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3 GP

【鏡與嵐與他的妖怪】前傳__青之華

作者:☆帝嵐│2017-12-29 23:56:43│贊助:6│人氣:90

*_
他很美。

仔細看確實是個男人沒錯,只是在胭脂味濃厚的花樓裡,女人們的簇擁下,唯一穿著華麗男服的他,居然有種脫俗感,尤其是那雙眼睛,冰冷,而勾人魂魄。

「男花魁?」

「嗯,就是他了。」孤茗啜了口酒。「我上?」

「你有這種興趣嗎?」嵐開玩笑地說,對方瞪了他一眼。

「白癡啊,你絕對打不過他的。」

「...那可不一定。」嵐神秘地笑了笑。

孤茗沒搭理他,逕自走上前去指名。只見一陣小小的騷動後,他又悻悻然地回來,而那名男子緩緩地起身上樓,昏暗的光線下他的影子飄渺地映在牆上。

「怎麼了?」

「他是一線花魁,價錢高得離譜,我們根本沒這麼多盤纏,而且他說今天不想接男人。」孤茗拎起行囊。「居然這麼高姿態,真詭異。」

「不是你說要來找這人的嗎。」嵐取笑道,三兩步跟上他的步伐。

接下來的兩天一樣不順利,那傢伙依然拒絕接待男人,再不然就是直接裝病躲在房間裡。

「喂,可以這樣的嗎?我是客人耶。」孤茗不耐煩地向一旁的花娘抱怨。

「嘻嘻嘻...小哥啊,看就知道你是為了挑戰『契約』來的吧?契約裏允許他挑選看上眼的對手呦......嘛嘛,既然被拒絕了,就來陪陪人家啦.......」

被小瞧了嗎,真是不爽。甩開那花枝招展的狐狸精,孤茗再次未果而歸。

「哈哈哈哈哈你被完全黑單了吧!」嵐捧腹大笑,馬上挨了一記爆栗。「哎呦.......我就說讓我去啦!」

「你有什麼本事可以贏他你倒是說說看?」

嵐自信地伸出指頭。「第一、我不是男的。第二、規則並沒有說一定要比武。」

孤茗皺起眉頭。他們被傳聞吸引至此,為的就是希望帶走那位據說身手不凡的神秘男子,而遊戲規則很簡單,只要在一夜之間能讓他為你拔刀,便可不花分毫贖他的身,他也必須無條件永遠聽你的命令。

而那男人已經待在花樓將近十年了,竟沒有人贏過,所以這傳聞近期漸漸沸沸揚揚起來,山腳下酒館的那個大叔說了,再過不久就會有大型公會注意到他了吧,孤茗決定不管如何都得先把這個人才帶出來才行。

「是沒有說一定要比武沒錯......」他微微動搖,但是讓這傢伙單獨面對一個來路不明還可能很強的男人,真是太危險了。

「難道我們要這樣空手而歸嗎?就一次啦!讓我試一次就好!!」嵐無理取鬧地跳上跳下。

「......好吧。就一次,再失敗我們就離開。」

「沒問題!」

孤茗狐疑地望著那張自信滿滿的臉,不知道他又要玩什麼花樣了。

隔夜,嵐難得換回女裝,放下一頭長髮,看上去還挺有一回事的;為了避免讓人起疑,她偷了點胭脂抹到自己唇上,裝出漂浮紅塵多年的成熟模樣。

披上風衣,嵐再次踏入這是非之地;運氣不錯,那男人也在花妓眾多的臺子上等待指名,只是比起其他女人搔首弄姿,他實在太安靜了,倒是不怎麼起眼。嵐走到他面前,媚眼笑道:「吶,你叫什麼名字?」

「女人?」「是女客吶。」旁邊幾個姐姐掩著嘴發出小小地驚嘆;男子抬起眼望了嵐幾秒,眼底閃過一點點困惑。

「...花名為...黑。」緩慢而沙啞地答道,他的表情始終沒有變化。

「今晚能陪我嗎?」

「.........好的,客人。」遲疑了一下,他答應了,嵐露出笑容。

黑領著嵐步上花樓,來到點著香精而有點令人昏昏沉沉的房間內;他替嵐解開披風,接著伸手碰向她的腰帶。

——「!」猛然間他退了三五步之遙,瞇起眼盯著手停在半空中的嵐,藏在她指甲裏的針閃了一下寒光。

「欸~挺靈活的嘛,看你總是慢吞吞的我都要懷疑傳聞了。」嵐若無其事地拔掉毒針,笑嘻嘻地坐到床邊。妳也是為了這個嗎,黑垂下肩膀,眼神又更冰冷了點。

「我就問問,你真的想離開這裡嗎?」

「......有什麼差別嗎?」他反問。「一旦有人贏了...便得臣服他一輩子......」這裡至少還能自由活動,不愁吃穿,更不缺女人。當初老鴇也是拿了許多好處的,平時並沒有虧待他。

