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44 GP

【短篇】我是傳說勇者「啊啊啊啊啊啊」的夥伴「戰士A」

作者:貓耳寬│2017-12-17 13:28:51│巴幣:88│人氣:780
酒館。
 
可能是為了打探情報,又或者是購買商品、招攬同伴……等等之類,凡只要涉及到奇幻題材的RPG遊戲中必然會出現的場景。
 
撇除掉極少數開在偏遠之地的店面,酒館無庸置疑是深受冒險者所喜愛的場所,尤其是這間開設在王都的知名酒館,更是無論日夜皆處於大客滿的狀態。
 
冒險者們在這裡揮霍著從任務中賺來的金幣,城鎮裡頭的市民在手頭有額外空餘時也經常會來喝上兩杯。
 
高談闊論的人們、將自身面貌隱藏在斗篷之下的情報販子,以及酒氣上頭大打出手的酒客,僅只是這副群象畫的一小角。
 
「喂,這可不是你這年紀的孩子該來的地方。」
 
一名趁亂偷溜進來的男孩被抓個正著,穿著黑色重鎧的男子提起了男孩的衣領,皺著眉頭的嘆了口氣,抬起手不輕不重的打了下男孩的屁股,便鬆開了他,語氣間帶著幾分無奈。
 
重鎧男子的樣貌看起來年紀並不算大,約莫只有二十出頭,但是即便只是坐在那兒一動不動,周遭的人也能感受到他身上無形的氣勢。
 
就算在王都這個冒險者多如跳蚤的地方,重鎧男子的實力也位於頂尖之列,否則在這位置稀少的熱鬧酒館中,重鎧男子也不會獨佔一張桌子而沒人敢上前攀談或併桌,若仔細點看的話,甚至就連打架鬧事的酒客都遠遠避開了這處,就生怕不小心打擾到男子
 
「進來看看就算了,別用跑的,要是不小心撞到人,可不是每個傢伙都是好脾氣。」
 
重鎧甲男子的勸告被男孩聽進了耳朵裡,對方身上看不見的威壓就連天不怕地不怕的熊孩子都收斂起頑劣性子,在弱弱的點頭後,便立刻頭也不回的快步遠離此處。
 
眼看男孩遠去,重鎧男子望著他小小的身子消失在人群中,若有所思地搖著頭苦笑,但就在下一刻,重鎧男子的表情猛然僵住,並迅速的將視線轉向酒館的大門口。
 
在門口處,一名留著璀璨金髮的男子與他的同伴正推門進來,不知為何這名男子身邊的伙伴皆是各具特色的美少女,同時間她們身上更是穿著比起防禦力,更加注重美觀以及曝露度,無論怎麼看都不適宜穿出門戰鬥的裝扮。
 
而帶頭的美男子環顧四周,最終視線定在重鎧男子的方向,並且露出了大大的笑容。
 
「好久不見了,戰士A。」
 
美少年喊出重鎧戰士的名字,快步朝著空著的位置走來。
 
「確實,大概有三天時間這麼長吧,過來坐吧。」重鎧男子將一枚銀幣彈給了不遠處的兔女郎服務員:「給我們偉大的勇者『啊啊啊啊啊啊』來一杯冰啤酒,我請客。」
 
──────
我的名字是「戰士A」,同時也是救世勇者「啊啊啊啊啊啊」住在同個村子一起長大的青梅竹馬。
 
在他踏上旅程的時候,我也是第一批跟隨他的同伴之一。
 
我們清剿了威脅村落的哥布林巢穴朝著城市出發,並成功瓦解了當地貴族藉由高利貸試圖將某名千金納入魔掌的陰謀,不過因為殺害了該名貴族聘來的殺手,惹怒了殺手背後的組織,不得已之下與暗殺組織站到了對立面。
 
