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26 GP

六千字愛情短篇《流金點綴的鳶尾花》【聖誕夜短篇】

作者:吟月氏樹海│2017-12-14 19:10:31│贊助:73│人氣:1518
前言:
  閱讀BGM兼人物形象來源:Eve-お気に召すまま (有中文字幕)
 

六千字愛情短篇《流金點綴的鳶尾花》 筆者:樹海
--------------------------------------------------
  忙完手頭上的工作之後,看店裡客人都不急著結帳買單的模樣,我便泡了一杯花茶,優閒的坐在自家咖啡廳的座位上細細品味。
 
  研究花茶是我許多愛好中頗為實用的一項,雖然不至於到銷量豐碩,但至少那些同樣愛好花茶的老客人們非常喜歡。
 
  而我現在所泡的這壺花茶,正是我非常喜歡的、以鳶尾花為主題所設計的花茶。
 
  雖然鳶尾花的花身有著不少的毒性,但它的根莖卻有著一些藥用功能,能加速血液循環、消減瘀血,對喉嚨不適也有些舒緩效果。
 
  此時我身前這壺淡藍色的花茶,便是我最近製作出來的新口味,頗受老顧客的鍾愛而給店裡創下了不少的業績,是我這半年來最成功的一次調味。
 
  將半透明的玻璃茶壺傾斜,給自己倒上滿滿一杯的鳶尾花茶,我端起了茶杯,輕輕吹了吹杯中散發著熱騰騰白煙的花茶,近距離享受著這壺花茶的淡淡清香。
 
  才抿不到兩口,便看見他走了進來。
 
  「叮鈴鈴鈴……」
 
  是店門口的風鈴隨著他進門而被冬日冷風給吹動的聲響。
 
  「哈哈!店裡的生意還不錯嘛!是因為今天是聖誕夜,所以生意特別好嗎?」
 
  他穿著學校的制服,大喇喇的露著高中的校徽走了進來。
 
  許久未見的他還是和往日一樣隨意,都已經放學不知道多久了,還是穿著他那身隸屬於市立名校的制服四處行走。
 
  「是阿!聖誕節前後正好就是服務業最忙碌的時候。別說這個了,快坐下吧!我正在等你呢!正好趕上這壺剛泡好的花茶,先喝一杯吧!」
 
  我拍了拍身上寬大的咖啡廳男版制服,理順了圍裙上的皺褶,然後傾斜桌上的茶壺,將微微晶亮的藍色茶液倒入早就準備在桌子上的乳白色茶杯中。
 
  「呃?不是我硬要說,可是兄弟阿……你怎麼又做出顏色這麼獵奇的茶?」
 
  他的臉色有些怪異,坐下來勉強品了一口之後就將茶杯放下,有些嫌惡說出這句話。
 
  對淡藍色的恐懼似乎已經影響到了他的味覺,過往的既有成見讓他拒絕細品這壺花茶,就連喝完我倒給他的那一小杯茶液都顯得相當困難。
 
  「三個多月沒見,你知道我為什麼要找你來嗎?」
 
  慢慢飲下一口花茶之後,我向他問出了這句話。
 
  「對欸!經你這麼一說,我才發現距離上次見面居然已經經過了三個月!」
 
  他睜大了眼睛,對我這個考上不同高中的國中好友露出了驚訝的表情。
 
  然後,說出了他的猜測。
 
  「不過,我們還是時常保持聯繫不是嗎?所以……所以,應該是想聊聊從那天到現在的事情吧?是……要講關於『她』的事情嗎?」
 
  說到那個「她」,他的神情就變得有些緊張。
 
  「是阿!唉……連打個遊戲都要一直聽你提到她,煩都煩死了。」
 
  「所以今天找你來,是想親耳聽你說一次關於那個女孩的事情。」
 
  將他的神情看在眼裡,我嘆了口氣,直接了當的要他講講他暗戀的那個同班女孩。
 
  「當然好啊!她真的非常、非常可愛。」
 
  他一口答應了我的要求。
 
  說起那個他暗戀的女孩,他就兩眼放光,變得有些狂熱。
 
