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20 GP

[達人專欄] 【無限恐懼2.0】Chapter‧12-11:槍火的獨白

作者:Luis│2017-12-23 13:33:38│贊助:186│人氣:944
  城堡的地板隱隱一震。
 
  在一張裝飾的富麗堂皇的王座上,槍火慵懶的睜開了眼睛,一抹久違的微笑緩緩地從她的嘴邊浮現。
 
  「終於來了啊,項羽,真是的,你也拖得太久了吧?」槍火笑吟吟的拖著腮道,看著一個忽然一腳將大殿的門給踹開的身影,毫無疑問,正是剛經歷過一場惡鬥,此刻還氣喘吁吁的項羽。
 
  「怎麼樣?還喜歡我替你準備的開胃菜嗎?」槍火微笑著問道,無視項羽一臉慍怒的朝自己走來。
 
  項羽瞪著槍火,一股難以言喻的憤怒頓時湧上了胸口,她肯定知道自己剛和廖哥大戰了一場,可那種一副彷彿事不關己的態度,讓項羽看得簡直氣得牙牙癢,一雙握緊了的拳頭不停嘎嘎作響著。
 
  「為什麼?槍火,妳把我們逼到這個地步到底有什麼意義?告訴我!」項羽強壓下心中的憤怒,他深吸了一口氣後沉聲問道。
 
  「傻瓜,你以為我會做沒有意義的事嗎?這麼做當然是有意義的啊,而且有很大的意義。」槍火笑了笑說道,用指關節輕輕敲了敲座椅的扶手。
 
  「不過當然,你得先打倒我才能知道。」
 
  「好!既然這樣,妳就去死吧!」項羽雙目通紅的吼道,他腳下一蹬,整個人彷彿砲彈一般朝槍火衝去,同時握緊了套著指虎的拳頭就朝槍火的臉上狠狠打去。
 
  「唔!」然而詭異的是,上一秒還來勢洶洶衝來的項羽,卻在下一秒整個人仰躺在了地上,原本坐在王坐上的槍火此刻還是坐著,只是換成坐在了項羽的胸口上,穿著長筒靴的雙腳踩在項羽的肩上,而她握在手中的槍口更是直著指著項羽的眉心,讓他嚇得連一根手指也不敢動。
 
  「剛才是…怎麼回事?!」項羽吃痛的暗暗心驚道,雖說他剛才並沒有解開基因鎖,但槍火的動作未免也快得令人匪夷所思了,他只覺得眼前一陣紅黑相間的快影閃過,下一刻自己就瞬間被壓制在了地上,這樣的實力…到底是?
 
  項羽整個人呈大字型的躺在地上,而槍火則是用一種絲毫不在乎自己裙下風景走光的姿勢坐在他身上,雖然自己被別人打趴在地上已經不是第一天了,但今天打趴他的,卻是一個身高只到自己胸口的小女孩,這樣的光景也未免有些太奇怪了。
 
  「嘖嘖嘖,你怎麼還是跟以前一樣心浮氣燥呢?太過急躁可是不行的喔,是男人的話就要沉得住氣才行,要有耐心,不要這麼容易就被挑釁了。」正當項羽咬牙瞪著槍火時,這個小女孩忽然一派輕鬆的笑了出來,她用手中的槍口輕輕敲了項羽的額頭幾下,接著彷彿什麼事也沒發生似的站起身,好整以暇的坐回了王座上。
 
  項羽就這樣咬牙看著槍火轉身離去,雖說在她背對著自己的一瞬間,項羽幾乎就要衝了上去,可敏銳的第六感卻告訴他這麼做絕對不是好主意,在沒有弄清楚槍火底細的情況下冒然進攻的話,下場只會變得和剛才一樣躺地板而已。
 
  而且說不定這一次,槍火可就不會這麼好心的放他一馬了。
 
  總而言之,還是先靜觀其變吧?項羽暗暗想道,畢竟現在自己的狀況可不樂觀,才剛經歷和廖哥的戰鬥,此刻項羽的戰鬥力可以說是低到了一個極點,在這種時候要是輕舉妄動的話,就和自殺沒有兩樣。
 
