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0 GP

【長篇】【人與鬼的國王遊戲】 命令一 之一

作者:懵夢│2017-12-26 22:44:44│贊助:0│人氣:114



命令一 突如其來的開始遊戲
 

日出升起,將溫暖的光芒帶給大地。

早起的鳥兒有蟲吃,蒼藍的天空之下有不少把肚子吃得飽飽的鳥兒在低聲歌唱著。

有人感受到早晨的遭棄早早就醒來,現在正在除防衛自己的愛人準備早餐。

一頭瀟灑的短髮,一身褐色的圍裙。俐落地在廚房咖搭咖搭的切著小黃瓜。

烤箱運轉的聲音,裡頭靜靜躺著的吐司正享受著日光浴機的洗禮,蒼白的皮膚正曬成健康的焦糖色。

它期盼著,期盼外頭那位有如王子殿下英俊瀟灑的人,能夠為它的新裝扮妝點上色彩,帶給她心愛的人能有美好的早晨。

叮鈴──

一個清脆的聲響,代表著日光浴的結束,更多的是代表開飯的聲音。

「好,差不多了。」

打開烤箱,殘留的熱氣從內部散出。王子拿了個盤子,不怕燙的直接把手伸進去將兩片吐司拿出來放在盤子上。

事先已經切除掉吐司邊,脫去的外殼現在已經被青翠欲滴的綠色蔬菜所包圍,與番茄萵苣等蔬菜在白色的碗裡靜候著。

王子迅速將土司夾上火腿以及番茄、小黃瓜,乾淨俐落的手法很快就把兩份令人食指大動的餐點端到桌上。除了三明治以及生菜沙拉外,還有精心烹煮加有洋蔥的番茄濃湯。

不難看出對於這餐點的用心,其精細程度顯然並非只給自己一個人吃的,重點全擺在還沒落座的另外一位上頭。

王子一邊脫下圍裙一邊看著空著的座位,露出寵溺的微笑。

「真是愛賴床的公主。」

無奈地說著,然後,把視線放到不遠處一個緊閉的房門。
 

有人勤勞自然有人懶惰。太陽光的恩惠從白色窗簾流瀉進來,可是卻沒辦法叫醒還在賴床的女孩。

白色夢幻的家具擠在房間內,雖然空間不大但還是硬擠進一張有如童話般的公主床。雖然空間運用上沒辦法像童話裡的公主一樣,但可見對房間主人的寵溺程度。

不過似乎寵過頭了。

王子看著隨手扔在地上的衣服以及繪本,忍不住嘆氣,雖然說了很多次要擺放整齊,但顯然對方是一句話也沒聽進去。

而不聽話的原因有很大因素是他不管搞得多麼糟都拉不下臉責備,也就隨她去了。

而且,這樣子有點可愛。

拿起隨意扔在地上的繪本,都升上高中了還在讀這種充滿童趣的書真是讓人連責備都罵不出口,而這類的書還塞滿了整個書架。

將書歸回原位,把放在地上的衣物一一拾起。稍微打掃了一下後便靠過去想要喚醒自己的公主。

靠近床邊,一個稚嫩卻不失這年紀風華的美麗樣貌如睡美人般靜落在純白的床鋪上頭。就如童話故事裡沉睡的公主那麼的令王子著迷。

手輕柔的拂過公主的髮絲,對這動作不自覺地陶醉在其中。等回過神來時驚覺不是做這種事的時候,但看著平靜的睡顏,覺得一切都隨它去了。

他收回手,走到樹架上隨手拿了一本書,然後打算安靜看書的坐在公主的床邊。

「我的公主殿下,請安心睡吧,我會一直在這裡陪著妳。」
 

然後,他配著公主的睡臉看著薄薄不過十幾頁的繪本看了大約三個小時。
 

美好的早晨很快就過去,公主貪睡睡醒的時間已經脫離令人心曠神怡早晨的範疇,一醒來連安靜坐下來喝咖啡的時間都沒有,很明顯遲到了。

不過公主不愧是公主,高貴的跳脫了時間。一起身揉了揉眼睛見到一直守在身邊的王子殿下立刻露出最好的笑容。

「早安。」

「早安,公主殿下。」

彼此互道早安後兩人不疾不徐地繼續應該在三個小時前就該接續的事情。只不過吃在嘴裡的是已經冷掉的三明治跟番茄濃湯。

明明已經遲到了卻還是保持自我的步調。兩人當然都還是高中生,而今天也不是假日是要準時到學校報到得但稱呼充斥著童話風格的這兩位顯然已經跳脫正常人思維,就算已經遲到一個小時還是能穿著睡衣便服在家裡悠閒地喝著咖啡。

