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7 GP

[達人專欄] 【12萬】《劊子手-破鞘早的強者捷徑-》☯ 陰十五帖

作者:梗│2017-12-29 17:48:00│贊助:14│人氣:336
☯ 斷江孽名


  「……斷江…餘孽?」洗硯偏了頭。
  「收聲!」斷首屠夫怒吼。


  雙手一甩,兩對伏虎玲瓏刀再次合璧。
  他現在身上的真氣縱橫交錯,就是洗硯也微微嗅到可能會死的味道。
  ……不。

  洗硯瞇上雙眼,這種『氣』是真的很凶險。

  斷首屠夫邁開腳步,雙刀垂落拖在地上。
  刀尖碰著地面拖曳,砂石的地板居然隱隱有被斬開的痕跡!


  「當年斷江劍魔懷道恥為武林敗類,殺盡武林中人身旁不黷武之妻兒子眷,當代《吞嶽劍派》掌門我祖父戰死,『闢雪伏虎玲瓏刀』的我父親自恨不敵攜眷逃跑,只能到這鬼地方!好不容易懷道劍魔被天山劍聖前輩所伏,你們這幫斷江的畜生居然又搞了個《護子繭》?」狀況極不穩定,步入瘋狂的斷首屠夫仰天悲喊。


  悲鳴間,他的全身上下所有孔竅都好像擠出了刀氣。
  好像斬開了砂礫,斬開了空氣,也斬開了空間。

  斬開洗硯的游刃有餘。
  但洗硯卻愣住。

  因為這麼一個渾身煞氣,就算是諸神再現說不定也能捨命去斬下一只翅膀的修羅,走氣狀態根本不在正常條件下的『斷首屠夫』。
  臉上的表情,居然是滑下兩行清淚。

  「……什麼?」洗硯鼓起斂勁抵抗這股鋪天刀氣,卻只感到莫名其妙。
  「竊得全天下所有功夫就你斷江邪宗!還想抵賴!」斷首屠夫怒吼。


  身形不動,全身刀氣卻猛然噴發。

  洗硯瞪大雙眼。
  就是隔著數十公尺,洗硯也被這區區一個飛越數十公尺的刀氣斬落一絲白髮。

  ……這種事他自己也不見得做得到!
  他的對手忽然是怎麼著!


  斷首屠夫瞪著眼前的白髮青年。
  他的雙眼血絲瀰漫,嘴角滲出血,指甲開始從肉縫崩解。

  這一種使氣方式,是武林人所皆知的禁忌。

  每個人的身體,都有『氣』。
  或是保護,或是挪移,或是限制活動好防止身體損毀,也或是增加活動好讓身體臨危應變,為了『活著』這個目的。
  所謂武術,縱使外法數以千萬計,到一定的水準都會有所謂『內法』。


  這就是,氣。


  扯到『氣』,無論心法如何,說到底就是掌握『氣』、駕馭『氣』,讓存在目的只是為了『活著』的氣本身,可以按照『意識』去發揮不存在於『自然』的功能。


  這就是,武。


  而既有『增加活動』應付突發狀況的氣,武者走氣就是要讓應付突發的氣『能被控制』。
  那麼當然也有『限制活動』使肉體不會崩潰的氣,武者當然也能『控制』那部分的氣。

  當然這要代價。
  生不如死的代價。


  但又如何?
  連環計之其四.《刀氣破體》。


  現在斷首屠夫渾身上下都是充滿殺傷力的刀氣,柔軟的內臟上有,要害的脊椎上有,脆弱的舌頭上有,全身沒有一個位置的氣是為了『保護肉體』。

  他現在整個人,就像是一口利刃。
  一口使用壽命不長,隨時會折斷,但削鐵如泥的薄刃。

  他開口。
  刀氣濺出齒縫。



  「我父親慘死分屍,母親淪為娼寡,這一切都是因為你,因為你斷江劍派!