不過即使身處黑暗,亦有嚮往光明的人。
 
在多次的危險當中,啊啊啊啊啊啊之前一時心軟,由於看到面罩之下只是個小女孩面孔而放走的殺手在後來一次幾乎堪稱絕境的追殺中,臨時倒戈加入了隊伍,最後靠著她的帶路,我們竟是在逆境中潛入了殺手組織的基地,完成了不可思議的斬首作戰。
 
不僅如此,在瓦解暗殺組織之後我們的隊伍又陸續遭遇了「教廷內部追殺聖女」、「亡國的落魄公主」等事件,等回過神來的時候,本來主要目的是為了討伐魔王的我們,距離魔王城的路程只走完一半,卻已經成為了遑論人族或魔族都無人不知的有名隊伍。
 
最初只是抱持著好玩心態,自封稱號的啊啊啊啊啊啊也成了公認的勇者。
 
用我的觀點來說的話可能有些奇怪吧,然而早從認識他的第一天時,我便認識到了這傢伙是與我,不,與其他多數人截然不同的存在。
 
拿我的樣子來舉例,儘管我長得並不算難看,甚至稱得上小帥的程度,可是只要一丟進人群之中,很快就會因為被人潮淹沒導致無從尋找。
 
但是啊啊啊啊啊啊不同,即使穿著最樸素的衣服,並且身處人潮擁擠的場所,也猶如鶴立雞群似的。
 
最初跟著他旅行時還沒有察覺到,但後續隨著暗殺者小女孩、千金小姐、亡國公主、教廷聖女,以及其他人加入之後,這詭異的違和感也越發強烈。
 
自己與他們所處的次元不同。
 
就拿劍術來說明,凡只要是沉浸於此塊領域的人,雖然每人領悟的速度會有所差異,但只要持續的磨練必然能掌握相應的技能。
 
只不過那些所處境界不同的人們,卻能從中開發出只專屬於他們的個人招式,尤其以啊啊啊啊啊啊最為誇張,那個傢伙就像是沒有任何短版一樣,只要有心的話,在任何領域都能有所建樹。
 
這便是常人與勇者間最大的不同點吧。
 
如今啊啊啊啊啊啊終於開始了針對魔王城的攻略,現在之所以返回,估計是取得了什麼重大進展後的修整,縱使不是不能理解他的急迫,只是這樣的突破速度實在誇張了點,要是可以的話倒希望他能暫緩下步調。
 
畢竟看著與他同行夥伴模樣,無一例外臉上均是表現出了疲態,看來就算是所處同樣境界的天才們,要跟上啊啊啊啊啊啊的步調,依然得要拚上渾身解數。
 
「沒有人大白天喝酒的。」
 
先前我拋給我兔女郎服務員的銀幣在空中一隻纖細的手給攔截下來,脖頸圍著紅圍巾,由於為了方便行動,僅只裝備了最輕便的布料裝備,膚色呈健康小麥色的女孩在勇者之前先一步走了過來。
 
這孩子便是當初倒戈過來的暗殺組織殺手,與我這樣資質平庸的男人不同,她是身處更高境界的天才,同時也是我的妻子。
 
「這不是到處都有人正在喝嗎?」
 
老夫少妻最容易碰上的問題,便是年輕的妻子往往更容易佔據相處時的主導權,加上實力上的差距,我在她面前一向很難保持強勢,只得弱弱的辯稱。
 
啊啊,年輕妻子的銳利眼神瞪過來了,好可怕。
 
「就放他一馬吧,畢竟這個地方沒有什麼其他消遣,喝酒總比起找女人更好。」這時候伸出援手的是童年好友啊啊啊啊啊啊,他打著哈哈插進了我與年輕妻子兩人間的爭執,並自己掏了銀幣出來:「那邊的兔女郎小姐,能麻煩幫我送兩杯啤酒嗎?」
 
「好、好的,非常樂意!」手忙腳亂接住啊啊啊啊啊啊給的硬幣,兔女郎打扮的服務員驚喜的脹紅了臉,在同伴們羨慕嫉妒的神色中走向了走吧台,不過她並不是用啊啊啊啊啊啊給的硬幣結帳,而是自己掏了另一枚交給了店長。
 
