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6 GP

【暗黑五十題】躁鬱症

作者:風靈草│2010-08-02 09:15:54│巴幣:2│人氣:1078
暗黑五十題(其他系列短篇請點這)

躁鬱症

  也許是應該面對現實的時候了。




  他點燃一根香煙,看著煙霧緩緩升起,但是沒過多久就把那根沒抽過的香煙捻熄,之後又重複了好幾次這樣的行為,點煙,捻熄,點煙,捻熄;像是這樣的行為可以讓他激動的心緒平復下來。


  昨天晚上,他跟交往了六年的女友分手了。



  女友的理由是,無法再忍受他的陰晴不定;他莫名的喜怒無常跟伴隨而來的暴力行為,使得他們原本的朋友們因此離去,那時她很愛他所以還是繼續跟他交往,認為也許有一天他會為她改變,本來女友以為愛情可以包容這些小摩擦,但是就在昨天,他又因為某些根本不重要的小事情跟女友吵架時,她再也無法忍受了。


  「我們分手吧。」她冷淡地說道,他本來想要問為什麼,卻在看見她的淚水和痛苦時,嚥下了所有的質疑,「我再也無法忍受下去了……」



  「對不起。」終究他只能說出這麼一句話,看著她甩上了公寓的門沒有回頭。



  他其實不是沒有察覺到自己的情緒問題,只是一直不太在乎而已——多數的時間他只是比普通人更情緒化一點點而已,容易陷入悲傷的情緒當中,而那並沒有給他的生活帶來什麼不好的影響,有時甚至讓他覺得在日常生活中充滿了自信,所以他並沒有因此去求助精神科醫生。


  但是這樣的情況在他二十歲之後越來越嚴重,他自己困擾於過度亢奮易怒的情緒,也常因此而對他人胡亂發脾氣,而有時又陷入極度的憂鬱和自責當中


  二十歲那年他開始接受正規的心理治療,醫生對他的診斷是躁鬱症,然而他的情況,並沒有因為他接受治療而好轉,甚至可以說是每況愈下,這種情形連醫生也說不出個所以然來——甚至可以說是完全不合理的。


  因為這樣,除了女友之外,現在二十六歲的他身邊已經沒有任何可以算得上是朋友的人,而就在昨天連他的女友也選擇要離開他。



  他不自覺地又點了一根香煙,看著煙霧緩緩地在空氣中散開。


  是不是該做個了斷?

  是不是該結束自己的生命?

  是不是這樣才是唯一解決他的痛苦的方法?



  明明就不想要傷害任何人,明明就已經好好地接受了治療,可是最後卻證明他一切的努力都只是徒勞,藥物治療也好心理諮商也好,所有的療程都像是石沉大海一樣,連一點點的作用都沒有發生;絕望充塞在他的心中,他捻熄了最後一根煙,跨過了頂樓的護欄一躍而下……




  雖然心中瞬間閃過也許這樣會製造多餘的社會成本,不過想到一切可以就此終結,他的心境倒是出奇地平和,風呼嘯著劃過了他的臉頰和裸露在無袖上衣外的手臂,當他開始想像人體撞擊到地面會是什麼情形時,下墜忽然靜止了



  看著底下來來往往的車流縮得比火柴盒還小,他才忽然有種自己身在高空的真實感,不過因為死意已決心底的恐懼倒是不大,更多的是一種困惑,然後他才後知後覺地感覺到,自己的腰部似乎被某隻堅強有力的手臂給摟住了——


  慢著,這裡可是空中耶?怎麼可能有這種事情?他不可置信地往自己的腰部望了望,確實看見了一隻手臂,那顯然是某個男人的右手。


  「如果你打算死的話,那麼這具身體跟靈魂送給我也沒關係吧?」聲音是從他的上方傳來的,他往上望這才看見抓住他的男人的面孔,黑色的髮襯著立體的五官似乎不像是東方人,眼睛像是鮮血一般的紅色,但是更讓人驚訝的是那個男人的背後有著黑色的羽翼,整整三對翅膀,張狂地昭示著那個男人並非人類的事實。


