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1 GP

Re:從零開始的異世界生活WEB版 5-38

作者:後攻の絶傑.流星雨│2017-12-12 20:56:09│贊助:70│人氣:4918
第五章 『鐫刻歴史的群星』
38 『魔女教的要求』

翻譯:戰爭中的羔羊
潤色/校對:神小羅 流星雨

昴因為那昂首凝視著他的瞳孔,驚訝地連呼吸都忘記了。
 
「雖然早就猜到會是這個反應,但太過驚訝的話,也會讓我有點不太好受呢。我雖然看上去這樣,但要按性別來說的話,也姑且算是女……不,精靈有沒有性別這點也很難說,也許該說心理性別其實是女性嗎?」
 
白色的毛髮、黑色的細眼。
中性的聲音,以及愛拐彎抹角的措辭。這種兼具黑與白兩種特質的地方,的確與記憶中的魔女形象十分吻合。
 
「這是…什麼惡劣的玩笑。你這傢伙是艾姬多娜……?」
 
在『聖域』的『試煉』中相遇,引誘昴參加茶會的『強欲的魔女』。
用甜言蜜語誘惑參加茶會的客人,我行我素的將他們變成提線木偶。在此之上,藉他們來謀求所有自己無法親眼見證的結果。可以說,她就是好奇心的化身。
本應是曾認為絕不會再度相見的人物。
 
「你……居然變成了狐狸的樣子出來了嗎?別開玩笑了。居然出現在這種危機時刻,這次你又有什麼企圖?」
 
「等一等。別一個人來勁,好好聽人說話啊!」
 
昴從最初的衝擊中回過神來,準備逼問眼前這條自稱艾姬多娜的白狐。但是,剛向前一步就被脖子上還纏著白狐的——安娜塔西亞那責備的聲音制止了。
昴對白狐的敵意,也同樣轉向了安娜塔西亞。
 
「別說那些廢話!你也…和那傢伙在一起,是想幹些什麼?……是被她騙了嗎?說到底,那傢伙應該出不了『聖域』才對啊!」
 
「雖然不知道你在說些什麼,但我和艾姬多娜第一次見面都是十年前的事了。在那之後一直……直到今天都幾乎沒有分開過。這跟菜月君所說的事,不是多少有點出入嗎?」
 
「十年以上……?」
 
一想到這傢伙從那麼久以前,就在外面四處亂晃,並且肆意妄為。就讓人實在忍不住火大。
本來,就是艾姬多娜她自己作證,說她從那個夢之城裡出不來。如果說她從那個時間點開始,就已經在盤算著什麼的話……
 
「你一直以來都是這樣……看著一無所知的人們,自己卻在背地裡暗自得意嗎?」
 
「……哎呀哎呀,還真是被討厭的有夠徹底呢。雖然是解釋起來很麻煩的誤解,但也托你的福,很明確地知道了些事情。」
 
「確實是這樣呢。艾姬多娜說的沒錯。」
 
而與昴對艾姬多娜的強烈憤怒形成對比,安娜塔西亞和白狐兩人,則是好像領會了什麼一樣,彼此互相嘟囔了一下,交換了意見。
這讓昴不禁皺了皺眉,白狐意外地就像人類那樣搖了搖頭。
 
「雖然從剛才開始,你就好幾次很惶恐地念叨著你對『艾姬多娜』的不信任。但我對此卻毫無頭緒。不過倒不如說,裡面有些事對我意義重大。」
 
「什麼意思?」
 
「很簡單啊。我啊,對我以外的『艾姬多娜』毫不知情。雖然記得自己的名字,以及自己是通過人工所製作的精靈這一事實。可是,也僅此而已。除此之外,能夠用來推測自己出身的東西一樣也沒有。就是這樣。」
 
「──哈?」
 
還以為它會說些什麼呢?
白狐卻說出了不像艾姬多娜風格的傻話。
不,如果對手是艾姬多娜的話,不管她說些什麼,都可能是為了矇騙昴所做出的的計策。
自稱是人工精靈,也自稱是『艾姬多娜』,儘管是在這個場合下才和昴有所接觸,但這並不意味著就能相信她沒有記憶這種話。
 