至於啊啊啊啊啊啊的那枚銀幣,則被她當傳家寶一樣,仔細地收了起來。
 
將手肘撐在桌上,我看到那番景象不由得笑著搖頭:「還真是一如既往的受歡迎呢。」
 
「這方面的玩笑還是放過我吧。」被我調侃的啊啊啊啊啊啊舉起雙手投降了:「你明知道在魔王被討伐之前,我根本沒心思涉足男女情感這一塊。」
 
「這可不好,要知道以你的年紀……咳咳,還是不談這個話題了,關於魔王城的攻略進度目前如何?」話還沒說完,就因為感受到一旁嬌小暗殺者那頗具溫度的殺人目光而止住了,很顯然在妻子面前談論其他女人的話題,無庸置疑能與作死兩字畫上等號,於是我明智的轉移了與啊啊啊啊啊啊的聊天內容。
 
「魔王城的攻略進度嗎?就現在為止都還算是順利吧,四天王已經分別擊破,就差通往魔王城大殿的最後封印還需要一段時間破解,之所以會回來這趟,除了簡單的補給之外,主要為的是戰鬥人手的交換。」啊啊啊啊啊啊露出了歉意的笑容:「抱歉啦,這次還是老樣子的工作。」
 
聽對方這麼說,我頓時明白過來。
 
在啊啊啊啊啊啊的隊伍之中,儘管有許多與常人所處境界不同的天才,但是在該群人裡面,唯獨缺少了大前鋒的防禦職業,也因此身為重鎧戰士的我才留在了這群天才團體裡面。
 
曾經當過勇者夥伴的人,從過去旅途迄今至少人數足足接近有五十多人,但是在路途中,撇除掉因為戰死、傷病而退團得少數人,更多的團員由於近距離的接觸天才們,最終認知到了自己的存在對於這支隊伍毫無幫助,選擇了默默退團。
 
現役勇者夥伴裡面,排除掉我能夠感受到兩方不同差異的天才,就只有寥寥無幾的三人,而這還是我將自己包括在裡頭的數字。
 
不過說是這麼說,在一般攻略迷宮期間我也不會跟著啊啊啊啊啊啊一起行動,身為重甲戰士職業者的我,速度上的短版太過明顯,很容易因此扯到大部隊的後腿,所以在與啊啊啊啊啊啊討論過後,我變成了只會參加對BOSS級別的戰鬥的「秘密兵器」,而不加入迷宮的攻略。
 
要說對此是否有所不滿,答案其實是否定的。
 
即使是身為凡人的我,也能有幫得上忙的地方。
 
當被啊啊啊啊啊啊這麼委託時,我心底洋溢出的是一股濃濃的被肯定以及成就感,於是我用力敲了下胸甲,同時比出拇指來。
 
「別放在心上,魔王的攻擊我會悉數擋下來給你們看的,到時你們就盡管放手攻擊吧。」
 
「還真是一如往昔的值得信賴呢。」勇者笑著拿起方才在我們談話中由兔女郎服務員送來的啤酒杯:「為了即將到來的勝利,乾杯?」
 
「為了即將到來的勝利乾杯。」我拿起啤酒杯與勇者的杯子相碰。
 
碰。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忍者打扮的女孩毫無徵兆的用力拍打了桌面。
 
「負責最危險的工作,就這麼的開心嗎?」年幼的妻子瞪了過來,眼神中帶著不解還有憤慨。
 
「抱歉,雖然不知道為什麼,但就都當我不對。」她的脾氣來得毫無徵兆,使得我立刻合掌低下了頭,在這種時候總之就先道歉吧。
 
讓我始料未及的事,以往總是無比有效的道歉法這回卻是失去了作用。
 
「你根本什麼都不懂。」年幼的妻子失望的甩過身子,冷淡地拋下一句「我先回旅店了。」便拋下其他同伴逕自離去。
 
「貌似惹她生氣了,出乎意料的嫉妒心啊。」我暗自揣測著是不是先前的話題惹火了她,一邊向啊啊啊啊啊啊致歉,雖然說這大概只是多此一舉,儘管是我的妻子,不過身為處在不同境界的人,她是勇者隊伍的常駐成員,所以要論熟識程度,相信啊啊啊啊啊啊必然能夠諒解她。
 
