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6 GP

[達人專欄] 《為龍2:無夢而死的龍》一章、夢中圖畫

作者:芽豆靈✦圖文精分腸│2017-12-12 13:11:24│贊助:32│人氣:839




copyright © 芽豆靈 All rights reserved.



  法貝路希朝月亮走去。
 


  那顆月亮與平常在天空上見到的不一樣。
  那是一顆孩童眼中的月亮。

 
  用了蠟筆跟墨水。
  而且一點也不圓。
 

  像一顆塞滿紙張的不規則果凍。
  月亮用貝殼藍畫出放射的光線。
  有粉色與黃色波浪構築的邊緣。
  被彷彿黃金海參的星子包圍著。

 
  當中有一團幸福的氛圍。
  裡面坐著兩個大到要掉出來的彩色人物。
  他們張著紅色大嘴巴一同大啖綠棉花糖……
 

  再仔細一看,那棉花糖畫的其實是蔬菜!
 

  月亮中的兩團影子是誰?

  其中一團畫得很大、很雜亂,用了很多深色,似乎想畫進很多顏色,背後塗滿毛線般的色塊,手腳畫得有些變形,固執的筆觸像荊棘的針,還有一條構築鋸齒邊緣的尾巴,頭部塗著兩坨蘿蔔紅,滿溢著孩子令人看不透的想像力。

  另一團有粉膚色塗的底、一雙灰藍色的圓點、淺黃色的頭毛,穿著花花綠綠的毛衣還有腰巾,表情愉快,嘴巴開得跟旁邊的傢伙一樣大。
 


  「晚安。」有個熟悉的聲音說。
 


  法貝路希記得自己作過類似的夢,這不是他第一次在夢中想起另一個曾經作過的夢,他還記得上一次這個人問了他有關天空星座的問題。

  「你上回說錯了,現在在天空上的是天秤座,不是天蠍座。」法貝路希說。

  迷霧訪客就像上次一樣,裹在一團模糊的迷霧中,依稀有人型。

  法貝路希忽然感到突兀,因為他已經很久沒有看過「尺寸跟他一樣的人」了,他伸手摸摸臉,摸到了單眼鏡片還有光裸的皮膚……嗯?自己這是想確認什麼?

  他本來就是個人啊。

  「好特別的圖畫。」不知何時,迷霧訪客手上已經拿著一張圖畫紙在端詳。

  那張畫是法貝路希與法恩泰西一起畫的,是他們共同的作品,從孩提時代就被保留下來,他已經不記得為什麼會畫這張圖、或是想表達什麼,只記得很重要,因為童年的許多事物對孩子來說都是最重要的。

  「部落畫從來不使用自製顏料以外的東西。除了墨水,這上面還用了什麼?」

  「我想應該是蠟筆。」

  「真是特殊的顏料,它的筆跡太美了。」

  「你是誰?」

  「一位偶然發現你的人。」

  「你為什麼會在這裡?」

  「不對,這個問題要問你啊。」

  「我?」

  「是啊,你怎麼會在這裡呢?」

  法貝路希想:這當然是因為……

  「這是我的夢。」

  「這個見解很特別。」迷霧訪客若有所思地領悟著。

  他將畫翻過去,閱讀了一會兒背面。

  「你一定是個熱愛探險、而且很有主見的人——我喜歡你的想法。」

  「我想你說的是我弟弟,法恩泰西。」

  「你們很不一樣,誰都不會搞錯這點的。」迷霧訪客用長者般的聲調笑起來,彷彿見識了一場惡作劇。

  法貝路希繼續解釋:「他是開路先鋒、英勇的探索者、我的領頭人,無畏又勇敢,充滿了新奇的主意。我總是在看他的背影。」

  沒錯,法恩泰西是家中的孩子王,不管是孩提時代,還是成年離家後,法恩泰西都是法貝路希眼前的背影,比起自己,法恩泰西更像是兄長,是那個在窗外催促兄弟別再關住自己的人。

  法恩泰西會替法貝路希做他疏忽的家事,沉默地在他不知道的時候替他打理好周圍的事,法恩泰西不曾對法貝路希表露過失望,但他普通的嘆息卻會令法貝路希羞愧。

  他總是遠道而來,在法貝路希睡遲了的時間等在屋子外,並順手替兄弟把雪堆鏟好、補上新木柴、然後拿著堆積的信件向睡眼惺忪的法貝路希抱怨他又不看信箱了。

  法恩泰西有著正向的生活方式,定時上教堂、善於交際、知道如何鼓勵他人,只是不管多溫煦的陽光也清除不了屋內的黴菌……法貝路希埋首書籍,總是待在跟他不同的世界。

  迷霧訪客沒回答,只是放開畫紙,又說了與上次相同的話。

  「好好作夢,法貝路希,好好地。」

  再度有龐然大物佔滿了夢境。

  深得一片黑——






 


