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4 GP

(2ch翻譯) 髮被喪

作者:梟月│2017-12-18 20:33:29│巴幣:28│人氣:3253

『かんひも』



876 :866:2005/10/14(金) 16:25:05 ID:c2L+VjQX0

我母親的娘家位在長野的深山。從信州新町這裡還要再更往裡面的地方。
那時我才小學三、四年級左右吧?暑假時我去母親的娘家玩了一趟。
那裏只有山跟水田還有農地,住家也僅僅數間而已。
交通也一樣,鄉下到只有早上跟傍晚兩個班次的村營巴士。
像這種鳥不生蛋的地方,我往年都不會跟去的,
可是剛好那年一個跟我很要好的朋友全家去旅行不在家,所以我就跟爸媽一起回娘家去了。
 
但去是去了……理所當然,那裡什麼也沒有。
就算拜託爸媽「帶我去逛百貨公司或商店嘛」,
開車到最近的百貨公司(桑心……)也要花上將近一小時,
所以爸爸就說「都難得悠哉地來了」,不肯帶我去。

唯一的救贖是隔壁的人家有個跟我同年的男生會來找我出去玩。
那個年紀很奇妙,馬上就能和對方打成一片,於是我和K(用假名代稱他為K)便經常玩在一起。
說是一起玩但在那種鄉下能做的事情很有限,頂多是玩冒險遊戲或在附近探險。
 
預定要待上一星期,記得應該是第三天傍晚左右。過了下午三點,太陽開始下山的時候。
雖然是夏天,可能是群山背靠西邊的環境所致吧。鄉下的黃昏來得很早。
我和K在這時試著踏入了之前沒有進去過的山裡。
剛開始爬的還像是人走的道路,等注意到的時候已經走入如同野獸走的小路。

「那個、是什麼東西啊?」

朝著K手指的方向看去,發現有一個石碑?立在那裡。
感覺像在村落裡看到的道祖神*,大約有五十公分左右吧……
看起來遭受了相當的風吹雨打,覆蓋著綠色的青苔。
*道祖神:道路旁的神,從前會在村落中心或村內村外的境界線、三叉路等地方祭祀的神明,主要是防止災禍入侵以及保佑子孫繁榮,算是村落的守護神

我和K為了看個清楚,試著用手和樹枝把上面的青苔和泥巴刮除。
果然像是道祖神,但總覺得哪裡怪怪的。
普通的道祖神都會雕刻男女兩人親密地依偎在一起的模樣對吧?
但是那個石碑,卻是站著的四個人相互勾在一塊,臉上感覺像是是苦悶的表情?
 
我和K覺得有點毛毛的,說著「回去吧!」然後站起身。
四周也幾乎都變昏暗了,我想趕快回家去。
「有東西!」
正當我拉了K的手就要離開,K卻在石碑的底下發現了什麼。
大約四公分左右的老舊木箱,一半埋在土裡,露出了另外斜半邊。
「是什麼東西啊?」
我有種討厭的感覺,但K卻毫不在乎的把木箱挖了出來。

取出的木箱比想像得要舊,到處都腐壞了變得破破爛爛。
表面有像是某種布?捲著的痕跡,用毛筆寫著某種文字。
當然我們一個字也看不懂,如同經文一般困難的漢字密密麻麻的寫在上頭。
「裡面有東西耶!」
K從箱子腐壞的缺口瞧,發現了某種東西後便把它拉了出來。
該怎麼形容呢,看起來是叫做絲絨的東西嗎?
既黑又光滑的紐繩編織在一起做成的,像是手環的玩意。
直徑大概在10公分左右吧?呈現圓輪狀,上面有五個地方還嵌上了類似石頭的東西。
像是石頭的那些物體是完整的圓球形,同樣雕刻著讓人有看沒有懂的漢字。
完全無法想像是埋在土裡面,散發著滑順的光澤,雖然覺得詭異又覺得那看起來非常漂亮。

「這個,因為是我先發現所以是我的!」
K這麼說後,居然打算把手環往自己的手上戴。
「不要啦!」
我有種非常不妙的感覺,幾乎要哭出來的阻止他,可是K的動作並沒有停下來。

「嘎──────!!!」
K戴上手環的瞬間,響起了好像是怪鳥?猴子?奇妙的叫聲,在山裡迴盪。
驚覺周遭已經是一片漆黑,我和K感到毛骨悚然,趕緊飛也似的跑回家去。
到了住家附近,我和K揮手道別,分別進了自己的家。
這時候的我早忘了那個不舒服的手環了,可是……


電話響起時,夜已經深了。
雖然已經過了十點,但我還懶洋洋的醒著,被媽媽罵「快去睡覺!」的時候,
「叮鈴鈴鈴──!」
從前常見的黑電話突然鈴聲大作。
「誰啊,都這麼晚了……」
爺爺一邊碎碎念一邊接了電話。
打電話來的好像是K的爸爸。
即使只是在一旁看,也能很清楚看到爺爺因為晚上喝了幾杯而醺紅的臉色,轉瞬就變得蒼白。
 