  因此,即使項羽恨不得立刻就衝上去將槍火痛扁一頓,但在情勢不明的情況下,他也只能無奈的坐起身來,槍火見狀,臉上的笑意更濃了,她握著手槍輕輕一轉,那把手槍就彷彿變魔術一般消失了,槍火又在洋裝的口袋裡摸索了一會兒,接著便朝項羽扔來一個東西。
 
  那東西飛來的速度極快,但在項羽小心戒備下,要看清楚也不是難事,他單手一撈就將那個東西輕鬆接了下來,是一根有些被壓扁的香菸。
 
  「好味道的,主神空間才有,外面可買不到。」槍火笑笑。
 
  「…」項羽有些無語的看著手中的香菸,槍火也不搭理他,逕自從菸盒裡又取出了一根菸後點上便抽,項羽無奈也只能跟著照做,沉默的大殿頓時閃過啪地一聲打火聲,接著便是一陣菸草燃燒的窸窣聲。
 
  「這傢伙到底想幹什麼?拖延時間?難道她的力量還沒恢復嗎?」項羽沉默的抽著菸想道,雖然他想試著從槍火的表情看出些端倪,可這個小女孩的表情卻始終保持著一臉神秘的微笑,讓項羽是愈看愈糊塗了。
  
  算了,不管那傢伙有什麼計謀,要等就來等吧!項羽抽著菸想道,正好他也需要點時間恢復體力,和廖哥的那一戰幾乎把他的力氣全給耗盡了,如果在這個時候還要強攻的話,那才真的是自殺的行為,項羽一念至此,索性乾脆在地上盤坐了起來,同時默默運行起內力來,一點一滴的撿拾起體力。
 
  當然,項羽表面上雖然平靜,但有句話,他還是不得不說的。
 
  「是妳對廖哥的靈魂動了手腳的吧?妳故意趁我們救回芷芸的時候,假裝讓廖哥的靈魂也一起回來,但事實上卻是妳在暗中操控他來攻擊我。」項羽沉聲問道。
 
  「嗶嗶,答錯囉,你只猜對了一半而已呦,我是真的放廖哥的靈魂自由的,小冷應該告訴過你靈魂的事情了吧?當你們搶走芷芸的靈魂時,我體內的靈魂鎖也差點就要崩潰,如果那時候不放走他的話,我大概就會自爆了吧?」槍火抿著嘴唇輕笑道,她頓了頓,話鋒忽然一轉「不過我可沒有控制廖哥喔,那傢伙的一舉一動完全都是照著自己的意志行動的,硬要說的話,應該就是我給了他一點暗示吧?」
 
  「廖哥一直都對你懷恨在心,或許你到了現在還想為他找藉口,不過聽我一句話,省省吧,那傢伙是真想殺了你,取代你的位置。」槍火抽著菸淡淡說道「一個人或許言語上可以說謊騙過別人,但他的靈魂是騙不了人的,當他們的靈魂在我的身體裡時,我可以感覺到他們所有的想法,廖哥的、芷芸的、所有人的…」
 
  「所以這才是妳的目的嗎?給他一個可以殺了我的機會?」項羽咬牙問道。
 
  「不,我是給你一個可以剷除他的機會,要是一直放著廖哥不管,以他的潛力,還有對你的仇恨,廖哥的實力遲早有一天會成長到你處理不了的程度,到那時中洲隊就完了。」槍火搖頭說道,語氣頗為惋惜「真是可惜啊,明明實力和潛力都很不錯的,但就是心胸太狹窄了。」
 
  「當時千鶴明明警告過你,但你就是心太軟了,與其一直這麼養虎為患下去,倒不如趁廖哥的羽翼還未長齊時剷除掉他,這才是對大家最好的作法,也是對團對傷害最小的作法。」槍火認真說道。
 