  青年出奇地冷靜,雖然現在的狀況對他實在是太超現實了,但他還是很快地接受了目前的狀況;連他自己都不知道是什麼原因,他很自然地用敬稱來稱呼那位他從沒見過的男人,「如果您想殺了我,可以請您直接放手嗎?這裡很冷,我本來準備要自殺了,所以也沒有特地穿外套。」什麼想要他的靈魂跟身體,直接點說就是想殺死他吧?那直接放手就好了。



  黑髮男子聽到如此無厘頭的發言,並沒有做出什麼表示,不過那雙紅眼瞬間閃過一抹玩味的光芒,然後他笑了,假使青年對那位男子有足夠的了解或許會害怕的顫抖,可惜青年並不明白那個男子是誰,因此也無法理解那個笑容的背後意義。


  「你就這麼想死嗎?」黑髮男子笑了笑,「不過我還不想殺了你,我救了你,所以你的命就算是我的了,你同意吧?」男子蠻橫地斷言道。



  「……」青年很想反駁,不過想想現在的狀況也覺得好像就是如此;只要男子沒放手,他這麼被晾著短時間的確是死不了,所以也就沒有開口。

  更詭異的是他發現從小一直困擾他的心理疾病,似乎莫名地消失了,只是他卻有種不太對的感覺,但又說不太上來是哪裡不對。


  「你到底同不同意?」男子又問了一次,這次語氣變得有些不耐煩。


  青年閉上了雙眼,似乎在思考些什麼爾後恍然大悟地睜開了眼睛,「原來如此,使這種伎倆,您真是太小看我了,神之敵。」青年忽然開始唸起奇妙的咒語,接著用自己的右手按在心臟的位置,一股黑氣從青年按著的部位湧現,持續了約莫一分鐘的時間,這時青年緩緩舒了一口氣。

  「是因為您,所以我的躁鬱症才會無法治療吧?為了讓區區一個人類靈魂墮落,居然用上這種手段……不覺得可恥嗎?」


  「哼,你跟惡魔講什麼可恥?雖然你只是個人類感覺還是挺敏銳的嘛!」男子冷哼了一聲,「本來想把你做成人偶的,可惜你不肯上當還反問,這咒語被你破解也沒用了。」




  「人偶?」青年有些不敢置信他所聽到的字眼,「這什麼意思?」



  可惜男子沒有回答他這個問題。
  「不過沒有差別,反正你是沒辦法逃出我的手中的,至於是不是人偶也沒有差別。」顯然完全沒有把青年放在眼裡的態度,讓青年有點火大。



  雖然青年在理智上很清楚,以目前的情況他做什麼大概都只是徒勞無功的掙扎,可是男子目中無人的態度,實在是讓人不爽,讓他想做出一些反擊。

  顧不得自己性命目前還在別人掌握中的處境,青年想都沒想地就用手在空中劃了符咒,接著他的右手便丟出了兩道火焰符,夾著猛烈的不容小覷的咒力飛向那名男子。



  「哦?你是東方的術士嗎?」男子有一點驚訝,不過卻很輕鬆地化解了那兩道符咒,「既然是術士的話,攻擊我未免也太缺乏常識了。」


  「我知道沒用,可是不想就這麼被您帶到地獄;您為什麼會挑上我?這麼一個平凡的術士?」他並不期待會有回應卻還是問了,一如青年所預料,那個傲慢的男子沒有回答他,只是用相當感興趣的目光看著他,像刀削一般的銳利眼神讓青年渾身不自在,反正他是打算死了,那麼那位大人到底懷抱著怎樣的理由不重要,青年暗自下了決心從衣袋中掏出匕首閉上眼奮力地往頸子一劃——等待他的並不是遇想中的疼痛,也沒有感覺砍上任何物體,可是匕首明明就好端端地拿在他的手中啊?