「我倒覺得不是忌妒,而是……不,沒什麼,當我沒說吧。」啊啊啊啊啊啊伸手揉了揉眉頭,方才一瞬間流漏出的擔心便被一貫的笑容取代:「來討論之後要對付魔王的戰術如何?之後還會有一次正式的作戰會議,不過在這裡我先將情報分享給你吧,畢竟作為主要防禦者的你對我們原先預計的戰術有不同看法也說不定。」
 
「喔,沒問題。」
 
──────
當夜。
 
「別鬧彆扭了。」
 
身處在旅店的房間,我正絞盡腦汁的換花樣逗弄面向牆壁盤腿坐著,彷彿打定主意不與我說話的妻子。
 
伸手試著從旁去戳她肉呼呼的臉頰,但馬上就被沒好氣的打開。
 
「萊姆?」我試著輕喚對方的名字。
 
「什麼事,戰士A。」年幼的妻子轉過了頭來,儘管是面無表情,但從她直呼我名字這點來看,她依然沒有氣消。
 
萊姆一直以來都不喜歡我的名字,縱使我並不覺得這個跟隨了我二十多年的名字有哪裡奇怪。
 
「還在為下午的事生氣嗎?話說在前頭,妳不在的這段時間我可沒有去找其他女人喔。」我從後方抱住了萊姆,用溫和的語氣說道。
 
發出了粗重哼聲,萊姆扭動著身體,但力道並不大,在象徵性的掙扎幾下後便任由我抱住了她。
 
萊姆的腮幫子鼓著,不滿的說著:「我生氣的並不是這個。」
 
「那是什麼?」
 
「明擺著不是嗎?為什麼又接下最危險的工作,這對你根本沒什麼好處。」萊姆搖著頭,不滿之情浮於臉上:「勇者他們根本是在利用你,難道你不曉得嗎?他們想要討伐魔王根本不是為了世界和平這樣的理由,而是有其他目的,甚至在之前我也是他們的一夥,會和你結婚也是為了……」
 
「我知道。」
 
「咦?」被我打斷的萊姆發出了驚呼。
 
「我知道你們是基於個人的因素前去對付魔王,別忘了我可是跟你們旅行了多長時間。」我抱著萊姆嬌小的身體,彎下腰將臉壓在了她的肩膀上:「像是能力值、成長值,又或者裝備取捨和技能學習的分派,聽不懂的東西實在太多太多了,所以我想那大概是只有與你們這些天才站在相同高度的人才能看見的事物吧,更何況旅行了這麼久,一個人的本性好壞我多少還是看得出來的,啊啊啊啊啊啊他……不,你們在打倒魔王之後,總不會有人想繼承他的位置,製造魔物到處燒殺擄掠吧?」
 
「當然不會!」萊姆飛快的回答。
 
「那麼就沒什麼好擔心的了,我和啊啊啊啊啊啊從小一起長大,如果他有想做的事情,作為朋友本來便該幫他一把。」我站起身,將手掌覆蓋在萊姆的頭頂,輕輕撫摸她滑順的髮絲:「而且打倒魔王同樣也是妳的願望吧,萊姆。」
 
宛若沉醉在愛撫中的貓兒,萊姆舒服的瞇起眼鏡,就差沒有從喉嚨間發出咕嚕的聲音,只是聽我說完之後,她卻轉過身攔腰抱住了我。
 
「嗯,我想要打倒魔王……以前的確是這麼想的。」萊姆將臉埋在我的胸口,以至於聲音顯得有些模糊:「小A,約定好了,就算到時逃跑也沒有關係,魔王戰的時候絕對不能死,知道嗎?」
 