  「這麼說我反倒應該感謝妳了?妳還真是幫了我一個大忙啊!」項羽冷笑著說道。
 
  「即使言不由中,不過我就接受你的感謝吧。」槍火聳了聳肩,她調整了一下坐姿,翹起了一雙包裹在黑色絲襪裡的美腿,用像是藝術家在鑑定作品時的表情看著項羽。
 
  兩人陷入一陣短暫的沉默,空氣中一時間只剩下捲煙燃燒的淡淡嘶響。
 
  過了片刻後,項羽再度開口。
 
  「如果廖哥殺了我的話,會發生什麼事?」項羽。
 
  「那麼他就算是通過了引導者的考驗,成為中洲隊名正言順的隊長。」槍火回答道。
 
  「那麼如果我們兩個都死了呢?」
 
  「那麼接受考驗的對象就會順延到第三順位,也就是千鶴身上,畢竟她是中洲隊目前僅有的三名解開基因鎖的成員,噢,我說錯了,現在應該只剩兩個才對。」槍火說道,輕輕拍了自己的額頭一下「如果她通過考驗了,她就是新一任的隊長,如果沒通過,那麼我就會繼續存在下去,直到下一個解開基因鎖的成員出現為止。」
 
  「這就是妳存在的目的嗎,槍火?妳身為引導者的任務,就是讓解開基因鎖的同伴們互相殘殺嗎?」項羽看著手中的菸頭火,忍不住問道。
 
  「我存在的目的,只是為了要篩選出有資格成為隊長的人選而已,至於怎麼做,主神並沒有對我做出限制,唯一的一條規則,就是當一支隊伍中出現了解開基因鎖的成員後,我就必須要對其進行考驗,否則我的存在就會被抹殺。」槍火忽然嘆了口氣,臉上帶著一絲哀戚的微笑說道。
 
  「紅茶和拿鐵應該已經告訴過你引導者的部分資訊了吧?現在讓我告訴你其他的事吧,主神為了讓引導者的存在不會顯得那麼突兀,所以給我們加上了人類才有的情感模組,換句話說,我們雖然是被主神製造出來的虛擬AI,但我們也有著和你們一樣的感情。」槍火吐著煙圈緩緩說道。
 
  「而為了要讓引導者能更加的真實,每當上一個引導者因為什麼原因死亡時,下一個新加入的引導者都會保有上一輪引導者的記憶,這是為了要讓引導者更加真實,更像人類,當然…也包含了他們死亡當下的記憶。」槍火臉色陰沉的說道「在成為現在這副模樣之前,我有過許多種不同的樣貌、不同的職業、不同的名字,當然也體驗過各種不同的死法。」
 
  「很諷刺對吧?我們存在的目的,從一開始就是為了被犧牲掉而設計的,而主神為了要讓我們能順利的完成任務去死,所以他媽的讓我擁有和人類一樣的情感,為什麼?為什麼要這麼做!我雖然是被設計出來的,但我也因為擁有了情感而會怕死啊!但我的任務就是要去死,既然這樣的話,那麼為什麼還要讓我擁有感情?!」槍火抱著頭忽然哭吼了起來,和剛才一副玩世不恭的態度不同,這個小女孩此刻的模樣就彷彿是在半夜被惡夢驚醒,嚇得不敢入睡的孩子一樣。
 
  「在經歷不知道第幾次的死亡後,我決定了,我無論如何都要活下去,我不想再過著那種一死再死但卻永遠死不了的日子了,幸運的是,主神雖然不讓引導者成為主要戰力,也設下了殺人扣分的懲罰,但靠著無數次死亡累積下來的經驗,我依然一次次的從恐怖片世界裡撐了過來,如果不是無意中和她們訂下了契約,我說不定早就已經放棄了。」槍火摀著臉說道,這個女孩時而啜泣,時而大笑,臉上的表情極為妖異。
 
  「原來如此,這就是為什麼當時我進入這個世界後,整個隊伍中就只有妳一個資深者的原因了吧?」項羽嘆了一口氣道,言下之意,就是在他們之前的其他成員,都已經在不知不覺間被槍火給坑殺掉了吧?
 
