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4 GP

這個故事來自她- FNC 短篇小說

作者:紅娘茯苓(靈娥模式)│2017-12-11 00:10:43│贊助:8│人氣:287


每個少女,在成為戰術人形前都應該有一個屬於她的故事。




FNC坐在椅子上,蹲著暖爐一面吃著麵包。兩隻腳愉快地擺動著。

「喂,FNC。去外面把門口的雪鏟了。」

「欸~叫49去不就好了嘛。」

「49今天放假。快去。」

「外面冷死了,店長真惡劣,嘖嘖嘖。」一面拿著雪鏟,一面握握手掌,遲緩的準備打開門出去。


FNC在成為戰術少女前,是一位任職於糕點店的店員,和FN-49、店長三人一起經營一間小小間的麵包糕點店,日子還算普通。

店長,大概28歲,他是自己經營老家留下來的糕點店,看上去髮型跟Vector很類似,髮色也一樣,戴著超大圓面眼鏡,在兜裙下面的是執事服。長得很帥但總是板著一張撲克臉,脾氣也很差。據他本人言,如果晚上不兼差酒吧會付不起兩個笨蛋的薪水。

「呼呼...好冷,該死的店長,聖誕節一定要挖他一坑。」

眼角餘光瞄到了什麼。

「?」抬起身子,是個小傢伙,全身包得緊實,雖然有點破舊,但還算過得去的程度。

小男孩靜靜的看著她。

不理他,FNC繼續吃力的鏟雪。

「......」

(鏟

「.........」

(鏟、鏟、鏟....

「............」

「你到底想幹嘛啦!」

「嘎!」他嚇了一跳,向後倒退幾步,但踏到石頭後一個屁股跌坐在地上。

錢一地的撒了出來。


急忙地撿回每一分錢。(真的是每一"分")

「你...想買麵包?」

抬起頭,小傢伙猛點頭。

「嘻嘻。」FNC笑得很壞,大概發現了有什麼利用價值。


---


「店~長~!有客~人喔!」

「這麼早?」從廚間裡探出頭。

FNC領著小傢伙進來,一面的搓搓手,在暖爐錢烘烤,笑得有點燦爛。

小傢伙一把將整袋的零錢捧出來,顫抖著雙手,並將眼神瞄向角落的那堆麵包。

「啊?這點錢的話連...」腦袋被手刀敲了一發。

「痛!」立刻被摀住嘴。

「如果說要那邊的麵包的話,剛好這些夠買一籃,如果是現在買的話,有促銷哦。我們會在多送你一罐複合果醬作為贈品。」

攤開手,並示意FNC不要多嘴。FNC嘟著嘴在一旁看著。

「謝謝惠顧。」目送小男孩緩慢地離開。離開時看上去他的走路樣子有些奇怪。


「店長!那些錢只夠買一個麵包而已吧?而且我們根本沒在...」

「FNC,妳有注意到嗎?」

「?」

「那個小傢伙,大概...不懂貨幣的價值,也就是說,他的處境大概很糟糕吧。適時的幫助別人也是很重要的。」一面說著,一面擦盤子走向後台。

「嗯...」低下頭。

「去鏟雪。」

「!」



----


「下班啦!」叼著麵包,愉快地穿起大衣。

「那麼,店長我走囉。」FNC揮手道。

「......」店長看了一眼,點頭示意。


----
 
 

「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愉快地晃晃,夜晚的街道人不是很多,但是戶戶燈火通明,在這種時代,安逸可真的是難能可貴。

