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7 GP

【蛻變之聲】製作名為回憶的糕點

作者:毛球│2017-12-17 17:37:31│贊助:14│人氣:76



  在日輪丸處理好每日的公務之後,裴爾便將剩下的瑣碎事項交給安狄沃與維希幫忙傳達與轉送,自己則搭上運輸工具,前往與那人約定的地方。
                                                                               
  在下午4點時,裴爾準時抵達蓋伊的港口,下了飛船的他到處看著﹑尋找著對方…

  港口的人潮讓你有點難看到什麼,但在幾次嘗試後,你看到那抹熟悉的身影坐在不遠處的一把長椅上。

  約納斯難得沒把一頭略過肩的長髮綁起,穿著開領襯衫和牛仔褲,戴著一定不缺的眼鏡在...發呆的樣子。

  看到那熟悉的身影,裴爾漾起淺笑,踏著輕快的步伐走了過去,卻沒有先呼喚對方,而是先來到旁側。

  「…約納斯?」直到距離夠近,裴爾才笑著輕喚對方﹑吸引注意力,並伸出一指湊在對方面向自己的臉側,等到對方轉過來時,或許能剛好戳到臉頰…

  「...?」眨眨眼,聽到聲音的約納斯頓了下,緩緩轉過頭...符合你期望地,你的手指戳到他有些鬍渣的臉頰。他還有點愣愣地看著你,看起來有點傻。

  「噗…」他很少那麼調皮,但是,當看到對方仍有些傻愣的神情,裴爾忍不住輕笑,「抱歉,因為剛好看到約納斯在發呆,忍不住就…」

  「沒關係沒關係,反正周遭有些人也很常對我這樣做。」認出對方,約納斯綻開笑容。他隨後站起身,伸個懶腰。

  「…等很久了嗎?」裴爾也跟著重彎腰的角度回復站姿,這麼說的同時,他又稍微靠近一些,讓一個拖著行囊的人可以順利通過旁邊。

  「還好,大概十幾分鐘而已。」因為忘記買了一個材料所以他又跑了趟超市。約納斯下意識伸手扶穩住你。

  裴爾點點頭,決定下次也要提早在時間之前到達,「那﹑我們出發吧?」他眨眨眼,臉上的淺笑是愉快的。

  「當然。」約納斯亦回以笑容,他往前走去。

  裴爾也跟了上去,同時好奇地東看西看,他獨自來到蓋伊的次數屈指可數,同時,他也好奇目前都好像還沒有看到那很黏對方的妖狐……這是好事。

  但隨著人潮越來越多,約納斯緩下腳步,朝你伸手。

  愣了下,裴爾亦伸出手牽上對方的,平常習慣用飛與傳送的他不知道原來平地走會這麼多人…

  「如果你覺得我多此一舉的話,記得說。」約納斯笑道,隨後便繼續拉著對方往前走。

  「才不會那麼覺得呢。」裴爾再望了眼對方的手,輕笑一聲,閃過一個差點迎面撞上的孩子。

  「那就好。」約納斯笑道。對他而言,穿越人群不是什麼難事,倒是周遭女性不時投來的眼光讓他的笑變得有點無奈。

  「…?」裴爾其實有那麼點不太明白那些女性投來的眼光,但又一會,他後知後覺想到了答案,神情飄回到約納斯的背上,有些靦腆。

  「對了,你帶了什麼食材?」約納斯搔搔頭,像是要轉移注意力似地看向你,笑問。

  「帶了一大袋巧克力,淨重大概快兩公斤、一袋糖、還有一袋麵粉…」裴爾思考著,自己在出發前將什麼東西扔入異空間,「不知道該準備多少,所以多準備了一點……這樣夠嗎?」

  「...」約納斯愣愣地看著你半晌,才笑出聲。「你帶的東西夠我們做一整天的點心都做不完了。」

  「咦?是這樣嗎…」裴爾也接著愣住,他才發現自己可能忘記估算平常訂購的份量都是給整個一番隊使用的,他不好意思地笑了下。

  「沒關係,有多餘的食材的話,我可以再想想可以拿來做什麼。」約納斯擺擺手,笑著要你別在意。

  「那就好。」裴爾頷首,至少這些材料都是乾燥的,除了巧克力要擺到低溫的地方外,其他都容易收藏與存放,「雖然我不介意真的做一整天。」他開玩笑道。

  「我也是。」同樣笑道,約納斯繼續牽著你往前走。

  「蓋伊一直都是這麼熱鬧嗎…?」又閃過一個路人,裴爾趕緊跟上對方,繼續好奇地東看西瞧。

  「就我有記憶以來,對。」約納斯笑著點點頭,帶著你右轉;另一條街上,人一樣多。「我們快到了。」他補充道。

  離港口蠻近的呢…

  「好快呢…」裴爾有那麼點訝異,他默默地將這調路記下來。

  「離港口近,方便。」約納斯笑道,沒有告訴他這只是他三棟房子裡其中一棟。

  「約納斯在這裡住很久了嗎?」他接著又好奇地問道,跟著對方繼續前進。

