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 GP

我與膝丸的生活日誌-膝丸x女審

作者:牛奶糖│2017-12-25 22:43:48│贊助:2│人氣:444




*語言障礙設定有,請仔細看對話框的變化
*注意此小說為創作企劃,禁止隨意轉載,文筆不好、廢話過多還請見諒
*有私設部分  ((先看完,在看小說







我與膝丸的生活日誌-膝丸x女審



  『各位同學,今天我們班會有新學生來。』年約50幾、頭髮幾乎禿光的中年男子,望著講堂下的學生、面容愉悅地道。

  話一出,果然激起這一班學生的興趣與悄悄話,但卻有一人例外。

  她手皺弄著外套過長的袖口,想藉此緩和自己的情緒,不過發現沒效果後,停止了動作。

  ...雖然是早在預料的事......果然還是會緊張.....回想前三天發生的事,手又不自主的開始皺弄袖口。

  一個月前

  「....以上,還有什麼問題嗎?」黑髮紅眸、相貌美豔的女子看向眼前黑髮墨眸、紮著馬尾面露訝異至無言的女子問道,「似乎沒問題呢。那麼…」

  「請、請等一下,怎、怎麼可能沒問題~!!海棠姐」女子驚慌地回神道。

  聞言,女子眼前名〝海棠〞的女子,神情露出了笑意,「既然如此,為何方才都不說話呢~我的審神者~」

  「因、因為這也太突然了吧!讓刀劍男士去21世紀?還是為了去體驗現世的生活??政府到底在想什麼???」另一個被稱〝審神者〞的女子激動地表示。

  「沒想什麼,就是字面上的意思。」海棠淡定回答。

  「那..那也用不著去我從小長大的故鄉啊……」她嘀咕。

  「正因你成長的環境與其他審神者不同,再加上政府多數官員都對此感到很有興趣。」

  「可是他們會有語言障礙、食衣住行,還有異於常人的外........」她一一列出自家刀男可能遇到的問題,話沒說完海棠便開始一一回答。

  「語言你教不就行了,想當時你也是這樣走過來的,而且你不至於沒耐心教人吧~」海棠手中收起的扇子輕輕地抵著自己的下巴,「食衣的部分,他們花多少由政府全額支出,住則已經安排好了,交通也不成問題。」

  「最後.......」〝啪〞一聲,扇子全開掩住嘴,「外貌部分,政府會施以術法讓他們短暫性變成人類,不過變的只有髮色、其他沒變。」

  「..........」她無話可說。

  於是乎,審神者與她的刀劍男士接下了時空政府的新任務。

  回到現在

  『新同學進來吧。』中年男子呼喚來者的聲音,思緒回到了現實,抬頭望見那抹熟悉的身影,不同的是髮色........是黑的。

  髮色雖變,但外貌依舊,仍引起班上女性同學的關注。

  『初次見面,我叫源膝丸。』從開口的第一個字到最後一個字,以及結束後的鞠躬,都表現地很好,除了表情上有些彆扭外。

  雖然不是第一次看見膝丸這樣的表情,不過還真是不管看幾次都覺得可愛,也不枉我這麼努力地教他。一想到這兒,她嘴角微揚、心頭一甜,望著站在講堂上的膝丸,他抬起的瞬間正好四目相交,臉上一陣熱度,趕緊低下頭,卻仍感受得到他的視線。