  斷首屠夫消失了。
  方才斷首屠夫踩的沙地,居然在斷首屠夫消失後一個剎那才爆出一起塵爆。


  好快!
  洗硯馬步深蹲,上手臂鼓起他千錘百鍊的獨門心法,咬緊牙。


  雙刀一閃!
    氣鎖解放!


    刀。
  掌。



  洗硯咳出一口血。
  兩隻手臂交叉架著第一柄伏虎刀刀身。
  向上打出『太極卸力』,硬扛將伏虎刀的刀勢向上打偏。


  但縱使如此,他依然後退十七步卸著這斬神破天的一刀。
  但縱使如此,卸了勁的刀王飛身一刀,其刀氣依然能飛射在數十公尺外的蛋形防護壁。


  那號稱『導彈在內部引爆』也可以撐下來,現代科技巔峰的蛋形防護壁。
  居然硬是,被打出直徑四公尺的圓形龜裂。


  ……就算只是區區刀氣,就算經過幾十公尺的距離,其威力依然可以打裂那種牆壁嗎?


  洗硯淡然著臉,內心波濤洶湧,驚駭不已。
  現在自己之所以有命活著,單純只是『讀氣領域』後發先至的反射動作,加上『逢生直覺』要自己卸勁而不能硬接。

  自己根本沒有意識到那一刀!
  自己根本不可能攔得下那一刀!


  而第二把伏虎刀已經凶悍駕到!
  而洗硯根本沒有多餘的手攔下它!


  洗硯瞳孔緊縮,勒緊肩膀的肌腱。
  閉緊口鼻!氣血成鋼!全神貫注!

  表走斂!裏走斂!
  絕對防禦氣訣!少林七十二絕!





  斂勁全啟!《金剛不壞》!





  殺榜刀王捨身刀氣,伏虎玲瓏刀破開空氣的聲音就像猛虎風嘯。
  第二把『劈砍』的伏虎刀刀鋒砸到洗硯肩前。


  沾。


  二十萬觀眾停止呼吸。
  吉賽兒汗濕掌心。
  滄老頭瞳孔縮緊。
  硯芯冷汗滴落。



  斷首屠夫咆哮,雙眼凶光激射!
  手上伏虎玲瓏刀沾上洗硯護體真氣全啟的皮膚,肌腱,筋脈,氣!


  碰撞。


  刀王張嘴。
    洗硯咬牙。



  斬!




  洗硯飛了出去。
  就算開著最強的斂勁,就算走的心法是少林號稱近身不摧,絕對防禦的《金剛不壞》。
  他依然需要靠著自己『主動』向後跳,加上扭轉全身『卸勁』抵銷與偏折部分刀氣,才能讓自己的手臂與身體不被一口氣砍成兩截!

  順著兩把伏虎刀強悍的刀勁,自己盤起太極卸勁的軟功夫,在空中轉了十九圈才撞上鬥技場防護壁,他伸出腳。


  氣鎖解放!
  洗硯用把腳踹向牆卡進牆壁,硬是讓自己掛在牆上睥睨戰場。


  盡可能地拉開距離。


  黏在牆上的洗硯咬牙,撐起身體,心悸。
  剛才要是自己切換氣勁的本事再差一些,自己的腦袋就走遠了。



  怎麼回事,為什麼眼前的對手忽然變得如此兇惡?
  ……不。







  為什麼,他願意變得如此凶暴?

















  鬥技場外一片寂靜,二十萬觀眾誰也不想錯過任何一個剎那。
  鬥技場內兩個人影,宰殺鬥神亂入的亂入者,與黏在牆上的挑戰者。

  紅色的人影。
  地上都是血。


  斷首屠夫的血。



  「……他解開『先天護氣』、『限幅器』……是瘋了嗎?」韃子皺眉。

  看著不斷流血,全身龜裂的斷首屠夫。
  他對他手上的那兩把刀很熟悉,對他的功夫也很熟悉。

  ……或者說,他也知道他憤怒的原因。
  但他沒想到他真的會做到這一步!




