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9 GP

【同人GL】秦淮景(極短篇完結)

作者:馥閒庭│2017-12-15 12:11:17│贊助:18│人氣:346
慶祝破千瀏覽加上被十三釵燒到,寫文紀念一下。
----------

低沉的女聲,在夢境裡說著。

我永遠忘不了...

那一年,那些砲火、槍聲...還有她!

噹!

清脆的琵琶聲響了起來,一個女學生坐在椅子上,她抱著琵琶,手指靈巧的活動著。

《秦淮景》這樣帶著綿軟的曲子,從教堂的閣樓傳來,像是女子的吳儂軟語,清脆又不快,像是懶洋洋的午後,剛睡醒的那種綿軟的感覺,讓人很舒服。

蘇娟穿著白色襯衫、黑色的百褶裙、過膝襪、皮鞋,秀氣的瀏海、長頭髮整齊的梳在背後,翹著腿,抱著一把弦樂器,琵琶。

在錚然的音色中,她像是穿越時光而來,看著眼前的彩繪玻璃透到地上的光,她有著恍惚的感覺。

...細細呀道來,唱給諸公聽呀...秦淮緩緩流呀,盤古到如今...

夢境中,有人唱著她不懂的語言。

她又好像看到了夢中的幻影,那是一群女子,她們穿著各種顏色、花紋的旗袍,貼身的旗袍把女體優美的線條勾勒了出來,那一步一風情婀娜多姿的模樣,那手臂白嫩的像是豆花似的,點上了紅色的指甲油,隨著她走進來,甚至能聞到那胭脂水粉的香氣,就這樣大辣辣地走進自己眼底。

但是這畫面在哪看到的?

她又是誰?

那首歌又是在唱什麼?

而領頭的那位女性是誰的身影,每次在夢中,她想要看清卻又看不清了。

「彈得不錯,蘇娟。」國樂社老師在一旁點頭。

蘇娟是這所普通高中的國樂社社員,趁著午休時間在學校設置的小教堂練習。

扣!

突然外面有奇怪的聲音,似乎是誰透過圍牆丟了什麼進來。

「你先收拾,我去看看。」國樂社老師說完就先離開了,她只好回到自己的位置把琵琶放好。

噹─噹─噹─噹─

午休結束的鐘聲響起,蘇娟走出了教堂,琵琶被放回國樂社的教具間。

她走出來,正好看到國樂社老師拿一個皮箱,而一個女生,穿著別校的制服,大刺刺的騎在圍牆上,正在跟她說話。

蘇娟有些愣住,那個女生似乎也看到了自己,她笑了起來,對自己揮手。

「同學!你趕快下來!」老師不高興的喊。

而那個女生大方地跳下來,不同於黑色的百褶裙掀起,下面是黑色的安全褲,然後是她隨性地拍拍自己,然後抬起頭,看著自己走過來。

那是一張看過一次就會被吸去心魂的臉,而評價只有美艷二字。

這是她跟玉茉第一次見面。

「這是今天轉學過來的新同學,竹玉茉。」班導說。

很不巧,玉茉就坐在自己旁邊,她經過時低聲對蘇娟說:「好巧。」

蘇娟卻覺得一點也不巧。

下課,周圍的女生都圍在她桌前。

「玉茉,你怎麼會轉過來啊?」

「因為爸爸工作的關係,所以我搬到這,叫我茉就好!」她笑說,漂亮的臉蛋,彎彎的細眉、狹長鳳眼、豐潤的唇帶著友善的笑,她是個長相很媚的女子,在清秀的學生中,特別的顯眼。

蘇娟卻覺得她有點狐狸的味道,甚至有些危險。

「茉,你之前讀哪個學校阿?」有人問。

「懷池。」玉茉說出一個校名。

幾個女生尖叫「是那個貴族女學?」聽說不但只收女生,而且學費很可觀的菁英學校。

「那你爸爸是做什麼?」有人好奇。

「就是一個開食品公司的老頭而已。」她笑說。

「老闆耶!」女生們興奮的說。


----------


玉茉後來參加了戲劇社,但一切都與蘇娟無關,她們只是同學,會說早安,卻沒有深聊過。

但是班上很快的因為這個新成員加入,隱隱分成了兩派,一派都是漂亮而個性活潑、另一派安靜斯文,但這也不是什麼稀奇的,團體就是這樣,小圈圈裡還有小圈圈,人際關係像是盤根錯節的樹根。