時間顯然只會束縛住正常人,他們顯然不會在乎有沒有喝咖啡的時間,就算遲到了也照樣要有悠閒的早餐時光。更不用說他們都還穿著便服睡衣,吃完早餐距離出門還有段時間呢。

他們不急躁只有秒針急可沒用,在秒針再度轉過一圈的時候,公主一點都不優雅地把端起來一口喝掉的碗在桌上敲出聲響,番茄濃湯還沿著她的朱唇印出一層薄薄的印。

「吃飽了!」

一點都沒有禮儀可言,不過看在王子眼底這舉動他可是一點都不在乎,沉浸在對方滿溢出來的可愛當中,並問出他在意的問題。

「合妳的胃口嗎?」

「除了冷掉外都不錯喔。」

對方做的料理她從來沒嫌過,任何的缺點在她味蕾挑剔下不過就像是在雞蛋裡挑骨頭而且大多與大廚毫無關聯,像這次提出的缺點她絲毫沒有意識到有八成是自己的問題。

不過王子並沒有指出這點,而是笑著拿出紙巾替對方擦了擦嘴。

「對不起我的公主。等下我收拾就可以了,妳先去換衣服吧。」

「咦?可是我也想幫忙。」

「妳的好意我心領了,不過我一個人就可以囉。妳還是趕快去準備上課要帶的東西吧,而且這身打扮也不適合洗碗盤。」

公主愣了下,然後往下看自己現在的打扮。睡衣還未換下,這套寬鬆帶有蕾絲邊的連身裙睡衣給人種夢幻的感覺,著實不適合穿來做家事。於是她並沒有繼續堅持而是用力點頭。

「我知道了!」

說完就從椅子上跳下,答答的跑去自己房間要換上制服。

等下應該又會搞得一團亂吧。預料到自己的早晨還沒辦法結束,王子露出甘之如飴的笑容。

 
兩人住的是學校附屬的宿舍,即使已經嚴重超過上學的時間也不用考慮要翻牆進來,而且距離教室的位置是大約步行五分鐘的路程,所以這段路途與其說是上學到比較像在校園散步。

王子揹著兩個人的書包,牽著公主的手漫步在校園內。

今天的天氣不錯,陽光柔和的並不會感到熾熱,微微徐來的風也涼爽的恰到好處。讓人感覺到秋天好像快到了。

「天氣好好喔!我有預感今天會有事情發生!」

不知是從哪裡得來的靈感,公主用肌膚與大自然感應後得出這個結論。她的眼睛已經變得炯炯有神,就像看到新玩具的小孩子躍躍欲試。

與她牽著手的王子並沒有任何感覺,不過從手心傳來的溫度可以知道她就算有新玩具也是會帶著他一起玩的。

「希望妳的願望能夠實現。」

王子誠真的如此期望,他的公主殿下卻不滿意的鼓起臉頰。

「不要把我當小孩子。」

「我怎麼會把我最親愛的公主殿下當成小孩子呢?是妳多心了。」

即使內心有一小部分一直把對方當成小孩子看待但也不能直說,他用爽朗的笑容掩飾住自己內心的心虛。

公主殿下聽聞不疑有它,只當認為是自己想太多了,當下不再追究拉起王子的手快步向前跑。

「我們來比賽誰先到教室。」

一邊跑一邊喊著,這已經稱不上是偷跑了。王子看向那莫名還牽著的手,盡全力的忍住笑意同時避免自己太認真超過對方。
 

在一方放水的情況下,理所當然的勝利者早就決定好。而到終點時,王子終於忍不住爆出大笑,讓公主發現他在笑什麼後不太高興的別過臉鬧個小脾氣。
 

打開教室門,可能因為剛剛王子笑得太大聲所以不少人都知道他們的到來,只有少部分人轉過頭來與他們打招呼。

理應是上課時間,但講台上卻沒有老師在。連黑板上都乾淨的可以,只寫了個陌生的名子。

──奈信。

看起來是女孩子的名子,兩人還未詢問這是誰的名子就注意到班上同學都聚在一個座位附近。能容納五十人的教室內有不到二十人都擠在同一個地方顯眼的可以,而光憑這點王子就大概知道是甚麼情況。