  『源同學是來自日本的轉學生,因為家庭因素而搬來台灣、轉來我們學校,所以對環境不熟、中文不是很會說,同學們要好好的跟他相處喔。』男子叮嚀。

  『那麼源同學你就先隨意找位子坐吧。』聞言,膝丸點頭後,就往講堂下走去。

  這間教室雖大,但座椅的排列卻很亂,有些是單獨的、有些則是並排在一起的,再加上班級人多,剩下的空位所剩不多。

  因此班上的女同學們便開始騰出身旁的位子,希望能有進一步的交流,結果.......他往審神者旁邊的位子直接坐下。

  她驚訝地抬頭看他,而他就只是面向前方,看上去與平常無異,但......耳根是紅。

  『還有一件事,依柔。』聽到男子點名自己,望向男子。

  見男子和悅的笑容,『你身為班長,下課後帶新同學去辦理相關手續,順便去熟悉一下校園。』

  『咦…』她傻住了。


***

  一路上她帶著膝丸去辦理手續,過程中沒有和膝丸說上一句話,讓他覺得有些不習慣,正當他想說點什麼的時候。

  「那個......」審神者搶先開口,神色有些緊張、嘴巴開闔了許久,「接下來...你想從哪裡開始逛。」

  膝丸愣了下,審神者見狀,靦腆地解釋,「老...老師不是說了,要帶你去熟悉環境。」

  面對這個問題,他不知道要怎麼回答,正當要陷入漫長的思考時,肚子唱空城的聲音響起。

  由於音源是從審神者那裡傳來的,眼神悄悄地望向她,果不其然對方通紅的臉,印證了聲音確實她發出來的。

  這讓膝丸忍不住〝噗〞的一聲笑出來。

  「你、你笑什麼啊。」她腦羞道。

  他拭去因忍笑而逼出的淚,「抱歉,因為主上你......」

  「嘛,算了,我餓了,先去吃飯吧。」她嘟著嘴道。

  「恩。」



***



  「主公大人!!~」一抹嬌小的身影撲向懷中磨蹭。

  「我...我回來了。」她起初看到身影愣了下,下秒才想起這身影是誰,小緊張的回擁,笑笑地回應。

  沒多久,小身影就被人從後面拉開,動作像是拎小動物一樣,只差沒整個拎起來。

  「抱太久,別忘了我們還有一堆事情要做。」

  小身影掙扎開來,面向對方用自己的兩個小拳頭捶打,「薄綠是小氣鬼!!~」打完又抱下審神者後才離開。

  「你怎麼不讓今劍繼續抱。」她略有笑意地問。

  「要抱,以後有得是時間,不差這一時。」膝丸口氣些許無奈,眼神看向小身影離去的方向。

  「所以不是在吃今劍的醋囉?」

  背對著審神者的他心虛地顫了下,別過頭沒有回應。

  她歪頭巡視膝丸的表情一會,露出了微笑。

  「呦~老大這麼早回來啊!」爽朗且有腔調的嗓音,引起兩人的注意,來者是外貌、氣質神似柴犬的青年。

  「恩,因為下午沒課,雖然想帶膝丸去熟悉環境......」語畢,她用手指搔了搔臉道。

  青年眨了眨橙色眼瞳,神情有些疑惑,「那....幹啥不去?」

  「是我說不去的。」膝丸望了下青年,隨後雙目低垂,「大夥剛從本丸搬來,東西要整理、住的地方也得打掃,所以就先回來了。」

  「咱看你是在擔心你大哥吧。」青年單手搔搔頭,「擔心他打掃工具不會用~」面露壞笑道。

  「不是好嗎!~兄長看上去是那樣,但絕對不會連打掃工具都不會用!!」膝丸激動地表示。

  「唉呀,你們說誰不會用打掃工具呀。」霎時,青年和膝丸兩人像是做了見不得人的事般同時僵住,來者不是別人,正是拿著吸塵器的膝丸的哥哥—髭切

  「主上您回來了啊,正好我想問這東西要怎麼用呀?」髭切沒有注意到兩人的異狀,自個兒走去審神者那問手上工具的使用方法。

