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22 GP

[達人專欄] 【FGO聖誕短篇同人】Christmas drama

作者:湛藍琴海│2017-12-24 19:16:41│贊助:142│人氣:1372
  閱讀前注意事項:

  縮圖來源

  一、基本上依照型月世界觀,故事背景設定融合了Fate apocrypha、Fate Grand Order
但依據劇情需求有所調整,為平行世界,不喜請迴避。

  二、本身並非專業的型月廚,故有部分設定可能不符原作,有自創成分,若有牽強之成分請見諒。

  三、基本上該文有大量捏他,對型月作品較為熟悉者,才較會注意到某些彩蛋,但未注意到也不影響閱讀。

  四、本文與之前的FGO同人〈夢之境界〉無關,但有角色重複,有興趣者仍歡迎閱讀。

  五、本文字數較多,原想分成上下篇,但依據本文性質,個人認為集合於一篇較為適合,加上本文為聖誕賀文,考慮到聖誕將至,為求保鮮故仍不拆分,敬請見諒。


----------------------------------


  「Merry Christmas!聖女大人!是時候該醒來,來感受這場精心準備好的精彩戲碼了吧!」

  眨眼、眨眼。

  被稱為「聖女大人」,繫綁金色麻花辮,並身著靛藍長裙、長襪,及頭上戴著銀甲的少女,終於逐漸定住視野,視野也從朦朧漸轉清晰。

  「Merry Christmas?慢著,為什麼我又會出現在這裡?」

  金髮少女迅速起身,環望四周──映入她眼簾的,是隆重森嚴的火刑台。火刑台上有一高一矮,手執長槍的士兵。台下亦有大量士兵,將她包夾其中。

  「哎呀,那當然是因為,吾輩要來『一雪前恥』呀!」

  慷慨激昂的低沉男音,再度於金髮少女的耳畔響徹──

  「至於為什麼要說"Merry Christmas",那當然是因為,今天剛好是聖誕節呀!能夠在聖誕節的時候,來獻上這份大禮,真是千載難逢的好機會啊!收到這份禮物的感覺如何呢?驚不驚喜、意不意外呀?還是說很懷念呢?聖女貞德(Jeanne d'Arc)?」

  發出低沉男音的主人,終於從士兵群中走出來──

  「果然『又』是你,威廉‧莎士比亞(William Shakespeare),為什麼你又能夠再次出現?而且又能對我施展寶具?經過上次的教訓後,還不知道這麼做只是白費心力嗎?無論給我看什麼都是枉然──」被稱為「聖女貞德」的少女話鋒一轉:

  「不對,照理而言,你應該已經喪失過去被召喚的記憶了才對──」

  「確實,照理說吾輩應該已經失憶了。不過很遺憾的,吾輩全都記得!」身著盔甲,手持長槍的莎士比亞,直截打斷了貞德:

  「至於為什麼,基於有時候留下懸念,會讓戲劇更有張力,因此就先賣個關子了。不過其它問題,先告訴妳倒是沒關係,那就讓吾輩娓娓道來吧。」莎士比亞展開雙臂,自得其樂地如說書人般,以充滿抑揚頓挫的語調闡述:

  「首先,先讓吾輩解釋妳出現在此的緣由。如此一來,就能解答妳許多疑問了──妳應該還記得,照理說妳又以” Ruler ”的身分,在『聖杯戰爭』的戰場奔走。畢竟這次的聖杯戰爭,又出現了異常狀態,需要妳這位”Ruler ”的適任者來維持運作。然而,就在妳剛踏進戰場不久,就因為黑之Rider開了寶具,妳為了自保,因此就使用了寶具『吾主在此』(Luminosite Eternelle)來擋下攻擊。雖然是擋下了,然而因為承受的衝擊太大,因此妳也喪失意識了。」他睥睨貞德一眼:

  「就在此時,不屬於這次聖杯戰爭的參賽者,只是旁觀者的吾輩,就抓住了時機,對妳施展寶具,讓妳再度進入吾輩的舞台,然後再將妳喚醒罷了。」

  「那麼,既然你不是參賽者,那你為什麼還會出現在這次的聖杯戰爭之中?」貞德立即反問。

  「哎呀,就說別心急了嘛,這點吾輩一定會好好解釋的。這是因為,吾輩是額外召喚出來的從者(Servant),亦即『規格外』的。」

  「規格外?難道你就是這次聖杯戰爭的『異常狀態』而誕生的產物嗎?」

  「正是如此。吾輩再度現身於世後,接收到要阻止” Ruler ”的命令,而這正合吾意。本來對於上次的失敗,吾輩就一直牢記在心,那這次既然又有討伐妳的機會,那自然就要好好把握機會,來一雪前恥了。」莎士比亞右手環住胸前,微微行禮:

  「那麼,開幕啦!觀眾就坐,禁止吸菸,謝絕拍攝,全世界都是吾之舞台,在此開演!請獻上如雷之喝彩吧!(First Folio)」

  「夠了吧,既然你還有過去的記憶,那應該很清楚,你已經玩不出什麼花樣了才是──」

  「不不,吾輩當然不會故計重施,畢竟上次已經見證到,妳心靈之堅強、意志之堅定。但是,還有一些事情,吾輩還沒質問過妳──」英格蘭一代文豪威廉‧莎士比亞走近貞德,並睜大雙眸:

  「首先,妳認為拯救祖國,就是妳無論如何都要實現的『正義』嗎?即便那讓妳跟將兵們手染鮮血,犧牲了無數人命,也還是認為這就是所謂的『正義』?」

  「這要看對『正義』的定義。若以犧牲一部分的人命,換來和平,那當然是『正義』。犧牲少數來拯救多數,在許多時候,是在所必須的。雖然每條生命都獨一無二,或許不應以數字來『量化』價值,但以整體利益而言,拯救多數依舊是必然的選擇,犧牲少數則是必要之惡。」貞德以威嚴凜然的聲調,持續答辯:

  「我率領軍隊,激勵士氣,讓士兵更有鬥志地向前衝,奮勇殺敵。雖然這樣或許是一種變相地讓自己人送死,而且鼓勵了『殺人』。然而,誠如我說過的,這是為了換取『和平』,為了拯救國家。因此,犧牲士兵,這是在所難免的。何況,即便不鼓舞他們,敵軍也會殺戮過來,不有所反抗的話,我軍只會傷亡更多。」貞德將手放在胸前:

  「那麼,反過來說,為了減少我軍傷亡,因此就必須增加敵軍傷亡。畢竟當時戰爭已經一發不可收拾了,不殺敵的話,他們不會投降的。雖然殺敵終究是殘忍的,也是我無法推卸的罪孽。然而,既然不可能不傷害所有人了,那要有所犧牲的話,也只能選擇敵方了。」她的手持續放在胸前,但稍微放柔了聲調:

  「我深信神愛世人,每個生命也理當是平等的。但即便如此,在必要時刻,還是必須有所抉擇。而抉擇的標準,只能是『如何讓自己身邊的人獲得最大利益』了。因為我的法蘭西同胞,他們需要我,我不能辜負他們的期望,不希望他們繼續流血流淚,因此我不惜赴湯蹈火,也要實現他們的心願。」