  「算有點久了...」拐入小巷,約納斯點點頭。「十年絕對有。

  「10年的時候我差不多還在小學生呢。」裴爾笑著回應,他那時候應該還待在空之島呢。
 
  「還在上小學的裴爾?」試著想像,約納斯臉上的弧度擴大。「我還挺想看看的。」

  「唔…那時候有點皮。」他自己老實地承認,回憶起過去總覺得有點不好意思。「好像…還是老師的頭痛人物?」

  「聽起來跟我小時候很像。」笑出聲,約納斯也回憶了下。「對,跟我蠻像的。」頗肯定的。

  「約納斯也是?」不可思議地睜大眼,裴爾難以想像對方小時候的情況,「好想看看吶…」

  「不過幸好一千五百年前沒有照相機之類的東西。」約納斯笑道,「這樣就沒人看得到我小時候長什麼樣子。」

  裴爾到是知道自己有蠻多張照片的,他愣了下,「這哪是『幸好』?」無奈笑著,那表情像是本來想交換似地。

  「我小時候長得跟現在差很多。」摸摸沾滿鬍渣的下巴,約納斯回憶半晌,又笑著搖搖頭。「這絕對是『幸好』沒錯。」

  「這樣說只會讓我更好奇。」裴爾裝作生氣似地微撇著嘴,試著靠自己的想像力把對方的樣子幼齡化,「唔…」

  看來效果不太好。

  「我現在看起來這麼老不是沒有原因的。」見狀,約納斯似乎猜到你在做什麼,他笑道。

  「…你現在也沒有看起來很老啊。」先反駁,裴爾接著笑嘆了口氣放棄想像,或許有機會可以拜託安狄沃試試看…?

  「真的?」挑眉,約納斯搖了搖頭。「但我倒是真覺得自己最近又老了一點。」他半開玩笑地說道。

  「會嗎?怎麼會這麼想?」至少他自己是不這麼覺得,而且不管如何,約納斯都還比實際年齡年輕太多﹑太多;他看著一棟經過的摩天大樓。

  「最近發生太多事了。」抓抓臉頰,約納斯笑道,沒有更進一步解釋。

  裴爾的視線收回,望向約納斯的側臉,足足好一會,「…我想,我們的放鬆專班可以解決這個問題?」他笑著說道,看來對方也很需要學習放鬆。

  「說不定可以。」約納斯從口袋掏出鑰匙,看來是快到了。

  蓋伊跟日輪丸真的有非常大的差異,雖比不上西丁吉或空之島的科技感,但卻有更多便利生活的設施與氛圍;裴爾看了眼圍牆上的野貓,再順著對方的視線看向前方。

  不久後,約納斯在一棟平凡的兩層樓平房前。「喏,到了,我平凡的小房子。」他笑道,踏上前往大門的石階。

  「是獨棟的嗎?」裴爾自大門抬頭望到樓頂,小小地驚嘆,並沒有房產觀念的他認為只要有一層樓以上就非常不錯了,更不用說是在蓋伊…

  「還有地下室喔。」笑著補充,約納斯打開門,往旁一站,邀請你進入。

  「還有地下室?」日輪丸的房屋好像大多都是只有往上蓋,很少會往地下發展;雙眼閃閃發光,裴爾率先踏入,好奇地東看西瞧。

  充滿現代感的內部裝潢,以簡單的黑白色為主色,客廳過去一點便是廚房和餐廳。約納斯跟著步入,關上門。「旁邊有拖鞋。」他笑著提醒。

  第一次進到對方家,裴爾忍不住先深呼口氣,接著才脫去鞋子,穿上拖鞋,「比外面看起來大好多。」他看來非常開心。

  「跟那些豪宅比起來還是差得遠呢。」笑道,約納斯將冷氣溫度稍稍調低了些。

  「我覺得已經很棒了。」等待約納斯也換上拖鞋,裴爾等待對方領路。

  亦換上拖鞋,約納斯看了看你,發現你其實沒有拿著什麼東西後,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往廚房走去。「來吧。」他不忘呼喚。

  前進的過程,裴爾四處地望著,觀察一些傢俱擺設或是小物品,這時他才注意到自己其實很少到別人家,直到在廚房門口,他才猶豫地停下腳步。

  正在拿出等等要用的廚具的約納斯注意到對方的停頓,他看著你,要你放心似地露出笑容。「別擔心,我家廚房應該是沒有什麼怨靈的。」

  「只是﹑稍微有點擔心…」嚥沫,裴爾點點頭後,慢緩緩地踏入廚房,「這應該是我這3年來第一次踏入廚房了。」或更久…。他張望著。

  看起來一切都還是很正常,像個普通屋子裡會有的普通廚房。「三年?這麼久。」約納斯似乎有點不敢置信。

  「也可能超過三年。」暫時沒什麼異狀讓裴爾稍微放下心,他再往前數步來到對方身旁…

  下一秒,好好的電燈閃了幾下。

  「?」約納斯眨眨眼看向電燈,「我等等可能要換個燈泡之類的。」聳了下肩,他將一個大碗交給對方。「可以幫我清洗一下嗎?」他朝流理台歪歪頭。

  「好…」接過大碗,裴爾望了眼電燈,便到水槽那邊幫忙清洗,這期間並沒有發生什麼事,「嗯…帶來的材料要放哪?