 
  金色的朝陽光沿著地面偷偷摸摸爬進兔骨洞,輕柔地散成一片金色霧氣,向深處的黑龍伸出枝枒形狀的爪子,梳過龍不反光的黑毛,被吸食殆盡。

  龍窩暖洋洋的,僅剩的餘溫像漸涼的溫水,龍緩緩從夢境中脫出。

  法貝路希盯著在地上爬行的陽光好一會兒,才終於醒了。

  清晨的高原很冷,人類只要不睡在火堆邊還有羽絨睡袋中就會失溫,對龍來說卻剛剛好,甚至感受得到一點夏末的炎熱。

  龍沒有大象那樣皺皺的外皮可以保持涼爽,平常藉由飛行時的狂風與高空的低溫來好好涼快,不過在睡覺時卻偏好滾燙的溫度,因為他們睡眠時像進入假冬眠,體溫會降得很低。

  只要龍不打算醒來,他們就能睡上很長一段時間,雖然就算龍窩不滾燙也沒關係,畢竟龍不是非得睡在滾燙的地方不可,但誰不樂於享受呢?

  昨晚的寬嘴含火龍差點把嘔吐物和火一起噴進龍窩裡,在阿古塔斯的陪同與安撫下,這隻寬嘴含火龍此生第一次心不甘情不願地燒熱了龍窩,邁著發軟的步伐出去了。

  寬嘴含火龍是龍之地的熱心義工,被俗稱暖爐龍,是唯一一種可以隨意出入所有龍的領地的亞龍,有著圓圓扁扁卻很大的嘴巴、很深的袋狀下顎,防火皮層下能存放生物火焰,當牠們把火存在喉嚨裡緩燒的時候,就像一隻會發亮的蟾蜍夜燈。

  牠們共通的興趣就是吐火,把到處都變得暖洋洋——

  這棵樹好礙眼!一口火下去碳化它;這片花圃好可愛!一口火燒光光;看到熟人真開心!嘴巴張開燒掉他龍毛;這株嫩芽似乎很好吃!趕快噴成灰……糟糕忘了先吃!

  ——是野火產生的原因之一,不過龍之地中的族群鍾愛幫龍暖床,所以失火率很低。

  對法貝路希而言,暖爐龍還在亞龍亞目底下的噴息龍超科裡,跟他討厭的赤棘龍隔了一個屬,雖然他也喜歡這個友善又扁扁的小傢伙,但距離他能和暖爐龍打好關係大概還有很長一段路要走。

  剛醒來時的龍窩餘溫令黑龍感到舒適,但在體溫逐漸回升後,龍窩就有點不吸引他了。法貝路希把頭從翅膀下拉出來,在龍窩中開始他每天早上的首要活動:適應視野。

  身下臥著的龍窩很舊,而且很久沒有被壓過了,似乎在前任主人離去很長一段時間內都沒有龍來過這裡。

  舊龍窩對於法貝路希現在的體型來說有些小,所以昨晚阿古塔斯教他如何擴建龍窩,忙了半個晚上,後來他們把阿古塔斯帶來的一條鯨尾當了消夜。

  舊龍窩荒廢太久了,在陰暗的洞內靠著露水長了霉,而且疏於保養,已經沒有了柔軟度,乾巴巴又硬梆梆,以前被暖爐龍燒化的床單變成灰到處飄。

  沉積的材料將龍窩墊得有點高,阿古塔斯尾巴一甩,在上面劈出一條大裂痕,幾個爪子下去挖掉壞掉的部分,鋪上以繁殖力聞名世界的魔鬼藤,他說等到藤網長滿地面後,再用另一種相剋的植物來鋪上,它們會死在一起,變成天然的新床單。

  在那之前,先將就吧。阿古塔斯嘆氣。

  但法貝路希對不完美的床鋪卻很滿意。

  這可比地面或泥巴好太多啦!

  法貝路希從來沒想到自己居然還有享受「床鋪」的權力,而且是熱呼呼的!