  審神者直怔怔地盯著髭切,髭切見她如此反應,便立刻猜到原因。

  「主上看我頭髮黑的不習慣?」髭切勾起平時的笑容問。

  「咦,那、那個...我.....」

  「什麼都不用說,我知道;與其解釋,不如先告訴我這個怎麼用?」髭切笑著晃晃手上的吸塵器。

  聞言,審神者忍不住笑,「這簡單,首先你要.....」

  花了約十分鐘的時間,髭切才大概記住吸塵器的用法。

  「如果有問題或忘了怎麼用,再問我吧。」審神叮嚀道。

  「知道、知道,對了。」髭切想到了什麼,望向青年,「陸奧守,燭台切在找你呦~」

  青年頭上兩個像獸耳的毛,如同電波感應,「完了~!咱忘了燭台切交代咱要做的事了;主上,咱先走,晚點見。」

  語畢,名為〝陸奧守〞的青年匆忙地離開,留下髭切、膝丸、審神者三人。

  「話說....弟弟丸,你和陸奧守到底在說誰不會用打掃工具呀?」髭切好奇地問。

  膝丸立即回神,拍拍自家兄長的肩膀、一臉鎮定地道,「兄長,這不重要,我們還是趕緊打掃吧。」

  於是膝丸推著髭切離開。

  「啊!我也來幫忙吧。」審神者也跟了上去。



***



  傍晚時分,房子內所有的打掃工作終於完成,全體人員便在客廳歇著、喘口氣。

  畢竟這次〝體驗現世生活〞的任務,政府考慮刀劍男士人數眾多,所以準備了大型公寓供應居住,房間數也夠,甚至還多幾個空房沒人住。

  但這種大公寓打掃起來也真夠嗆呢.....審神者心想。

  接著她將注意力轉到政府為刀劍男士安排現世身分的文件上,為了能讓其同時感受學生和社會人士的區別,選擇用半工半讀的方式進行,除了外表年齡大上許多的以外,如蜻蛉切。

  不過......有必要全部安排到我就讀的學校嗎…審神者望著文件上的〝就讀學校〞那一欄想。

  審神者就讀的大學,學校內設有附屬國中小、高中兼研究所,也是一間私立學校,會做出這樣的決定,或許是希望審神者能從旁協助,以便儘早進入狀況。

  「吶吶~薄綠,學校好玩嗎?」今劍從後環抱膝丸脖子,兩腳擺盪好奇問。

  「這個問題我也想知道。」束馬尾藍瞳、左眼有淚痣的男子跟著附和道,「聽聽作為本丸第一個去體驗現世生活的人的心得。」

  「不予置評。」膝丸雙目緊閉表示,「再說才一天而已,能得出什麼心得。」

  「硬要說的話,就只有語言上看、聽、說這點不方便。」

  「這樣呀…果然還是給大家添麻煩了嗎…」審神者苦澀地笑說。

  聞言,膝丸這才反應到自己方才的話,「你不要誤解!雖然語言不通這點是不方便,但不認為你給我們添了麻煩。」

  「而且........」膝丸神色認真地面向審神者,「你那時不也是努力地克服,現在只不過是我們和你的立場對換罷了。」

  「沒錯!沒錯!主上能做的到的事,沒有理由我們做不到。」氣質如鶴的男子笑著一把抓亂審神者頭髮。

 「喂!鶴丸,不得對主上這般無禮!」某個主命至上的人斥喝道。

  鶴丸無視,仍自顧自地繼續玩,一隻手出現直接把前者的手抓離審神者的頭髮。

  「齁~看來有人〝醋〞很大喔~」說完,毫不費力地掙開被抓的手,豐饒趣味地看著對方。

  對方不語,伸手幫審神者整理亂掉的頭髮,動作相當輕柔;而前者則像個小貓一樣,乖乖地讓他用。

  「我說,」黑短髮紫瞳的少年,手指推了下眼鏡,「大將、膝丸先生,你們曬恩愛,可以等沒有人的時候嗎。」

  這句提醒,兩人呆住好一會兒,並且感覺各自臉上的熱度竄升;一個是緩緩地別過頭,另一個是僵硬地收回手。

  審神者這時突然站起來,「走吧。」