  「……那是什麼?」硯芯說,聲音若有似無的發抖。


  就像洗硯第一次踏上鬥技場,遇上對初戰來說過於強大的盲獸波希一樣。
  就像洗硯每一次說出一聲『我回來了』,身上觸目驚心的血跡。

  就像……




  「人體都會有『限幅器』,就是讓身體不要做出會傷害自己本身的行為,在某些狀況限幅器會暫時消失,比方說老奶奶在危急時舉起車子,回家後才骨折之類的、『先天護氣』則是與生俱來對於內臟的保護阻力。」韃子的臉色很難看。

  沒想到有生之年,自己還能看見這種自殺的招數。
  沒想到有生之年,自己還能聽見那四個字的發音。


  ……不。
  也不是,真的那麼沒想到。



  「……所以?」硯芯抓著膝上的裙擺。
  「某個等級以上的武人,可以靠自己的意志解開限幅器還有先天護氣,用現代話來說就是,他將全身的細胞趨近百分之百的比例做同極相斥,全身的氣都用在打,沒有任何自保的空間。」韃子的臉色很難看。

  「你能不能……講的簡單點?
  「……就是他用很恐怖的代價換暫時的強。

  「什麼樣的代價?
  「……半身不遂算是運氣的代價。


















  「你這是自殺。

  將手指插進牆內拔出腳,掛在蛋形防護壁上的洗硯一改先前的嬉皮笑臉,冷冷的說。
  雖然不知道原理但結果論而言,就是肉眼也看得出來自己的對手身體正在一點一滴的崩解。




  「……錯。

  肋骨龜裂,心臟劃傷,胃酸逆流,柔腸寸斷,膀胱就跟火在燒一樣,舌尖麻痺,左眼失去彩色功能只看得見黑白,斷了的肌肉用刀氣硬是擠在一起使其能活動,腎上腺素不知道還剩多少可以燒。

  「這是殺你。」渾身瀰漫刀氣的斷首屠夫喘著大氣。

  他的身體已經沒有感覺,包含疼痛的所有感覺。
  自己可是才維持這個狀態僅僅一分鐘。


  「我們沒有深仇大恨吧?」洗硯把身體拔離牆上,緩緩落地。
  「你話,變多了。」永遠僵著一張臉斷首屠夫忽然勾起嘴角,鮮血涓涓流下。



  拉開距離,動作不斷,或是廢話連篇。
  很明顯,自己的對手感受到了威脅,所以才會這麼囉哩叭唆。
  因為,如果是自己,也會這麼做。





  被識破了。

  「你就是用這一招……或許再加上那四把刀的驚喜,殺掉鬥神拳王的?」索性從牆壁上跳了下來的洗硯撐起氣鎖。

  濺起不多的塵沙。





  正確答案。
  拳王阿達拉在斷了一隻手的條件下,還是能與自己酣戰十個小時。
  『殺榜拳王』,除了噁心巴拉的人品,那《密教鍊體》所得的力量之蠻橫,就是自己殺榜刀王也必須誠實地自嘆不如的強。

  所以致勝的一刀,還是仰賴《刀氣破體》。
  可堂堂『鬥神拳王』如果少了一隻手,可是沒有辦法在對上『破體』的自己,還能活上十秒。
  只是開了十秒,斷首屠夫就吃了這種招數的反震,虛弱到尋常流氓都能要自己一命。