「什麼啊?菜月君一副完全不打算相信的表情呢。」
 
「那是當然的。對於知道艾姬多娜本性的我來說,有這反應是理所當然。這一點,你們不也……啊啊,你貌似是主張你什麼都不記得是吧。」
 
「好像根本就沒打算相信呢……這樣的話,時間也很有限呢,真是讓人頭疼啊……」
 
相對於保持警惕的昴,安娜塔西亞則始終是一副遊刃有餘的樣子。
和艾姬多娜一起行動的人──光是這一點,就足夠讓昴對安娜塔西亞加以警惕。雖然對不住由里烏斯和里卡多,不過對他們的信任度可能也要調整一下。
對上司和下屬的意見其實沒有統一這點,實在不能抱太大的希望。
 
「既然你沒有記憶的話,為什麼要告訴我你的名字?除了確信我知道『艾姬多娜』的事情以為,完全沒有其他理由不是?」
 
特意說出自己的名字、報出自己的來歷。這不就已經證明了她就是『茶會的艾姬多娜』了嗎?然後既然她就是『茶會的艾姬多娜』,那就與羅茲瓦爾所追求的『棺內的艾姬多娜』不是一個人物。毫無疑問就是昴知道的那個『艾姬多娜』。既然這樣,那就有堆積如山的事想問她。
雖然也明白現在不是說那些話的場合,可……
可是,對著那樣急躁的昴,安娜塔西亞疲憊地歎了口氣。
 
「貌似因為他還沒有聽過廣播,所以事情變得繁瑣了呢,真是麻煩……」
 
「廣播?魔女教播的那個嗎?那個和現在這事有關嗎?」
 
「──因為他們的其中一個要求,就是『交出人工精靈』呢……」
 
白狐單方面的回答了昴的疑問。
這廣播的內容一度讓昴的大腦一片空白,隨後才開始逐漸理解。
廣播,魔女教的要求,人工精靈。也就是說──
 
「難道說……」
 
「雖然是讓人不想相信的內容。但他們是想要人工精靈……也就是說,他們提出要求想帶走你身邊的少女。因此,想跟你稍微談談也很正常吧?」
 
「碧翠絲是人工精靈這點,你是怎麼知道的?」
 
「見到她的那一瞬間就明白了,只能這麼說了。只有這點是僅憑感覺,實在無法說明的呢。我想她也是,如果看到我動起來喋喋不休的樣子,想必馬上就能察覺到了。」
 
白狐用謹慎的態度,一個接一個地解答著昴的疑問。
至少,在旅館見到了安娜塔西婭的碧翠絲,沒有跟昴說過有關狐狸圍巾的事。只是,也有可能是碧翠絲雖然察覺到了,但因為還不確信所以沒有開口。
為什麼都要一個人來背負啊。昴不由得想,自己之後還得反過來再去問碧翠絲,感覺就像扔了回力鏢一樣。
 
「你身邊那個孩子就算沒察覺到,我想也無可奈何哦。我作為精靈有很多缺陷。就連締結個像樣的契約都做不到。甚至用魔法來自衛,也都不是很順利。而作為替代,我很有自信能隱藏自己的氣息。這個自信就算是在這次,也毫無動搖哦。」
 
「無法締結契約……那,安娜塔西亞和你……」
 
「我和這孩子並不是精靈和精靈使的關係哦。與精靈和精靈使之間彼此交換的契約,有本質的不同哦……要說的話,我們是共犯的關係。」
 
「我想見證這個孩子的未來。所以才會像這樣,在這期間一直陪著她,少說也有好幾年了。時不時地也會作為她的聊天對象,一起說些生意上的事。」
 
白狐在這麼說的同時浮上了笑容,安娜塔西亞則用指尖撓了撓著它的脖子。看到兩人之間關係和睦的樣子,想必她們之間有一定程度以上的信賴關係。
 
「為什麼……要告訴我這種內情?說它沒有戰鬥力,那種事……」
 
「如果想得到對方的信任的話,主動公開我們手頭的情報,也是理所當然的吧?更何況現在關乎到整個都市的生死存亡……在這種需要我們有所作為的關鍵時刻。實在想避免因為一些奇怪的事情,而跟自己人之間發生口角。」
 