  緩緩地睜開雙眼,他不可置信地看著匕首原本應該是刀刃的部份消失了,不,精確地說刀刃並不是消失了,而是被某種更加銳利的物事給割斷了,金屬的斷面非常整齊而且很新,顯然是剛剛才斷掉的。

  「您為什麼要阻止我?」青年不解地看著那個男子,莫名地感到有些不安,對於那位被人稱為神之敵的大人,他的了解並不深刻,但是他很清楚對方不會是因為出於好意而救他,神之敵是多麼地殘忍好殺,這點他還是知道的。


  可能的話,他不希望落到那位大人手中,不管是出於什麼理由。

  不過當他聽到自己的真名從神之敵的口中吐出時,他就知道大勢已去了。
  「凍炎……很有趣的名字。」神之敵的語調帶著笑意,那聲音幾乎可以算是溫柔的耳語,然而青年卻無法抑制身體的顫抖。


  他怎麼就忘了呢?面對能夠知悉一切生命真名的神之敵,他從一開始就沒有勝算,他想都沒想過居然會在這種狀況下得知自己的真名,原本身為人類的他是一輩子都不可能會知道自己的真名的。


  身為一個術士,更確切地說身為一個有自主意志的生命,一旦真名被人知道,等於是被掌控了一部分的靈魂,而透過古老的咒法,更可以徹底掌控那個真名的持有者,束縛住他的魂魄。


  「您有需要做到這種地步嗎?不,您只是威嚇而已,但是如果您以為我會就此順從,我可以告訴你,不可能。」青年自信地笑了笑,雖然說自絕心脈會死的很痛苦,但是比起落到神之敵手裡變成那個人的玩具,他寧可選擇死亡


  神之敵帶著淺笑說道,「那個女孩的名字叫做穗花吧?」

  只是這樣一句話,就讓原本打算用自身的魔力斷絕心脈的凍炎,頓時臉色慘白才剛開始凝聚的魔力也瞬間消散。


  「不要傷害她!」那個跟他交往了六年的女孩已經受到了很多傷害,不能再讓神之敵做出什麼更過分的事情。


  「你是個聰明人,應該知道要怎麼做。」神之敵勝券在握的樣子,讓凍炎忍不住恨恨地瞪著他。


  「靈魂嗎?好吧,如果只是這樣你就可以滿意的話就拿去吧!」凍炎有些無力地開口,「至於身體……如果連靈魂都被抽掉,我想你拿去做什麼我也不可能會知道了,隨你便吧。」


  「我並不打算抽走你的靈魂,只是我很中意你靈魂的成色……你知道你的靈魂是什麼顏色嗎?銀色的,像是月光一樣的顏色……很少見,尤其是出現在人類的身上,就是天使也很少有人會有那種純粹的色彩。」神之敵有些癡迷地說道,「所以跟我走吧,凍炎。」


  凍炎默默地點了點頭,他放棄了所有的抵抗,只因為他太清楚神之敵說到做到的殘酷手段,假如他希望穗花平安無事最好不要做出任何抗拒的行動。


  對此神之敵滿意的笑了。

-------------------------------------------
作者碎碎唸:
神之敵似乎是在暗黑五十題系列中,
重複登場最多次的角色,
不過因為跟先前的故事沒有很大的關連,
風某就沒有特別列出來。

有機會的話這篇應該也會寫個番外,
算是後續(?)

我發現神之敵很喜歡綁架別人,(收集癖??)
而且口味廣泛,
有美少年(詳見斷翼)
有白衣青年(就是翼揚啦!他的代表作很多,歪斜、籠鳥、愛麗絲的茶會算是特別"經典")
現在又多了一個青年。(是個人類術士,預計是黑髮黑眼的東方人)

總之還是請多多指教:)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8294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暗黑五十題|黑暗|奇幻|短篇|小說|自創

留言共 5 篇留言

瘋子四月放蕩者
真奇怪,開始看不懂後續的東西.