  但劊子手卻還活著。


  但自己開了逼近一分鐘,劊子手卻還活著。
  斷首屠夫兩柄伏虎刀順著鎖鏈周身盤繞,沒有回答。






  如果……
  如果自己是『劊子手』,遇上『自己』餓狼反撲的這種對手……
  如果劊子手不是靠著老天賞臉的天資優渥,而是在生死交縫賴活下來血戰修羅。







  「但我不是殺榜拳王,而你還能撐多久?」落地的洗硯勾起嘴角,依然是那麼睥睨的笑。

  雖然這是事實,但也是完完全全是虛張聲勢,這一次真的久違的很危險。
  腳踏《無極步》,左手掄起《一陽指》絕學。
  右手藏著剛才嵌在牆上時,順手拔下來的尖銳石屑,偷偷的運起《小李飛刀》的尾勁。

  他解開隨時掛在身上的後天護氣。
  反正自己如果正面挨上一下那口刀就死定了,不如把所有本事都用在感應與反擊。







  如果『劊子手』跟『自己』的經歷一樣──────
        如果『劊子手』跟『自己』的想法一樣──────

  那麼─────





  喀。


  鬥技場入場的地下道閘門打開了。
  渾身刀氣的斷首屠夫也毫不廢話跳了進去。


  洗硯錯愕。
  他的對手逃跑了?
  為什麼鬥技場的閘門會打開?


  洗硯腳邊的沙子滑落。

  埋在沙子裡,鬥神拳王的死人頭滾了一下。
  殺榜拳王半顆破腦袋上的翻白眼紅光乍現。


  剛好出現在腳邊?
  斷首屠夫隨手一斷首屠夫開沙塵斷首屠夫可以空砍出第一刀斷首屠夫伏虎玲瓏斷首屠夫了出去斷首屠夫開限幅器斷首屠夫刀。
  自己沒有留意被斷首屠夫出的沙子住的人頭斷首屠夫起來定位自己與人頭的位置斷首屠夫中位置被自己飛之後飛自己準自己會往哪個方向後退力斷首屠夫自己開護體震氣一決輸贏。


  好解開護體震氣。
    好靠近那顆人頭。

       哪來剛好出現在腳邊?


  洗硯瞳孔一縮。
    他瞬間明白了怎麼回事。


  滄老頭嘴角揚起。
    爬滿皺紋的指頭按下『遙控器』。




  拳王的死人頭發出紅光。
  洗硯『剛剛才自己解開』的斂勁護體才『重新』開到一半。




  ─────那麼他肯定會解開所有防禦,讓自己的反應與速度提升到頂峰,從生死交隙裡頭賭上自己所有的一切,設法走出活路。



那麼他肯定會從『武者禦體』變成『凡人肉身』。
那麼他肯定──────────





  連環計之其五.《卸氣定位》
     連環計之其六.《場外伏兵》



  洗硯瞪大眼睛。
     雙腳纏上勁。

  光芒照亮洗硯的頭髮,臉,眼。
          二十萬觀眾閉緊雙眼,呼吸,耳朵。



  硯芯楞著,沒有動。




  轟!

