  「放...放這吧。」剛好身旁桌子有些空位,約納斯笑道,拿出攪拌器和另一個鍋子。

  將洗好的碗也放到桌子旁,裴爾伸手探進異空間,把一袋袋材料都搬出來放到桌上;逐漸放下緊張不安的心情,他開始期待著…

  「我先把蛋和糖粉拌均。」想了下歌劇院蛋糕的作法,約納斯打開冰箱。「那...你可以幫我把杏仁粉先過篩嗎?」他轉頭笑問。

  「過篩…」聽到這名詞時裴爾停頓好一會,意會是什麼意思後,他拿起杏仁粉照與器具做,「用杏仁粉是…為了味道嗎?」對於烹飪上的一切,他是新手中的新手。

  「杏仁是這個蛋糕基層的口味。」打完蛋後,約納斯將蛋殼放入水槽,回到碗旁開始攪拌。「杏仁和巧克力,這個蛋糕的味道其實很簡單。」他笑道。

  「基層口味…」所以會有許多層嗎…

  裴爾默默地呢喃並記下,他生疏地拿著濾網,慢慢地、小心翼翼地將杏仁粉過篩。

  見你小心翼翼的樣子,約納斯不禁笑了聲。

  看著粉末慢慢過篩,裴爾像是想確認狀態而湊近一點看,沾上白粉的手無意識抹了下鼻子,讓鼻子跟臉頰沾了些白。

  「噗...」又是一聲笑,約納斯點點裴爾的肩膀。

  「嗯?怎麼了…?」專心到約納斯拍上肩才回神,裴爾抬頭望向對方,卻不知道為什麼對方笑了。

  「你的鼻子。」約納斯笑著伸手,輕點了下對方染白的鼻尖。「還有臉頰,沾到粉了。」

  「粉…?」又愣了幾秒,裴爾才趕緊又伸手抹了下,卻把更多白粉帶到臉上了,跟平時精明的形象天差地遠,根本廚房笨蛋。

  壓下更多笑聲,約納斯輕輕捉住對方的手腕,免得他把情況弄得更糟...更好笑。「去洗個臉吧?」他笑問。

  「唔…」臉有些紅,裴爾這才放下手上個鍋盆與濾網,走到水槽那去洗洗臉跟手。

  這期間,約納斯看了看你篩的杏仁粉,將麵粉、方才拌過的蛋和糖粉加入其中,開始繼續攪拌。

  洗好臉跟手的裴爾很快就回到桌子旁了,「這樣可以嗎?」指的是自己負責過篩的部分,他眨眨眼,看著約納斯動作。

  「當然可以,別擔心。」向你擠擠眼,約納斯笑道。他又拌了幾下後,將碗推給你:「裴爾想試試看嗎?」他遞出攪拌具。

  有點猶豫,但是不試試看怎麼知道呢…?