  「但是,同樣敵方也會希望妳放棄率軍,讓他們的犧牲得以減少啊。那為什麼妳不顧慮他們呢?」莎士比亞一面質問,一面搖身一變為身著教袍的主教。

  「因為打從一開始,我就是為了法蘭西的人民挺身而出。假使英軍不進犯,我何以挺身救國?難道我要無所作為,眼睜睜看英軍荼毒法蘭西的人民嗎?要是我無所作為,那英軍的侵犯究竟要到何時?究竟還會枉顧多少人命?」

  「簡單來說,拯救法蘭西比一切都還重要吧?妳在法蘭西與英格蘭中,選擇了法蘭西,沒錯吧?」

  「當然,不拯救自己的祖國,還要拯救什麼?」

  「因此,妳只是想拯救『自己』的祖國吧?因為深愛著祖國,而去拯救她,不是嗎?」

  「正是。深愛自己的祖國,不是理所當然的嗎?」

  貞德提高了聲調,與莎士比亞四目相接。

  「是啊,人往往會喜愛、珍惜自己的事物。但那只是基於『自私』的立場,因為自己喜愛,因此去珍惜。那麼,妳因為愛國而去救國,這不也只是為了自我滿足嗎?這不就是一種『自私』嗎?」莎士比亞的語調更加尖銳激昂:

  「就如妳剛才也說過『不希望他們繼續流血流淚』,那就是出於妳個人的私心了吧。妳『不希望』這種事情繼續發生,因此妳去阻止,這不就是為了自己嗎?」

  「不是,那是──」

  「或許看起來,很多人會捨己為人,就跟妳一樣。但其實說穿了,會去『捨己為人』,也是因為自己『想』捨己為人,沒有『想』的話,就不會那麼做了。從這點來著眼的話,所有捨己為人的舉動,都是為了滿足自身慾望,那這樣還算得上是『無私』的奉獻嗎?」莎士比亞揮動手上的權杖:

  「這世上真的存在『無私』的奉獻嗎?」

  「不對,你──」

  「真是遺憾,妳並不是什麼無私的聖女,只不過是想滿足救國慾望的鄉下小姑娘罷了。妳所謂的救國大義,不過只是偽善而已!」威廉‧莎士比亞的神情更加尖刻猙獰:

  「這就是妳所信仰的『正義』嗎?」

  「莎士比亞,你這樣根本就是詭辯!」貞德高聲喝斥:

  「照你這種說法,人不能為善而善,不能為了自己心中的正義而戰!因為一旦基於自己心中的念頭,那樣的善就不純了。以此類推,不能基於自己的想法去行善,必須徹底無欲,方能達成純粹的善,真正的無私!」她的聲調更加鏗鏘有力:

  「然而,生而為人,有可能會無欲嗎?一個人倘使無欲,那就不會有所作為。必須要有原動力,才能有所作為。而那原動力,就是慾望!」她的語調堅如磐石,懾人心魄:

  「若能夠達到無欲的狀態有所行動,那就只是機械,不是人類──但人類不應該只是機械,而是有意志的!而因為我們有意志,才能彰顯我們是有靈魂的,不是嗎?」

  莎士比亞放下權杖,面不改色地凝神靜聽。

  「你說的沒錯,我不是什麼無私的聖女,因為我根本從不認為自己是聖女。我也有個人情感,也有自己的願望,也為了自己的國家而殺人無數。這都是我無法逃避的罪愆,因此我也付出了代價。最終我遭判火刑,雖是不白之冤,但或許也是一種贖罪吧。」救國聖女望向眼前的火刑台,壓低聲調。

  「是嗎?妳都已經成為了法蘭西的救國聖女,結果最後被安上罪名,上了火刑台。以妳的角度來看,明明為國鞠躬盡瘁,卻還覺得自己『贖罪』是理所當然?」一代英格蘭文豪語帶嘲諷,高舉權杖,指向火刑台。

  「當決定為國獻身的同時,我就已經做好覺悟了。在我立功的同時,也犯下罪過了。無論是否功過相抵,至少,我還是犯下了殺人之罪了。」

  聖女貞德持續直視火刑台,眼神無所畏懼。

  「原來如此。真是可悲啊,曾被安上『女巫』罪名,之後又被平反為『聖女』,被世人謳歌、並被期望是真正聖女的妳,還真是尷尬啊。妳的身分到底是蠱惑人心、殺人無數的女巫,還是為國獻身、救濟人民的聖女呢?還是說,都是呢?」

  「我只知道一件事:我只貫徹人民的正義,因為拯救國家是人民渴望的,於是我貫徹到底了。若這樣還是逃避不了『女巫』、『異端』的罪名,那這也是無可奈何的,畢竟帶來了這樣的神蹟,難免會被懷疑吧。無論如何改變,這都是無法逃避的宿命(fate),是歷史的必然吧。」

  對於聖女貞德堅信不疑的語調,文學巨擘莎士比亞只是頷首莞爾,似乎聽得津津有味。

  「而這樣的神蹟,絕非僅憑我一人之力,而是靠許多人的努力奮鬥,以及主的庇佑,才能夠實現的。這是主賜予的恩典,而不是我。我有勇氣踏上救國之路,是因為天啟。主的神諭,給予了我勇往直前的力量。」

  救國聖女輕拍胸口,眼神莊嚴肅穆。

  此際,響起了拍手聲。

  「漂亮、漂亮!不愧是有堅定信仰的『聖女』啊,事到如今,信仰還是如此堅定,並不為自己所付出的慘痛代價而感到後悔!」英格蘭文學巨匠停下鼓掌,話鋒一轉:

  「不過,妳說妳不是無私的聖女,但又是因為主的啟示,為了救濟人民挺身而出。那妳到底是如何定義自己呢?到底懷了多少私心,去實行這一切呢?」

  「這我本人無法斷言。不過,至少我深信,當我又能多拯救一個人,少一個人哭泣時,就覺得自己所遭遇的一切痛苦,都能忘卻了。就覺得無論自己變成什麼模樣,只要能實現這些,就都無所謂了。事實上,就如我被認為一介沒受過教育的村姑,還想率兵救國,根本是癡人說夢,我也無所謂;最終我被人誣陷,以女巫之罪名被處以火刑,我也坦然接受。多少嘲諷、罪名加諸於己身,我也無所畏懼。因為,我從不奢求回報,『我』自始自終,就不是為了『我』而去履行這一切的!因為早已將『自我』拋開了!」

  貞德拉高音調,魄力十足地說道。她拍下胸脯,語氣更加堅毅:

  「我不敢說自己就是無私的,畢竟我不是聖女,只是凡人。但我願以生命向主保證,至少我自始自終,已將『自我』視若無物了。」

  聖女貞德的目光,閃爍清澄高潔的光輝。

  火刑台上的兩名槍兵,似乎為之震懾,而挺直身子。

  「哎呀!漂亮!太漂亮了!真不愧是在審判上,被質問『妳覺得是否受到主的恩典?』,居然能夠回答出『若我沒得到,請主賜予我;若我已得到,請主仍賜予我』的智慧之人啊!口齒總是如此伶俐、頭腦總是如此清晰,太了不起了!」威廉‧莎士比亞大力鼓掌:

  「不過啊,審問尚未結束!好戲才正要上演!」他一個轉身,換上充滿文人氣息的青綠正裝,並手持書本:

  「那麼,換個問題吧。妳剛才說過,已將『自我』視若無物,那麼顯然妳就是為了他人,不斷奔波,甚至豁出性命吧。那妳不就是為了他人而活嗎?生而為人卻不曾為自己活過,豈不是太悲哀了嗎?」

  「無所謂。每個人都有他們認定的生命價值,只要依憑自己的意志去活,那就足夠了。」

  「不,這樣可是少了許多美好的事啊。為自己而活的話,才能發現更多生命的美好,比方妳愛的是國家,那妳有好好愛過『人』嗎?妳真的知道,什麼是『愛』嗎?」莎士比亞手刀一揮,翻起了書頁:

  「吾輩還記得,上次妳直接否定了私人感情,認為自己沒有愛上任何人。若真如此,那還真是可惜,為了國家,連愛人的權利都捨去了嗎?」

  「更正確地說,因為愛國甚於一切,因此我是盡可能去平等地愛每個人,而無暇去愛特定之人了。縱使放下國家,我還是必須以主為優先,要在能夠不違背信條的情況下,有正確的時機、正確的人,私人之愛,才會在我的考慮範圍內吧。」貞德再度與莎士比亞四目交會:

  「我很確定自己的心意,並沒有為私情動搖過。因為那種私情,從來都不存在。而我也不認為,不曾擁有過愛情是件遺憾的事,因為我有其它珍貴的情誼就夠了。我之所以能夠走到今天,多虧許多貴人相助,那些人的恩情,我沒齒難忘。尤其是上次,願意讓我憑依,對主虔誠的少女,我會永遠記住她的恩情。只可惜我可能沒機會報答她了,畢竟往後即便再被召喚出來,或許都跟這次一樣,不需要任何身體憑依了。」

  「哎呀,真的是這樣嗎?妳雖然不去愛人,但有人可是深愛著妳啊──」莎士比亞側身,伸長手臂:

  「那麼,就讓妳再見『他』一面吧──」

  躂、躂、躂。

  一名再熟悉不過的身影,從衛兵群中走出來──

  「啊,終於又再見到面了呢,我心目中最高尚貞潔的聖女大人啊,貞德!」

  「吉爾!」

  貞德不禁呼喚眼前,擁有一頭蓬亂黑髮的凸眼男子之名。被稱為吉爾的他,全名是吉爾‧德‧萊斯(Gilles de Rais),為英法百年戰爭時期的法蘭西元帥,與聖女貞德並肩作戰,是聖女貞德最忠實的盟友。

  「太好了,我終於又見到您了,聖女貞德。我還記得上次見面,也一樣是在這幻境裡呢,只不過那次是在蒂福日城罷了。」

  「蒂福日城?等等,吉爾,你也還有上次被召喚的記憶?而且──」

  「那是當然,我可是記得一清二楚呢。」吉爾向貞德單膝下跪,向她恭敬行禮。

  「快起身,吉爾。」貞德一面勸他停止行禮,一面轉首望向自鳴得意的英格蘭大文豪:

  「這是怎麼回事?莎士比亞?為什麼他跟你一樣保留上次被召喚的記憶?而且為什麼這次又將他召喚過來?又用了什麼手段了?而且,藉由我的能力,發現這次與上次不同的是,他這次有被賦予職階,跟你一樣都是Caster。但這次聖杯戰爭的Caster,已經另有其人了。不僅如此,既然是從者的話,我應該要一開始就感知到他的存在──」

  「啊啦,吾輩不是已經說過了嗎?有時候留下懸念,會讓戲劇更有張力,因此就先賣個關子了。」莎士比亞朗聲接道:

  「妳先別急著發問,先來好好欣賞這場好戲吧!」

  「貞德,雖然在上次的重逢中,我就已經感受您的信念,無論遭遇什麼,您都不會動搖,也不會為自己被處以冤刑而感到後悔。但是我果然,還是有無法釋懷之處。」已經墮落為「藍鬍子」的吉爾元帥,雙手輕顫:

  「您為什麼願意摒棄個人情感?為什麼不會去怨恨誣陷您的人,也不會去愛人?只當一個堅持正道的救國聖女,就這樣一生全獻給了國家,然後被子虛烏有的罪名處刑,這就是您追求的人生價值嗎?」

  「這是為了達成目的之所必須。為了實現遠大的理想,犧牲自我、付出代價是必要的等價交換。我並沒有因而無血無淚,只是,放下自我,方能看得更遠──」

  「但事實上,放下了自我,就是自我犧牲的證明。您為主、為國家服務,於是喪失了自我。忽略了那些疼惜、深愛您的人。比方我吉爾,實在看不下去,您為了國家而成為名為『聖女』的機械,而不是一個有血有淚的人類!若成為聖女的代價就是如此,那我還寧願不要!我只希望您是一個有血有淚的少女!」

  「吉爾──」

  「我的聖女啊,我無法接受的是,您捨棄一切,卻最後被國家、人民,甚至是天主的背叛!自始至終,天主也沒有回應您跟我的呼喚!您雖然微笑慷慨赴死,但我無法接受啊!我是何等的崇拜您、敬愛您,但您的末路卻是如此,這太沒天理了!天主真的存在嗎?我就是因為無法接受,無法再相信天主,餘是才會墮落成『藍鬍子』啊!」藍鬍子的嗓音更加激越高亢,幾乎喊破喉嚨:

  「您不去愛人,更不去愛己,那其他愛您的人,是作何感受呢?」

  「我──」貞德停頓半晌,隨後堅定語氣:

  「我從來不認為,自己是聖女,那更沒有成為名為『聖女』的機械這回事!我只是依照自己的意志行事,但拋開了利益得失,但的確是奠基於自己的意志,傾聽內心深處的聲音而行動!」

  「因此拋棄自身的『愛』就沒有關係嗎?也願意對那些愛您的人,棄之不顧嗎?」

  「可以的話,我也不希望如此,但是事情難以兩全,而且既定事實也無法改變──」

  「啊!貞德,為什麼呢?我只是於心不忍,您犧牲了一切卻被狠狠背叛,沒有過上一個少女應有的人生,明明我只有一個卑微的心願,那就是您能夠衣錦還鄉,過上一個人類應有的生活啊!我吉爾‧德‧萊斯,只是希望您能夠獲得應有的榮耀與幸福,度過餘生而已!」

  「吉爾……」貞德垂下眉宇低喃。

  「看到您如此豁達,我應該要感到慶幸,因為您沒有後悔。然而,不知道為什麼,我卻無法打從心底高興……反而感受到了,更加深沉的悲哀啊!」

  「咦?」

  對於最忠實的盟友吉爾‧德‧萊斯元帥,吐露這般肺腑之言,聖女貞德不禁驚呼了。

  「您聖潔靈魂的血淚,真的被奪去了嗎?您能夠豁達,更代表了您是不求回報的聖女,但我卻也感受不到,您生而為人的血肉之軀……究竟是誰扼殺了您的情感?這難道不是一種悲哀嗎?」