我張開嘴,思索著該怎麼回答對方,但最終卻無法組織完善的言語,僅能以無聲的擁抱作為回應。
 
──────
魔王城的大殿,勇者與魔王展開了最後的交鋒。
 
誇張的劍氣、絢麗的魔法就有如無消耗技能似的充斥整個大殿,而這場壯烈的決戰持續了整整兩天兩夜,迄今終於到了分出勝負的時候。
 
「聖劍技‧拂曉晨光!」
 
「滅世技‧萬物寂滅!」
 
啊啊啊啊啊啊與魔王同時放出了自身的必殺技,而同處於施放大招後的脫力狀態,兩人自是無法閃避對方的招式。
 
「咕啊啊啊!」被勇者的劍氣命中,魔王在發出了慘烈的叫聲後,轉眼間便被撕成了肉屑。
 
至於勇者一方……
 
「給我擋下來啊啊啊啊!」
 
我舉著大盾頂在勇者隊伍最前方,硬是接下了魔王使出渾身解數施放的招式。
 
無形的魔力洪流撞擊著盾牌,我只感覺自己彷彿身處於湍急的瀑布之下。
 
頂著盾牌的兩隻手臂幾乎麻木得失去了知覺,在這個瞬間時間就好似被拉長了無數倍。
 
在魔力洪流中先一步到達極限的並非是我,而是陪同我經歷無數戰鬥的盾牌,接著我只感覺到一股巨大的力量狠狠砸在了我的身上,緊接著視線便被天花板佔據。
 
就像斷了線的風箏高高飛起,然後因為被重力捕捉而整個人撞擊在地面上。
 
「成功了,魔王被打倒了,我們可以回家了!」
 
「太好啦!」
 
在意識矇矓之間,我耳邊聽見了來自啊啊啊啊啊啊和勇者隊伍中其他成員的歡呼聲。
 
是這樣嗎?魔王已經被打倒了啊。
 
我試著想撐起身子,加入慶祝的行列,但身體卻重得連一根手指都抬不起來,最終耗盡了全身力氣,僅是勉強抬頭看向歡呼中的隊伍夥伴。
 
不知道是否因為傷勢過重產生了幻覺,從崩毀的魔王寶座中竟是有一道足有數人寬的光柱直衝天際。
 
但還不等我仔細觀察,視線便被早已轉職成忍者的暗殺者少女面容所佔據。
 
「小A!」
 
女孩在哭泣,原本相當漂亮,不屬於凡人的美麗面容因此而扭曲。
 
喂,別這樣嘛,好看的臉蛋都因此變醜囉。
 
我想要替年幼的妻子抹去眼淚,但身體卻仍舊不聽使喚。
 
「萊姆,快走吧,通道的維持時間只有不到幾分鐘,如果不快點離開,就再也回不了我們的世界了。」
 
耳邊再次響起的是啊啊啊啊啊啊的聲音。
 
是啊,果然是這個樣子,正你們是不同世界的人,所以才會看起來這般的耀眼嗎?
 
這麼一來旅途上許多事情也就解釋得通了,你們要打倒魔王,為的是能返回原先居住的地方。
 
萊姆,既然目的達成了,就多少開心點嘛。
 
我是明白的,當初妳之所以會嫁給我,是為了要透過那什麼「羈絆效果」的東西強化我的能力。
 
作為重甲戰士的我速度是最大的缺陷,只要透過與忍者職業的妳締結關係,我就能獲得那所謂的速度補正,進而留在隊伍中擔任防禦者的工作,所以當時的妳才會顯得那樣的不甘願。
 
身為凡人的我會被妳這樣處在不同境界的天才看上,也就只有這樣的理由了。
 
在我面前的萊姆面容逐漸遠離了,因為啊啊啊啊啊啊抓住了她手臂,拖著走向了光柱。
 
萊姆,最後我是否幫上妳了呢?
 