  裴爾接過碗跟攪拌具,嘗試將內容物攪拌均勻,偶爾會差點讓碗滑出去,但是至少都及時控制住了。

  約納斯雖然也動手去準備蛋白霜,卻同時密切注意著對方的動作,不是擔心對方弄壞東西,而是擔心對方可能又被廚房惡靈纏上之類的。

  並不是想像中的那麼好攪拌,裴爾卻仍努力做著,「有一點乾是正常的嗎?」確認著混合物,他抬頭又望向對方。除了一開始的閃爍,目前還沒有看到其他靈異現象。

  「正常,因為要等我加點蛋白霜。」笑著,約納斯拿著碗靠近你,將拌好的稠白加入。

  「蛋白霜……感覺今天聽到好多新名詞。」停下動作讓對方倒入材料,裴爾笑著感嘆。

  「相信我,我第一次做做這道點心時,也跟你一樣困惑。」約納斯要你別擔心似地笑道。

  放心許多,裴爾繼續看著約納斯加入蛋白霜,在兩人都專心於碗內的變化時,稍遠處的電器發出幾聲莫名的輕響。

  「?」注意到了,約納斯困惑地微蹙起眉,捧著碗靠過去檢查了下。

  看起來並沒有什麼異常處,所有的插座也都好好的在原位。

  「…還好嗎?」後頭傳來裴爾擔心的聲音,他張望著。

  「沒事,可能只是供電系統剛剛出了點問題。」笑著搖搖頭,約納斯回到你身旁,「繼續幫我拌吧,我把剩下的蛋白霜加進去。」

  裴爾接過碗,繼續攪拌的動作,「原來需要這麼多的蛋白霜…?」真難想像現在碗裡的東西最後東西會變成好吃的蛋糕。

  「這樣應該就夠了。」笑著,約納斯請你繼續攪拌,並開始準備烤盤。

  當約納斯拿起其中一個烤盤…

  啪啦。

  烤盤居然從中間裂成兩半了。

  「…」聽到聲響,攪拌到一半的裴爾愣愣地看著對方的方向。

  「?⋯」約納斯亦愣愣地看著烤盤,幾秒後,他回過神。「沒關係,我用另一個。」笑著,他將兩半烤盤放下,伸手拿取另一個⋯

  另一個是完好的,並沒有任何破損,但是剛剛那一個也該如此…

  「唔…真的,沒關係?」裴爾再看了看被對方擺到旁邊的壞烤盤,他有些擔心,不過沒有停下手上攪拌的動作。

  「真的沒關係。」笑著,約納斯希望你放心。他又打開上頭的櫃子,拿取烤盤用紙⋯
 
  不確定要攪拌多久,但在對方喊停之前裴爾繼續攪拌著,偶爾會分神去看看約納斯正在做什麼。
    
  你看到他半蹲著,將一張看起來薄薄的白紙鋪到烤盤上後,他抬起頭,視線剛好與你的對上。

  正看得出神的裴爾感覺心跳漏了一拍,他眨眨眼抓回思緒,「…那片紙也要跟著進烤箱嗎?」他將話題跟焦點帶開。

  「對。」約納斯笑著點點頭,「這個紙可以避免烤好的東西黏在烤盤上,難清理,我個人是不管烤什麼都習慣用啦⋯」因為自己的潔癖;他的笑裡摻進一絲無奈。

  「我以為都是要倒進模具呢。」裴爾明白地點點頭,他捧著那鍋持續攪拌中的糕點雛型,走到對方旁邊觀看,「烤盤也好大…」他很久之前看的都是小小一個。

  「模具...」思忖半晌,約納斯想到了什麼似地。「裴爾想做做看星星形狀之類的蛋糕嗎?」

  「星星形狀之類的?」裴爾有看過小小的蛋糕,可是以現在在攪拌的量來看是要分批還是最一個大的呢?「約納斯會想做嗎?」他眨眨眼。

  「我有大小不同的形狀模具。」約納斯笑著擠擠眼,注意到另一個碗裡的蛋白霜還剩一點,他將其刮乾淨、加入。「我的話,我都可以。」

  想到以往看到蛋糕店有許多形狀特異的種類,裴爾的興趣也來了,露出笑容,「如果不會太麻煩的話…來試試看吧?」

  「星星形狀的歌劇院蛋糕,這我也是第一次做。」笑著點點頭,約納斯再度打開櫃子將模具拿出、清洗後擦乾,放到烤盤上。「裴爾要試試看倒麵糊嗎?」他站到一旁。

  「…只要把這些都倒到裡面就可以了嗎?」跟著站到對方旁邊,裴爾看著碗裡面已經非常均勻的麵糊再看看模具,不太確定地望向對方。

  「對。」約納斯要你放心似地笑著點點頭,「別擔心,它不會爆炸的。」

  「…」猶豫在看見對方的笑容後變得少了些,裴爾將攪拌器放到旁邊﹑將碗靠近模具,謹慎地將麵糊倒入…

  看起來一切都很順利。約納斯在旁看著、陪伴著,你能感覺到他快樂的情緒。

  「全部、對嗎?」看著模具中逐漸上升的麵糊,裴爾也忍不住雀躍的心情,臉上洋溢著笑容,還剩下一些而已。

  「對。」約納斯笑著點點頭,「等等我們就要準備別的東西了。」

  「這樣算是完成第一個步驟了嗎?」等到所有的麵糊都到進了模具,裴爾輕甩鍋盆,放到桌子旁的空位。
                     
  「沒錯,簡單吧?」笑問,約納斯走出廚房。「裴爾會對酒精過敏嗎?」他停在酒櫃前,摸摸下巴後問道。

  「…酒量不是說很好。」裴爾的視線從那看來完美的模具上移開、看往廚房外的方向,電燈又在此時閃了下讓他傻愣幾秒。