她只想好好讀完高中,因此選擇了安靜的那一派,而玉茉則已經跟班花混熟,成了活潑的那派。

在蘇娟的世界,班級被切成了三份,安靜的、活潑的、男性的。

下課時間,蘇娟看著琴譜練習指法,不知道為什麼,其實她的音樂資質普通,但是就很喜歡琵琶,家人也鼓勵她把這個興趣留下來,但她其實知道,自己沒有什麼天分。

能夠上台只是靠苦練罷了。

她的歌,都沒有靈氣,唯一的幾首,其一就是這首《秦淮景》像是有人拿刀,把這首歌刻在她的靈魂上,她忘不掉。

總是在午夜夢迴間,夢到那一群女子,時而穿著旗袍時而穿著黑袍,就這樣站在自己面唱著歌,還有染血的琵琶。

奶奶說,那是她上輩子少喝了幾口孟婆湯,所以才有些記憶沒有洗乾淨。

醫生則說,她因為要上台表演所以壓力大。

「...娟、蘇娟!」有人在她耳邊喊著,她抬頭,玉茉那美麗的鳳眼含著水光,笑吟吟的看著她。

「上課了!」

蘇娟點頭,她課本早就擺好了,但是玉茉卻沒有回到位置,把自己的椅子併到旁邊「我帶錯課本了!跟你一起看好嗎?」她說。

蘇娟點點頭。

「你真悶。」玉茉笑說。

明知道她沒有惡意,但這話還是有些刺心,蘇娟知道自己確實個性溫和吞了些,但不表示她不知道好壞。

「但我覺得這樣很好。」玉茉接著說「算是好老婆的人選!」

「你說什麼!」蘇娟對玉茉低叱。

什麼好老婆!她們才高中耶!

「蘇娟!剛剛那題沒聽懂嗎?」數學老師的聲音,把蘇娟拉回到現實,她快速地站起來。

「沒...」蘇娟瞪了一眼玉茉,都你啦!害我被老師點名

「我在講一次,假設R是A的二次方分之Y二次方減掉B的二次...」數學老師念著可怕的的公式。

蘇娟只覺得頭痛得要死,數學就是她的剋星,她根本不知道算出這幾條線有什麼意義,至少放在琵琶上她還會,放在課本裡她就不認識了。

答案是什麼她怎麼可能知道,可是眼看老師就要她上去解答了,底下同學訕笑的聲音放大了起來,讓她更加難受,她皺起眉,打算認錯去罰站。

但卻有人舉起手「老師,蘇娟教過,我知道!」

只見玉茉帶著笑容自信的起身,走到黑板前,接過粉筆。

蘇娟看著穿著同樣制服的玉茉,她還是那樣的顯眼,就像是躲在羊群裡的別種動物,就算披上羊皮,她還是突出的。

看著她那漂亮的手握著粉筆,優雅地寫下公式,張牙舞爪的數字,在她手裡,成了優雅符號,那有力的筆跡,只有熟悉黑板的人,才能寫的這樣好看。

「所以答案是2,此線會先碰到這,再碰到這。」玉茉說,寫下那難唸的數學符號,放下粉筆。

有人起鬨的拍手,她也漾出笑容,誇張的行了一個西式禮,把剛剛那種遲滯的氣氛打散。

只見她回到座位,兩人都坐了下來,蘇娟呆呆地看著玉茉,而玉茉也回視她。

玉茉總覺得蘇娟一張白淨的小臉,讓人很想要摸一把。

「其實你根本不用跟我看課本吧?」蘇娟低聲地說,懷池的課程是菁英的等級,她們只是普通高中,恐怕以玉茉在之前學校的名次,她都看不上眼吧?