「我也確實想過要阻止她,不過……這孩子,一旦說出口就不聽勸了呢。這樣的話,至少希望其他人能暫時離席一下。」
 
暫且拋開名字是『艾姬多娜』這點。昴眼前的,只是只坦率地說出中肯意見的白狐,以及對白狐的觀點進行補充的安娜塔西亞。聽到這個地步,昴才終於察覺到直到剛才為之,安娜塔西亞那冷酷態度的原因。以及為了特意營造和昴單獨對話的環境,所做出的一些行為舉止。
包括為了勸服昴,才特意支開了由里烏斯和加菲爾。
 
「我當然不會遵從魔女教的要求。但是,這需要菜月君站在同一戰線,才能讓其他人繼續對『人工精靈』一無所知。要不然,就算拒絕了毫不知情的事情,大家也不會輕易接受。」
 
「不打算聽從恐怖分子的要求這點,深表同意。……但這並不意味著,我對這只叫艾姬多娜的狐狸的懷疑就完全洗清了。」
 
「你太拘泥於名字了。菜月君所知道的『艾姬多娜』,是性質那麼惡劣的人嗎?把她和我家的孩子一視同仁的話,可是會讓我困擾呢。」
 
「如果完全是別人的話,我倒是也會道歉。但說話方式也好、時機也好,都太像艾姬多娜本人了,找不到讓人否定的理由啊。而且……」
 
「而且?」
 
昴在困惑要不要向一臉納悶的安娜塔西亞,解釋地更為具體一些。
昴對於『人工精靈』到底是什麼樣的存在,也不是很清楚。知道這些的是碧翠絲和派克,畢竟事實就是,她們兩人都是魔女艾姬多娜所製作的。
當然,如果眼前這只白狐也是人工精靈這點屬實的話,那她想必也同樣出自魔女艾姬多娜之手,這麼考慮也是理所當然的。

艾姬多娜因為渴求永恆的生命而設計出了能製作複製體的機關。
雖然到了現在,對於她的話裡有多少是值得相信的這點,仍抱持著很大疑問。但假如她說的都是事實,那「變成精靈」這個結論是很合理的。
失去了肉體,從壽命這個概念中解放的精靈——如果能通過這種方式,讓自己的存在得以昇華的話……那一定也與渴望無所不知的,魔女的『強欲』相契合。

因此……這只白狐是名叫『艾姬多娜』的人工精靈,這點已經沒什麼疑問了。但是轉而變成焦點的,是沒有記憶這點,究竟是真是假?
安娜塔西婭說她們已經在一起的時間,已經有十年以上了。但不能僅憑這點,不能構成相信她的理由。十年以上的時間,就算準備了些什麼也毫不奇怪。
如果說…這全部都是為了在這個瞬間,讓昴信以為真的話──
 
「喂,喂。好像被很凶的眼神瞪著啊。」

「居然被討厭到這個地步,反而讓我對另一個叫艾姬多娜的傢伙,開始很感興趣啊……姑且把這件事先放一邊。你要是沒辦法相信我的話也沒關係。就當是湊巧聽到了我說的話就好。安娜,麻煩你說一下。」