  「那幾滴萊姆酒應該不是問題。」似乎沒注意到電燈的異常,約納斯拿著一瓶萊姆酒回到廚房。他看著模具。「做得很好。」他給你一個大大的微笑。

  喜悅之情溢於顏表,裴爾稍微讓步讓對方能看得更清楚點並把使用過的鍋碗先拿去水槽放著,「需要加酒進去?」他的目光接著落到酒的瓶身上。

  「這是要拿來做淋醬的。」約納斯笑著,他將酒瓶先放下,拿起烤盤準備將其送進烤箱。

  當約納斯打開烤箱時,明明剛剛沒啟動這時卻發出一聲完全的聲響:叮——

  不過不知道這是異樣的裴爾只是好奇地繼續望著。

  「⋯?」困惑,約納斯依舊將烤盤放入,調好溫度和時間。「烤個⋯十五分鐘好了。」

  「15分鐘…」跟在約納斯旁邊的裴爾微微蹲身,看著烤箱開始運作,而裡頭的物品隨之緩緩轉動,「那接著要準備什麼嗎?」

  「準備淋醬,大概要有四種不同的醬。」約納斯笑道,他拿起一只小鍋,走向熱水器裝水。「可以幫我拿一下咖啡粉嗎?它們在門口,跟茶包放一起。」

  「要四種這麼多…?」想像一個有各種不同淋醬蛋糕,裴爾不禁思考吃起來的味道如何;他走向依言門口,先是找到茶包接著拿起咖啡粉﹑帶回。

  「麻煩的話,要做少一點也可以。」約納斯笑著點頭道謝,「可以幫我倒出大概十克的咖啡粉買?」他遞出量杯。

  「不麻煩。」只是感到很新奇,裴爾接過量杯,非常認真研究上頭的刻度,「十克…」他慢慢倒入。

  約納斯也正好端著一鍋熱水回來。

  「然後…再倒進去?」算好份量後,他晃晃量杯,看著裡頭的咖啡粉滾動。

  「對。」約納斯信任你量的克數,他笑著點點頭,將萊姆酒開瓶。

  「約納斯會不會﹑覺得很好笑?」看著倒入的咖啡粉融進熱水,裴爾找來一個小湯匙,緩緩攪拌,「其實…我也沒泡過咖啡。」需要的時候都是買現成的。

  「欸?」看起來有些驚訝,約納斯眨眨眼瞥向你,隨後又微微一笑。「不,我不覺得那很好笑,只是覺得很特別。」

  「真要算起來,我可能只會倒水跟拿冰箱的東西。」他很少跟別人討論這一塊,除了一番隊的人,很少會有人知道自己有這種生活障礙。

  「或許你應該試試看別的地方的廚房。」約納斯想起對方之前提過的種種靈異事件,不禁笑道,邊將幾滴酒液加入咖啡中。

  「…咦?是加在咖啡裡嗎?」本來還要說些什麼,但裴爾的注意力接著被拉走了,覺得不可思議,他從來不知道可以這樣混和。

  「對,還要加一點咖啡酒。」笑著,約納斯又往酒櫃走去,拿回來一瓶有著金色拱門似地的標籤的酒。他將其遞給你。「加加看?大概一小匙就好了,換而言之大概幾滴就夠。」

  裴爾接過酒瓶,看起來還是那麼戰戰兢兢,像是擔心自己不小心手滑會弄破似地,慢慢地靠像碗…

  「放鬆點。」見狀,約納斯笑道。

  「好…」深呼吸口氣,裴爾看來好一些,他慢慢地加酒。

  一滴﹑兩滴…直到五滴後,他望向對方以眼神詢問夠不夠。

  一直在一旁看著的約納斯毫不遲疑地點點頭,看起來很滿意。

  將酒瓶放到旁邊,裴爾木塞重新其栓好;稍微靠近一些,他輕嗅其氣味…

  你聞到一股咖啡香,混雜些許屬於萊姆酒的淡淡甜味。「怎麼樣?」約納斯注意到你的舉動,笑問。

  「很特別…」笑著回答,他第一次聞到咖啡與酒精這種組合,意外的香醇融合在一塊。

  「咖啡酒很重要。」開始攪拌那碗香醇,約納斯笑道。「裴爾想先嘗試一點嗎?」他問。

  其實自己很少喝咖啡﹑更不太碰酒精飲料,不過對方既然邀請了,又有什麼理由拒絕呢?「我想,這主意不錯。」

  拿起另一個小湯匙,約納斯舀了一些後遞給對方。「...」似乎蠻期待對方反應的。

  裴爾接過,慢緩緩地將其喝下、細細品嚐,「感覺…有點難形容。」咖啡中多了淡淡的、屬於酒精燒灼感,「但是,感覺還不錯。」他露出笑容。

  「除了它,我們還需要做兩種淋醬,有一種我昨天已經做好了。」笑著湊近你身旁,約納斯用攪拌棒開始攪拌,「這個的話、將它攪拌均勻後把它放涼就算完成了。」

  「約納斯已經先做好一種了?」有些訝異,裴爾更好奇對方事先準備了什麼樣的淋醬;他拿過抹布,先將桌上大致清理,保持乾淨。

  「對,我做的那個淋醬可以放一兩天。」約納斯用手貼上碗,稍稍感覺了下其溫度後,繼續攪拌。「因為我怕時間會不夠⋯」

  「是什麼樣的淋醬…?」這讓裴爾更加好奇,整理完桌子後,他又走到烤箱前查看,想偷偷看看情況如何…

  你看到模具裡的蛋糕膨脹了起來。「我做好的那個嗎?咖啡奶油霜。」約納斯笑道,將碗交給你。「幫我繼續攪拌一下?我去準備下材料,可能需要用到你帶的巧克力了。」他擠擠眼。