  「第二件事,我會逼得劊子手為了全神感知而解開護體真氣,然後踩在這顆人頭的附近。」斷首屠夫還刀入鞘。

  「之後呢?」滄老頭莞爾,他的眼睛始終打量著那對銳氣非凡的刀。
  「你打開入口的地下閘道門讓我跳進去,再按下這個。」斷首屠夫丟了一顆黑色的物體。

  滄老頭揚手一接,眉頭一挑。
  是一顆遙控器。


  「你到底跟他有什麼深仇大恨?」滄老頭笑了出來,他當然知道那顆遙控器是做什麼。

  但他實在很難想像眼前這個驕傲的男人,會主動來找他使這種下三濫的暗算。
  雖然正在發生,而且其實可以理解。

  斷首屠夫身上的恨意,讓他可以為所有不能理解的東西找到個原因。




  「……你最好閉嘴。


















  煙霧瀰漫。

  藏在鬥神拳王死人頭裡的炸藥,在幾乎沒有真氣護體的洗硯周身兩公尺爆炸。
  幾乎要了洗硯一命。

  是幾乎。

  洗硯兩隻腳插在牆上,鬥技場蛋型防護壁『天花板』的牆上。
  垂直倒吊在天花板喘著大氣,鮮血淋漓落地。

  全身灼燒,骨頭裂了十七根也斷了兩根,肌腱撕裂半具身體,眼睛一只看不見了不知道瞎了沒,整個肺都是血。

  這還是他用『逢生直覺』判斷出不可能來得及構築護體斂勁,急忙在雙腳纏上勁蹬地拔空,用另外一隻腳踢進防護壁牆壁,在『垂直』上拉開距離。

  判斷絕佳。

  所以他才能活著,傷痕累累但是四肢猶存的活著。
  縱使是這副模樣,只要稍微點穴止血,氣鎖盤繞,洗硯的實力依然高出斷首屠夫些微。


  ……還需要點穴止血,繞上氣鎖。
  ……才能高出在公平死鬥上,『正常狀態』的斷首屠夫。




  些微。












  「我不認為一顆炸彈能殺死他。

  滄老頭將遙控器隨意丟在桌子,兩手一攤。
  刀王起身,抽出插在地上的大砍刀,扛上他寬厚的肩膀。



  
我也不認為,所以第三件事……












  洗硯愣然的轉動眼珠。

  自己的脖子不知道什麼時候被綁著,一條被血澆得溫熱的緊繃鎖鏈。
  垂掛著一把伏虎刀。

  鎖鏈的另一頭,被一把玲瓏刀釘在打開的入口地下門上。
  刀身沒入門板。


  門板旁邊,渾身刀氣的斷首屠夫,提著另一柄合璧的伏虎玲瓏刀。
  架著毀天滅地的豪邁架勢。





  那麼他肯定會從『武者禦體』變成『凡人肉身』。
  那麼他肯定
──────

  ──────會因為平地不知道哪裡忽然竄出虎視眈眈的自己,而把所有氣用在跳躍上把自己卡在天花板,在垂直上拉開距離!


  那如果早就知道他會怎麼動作,無論他速度多快,自己都捉得到……
  對吧?






  所以!
  連環計之其,七!



  石門透過油壓與齒輪關上。
    鎖鏈應著重工業的強大力道拉扯。
       倒釘在上頭的洗硯被脖子上的鎖鏈拖往地面,雙腳抽離龜裂的天花板。



  不公平的戰場。
    沒有止血,沒有氣鎖。

  只有摸不著頭緒就被扯了過去,全身殘破的洗硯。
  脖子上綁著一條拉力千鈞的鏈子,飛蛾撲火的帶入公式。

  只有散發同歸於盡喪氣,一點都不正常的斷首屠夫。
  手持利器神兵,守株待兔的抽刀架勢。




  《勾魂斷首》

  你,閃不掉了吧!



  十七公尺。
    洗硯下墜。

  十一點十五分,零點零一七秒。

       十公尺。
  斷首屠夫蓄力。

  十一點十五分,零點零一八秒。

  五公尺。
    洗硯全神貫注調動全身氣鎖,左手來得及讓氣鎖扣上一發。

  十一點十五分,零點零一九秒。

    三公尺。
     斷首屠夫踩地抽刀,大地被這一踩踏出刀口般的龜裂。

      兩公尺。
       洗硯架拳,全身上下只有這顆拳頭上綁著氣鎖。

        一公尺。
         兩個血跡斑斑的猛獸交錯視線。



  臨陣磨槍的。
    嚴陣以待的。



  洗硯殺氣陰戾的眼睛,愕然的臉。
  斷首屠夫殺氣泉湧的瞳孔,笑著的顏。


  當然會笑著。
  這是他,他們《闢雪吞嶽》,他那地球另外一端,素未謀面的東土武林所有人的夙願。


  上一次見面,那自己連動都不敢動的光頭老人,無疑就是『劊子手成吉思汗』。
  但是雖然自己連動都不敢動,那頭怪物受了傷,丟了劍,卻是鐵一般的事實。


  肯定沒錯,成吉思汗命不久矣。
  絕對沒錯,這個白髮的男人就是成吉思汗最後一個門徒,斷江劍派最後的餘孽!