白狐用放棄了的口吻,向一言不發、開始疑神疑鬼的昴發了句牢騷。而被催促了的安娜塔西亞則聳了聳肩,就好像要重新振作起來一樣拍了拍手。

「好了好了。總之,你的疑惑之後再說。重要的是魔女教的要求,這邊最要緊。魔女教他們…還提出了其他三個要求。」

「其他三個……也就是說,總共有四個要求?」

「是的。也就是在我們奪回都市廳舍之後……其他剩下的制禦塔的總數。雖然全部都像是在戲弄我們一般的內容…聽了也別生氣哦。」

戲弄人一般的要求…事到如今還說這個。
本來對魔女教的印象──就已經差到不能再差了。就算在此之上他們再說些什麼,也很確信對他們的印象不會有什麼改變。

對於用無言催促著快點說下去的昴,安娜塔西婭則是用手摸了摸白狐的尾巴。隨後舔了舔嘴唇,說道……

「首先其中一個要求,就是交出『人工精靈』。這是『暴食』的要求。」

「暴食……」

「雖然能想到很多事,不過這個之後再說。接著是『憤怒』的要求。──是要回收被帶到這個城市裡的『睿智之書』。」

「――!?」

昴因這又一次意想不到的衝擊,而不由自主地睜大了眼睛。
而看到了昴的這種反應後,安娜塔西亞則是瞇細了她那淺蔥色的眼睛。

「從這反應來看,這是菜月君你聽過的詞呢……」

「…………」

「不,真是太好了。我這邊也很困擾呢。我是真沒聽過,艾姬多娜也完全沒印象。當然,由里烏斯和其他人也一樣。」

「……那個狐狸真的說她不知道嗎?那可是『睿智之書』啊?」

安娜塔西亞露出了一絲微笑。畢竟之前,都在為不知是何的要求而困惑。但現在終於找到了一線曙光。當然在那微笑背後,沒有洋溢絲毫可愛的感覺。

「不,不知道。這是真的……照我推測,那個叫『睿智之書』的東西,應該和你所知的艾姬多娜有關對吧?」

「啊啊,是這樣的。」

「這樣的話,看來想不知道都不行了呢。菜月君所知道的艾姬多娜是什麼人?跟魔女教不是沒有關係吧?」

雖然覺得是不是在裝傻,但昴越想越覺得在安娜塔西亞和白狐的認識裡,她們指的是和當事人有特殊關係的『某個人』。
但是,她們會這麼想也在所難免。

如果相信白狐所說的,『艾姬多娜』只能是表示白狐這個個體的名字。只有昴才知道人工精靈的創造者是艾姬多娜。何況一般除了『嫉妒的魔女』以外其他魔女的名字,都沒有留到人們的記憶裡。

「──艾姬多娜…是很久以前的魔女的名字。除『嫉妒的魔女』以外,過去也有其他魔女存在。她是那些魔女中的其中一人,本人倒是很早就已經死了。但是靈魂還留了下來,我有曾經和那傢伙見過面。所以才因此對她很警惕。」
 
「菜月君,你是發燒了嗎?說了很離譜的話呢。」

「既沒睡糊塗,腦子也沒變奇怪。魔女她們就是那樣不可思議的傢伙們。既然都能以人工方式作出精靈,這點程度就接受吧。」

「原來如此。……那個艾姬多娜,也就可以說是我的生身父母啊。」

昴的回答中混雜了些許焦慮,而白狐則從昴這粗心的話中,讀出了背後的意思。也不是特別想要隱瞞,不過自己沒有明確說出來這一點,還是讓昴有種做了虧心事的感覺。

「在意外的時機得知了自己誕生的秘密呢,這也是人生的樂趣啊。如果有機會的話,請務必跟我說的更詳細點。」

「……你,明明是精靈卻意外地不知道什麼內情啊。我們家的碧翠絲倒是知道的還算多……不,說到底從碧翠絲那裡,根本沒聽過任何有關你的事。你到底是基於什麼原委才會誕生的啊?」