他萬萬沒想到竟然會有同學轉學進來,光從多一位同學這班人數還不到二十人這點就不難猜到這是多麼稀有的事情,稀有到他身邊的公主還沒搞懂狀況。

「早安早安喔。大家怎麼那麼熱鬧?」

「有轉學生轉進來。」

「咦?轉學生?」

公主暗自覺得自己的預感果然很準,這不就遇到了有趣的事。她暫時鬆開王子的手,向與她說話的女同學道謝後立刻鑽過一群人來到轉學生的桌子前面。

暫時失寵的王子無奈的笑了下,立即想要追上但卻被同一位女停學留住腳步。

「紹軒,你跟芊怎麼遲到了?」

果然被問到這個問題。這位女同學不是一般的路人而是班上的班長,名叫作「幸」,座號沒記錯好像是十五號吧。

「紹軒」是王子的名子,而「芊」這個如此可愛的名子當然是他引以為傲的公主。兩人的座號分別是十四號與五號。

「因為公主殿下不小心多睡了一會。」

即使把睡過頭的理由說的有點拐彎抹角,但仍舊掩蓋不了這不是值得能拿來說嘴的正當理由。

幸大概有猜到原因,雖然很想要對方準時來上課,但見到班上的氣氛實在很難開口要求。

「因為班上有新同學來,同學們就跟老師吵說要多認識新同學,於是今天一整天都是在自修。」

「原來如此,難怪大家心情都那麼好。」

因為看到芊揮舞著手必要他過去,在道謝過後立刻靠過去。

靠過去就發現一個陌生的臉孔,她正是所有人圍繞的中心。而在她面前的桌上則有幾張撲克牌。

經過簡單的詢問,原來為了讓新同學能盡早融入環境,正在玩國王遊戲──那是一種聯誼時玩樂的遊戲,似乎能迅速拉近不認識的人之間的距離。

或許多虧如此,轉學生似乎沒有乍到新環境的生澀與恐懼,雖然明確感覺到還有隔閡,但已經與班上幾位女生能談開心的談天。

而其中一個便是芊。

「我的公主,聊什麼聊得那麼開心?」

「王子王子,有種我不知道的遊戲呢!」

聽到她的聲音立刻將頭轉了過去,也不管原本與轉學生聊的多開心,一心疑義都只專注在自己最重要的人身上。

「真是傷腦筋的公主啊……國王遊戲妳不是知道怎麼玩嗎?」

一邊無奈的說一邊向同學表示他們也要加入。而芊聽聞她所說的話後,喃喃說了幾次「國王遊戲」,最後還是苦惱的皺起眉頭。

「嗯……跟我所熟知的國王遊戲不大一樣……」

無力的垂下肩膀,王子心疼的揉了揉她的髮心,愧疚自己無法替她分憂,同時伸手接下給他們的撲克牌──用這個代表抽到幾號還是抽到國王。

這時班長也靠了過來,立刻替王子解決他的問題。

「芊,聽說國王遊戲有好幾種不同的玩法,是不是妳知道的是另外一種玩法?」

「是這樣嗎?」

公主眨眨眼睛,第一次聽說這點,國王遊戲不就是國王遊戲,莫非還有很多種變異體玩法?

王子也是第一次聽說,所以沒辦法給予回覆,不過本來很多單純的遊戲到不同地方就有不同的玩法,最有名的例子就是麻將其在不同地區都有不同的玩法,他並不覺得奇怪。不過為了對方,他立刻提出霸道的要求。

「那麼為了我的公主殿下,請把你們玩的玩法重頭到尾告訴我們。」

玩遊戲前闡明遊戲規則是很自然的道理,但加了前面那句霸道就出現了。不過大家同學一場,早就習慣紹軒對芊的感情,沒有人感到不悅頂多是轉學生不解的皺起眉頭罷了。

而解說的規則則落在班長身上。

「那麼……芊,妳以前玩的規則是甚麼?」

「會先決定甚麼樣的人是國王,像是比花色或比大小。然後把牌平均發給大家,拿到牌後把牌正面朝上貼在額頭上,一一說出懲罰,等說完後把牌拿下由國王說的懲罰去處罰最後一名。」

想說可能會有相同的地方,這樣解說比較省事,但出乎班長預料的交疊處少的可以,只有決定誰是國王那邊相同,看來真的如王子所說要重頭說明。

順帶一提,班上有不少同學表示他們以前也有這樣玩過,只是兩種都會玩才沒有跟芊有同樣的疑問。

「決定國王同樣也是要事先商量好,像我們現在就是抽到鬼牌的人就當國王。
而國王是要對人下達命令,像是一號對二號做什麼事。下達的命令只能對號碼不能指名道姓。」

「那下達的命令有什麼限制?」

規則與王子所知道的差不多,唯一比較需要介意的還是命令的尺度。畢竟就如有無傷大雅的命令當然也有智障的命令,不問清楚他可不會放心讓公主殿下參加。

「基本上沒有,不過還是以大家都能接受的範圍為準。」

而班長的回覆也在容許範圍,雖然籠統但誰也不知道下一個會不會被弄回來,稍微設個門檻應該多少有點效果。

王子沒表示意見,於是遊戲就這麼開始。而國王很剛好是由芊抽到。

「我是國王!那麼要說號碼……那可以指定自己嗎?」

「就說幾號要對國王做什麼事就可以。我們班上有十八個人,因為撲克牌有限所以只有十四人。不要說超過的數字就可以。」

芊用力點頭表示自己知道了,她的王子殿下紹軒因為大概知道她想做甚麼而漾起笑容。

「三號親國王的臉頰一下!」

「沒問題我的公主。」

在座所有人都還沒低頭確認自己拿到的數字王子立刻低頭重重親了公主軟嫩的臉頰,然後大方的把自己手中的梅花三亮相。

太過剛好在場自然有人不服,加上剛剛兩人距離貼得很近所以頗有作弊嫌疑。但兩人都表示是無辜是湊巧的,遊戲就當作第一場是練習處理開始第二局。

 
就這麼一天下來,像是證明第一局真的是湊巧似的同樣狀況沒有再發生,很安安穩穩的過完整局。

等到玩膩時彼此也熟稔不少,一整天的自修就在歡樂的氣氛下結束。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833634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喜歡★mondream1222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長篇】【人與鬼的國王遊... 後一篇:【長篇】【人與鬼的國王遊...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