「姐做人要低調點。」玉茉對她壞笑的說。

整堂課玉茉只是撐著手,慵懶的看著蘇娟。

蘇娟看著玉茉,她這樣的姿勢,如果是班上那群剪短髮的女生,被稱作T的那群,肯定是很帥的。

若是男生就有些雅痞的味道。

可玉茉給人的感覺就是媚,只見她撐著手,那白玉似的手腕,擦著護甲油的手握著,像是藏起了爪子的狐狸,手腕靠在額邊,艷麗的五官,一頭長髮披著,像是上好的水緞似的,一雙美麗的狐眼,讓人看到心都酥了。

但蘇娟心裡只有些無言,她可不是男的,這女人就算是狐狸精投胎,也不用找她吧!

--------------------------------------

其實一開始,蘇娟有些討厭玉茉。

從她轉學過來,就翻牆、翹課、抽菸,跟男生或女生都混得很好,可她的成績又好的讓老師罵不下去。

她太有風格了,比起蒼白靜默的自己,玉茉像是雪白制服裡的一抹紅,刺眼的讓人害怕,好像在她面前,只能選擇臣服或者反抗。

她不是帶頭的人,但卻是一出手就能讓人心服口服的人。

或許這就是一種領袖的魅力吧?

但蘇娟只覺得想離她遠點,因為這樣的人,身邊總有太多的是非。

可是偏偏,戲劇社跑來跟國樂社討論期末的合演。

所以她才會坐在這邊,教這傢伙彈琵琶,她按著玉茉的手教她認弦。

「輕輕的,拜託你不要虐待樂器。」她看著琵琶的弦被她挑起,心裡在滴血。

「拜託!拿出你平時勾引人的態度,輕挑,不是拉弓,你要射死誰嗎!」

勾引人?

玉茉有趣的看著蘇娟終於有些脾氣,像是一塊白玉有了靈氣,講到樂器,她那嘴馬上變的鋒利無比!

原來在她眼裡,自己是這樣啊?

玉茉把琵琶轉給蘇娟,這次他們要演色戒的舞台劇,其中,演女主的玉茉要穿著旗袍彈《十面埋伏》對沒有碰過樂器的玉茉來說,是很大的挑戰,但是她有六個月可以練習。

「那不然你彈一次?」玉茉挑戰的看著蘇娟。

彈就彈!

蘇娟有些生氣的接過琵琶,重調一次弦,只見她翹起腳,抱著琵琶,修長的手撥弄著,錚然的聲音就傳了出來。

噹!噹!

只是幾聲,彷彿人就走進了竹林裡,在四周的綠意中,似乎有敵人在環伺,讓人戒備了起來。

漸漸的,琵琶的聲音急促起來,讓人開始緊張起來,似乎又回到了那個充滿危險的時代,草木皆兵的警戒,而身為女主的玉茉,卻擔任了至關重要的任務,壓力大得讓人喘不過氣。

可她又必須去執行,不為什麼,就為了心中的那一份信念,清脆的音樂中,她像是下定了決心,小心翼翼的行走在這條路上,隨時,都可能粉身碎骨,危險二字,不停地提醒著她,帶出一種刺激的感覺。

可是不能回頭了!

他們沒有退路,只能往前,不容許失敗,不允許錯誤,就這樣謹慎的執行著任務,隨著急促的音樂,摧折心肝似的瘋狂往前。

看著蘇娟手如同蝴蝶翻飛,快的叫人看不見手指的動作,那不馴的眼神,在她白淨的臉上染上了一抹狂氣,此時的她,不是綿軟可欺的小綿羊,而是狂躁的水,用樂音渲染了聽者的情緒,無孔不入的將那種悲憤的心情淹進每個人的心中。

隨著彈奏,所有人都停了動作,只是專注在那狂躁的樂音中,幾乎要忘記自己正在做的事情,只有弦樂特有的摩擦音,嘶啞著蠱惑著他們。

來吧!走在瘋狂的道路上...