  「走?去哪?」膝丸疑問,不只他,在場的大夥都疑問了。

  「買晚餐的食材。」審神者靦腆地道,「慰勞大家,今晚我下廚給大家吃。」

  「喔~老大要下廚,真懷念啊~!」陸奧守燦爛地咧嘴大笑。

  「畢竟離大將上次下廚有好長一段時間了呢。」眼鏡少年說。

  「我想吃紅燒魚!」束著低長馬尾黑瞳、有呆毛的青年,開心地直接報想吃的菜名。

  「在下和鳴狐比較想吃主人的南瓜小點。」肩上有狐狸代為發言的青年表示。

  「一期哥,主公大人做的菜好吃嗎?」面部有些許雀斑的男孩,期待地問。

  「這個......嗎…」坐在男孩身旁,名〝一期〞的男性,神情猶豫地想要如何回答,「我也沒嚐過呢…….主上的料理….」回以笑容道。

  「畢竟一期是在我之後才來的,也是在那之後,主上就沒有踏進廚房半步了。」戴右罩的男性微笑說。

  「那大將在燭台切沒來本丸之前,一直都有在做菜囉?」黑短髮三白眼的少年,望向審神者好奇問。

  「是啊,那時大家都不太會做菜,所以我也就過來幫忙。」審神者不好意思地搔搔臉。

  「那大將為何不繼續做?我也想吃大將做的菜吶。」三白眼的少年追問。

  「主上每日要做的事很多,隨軍出征、練習刀法跟陰陽術、整理與批改文件,當時本丸有二十幾人,區區下廚做菜,豈能再讓主上費心。」某個主命至上的人義正辭嚴地道。

  「嘛,事情就像長谷部講的那樣。」燭台切無奈地笑。

  「但是呀~主公大人做的菜可好吃了。」今劍小跑步地撲到審神者懷中磨蹭,撇眼望向膝丸露出小惡魔般笑容。

  彷彿像是在說〝沒吃過主公大人料理的可憐蟲〞。

  死短刀....你是在吸仇恨嗎.....膝丸額角爆筋,緊握拳頭地想。

  「不過主上,食材您打算去哪買?」燭台切問。

  「黃昏市場。」審神者比出一隻手指,微笑道。

  「黃昏市場?」眾人困惑。



***



  「這就是黃昏市場.....?」膝丸看看市場又看看審神者,審神者望著膝丸點頭回應。

  「哇哈~看起來超棒的耶!」陸奧守興奮地四處張望。

  「話說在前頭,你們人生地不熟,千萬不要亂跑。」審神者略擔心地提醒,「特別是你們四個。」

  審神者望向四個平安時代的太刀,一個是弟弟的名字一直都記不住、一個是嗜茶如命、一個是我行我素的天下五劍、最後一個則是愛惡作劇與驚嚇的鶴。

  「是、是。」四把太刀異口同聲道。

  交代完後,審神者帶著自家的刀逛市場,不過人數眾多,走起路來簡直是一個大陣仗,很難不讓人不去注意。

  除此之外,還有一點,就是外貌,雖然髮色變黑,但是外貌仍依舊,一路上特多人在看。

  而且還是女性居多,下至八歲女童、上至阿婆、歐巴桑,大大小小全部通殺。

  看到這兒,審神者嘴角一邊不由自主地上揚,在心中豎起大拇指大大的比個〝讚〞。

  「主上你笑什麼?」

  審神者回神,望見膝丸疑問的神情,她擺擺手示意沒什麼,後者也就沒多問了。

  「主上,這是什麼?」

  「白糖棵,算是炸麻糬再裹糖粉的點心。」

  「主公,這黑黑的果凍是什麼?」

  「仙草凍,中暑的時候吃很有效。」

  「老大,晚餐的紅燒魚,用這種的怎麼樣!」

  「你給我去找吳郭魚.....」

  活了千百年的刀劍男士見什麼、問什麼的狀況,審神者早有預料,即便這裡是自己的故鄉,對他們而言,卻是身處異鄉。

  再加上很多東西,他們是見過不了解、要麼沒見過,好奇心自然就作祟。