  「你知道她是我的同班同學,可是你一定不知道她有多美。」
 
  「就好比一朵有著流金點綴的黃白色鳶尾花。」
 
  「她的髮色淺淺、亮亮的,有著半金半白的美麗漸層,就如鳶尾花瓣上的色彩一樣,總在陽光的照射之下散發著耀眼的光澤。」
 
  「波浪微卷的及腰長髮也是,就像那鳶尾花瓣的邊緣起伏一樣,恰到好處的美好。」
 
  「偶爾接觸到她柔軟的雙手。我知道,比起花朵的嬌嫩也毫不為過。」
 
  「用鳶尾花來形容她,就是最完美的詮釋。」
 
  「在沒有實際發生一見鍾情之前,我是不相信那種事情的。可當我遇見她之後,我才知道我錯了。」
 
  「打從我見到她的第一眼開始,我就知道她是我的摯愛。」
 
  「她燦爛的笑容是那麼的甜美、她苦思的愁容是那麼的可愛。阿!這是很難用言詞來表示的。總之,她的一顰一笑都牽動著我的心。」
 
  「所以,她對我綻放的每一個笑容,我都好好的印在腦袋裡頭。」
 
  「所以,她對我講述的每一句話,我都始終銘記在心。」
 
  他用著歌頌的口吻講述著他的女神,一張開嘴巴便停不下來,劈哩啪啦的便是一連串形容。
 
  說到後來,甚至將對方神化崇拜了起來。
 
  「不過,在三個月前發生了點什麼吧!」
 
  重新替自己倒了一杯淡藍色的花茶,我覺得是時候該提醒他別再沉醉於膜拜中了。
 
  雖然接下來的轉折早就聽到會背了,我還是想要聽他再說一遍。
 
  「喔……三個月前……三個月前……」
 
  他這才停止了滔滔不休的趨勢,神情黯淡的沉默了幾分鐘。
 
  然後深吸幾口氣,再度開口繼續講了下去。
 
  「就在三個月前的那個假日,我看到她跟一個領帶大叔走在街上。」
 
  「在發現兩人並排行走的那瞬間,我就已經有不祥的預感,頭皮隱隱有些發麻。」
 
  「可在看見那兩人實際擁吻的那一刻,我還是心碎了滿地。」
 
  「她和那個至少大我們十歲以上的人擁吻在一起阿!」
 
  「你總是勸我要看開一點,可這我又怎麼能不傷心呢?」
 
  「她明明說過自己沒有男朋友,卻讓我看見那副模樣……嗚嗚!」
 
  「到底,為什麼如此美麗的她要進行援交呢?」
 
  「到底,為什麼要選擇那種駝背的頹廢大叔呢?」
 
  說到情深之處,他甚至傷心的哭了出來。
 
  在他抽起桌上的面紙擦拭之前,幾滴豆大眼淚就這麼落到了他身前那杯仍有九分滿的茶杯之中,將淡藍色茶液就這麼濺起,如星點般的撒在了桌上,在可替換的吸水桌巾上畫出一片細碎的藍色星空。
 
  看著這樣的他,我說:
 
  「那麼,這三個月你做了什麼呢?」
 
  聽見我這麼說之後,他立馬停止了哭泣的勢頭,將微泣的聲音梗在喉嚨,一句話也說不出來的看著我。
 
  看他這副相當錯愕的表情,我才發覺自己的語氣好像有些過於冰冷。
 
  不過這點我想應當無妨,因為接下來的話語將會更加直接。
 
  「這三個月無所作為,將自己封閉起來自怨自艾的你……有接觸過她的想法嗎?」
 
  「擅自認定別人是援交,然後就自顧自的傷心難過。」
 
  「明明和她就在同一個班級裡、明明每天都見得到面,卻連問都不問一句,自始至終只是停留在哀傷的情緒迴圈之中不停打轉。」
 
  「只敢站在遠方躊躇不前的你,知道她的個性是如何的溫柔嗎?知道那個男人的身分嗎?你有試著理解過她的想法嗎?」
 
  「你知道,她的愛情觀內容嗎?」
 
  我把這段時間一直試著講述的想法一鼓作氣全吐了出來。
 
  也許是一連串的詰問嚇到他了吧!他始終停留在方才拭淚的動作,一動也不動。
 
  我停歇了一下,喝上一口杯中的鳶尾花茶,待他稍有回復神智的模樣,便繼續說了下去:
 