  「…沒問題。」閃亮亮的視線從烤箱窗上移開,趕緊回到對方旁邊接手碗、繼續攪拌,不時注意約納斯要怎麼料理巧克力的部分。

  拿出兩個一大一小的鍋子,約納斯將兩者清洗乾淨後疊在一起,並在大的那個裡面注入熱水。

  看著,他想起曾聽過隔水加熱一事,但是對於這樣的方法卻一直有著疑惑,「…不能用火加熱嗎?」他好奇地詢問。

  「直接加熱的話,巧克力容易燒焦。」約納斯笑道,他瞥向對方帶來的那袋巧克力,思忖半晌。「可以幫我取大概一百公克的量嗎?需要的話、那邊有秤子。」他朝你身後歪歪頭。

  裴爾點點頭,召喚出一名影侍接手攪拌的工作,自己則搬過巧克力袋並到秤子那測量,「…如果超過一點或少一點?」他發現無法剛好達到100克。

  「如果不是差很多的,應該不會怎麼樣。」約納斯笑道,隨手將一些用過的器具洗好。

點點頭,他將大致秤好的巧克力放入隔水的鍋盆中,「約納斯把食譜放在腦袋裏了?」他這時才注意到桌上其實沒有任何食譜書。

  「應該感謝我記性比普通人還要再好一點,我不用從網路上下載食譜。」笑著點點頭,約納斯靠近影侍身旁,查看碗裡內容物的均勻度。

影侍盡責地將內容物攪拌得不錯均勻;「那,約納斯的腦袋裡藏了多少食譜?」裴爾拿起鐵掏勺,在加熱巧克力時順到攪拌。

  「這個問題有時我也想問問自己。」約納斯笑著,「這個這樣就行了,把它放涼就好。」他輕輕碰了下影侍手中的碗。

  影侍點點頭並把碗放回桌上;「也有很古老的食譜嗎?」想想對方經歷漫長的歲月,有什麼樣新奇的事情都有可能。裴爾繼續攪拌著巧克力。

  「很古老的食譜...」約納斯想了下,「像是...辣的巧克力?」他笑問。

  「辣的巧克力?」這真的讓裴爾愣到了,他沒想到真的有這麼奇葩的食譜,「是真的嗎…?」

  「我知道有點難相信,但在很久以前,巧克力真的是辣的。」見你呆愣的樣子,約納斯笑道。

  從小到大對巧克力的印象就是甜的或是苦的,從沒聽說過辣的,「吃起來﹑好吃嗎?」

  「一開始喝的時候沒什麼大不了的。」約納斯看了看烤箱的情況。「其實我第一次嘗到甜的巧克力時也覺得很不可思議呢。」

  「還是用喝的…?」聽起來越來越不可思議了,這樣的形式已經超出裴爾的想像範圍了;他跟著靠向烤箱,臉上的表情有點呆愣。

  「很不可思議吧?」約納斯笑著,輕輕戳了下對方臉頰,像是要確認你是否還在。

  「…我也有機會可以喝到嗎?」被戳了幾下才回過神,裴爾忍不住詢問,對於新奇事務他總是充滿好奇、想嘗試。

  「或許下次有空我會做做看。」約納斯轉轉眼珠,笑回,沒有保證卻也沒有拒絕。

  「我很期待…」裴爾喜孜孜地笑著,他再仔細地看著烤箱內的蛋糕,「感覺越膨越大了…」隱約的成就感也尤然而生。

  「大概快好了。」約納斯站直身子,看看手邊的材料。「看來我們動作也該快點了,剩兩種淋醬。」

  「那,趕快繼續吧。」裴爾也跟著望向那些材料,伸伸懶腰,連剛剛幫忙的影侍都顯得躍躍欲試。

  他們分頭處理淋醬,在約納斯的指導下,一切看起來都很順利,當兩種淋醬都處理的差不多時,烤箱也傳出完成的聲響。

  「看來蛋糕烤好了。」聞聲,約納斯將四碗淋醬都先放置一旁,戴上烘焙手套走向烤箱。

  裴爾低頭看了看那些淋醬,接著也湊到約納斯後頭,滿心期待地等著蛋糕出爐…

  「哇…好香…」退開一些讓約納斯更好動作,裴爾的雙眼閃閃發光,他更輕嗅著蛋糕散發的氣味。

  「這點我同意。」約納斯笑道,他將烤盤擺到一處清空的桌面上,滿意地輕哼了聲。

  「這樣﹑就是成品了嗎…?」裴爾跟到桌子旁,微微蹲身,察看烤盤上的蛋糕,好奇的如一個孩子。

  「還要把它跟醬組合在一起呢。」約納斯笑著搖搖頭,他把成形的杏仁蛋糕從模具裡敲出來,「裴爾可以幫我把它平均地切成上下切出四塊嗎?我信任你的刀法。」他笑問。

  「四塊嗎…」裴爾從廚臺那挑了一把適合的刀,他信心滿滿地回到桌前,雖然測量切法花了點時間,但當看準後,嗖嗖兩聲,他完成目標。

  「切的比我好太多了。」約納斯笑道,他將四碗淋醬都先拿到附近。

  「也只有這部分而已。」將刀子放到一旁,裴爾很快就回到約納斯身旁,有那麼點擔心會切壞盤子。

  「才不只。」笑著反駁,約納斯先將巧克力淋醬抹了一層薄薄地在烘焙紙上,並將一片杏仁蛋糕疊上去。「接下來比較麻煩,因為要放進冷藏一段時間等巧克力凝固。」

  「咦…不是直接淋上去嗎?」看到對方的動作,裴爾愣地詢問,「還要等凝固…」他接著又點點頭,換個角度觀察那片蛋糕。

  「對。」約納斯站到一旁。「裴爾做做看。」他笑著讓出位子。

  「疊上去嗎?」裴爾眨眨眼,伸出手,他學著約納斯方才的動作、拿起了巧克力淋醬思考該如何下手,有那麼點不知所措。

  「疊上去就好,別擔心。」湊在你身旁,約納斯笑著鼓勵。

  「好…」打起精神,裴爾拿起用具,細心地在方才那片杏仁蛋糕上抹好一層巧克力,再將另一片慢慢放上去…

  「唔⋯做得很好呀。」看了下對方放下的蛋糕,約納斯笑著輕輕用肩撞了下對方。「下次就別那麼擔心。

  裴爾同樣感到開心,像是對於自己能夠一起製作且順利感到不可思議…「接著也是嗎?」疊蛋糕?

  「疊完第一層後,要先放進冰箱十分鐘左右。」約納斯笑著搖搖頭,「然後再拿出來疊第二層、放冰箱,疊第三層⋯這樣。」

  聽起來還要先等一會,裴爾明白地頷首,「這個甜點感覺真不簡單…」需要總時間非常長…

   「這點我同意。」約納斯贊同,「當初學的時候花了我一段時間呢。」

  「約納斯當初學者當了幾年?」裴爾想像起對方第一次做甜點的樣子,不知道是不是跟自己一樣擔心東擔心西的。

  「單純這道甜點嗎?大概有幾年吧。」約納斯思忖半晌,「五年以下,詳細的有點忘了...」

  好久…!