直到節奏越來越快,快到幾乎要迷失,如同陷入千軍萬馬的迷陣,最後那求生的絕然升高再升高,像是掐著心神,與什麼競爭,那種鬥志被燃燒到最後的掙扎。

然後,在最緊繃的高音中,嘎然而止。

似乎這場戰爭中,敗者被梟首。

勝負已經定,無須再說。

這時,大家才回過神,只剩下如鼓的心跳,還震盪著剛剛樂音的餘韻。

玉茉竟然感覺自己有些喘,直到音樂停止,她像是被放過一樣,可以疲軟的喘息。

玉茉看著蘇娟,如果沒有看過她的演奏,會覺得琵琶只是放在漫畫跟小說封面,一個裝飾性甚至帶有女性形象的樂器,就如蘇娟的人一樣蒼白。

可被她彈奏的音樂影響後,會發現琵琶的樂音,並不亞於BASS、吉他的那種重金屬搖滾風格,甚至在那錚然的聲音裡,有狂放的瘋狂。

玉茉看著她,少有的升起一種尊敬的感覺。

她收起了玩笑的模樣,乖乖的照著蘇娟的指示彈奏。


----------


中場休息,看著一旁調弦的蘇娟,玉茉回想著。

那天她剛剛轉學過來,在寬闊的校園內找不到教務處,但琵琶的聲音吸引了她,她循著聲音,來到教堂,第一次看到了蘇娟,陽光透過彩繪玻璃照著她的背影,把她黑色的頭髮染成了彩繪玻璃的顏色。

那背影,讓人想知道,她到底是誰?

因此她把行李箱丟進校園,爬過圍牆,當她騎在牆上時,看到了蘇娟轉身往樓下看,那彩光疊在她臉上,讓人有一瞬間的分神。

白色的制服上染了彩光、黑色百褶裙抱著古代樂器,那樣的不合諧卻又讓人記憶,蘇娟的身影也染上了她的眼睛。

蝴蝶似的美麗。

她覺得,但當她走下來時,卻發現少了那彩光,她只是面目平凡的女生,乾淨斯文,像是走進人群中,就能融進團體裡。

這讓她...很羨慕。

沒錯,她很羨慕蘇娟。

羨慕她有一張不惹禍的臉,長的美麗,若是沒有保護自己的手段,就容易發生許多討厭的事,想到之前發生的事情,玉茉的心情又陰鬱了起來。

紅顏禍水、狐狸精、心機婊、綠茶妹,那種稱號不停地跟著自己。

玉茉喜歡自己漂亮的臉,但是那些人拿著喜歡當藉口,想要入侵她人生的人,讓人煩躁。

但看到蘇娟她心情才好一點,蘇娟對自己總是很有禮貌,謹慎的踩在同學的界線內,乾淨而淡漠,卻讓她很喜歡,所以她很喜歡惹蘇娟。

「怎麼辦,我好像我愛上你了!」玉茉笑說,一雙眼睛笑彎了眼。

蘇娟卻只是無奈,看著她說:「麥太太,你能正經點嗎?」

麥太太是色戒裡的女主角名字,也是玉茉負責的角色。

玉茉笑笑沒有說話,一旁有人喊她去對戲,她就去後台換了演員衣服。

蘇娟把手上的琴譜整理下,六個月,要一個人學會一種樂器夠嗎?

還是讓玉茉做做樣子,自己在下面彈奏就好?

蘇娟嘆息,還是做了決定,既然事情交到自己手上,她就不想弄砸,雖然很累,但是A型血的她還是喜歡把事情做到盡美。

只見玉茉換了旗袍,跟其他幾個女生走上了台。

抱著琵琶的玉茉站在幾個女生中間,而蘇娟坐在觀眾席看著她們。

每個女生都有適合她們妝容打扮,有人適合現代的簡約,把俐落大方變成時尚,有人適合古代的水袖如江南女子綽約溫婉、有人適合馬甲短裙巴洛克式的打扮華麗俏麗。

而玉茉,她或許就適合旗袍。

她的臉本來就是美豔型的,穿著旗袍跟高跟鞋,走上台。

蘇娟看著她暗暗讚嘆,玉茉的身材很好,而旗袍跟和服有些像,很適合東方女性偏矮短的身形,當直挺的衣服貼上了女性的曲線,只要一點起伏就能引人無限的遐想,踩著把骨盆推出去的步伐,那開叉的前擺輕晃,像是掃蕩著觀者的心緒,水光的綢緞下,那踩著跟鞋的小腳,把身體視覺拉長,一步一步的踩著往前,像是鹿蹄輕踏,讓心跳輕震一下。

