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0 GP

【武俠小說】花葉訣:修訂 第九回

作者:獨峯│2017-12-31 20:29:01│贊助:0│人氣:29

  待他們回過神來,天已泛白。葉獨飄渾身是汗,嘆道:「清泆師太和我恩師不愧是昔日舊侶,在這書中盡述水光庵武學的弊端,卻也提到許多未曾有過的發想,她將這書給你,顯然是不願自己的苦心造詣就此埋沒。」

  重木也是渾身汗水,但覺得到了今天,才第一次感覺到武學的趣味。聽了葉獨飄的話,道:「但我不懂,她為什麼不傳給自己的弟子?」葉獨飄思索一會,道:「這書是她老人家為了和我恩師較量所寫,說不定弟子們的武功路數和書中不合,對他們沒有用處,那也是有的。」重木對這方面並不甚懂,也只好當成這樣。

  葉獨飄道:「重兄弟,你現在儘管經驗不足,火侯不夠,但眼光見識卻已大不相同。倘若那方玉寬斷臂未癒,我看你已有了五成勝算。」重木一聽大喜,此時也已放下了先前對葉獨飄的厭惡,道:「多謝葉師兄,我才能有如此收穫。」

  葉獨飄又道:「重兄弟既不願我出手,那我便去幫你備幾匹馬,讓你救出清泆師太的弟子後,她便能立刻回浣沙宮去。但我找那信風有事,你放心,我答應你不落井下石害她便是。」

  重木心想:「這人雖固執,倒很重義氣。」便道:「既然如此,我也不便攔阻,但她有心相助師太,不是壞人,還望葉師兄念在這上,兩人間的樑子揭過便算了。」葉獨飄點頭道:「我理會得。」

  當下葉獨飄展開輕功離開,重木心中計策已定,在地下拾起一顆石子,打在方玉寬房間的窗戶上,高聲叫道:「姓方的,快放了兩位姑娘,否則我跟你沒完!」

  只聽旁邊房間裡傳出一聲驚呼,鳳兒的聲音叫道:「重公子,別來,你打不過他的!」話音未落,窗戶呀的一聲推開,房中方玉寬喝道:「好啊,你來是想找死是吧!」說完,一躍而下,右手五指成爪,徑往重木肩頭抓來。

  重木看的親切,心中回想適才和葉獨飄的一陣拆解,待他手爪將要抓到之際,倏伸左手一格,撞在他手腕上,將他右手擋在外緣,同時左拳揮出,正打在他斷臂之上。

  儘管重木力氣與常人一般,這下打在傷處,方玉寬怎能忍受,登時仰天栽倒。但他武功不弱,在地上一滾,右手一撐,隨即起身。心中驚懼:「這小子怎麼突然間武功大進了?」他卻不知重木所仗的不是武功高強,而是心中對許多招式已有了了解,所以能看清了他的出招,再行破解。若是他以快招搶攻,或是虛招實招混雜,重木便不好招架了。

  重木一招見效,登時有了信心,心想索性嚇他一嚇,便指著方玉寬大聲道:「我昨晚得遇名師指點,武功已是今非昔比,你若是還知好歹,馬上滾蛋了吧!」

  方玉寬絕不信一個原本不會武功之人,能一夜之間進境如此,但剛才重木破解他的招式,卻又千真萬確。心中驚疑不定,當下虎吼一聲,揮掌一招「穿風奪矢」,一陣風般襲來。

  他只有一臂能使,招數已自有限,心中又原本瞧不起眼前這個小子,不屑使出上乘武功對付他,所以拆了數招,均被重木看出,一一破解。他心中急了,待要使一招殺手,重木又抓到機會,一拳打在他的斷臂上。這下讓他大叫一聲,一連退後好幾步,痛得眼淚差點奪眶而出。

  重木喝道:「還要再打嗎?」他知道自己就算能勝方玉寬,卻沒能力阻止他硬是帶走兩女,因此裝作武功高強的樣子,盡打他的斷臂,要讓他抵受不過,自己逃走。

  方玉寬見他凜然而立,一點也不像之前那副文弱模樣,心中再無懷疑,只想著:「現在趕緊上樓,抓住其中一人逃走也行,但不知他的輕功是不是也已經勝過了我?抱著人逃跑,腳下不免慢了,要是給他追上,那就死定了。」想到此處,臉上擠出一個陪笑,道:「這、這位爺,我這就走了,還請饒了我一條小命······」