  「不!」
 
  「這些你都不知道,因為你從來沒有試著深入她的世界之中。」
 
  我搖了搖頭,強調我的否定。
 
  「在你什麼都沒有做的這三個月裡,我這個外校生對她的認識無論從哪個層面來講,都比你還要多上幾倍。」
 
  「我以一個外校陌生人的身分上前與她打招呼。」
 
  「我和她透過經常性的網路閒聊、透過偶爾面對面的日常談心成為了關係不錯的朋友。」
 
  「我花上許多時間去努力了解她。」
 
  「我試著在彼此相處的這段時間裡中聆聽她的想法、試著讀懂她的觀點,也在這個過程中讓她認識我、知道我的喜好。」
 
  我拿出了手機,打開一張相片放在桌上,相片裡有我和他那位夢中女神。
 
  在看見這張相片之後,他原本在我講述過程中有些恢復神智的模樣再度消失不見,雙眼直愣愣的盯著相片直看。
 
  照片拍攝的背景是距離這間咖啡廳有些遙遠的溫室花場,那裡總是隨著不同的季節盛開著許多不同的花朵,也是我花茶原料的進貨地點。
 
  手機螢幕裡的她小心翼翼地捧著一盆聖誕紅,而我和她都笑的很開懷。
 
  雖然她的淺白色金髮的確耀眼動人,但是相片裡既沒有我用以泡茶的藍色鳶尾花、也沒有他口中漸層色彩的黃色鳶尾花。
 
  她不是鳶尾花,是人。
 
  靜待十數秒之後,他的身子便開始顫抖。
 
  「你……她?他們?」
 
  隨著身體規律的顫動,他吐著含糊不清的詞句,似乎是想要說些什麼的模樣。
 
  看著他的反應,我大概猜得到他之所以這麼驚疑不定的原因。
 
  應該是因為我和她的合照裡還有另外兩位主角——那兩個年紀在他口中敘述是「至少大我們十歲以上」的大叔級人物吧!
 