  「沒有錯,而且正因為你的出現,主神開始對於中洲隊特別關照了起來,不論是提高恐怖片的難度、減少電影中獲得的支線劇情,甚至是出現了足已滅團的改變劇情恐怖片,以及模擬團戰,要知道,一般的隊伍要和其他輪迴小隊作戰最起碼也得等隊長出現後才有可能,但我們居然連續遇上兩次團戰,這根本已經不是一般的輪迴小隊會碰上的狀況了!」槍火看著項羽,眼神中忽然閃過一道銳利。
 
  「一般的輪迴小對碰上這種情況,通常就只有滅團的下場,我本來也以為死定了,但你居然一次次的撐了過來,而且你的實力還在不斷進步當中,你或許還不知道,自從你解開基因鎖後,主神對你的評價就一直不斷提高,甚至是將你複製進到了那個小隊裡面,而同時,主神也不斷催促我對你進行考驗,特別是在我們經歷過那場模擬團戰之後,因為我對非考驗對象鄭吒出手,主神直接就對我下了最後通牒,如果再不盡快對你進行考驗,那麼它就要抹殺掉我的存在!連同我的使魔也一併抹殺掉!」槍火忽然哈哈大笑了起來,接著一把將菸湊到了嘴邊狠狠吸了一大口。
 
  煙霧繚繞。
 
  「這就是最後的結局了,你明白嗎,項羽?這場恐怖片,我們之中,注定只能有一個活著。」槍火吐著煙說道。
 
  「…」項羽聞言忍不住嘆了一口氣,看著槍火的表情變得更加複雜。
 
  兩人相視了一會兒,再度不約而同的陷入了沉默。
 
  話題似乎到了盡頭。
 
  他們手中的菸,也快燒到盡頭了。
 
  「既然這樣,那麼最後再問妳一個問題,妳打算什麼時候才要動手?」項羽深吸了口氣後問道。
 
  「嘖,不是說了別著急嘛,再怎麼說這都是最後的一場好戲了,自然得要等觀眾都到齊後才能開演哪。」槍火忽然神祕的笑了笑道。
 
  「觀眾?什麼意思?妳又想玩什麼把戲!」項羽聞言心中頓時有了股不好的預感,連忙追問道。
 
  「廖哥發難的時候,你不是和芷芸跟小冷他們分開了嗎?別忘了喔,這裡可是白女巫的地盤,有兩個人類在裡面到處亂跑,你覺得她會沒注意到嗎?」槍火笑嘻嘻的說道,她輕輕彈了個響指,從一旁的石柱陰影裡頓時走出了幾個人影來。
 
  「這、這是?!」項羽見狀,整個人猛地從地上彈坐了起來。
 
  「對不起,項羽!我們本來打算趁亂趕來和你會合的,但在半路上就被白女巫的軍隊抓住了,真的對不起!」芷芸驚慌的說道,她和小冷兩人雙雙高舉著手從石柱後走了出來,而在他們身後則還站著兩個手持砍刀的侏儒,那鋒利的刀尖抵在兩人的背上,讓他們蒼白的臉上不由自主的冒出了冷汗。
 
  「槍火…妳這傢伙不要太過分了!妳還想要玩弄我們到什麼地步?!」項羽怒目瞪向了槍火,這是哪門子觀眾了?這分明就是另一次的人質把戲啊!
 
  「你這麼說就不對了喔,項羽,我可是在救他們的命啊,待在這裡,只要不妨礙我的話,基本上我也沒那個興趣殺他們,但要是他們被白女巫的手下遇上了,以那種半調子的實力,就連那兩個矮冬瓜都能輕鬆幹掉他們了。」槍火聳肩道,比了比那兩個持著刀的侏儒。
 
  「真的很對不起,項羽,我們又扯你後腿了。」芷芸哭喪著臉說道。
 
  「沒事的,不要緊,你們在那乖乖等著就好,一切都會沒事的。」項羽仔細端詳了兩人一會兒,幸運的是他們除了身上的衣服有些破損外,幾乎沒有其他的損傷,這已經是不幸中的大幸了。
 
  否則,要是芷芸和小冷有了什麼三長兩短,他一定會立刻衝上去和槍火拼命,當然,就算他會死,他也要先把那兩個敢對他伙伴下手的侏儒給碎屍萬段後,再死也不遲。
 
  「好了,現在最後的觀眾終於到齊了,不過要是就這樣開幕的話似乎有點太單調了,讓我幫你加點趣味吧?」正當項羽暗暗想著時,槍火忽然笑了笑說道,她輕輕彈了個響指,那兩頭侏儒忽然渾身一震,隨著兩枚淡灰色的靈魂從牠們身上飛出,這兩頭侏儒的身影忽然消失了,原本還被牠們拿刀抵著的芷芸和小冷也是一臉驚奇的看著這樣的變故,似乎無法理解發生了什麼事。
 