  吉爾雙溪下跪,緊抱住頭,渾身戰慄。

  「吉爾,不是的……我只是有所覺悟了而已,不是沒有情感,更不是沒血沒淚呀!有了覺悟後,自然能夠坦然看待一切了……」貞德俯下身,柔聲對吉爾解釋道。

  「真的是這樣嗎?那您的心中還能去『愛』嗎?若有機會的話,能去愛人跟愛己嗎?」

  曾經功勳彪炳的法蘭西元帥,放下雙手,以真摯的聲色問道。

  「當然,因為我無論遭遇過什麼,心靈都未曾死去。」

  聖女貞德,淡然莞爾。

  吉爾怔然,在一旁的莎士比亞也睜大雙瞳。

  同時,在火刑台上,原緊握長槍的兩名槍兵,雙手也微微鬆開了。

  「啊,貞、貞德……」吉爾快激動得不能自已,他目光閃爍,與貞德四目相對:

  「那、那麼,您也不需要任何救贖嗎?」

  「我的心靈既然未嘗死去,又何須救贖呢?」貞德保持優雅的微笑,嗓音更加溫婉慈祥:

  「因為無論何時,我的精神永遠與主同在。」

  吉爾聞言,瞠目咋舌,隨後面容擰曲,緊接著,留下兩行熱淚──

  「啊!貞德!我永遠的聖女啊!」他伸手,握緊貞德的手心:

  「太好了,真是太好了,您能不需要救贖,真是太好了……我自始至終,最掛念的事情,就是您能不能獲得救贖……如今我親耳聽到您這番答覆,那我已經心滿意足、了無牽掛了……」他淚流滿面:

  「我雖然一直覺得天主無情,甚至否定祂的存在。但是,既然是貞德您親口說了這些,那我就不會有任何懷疑了……」

  「吉爾……」

  貞德蹲下身,握緊他的雙手,以溫和慈愛的眼神與嗓音,向他傳達能量:

  「沒事的,我一直都很好,因此,無須再掛心了……」

  吉爾默然,只是簌簌落淚,原本幽怨汙濁的眼神,漸轉清明澄澈了。

  貞德一面讓他盡情發洩,一面轉首望向莎士比亞,質問:

  「已經夠了吧,到此為止了,莎士比亞。無論你想如何打擊我,都是枉然。無論你還有什麼戲碼,都該結束了──」

  「這麼有自信嗎?聖女大人?吾輩這次可是有備而來,以為一場精心策劃的好戲,會就此落幕嗎──」

  「無論如何,已經夠了。現在戰場還有很多問題,若我再不出發的話──」聖女貞德輕柔放開吉爾的雙手,旋即起身:

  「可能這場聖杯戰爭,會釀出不得了的事端!」

  她嘗試召喚旗幟,但卻遲遲召喚不出。

  「沒用的,妳是無法隨意逃離吾輩的舞台的,也無法反抗!」

  莎士比亞自信滿滿地如此宣告。

  「沒關係,讓你投降或是擊敗你的話就行了吧?」貞德二話不說,隨手奪走身旁士兵的長槍:

  「到此為止了,覺悟吧──」

  呼咻──

  一支長槍向救國聖女擲來,她不疾不徐,機敏地舉槍擋下。

  啪鏘!

  擲來的長槍落地。

  「是誰?」貞德高聲呼喝。

  「我說啊,這場鬧劇該落幕了吧?我已經受夠了!」

  貞德赫然,循聲望去──出聲者,為佇足於火刑台,其中一名身材較為高佻的槍兵。

  「就算要動手,也是由我親自動手,用不著妳來插手,聖‧女‧大‧人!」

  擲槍的士兵惡狠狠地說道,她大手一揮,旋即換裝──

  「……等等!妳是──」

  貞德瞠目咋舌,一名與她相貌極為相似,但為金眼,蒼白色短髮的少女映入她的眼底──

  「哎呀,妳應該還記得我吧?我們不是在奧爾良(Orléans)見過面嗎?這位聖女大人?」

  「果然是妳,當時被吉爾召喚出來,但根本不是我的側面的,貞德‧Alter。」聖女貞德舉槍指向她:

  「不過妳這次的職階……是Avenger?這是怎麼回事?還有,既然妳也是從者,為何妳能避開我的感知能力?」

  「哼,大概是因為這次的空間,可以適時的隱蔽從者的氣息吧。至於妳問我是如何做到的,是因為我的傑作!」貞德‧Alter睥睨貞德一眼:

  「這次的吉爾,是我召喚出來的──與上次正好相反!不只是他,連那個一天到晚都精神亢奮的『大文豪』,也是我召喚出來的!他只是這次聖杯戰爭發生異常的副產物,主產物是『我』,我被某個御主(Master)以違規的方式召喚後,我為了向妳復仇,於是在御主的許可之下,我又用了某種違規手段,來召喚出那位大文豪跟吉爾。但由於儀式不完全,所以他們只能稱得上『贋作』,而非真實從者──」

  「贋作?」貞德一頭霧水。

  「嘖,有什麼好意外的,我也不是第一次召喚贋作從者了……沒事,我什麼都沒說。總之,雖然他們是贋作從者,但性格與靈魂無疑是本人,只是在能力上可能與原本有些出入,但不一定比較差勁。比方能夠繼承過去被召喚的記憶,寶具還多出一些副效果,剛才講到的隱蔽從者氣息就是其中一點吧。」

  「真是太荒唐了!莎士比亞,你解釋清楚,這是怎麼回事?」貞德再度與莎士比亞目光交會。

  「嗯?妳要懷疑什麼呢?她所言不虛呀,聖女大人。」莎士比亞闔上書本:

  「只是吾輩要補充,為什麼她會召喚出吉爾元帥與吾輩,因為據她所言,她希望召喚出來的是對『貞德』有強烈執念之人,於是吾輩與吉爾元帥就呼應她的召喚了。接著,吾輩就向她說『吾輩與妳同樣,有向貞德一雪前恥之心,若想好好羞辱她,交給吾輩就對了。吾輩可以利用自身寶具,來上演一場精采好戲,而妳什麼都不用做,只要在一旁觀戲即可。畢竟吾輩還是想一人身兼導演、編劇與演員,只要交給吾輩,包準讓妳滿意』,於是她就將任務交給吾輩了。於是就像妳看到的這樣。」他展開雙臂:

  「原本想晚點揭露內幕的,只可惜她按捺不住,跑出來自曝了。」

  「真的是這樣嗎?吉爾?」

  貞德望向法蘭西的大元帥──此際的他,已恢復為原本的模樣,頭綁馬尾,雙眼不再凸出,手持寶劍,是一本正經的好青年。

  「是的,確實如此。」

  吉爾元帥恭敬回道。

  「那麼,Avenger──為什麼要用這種方式來討伐我?妳真想討伐我,直接跟我正面對決不就行了?」

  貞德向火刑台上,與她對立的貞德‧Alter如此問道。

  「那是因為,我最想摧毀的不是妳的肉身,而是妳的信念!」貞德‧Alter以尖銳刻薄的口吻,及鄙視的眼神持續說道:

  「因為我認為妳的信念,根本就是可笑至極。什麼相信主,因為天啟而捨身救國,然後被誣陷於是被燒死還無所謂,真是太可笑了!這種連廢渣都不如的人生,妳怎麼會坦然接受呢?被利用完後就被拋棄,如兔死狗烹一般,多麼悲哀且毫無價值啊!妳怎麼不會想報復世界呢?」她仰天嘲笑:

  「更何況,妳會落得這般地步,就是因為妳相信主!但我啊,最不相信這種東西了!倘若主真的存在,那必會對我降下天罰吧──但我不是活得好好的嗎?所以,什麼主啊神啊,根本就不存在!」她直指貞德:

  「我最討厭的東西,就是相信了,當然包括信仰,那對我而言根本就是邪惡!所以,我也最喜歡,在信徒的面前,否定他們的神了!」

  她面目猙獰,嘴角勾起惡意的邪笑。

  「妳──」

  「只可惜,那個英格蘭大文豪,實在太令我失望了,我原本還期待他能帶給我什麼精采大戲,可以看到妳信念崩潰、跪地求饒,結果根本什麼都沒有!早知如此,應該由我來親自審判,好好把妳嘲弄一番!」

  貞德‧Alter仰天冷笑。

  「所以呢?妳現在要來嘲諷我嗎?無論妳說什麼,都是白費的!」

  貞德目光鋒利,將槍鋒指向對方。

  「很可惜的,妳猜錯了。因為我想說的,大部分都被那個大文豪跟吉爾說光了,只是他們表達得讓我很不滿意,不過類似的話語再說一遍,妳大概已經不會覺得有什麼衝擊力了。所以呢,我就先不繼續浪費時間了,剩下的一些後話,待會再來好好談吧。」

  「後話?」

  「且慢!貞德‧Alter,妳現在還不滿意吾輩的劇本也沒關係,吾輩保證還有戲碼可以上演──」

  「夠了,小丑的時間,就到此為止了。」貞德‧Alter搖手拒絕了自信滿滿的英格蘭大文豪。

  「不不,再給吾輩一點時間──」

  「就說已經夠了還聽不懂嗎!一直在那邊嚷嚷真是吵死人了,給我閉嘴!」

  貞德‧Alter厲聲喝斥,她召出旗幟:

  「為了懲罰你囉嗦了半天,卻沒有任何成果,還想跟我討價還價,就吃我這一記吧──咆哮吧!吾之憤怒!(La‧Grondement・Du・Haine)」

  霎時,她烈火焚身,並拔出身上的佩劍,在劍鋒閃耀之際,身上的烈焰直朝莎士比亞蔓延過去──

  貞德敏捷退開,隨後,莎士比亞已被烈焰吞噬──

  啪鏘啪鏘啪鏘!

  大量的長槍,自莎士比亞的腳下竄出,將莎士比亞的身體各個貫穿──

  須臾,這位英格蘭的文學巨擘,被長槍群撐上半空。

  隨後,烈焰消逝,長槍群也煙消雲散,莎士比亞重重落地。

  與此同時,幻境解除,眾人回歸現界。

  貞德警戒地左顧右盼,他們身在夜晚的樹林之中。

  「……咳咳,早知道應該要將劇本設定成,即便是主子也無法在吾輩的舞台發動寶具呢……不過沒關係,原來這就是吾輩主子的憤怒啊,吾輩可是深深切切的感受到了呢……這種劇情走向,真是意想不到呀,實在是太棒了!咳咳!」莎士比亞咳出鮮血:

  「不過呢,果然吾輩的主子,其實是很仁慈的呢,明明可以給我致命一擊,卻只是刺穿一些非要害部位,以示警惕而已。主子的用心良苦,吾輩可是感受到了!」

  「給我閉嘴!」

  貞德‧Alter凶狠怒斥,舉起旗幟,直指莎士比亞:

  「再怎麼說你也是我召喚出來的從者,雖然是贋作,不過我本來就不覺得贋作會比較差,所以無所謂。雖然我覺得你是個廢物,不過先留你一條小命,應該也沒什麼損失。」她反問英格蘭大文豪:

  「還是說你覺得還有什麼地方,可以為我效勞的?」

  「若妳不想繼續觀賞吾輩的戲,那恐怕是沒有了。畢竟吾輩只是個微不足道的一流作家,除了創作,就沒什麼值得一提之處了。咳咳!」

  莎士比亞再度嘔血。

  「這樣啊,那還真是遺憾,早知道應該直接要了你的小命的。不過事到如今,你就自行解決吧,因為你這個廢物根本連讓我用寶具的價值都沒有!」

  「這樣啊,但還是對吾輩用了一次呢。另外,願意不直接處決吾輩這個廢物,真的是很仁慈呢,主子果然是個──」

  「明明都快死了廢話還那麼多,果然是真的很想死嗎?」

  貞德‧Alter舉旗揮打威廉‧莎士比亞的背脊。

  「哎呀!吾輩不說就是了,真是的,明明主子只是嘴巴壞了點罷了……不,什麼都沒說。」

  貞德與吉爾,對這般場景無言以對。

  「不過呢,既然主子都如此期望了,那吾輩就廢話不多說,就此退場吧。反正身為贋作的吾輩,一旦主子期望吾輩離開,基本上就能自行消失了。這算是身為贋作的一個好處吧,想退場的時候,就能瀟灑退場。」莎士比亞勉強撐起身軀,緩緩起身:

  「不過,在退場之前,有件事還想告訴諸位。」

  「你還有什麼廢話要說?」英格蘭文學巨匠的主子,斜睨自己的從者一眼。

  「剛才的戲劇,開場之初不就說過"Merry Christmas "嗎?因為是聖誕節。那既然是聖誕節,總要多準備點聖誕禮物。因此除了吾輩精心規劃的戲劇外,還有一大禮物!而這是要送給主子的!」莎士比亞彈指:

  「出來吧!可以好好跟大家打招呼了!」

  沙沙沙──

  剎時,一個嬌小的人影,從樹叢中鑽出來──

  「我終於可以說話了呢,剛才等到差點不耐煩了……」

  一名容貌與貞德‧Alter極為神似,但年齡明顯年幼許多,身材也小上一號的女孩現身。

  「妳是──」

  「喂!為什麼會出現這傢伙?你這個廢物給我說清楚!」

  貞德‧Alter打斷貞德的問話,再度舉旗,向莎士比亞怒問道。

  「這就是吾輩給主子的聖誕驚喜呀,畢竟妳都恩准吾輩來安排戲碼了,那做為從者的吾輩,自然是要加倍回報給主子了。因此不單是精心準備了精采好戲,還特地與妳的御主商量好,私下召喚出了她呢。也就是妳兒時的模樣──貞德‧Alter‧Santa‧Lily。」

  貞德與吉爾赫然。

  「啊?別鬧了,不要強調什麼Santa,這實在是太羞恥了!還有,我根本不想承認兒時的我會是這個傻樣!」

  「我也不想承認長大後的我會變成這樣啊,性格如此惡劣扭曲,還一天到晚想報復世界,根本扭曲至極!」貞德‧Alter‧Santa‧Lily望向貞德:

  「反倒是『本來』的我,整潔乾淨、端莊賢淑又可愛動人,簡直就是,我的理想!」

  「好啦,反正我的性格就是如此惡劣又扭曲啦,一點都不討喜,只會讓人感到滿滿的憎惡──沒錯,這就是我貞德‧Alter,因為我可是想報復世界的Avenger啊!哈哈哈!」