  「你應該聽過『多重性伴侶』吧?」
 
  我伸出兩根指頭,一邊指著這螢幕中的兩位大叔一邊向著他發問。
 
  然後在他回答我之前繼續說了下去。
 
  「在這樣的關係裡,一個人可以同時擁有很多個男/女朋友。」
 
  說著這句話的同時,我仍未放下指著兩位大叔的手指。
 
  「可……可是……」
 
  而我面前的他似乎仍舊驚疑未定,遲疑而結巴的說著優柔寡斷的話語。
 
  「沒有可是!這兩個男人都是她的男朋友。」
 
  我皺起了眉頭,用著斬釘截鐵的語氣把話語釘進他的心防之中。
 
  「獨佔欲雖然是愛情中必然出現的情緒,卻也是時常連自己都會覺得醜陋的東西,雖然無須特意排斥它的自然產生,但是為什麼非得要順應這樣的情緒而行動呢?」
 
  「如果這三個人的關係能夠維持,你難道不覺得這樣的關係更加無私、健全而舒坦嗎?」
 
  使用著相當認同的語氣,我向眼前的他說完了我所看見的東西。
 
  我相當喜歡這個女孩,佩服她能用著自己的溫柔和魅力駕馭住兩個成年人,將這兩個三十餘歲的大叔一起收攏在自己石榴裙下的能力。
 
  不過更欣賞的是,那兩個男人彼此能夠和平共處的模樣。
 
  「可……可是……他……他們不會吵架嗎?這……這……」
 
  他結結巴巴的重複了一句我才剛對他講完的所知前提,短短幾個字之中充斥著難以置信的感覺。
 
  從眼前那張揪成一團臉上,我能看見他內心的掙扎。
 
  不過與他認識了這麼多年,我也能從他顫抖的嘴唇中看見他猶疑的心態,從他的語氣中預見到他願意理解這段關係的意願,也能想像他現在正在努力說服自己的心理建設。
 
  「唉……」
  可是看他這副仍然理解不能的模樣,我還是大聲的嘆了口氣,在寒冷的空氣中呼出長長一串白煙。
 
  然後中斷了他仍然讓身體不斷顫動的混亂思維,拋出了下一個質問。
 
  「所以,在知道她有著『兩個』財力與閱歷都狠狠壓制住你的男朋友之後,你還是喜歡她嗎?」
 
  在把這句好似長矛的話語刺進他的心中之前,我正了正面容,用著相當低沉的聲線,緩慢而慎重的將這句話問了出口。
 
  「這……這還用說嗎?當然是喜歡阿!」
 
  相對於我嚴肅而字句緩慢的問話,收到的卻是他毫不遲疑的答案。
 
  然後,他便如我想像中的那般情感潰堤了。
 
  「嗚嗚!當然……當然是喜歡……喜歡的阿!最喜歡最喜歡她了。」
 
  他哭的比剛剛提到援交的時候還要痛徹心扉,一邊痛哭著,一邊將自己心中的愛意傾倒出來。
 
  「雖然現在內心很痛苦,還是喜歡!嗚哇!嗚……雖然很難理解,還是喜歡!」
 
  這幾聲嘶力竭的嚎哭,把咖啡廳中的其他聲音都壓了下去,就連廳內輕聲撥放的聖誕樂曲,都在他的哭聲下似乎消失匿蹤。
 
  「即使如此……即使如此也依然喜歡!嗚哇啊!嗚……」
 
  直到大聲的吼出這句話之後,他便不再言語,低著頭不斷啜泣。
 
  而他面前的那杯鳶尾花茶,早就在他這次放聲大哭的第一個瞬間,就被他隨意揮舞的手給打翻了,但那也僅僅只是在吸水桌巾上留下一些淡藍色的水漬,整杯茶液便消失的一點不剩。
 
  在他哭泣的同時,我將玻璃茶壺中最後剩下的一點點鳶尾花茶倒入自己的杯中,給他一些宣洩情緒的時間。
 
  我聽著這道迴響在咖啡廳中的哭聲,慢慢品著杯中有些冷掉的花茶。
 
  在他的哭聲從忽大忽小逐漸變得有著穩定的趨勢之後,我再度開口了:
 