  重木一聽他討饒,心中一喜,裝模作樣的點了點頭,道:「很好,那你馬上滾吧!別再讓我看到你。」方玉寬臉現喜色,一揖到地:「多謝不殺之恩!」重木跟著一揖:「好說好說。」突覺前方風聲勁急,想不到方玉寬竟趁著此時突施攻擊。

  重木剛一抬頭,五爪已在眼前,心中霎時大悔:「這奸賊使詭計害了鳳兒和信姑娘,我得意忘形,竟然又上了一次當。」遑急之下,低頭閃避,但覺背上一痛,已給他指甲劃傷,知道這招讓他使足,非給抓下一塊肉不可。腦中陡然浮現「花葉訣」中一招,趕緊沉肩上推,左手在腰間一拔,已抽出了信風的寶劍。

  方玉寬奸計得逞,手上使力,便要將重木肩胛骨打斷。倏忽眼前銀光一閃,自己一條右臂沒了感覺,竟是已給重木以寶劍切了下來。他瞪眼瞧著自己右肩,臉上驚駭莫名,突然間大叫一聲,撲在地下哀號滾動。

  重木一生從未傷過人,此時見血,不禁頭暈目眩,但他管不了這麼多,拋下方玉寬,趕緊奔上客棧二樓,見鳳兒躺在床上,信風手持匕首,一看到他,身子搖晃,登時昏厥,顯然是防備方玉寬來犯而一夜沒睡。

  重木見兩人平安,也放了心。趕緊上前在信風人中推拿幾下,過不多時,她便蘇醒過來。重木又從懷中掏出藥材,給她解了方玉寬那「去筋香」的毒。信風一能動彈,在鳳兒腰間搓揉一陣,已將她身上穴道解開。重木正欲將葉獨飄的事告訴她,突然聽見樓下傳來一陣吵雜聲響,有人叫道:「殺人搶劫啊,殺人搶劫啊!這裡有人給切斷了手!」跟著有人大叫:「快,快!報官去!」不一會兒,便聽樓下有人粗著嗓子道:「那砍斷你手臂、擄走二女的淫賊在哪?快領我們去。」

  重木一聽,才知方玉寬遇著官兵,竟反過來誣陷他。心頭氣憤,便要下樓理論,卻聽到窗外有人叫道:「重兄弟!」從窗戶向下一看,只見葉獨飄牽著兩匹馬,道:「官兵堵住了前門要拿你,快下來吧!」

  重木心想自己不會輕功,這麼一跳難道不會斷腿?但隨即想到:「事到如今,還管他受不受傷?」便轉身去對鳳兒道:「走吧,我送妳回浣沙宮去。」鳳兒臉色淒然,道:「多謝重公子這一路相助,但此去路途不近,公子家中尚有老母,咱們就此別過吧。」

  重木一呆,心想確實如此,自己怎可就這樣出走?他本是被給捲進了這些事中的,若不是清泆師太師徒倆躲進他栽種的樹林裡,此刻他恐怕就如同過去日子一般,仍在屋中呼呼大睡吧。又想到清泆師太的本意是要信風送她回去的,並不是自己,只因葉獨飄有事找她,這才認為該由自己護送。但兩人這一上路,孤男寡女,成何體統?還是讓她一人上路的好。

  想到此節,便點了點頭,從懷中拿出那本「花葉訣」,躬身交給她,道:「這本書還是請姑娘帶回去貴寶剎吧。」鳳兒恭敬接下,轉頭要招呼信風,此時葉獨飄已跳了上來,見到信風,臉色嚴峻,道:「隨風落江,妳好啊!」信風見到他,一張臉頓時白了。兩人互相凝視,一時之間誰都沒有說話。

  鳳兒見到兩人神情,很是驚訝,轉頭看向重木。重木搖了搖頭,她知道兩人顯然有許多話要說,更不打話,縱身跳下窗緣,上馬一聲呼叱,就此離去。

下回待續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839006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小說|原創|自創|原創小說|武俠|武俠小說|古代|俠義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喜歡★k7866179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武俠小說】花葉訣:修訂... 後一篇:回顧與展望-邁步2018...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erithacus小說
【我養了一隻病嬌妹妹】 連載中!看更多我要大聲說6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