  沒有把這句話說出來,但裴爾確實非常訝異,這麼看來,還有還一段路可以學習呢;他陷入沉思,不知道自己能不能辦到。

  「畢竟有些東西學起來很容易,學得精卻不然。」約納斯笑著關上冰箱門,「我相信劍術應該也是差不多的道理。」

  他笑著點點頭。這麼說來,裴爾除了想到自己正在學習劍術外,也憶起對方也曾揮過杖劍,「約納斯是不是也學習過劍術?」

  「那些都是很久以前的事了。」約納斯只是如此笑道,沒有多講,但也沒有拒絕對方問題的意思。

  「現在呢…?」裴爾看著冰箱下時間,幫忙計時冰蛋糕雛型的段落,又笑著提問。

  「休息一下?」將手洗乾淨,約納斯笑著提議。「大概還要一段時間。」

  裴爾點點頭,但不確定要在廚房休息還是到客廳,裴爾索性先跟在約納斯身旁,「話說回來…他、不在嗎?」果然還是有點好奇,他思忖著。

  「伊維戈嗎?」約納斯倒是沒有遲疑地往客廳走去。「他去日輪丸一趟的樣子。」他笑著解釋。

  「去日輪丸…?」有些稀奇地頓了下,裴爾趕緊跟上對方的步伐、踏出廚房,「我還以為他…又生氣然後跑出去了。」他開玩笑地說道。

  「我覺得他是又生氣了沒錯,但他老是不明講。」約納斯聳聳肩,伸個懶腰後坐到沙發椅上。「別客氣;還是我現在這麼說有點太晚了?」他幽默地笑道。

  「現在說剛剛好。」笑著乘上對方的幽默,裴爾坐到對方身旁。這時候,他才真正地﹑好好看看對方家中的格局與擺設。「雖然這樣有點壞,不過我很高興他生氣了。」

  「唔?為什麼?」挑眉,約納斯似乎對你說這句話的原因頗感興趣的。「因為這樣他就不會把你丟出去了嗎?」他半開玩笑地猜測。

  「那是其中一個原因。」另一個原因…

  裴爾望著對方,最後只是輕笑一聲,將那樣的想法隱藏起來。

  「偷藏秘密有害身體健康。」約納斯開玩笑道,倒也沒有硬要問出答案就是了。

  「改天再跟你說…」裴爾深呼口氣,隨後放鬆地躺臥在沙發上,「『老師』,我目前的綜合分數還可以嗎?」想到蛋糕已經完成近一半,他很期待。

  「你目前的成績還蠻亮眼的。」配合地笑著回答,約納斯隨後擺擺手,「不過『老師』這個稱呼就免了吧。」
 
  「我也比較喜歡叫約納斯。」輕笑幾聲,他也只是開開玩笑,裴爾回過頭望向廚房,半晌才轉回來,像是要確認廚房安然無恙。

  似乎一切都很平順呢。約納斯也順著你的視線望去。「還在擔心廚房會爆炸嗎?」他笑道。

  「有一點…?」誠實地回應,裴爾無奈地淺笑,壓抑自己一直想去確認情況的想法。

  「放心,它看起來情況好得很呢。」約納斯笑著拍拍你的肩膀要你放心。

  「希望是了。」幾下輕拍後,裴爾才笑著將多餘的擔憂丟出腦海,放鬆地伸展身子。

  待十分鐘過去後,約納斯看向時鐘。「差不多可以進行下一個步驟了。」他笑著提醒。

  聞言,裴爾立刻起身,滿心期待看到冰箱半成品的他一步兩步地走向廚房,並回頭、笑著等待對方一起前進。

  打開冰箱,約納斯拿出蛋糕,下頭的巧克力已經冷卻成底板。他順手將裝著咖啡酒和奶油霜的碗一塊兒拿來。

  裴爾則跟在對方身旁,隨時注意看看有沒有需要幫忙的地方,「感覺已經很好吃了…」他望著半成品,呢喃。

  「完成後會更好吃的。」約納斯笑著保證,先用一半的咖啡酒刷上蛋糕,隨後,他再將奶油霜抹上去、並疊上另一塊蛋糕。

  「我相信。」裴爾專心地在旁邊看著蛋糕又變得更高一些,輕嗅著氣味,臉上漾起笑容。

  笑著,約納斯往旁微退,將位置讓給你。「換裴爾試試了。」

  裴爾接過裝有淋醬的器皿,這次的動作看來更穩定了,他照著約納斯的步驟依序完成…

  「很棒呢。」約納斯衷心地笑著稱讚道,「在做一個,然後就又要放進冰箱了。」

  「再一個…」小聲地呢喃重複,裴爾聽到鼓勵後夠有自信了,他很快完成了第二個任務,接著望向約納斯露出開心的笑容。

  將其送回冰箱,約納斯見到對方的笑容,亦回以勾起的弧度,裡頭承載相同的情緒。「再一個。」他笑道。

  「越疊越高了…」裴爾不禁小聲地驚嘆,他在收到指示後,再次一次將蛋糕抹好淋醬﹑疊放上去,心中的成就感亦疊加。

  「有空我應該也可以教你做千層蛋糕。」約納斯笑道,他將原本裝著奶油的碗拿去水槽放。放下前,他將裏頭僅剩的幾抹白色拭起、笑著放入嘴裡。

  「明天就可以!」沒有多加思考便脫口,裴爾隨之一愣,差點翻倒了其他的淋醬,「我是說﹑當然要等約納斯有空的時候…」他慌忙補充,希望不要造成對方的困擾。

  「裴爾明天也有空?」挑眉,約納斯倒是沒料到。「我還有很多假可以請,不必擔心。」似乎看出你擔憂的點,他笑著補語。

  「我也是有很多假可以請。」這也再次驗證他們兩都是工作狂。裴爾的嘴角漾著快樂的弧度,他大力地點點頭。

  「那我就安心了。」眨眨眼,約納斯笑著打開冰箱。「另外,裴爾要不要喝點什麼?」

  「我不太挑,喝什麼都可以。」將選擇留給對方決定,裴爾笑著回望,「啊…不要有酒精成分。」

  「裴爾不喝酒?」約納斯思忖半晌,拿出一罐蘋果汁,他又從杯架上拿下兩只杯子。「一點點也不喝?」他似乎有點意外。

  「嗯…一滴點好像還可以?」裴爾自己也不是很確定,但他知道自己的酒量真的很不好,「一滴點,大概是,兩三滴。」他半開玩笑半認真。

  「裴爾是屬於那種容易醉的人呢。」約納斯笑著倒了兩杯蘋果汁。

  「從小就是這樣了。」無奈地笑著,裴爾走上前幫忙一起拿果汁。

  「是喝過才發現的嗎?」將其中一杯冰涼的蘋果汁遞給對方,約納斯好奇地問。

  「對…但我不是很記得了。」裴爾望著果汁半晌,啜飲一口,享受其中的甘甜,「大部分是別人跟我說的。」

  「但感覺容易醉也不錯呢。」約納斯笑道;這麼久以來,他已經差不多忘記「醉倒」的感覺到底是什麼了。

  「是這樣嗎?」微睜大眼,這是裴爾第一次聽到這種說法,思考了好一會似乎不太確定容易醉有什麼好處。

  「不像我,有時想要醉倒的時候必須要喝到快酒精中毒。」約納斯半開玩笑道。

  「嗯…或是真的是好事?」姑且不問為什麼有人想要醉倒,不過…裴爾確實同意,「聽起來,約納斯酒量很好。」

  「唔、我想你可以這麼說。」眨眨眼,約納斯含蓄地對你的推測予與肯定。你想到方才看到的酒櫃與裡頭的各式瓶酒。

  「難怪…」會有這麼多的收藏。裴爾淺笑著,不禁有點嚮往,感覺品酒一事帶有一種成熟感…

  「如果裴爾不怕醉的話,我相信我能找得到快一千年前產的酒。」約納斯半開玩笑道,他自由倒是真有這收藏沒錯,還不少。