嵐似懂非懂地點點頭,一邊擦掉嘴上嚐起來並不美味的唇妝,伸手紮起馬尾。

「......您若不買夜的話,我就送您下樓了。」

「誰、誰說我不買!」嵐吐吐舌頭,雖然確實是付不出錢。「聽好了,我來才不是為了要贏你,是替你達成契約條件!希望你讓我試試。」嵐自信地拍拍胸脯,黑狐疑地望著她,這兩者有什麼不同嗎?他已經沒什麼心情面對一個又一個興致勃勃的挑戰者,但她身上卻感覺不到他們慣有的那種興奮感。

試試嗎,那就試吧。黑轉身打開衣櫥,直接褪下身上的華服,換上素白的浴衣,並拿起佩刀,回頭看著遮住雙眼的少女。

「客人?」

「好、好了嗎?請、請你下次要更衣的話就說一聲啦!」

黑悄悄嘆了口氣。這沒經驗的小孩究竟能有什麼本事?

「那麼,我可以帶你出去對吧?」

黑頷首。「...您可以選擇這座林子的任何場地,不能對花樓造成任何損壞。」

「夜間散步!」嵐興高采烈地拉起他的手臂,黑半推半就地就這樣被她拖出花街。

黑閉上眼睛感受晚風吹拂臉頰。距離上一位「客人」來訪有多久呢?好像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他沒什麼印象了,重複著這樣的挑戰,到底哪裡有趣了呢?不,這件事從一開始就沒有有趣的成分。

「吶吶,沒有女性來挑戰過嗎?剛剛那些姐姐好像都很驚訝。」

「...很少。」黑心不在焉地回答。「比起刀劍相向,我侍寢的評價比較好。」

「噗哈哈哈哈哈,你意外的幽默耶。」

那是有趣的對話嗎?黑茫然地低頭看看身邊笑出淚花的女孩,配合著她放慢腳步。今天是滿月,銀色的光透過枝椏灑下來,照亮那朵純粹的笑靨,與花街的混沌相比,太過乾淨了。黑不自覺地微微拉開一點距離。

「你待在那裡多久了呢?」

「......不知道。」時間對他來說不是很有意義。「雙親死後就被賣到這裡了。」

「啊......你不避諱談怎麼來到花街嗎?」

「無妨...但為什麼要問?」從來就不會有人在意這種小事,說了也只會浪費他們攻擊自己的時間而已,春宵一刻可是很貴的。

「我想知道嘛。」

黑頓了頓,緩緩將自己的出身、叔父如何殺了他父母奪取當家的位子、如何用契約將他困在花街裡的來龍去脈都說了一遍。

「...你們看到的『規則』其實只是整條契約的一小部分。」

「嗯?條件不只是讓你拔刀就行了嗎?」

黑搖搖頭,舉起佩刀讓她看,刀鞘上有一塊小小的金印。

「『一、非必要時,封印不會解除。
二、除非客人要求,不得離開花街。
三、絕不能讓客人受傷。』這是契約的完整內容。」

「......所以,其實你也不知道何時封印才會解除嗎?」原來如此,連自殺都辦不到。不過嵐卻笑得更燦爛了,這只是簡單的腦筋急轉彎啊!根本連比武都不用,這些人真是血氣方剛。見她莫名其妙地又變得更愉快,黑只能一臉不明所以地跟著她在林子裡亂轉。

不知道走了多久,明月已將近西落,嵐一路上嘰哩呱啦不斷說話,黑大多沒有聽進去。爬上眼前這座山丘的頂端後,她終於停下腳步;遠方的天邊微微泛起魚肚白,時間快到了。

「你來過這裡嗎?」

黑搖搖頭,站到她身邊。往下一望,那是稍微有點深的一座山崖,且底部長滿了尖銳的荊棘。...荊棘?某種既視感令黑突然皺眉,退了一步。

「——我能問...你身上的那些傷是怎麼回事嗎?」

他想起來了,上一位客人的事情。「......我被刺網纏住,但封印仍然沒有允許我斬斷它們。」血流了一整夜,性命差點不保。也許就是那一刻起,他再也不相信封印會有解開的時候。

嵐點點頭。「黑,封印之所以解不開,只是因為沒有人理解真正的『遊戲』。」

「遊戲...?」

嵐轉過身背對山崖,露出笑容。「你的契約就是一場信任遊戲,大家會失敗單純是因為不信任你而已。」

黑完全聽不明白。信任?我?