  「膝丸你不跟大家一起前面去看看?」審神者望向一直站在自己右邊的人,左手手指著前方視線範圍在自己看得到、又離自己沒多遠距離的刀劍們。

  聞言,膝丸臉上泛起一片紅暈,伸出食指比了一個方向,她順著方向望去。

  自己的右手挽著膝丸的左手,當下臉部的熱度緩緩上升,她悄悄望向膝丸,對方也正在看著她,臉也比剛剛還紅。

  「...抱....抱歉...」審神者結巴地道。

  正要抽回手時,膝丸抓住自己的手,「其實你繼續這樣也沒關係的......」他眼神撇開,「而且.....我也不討厭。」

  膝丸的這番話,心中一陣悸動,手挽得更緊。

  好開心喔。審神者發自內心地笑。

  「喂!老大,晚餐的食材還要買什麼!」

  遠方陸奧守的呼喚,引起兩人注意,相視而笑。

  「走吧,大夥在等我們了。」

  「嗯。」



***



  「承蒙款待!!」

  語落,原本充斥著筷子飛舞於菜餚聲音的客廳逐漸安靜,審神者望著桌上的空盤,又望向自家的刀劍。

  雖然今天做的都是家常菜,不過大家都吃的滿足,接著眼神移到膝丸身上。

  算是....合胃口吧.......審神者自認地想。

  「話說大將,明天要去那個叫學校的地方,有什麼要注意的嗎?」眼鏡少年問。

  審神者拿出智慧型手機,看了下日曆,今天週五、明後六日。

  嗯…正好碰上六日。審神者將手機收起,「不用,明天週休六日。」

  她見刀劍們不解〝週休六日〞的意思,便解釋給他們聽。

  「那明後天有什麼打算嗎?主上。」塗紅色指甲油、打扮很可愛的男性問。

  「採買日用品、和換洗衣物。」審神者比食指笑道,「你們出陣和內番的衣著在這兒有些不合適。」



***


  「這是......」

  週六早晨,與刀劍們一起用丸早飯後,審神者自個兒回房整理昨日沒能整理完的東西,結果找到了一件之前媽媽做給自己的衣服。

  一件寬鬆中長、格子拼接蝙蝠袖的長袖連身裙,是之前任職報到日的前一天做的,當時媽媽做完要求自己穿上去讓媽媽看看,所以也就試穿。

  回想起來,這件連身裙也只穿過這麼一次而已,因為要隨軍出陣,穿裙子反而礙事。

  有時回到現世,也沒有想到要穿,媽媽也沒提起,久而久之就忘了,就算記得大概也不會穿,畢竟刀劍的外貌,除小孩、少年外,還有成年男性。

  沖著這點,她就沒勇氣穿了,何況心上人在這群成年男性裡頭。

  「反正也沒有要穿出去,穿給自己開心也好。」審神者拿起連身裙換上,因裙子寬鬆穿上去顯得很瘦,再加上自己身材是真的很纖細,臉長得清純,整體看上去有些稚氣未脫。

  她順手打扮了下,站在鏡子開心地轉了一圈。

  突然覺得此時的自己,是個普通的女性,而不是審神者。

  「下次朋友聚會就穿這件吧。」審神者嘀咕。

  不過得想辦法避開刀劍們,偷偷穿出去。

  正當這麼想時,〝碰〞的一聲巨響,嚇得審神者轉頭一看。

  自己的房門大開,一、二、三、四、五、六、七,六個極短、一個太刀外加一隻大白虎,一群刀劍全趴在地板上。

  如果自己現在的裝扮被短刀看到就算了,但還有一個.......她將視線移到在場唯一的一個太刀身上,對方也注意到自己的視線。

  「呃…主上…我…」膝丸尷尬地想解釋。

  審神者感覺臉的熱度瞬間達到沸騰點,頭頂冒出〝嘣〞一聲的熱氣,雙腳癱軟在地。

  「解釋。」審神者低頭看不見表情,語氣冷冷地道。

  「咦?」膝丸沒聽清楚。

  「我說給我一個合理的解釋~~!!」審神者大聲地喊,其音量大到耳朵發疼的地步。

  ..........