  他在窩裡滾了好幾次才肯睡覺,決定以後開始研究床墊材料。

  阿古塔斯臨走之前簡單介紹了一下「龍窩文化」。

  「就像織巢鳥一樣,我們對窩也很講究,這是唯一能陪龍一同走過所有歲月的事物,龍在龍窩中出生一般也在龍窩中死亡,龍窩將龍在生命中的每個階段用實物記錄下來——龍窩是龍一生的作品。」

  「那這個舊龍窩寫了什麼呢?」法貝路希憧憬地問道。

  阿古塔斯沒回答,啣起鯨骨就離開了,留下法貝路希跟黑暗面面相覷。

  誰也不知道第一個晚上會發生什麼事情,所以阿古塔斯沒有回自己的龍穴,他在洞外找了一個還行的位置挖好簡易龍窩,讓被黑龍嚇得腿軟的暖爐龍噴完火之後就開始了淺眠。

  兔骨洞的第一晚很平靜。

  早晨也是。

  法貝路希適應完視野,決定去找可以漱洗的地方。

  走出洞口,暖洋洋的陽光就灑在身上,他深吸一口氣……

  龍之地比薩爾塔涼快,不會感覺總有一層熱氣積聚在龍毛外,悶得連風也吹不散,而且這裡的植物很巨型,相隔得遠,龍的活動空間足夠,法貝路希在薩爾塔老是撞東撞西。

  在洞口附近,法貝路希看見以懸岩為遮蔽處的阿古塔斯。

  紫龍臥在土窩中,抬著脖子卻低著頭,姿勢像注視水面的天鵝,下巴點在胸前,龍毛和翅膀結著一層晨露,還有一些沒被朝陽融化的冰晶在裡頭,熠熠生輝。

  法貝路希想不透阿古塔斯是怎麼用這個姿勢睡著的。

  他放輕手腳,往記憶中的水源走。

  「去哪裡?」阿古塔斯沒睜眼,發出低沉的聲音。

  「水……水邊。」法貝路希有一種被抓包的感覺。「抱歉,我吵醒你了嗎?」

  「我本來就沒睡。」阿古塔斯睜眼,遲鈍地站起來。

  他踏著無聲的步伐離開懸岩,經過法貝路希身邊,在石崖轉角短短停了一會兒,維持原來的步伐繼續走出去。

  兔骨洞所在的地方是一片高聳的風蝕谷,扭向天空的風蝕柱彷彿群魔亂舞的巨人,交織成天然迷宮,遠方有廣闊淺沼,水面幾處隆起的火山岩像海中孤島。

  龍把這裡稱為哀號迷宮,沿著風向形成的風蝕谷有許多風蝕壁龕,氣流經過百轉千迴的風蝕谷發出詭異的吹奏聲。出了哀號迷宮,一眼望去,無論是水、植物、雲、天空、山看起來都是砂的顏色,像忘了塗上色彩的油畫基底。

  哀號迷宮後方可以看見雪白的山豎立在天邊,上頭積著終年不化的雪,白得晃眼睛。

  與其他地方比起來,法貝路希發現這塊地區的生物比較少,沒有龍在這裡活動,只有稀少的獸群與經過天空的鳥類,彷彿被刻意荒廢。

  不過這裡本來就是野外,應該沒有荒廢一說吧……

  「幾個地方別去,旋風峽谷、深水區、北方沿海,靠近就揍你——」

  法貝路希不禁懷疑這個威脅方式是坦圖卡教阿古塔斯的。

  「——你不會辨識領地,雖然我最近會跟著你,但你還是得早點學起來,因為我會旁觀你被揍(法貝路希再度汗顏),哀號迷宮周邊都屬於你,基本沒有食物,特定的獵鯨地點我會帶你去,除此以外的海岸別靠近。」

  「那些地方很危險嗎?」

  「旋風峽谷是高危險飛行區,在你會攀飛之前很容易摔死(他特地瞥了法貝路希的翅膀一眼)。龍之地中有些水源是深淵,裡面的東西不比海中的小,龍被拖進去很難生還。」

  「噢噢……那麼北方沿海呢?」

  「北方海岸很長,有很多不同的領地跟海獸獵食的區域,也很危險。」阿古塔斯對北部海岸的介紹有點敷衍,法貝路希感覺那裡不能去應該不只有這些原因。

  如果只是因為領地跟獵食區域的話,那麼在龍之地內不是也一樣?

  胡思亂想的時候,法貝路希看見前方阿古塔斯留下的腳印,他挪開自己的前爪,留下的足跡有兩個紫龍足跡那麼大。

  雖然知道阿古塔斯體型很羽量級,但他不像未成年的龍啊?

  難道是自己太胖?——法貝路希不禁毛了一下。

  該不會以龍的標準來說,自己長得肥肥醜醜的,所以才會老是被討厭?

  ——這麼一想竟然很有道理!