電話一掛掉,爺爺就以十分嚇人的氣勢,衝到還在地上滾來滾去的我面前。
用力把我拉起來後就問道:
「A(我的名字)!!你今天到底跑到哪裡去了!!去了後山嗎!?你是不是進山裡了?!」
被爺爺氣勢洶洶的模樣嚇到,我把今天發生的事都告訴了他。
 
聽到騷動聲,從廚房和浴室衝過來的媽媽和奶奶,聽了我說的話後立刻白了臉色。
 
奶「啊啊啊,難道是」
爺「……很有可能」
媽「不是迷信嗎……?」
 
我整個不知所以,只能呆愣在原地。
爸爸好像也搞不懂狀況,但從爺爺、奶奶還有媽媽的異樣,想問但最終還是沒問出口。

總之,我和爺爺奶奶一起去了隔壁K的家。
爺爺在出門前不曉得給誰打了電話。
爸爸想說出了大事,原本也要跟來,但最後和媽媽一起留下來看家。
 
一走進K的家,立刻就聞到一股從來沒有聞過的怪味。
像是灰塵、又好像酸酸的味道。
現在回想,那會不會就是死掉東西的臭味呢?
「喂!K!振作一點!」
能聽見從裡面傳來K的爸爸的怒吼。
爺爺於是不等對方應門,毫不客氣的大步往房子裡面走。
奶奶和我也跟在後面。
 
一進入起居室,那個味道就變得更強烈了。
K就躺倒在我們面前。
然後在他身旁的K父、K母跟K的奶奶(K家的爺爺已經過世了,只剩奶奶)則是拚命的在做著什麼事。
K不知道還有沒有意識,眼睛雖然張開著但視線沒有焦點,嘴巴半開著,滴滴答答流下泡沫狀白白的口水。
一看之下發現,所有的人都在奮力的想把K右手上的某種東西拿掉。
不會有錯的,就是那個手環。
可是,手環看起來跟我稍早看見的時候不太一樣。

漂亮的繩子散開,仔細一看,散開的絲線一根一根的刺進K的手腕裡。
K戴著手環的手腕前端逐漸變黑。
那裏面的黑色看著像在動一樣,就好像是從手環刺進來的絲線在K的手腕裡蠕動似的。
「是髮被喪!」
爺爺大聲叫道後,不知想到什麼往K家的廚房跑去。
我的眼睛無法離開K的手。
簡直就像是、皮膚之下有無數的蟲子到處爬來爬去一樣。
 
爺爺立刻就回來了。
但他的手中居然拿著一把柳葉菜刀。
「你要做什麼!?」
爺爺把打算阻止的K父和K母甩開,接著朝K的奶奶大叫。
「手已經不行了!但還沒到腦袋!!」

K的奶奶邊哭邊點了頭。
爺爺稍微猶豫了一下後,將菜刀砍向K的手!
發出尖叫的只有K的父母,K沒有任何的反應。
我永遠不會忘記那個光景。
K被砍斷的手沒有流出一滴血。
取而代之的是無數蠕動的毛髮,從傷口掉出來。
斷手裡的黑色也不再動彈了。
 
又過了一會兒,和尚從最近的寺廟(說是最近其實還是有點距離)趕來。
爺爺剛才聯絡的好像就是這間寺廟。
和尚把K移到寢室,為他頌了一個晚上的佛經。
我也在K之前先被頌了經,那天回家後度過了一個不成眠的夜晚。

隔天,連K的臉也沒見著,K就和爸媽一起回家去了。
說是去了自家當地的大醫院。
據爺爺所說,手已經沒救了。
還說了很多次「沒有跑到頭部去真是太好了」。
我問過爺爺關於『髮被喪』的事情,但他什麼都不肯告訴我。
只從奶奶那裡得知漢字寫作「髮被喪」,讀作kanhimo,
還有那個道祖神的名字是『阿苦』而已。
 
會是從古早以前傳下來的,類似咒術的東西嗎?
在那之後即使見到爺爺,想問還是沒辦法問出口。
如果有人知道類似的東西,能夠告知我的話我會非常感激。
那東西如果讓它跑到頭部去的話會如何呢……
 
以上就是我所知道,有關「髮被喪」的一切了。


(下面是原PO在PO文兩天後的回覆)
129 :本当にあった怖い名無し:2005/10/16(日) 20:55:25 ID:p7i1wmxX0

大家晚安。
我是前個討論串中寫了「髮被喪」的866樓。
得到非常多人的關心,真的非常感謝。
但看來各位也不知道「髮被喪」的事情呢。
我在寫完文章後再一次對這事上了心,這個週六去了我媽娘家,自己試著做了一番調查。
很遺憾,因為爺爺已經過世了,所以調查結果是從文獻以及奶奶說的內容推測來的……
到了這個年紀,難得一手拿著字典奮鬥了一番。