  「說吧,為何你們會在我房門外,藥研、小夜、愛染、小退、平野、前田,還有膝—丸。」審神者坐在客廳依序叫出自己對面的刀劍問道。

  除了她和七個房門外疑似偷看的以外,所有在手合室剛對練完、換好衣服準備跟審神者出門的所有刀劍在一旁圍觀。

  他們看看審神者又看看那七個,目光一直在這兩者之間徘徊,不過大多停留在審神者
身上居多。

  而審神者因要和大夥出門的時間將近,來不及換上其他的衣服,就決定乾脆穿這身連身裙出門。

  在圍觀刀劍之中的一期、江雪、宗三想幫弟弟辯解,但不知道該說什麼;明石作為監護人,心情與一期他們一樣;反之,同樣是哥哥的髭切,卻沒有想幫膝丸辯解,反倒露出一臉〝看好戲〞的表情。

  六個短刀們解釋,當時他們本來是想找審神者討論訓練包丁的事,發現審神者房門沒關好,又意外從房門縫看見審神者穿連身裙的模樣,忍不住多看了幾眼。

  膝丸則是想找審神者提醒出門的時間要到了,還沒有走目的地,就被小夜從後方摀住嘴,後者用食指比嘴要膝丸別出聲,並要他繼續走到審神者房門那。

  短刀們見到膝丸,便拉他湊到門縫示意他往裡面看,膝丸皺眉,他認為這樣不妥。

  結果小夜直接用雙手將膝丸的頭湊過去,他本能地想掙扎,見小夜一刀不行,其他的五刀上前幫忙,過程中不慎腳滑碰到門,七刀一起跌進去,之後就是審神者看到的情況了。

  六個小短刀表示他們不是故意的。

  審神者聽完,捲起袖子,捏了捏七個刀的臉後,說了一句〝下—不—為—例〞後,結束這段小插曲。



***



  假日本來就人潮眾多的服飾店,因一群刀劍的到來,店內塞爆了。

  俗話說的好,帥哥美女人人都愛看,對吧?

  審神者極力地去無視外人的目光,幫著刀劍們選購衣物,主要還是依他們自己喜好決定,身後試衣間的門打開,她轉頭一望。

  膝丸穿著白色襯衫外加一件連帽衫、牛仔褲。

  很好看呢。審神者心想。

  「你不要一直盯著我看,好嗎。」被審神者視線盯得有點難為情的膝丸說。

  「抱....抱歉,衣服...還可以嗎。」審神者問。

  「嗯。」膝丸答。

  「那在試試其他衣服吧,畢竟也要有換洗的衣物。」審神者指著服飾店展買的衣服,「你身上這身就直接穿著走吧。」

  『小姐,這位先生的衣服也要穿著走。』審神向其中一個服務員遞出一張卡道。

  『好,馬上幫您處理。』服務員拿了卡,就走到結帳台結帳。

  等待服務員結帳時,審神者感覺到一股視線,轉頭正好與膝丸對視。

  他神情專注一直盯審神者,後者緩緩地轉回頭,覺得自己的體溫越來越高。

  叫我不要盯著你看,卻一直盯著我看。審神者心頭小鹿亂撞地想。

  「怎麼了?」審神者歪頭望向好奇地問。

  「沒什麼.....」膝丸眼神飄一旁,小聲地道,「裙子很適合呢…」

  雖然小聲、仍聽到這句話的審神者,勾起笑容,慢慢走向膝丸的耳邊,同樣小聲地道,「喜歡,以後就穿給你看。」

  膝丸沉默,但面容的紅暈代表了回答,他快步走到服飾店展賣的衣服,繼續選購。

  此刻膝丸的表情,審神者很滿意~

  經過一段時間後,大夥的衣服都OK了,一行人又大陣仗的來到電信局,畢竟政府要刀劍們體驗現世,那麼聯絡就不能用傳令式神,得改用手機。

  帶刀劍們辦完門號和手機的購買,一路上大夥吵吵鬧鬧地聊天,膝丸也在其中,審神者則安靜地在一旁聽著、看著。

  審神者無意間撇到一個小女孩在馬路上撿球,貌似是小女孩不小心丟了球,同時審神者也撇見現在是紅燈,一輛車正筆直地開過來,眼看就要撞上小女孩,她扔下手中的東西,跑去救人。