  「跟上。」紫龍頭也不回,語氣像是要揍龍。

  法貝路希趕緊小跑過去。

  到湖泊邊之後,法貝路希又開始了那套讓龍看了會沉默的漱洗流程。

  由於嘴部構造與人不同,漱口調整成上下左右晃頭的動作,看得阿古塔斯滿臉紫色,在黑龍開始喝水後,阿古塔斯也到一段距離外的位置喝水,但是看到黑龍把頭塞進水裡洗臉的瞬間,阿古塔斯就吐掉了剛喝的水。

  「你的習慣跟人好像。」阿古塔斯想起了自己在城邦的打工生活。

  結果不知道為什麼,黑龍也把水吐出來,還嗆到了。

  阿古塔斯繼續說:「另外,喝水的地方別挑淺灘,太多泥沙(黑龍聞言換位置)……也別去那個水灣,底下有蟒。」

  「咿!」黑龍聞言從水邊彈開,蹦出一個小地震,湖面下有粗長的黑影甩尾滑走,阿古塔斯看著黑影消失的方向,自言自語道:「這也是個方法。」

  法貝路希抱著岸邊的一棵巨杉,捏著聲音抖著問:「牠走了嗎?走了嗎?」

  阿古塔斯嘆了一口氣,雖然自己已經有了心理準備,但他發覺這個任務比想像中難很多……他有點慶幸自己沒有龍蛋。

  阿古塔斯離開湖邊,沒有再看黑龍一眼。

  「先帶你去認識周邊的領主,然後做點訓練,王把你交給我,我得讓你至少像個龍。」他明明說話沒什麼起伏,法貝路希卻感覺有一股冷汗冒上來。

  紫龍又說:「你再讓我說一次『跟上』,我就讓你永遠忘不掉這句話。」

  「來、來了!」






 


 
  積聚著薄薄霧氣的山坳處站著幾位龍,報信的皮瑟逮(崖龍)攀在附近的桉樹上,空氣中除了石楠的氣味,還有一股彷彿被凍住的屍骸臭。

  樹林外的天空有一陣強風壓下來,夕陽色的龍重重落在石壁上,收起翅膀躍下,這個粗魯的降落吹散了林中的霧氣還有臭味,跟來的皮瑟逮滑到桉樹上,與先到的皮瑟逮無聲地打了個招呼。

  「王。」現場的龍紛紛讓開,他們分別為附近的領主龍、發現屍體的路過巨鷹龍、以及聞訊來的戰龍。巨鷹龍是科名,細屬太多,再加上非專業很難辨別不同品種的差異,因此仍然被通稱巨鷹龍,就像暴龍科一樣。

  路過的巨鷹龍發現了屍體,飛下來發現事有蹊蹺,於是通知了巡邏的崖龍喚來附近的領主,然後再通過領主請崖龍通知龍王。

  「是走私販嗎?」坦圖卡走來,神情陰暗。

  「不是。」戰龍回答,他從到這裡以後就一直垂著頭,眼睛沒有從屍體上挪開過,也沒有說過一句話,只是直直地看著地上的東西,陷入空白的沉思直到剛剛。

  坦圖卡停下腳步,雖然氣味變質了不少,但仍然有熟悉的部分沉澱著。

  龍不擅長分辨體型過小的生物臉龐,通常透過氣味與衣著特徵來辨識對方,經過一個日夜的露水與溫差,再加上今日陽光的升溫,屍體生斑、腹部膨脹,坦圖卡幾乎無法辨認屍體。

  「燦陽,你有什麼想告訴我的嗎?」坦圖卡問戰龍。

  有銀光灰毛的戰龍終於挪開視線,看向龍王。

  他的眼裡都是淚水,浸濕眼周的龍毛,在下顎凝聚成斗大的水珠砸落土壤。

  「它曾經是巴魯……」

  「戰獵巴魯嗎?」坦圖卡想起了某個經常與龍搏鬥或閒聊的身影,那是個荒野部族與榮耀民族的混血孤兒,從獵海豹的奴隸船逃出,成為周旋在龍與人之間的遊俠。

  燦陽發出咕噥似的回應,低頭繼續啜泣。

  坦圖卡低頭打量屍體,看起來沒有死很久,但是氣溫與濕度讓它的外觀變得很陌生,上頭有濃烈的血腥氣,與腐臭被氣溫凍在一起,不見顯眼的傷口,應該不是龍做的。

  「巴魯說……他很快就會回來找我……」

  「燦陽,從頭開始說。」坦圖卡溫柔地打斷戰龍。

  燦陽的喉嚨發出一聲「咕嗝」的哽咽,開始說道:「昨天巴魯帶著孩子來看我,在他去把某個麻煩處理好之前,他不能停留太久,落雨前就走了,我睜著眼等他,他一直沒回來,直到我聽見皮瑟逮的鳴叫。」