「可惜的是,連這點也不得而知。無論是我誕生的經過,還是要達成的目的──這些都不知道。只是一直跟著這個自己感興趣的孩子而已。」

對於昴的指摘,白狐看向了安娜塔西亞。安娜塔西亞則因這視線微微側了側頭,隨後慢慢地看向了昴。

「我也很感興趣,艾姬多娜和魔女之間的關聯。那一定…與魔女教不無關係吧。那麼,讓我們繼續把話題轉回『睿智之書』吧……」

「『睿智之書』是魔女教他們拿著的,福音書的原型……也就是完全版。記載著未來的預言書,與龍曆石那種東西是一樣的原理。」

「與龍曆石……這樣的話,可信度很高啊。難不成那個也是魔女自己製作的書嗎?」

「她本人是這麼說的。但是,現存的兩本都應該被燒掉了。有除此以外的書這件事,至少我是從沒聽過。」

從艾姬多娜那裡拿到『睿智之書』的,是碧翠絲和羅茲瓦爾兩人。而他們各自持有的兩本,已經確認過在一年前的事件中都被燒掉了。

碧翠絲的『睿智之書』,是與燃燒的禁書庫一併化為灰燼了。而羅茲瓦爾所有的『睿智之書』,拉姆則因為懷疑其中所記載的未來,而將它燒掉了。

「但是這些,都是從魔女艾姬多娜那裡聽來的吧?但這和寫下的文字有什麼區別?」

「……是這樣的……」

昴的斷言,被安娜塔西亞乾脆地否定。
昴不太愉快地給予回應,但他自己也明白,其實那個說辭的可信度並不高。但是,他並不覺得艾姬多娜那個時候是在說謊。
唯獨這點,想必是只有和魔女面對面交談過的昴,才會有的一種感覺。

「────」

「不相信那個人。但是卻會相信她說的話。對於菜月君來說,還真是個有著麻煩關係的人呐……」

「我自己也這麼認為。這樣啊…我明明不打算相信那傢伙,但卻相信她說的那些話的話,這就反而矛盾了…」

艾姬多娜的所做所為,都是為了讓昴變成自己的傀儡,而演的一場戲。
但是,也不是說其中所有的都是謊言。會這麼想,是因為昴自己想這麼認為嗎?還是說仍因那個魔女而心存動搖嗎?

「暫且不論菜月君你個人的心情,這樣的話,終於能想出有關『睿智之書』的三個可能性。第一個是那個魔女在說謊,還存在其他的『睿智之書』。」

「第二個,就是魔女教那些還不知道『睿智之書』已經被燒了的傢伙,在瞎鬧騰……大概這麼一回事。但是,第三個是?」

「除了說謊之外,『睿智之書』若是還可能留著的話,那理由只有一個──就是『睿智之書』還沒燒盡,還有剩下來的部分不是嗎?」
 
「――什」

『睿智之書』可能沒有燒盡,這一點根本沒考慮過。
對於啞口無言的昴,安娜塔西亞搖了搖立起來的手指。

「雖然不太清楚實物,但那是魔女製作的書對吧?豈止難以燃燒,甚至都能自行復原……這麼想,也不是不可能對吧?」

「確、確實不能說不可能。話是這麼說……但現實問題是,就算復原了又是誰拿著它?」

「是親眼看到那本書被燒掉,而且能夠回收它的人……吧?也可能是我想多了,通常來說第二種假設的可能性更高吧。不過不管是哪種,反正沒有接受他們要求的打算。」

安娜塔西亞面對昴用手捂著嘴,在深入考慮的同時,列舉出了種種可能性。
在『睿智之書』燃燒的時候,能夠撿到它的人……禁書庫的那個實在是沒辦法。那時整個宅邸都在燃燒,把裡面禁書庫也都一併燒盡了。
但是,羅茲瓦爾的那本書又如何?雖然聽說是被拉姆用魔法燒掉了,但這樣的話,它應該變成了灰。最後在『聖域』裡,被愛蜜莉雅的魔力所降的雪,給掩埋掉了才對。
如果有燒剩的部分,並且還真的有能將書給復原的能力的話……就算誰拿著它,也不奇怪。是不奇怪沒錯,但……