  「你知道……為什麼是今天?為什麼選在這裡嗎?」
 
  他的哭聲在聽見我說的話之後,便嘎然停止了。
 
  「……阿?」
 
  一雙哭紅了的眼睛有些迷茫的看著我。
 
  「我說『你知道……為什麼是今天?為什麼選在這裡嗎?』」
 
  我再次重複了一遍剛才的問話。
 
  然後,大動作的將杯中剩餘的茶液一飲而盡,將這桌的最後一點鳶尾花茶消滅在我的口中。
 
  「不……不知道。嗚……嗚!」
 
  他已經沒了思考的餘力,在回答完我的問題之後,重新開始低聲啜泣。
 
  我輕輕吐了口氣,同時搖了搖頭。
 
  「她啊!其實有個貪心的小毛病。」
 
  「之所以選在今天、之所以選在這裡,就是因為那個『貪婪的小笨蛋』。」
 
  到了這時候,我終於吐出了隔壁桌期待已久的暗號。
 
  「碰啪!」
 
  是那個金髮女孩急著站起來而碰倒茶杯的聲音。
 
  「嗚嗚嗚!對不起!對不起!我真的是太笨拙了,居然沒有察覺到你的感情。嗚嗚!」
 
  她其實早就已經在隔壁桌哭的不成人形。
 
  為了方便擦拭眼淚,甚至連原本用以簡單遮掩的墨鏡都早早的摘了下來。
 
  在站起身子之後,她一個箭步飛撲便把他抱在了懷裡,任憑他臉上的淚水與鼻涕都沾到了自己的身上也絲毫不介意。
 
  「什麼?妳怎麼在這!」
 
  看見她的出現,他卻露出一臉憨傻的模樣,真是白費了那張還算俊秀的臉龐。
 
  「嗚嗚!對不起對不起!請原諒我現在才實際感覺到你的真情。」
 
  從桌上抽起了一張面紙,她小心翼翼的替他擦拭著眼淚,也按了按她自己持續湧出淚珠的眼角,將那張面紙同時染上了兩人的淚水。
 
  然後在他還一臉癡呆的狀態下,丟出了她的邀約。
 
  「不然,你也進來好不好?嗚嗚!不知道你願不願意也成為我的男朋友?」
 
  「你不用擔心他們,他們人都很好的。而且,看你這麼真誠也一定會同意的。」
 
  她捧著他的臉,梨花帶淚的看著他,讓他的表情越發呆滯。
 
  「對吧?」
 
  在講述這兩個字的同時,她轉過頭,眼神從隔壁桌的位置一路飄到了我的身旁。
 
  他也跟著她的視線,看向了那兩個來到我身旁的男人。
 
  「嗚嚏嚏……當然、當然沒問題!我絕對支持這小子的加入!嚏唏……真的是太青春了!嗚嗚!」
 
  搶先開口的,是她那個身材較為魁梧的男朋友。
 
  這位大叔一把鼻涕一把眼淚的趴在我旁邊的座位上,哽咽的說著贊成的話。
 
  而這個男人之所以走到我的身邊,正是因為他已經把隔壁桌的面紙給消耗殆盡,在那個女孩起身飛撲的同時,也撲到了我的身旁猛抽著我這個座位上的面紙。
 
  「嗚嗚嗚!嗚嚏!嗚……」
 
  高我至少四、五個頭的大男人就這麼像個孩子一樣趴在桌上狂哭猛哭。
 
  而她的另外一個男朋友——那個總是駝著背的削瘦男子,則是站在走道上一臉彆扭的看著相擁的兩人。
 
  「切!」
 
  這個臉上滿是鬍渣的男人用力的嘖了一聲,不動聲色的把他使用過的面紙團藏進手心。
 
  「還、還行啦!」
 
  即使聲線有些發抖,還是用著一貫的無所謂語氣這麼回答她的問句。
 
  「不過醜話說在前頭,你這個年輕的臭小子給我聽好了!小妮子跟我們親暱的時候,你感到忌妒是一回事,因為忌妒心而製造麻煩又是一回事。」
 
  「自己調適好自己的心情,不要弄出無謂的紛爭。懂了嗎?」
 
  這個男人向前踏了一步,運足了氣勢,對著我的多年好友給出了行前的教育教訓。
 
  「還有,說我是頹廢大叔就算了,你居然敢說小妮子在做援交?哼!這件事就跟你剛剛給我的好感抵銷了。互不相欠,懂?」
 
  在立場明確的說完這句話之後,這位聳著肩膀的大叔抬了抬下巴,把話語權交還給這三個男人同時心繫的女孩。
 
  「那麼,你願意成為我的男朋友嗎?」
 
  她抱著那個穿著高中制服的男孩,真摯地盯著他的雙眼,再一次給出邀約。
 
  這下,他總算不再神情呆滯。
 
  「我願意。我當然願意!絕對願意!」
 
 
  把這四個打擾我做生意的淚人兒轟到咖啡廳樓上的會議室去,讓他們可以一次哭個夠之後,我點開了新的一首聖誕樂曲「All I Want for Christmas is You」,將這首關於愛情的輕快聖誕曲飄揚在平安夜的空氣之中,也讓咖啡廳的氣氛重新回歸歡樂。
 