  「孩子不在這裡嗎?」

  「附近有他的味道,但是很淡,跟著蛋龍離開了。巴魯的同伴應該不只那個孩子,我在他身上聞到陌生的氣味,沒看到相應的同伴。」

  「把孩子的特徵告訴皮瑟逮,他們進入龍之地的時候一定有被目擊過,先找出失蹤的那個同伴與孩子,他們或許還不知道巴魯遇難了。」

  比起查明巴魯的死因,坦圖卡選擇著重在還活著的巴魯同伴。

  龍之地與法治國家不同,龍不會在乎這裡的屍體是怎麼出現的、又是被誰殺害的,對龍來說那就只是有誰因為某種原因死了而已,這裡是野外。

  巴魯或許失足了、或是死在別的原因上,但所有的龍會聚在這裡只是因為他們認得巴魯,否則巴魯早就成為龍之地日常中的一部分:被食腐動物吃掉。

  「燦陽,巴魯身邊有什麼人需要我們通知這個消息嗎?」坦圖卡問。

  「他在風車城的馬骨商會寫書……他、它……越來越不是巴魯了。」燦陽繼續看著屍體,好像這麼做屍體就不會隨著時間流逝一樣。「水燈,我可以在這裡停留嗎?」燦陽問領主龍。

  領主龍一口答應:「你可以在這裡陪著它直到它消失。」

  燦陽繞著屍體走了一圈,用兩爪環住屍體側趴下,並放下側翼為屍體擋住陽光與樹梢的水滴,他不關心巴魯的同伴,那個紅毛的孩子,巴魯死了,他現在只想待在這裡。

  「找到巴魯的同伴後通知巴魯的死亡,龍急便來的時候告訴我,我要給馬骨商會送信。」坦圖卡交代完皮瑟逮,這件工作便告一段落了。

  龍王還有地方要去,留下水燈與燦陽。

  兩隻崖龍也飛走了,震落一樹露水。

  樹林裡剩下滴水聲與鳥鳴聲。

  水燈找了塊空地也斜躺下來。

  屍體靜靜地躺在燦陽龍爪的環繞中。

  燦陽突然問:「你接受得了嗎?——關於生命死去這件事。」

  水燈已經有些年紀了,龍毛化棘、角輪變深,一隻罌粟叢色彩的眼睛變灰,爪子上長著懶得磨去的多餘角質,他理所當然地嘆氣道:「當然接受不了啊。」

  「為什麼時間會是這樣的呢?好奇怪,太沒禮貌了,我跟巴魯還有約定的事情還未完成,它居然這麼突然地遺棄他了……」

  燦陽眨眼,又一顆大水珠砸落地面。

  小小的人躺在他的雙爪間,白白灰灰的,像是他的毛色,但沒有溫度,巴魯的嘴微張,好像隨時都能用嘹亮的腔調說話,但裡頭只有一片黑洞洞。

  「正因為生命並非一成不變,所以才會有意外發生啊。」水燈打量著遠處的高崖,低低地接著話。「我也接受不了,但這樣的事情會來,也終究會走。」

  水燈經歷過、感受過,在他過去的時間中,他讓自己習慣了,他知道燦陽有一天也會習慣的,只是不是現在——燦陽還沒有成為旁觀者。

  「一想到在我往後的生命中還有許多類似這樣的事,或是新的傷心要發生,我就覺得我不想要時間了。」燦陽啜泣。

  水燈輕輕擺尾,再度安慰道:

  「時間遺棄所有事物……所以,總有一天你會好起來的。」

 