「如果有誰能把它帶進來,那一定是我身邊的某個人。可是,沒必要有誰撿到了那本書卻不告訴我。所以『睿智之書』八成不在這個城市裡吧。」

「這樣啊。那樣的話就無所謂了。我也沒必要繼續再為了不知道的書,而心煩意亂了」

確信──雖然這麼說,但更多是因為『想要相信』的心情更為強烈。
不過,安娜塔西亞也沒糾纏這點,也沒打算繼續深挖有關『睿智之書』的詳情。只是作為替代……

「那麼接下來,就是下一個要求。隨後的強欲和色欲的要求…倒是簡單明瞭。感覺這些話,都沒什麼值得商討的必要……」

「那些傢伙……不,暴食和憤怒不也差不多,事到如今還說那些幹嘛。他們提了些什麼…?」

『色欲』的卡佩拉和『強欲』的雷古魯斯,對他們的印象只有最差,沒有更差。
在卡佩拉之前,就是雷古魯斯把愛蜜莉雅給擄走了,所以對他的負面情感很多──自己右腳的變化和愛蜜莉雅的情況…有關這些的具體情況都還不得而知,這讓昴倍感揪心。

「希……希望你聽的時候不要太生氣……」

「視情況而定。」

對於安娜塔西亞不安的開場白,昴立即進行了回答。
安娜塔西亞對此說道「雖然這麼說……」。隨後就像放棄了一般,歎了口氣。

「色欲的要求,與其他的不太一樣,好像只是單純地想討人厭而已。那個……『把二十組相親相愛的男女,送到制禦塔來。――『絕對不會加害他們』…大概是這種感覺……」

「說謊也要打草稿啊!什麼叫“不會加害他們”啊!那傢伙是不是忘了,她把人給變成了蒼蠅和龍的事了!」

對於卡佩拉那一如既往邪惡的要求,昴不由地惱羞成怒。
二十組彼此相愛的男女――對於那個謳歌著醜陋的愛的怪物,她會對這些男女做些什麼,光是想想都覺得可怕。

「根據對那個大罪司教的瞭解,把人變換身姿,貌似並不算到加害裡面。『沒有讓他們受傷哦~」她這麼一句話了事的樣子,好像都近在眼前啊……那麼,好像還沒聽到強欲的要求……」

「……」

昴選擇保持沉默,怒火中燒地等著安娜塔西亞開口說下一句話。
不過看到這個態度的安娜塔西亞,則好像越來越難以啟齒,支支吾吾了半天就是沒說出口。

就在這時…………

「被稱作強欲的人物,他所提出的要求是『我要舉辦和銀髮新娘的婚禮。所以凡是跟準備婚禮有關的事,都不要來妨礙我!』」

「艾姬多娜……」

「安娜好像很難開口。所以乾脆就由我替她說了,真是抱歉……」
 
代替說不出口的安娜塔西亞,護著她脖子的白狐先說了出來。
不過她們兩人之間的互相體諒,對於現在的昴來說完全無關緊要。

──舉辦和銀髮新娘的婚禮。

要和『強欲』的雷古魯斯,那個男人一起參加婚禮的新娘是指誰?這一點想都不用去想。

「──開什麼玩笑!那個混蛋!」

因此,昴的憤怒就像火山爆發一樣奪口而出,這也是合理的。
安娜塔西亞不由得皺眉頭,白狐則是驚得全身毛髮都聳立。昴的憤怒就是如此的純粹又直接。

腦內浮現出了白髮男子的形象。
擄走愛蜜莉雅,斷言她的價值就只有臉。只是個一昧擁有了可恨的超強力量的凶人。
而那個只有強大力量,事實上腦子有病的男人。這次又在胡說八道些什麼。

「碧翠絲也好,『睿智之書』也好,愛蜜莉雅也好!人也好東西也罷,他們一個也別想要!要開玩笑,也給我差不多點!」

「……雖然想到會是這個反應,不過說的這麼乾脆,反而讓人覺得很痛快呢。」

看到昴激情流露的樣子,安娜塔西亞也不禁開心的笑了一下。
只是這個笑容,並不是因為愉快的心情而流露的。在這背後,是因為跟昴同樣的一種激情正在昂揚著。

「人工精靈什麼的……反正,我也是不會把艾姬多娜交出去的。而且在其他事上,我也絕對不要在精神上敗給那些傢伙。庫魯修小姐也好,愛蜜莉雅也好,都是我招待到這個城市裡來的。而居然敢這樣傷害她們……丟了面子還要讓我默不作聲,這絕對做不到!」