  「小老闆!不得不說!事情發展真的是很感人阿!讓我一顆老人心都有些萌動,真是……真的是一場青春美好的愛情故事啊!」
 
  「小老闆!你的手腕很不錯嘛!要不要來我保險業兼個職阿?」
 
  「小老闆!別再騙人了,你根本就會讀心吧!」
 
  迎面而來的,是熟客們此起彼落的呼喊聲。
 
  「安靜!我說安靜啦!」
 
  受不了這群老顧客的瞎起鬨,我無奈的喊了喊。
 
  「好啦!安靜聽我解釋。」
 
  為了滿足這些人的好奇心,我想我是非多解釋幾句不可。
 
  「我才不會讀心,也沒那麼會說話。」
 
  「我只不過是很熟悉我那個朋友的個性,用最容易讓他理解的方式撬開他的心防而已,僅此而已。不會讀心,也沒那麼會說話。」
 
  替那些把面紙用完的座位換上一包新的面紙,我一邊拍著圍裙,一邊向這群多管閒事的客人大聲喊話。
 
  「雖然我覺得他的心智還不太成熟……不過這就交給那三個人啦!」

  碎念完這句之後,我走回了櫃檯,準備清潔我用來泡鳶尾花茶的器皿。
 
  「小老闆,你真不愧是這間咖啡廳的接班人阿……」
 
  卻還是有個坐在吧檯的客人向我感嘆了一句。
 
  「嗯?喔!是阿……『續情』是吧!」
 
  我點了點頭,忽然發覺今天做的這件事很符合這間咖啡廳的名字,也很符合我的名字。
 
  我叫做劉旭情,是父親以他這間鍾愛的咖啡廳事業給我取的名字。
 
  而這裡,是『續情咖啡廳』。
 
  「一杯咖啡,續一段情。」正是這裡的標語。
 
--------------------------------------------------
後記:
  會成為一系列連載嗎?會嗎?不會嗎?
  會不會呢?這我也不知道呢!
 
  另外,前言那首Eve的お気に召すまま除了是此篇人物的形象來源之外,也是啟發這篇作品的點子來源。
  最後,分享一下我個人非常喜歡,由柘榴所翻唱的お気に召すまま:
 
お気に召すまま 歌ってみた / 柘榴
看更多投稿作品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82029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喜劇|小說|愛情|平安夜

留言共 11 篇留言

掌中紙鶴
我很喜歡鳶尾花的比喻

可是我想知道,除了美貌之外,其他人為甚麼會喜歡上鳶尾花
也想知道鳶尾花除了貪婪外,又是怎麼同時愛上三個男人的?

12-14 20:40

吟月氏樹海
感謝紙鶴的喜歡。(*´∀`)~♥

除了美貌之外,文中有提到鳶尾花「溫柔」一詞,
另外還有的,便是她實際聽聞劉旭情好友的真情流露之後,飛撲擁抱並且直接要求對方加入成為第四人的「性格直率」。
光是這三點,應該就足以讓男性喜歡上她了。

至於鳶尾花怎麼愛上三個男人......這句問話在我腦中閃過的是「很難嗎?」
若論喜歡上一個人,只要看得順眼就能喜歡了吧?
至於「愛」,則是在喜歡的前提下持續相處過後衍生出來的厚重感情。
只要磨合的來,再多人都能愛得下去。
這是紙鶴想問的嗎?因為我對這問題很有距離感,所以有些聽不太懂。(つд⊂)

餘下這四人的感情建立有太多可能,
我在此只是模糊的概念,還沒有更多細部的設定。12-14 20:55
柳舟
後面的發展還滿讓我錯愕的

12-14 20:40

吟月氏樹海
聽起來像是我鋪陳做的還不夠好,愛呀呀!
真是可惜了。12-14 21:22
掌中紙鶴
樹海難道不覺得鳶尾花的特質,
「美貌」、「溫柔」、「直率」這三點,如果沒有一些回憶支持,會顯得平板嗎
當鳶尾花聽到好友真情流露之後的那個飛撲,還有大叔漫畫般的反應,我覺得有些突兀
鳶尾花的心情應該是經過一陣疊加與反轉的,這部分沒寫出令人惋惜,當我還在主角的說教氣氛中,再到好友的悔悟時,主角突然說,這是個設計你的局,然後好友就與鳶尾花幸福快樂了。

這部分我覺得轉的好快。

愛上三個男人,就跟男人愛上三個女人要面對的問題是一樣的,要怎麼做到把一碗水端瓶這點,
的確能做到這點,那多少人都可以去愛,可問題是如何做到呢?畢竟即便鳶尾花再討人喜歡,另外三個男人再怎麼博愛,也不可能一直維持初戀的狀態。

當然一個人可以對好幾個人心存幻想與愛意,可是實際行動上,我覺得樹海再故事中簡化了其中的複雜程度了。

12-14 21:13

吟月氏樹海
紙鶴說的實在。
關於在鳶尾花的性格鋪陳,我的確只使用著相當少的字數。
的確可惜,不過我本意就是不想讓她太過突出,想著重在好友的反應,以及四人的關係上。
因為當局者迷,想請紙鶴幫我看看有沒有做到這一點呢?