在意識沉入黑暗前,我不由得浮現出了小小的遺憾。
 
說起來,這之前買的戒指一直沒機會給她啊……
 
──────
???
 
「起床了。」
 
唔,好像聽見了什麼若有似無的呼喚聲,隨即便感覺有人在拍打著自己的臉頰。
 
勉強的睜開眼,看見的卻是我年幼妻子近在咫尺的臉。
 
「終於醒來了嗎,小A。」
 
不再是常見的忍者打扮,而是換上了普通衣服的萊姆正以騎乘位的姿勢,坐在我的腹部上,並且還用手擰著我的臉頰。
 
「為了避免你將這當成夢境,所以手段粗魯了點。」為自己的暴行做了辯解後,萊姆對我露出了漂亮的微笑:「歡迎回來。」
 
我眨了眨眼,將上半身撐了起來,環顧周遭環境赫然是之前我在王都居住的旅店,若非說整個身體痛得像是要散架一樣,我甚至會以為之前與魔王的對決只是場夢。
 
「萊姆,為什麼妳會……」
 
「為什麼沒有跟著啊啊啊啊啊啊離開嗎?」萊姆用食指壓住了我的嘴,歪過了腦袋:「只是比起原本的世界,這裡有著更值得留下來的羈絆罷了,其實不只是我,勇者隊伍中另外兩人也放棄了回歸。」
 
「羈絆莫非指的是我嗎?」我支吾的做出詢問。
 
「嗯。」萊姆坦率的點頭:「當時若把小A丟在那裡,沒有治療的話你是真的會死的,所以我留了下來。」
 
「那妳還真的是救了我一命呢。」我露出苦笑:「可惜我恐怕無以回報。」
 
「就算不回報也沒有關係。」
 
「真的沒關係嗎?」
 
「嗯,夫妻之間的財產是共通的,你若是負債的話我也得幫忙償還,為了不讓你欠我的人情變成我也得負擔一半,就當沒這回事就好。」萊姆說著繞口令的話語,到最後的時候臉上卻隱隱帶上了幾分紅暈:「不管怎麼說,總不能……」
 
後面的話語由於她壓低了音量,所以我並未聽清楚,但是看她伸手按著小腹的舉動,關於萊姆為什麼選擇留下,以及她口中所提的羈絆究竟為何,我似乎得到了答案。
 
「多久了?」
 
萊姆抿著嘴唇,紅臉比出了數字三的手勢。
 
按照著個時間點去推算,莫非是……
 
「明明是初夜,卻做了十來次,都說過是危險期了,卻還是不管不顧的弄進來。」萊姆小巧的拳頭,捶在了我胸口,比起純粹的生氣,此時她的反應更像是嗔怒:「這不是根本沒有退路了嗎?好好負起責任來呀。」
 
「當然。」
 
我伸手想去撫摸萊姆的頭,但卻因為動作牽動了傷口,痛得嘴角職抽蓄,只得默默躺回了床上。
 
「對了萊姆,能請妳幫個忙嗎?」
 
「嗯?」
 
「在房間櫃子第二層的抽屜裡面,我有放止痛藥,能幫我拿過來嗎?不是,不是左邊那個櫃子,是右邊貼牆的,嗯,就裝在一個小盒子裡面,打開它拿過來。」
 
「……小A,這個太狡猾了。」
 
捧著拿著我之前沒能送出去的禮物,年幼的妻子眼淚嘩啦啦的潰堤。
 
誰說跟著勇者打倒魔王沒有好處呢?
 
正因為這趟旅程,我入手了這生中最重要的寶物。

---題外話---
【勇者大人,我是非攻略對象】博客來新書榜成績,謝謝大家支持Q口Q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823286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18 篇留言

提醬汁◕◞౪◟◉
ヾ(́◕◞౪◟◉`)ノ

12-17 13:30

貓耳寬
嘎?12-17 13:46
Rubik
啊啊啊啊啊啊!
啊啊啊啊啊啊?
啊啊啊啊啊啊啊喔喔喔嗚啊啊!

