌。啪的一聲,和一人手掌相接,一股沉重內力從手上傳來,不禁心道:「好可怕的掌力!」馬匹向前疾衝,他正好藉著卸去力道,否則便要給擊下馬來了。

  轉頭一看,只見黃衫飛舞,一個大鷹一般的黑影伸出五爪,又向他肩頭抓來。見此情況,他已知是風飛沙回頭偷襲,心下大怒:「我剛才忍讓於你,為了救兒子,不惜自斷兩指,你還要如此糾纏,那不是存心趕盡殺絕嗎?用心這等狠毒!」知道若不打倒他,今日不能善罷,立刻滾鞍下馬,在馬臀上一踢,令牠自去,同時避過風飛沙的一抓,左手摸出鋼鏢,便朝他上中下三路打去。

  風飛沙身子一晃,也不見他如何邁開腳步,已經閃過鋼鏢,他不鬥重莫駐,卻飛身奔向馬匹,口中叫道:「老夫看上的人才,不是生,便是死!父子倆一個也別想走!」重莫駐大急,又朝他背後射出一枚鋼鏢,卻因為左手生疏,失了準頭,打在風飛沙身旁地下。

  風飛沙幾個起落,已經趕上馬匹,矮身一撩,那馬兩條後腿斷折,悲聲嘶鳴,前撲倒地,重木也給甩了出去。重莫駐心想兒子若是腦袋著地,非死不可,趕緊搶上救援,他號稱「萬里飛鷹」,輕功實有獨到造詣,剛才與風飛沙交手未曾使出,這時為救愛子,登時將功力發揮的淋漓盡致。

  風飛沙見他身子如箭一般衝出,只有比自己剛才更快,重木離地數尺,及時給他抱在懷裡,不禁叫了聲好。重莫駐不敢大意,迅速將兒子放下,轉身回來,怒道:「風掌門剛才答應讓我們父子走人,怎麼又回來下手?難道你堂堂掌門,說的不是人話麼?」

  風飛沙聽他言詞犀利,也不接口,只嘿嘿笑道:「你的暗器功夫不錯,卻奈何不了我,咱們再來比比輕功。」說著,身子離地,有如勁風,轉眼間右手五爪已經搭上他肩膀。

  重莫駐心想至此,只能全力應戰,才有一線生機。他除了一手發鋼鏢的暗器功夫,素來善使長劍,當下便拔出腰間佩劍。他右手有傷,只得以左手使劍,想起剛剛受風飛沙欺騙,自斷手指,心中不禁氣憤難平。眼見風飛沙倏忽間便襲擊而來,知道他輕功也是一絕,揮劍便削他手腕,一擊不中,跟著使出平生擅長的「仙影劍法」。

  只見風飛沙雙掌翻舞,五根手指就是狠辣的兵器,專勾人血肉,兼能點人穴道。重莫駐長劍使起來白光閃動,劍走輕靈,運轉如意,也是有攻有守。兩人武功各自熟練,一交上手便打了三十多招。但重莫駐是生手使劍,加倍吃力,時候一長,慢慢露出破綻,風飛沙幾次進擊,都差點抓到他身上要害。眼見這樣下去必敗無疑,他遂也展開輕功,左邊一刺,右邊一砍,避開風飛沙五爪的鋒芒。

  兩人就如同兩頭大鷹飛舞翻鬥,只將重木看的撟舌不下。他心道:「我從來不知道爹爹的武功如此高強,想是我太專心在家中那片樹林上,結果對其他事情都不放在心上了。若是有幸得脫大難,今後得要時時向爹請教才行。」他經過這一連串事情,只覺得若無一項足以服人的技藝,實在難以存活,而他所遇的清泆師太、鳳兒、方玉寬、信風,包括自己的父親,都是習武之人;以前對武功不屑一顧,此刻卻覺得沒有武功,不免處處受制於人。

  他再看一會,只見父親一柄長劍越使越慢,臉上神情也是越來越險惡,知道他已處下風,不多時便要戰敗。心下悲痛不已:「我給那風飛沙殺了不打緊,卻還累上爹爹一條性命,媽在家等不到我們,不知道會怎麼樣?我······我真是不孝之極,活該打入地下十八層地獄!」

  這時,重莫駐一柄長劍給風飛沙五爪一抓,猶如遭鐵夾鉗住,竟然抽不回來,立時雙腿飛起,踢他肚腹。風飛沙一手抓住長劍,一手逕朝重莫駐雙腳劃下,他不敢碰那凌厲的手指,只得急收雙腿。重莫駐無法可想,大喝道:「好,你奪馬鞭不夠,這柄長劍也送你了!」右手在他面前一晃,左手向前急送,重木在一旁看的親切,這正是他昨晚和葉獨飄練過的一招「秦王匕首」!

下回待續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844227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小說|原創|自創|原創小說|武俠|武俠小說|古代|俠義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喜歡★k7866179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武俠小說】花葉訣:修訂... 後一篇:【武俠小說】花葉訣:修訂...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emeke6608T.gondii 貓糞 生肉
宿主を支配する微生物(統合失調症.思覺失調症)(双極性障害.躁鬱症)謝絕吃貓狗鳥糞尿學員 餵食癖最愛大量繁殖看更多我要大聲說2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