 
  離開水燈的領土,坦圖卡順著風道飛向龍之地偏僻的一角。

  哀號迷宮正如他過往的記憶,風在所到之處留下痕跡,平靜廣闊的淺沼像一片大鏡子映照出清晰的遠山倒影,坦圖卡滑過上方的時候傾斜身體,讓翼尖在水面上畫出一道長波紋。

  枯黃的峽谷住了一些小翼龍,大型蜥蜴佔據沼澤和洞窟,並且已經遺忘了這裡曾有過的主人,囂張地向金龍示威、宣示領地,被龍王埃個教訓了一遍。

  坦圖卡找到兔骨洞,護衛和黑龍的氣味還沒淡下去。

  他不急著離開,而是在兔骨洞中走了幾圈後側臥下來。

  簡陋的龍窩就在他身邊,他輕擺著尾尖,享受寧靜。

  在哀號迷宮邊緣,與另一塊高地交織的界線附近傳來有如哀號迷宮其名的哀號聲,伴隨著拳打腳踢與肉搏重擊聲,在空地上再度揚起一片塵土霧。

  紫龍從霧中竄出,不滿意地喊道:「再來!你像隻蜥蜴!」

  巨尾在塵土霧中揮過,黑暗的龍影翻身而起,聲音超可憐:「我、我覺得我們應該先從理論開始而不是實踐……」

  「『隱而不發的憤怒』你要我說幾遍?」阿古塔斯邊繞著黑龍走,一尾巴劈在黑龍腿上,痛得對方又一縮。「幼龍的震攝都比你有氣勢,站好。」

  阿古塔斯保持喉嚨中的滾滾低吼,不帶一點同情。

  「我已經努力讓自己看起來很嚇人了。」法貝路希抬起爪背揉著剛才被巴的臉頰,眼睛淚光閃閃。

  「你必須來真的,你不是演員,不需要讓自己看起來很嚇人。提醒對方你的存在感,釋出心裡的情緒,讓對方瞭解你感到不受尊重。」阿古塔斯用盡他所知道的通用語單字努力向黑龍解析這項生物本能。

  臥在一塊高岩上旁觀的戰龍自言自語道:「真有趣,我沒想過原來有這些原因在裡面。」他是附近的領主龍,和黑龍簡單認識過後,他現在已經不擔心這名惡名昭彰的舊鄰居了。

  看看那傢伙,多搞笑啊?

  「那、那我再試一次……」法貝路希說。

  他已經失敗很多次,儘管他已經習慣面對戰龍了,但如果有龍在他面前兇起來,法貝路希在那瞬間只會重新變回一個害怕的人類,一看到尖牙和聽見吼聲,他就無法思考。

  「威攝」說起來很簡單,聽起來很厲害,但自己實踐起來卻有夠尷尬,法貝路希看過動物互兇,例如兩隻狗、兩隻貓、甚至兩隻老鼠……但兩位龍就完全不是那樣一回事。

  阿古塔斯平時給法貝路希的感覺很文明,原因很簡單,因為他會說話。

  當阿古塔斯拋棄說話,用最原始的方式來與法貝路希爭奪氣勢上風時……

  就像現實的一巴掌甩在臉上。

  「你要瞭解到這是『來真的』。」阿古塔斯說,他很不滿黑龍的敷衍。

  兩龍重新面對面,阿古塔斯壓低身體,瞪向黑龍低聲長吼,步伐小心翼翼地移動,低沉綿長的滾吼像開戰前的警示,法貝路希已經懂得分辨一點這樣的感覺。

  法貝路希也挪動腳步,並且記得頭顱要正對敵人,一旦他沒跟好阿古塔斯,對方就會撲上他暴露的側頸,給自己狠狠來上一拳。

  「咕嚕咕嚕……」比起威脅,法貝路希的低吼更像猶豫的打鼾。

  他目前只抓得到一點發聲的訣竅,而且發得斷斷續續,他感覺得到胸腔在震動,今天第一次發出這種聲音的時候還嚇了一跳。

  他的表現仍然很糟糕,課程中應該出現的對峙並沒有發生,而是黑龍單方面在防備紫龍,以及單方面挨揍。

  阿古塔斯忽然止步,法貝路希立刻就繞過頭了,右側的眼睛立刻看到紫龍白晃晃的尖牙一秒逼近,但對方沒有咬他,而是對著他的頸椎來了一拳。

  熟悉的視野失衡又出現了,長頸導致法貝路希的頭如果忽然被外力移動位置(就像是現在被打了一拳),他為人的感覺就會無法掌握龍的身體感覺,直接失去平衡。

  砰!

  黑龍又被揍倒了。

  「我真是看不下去了。」高岩上的戰龍跳下來,朝阿古塔斯喊道:「叫他到旁邊去,我們來一場!」並發出高亢的開戰長鳴。

  法貝路希嚇了一跳,加爾迪恩的聲音彷彿有鋼絲吊著,刺穿天際,滲透地底,不遠處的樹梢驚起一群鳥,草叢裡竄出一窩狐狸。

  阿古塔斯刨起一塊地面,被激得戰意高昂,彷彿有狂風灌進喉嚨,他的開戰宣示和加爾迪恩重疊,彼此起落,試圖壓制對方。

  法貝路希爬到邊去,耳朵緊貼頸後,戰戰兢兢地開始他的第一次實戰觀摩。

  戰龍的踏步很輕,地面傳來無聲的震動,兩位戰龍開始對峙,而且看起來活像有仇,還充滿了迫不及待的興奮,並彷彿在訴說著:誰都惹不起他們!