  膝丸察覺審神者的行為,不只他,所有刀劍也都察覺到了,也望見即將到來的危險,膝丸來不及衝上去,事情....已經發生了。

  所幸審神者救到人,代價是腳扭傷,小女孩無傷,只是被嚇的哇哇大哭,肇事者下車查看兩人的情況、也打電話了。

  『小姐,你們沒受傷吧!』肇事者神色慌張、關心地問。

  審神者搖搖頭表示她和小女孩沒事,安撫小女孩要她不要哭,肇事者確認沒事後鬆口氣,忽然一雙手抓住肇事者的衣領。

  肇事者還沒反應過來,膝丸的臉在肇事者眼中放大,他猙獰的表情暗示著自己此時的情緒,膝丸很想斬了這人。

  但在審神者無語的哀求下,他軟化態度,緊抓的手慢慢放鬆,肇事者又鬆口氣,不過膝丸一個不甘的眼神瞪過來,肇事者本放鬆的情緒也又緊張起來。

  警察趕來處理現場,小女孩也安全回到父母身邊,事情也就結束了。



***



  「嗚…被臭念了好久。」審神者坐在房裡的床邊,摸著被自家初始刀捏臉處罰的面頰。

  想起自家刀劍們悲傷、擔心的神情,自己的心也揪在一起。

  讓他們擔心了。審神者重重地嘆氣。

  〝喀咔〞一聲,審神者抬頭望,來者是膝丸,手上拿著一袋冰敷袋,兩人眼神對視,膝丸率先撇開,她的心變得更難受,膝丸走到審神者身邊蹲下,執起她扭傷而腫大的腳,替她冰敷。

  沉默降臨房裡,自從事情發生至此,膝丸都沒有說過話,眼神也一直在迴避她。

  膝丸一定很生氣吧,我這麼地不照顧自己。想到這兒審神者的心像是絞碎般,令人窒息,眼眶不自主地泛起了淚,呼吸也開始急促。

  膝丸聽到細細啜泣的聲音,抬頭一望,審神者梨花帶淚的臉映入眼中。

  「妳.....!?」膝丸有些慌張。

  審神者不語,也許是聽到膝丸的聲音,啜泣聲變得更大,開始胡亂擦拭眼中的淚。

  膝丸把冰敷袋擱一旁,坐在審神者旁邊,一手摟著她的腰、另一手拍拍背,試圖安撫情緒。

  一段時間,見審神者情緒沒有平復,拍背的手緩緩撫上她的面頰,伸出舌尖舔舐落下的淚。

  果真讓審神者止住淚水,只是啜泣的聲音並未完全平復。

  審神者呆呆地望著膝丸,膝丸繼續舔舐,最後在眼鼻覆上一吻。

  「對不起......」安靜很久,終於找回語言的審神者道。

  「我...讓大家擔心........了...」語畢,審神者心中又湧出想哭的衝動。

  沒等審神者發作,膝丸吻上了她的唇,直接深入喉間,唇舌纏綿一番後,才放開。

  「別哭了,再哭我就沒別的方法安撫妳了。」膝丸那帶有薄繭的手輕輕撫摸審神者被親吻透紅的面頰。

  審神者像個安分的小孩點頭,食指輕點著膝丸的唇,小聲地道,「膝丸....我想要.......」

  和審神者早有無數肌膚之親的膝丸,很快了解她這句話背後的意義。

  他起身把審神者的房門上鎖,之後一把將審神者跨坐自己身上,雙手覆上她的臉。

  「先說好,不要跟我索取太多。」膝丸雙目微闔,氣息輕吐在審神者耳邊,「我可不想又被人說我沒照顧好妳。」

  「恩,明天再和大家一起把日用品買齊吧。」審神者抓著膝丸胸前的衣物,頭埋進他的頸窩。

  未來在現世生活的一年,也要一直一起。






完。






----------------------------------------------------------------------------------------------------------------------------

第一次參加公會的活動,很開心。
大家的作品都很棒,另外我還寫了番外篇((R18喔~ 改天會po
之後還會再寫其他的女審跟其他的刀劍的番外
歡迎大家批評指教~
祝大家聖誕快樂、新年快樂~~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83255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刀劍亂舞|刀亂|BG|膝丸|女審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喜歡★acc963852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考試。西餐。蘋果派-髭切...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taiwan1998風想
你說的垃圾小說仔就是一月筆齡得到巴哈達人,隨手寫寫得下兩次校外比賽特優,跟你相比實在自愧不如看更多我要大聲說6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