  「槍火妳這傢伙…看來妳又找到了新的使魔啊!」但項羽可是知道的清清楚楚的,他才剛扭過頭,就看到槍火一臉微笑的提著兩柄砍刀從王座上站了起來。
 
  「雙A級技能,魔劍士血統及魔之契約,身為引導者能夠百分之百的發揮強化血統和技能的原始威力,這是引導者的個人天賦。」槍火甜甜一笑,她雙手一轉,就將兩柄銳利的砍刀插入了腳下的大理石地板裡。
 
  「你們兩個,趕快躲到安全的地方去。」項羽咬了咬牙,他對著一旁的芷芸和小冷急急說道,接著用手指夾著僅剩一節的菸屁股用力一吸,一股辛辣的感覺頓時充塞在了他的胸口。
 
  項羽默默看著飄散在空中的煙霧,是了,當時在他的第一部恐怖片中,槍火也是像這樣拿著香菸分給他,在那個不知道什麼時候會死的恐怖片戰場裡,在那個隨時都會死的恐怖之中,槍火就是像這樣一邊笑著,一邊和大家分享著手中的菸……
 
  「別了,那些過去…之後就只能在回憶裡遙想了。」項羽深吸一口氣,他將手中的菸蒂猛地一甩,裡頭的菸絲立刻飛散而出,如同最後的煙火般。
 
  「準備好了嗎?」槍火微笑著問道,將手中的菸頭隨手彈落在地上。
 
  「嗯。」項羽點點頭,猛地往前跨出了一步,一股強大的氣場頓時從他身上傾瀉而出,吹亂了槍火的頭髮。
 
  「喔?都已經傷成這樣了,居然還有辦法凝聚出這般力量嗎?真不簡單哪。」槍火有些動容的說道。
 
  「我要上了喔,槍火。」項羽緩緩說道,手指輕輕握緊複又放鬆,發出一陣輕微的爆裂聲。接下來,就是只屬於他們的戰鬥了,沒有倒數計時的炸彈,沒有命在旦夕的女孩,也沒有等待救援的同伴,有的…只有屬於他們之間的戰鬥。
 
  「好啊,來啊。」槍火舔了舔嘴唇道,潔白的五指輕輕搭在刀柄上,那兩把砍刀立刻不自然的震動了起來。
 
  還沒動手,這兩人已經在氣勢上暗暗較勁了起來,大殿裡的氣氛也跟著凝重了起來,彷彿就連吸進肺裡的空氣也變成了鉛塊一般沉重。
 
  就在這兩人彼此間較勁的氣場快要漲破了大殿的天花板時,忽然間,一陣肅穆的聲響猛地響在了項羽的腦海裡,不,不只是他,所有中洲隊的成員都在那一瞬間聽到了主神那肅穆的聲響。
 
  「亞斯藍被殺,所有同勢力輪迴小隊成員扣除獎勵點數1000點,C級支線劇情一次,恐怖電影結束時,抹殺獎勵點數為負數者!」
 
  「靠,我幹你個主神!」項羽一愣,整個人頓時大罵了起來,可他已經沒有時間去弄清楚這段莫名其妙的提示是怎麼回事了,就在他分神的一瞬間,槍火已經腳底一點,提著兩把砍刀便朝他飛快衝了上來,項羽見狀,也只能握緊拳頭,大吼了聲便迎了上去。
 
  最後的戰鬥,開始!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829345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23 篇留言

三味和語
  「亞斯藍鬃毛被拔,所有同勢力輪迴小隊成員扣除頭毛10000根,黑色素細胞卅個,亞斯藍鬃毛被拔光,恐怖電影結束時,抹殺所有人的頭毛!」

  「靠,我幹你個主神!」項羽一愣,整個人頓時大罵了起來,可他已經沒有時間去弄清楚這段莫名其妙的提示是怎麼回事了


是說提到同勢力,會有不同隊協力的情況?