從結論說起的話,「髮被喪」似乎是咒術系的東西。
而且,還是屬於不太好的系統。
 
從前還只有村落或聚落,彼此之間沒什麼關聯地生活著的時候。
我對歷史之類的事不太了解,所以不清楚是哪個時代。
在那個時候,婚姻主要以聚落內的人為主,果然是有著「血緣能更加濃厚」的想法吧。
就跟我們常聽說的一樣,「親上加親」的作法使他們生下比較多智能障礙的小孩。
那是不如今日科學與醫療發達的時代。
那樣有殘缺的孩子被稱作「凶子」,被人們忌諱著的樣子。
然後,生下凶子的女性則被稱作「凶女」。

但畢竟是古早的時代,也有很多即使生下凶子,剛生下來時並不知道,直到長大到一個程度才發現是凶子的案例。
那樣的孩子們會因為不同常人的行為舉止,被認為是狐狸附身等等不祥的禍害。
然後,母子兩人會被認為將為聚落招來災禍,因此遭到殺害。
而且殺害的方式是讓凶女親手殺掉自己的骨肉,再用更加殘忍的方式殺了凶女。
非常殘酷的內容……
雖然我不清楚更加詳細的過程,
但既然沒有傳承下來就代表,是比想像得還要更加兇殘的內容吧?

然而,在殺掉凶女以後,還是覺得災難會降臨在聚落頭上。
在這時登場的,就是「髮被喪(kanhimo)」。
「kanhimo」就跟我之前說的一樣,漢字寫作「髮被喪」。
也就是讓「頭髮」作的咒術,「被(背)負」「禍喪(不好的死喪或災禍)」的意思。
好像是使用凶女的髮束,鑲上用凶子的骨頭作的圓珠製成的,一種特殊的咒具。
然後再把這個埋在隔壁村子(話雖如此,在當時還是相隔有段距離,幾乎沒什麼交流)的土地裡。
讓其他村落背負自己的災禍。
雖然做成類似手環的模樣,但原本最大的用意是為了像這樣詛咒別人。
還有,這次的咒具是做成手環,但好像也有項圈等等很多形狀的樣子。
 
可是,詛咒他人必定會招來反詛咒的後果。
當對方發現村落被埋置了「髮被喪」,也會把它挖出來埋回自己的聚落。
為了防止這種事而誕生的,就是道祖神「阿苦」。

村人發現埋藏的「髮被喪」後,會在上頭設置「阿苦」加以封印。
「阿苦」原本叫做「架苦」,我猜想名字的由來是刻在上面的人物把「痛苦」「架起來」,防止災禍再次降臨回村落的意思吧?
 
然後,那條通往隔壁村的道路,剛好就是從後山延伸出去的樣子。
隨著時間流逝,「髮被喪」似乎也會逐漸失去其中的穢氣並且風化,
我遇上的「髮被喪」,會不會是還留有效力的東西呢?
 
在我調查的範圍內能明白的事情只有這麼多了。
如果有其他知道詳細內情的人,還請多加指導。

最後還有一件事。
 
我向奶奶問了,一直很在意但又不敢多問的、K在那之後的情況。
聽說K被帶回自家當地的大醫院。
或許是和尚的力量幫忙,入院時手裡已經沒有一根頭髮留下,
裡面則空空蕩蕩,剩下的只有刀子造成的切口以及手腕上的皮了。
儘管撿回了一條命,但K一生都得在病床上度過。
據醫生所說是大腦裡有密密麻麻「有如髮絲般細小的無數孔洞」……
 
如果各位也發現了髮被喪,切記千萬不要戴到手腕上喔。


=====================
『髮被喪』
縮圖上的就是道祖神喔~跟土地公還是不一樣的。
在畫面跟氣氛、還有咒術的描述都很有趣的一個故事,詛咒與禁忌的背後都有個很悲傷的背景,所以可怕的尚來不是禁忌本身,而是造就它存在的理由……
之後還會分享同個原PO的另一篇怪談。

米娜朗讀版: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824787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4 篇留言

庫法
我覺得道祖神比較像是我們的石敢當,設置地點跟作用都差不多[e17]

12-18 20:54

梟月
的確!你沒說我都沒想到[e33]12-19 07:17
PLUS修正帶
有點不懂阿苦是要做甚麼
如果是為了轉移詛咒(不然的話一開始就不會製造才對?)
又要防止對方把咒具扔回來
那那麼大一個石碑在那裡
對方就知道自己這邊幹了甚麼好事了啊
帶人來報復或放火都不奇怪吧

12-19 23:43

梟月
確實是有點矛盾呢~但也許這也表示了兩邊對髮被喪的忌諱程度吧12-20 18:28
是在幹嘛啦
一口氣看完大大的翻譯,今晚睡不著了

07-05 02:19

梟月
這真是至高的讚美[e16]07-05 09:51
弘玈
不好意思,想請問同一位原po的是哪一篇><

01-17 00:47

梟月
https://nazolog.com/blog-entry-2315.html
恐怖郵便這篇,翻譯目前只完成一半,因為懶惰了還在放置中01-21 15:42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4喜歡★cool6423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2ch翻譯)遇到恐怖的...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EnokiBOVOSO夏季時光
我想最近都只想塗鴉找些樂趣。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7:14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