  貞德‧Alter高聲邪笑。

  「咳咳,不好意思打岔一下,有個問題要先詢問。」貞德清清喉嚨,向莎士比亞問道:

  「這孩子是什麼時候就在這裡了?剛才還在幻境裡的時候,她就在了嗎?」

  「當然,但是她跟貞德‧Alter一樣,都是化裝為士兵,在一旁觀戲。而她的座位,也是在火刑台上──與貞德‧Alter一起!」

  「啊?」貞德‧Alter一臉狐疑,但隨即又開口:

  「難道說,那時候站在我旁邊的矮小士兵,就是那傢伙嗎?」

  「正是!」英格蘭大文豪對此表示自鳴得意。

  「蛤──你說什麼!既然如此,那為什麼我會感知不到她──」

  「因為她沒有被賦予職階?」貞德搶先一步開口了。

  「正是如此!因為召喚她的條件頗不滿足,因此僅能召喚出靈魂,而無法賦予職階。就跟吾輩上次召喚出吉爾‧德‧萊斯這位元帥是一樣的。」莎士比亞彈指:

  「換言之,她的軀體是很脆弱的,而且也維持不久吧。」

  「沒關係,能夠在聖誕節的時候來到現世,我就很高興了。我一定要好好把握這個機會,當個稱職的聖誕老人!」

  貞德‧Alter‧Santa‧Lily充滿精神地說道。

  「妳在說什麼傻話啊!我可不記得兒時的我,有說過這種天真的蠢話!」

  「我也不覺得長大後的我會變成這樣!性格扭曲嘴巴還酸到不行,長大後的我怎麼可能會是這樣啊?我們果然是不同人吧?」

  「好了好了,吾輩差不多該退場了。」讓大小貞德‧Alter鬥嘴的罪魁禍首持續插話:

  「那麼,請諸君好好享受接下來的聖誕時光吧──不過在那之前,可能要先好好面對聖杯戰爭吧?」一代英格蘭大文豪,威廉‧莎士比亞開始消失:

  「那麼,就此告退!」

  英格蘭文學巨擘化為雲煙消逝。

  「哼,那個囉嗦的大作家終於走了。好啦,接下來怎麼辦?無趣的聖女大人,我們來談談吧?」

  「正合我意──」

  「不好意思,請容我插話。」持劍的元帥打斷「兩位貞德」,並向貞德‧Alter單膝下跪:

  「既然大文豪威廉‧莎士比亞先生因為已經失去利用價值,而已先行告退。那我想自己也是一樣的,當初我接受您的召喚,是因為要配合您的計畫,以及莎士比亞先生的劇本。但如今莎士比亞先生已經離開,我也不可能再配合他的劇本。而我也已經沒有任何牽掛,更沒有能夠為您效力之處了。因此,我也希望先行告退,望您恩准。」

  「……哼,隨便你啦。也罷,現在的你也只是個拖油瓶,接下來的聖杯戰爭,你已經無用武之地。反正要打倒那個女人,我一個人就行了。你就去吧!」

  貞德‧Alter撇臉,雙手交抱冷道。

  「我明白了,不勝感激。」劍之元帥道謝後起身,走向貞德:

  「那麼,我要先告辭了,貞德。」他將手放在胸前行禮:

  「不過,尚有一事想請問您,可以嗎?」

  「請盡管問。」

  「假使,我們不是生於亂世,是否還能夠相遇呢?」

  法蘭西的劍之元帥──吉爾‧德‧萊斯,以真摯的語調詢問。

  「我相信會的。我們會相遇,必定是主的旨意。那麼,無論在什麼時空、什麼國家,都必會相遇。」聖女貞德嫣然莞爾,伸出手心:

  「若是如此的話,相信我會體驗另樣的人生,而你也能夠更加幸福快樂吧。」

  「……是啊,貞德。」吉爾‧德‧萊斯單膝下跪,捧住她的手心。

  「不過,請讓我好好地說一次,真的很謝謝你的陪伴,能遇見你真是太好了,吉爾。因為你的協助,才能讓我的一生,如此無憾。」

  聖女貞德這般話語,讓吉爾元帥的目光,更加閃熠──

  似乎,沁入他的心脾了。

  「我明白了,我才真的萬分感謝您。能追隨您,實在是三生有幸呀……」吉爾開始化為光點消逝:

  「但願有朝一日,您能夠體會到,對『人』之愛……」

  語畢,吉爾‧德‧萊斯便隨風而逝。

  「哼,終於結束了嗎,這些傢伙真的都是讓人無法理解的神經病,怎麼廢話可以那麼多……」貞德‧Alter沒好氣地續道:

  「那麼,聖女大人,我們可以來聊聊了吧?」

  「妳要說什麼?」

  「剛才吉爾啊,不是最後跟妳說,希望妳有朝一日可以體會到對『人』之愛嗎?妳啊,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明明有個人這麼愛妳,可是妳似乎沒有徹底理解『愛』是什麼呢。而且,對於『愛』也沒有渴望吧。」並非貞德側面的貞德‧Alter再度雙手交抱:

  「不覺得這樣的人生太無趣了嗎?太沒意思了嗎?要是我的話,才不會追求對主的敬愛、國家的大愛這種虛無的東西。要追求的話,應該是要追求自己的愛,而不是為了任何人事物!」

  「這是妳的想法,我對自己的選擇沒有任何後悔。無論妳如何批判,都是無用的──」

  「真是既頑固又無趣的聖女大人啊!還是說妳是為了虛無的榮耀呢?我知道妳一定會否認。不過啊,我就告訴妳,真的想被肯定的話,我會希望是自身的強大、氣魄而被肯定!讓人們都折服於我的力量,為我的憎惡與憤怒深感畏懼!」

  貞德‧Alter吊起眼睛,唇角再度上揚。

  「妳這種想法真是令人不敢恭維。不過,妳會說這些話,是因為其實妳渴望獲得愛與肯定嗎?」

  「啊?妳、妳在胡說八道什麼!我怎麼可能會渴望那種可笑的東西,又不是什麼小女孩,愛與肯定,都是與我最無緣的東西,那種東西要是得到的話,我一定會丟得老遠,避之唯恐不及吧!因為那實在是太噁心了!」

  貞德‧Alter漲紅了臉,迅速轉身背對貞德:

  「那種東西,我絕對不會想要……」

  「是嗎?那麼,到底為什麼要提起這種話題呢?到現在還不放棄打擊我的信念嗎?」

  「哼,更正確地說,我只是想好好發洩而已。因為我實在看不下去,一個人居然不肯為自己好好而活,不珍惜所獲得的愛。這世上居然有這麼愚蠢的傢伙,實在是太荒唐、太離譜了!可笑至極!」

  貞德‧Alter持續背對貞德,並毫不留情地嘲諷。

  「因此,妳只是不滿我的人生嗎?不希望我這樣度過了一生?」

  「哼!妳想太美了,怎麼可能嘛,哈哈哈!妳的死活與我何干?妳要過怎樣的愚蠢人生,都是妳的事,我才不會同情妳,都是妳自找的,活該!我只是以嘲諷妳這種自以為博愛的聖女為樂而已!哈哈哈!」