12-23 13:56

Luis
如果參戰的隊伍夠多的話是會的12-23 14:02
星痕。
嗚……嗚嗚…槍火要去吃便當了嗎QQ

12-23 14:01

Luis
槍火:我可以選排骨的嗎?12-23 14:19
豆芽
求被坐倒項羽視角

12-23 14:44

Luis
槍火:說 你是不是想看人家的內褲?12-23 14:52
沁芸c.
要是芷芸和小冷有了「時麼」三長兩短->什麼

蠻希望鎗火能活的[e3]

12-23 15:36

Luis
槍火:沒辦法 作者要我死(攤手12-23 15:57
手軟了的俺
亞斯藍也太惠看時機了吧?趁還沒開打先領便當到後台吃

12-23 15:38

Luis
王的智慧12-23 15:57
slenderman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槍火登場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

12-23 16:03

Luis
[e24]12-23 16:11
天空使者
亞斯藍:我等太久肚子都餓了,先拿個便當到後台吃吃

12-23 16:20

Luis
(嚼嚼12-23 16:29
呱呱頂呱呱
這麼快就開始了

12-23 16:22

Luis
[e24]12-23 16:30
悠傑
項羽:靠!亞斯藍你這雷包!

12-23 16:47

Luis
亞斯藍:你才雷包 你全家都雷包12-23 17:18
夢迴
這是照原本劇情的死,還是就是在戰鬥中被殺的啊?

12-23 16:47

Luis
亞斯藍在戰亂中陣亡12-23 17:18
Kito
想看槍火的美腿

12-23 17:12

Luis
胚喽胚喽胚喽12-23 17:19
黑色的幻玥
靠 我幹你個主神 主神表示天天都有人想幹我

12-23 19:54

Luis
主神:這就是人生(菸12-23 20:09
青藍雨天
人家可以稱這個機會拔些鬃毛嗎?

12-23 21:26

Luis
亞斯藍:不要再相信沒有根據的傳聞了...12-23 21:28
呆毛OWO
亞斯藍:ヽ(`Д´)ノ項羽窩先走

12-24 00:26

Luis
項羽:亞斯藍Nooooooooooo! [e28]12-24 00:37
豆芽
話說 之前是不是有提到過一個復活隊友的道具啊

12-24 02:25

Luis
有哦12-24 16:17
伊藤
鄭吒的亡靈法典是其中之一

12-24 07:36

Luis
我怎麼記得是另外一本??12-24 16:17
伊藤
消耗大量獎勵點數復活隊友,不保留生前強化項目只保留記憶

12-24 07:38

Luis
有這樣的事???12-24 16:18
顎大嬸
期待槍火復活,再一次出現神的視角..

12-24 14:46

Luis
項羽:聖光…12-24 16:18
伊藤
有吧,詳細要看神鬼傳奇那一戰,咬死小和尚那裡之後的劇情,書名忘記是不是亡靈法典,但是的確需要大量獎勵點,而且復活後不保留強化素質

12-24 16:26

Luis
[e28]12-24 16:49
豆芽
所以復活引導者是不是正常設定啊

12-24 17:09

Luis
應該說引導者是無法復活的12-24 17:13
伊藤
原作中只能復活進來空間接受挑戰的人們不包括引導者

12-24 20:18

Luis
槍火:引導者不是人啊(嘆12-24 20:33
乂狂嵐乂
亞斯藍是雷雷

01-05 21:07

Luis
項羽:雷包藍
亞斯藍:...01-05 22:29
初戀的悸動
無限恐怖中的復活道具是亡靈聖經 另一本具有攻擊力的是太陽真經
附帶一說 因為翻譯問題 在台灣看到的版本是亡者之書(復活) 和生者之書(殺人(?))

03-12 21:05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20喜歡★a12457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無限恐懼... 後一篇:[達人專欄] 【無限恐懼...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j9y6638大家
想看~新奇有趣~的ACG情報嗎,歡迎來我小屋看看,若喜歡請追蹤訂閱^^看更多我要大聲說8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