  「或許哪天有機會…約納斯再教我喝酒?」他曾聽說酒量是可以慢慢培養的,只是不知道是不是真有這回事…

  「教你喝酒⋯」約納斯一頓,他思忖。「說不定真的可以⋯」

  「真的?」裴爾有些驚訝地回望。其實有一點開玩笑的性質,但如果真的有這樣的機會,他也很樂意。

  「或許我們可以先從喝伏特加開始。」約納斯開玩笑道,他接著打開冰箱;時間差不多了。

  「那可能剛開始練習我就不行了。」忍不住笑了,裴爾上對方回到冰箱前,期待著成果…

  似乎已頗有高度的星形蛋糕看起來十分可口。「怎麼樣?」約納斯拿著盤子,笑問。

  「很漂亮…」裴爾驚嘆地看著如一座小塔般的蛋糕,忍不住湊近,輕嗅,「一定很好吃…」那複雜的香氣卻不衝突,而是柔順地融合成一體。

  「這有很大一部分也是你的功勞呢。」笑著眨眨眼,約納斯將剩餘的淋醬拿來。

  「明明是約納斯的功勞。」因為有指導,自己才有嘗試做甜點的機會;裴爾笑的燦爛,不斷地換角度看著蛋糕。

  「那我們各分一半功勞好不好?」約納斯想了個折衷的辦法。

  「…也可以。」點點頭同意,裴爾輕笑道,「在把剩下的淋醬加上去就可以嚐嚐看了嗎?」

  「如果我說可能還要再冰一次讓巧克力冷卻會不會掃你的興?」眨眨眼,約納斯委婉地用另一個方式告訴對方其實還要讓巧克力定型的事實。

  「不會,我會更期待。」這是事實,多等對他來說並不是難事,這樣,他還可以多跟對方聊天跟休息…

  「那…沒錯,我們還需要再等一會兒。」約納斯笑著,將裝著淋醬的碗遞給你。

  笑著點點頭並接過淋醬,裴爾思考一會,慢慢地自上而下倒下,其滑過蛋糕每一部分﹑包覆…

  在一旁看著,約納斯沒有打算要干擾,而是帶著鼓勵的笑看著。

  等到所有的蛋糕都完整地覆蓋上淋醬後,裴爾才導正傾斜,望向約納斯確認這樣是否正確…

  注意的對方的視線,約納斯笑著點點頭,順便豎起大拇指給予不容誤判的讚賞。

  「換約納斯接手。」受到稱讚的裴爾止不住笑容,他將淋醬先放到一旁,等待對方接著的步驟。

  「但裴爾做得很好。」眨眨眼,約納斯卻沒有將淋醬拿起,而是湊近看著已幾近完成的蛋糕。「接下來放進冰箱就差不多可以了。」

  「這次要冰多久呢?」跟著湊近,裴爾可以嗅到不同美味的香氣散出,對於愛吃甜食的他來說實在誘人…

  「大概十到十五分鐘就好。」約納斯看了下外頭掛著的時鐘,「不用太久的。」

  這代表他與約納斯又多了十幾分鐘的空檔。裴爾頷首,不急著走出廚房,「約納斯平常再家還會做什麼呢?」

  「在家嗎?可能就...跟伊維戈看看電影或讀點書吧。」約納斯思忖半晌,笑道。

  看電影跟看書…感覺都是自己比較少接觸的部分。

  裴爾思忖自己是不是該多試試,想得有些出神了。

  見對方神情變化,約納斯挑眉,伸手在對方面前揮了揮。

  「嗯…?」幾秒才回神,方才的思考像泡泡一樣愣得破掉了,裴爾回望向約納斯。

  「在想事情?」笑著收手,約納斯問。

  「只是仔細想想…我好很少看電影跟書。」裴爾無奈笑道,自己平常都太投入武藝之中了。

  「太忙著練武了?」像是看透你未說出的話,約納斯笑問。

  「對,大部分是因為那個原因…」笑容變得有些不好意思,裴爾也知道自己都快變成武藝白痴了。

  「如果你喜歡練武的話,我覺得那大概就跟我喜歡看書看電影一樣吧。」笑著要你別太擔心。

  「…或許是吧?」笑著接受這樣的說法,裴爾淺淺一笑,「但有機會的話,我也會想嘗試看看。」

  「我有很多好看的電影和書可以推薦給你喔。」約納斯笑道,他腦中的確竄過許多選項。

  「先從…書開始?」電影院不一定有時間去,但是書可以每天看一些;裴爾高興地回望著對方,等著聽些推薦。

  「書的話⋯」約納斯思忖半晌,提出數本書名,你曾經聽過,卻不是排行榜上的前幾名。

  「那我就…先從第一本開始看吧。」默默地記錄下那些書名,裴爾思忖,「不知道番隊圖書館有沒有…」

  「如果沒有的話,我很樂意借給你。」聞言,約納斯笑道。

  「那些書約納斯都有收藏…?」看對方的家並不算小,或許有哪一間房間就是專門放書的也說不定。

  「…那最久的收藏有沒有超過200年?」好奇地又問,裴爾往周圍看了看,像是希冀那猜想的書房就在一樓。

  「我想…應該是有,而且還不少。」仔細的思考半晌,他笑著點點頭表示同意,看到對方頗為感興趣的神情,約納斯又看向另一側其中一扇未開的門,看來很可能就是書房之類的地方,「最近比較沒有時間整理跟打掃,等到整理好了之後,可以帶你去書房看看。」
 
  「我很期待。」儘管自己沒有什麼看書的習慣,但有機會能多了解關於約納斯過去曾看過的書,他當然義不容辭。

  

   看似漫長,但時間依舊分分秒秒的流逝,在兩人的談笑之中,在冰箱的、兩人一同製作的蛋糕也逐漸定型,而他們在半小時之後將其取出,品嘗成果的甜美,那又是另一段過程了。

  連同依舊在廚房各處滋滋作響、嚇人但卻又沒有實際出問題的電器與用具,裴爾與約納斯兩人一同度過優閒的午後。

  之後的每一週,只要兩人的時間都允許,裴爾就會開開心心地自日輪丸來到蓋伊,到約納斯家門前又或到對方任職的醫院口,等待他的「甜點老師」與自己碰頭,然後再一起製作更多、更多的回憶。


製作名為回憶的糕點  END



後記:

這是在裴爾跟約納斯開始交往前的事,日常中帶點甜甜的氣氛真好


縮圖是我用APP程式畫的,愉悅#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823518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7喜歡★m0913499146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蛻變之聲】食譜書與笑容... 後一篇:【蛻變之聲】活動番外 –...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kym122588奇幻世界的朋友
我不是救世主?才來到異世界? 更新啦!麻煩各位看看吧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04:49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