至於疊加與反轉的部分,鳶尾花應該是早在在主角所設局之前,她就應該已經在準備的過程中由主角所言而略有動搖,事先建立了心理建設才是。
咖啡廳裡的眾人,除了主角的好友之外,應該都能在事前算是半個知情人,才會配合著在過程中不打斷兩方的對話。
這點,好像真的看不出來是嗎?(つд⊂)

最後,如何去做到多重性伴侶這件事,我想「如何做到?」我的確也沒有做太多鋪陳,只想淡淡的描述角色的意願與行動。
有所涉略的,便是頹廢男子的態度與話語了。
要求對方「調適好心態」,並且露出願意接納對方的姿態。

我是這樣看的「只要容易產生怨懟的一方有意願和彼此進行磨合,那麼就有機會可以維持關係」。

至於有沒有傳達出這樣的意思,也還請紙鶴再替我看看可以嗎?٩(。・ω・。)و12-14 21:48
文組
那女人超會 不過如果是我肯定無法這麼大方

12-14 21:55

吟月氏樹海
誠然在這段故事裡,維持這樣的關係需要這女孩的魅力十足。
不過需求更高的,是這三個男人願意接納彼此的這份心。

元帥如果覺得無法接受,那就當作是聽個奇異的故事就好了。(๑¯∀¯๑)12-14 22:07
西瓜
看來四位不只是普通的四角關係呢,因為我覺得那三個男人也是搞基的料。
反正只要有愛,那有何不可呢?


但害怕的是後續分崩離析拿刀互砍- -+

12-14 22:59

吟月氏樹海
確實是有可能發生爭執的,所以主角最後才說「我覺得他的心智還不太成熟」,
意思也就是主角認為他的這個好友還不夠成熟去理性面對這段感情中會發生的感情爭執。

不過,「只要有愛,有何不可呢?」(*´∀`)~♥12-14 23:15
巴哈姆特小管家
親愛的勇者:

感謝您對勇者小屋的支持,
我們會將此篇設定在首頁的精選閣樓中增加曝光。

--
巴哈姆特小管家 敬上

12-15 11:35

吟月氏樹海
哦哦哦哦哦!
感謝小管家的通知。(๑¯∀¯๑)12-15 13:10
伏流也
成為連載 我很期待(敲門

12-18 19:38

吟月氏樹海
哈哈哈!我大部分的短篇其實都有成為連載的可能,也留有成為長篇的設計空間。
只不過力有未逮,就只能先這樣擺著了。(๑´ڡ`๑)12-18 19:49
黎黎貓
感覺好特別的故事XD
喜歡你的描寫方式

12-24 14:25

吟月氏樹海
感謝黎貓的喜歡!(๑´ㅂ`๑)
想讓閱讀者的愛情觀在視聽過後更加具有彈性,是我的渴望,也是我的榮幸。12-24 14:39
靜月名
看完二十章長文跑來這篇給樹海閃一下,沖掉初稿的驚嚇感。QwQ
也因二十章後頭樹海寫到多重性伴侶這件事,感覺讀到樹海內心想碰觸的核心,剛好這篇又再一次提到,加強閱讀印象。

給予這篇稍短的心得:
店長跟好友的刻畫感很明確,個性上很鮮明,反而作為女主方跟其他大叔兩人變得模糊。
可能是隱喻鳶尾花帶入女主方的一面,加入不少猜想印象,前面被好友設立過於美好的印象,中途失戀轉折,後頭女主真實的樣貌出現帶入主題顯現,但處理這份關係的思維不太足夠。
文末我曾期待這三個人的關係上有更動人的體現,畢竟動人真摯的情感有吸引人的點,但感覺這上面有些偏弱了。
不過作為我認知樹海想碰觸的議題有進一份認識,倒是對我而言當成一種重新認知。