08-02 11:47

風靈草
這篇沒有續任何篇章@@(雖然神之敵有出場)
是獨立的故事。08-02 17:28
風靈草
此外或許跟風某隔了很久才打算填滿暗黑五十也有關係。

這篇被我修了很多次。(汗)08-02 17:32
風靈草
而且是從硬碟深處挖出來重新修改的(囧)
現在的我大概不會這樣寫。08-02 17:55
月君
神之敵上一篇也有跑出來,他似乎是串連故事的要角

08-02 14:03

風靈草
個人覺得他是亂入型的角色。(汗)08-02 17:29
任孤行
神之敵要肛肛了

08-02 14:04

風靈草
……
任兄,你在想什麼,(汗)
就算有番外也不一定要有肛肛好嗎?

雖然鐵定不是什麼溫馨情節就是了。(神之敵的關係)08-02 17:31
火之殺手
孤怎麼一直在想那種東西

08-02 17:17

風靈草
同感。08-02 17:35
湛澄
變態。
 
當然不是說妳啦,風。(笑)

08-03 15:32

風靈草
唔,
我把神之敵寫得太變態了嗎?
雖然他本來就是。08-03 17:22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6喜歡★P110708S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長篇小說】劍與魔法的世... 後一篇:【長篇小說】劍與魔法的世...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 心情手札 (553)
✡ 仿古文 (11)
✡ 書信 (25)
✡ 夢境絮語 (98)
✡ 與那位有關的隨筆 (36)
✡ 與那位有關的夢-草 (176)
✡ 與那位有關的夢-風 (99)
✡ 與那位有關的夢-靈 (2)
✡ 與那位有關的夢-其他 (15)
✡ 不專業的各種錄音 (25)

◇ 短篇小說 (115)
✡ 暗黑五十題 (66)
✡ 古風三十題 (8)
✡ 在紅月之下 (4)
✡ 平安京的陰陽師(完) (7)
✡ 與惡魔的XX系列(完) (7)
✡ 列仙冊系列(完) (2)
✡ 血色之月(完) (4)
✡ 北陽國系列(完) (3)
✡ 占卜屋系列 (6)
✡ 妖異志(完) (7)
✡ 當東方修士遇見西方惡魔(完) (9)
✡ 極短篇 (12)
✡ 雙子系列 (6)
✡ 幻之瞳(休刊) (5)
✡ 重逢(休刊) (2)

◇ 長篇小說 (0)
✡ 劍與魔法的世界(完) (58)

◇ 詩詞專區 (1)
✡ 古詩 (47)
✡ 近體詩 (14)
✡ 詞 (17)
✡ 新詩 (1)

◇ 同人相關 (0)
✡ 聖痕幻想 (2)
✡ 天翼之鍊 (6)
✡ 劍俠情緣三 (23)
✡ 陰陽師 (11)

◇ 公會相關 (4)
✡ 是古公會系列文(完) (20)

◇ Vampire War (0)
✡ 木華‧夏卡爾 (11)
✡ 莫里斯‧夏卡爾 (3)
✡ 阿爾戈斯‧卡拉曼利斯 (4)

◇ 巴哈姆特 (2)
✡ 小屋佈景 (18)
✡ 勇造相關 (50)
✡ 部落閣話題 (17)

◇ 資料整理 (18)

◇ 文史相關 (2)

◇ 同人周邊開箱文 (9)

◇ (內有大坑) (3)

◇ 繪圖專區 (22)
✡ 同人 (5)
✡ 勇造繪 (8)
✡ 人物 (22)

◇ 遊戲相關 (79)

----- (0)

未分類 (39)

EnokiBOVOSORO
我真該回去玩RO,就是最初的那款最耐玩的RO。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4:43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