  「我並沒有以博愛的聖女自居。不過,若妳真的不關心我,就不會跟我說這些了。妳的心意我收到了。」

  「蛤──我什麼心意啊?妳、妳搞錯了吧,我對妳可沒有任何善意,善在我身上是絕不存在的,絕對!」

  「我並沒有說妳的心意是善意喔,Avenger。」

  「蛤?妳、妳什麼意思啊,喔,真是夠了!跟一個頑固的神經病講話的我真是瘋了,根本是個無法溝通的女人嘛!太不可理喻了!」

  貞德‧Alter持續背對貞德,咬牙怒道。

  「總之,我明白了。或許妳會說這些,只是因為妳不忍心我過這種人生吧……嗯,沒什麼。無論如何,願意跟我談這些,真的謝謝妳了,Avenger。我是發自真心的。」

  貞德柔聲絮語。

  「哼、哼!又再鬼扯什麼了!什麼我不忍心妳過這種人生,不忍心妳個大頭啦!我才不會同情任何人,尤其是妳這個頑固又無趣的聖女!還有,幹嘛感謝我啊?妳要感謝的話,就、就去感謝那些真的有幫助妳的人,哼!」

  被稱為Avenger的貞德‧Alter雖然依舊背對貞德,但貞德隱約望見,她已經面紅耳赤,環在胸前的雙手發顫了。

  「我知道了。那麼,妳還有什麼話要說嗎?」

  「對妳這個頑固又無趣的神經病,我已經不想浪費唇舌了。雖然很想這個時候就打倒妳,但我因為已經用過一次寶具,所以不是最好的狀態了。」貞德‧Alter轉身,面向貞德:

  「那就在下次見面的時候,再堂堂正正地一決勝負吧!妳也要保持最好的狀態來挑戰,因為這樣打倒妳的話,我才會覺得痛快!」

  「沒問題,反正現在戰場還有其它問題必須優先處理。那就這麼說定了喔?」

  「哼,當然。不過說不定妳根本活不到那個時候,搞不好我已經毀滅世界了呢!哈哈哈!」職階為Avenger的貞德‧Alter,發出惡作劇的冷笑:

  「開玩笑的、開玩笑的唷,呵呵呵……」

  「放心,在這個邪惡野心實現之前,妳就會被我消滅了。」

  「是嗎?那就來好好拭目以待吧,聖‧女‧大‧人。」

  「那麼,在分別之前,我再說一句話吧──不需要擔心,或許有朝一日,我也能夠體會到所謂的『對人之愛』吧。」

  貞德溫柔莞爾。

  「那、那又怎麼樣了?關我什麼事?不需要妳多說!」

  她又再度滿面通紅,旋即撇臉。

  「好,我知道了喔。也祝福妳有朝一日,能夠獲得愛與肯定,如此一來,就不會想報復世界了吧。貞德‧Alter。」

  「囉嗦!吵死了!妳再多說一句,我就燒死妳喔!」

  貞德‧Alter的臉更加漲紅,手指貞德厲聲威脅。

  「那麼,下次見吧。」

  「不需要告別!」貞德‧Alter轉身背對貞德:

  「……不過,妳說了那些話後,我感覺好過些了,謝……」

  「嗯?」

  「沒有,我什麼都沒說!」貞德‧Alter極力否認後,走了數步:

  「來看看最後妳是否能夠戰勝我吧,呵呵呵……」

  此際,她消失無蹤。

  「那麼,該出發了……」

  「等一下,我也一起去吧?雖然我沒有被賦予職階,沒什麼戰鬥能力。不過,還是會盡我所能地幫忙的!」

  貞德‧Alter‧Santa‧Lily精力充沛、目光炯然地續道:

  「比方聖杯戰爭結束後,我可以去當聖誕老人,去送禮物來慶祝之類的……」

  「聖杯戰爭結束的時候,聖誕節早就結束了吧?何況,我們那時候應該都消失了。」

  「啊~~~真是的,好不容易被召喚到現世,結果無法當個聖誕老人嗎?嗚嗚……」

  貞德‧Alter‧Santa‧Lily不禁嘟噥。

  「好啦好啦,再說吧。能夠讓聖杯戰爭和平落幕,就是最大的聖誕禮物了吧?」

  貞德輕撫兒時的貞德‧Alter的頭,溫柔慈愛的態度,展露無遺。

  「嗯!我明白了!那我就一定好好協助妳了!有什麼需要的話,請盡管吩咐我吧,貞德小姐!總有一天,我要變得跟妳一樣,因為那才是我的理想!」

  貞德‧Alter‧Santa‧Lily鬥志高昂道。

  「過獎了,我只是盡我所能而已。那麼,我們出發吧。」

  貞德帶領她,一同向前。

  ──理想嗎……雖然對於自己的人生,無法一言評斷,但真要說的話,就是雖然並不完滿,但無憾吧……

  貞德如此思忖後,開口:

  「希望這場聖杯戰爭,能夠盡快落幕。願每個參賽者,都能在這場聖杯戰爭中,找到自己的『聖誕禮物』。畢竟,這對他們而言,應該就是最棒的……」她仰望垂掛半月的夜空:

  「” Merry Christmas ”了吧。」





                                  -Fin-

----------------------------------


  好啦,沒想到我還是寫了這篇,這次就不另外發後記了(至於上篇FGO同人〈夢之境界〉的後記,下次應該就會發了)。這篇想說的話,這次就簡單說一下吧。如下:

  一、我近年來都有寫聖誕賀文的習慣,去年也是某部名作的同人,那今年就想或許也可以寫個聖誕賀文。然後剛好有靈感,因此就寫了FGO同人來應景了。

  二、其實原本這篇是希望抽到黑貞的話再發,來當作還願文。不過果然人品通常運轉,加上種種因素,於是近來正式成為FGO前玩家了。雖然是前玩家了,但誰規定不玩FGO後就不能寫FGO同人了?!何況本身就是型月迷,然後本命其實是白貞也非黑貞,那為了白貞來寫一篇以她為主角的故事,其實理由也很足夠了(當然,再加入黑貞與聖誕小黑貞,也剛好能湊齊貞德家族。而加入聖誕小黑貞的另一個原因,是因為她剛好能配合節日)

  三、誠如上述,本篇主要是為了白貞而寫。基本上主要是因為不滿FAP的作者東出祐一郎(神奇東出)將貞德寫歪了,FAP的貞德,不是我要說,智商強行下線,而且還戀愛腦,有從聖女變癡女的嫌疑──對此我實在是太痛心與不滿了,於是就寫出了她沒有愛上任何人的世界線。私以為聖女絕非不能戀愛,但重點愛上FAP的男主(齊格)……呃,果然還是要喊一聲「神奇東出喪天良,我與元帥共存亡」(其實本文的背景設定,白貞是認識齊格的,只是沒有發展出戀愛情愫罷了。老實說,我真的不覺得貞德有任何愛上齊格的理由,至少原作的鋪陳方式太粗糙了)