「好好默念你的契約,黑。」嵐伸出手撥開他被風吹亂的前髮,黑注意到她在微微發抖。「...把頭髮剪短吧,你的眼睛好美。」

深紫色的雙眸映出嵐微微一笑的倒影。當黑終於意識到她想做什麼的時候,已經來不急了阻止了。

——這是一場信任遊戲。

——要贏很簡單,完全信任你就行了。

——『三、絕不能讓客人受傷。

嵐縱身往下跳。

黑倒抽一口氣,蹬地一躍,在半空中把少女撈近自己懷裡,但兩人一起往下墜;沒辦法想再多了,他閉上眼緊握刀柄,用盡全身的力量往下斬。

轟!!!

被解放的強大妖力一次爆發出來,荊棘田被斬出一大塊空地,衝擊力也正好當作緩衝,黑放開刀抱好嵐,穩穩落地。

「——妳是、笨蛋嗎?!?!」

塵土飛揚,葉影搖晃,殘餘的妖火在四周燃燒,掉在一邊的劍刃反射出晨曦第一道微光。

嵐臉色慘白。「...哈哈....果然有點可怕.......」她身子發軟,嘴唇顫抖,還硬擠出一點笑容。「我...我成功了吧......」

黑一時語塞,怎麼會有這麼無可救藥的笨蛋?如果判斷錯誤、如果封印並沒有解開、如果自己的速度不夠快......

嵐捏捏他的手臂,打斷他胡思亂想;黑鬆開手扶著她站穩,第一次好好審視眼前這孩子,她搖搖晃晃拍了拍衣襬,毫髮無傷。

「呦西!我果然很聰明!」嵐故作鎮定地雙手叉腰大聲宣佈。

黑撿起掉落的刀具,鞘上的印子隨風散去。一個契約結束,另一個契約開始。望著在那邊大聲嚷嚷的笨蛋,他皺起眉。

但若是她的話,也無妨吧。

「哇啊?幹嘛?」嵐被突然跪在她面前的黑嚇了一大跳。

「『聖』...」男人下定決心說。「那是我真正的名字,從現在起我——」

「——啊!你不說我都忘了還有後續的蠢規定!」

…...好歹看一下氣氛吧?少女簡單暴力地打斷他的效忠,她蹲下身正眼望著那雙紫色眼眸。

「聖...嗎?聽好了,我命令你,從今以後不用聽我的命令。」她露出大大的笑容。「順帶一提,我叫嵐。」

聖啞口無言。直到他們回到山崖上,有個眼熟的傢伙迎面衝來抓著嵐破口大罵的時候,他才意識到太陽已經把世界照耀得如此明亮了。


———————————————————————————

#很久沒有的作者廢言(不需要

安安(ノ´∀`*)久違更新卻不是正片!(好意思
到底是誰說大學生都閒閒的,我覺得我的肝很痛ε≡≡ヘ( ´Д`)ノ(ㄛ

至於為什麼弄這篇,因為想試試看獨立製作,把動畫流程從頭到尾跑一遍,如果我有恆心的話(・ิω・ิ)(沒有),然後這篇角色比較少哈哈哈哈(淦

還有實際上對花魁的定位好像有點誤差( ;∀;)算了到時候慢慢改(你#
☆(重要)花魁是地位很高的遊女呦
(我應該也沒有寫太貶抑吧....?(汗)

希望三年級前能弄出什麼東西(太久
現在應該從漫畫畫起吧(ノ´∀`*)

((結果到時候就變黑歷史然後不想碰勒((閉嘴

噢,總之要先渡過期末ε≡≡ヘ( ´Д`)ノ(cry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836748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1 篇留言

(つд`)沒人品了
嵐嵐使出賤婊招式,效果顯卓!

12-30 01:05

☆帝嵐
哼哼這棵技能樹可是很茂盛的!(等等12-30 01:11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3喜歡★Sirius22668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鏡與嵐與他的妖怪】章三... 後一篇:【鏡與嵐與他的妖怪】章三...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wwwcolesp23瞄到這裡的你
阿偉跟你說嗨~想看到更多阿偉可以來我的小屋看看喔(<ゝω・)☆看更多我要大聲說11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