這名字到底是怎麼取的……

12-17 13:50

貓耳寬
日文的第一個發音,很多人基本上看不懂或者嫌麻煩會被啊這個音按滿12-17 14:06
維爾斯特
..........所以勇者們是穿越者?

12-17 13:53

貓耳寬
沒有特別解釋清楚世界觀XD
不過大致想成這是個RPG世界,穿越者代入到了各個有名字的模板腳色身上12-17 14:05
白髮控-戮劍心
我以為是個ntr的故事
沒想到是正常向
例如戰士A死了老婆帶著女兒跟啊啊啊一起回去
蘿莉老婆真是棒啊

12-17 14:32

貓耳寬
從某個方向來想並不正常啊,%了蘿莉,讓她懷上孩子,進而放棄回到自己原來的世界。12-17 14:33
無風
完美大結局[e23]

12-17 14:38

貓耳寬
HAPPY END12-17 16:06
維爾斯特
等等 勇者另外兩個同伴也放棄回歸.......
所以勇者一個人單身回去了.....!?
所以勇者倍NTR了嗎!?

12-17 14:52

貓耳寬
勇者隊伍不只這幾個人啊,就像RPG隊伍一樣XD12-17 16:06
百合子
阿阿阿阿阿阿 這取名看來就是碼字數的取巧外道阿XD

12-17 14:58

貓耳寬
才六個字!12-17 16:07
吹雪
黑肉幼女 超讚

12-17 15:36

貓耳寬
讚~12-17 16:07
Baoz
後半段怎麼是白的啊w(蘿莉妻子,讚!

12-17 15:54

貓耳寬
閃光嗎(?12-17 16:07

啊啊啊啊啊啊...XD
其實就是...玩日文RPG時...開場要先幫主角命名...
在看不懂/想不到/嫌麻煩的情況下...都會對著第1個字連按...也就是[あああああ]...

當角色不只1名時...因為無法重名...所以還會出現[いいいいい][ううううう]...

有一點不清楚的是...主角群是"穿越"還是"創角"...?
(因為戰士A是和啊啊啊啊啊啊從小一起長大的...)

不過...戰士A還是當了"完整版"人生贏家...=w=

順帶一提...我玩遊戲時...總是無法把同伴當成NPC...所以除了一開始的隊伍選擇外...我總是會努力讓所有角色跑好...
應該說...很難把同伴當棋子來用...

12-17 15:56

貓耳寬
唔~因為認為對方是虛擬人物而當作旗子的情況可是很多的,像是可更換同伴或是雇傭大眾臉的遊戲,也很容易將原先素質或成長不好的同伴棄置不是嗎XD12-17 16:07
諸葛
可以這很嗨

12-17 15:58

諸葛
幼女老婆真讚XDD

12-17 15:59

貓耳寬
超讚ㄉ12-17 16:07
祈緣
在這下去我就要糖尿病末期了(七孔流糖)

12-17 16:56

貓耳寬
太甜了嗎?12-17 22:33
貓 (ง ᐛ )ว
我以前玩遊戲都是這樣取角色名字的wwwwwwwwww

12-17 17:06

貓耳寬
我小時候也是XD12-17 22:33
o0風雲0o
現實世界那麼垃圾,還不如留在異世界

12-17 21:54

貓耳寬
部分的人會這麼想12-17 22:33
舞遊夢月
啊啊啊啊..........
喂!給我好好取名字阿!!
被打倒的魔王會哭的!!

12-18 19:14

巨像古城大鷲の桐生醬
原本還以為是全女性隊伍成員都被勇者用過的結局.....害我小失望了一下

12-19 09:09

會喵叫的貓
是沙子,是沙子跑進我的眼睛裡了,我才沒有哭呢

11-11 00:35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44喜歡★jordenfan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實體書宣傳&試... 後一篇:【短篇】算天子...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w68449187
小雞雞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6:31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