但更讓她挪不開眼的是她們的一起出來時的模樣,就像她夢中的模樣,那十二個女子,各有風情,穿著各色的旗袍綽約的踏出來,華麗如百花齊放。

只是夢中,那拿琵琶那個女人模糊的臉,換成了玉茉清晰的臉。

她旗袍上的花紋,像是隨著她走路晃動的模樣盛開著。

讓人感覺極盡的華麗。

玉茉的身材滿豐滿的,因此旗袍下那兩截手臂顯得如白玉凝脂般,豐潤卻不讓人油膩。

而她與易先生的對手戲,也非常讓人過癮,那種男性的陽剛對比女性柔媚,如陰陽拼接的和諧。

玉茉詮釋出那個麥太太的猶豫掙扎,那楚楚可憐的模樣,漸漸變換情欲的暗潮洶湧,而最後,那是否要刺殺易先生的拉扯,玉茉也表演的讓人心折。

最後,在《十面埋伏》音色下,她還是顫聲讓易先生走,用自己的溫柔換了死亡。

當劇烈的掌聲響起時。

蘇娟才回過神,看著台上的玉茉,她真的太厲害了!

台下的掌聲幾乎要掀翻體育館,那是給戲劇社的所有人的,蘇娟也起身拍手,但卻是為了玉茉而拍。

經過一個月的磨合,最後戲劇社決定做做樣子就好,讓玉茉抱著琵琶,而蘇娟躲在簾幕後面彈奏,但玉茉還是將十面埋伏彈奏的模樣做到非常美。

在期末時,讓兩個社團有很棒的演出。

讓人驚豔。


----------


這場戲成功的落幕,也結束了她們的高中二年級。

沒有想到經過六個月的相處,她們竟然因此成了好友。

坐在圖書館,蘇娟看著玉茉好奇「為什麼你後來不接受社長的追求?」

玉茉看著蘇娟,窗外的陽光照在她的髮上,像是替她的頭髮噴了金沙,那張臉就更加乾淨了。

「沒興趣。」玉茉淡淡地說。

如果以顏色比喻的話,自己就是如火般的紅豔,而蘇娟則是乾淨的白,她們會成為好友,頗讓同學們驚訝。

但玉茉卻沒有解釋什麼,只是笑。

「那你有交過男朋友嗎?」蘇娟問,趕快定下一個吧!不然她每天都要回答別人的問題,很累的。

「有阿。」玉茉笑說。

「有接吻過嗎?」蘇娟好奇,玉茉臉上就寫著情場高手的字,不曉得她有沒有接吻的經驗。

「你想知道?」玉茉好笑的靠近,撐著手看著蘇娟...的唇。

「想阿。」蘇娟沒有任何防備,純粹好奇的說。

「就是...這樣啊!」玉茉傾身,吻了蘇娟。

蘇娟只覺得自己的唇上,有一抹溫熱輕碰到自己,柔軟的觸感讓她有些著迷,那艷麗的容顏押到自己的臉前,還沒意識到什麼,只覺得她好近,近到連呼吸都能聽到,她那閃著水光的眼睛有著狡詰的笑意,還沒意識到什麼,又即將要迷失在她的髮香之中。

蘇娟乾淨的臉上,因為害羞而紅了起來。

玉茉看著蘇娟羞紅的臉,覺得很開心,因為自己終於讓蘇娟的臉,染上了屬於自己的紅色。

在一櫃櫃的書牆中,兩個兩個相似長髮的身影貼近著。

那隱密暗約的戀情,才剛剛開始。



-------------------------------------------------------

碎念:(念超多啊!)