長文心得等我整理好再回饋,謝謝。

01-15 10:44

吟月氏樹海
一年前功力有些不足的文筆讓靜月見笑了,哈!
「多重性伴侶」雖然不知道能不能算是我想觸碰的核心,不過卻是我很喜歡的一種關係。

回應靜月的心得,大叔兩人形象不鮮明的效果,應該算是我想要營造的模樣,在這樣的短篇裡,他們兩人只要懷抱寬容的心,表示他們是歡迎主角好友的加入,這樣就夠了,其餘的若是再說下去,就感覺有些拖沓。
因為女主的設計也有一點這樣的味道,我只想她表現出「擁有受人吹捧的特質」、「能夠幸運的駕馭住這幾個男朋友」的形象就夠了,所以雖然能猜想到靜月會有順著故事而生的期待,但只能模糊的感覺到靜月所想要表達的皮毛。

對於靜月所說的「期待這三個人的關係上有更動人的體現」這句話有些似懂非懂,所以想再細問一句,靜月作為讀者的期待是什麼呢?(=´ω`=)01-15 21:23
靜月名
週一有點上班症候群,回頭看自己回饋似乎過於理性面,花了一段時間思考該做什麼樣的解釋,就試試看能解說到哪。

意見是以我的思索為出發點,不一定適用大多數,所以請當有此一看法來看待。

其實我是想看樹海怎麼處理多重性伴侶這個議題,寫出屬於自己的多重愛情觀,不過長文篇幅貌似有稍微帶到一點,但其他文我並未全數閱讀,因此並沒有多留意是否在其他地方有寫到這部分。

也或者我看完文的懸念感比較多,才會覺得有意猶未盡的感覺,角色們在一個可以發揮的議題上演繹,然而卻收於保守姿態跟打模糊地帶,反而讓議題張力變弱。

不過我試想了一下美言這份議題也不太妥,畢竟那沖擊到社會觀感,巴哈站又是普遍向,反覆思考過後覺得走模糊面也是首選。

期待三人關係上有更動人的體現,大概是刻劃面希望有更深入的設定,例如他們各自做了什麼認知、什麼共識以及努力達到多重關係的完善。

我認為這不是一個非常簡單就能做到的事,而這部分就是我的懸念感,畢竟社會面的事情體會多了後,總會有許多設想,好的與不好的都有。

大概是這樣吧,希望我的解說有清楚表達想講的東西。 :D

01-16 00:14

吟月氏樹海
感謝靜月的詳細解釋,在這段說明裡,我能夠清楚的看見靜月在閱讀過後「覺得有意猶未盡的感覺」是什麼。

「期待三人關係上有更動人的體現,大概是刻劃面希望有更深入的設定,例如他們各自做了什麼認知、什麼共識以及努力達到多重關係的完善。」
我仔細的思考了一下,這的確可能是讀者在看見自身不熟悉的新穎關係時,會被直接挑起的求知與好奇心。

在我這篇短文中,僅用主角對好友的幾句相當主觀的旁述來表達「這對多重性伴侶的穩定性」,的確是過於簡化而缺少著帶入感、確實是疏於呈現,沒有將腦中的畫面完整的撰寫出來。
雖然我認為靜月所提出的建議是這短短六千字沒辦法完整呈現、在這短篇故事之後描寫下去的話相當容易失焦的故事情節。
不過非常感謝靜月的說明,沒有顧慮到讀者在閱讀到故事尾聲時漸漸高漲的好奇心,這的確是相當可惜的失誤。

至於美言這份議題在巴哈站裡適不適合,因為自身個性與喜好的緣故,這倒是不怎麼在考慮範圍之內。(=´ω`=)01-16 20:43
風和
我有朋友有種很多巴西鳶尾花,很好種也很好活,可以種在樹下的陰影。
陽光太大很容易乾掉,容易長成一叢。
另外我覺得蝶豆花的顏色也很淡藍...

03-27 16:41

吟月氏樹海
稍微研究了一下巴西鳶尾花。
和我印象中的法國鳶尾、德國鳶尾相當不同呢!
花型上少了幾分慵懶的優雅、多了一些華麗而熱情的感覺。

雖然對親手養植物興趣缺缺,不過我對養花理論和心得倒是非常有興趣。
不知道風和的土地上有沒有養花呢?03-30 19:38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26喜歡★CapyzZ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吞靈者的魔法友人帳 第七... 後一篇:吞靈者的魔法友人帳 第七...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z29036985想要妹妹ㄉ巴友們
來看我畫ㄉ妹妹啦><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0:22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