  劍魔懷道開山至今,竊得中國一百七十七種武學,業障餘百年。


  幸好他有整整八百場錄影的死鬥數據。
  幸好這裡是無路可退的封閉死地。
  幸好自己有外援。
  幸好是這種戰場。

  幸好自己在這個時間軸上,有著這種實力。
  幸好對手不是『斷江成吉思汗』,只是他的徒弟。

  幸好自己縱使天縱奇才,也是吃著屍水的修羅求活。
  幸好他就算有高人指點,也是咬緊生機的修羅逢生。

  幸好自己知道,他在想什麼。

  幸好《斷江『劍派』》的他,現在手上不知道為什麼沒有劍。
  慘叫的劍。


  都是幸好,都只是幸好。
  沒有尊嚴,沒有比較強,就是卑鄙。

  甚至此戰後,自己就算能活著,也不會超過三炷香的光陰。
  但結果只有一個,輸贏不可逆。



  揮拳。
    揮刀。


  斷首屠夫笑。
  他的鼻間接觸到拳頭的最後一個表情,只有洗硯知道,是笑。


  從此以後。

  世上再無,斷江劍!













  滄老頭笑得前俯後仰。
  真是精彩。



  十一點十五分,零點零二秒。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83629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12 篇留言

紺空
*一點都不正常“的”斷首屠夫……………(多打

12-29 20:21


密教鍊體所得的的也多了一個的唉
12-29 20:31
紺空
…精彩!

12-29 20:21


我只能說,陽帖絕對比陰帖還要屌哈哈12-29 20:32
紺空
……在下指的精彩是對那為了達到目的全部一切都如雲般的修羅之道…那極致的生與死…真是相當令人熱血沸騰w

12-29 21:11


我知道,因為這一次寫的是一對一單挑而不是一對多或是多對多,所以可以有很多心理戰,或是回憶,理由,執念,這全部攪在一起的拳拳到肉就讓人很沸騰啊哈哈

而下半部的陽帖在作戰的方式就又會跟陰帖不一樣了,就敬請期待吧12-29 22:09

話說回來,靠,莫非你也看過修羅之刻?12-30 02:10
我不碰政治
打的很爽

12-30 00:57


看我神乎其技七連殺!12-30 02:09
紺空
…wwwww梗大wwww

12-30 11:29


原來現代高中生依然有人懂川原正敏,甚感欣慰啊12-30 16:23
紺空
*半身不遂算是運氣“好”的代價………(漏字

01-30 13:28


喔這是我覺得這樣比較帥呢01-30 20:22
紺空
*冷汗“滴”落………………低(X

01-30 13:29

紺空
*囉哩(“八”較常用“叭”)(“嗦”較常用“唆”)

01-30 13:35


這我還真不知道01-30 20:18
紺空
*洗硯從牆上跳下有個小bug……從把腳從牆上拔起,緩緩落地…後卻又出現索性跳下牆……感覺有些奇異

01-30 13:36


喔應該是要這樣

  「我們沒有深仇大恨吧?」洗硯把身體拔離牆上,緩緩落地。


...


 
  「你就是用這一招……或許再加上那四把刀的驚喜,殺掉鬥神拳王的?」索性從牆壁上跳了下來的洗硯撐起氣鎖。01-30 20:20
紺空
*“下”三濫……………(漏字

01-30 13:39

紺空
*全身上“下”………………(漏字

01-30 13:44

紺空
*“子”只有這顆拳頭上綁著氣鎖……………(多打

01-30 13:45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7喜歡★Geng2016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12萬】... 後一篇:[達人專欄] 【L.V6...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j641230貓咪們
ฅ^•ﻌ•^ฅ快來小屋吸貓薄荷喵!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1:19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