  尖牙利爪和尾巴。

  法貝路希甚至沒意識到他們已經交上手,兩位龍便纏鬥在一起了。

  龍角撞在一起的聲音讓法貝路希以為聽見雷聲,兩龍同時人立起來在幾個呼吸之間完成數個搏擊動作,阿古塔斯最後用前臂擋住加爾迪恩的龍爪衝勁,往後滑了一個半圓將力道卸掉並反撞回去。

  比阿古塔斯巨大的加爾迪恩往後跌去,很快回到四肢著地的狀態,後腳一跺,尾巴朝阿古塔斯掃去,空氣中發出撕裂的風聲。

  阿古塔斯伏身避開,趁機竄上背對他的加爾迪恩後背,將他壓趴下。

  恍惚間,法貝路希看見一個金髮的小男孩跳上疊滿冬被的床,雙手呈貓拳般的爪狀,咧著靦腆的笑容往自己撲來,並發出模仿野獸的綿軟吼叫,而自己抓起對方,發出一陣鬼吼鬼叫,奮力把對方和自己摔進棉被裡……

  阿古塔斯一口咬住加爾迪恩的頭角,使得他無法回頭,加爾迪恩掙扎了幾下,龍吼變成通用語:「好啦好啦!是我疏忽了!」

  「我體型小,你怎麼會用高角度尾擊……」阿古塔斯納悶地放開了加爾迪恩,感覺打得不夠暢快,加爾迪恩的失誤使戰鬥提早結束了。

  突然間,他們停下交談,一同望向法貝路希。

  法貝路希從回憶中醒來,忽地聞到了那團光輝宏偉的虛影——熟悉的柔軟舔上他的耳朵,看見阿古塔斯和加爾迪恩表情裂開的同時,法貝路希聽見舔舐聲外頭的聲音。

  「早安,法貝路希,跟我也來一場吧?」






上一章    回資料夾    下一章





如果不是我的直覺有問題
我總覺得這章的最後一句話會衍伸出一些我不忍直視的留言
你們應該不會那樣對我吧(怎樣?

這次的後記好像也沒有什麼圖可以貼
沒有新恐龍,倒是有新地貌
我沒時間畫也懶得畫(喂
債多不壓身我竟然已經習慣逃避了(掩面

不過我倒是可以跟你們介紹一下我的《為龍》歌單


我很喜歡這位音樂家的「Song of the North」、「Northwind」、「The Last of His Name」、還有其他幾首,不過最尬意的就這些。BrunuhVille的音樂讓我彷彿感覺到法貝路希在北方雪霧瀰漫的家鄉,不過不會太常放因為故事舞台是在南方,但我偶爾還是放來聽聽,尤其是在寫關於夢境段落的時候。

好想買他新專輯!

除了這位音樂家,我還塞了幾首「Ori and the Blind Forest」的電影配樂到歌單中。

作者不明的曲子有「At the Journey's End」、「Lament of the Shadow Elves」這兩首我可以完全循環到天荒地老

帶有強烈荒野風格的凱爾特曲子是「Myth」、「Mystic's Dream」、「Wolf Blood」,我很癡迷凱爾特風格還有愛爾蘭的曲子,但《為龍》歌單當然不只列舉的這些,我只是把其中幾首我最印象深刻的列出來。

我寫文基本不聽有歌詞的曲子,凱爾特例外,播放器裡面除了一般歌單以外,還設置了每部作品的專用歌單,看起來超級中二,可是卻很有效(?
反正我列出來了希望你們喜歡,並且在聽的時候也能想像到有恐龍奔過眼前的景象(???


一天雙更爽不爽?

好,繼續斷更(幹


話說第二集的副標題是《無夢而死的龍》,跟第一集的《由夢歸來的龍》很像
但第二集說的龍是蒙洛門,第一集則是法貝路希
這一章的章節名我其實非常猶豫,因為這章塞了很多故事線,很難選主題名
真要說的話不如說更像是個日常章吧,我就挑了我覺得最重要的夢中圖畫了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818107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芽豆靈|星座紀元|為龍||冒險|奇幻

留言共 12 篇留言

你先示範看看
再… 再多更一點RRRRR

我我..我發誓只要再一更就行了! [e3]

(每次等更新都是這種糾結的感覺 我要更多龍!

不過最後那句真的很有想像空間[e5]

12-12 13:45

芽豆靈✦圖文精分腸
毒品要節制(?)
有人跟我一起躺在坑底一輩子出不去的感覺太棒了(X)12-12 14:08
幻喵喵
這時候很簡單,把他丟進深淵自生自滅就好了(又不是獅子

12-12 14:04

芽豆靈✦圖文精分腸
他會直接滅掉的XDDDDDDD12-12 14:08
小羊,喪失一半ed
靈王更新了!難怪下雨!

0.0rz (講這種話還算粉絲嗎?

命名模式會變成一種規律嗎?
以後都是不拉夢不拉的龍嗎?