  四、坦白說個人對Fate世界觀的莎士比亞,感覺也是相當微妙,因此安排他被桶的橋段,絕對不是什麼巧合

  五、其實本文的彩蛋不少,尤其是有接觸FAP跟FGO的人應該特別有感。以莎翁與貞德辯論的橋段為例,其實現在FAP動畫剛演完,不過之前就為了找素材,因此就有先翻原作小說了(結果好像沒怎麼用到)。然後因為對原作的劇情頗為不滿,因此算是寫了自己的版本吧,幾乎都是原創;以黑貞為例,剛結束贋作活動的台版玩家,應該就能看出某些梗。若是有抽到黑貞的,多看她的語音應該也會發現不少彩蛋。

  簡單來說,本作不單是應了聖誕節的景,也剛好應了FAP動畫與台版FGO的景(莎貞辯論與贋作活動剛好都在這個時間點結束)。大致上想說的就是這樣了,有什麼想法歡迎交流與指教。


----------------------------------


  超久沒有宣傳自家粉專了.........嗯,其實改名一段時間了,感覺這名字比較有趣(?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830793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湛藍琴海|FGO|Fate|貞德|黑貞|同人

留言共 12 篇留言

紫月靈
前面好正經,不過自從聖誕蘿莉貞出現之後,就有那種戲劇演完,大家回歸原樣的感覺了WWW
黑貞還是感覺很傲嬌,白貞排除掉齊格,比較聖女化了...
幼貞萬歲WWW

12-24 19:51

湛藍琴海
對,前半非常正經,基本上就是黑貞一出場就開始有點歪了,到小黑貞的時候整個就快變喜劇了。但沒辦法,這兩人在FGO的設定就是這樣,就是很有喜感,我寫的時候都有點想笑wwwww

黑貞本來就是個大傲嬌啊wwwww

沒錯,白貞只要沒有齊格,就會正常多了,會比較像個正常的聖女!當然可能因為個人私心,我寫的可能再極端一點就是了(X

小黑貞滿可愛的,滿嘴聖誕聖誕wwww 基本上FGO聖誕角都故意做歪了wwwwww12-25 00:14
湛藍琴海
當然這篇後來會比較喜劇,也是因為是聖誕賀文,就想要歡樂點了XD12-25 00:14
清閒
冷靜啊啊啊啊
我的心得
貞德真的是聖女啊(被閃)
黑貞真的是傲嬌啊(被燒)
童貞真的好可愛啊(被盯)
你說其他人?又不重要(巴)

12-24 19:52

湛藍琴海
完全說出了我的心得!雖然我想說的是,其實其它兩位男角還是很重要的啦(欸12-25 00:15
洛雅.愛的戰士
貞德、賽高!
黑貞、我婆!

12-24 20:26

湛藍琴海
白貞本命!黑貞可愛wwwwww12-25 00:17
深藍烈火
  又是黑貞嘛.......哇哈哈哈哈哈哈哈~(發瘋中)

12-24 21:20

湛藍琴海
黑貞嘛.......哇哈哈哈哈哈哈哈(苦笑)
沒關係,雖然抽不到,但只要有愛,抽不到還是會愛!(雖然我對她沒這麼強烈的執念就是了12-25 00:19
白煌羽
辛苦了,台版沒抽到黑貞,可惡啊!

12-24 21:35

湛藍琴海
沒關係,廣大難民絕對不只您一個......(默默舉手12-25 00:20
白煌羽
聖誕快樂

12-24 21:38

湛藍琴海
聖誕快樂~12-25 00:20
納蘭映雪
https://truth.bahamut.com.tw/s01/201212/441a737b0d3b45bdf7d2c80dae5751a8.GIF

12-25 00:12

湛藍琴海
[e12]12-25 00:21
珀伽索斯(Ama)
聖誕快樂,琴海

12-25 22:49

湛藍琴海
天馬聖誕快樂!12-25 22:54
艾爾琈
琴海聖誕快樂唷[e12]

12-25 23:43

湛藍琴海
綠葉聖誕快樂!12-26 10:31
七咲千影
不知道為什麼,沒有安徒生在旁邊的莎士比亞感覺好孤單……。

個人對角色設定上也不算很熟悉,不過感覺黑貞就像是貞德不曾去正視過的一面感情,那個因信仰而被切捨掉的另一部份的自己,所以感覺上和原本的貞德完全相反。

其實這篇感覺拿掉聖誕節的部分來看好像也沒問題,不過有小隻的聖誕黑貞在場感覺氣氛都比較歡樂,倒是日版今年聖誕小黑貞也成前輩了。


最後,雖然聖誕節已經過了,不過還是祝聖誕快樂(過去式),仔細想想自己也好幾年沒有在聖誕節做過什麼特別的事情了,現在聖誕節都跟平日一樣過……。

12-27 02:54

湛藍琴海
也還好啦,以FGO第四章的印象來說,似乎要在一起沒錯。不過由於莎翁跟貞德辯論的橋段,來自於FAP的發想,所以沒有安徒生是正常的。

雖然黑貞不是白貞的另一面,但黑貞的個性,的確能夠著眼在白貞比較沒有在意的地方吧?所以雖然兩人的形象並不處於對立面,但在內在上,的確有許多一體兩面的地方吧。

拿掉聖誕節的話,這篇就會變得超級嚴肅吧。但畢竟想配合聖誕節,因此就還是努力增加聖誕元素在裡面了,雖然是後來才扳回來的,也增加了不少字數ORZ


聖誕節當平日過也無所謂啊,我其實也不一定會過。總之,還是祝遲來的聖誕快樂XD12-28 17:46
湛藍琴海
順道一提,有點驚訝七咲是先看了這篇,大概是因為單篇,才會優先看吧(?12-28 17:47
七咲千影
先看這篇的原因是,感覺拖太久的話聖誕節的氣氛會跑掉,另外就是看了留言感覺可以稍微輕鬆地看,前言也有提到和之前那篇沒連結,所以就先看了。

雖然有時候只是因為感覺剛好心情到了才先選來看……。

12-29 02:07

湛藍琴海
原來如此,不過這種配合節日的文章也有個缺點,就是節日一過,保鮮度就會下降了。比較不像一般文章,比較沒有時效性的問題。12-29 11:15
提督退役迦勒底神遊中
啊...看到貞德這麼說我當下就知道你的用意了w
實際上不是不能看到我敬愛的奧爾良少女談戀愛,但是東出那種做法真的是毀了她的人格,搞到我對現在還是對FAP無法接受。

我喜歡她在除了救國聖女以外的某些個性設定(比如隱性的一根筋跟腦衝,其實跟她的歷史形象某種程度上符合),但就是沒辦法接受神奇的低智商戀愛腦...

04-07 17:45

湛藍琴海
啊啊,這篇舊文居然被挖出來了,有點驚喜XD 這算是為了寫聖誕賀文,然後在受到各種荼毒的狀況下(?)寫出的神祕產物XD

隱性一根筋跟腦衝還真的是她的設定,歷史上似乎就是這樣了,然後莫名其妙的低智商戀愛腦,也真的是我最無法接受的地方,想法跟我一樣啊(握手04-07 22:13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22喜歡★a73541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FGO短... 後一篇:〈夢之境界〉後記...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andre3304喜歡互動的巴友
希望可以找到愛互動的巴友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9:47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