「安娜你還真是好戰呢。」

「正因為知道該在哪些地方決勝負,所以才明白絕對不能逃避。一定要把魔女教的傢伙一網打盡,然後向他們要求虧損的賠償。」

考慮不周、臉面、利害得失。
縱使用各種話來粉飾,但安娜塔西亞的戰意也無絲毫退卻。
在由里烏斯、加菲爾、維魯海魯姆,甚至就連菲利斯都相當悲觀的這個情況下,也可以指責就是因為她沒有親身體會過大罪司教的恐怖,所以才能說出如此的豪言壯語。

但是,昴沒有那麼做。
在這個情況下,完全沒必要說些會折損我方士氣的話。豈止如此,像現在這樣一心報復的她的存在,毫無疑問是值得信賴的。

「大家也會一點點認同的。話雖如此,已經被搶先了幾步,但誰能接受就這樣結束!失敗的藉口到那個世界再說吧!」

「────」

「只要還活著就還有機會。絕對不能放棄人生!那樣的自己實在是太可悲了!!」

安娜塔西亞那溫和的臉上,浮現出了猙獰的笑容,同時她如此宣告道。
從少女嬌小的身體中迸發出了鬼氣,甚至都讓人忘記了,她實質並不是慣於置身戰場中的存在……不對,事實上她就是久經沙場的戰士。
她是把職業當做戰場的,一名身經百戰的戰士。

「庫珥修小姐也好、被改變了身姿的人們也好。如果是『色欲』她本人的話,很可能就能治好。如果可以的話,就想辦法抓住她。菜月君也是,重要的公主被奪走,實在咽不下這口氣吧?」

「那還用問!愛蜜莉雅是我的新娘!要幹掉暴食那傢伙,取回雷姆的記憶!席利烏斯那囉嗦的傢伙,就讓我打得她滿地找牙!一定要讓卡佩拉那個傢伙下跪道歉,把所有人變回原樣,隨後擊退她!!」

「安娜也好、菜月少年也好,好像都把辦不到的事說的理所當然啊。不過這也就是我對你們有好感的最大理由呢~」

昴跟著回應安娜塔西亞霸氣的宣言。看到他們這樣的白狐,則滿意地點了點頭。

第一戰、第二戰都以失敗告終。
還有下一戰。誰都還沒死,也不會讓他死。
最後取勝,並且在勝利後存活下來。只要能達成這一點,就是昴他們的勝利。

「里卡多正在周邊巡視、約書亞則是去找其他孩子了。應該再過一會兒就回來了。然後再一次的,召開全員作戰會議。」

「也有必要再度確認,現在城鎮和制禦塔里的情況。」

「不會漏了的,現在好像又能開動腦筋了。」

既然決定了要去做,那麼心裡也會一併下定決心。只不過就是這樣的事情。

在對安娜塔西亞的話點了點頭的同時,昴把視線轉向都市廳舍外面。
只能看到都市半邊的窗戶,從那裡能看到拔地而起的制禦塔。

沒有辦法區別那到底是東西南北哪座塔。
所以無論是哪個地方,裡面都可能有愛蜜莉雅、雷姆的記憶、仇敵或是怪物。

──在這座都市中,為了拯救重要之人的戰鬥,還在繼續。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818463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Re:從零開始的異世界生活

留言共 4 篇留言

本校不存在霸凌
辛苦了~

12-12 20:58

豪豪
讚啦

12-12 21:29

Tacia塔希亞
大感謝~

12-14 22:30

陳鋅
勤勉~

12-15 22:07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1喜歡★Liujohnny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Re:從零開始的異世界生... 後一篇:Re:從零開始的異世界生...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leo25127大家
穿越奇幻日常系小說『公爵家的獨生子』在小屋內更新最新一章囉,來看看ㄎ一ㄤ少爺怎麼在異世界作威作福吧!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7:57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