最近又回去看了一次《金陵十三釵》(台灣是2012出的)記得第一次看,甚至不敢看完,就關掉(因為本人超膽小...)

而今,或許是心境變了,所以能看完了,只是看完的心得就是...無盡的疼痛。

裡面的東西太殘酷,在那樣的時代背景下,容不下一點善良,甚至想問...

一定要用女性的血淚才營造悲壯的感覺?

裡面有太多的悲劇標籤,覺得很痛跟心疼,因此藉著這次的破千慶祝,寫了一篇同人。

想要給自己記憶中的兩位女主,一點乾淨甜美的記憶。

個人很喜歡電影中的兩位女主,孟書娟&玉墨,只是把時代定到了輪迴之後,所以名字也改了,這是兩人在現代校園相遇的故事,而且是百合ㄚㄚㄚㄚ!

細說一下這兩位,書娟的個性就是學生,她急欲融入團體(所爸爸想帶她逃卻沒走),還很年輕有些小叛逆,在那樣的時代,在戰爭中失去了學校,直面看到對女性最殘忍的傷口,強姦,那是一種很可怕的經歷。

而玉墨則是以妓女的身分,帶領著姊妹踏進了教堂,玉墨很狂但也很清醒,她清楚知道自己是誰,有什麼位置,書娟現在面對的,她其實都有經歷過,但她沒有覺得瞧不起書娟,或者嘲弄她懦弱,反而是帶著一種溫柔跟模糊的懷念,讓人好心疼阿!(御姐大好啊>/////<)

個人很喜歡玉墨跟書娟,兩人強烈的對比。

女人與女孩、自信與自卑、情慾與自制...

但又是這樣的相像,她們都在自己的領域內照顧著所有人,並同樣的表現出請求神父照護她們的心意,兩方人馬都如此(很可愛(笑))

玉墨率先把行李丟進教堂,爬進圍牆的那一幕,充分表現了她的不馴,但她隨即去開了門,讓姊妹們都能進來,而書娟則是領著女生們,跑到鐘塔要自殺,同樣不屈服於命運,那種能夠帶領眾人的領導氣質,在兩人身上非常明顯。

有趣的是,身為成熟美人的玉墨,其實很羨慕蒼白乾淨的孟書娟,因為那種乾淨是自己曾經有的,卻已經失去的,就是這樣惋惜的感覺,她們最後代替了學生,坐上了日軍的卡車。

個人完全不想討論那部片的政治、軍事等議題,我只想看大美人跟百合(轉頭)

而讓我最喜歡的電影畫面,就是那彈奏《秦淮景》的幾分鐘畫面,被女生穿著旗袍的模樣燒到!-//(ǒ.ǒ)//-

太美了!

那是一種女性曲線的美,配上吳語唱的《秦淮景》,把那種媚的感覺演繹出來,所以就動鍵盤啦!

關於琵琶的部分,則是設定成書娟收了玉墨那染血的琵琶後,又買了新的自己練習,所以輪迴轉世後的蘇娟,才會對《秦淮景》有這樣的記憶,而十面埋伏那種緊張煙硝,也是源自於書娟所經歷過的苦難,才能在舞台表演詮釋得很好。

不過這就是個極短篇,她們也就凝在這就好。

感謝你看到這。

如果說那電影還有什麼想講的,就是把英文學好吧一W一|||

就降了。

希望大家繼續支持《梧桐影》跟《心上的公主》,因為...白月拿劍站在後面!哈哈(乾笑)

感謝這幾天來觀看喜歡我文章的看倌們 >///<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821073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百合|GL|小說|愛情|短篇|同人

留言共 1 篇留言

欹嵐
很喜歡這種純純的愛情////

12-16 20:53

馥閒庭
微甜微甜的 是吧 -///- 12-16 21:19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9喜歡★zk327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平安夜特別篇】沙丁魚遊... 後一篇:【平安夜特別篇】沙丁魚遊...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Paanee喜歡奇幻小說的大家
《世界末日後的原始人》更新囉~對奇幻故事有興趣的各位千萬別錯過~~看更多我要大聲說15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