12-12 14:24

芽豆靈✦圖文精分腸
我不更也在下雨啊!!!
剛看了一下後面的集數
還真的被你說中了(?????12-12 14:25
亞空
一天兩更RRR
原來信已經寄了,來去爬文_(:з」∠)_

那回信呢OHO!
寄到家鄉那封也還沒回來啊~

什、什麼不忍直視,例如O尾嗎OXO
啊你現在就把小坦寫成苦苦等到親愛的弟弟回家的老哥
人家覺得你還要加點細節,例如王常常到兔洞坐著發呆(直腐之魔眼啟動)

總之小黑你被打好慘
不知道何時才要爆出他有曾經身為人的記憶、欸?

話說最後說話的龍猜不出來是誰呢~

12-12 17:58

芽豆靈✦圖文精分腸
從星球南端寄到星球北端哪有那麼快XDD
時間上來說,那封信是兩天前寄的啊!

你最後一句說笑的吧(,,・ω・,,)12-13 02:47
風痕殤@龍獸愛
嗚挖啊啊啊啊啊,被最後兩句給萌的一臉血,龍王大大你也太主動........那個舔舔,那句讓人充滿遐想的問句,阿斯!!!(因為太過興奮被拖走以正視聽)

咳咳........

應該是龍王沒錯吧?要是認錯我就糗大了QWQ

總之法貝路西真的完全從0開始呢,配上萌洛門的體型跟外表,這難道就是傳說中的反差萌?

想看看法貝路西的成長,還有和龍王的後續發展!! 然後巴魯線感覺充滿了伏筆和暗潮洶湧,會發生什麼樣的變化也很令人期待。

總之芽豆發福利好評啊啊啊啊(打滾

期待下一章>////<

(PS.不知道這樣留言會不會太廚,QQ...

12-12 19:34

芽豆靈✦圖文精分腸
除了龍王還有誰敢舔黑龍w
你沒看到加爾迪恩還有阿古塔斯的表情都裂了嗎(在愉快什麼

萌洛門...我相信是你的輸出法出了點問題不是故意的(°ཀ°)

真的很開心看到你出現了因為我常常在思考你會不會受不鳥斷更而奔向遠方(?)
回來的感覺真好,讓我們一起追著龍跑並被恐龍追著跑吧(????)
哪裡會廚你不就是這樣的腦殘粉嗎ヽ(∀゚ )人(゚∀゚)人( ゚∀)人(∀゚ )人(゚...
看到有人跟我一樣投入小說我很開心阿(*´∀`)~♥12-13 02:53
SharkTaur
NO~~~ 又沒糧食了QQQQQQ

12-13 01:04

芽豆靈✦圖文精分腸
不..不要退訂,就一定還看得到!12-13 02:54
大羊
學術問題:當黑龍被深淵的觸手拖下水後,也變化成觸手與其纏鬥並且獲勝之後會發生什麼事情啊?

12-13 10:35

芽豆靈✦圖文精分腸
全體龍之地打魔王(?!)12-13 10:37
大羊
沉沒在水底的魔王?

12-13 10:42

芽豆靈✦圖文精分腸
不不不,我覺得會胖到卡在裡面就像馬桶堵塞一樣(X12-13 10:49
widvolf
新讀者來報到 偶然間從熱門推薦看到的
超對我的味XD
希望能看到更多[e12]
然後最後一句讓我開始遐想了[e16]

12-13 17:51

芽豆靈✦圖文精分腸
歡迎新的小豆芽!!!
希望你以後有空常來看看(゚∀゚)
最後一句什麼的(゚∀゚)
(゚∀゚)(゚∀゚)(゚∀゚)12-13 18:17
Azurrath
居然有更了..還以為有生之年都看不到新更 感動落淚RRR

「時間遺棄所有事物……所以,總有一天你會好起來的。」<<< 看到這句有點認同,斷更太久都忘了之前劇情說到哪邊了(挖鼻

12-14 01:37

芽豆靈✦圖文精分腸
有生之年系列嗎(血淚12-14 14:46
玥歌
作者還不快點給主角龍賞個天降雌龍,這樣就能看哥哥(龍王?)弟媳(??)哥哥友人(紫龍)三方鬧場大戰(((*゚∀゚*))) (鬧)

12-21 16:36

芽豆靈✦圖文精分腸
這個太狂了哈哈哈!
你們真的很好奇法貝路希的終生大事對吧www12-21 20:47
玥歌
主角的龍(?)生歡樂修羅場 Get!!!(b*゚∀゚*)b (不要#

12-22 22:53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6喜歡★hachiken1023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為龍2:... 後一篇:《純白的阿貝爾》寫作心得...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KKTarta大家
歡迎光臨進來小屋閱讀異世界輕小說作品!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2:47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