「哼哼哼哼~」繼續哼著歌。

走過街角,FNC停了腳步,這裡是她和49一起租的小公寓。
 
「啊,鑰匙。在店裡…」糟糕了。
 
「49!妳在裡面嗎?開門啊!」好像沒回應。
 
「4—9—!冷死啦!快開門。」
 
搓搓手,小聲嘀咕著:「呼…冷死了,那個笨蛋竟然不在家…」
 
「嘎。」
 
朝著聲音的方向看過去。
「欸?是你?」
 
早上的小傢伙,拿著麵包在牆壁後偷看著。
 
「嗨喲,你在幹嘛?」
 
小傢伙謹慎的一小步一小步緩緩移動過來,然後又縮回牆後。
 
「你是貓啊你!」
 
「咕!」他開始有點警戒。
 
「呼…真冷。49這個混蛋到底跑去哪了…」
 
小傢伙終於鼓起勇氣走過來,手上拿著的是一張毛毯。
 
「給我的嗎?」
 
點頭。搓著小手臂,向後緩慢的退開。
 
「我說啊。」蹲下來,摸摸他的頭說:「雖然很謝謝你,不過待會我就會進屋子裡了,你還是留著自己用吧。」
 
「FNC嗎?」門打開了。
 
「搞什麼啊!49妳到底在幹什麼啊!喊了這麼久才來開門!」
 
「不…不…我們不是都有鑰匙嗎…?」緊張的說。
 
「啊啊…那啥…我忘在店裡了…」
 
「呃…好吧。剛才在和誰說話。」
 
「哦,今天店裡來了一個小傢伙,正好在這撞見那小傢伙,他就在…」轉個身,人早就消失了。
 
「?」FN49歪著頭。
 
「剛才還在…的啊?」
 
「先…進來吧,熱水我還沒放掉…」
 
「呼呼…屋子裡暖多了。」脫下外套。
 
「你說的那孩子,該不會是幽靈吧?」緊張地說著。
 
「什麼幽靈啊!妳是不相信我嗎?!竟然說這種話!」
 
「不不,我只是好奇…」
 
「況且今天店長也給了他麵包…」想到這,FNC突然靜下來,神色顯得感覺有點不安。
 
「怎麼了嗎?」
 
「不,我覺得不太對。」
 
「什麼事?」
 
「我出去一下!馬上回來!」
 
「喂!喂!FNC!」
 
頭也不回的,FNC披著圍巾就這麼衝出門外。
 
「糟糕糟糕!」FNC腦袋瓜一轉,這小鎮雖然沒有南極周邊那麼繁榮,但是起碼還算不錯。
 
而我竟然沒想到,這樣的小鎮裡出現一個從來沒見過的小男孩,卻沒有多少人察覺到,那肯定是剛來沒多久!
 
雪越來越大了。
 
如果說這麼晚了,小傢伙還在街上晃,這個怎麼想問題都非常大吧!姑且身為人形的我不說,普通人類在這種大雪夜晚遇到什麼不測都很難預料。
 
FNC頂著大雪,朝可能的地方去尋找。
 
「那孩子…會凍死。」
 
風越來越猛烈,人幾乎都要被吹走了。
「唔…真是糟透了…」
 
遠處傳來雜亂的狗叫聲,聽上去似乎不少。
 
「…!」朝著聲音方向過去,發現一群狗圍著剛才的小男孩猛烈的撕咬著!小傢伙在地上蜷縮成一團,一旁袋子被扯破了,裡面的麵包灑了一地。
 
幾條狗扯著他的腳在地上拖行,甩動著想要撕下一塊。還有的狗咬住她的肩膀在拉扯。
 
「吼…嗚…」其中一條野狗撕牙裂嘴,對著小傢伙突然撲上去!
 
「喝!」一棒扎實的砸在野狗頭上,飛出了5米外的距離。
 
「我可是人形啊!」揮舞、轉動著手中的鐵棒。
 
目測大概有12條狗…這些畜生大概餓壞到想著吃人了,才會盯上這個小傢伙。
 
野狗仗著數量優勢,圍繞著兩人打轉,想靠著數量壓制……
 
「碰!」又一棒,轟飛一條狗的腦袋,血噴灑了一地。
 
人形的手臂是機械構造,實際上力量是非常大的,只要解除出力控制,實際上甚至能輕鬆打壞電視機。
 
 
 
嗯?電視機?
 
 
 
野狗一面低鳴著吼叫,一面緩慢的向後退,並順便把剛才被打死的同伴緩緩拖走。
 
「…」
 
「……」
 
那群野狗的氣息似乎消失了。
 
「呼…」擦冷汗。
 
「嗚…啊…」小男孩一臉要哭出來,但強忍著淚水,故作堅強。
 
「沒事了。」抱進懷裡,不介意身上的血漬。
 
「沒事了…姊姊在這。」
 
終於,他放聲大哭了起來。
 
 
 
----
 
「原來真的不是幽靈啊。」
 
「笨蛋!早說了不是了好嘛!」
 
「對…對不起…!」
 
「醫藥箱在哪?」
 
指著角落:「櫃子,櫃子裡有我上周補回來的繃帶和萬用藥水,我去拿來。」
 
「他腳踝骨折了,可能需要支架。」熟練的用生理食鹽水清洗傷口,並剝去雜質。
 
「可能有點痛,忍耐一下!」
 
「嗚-!」硬生生地把拔出一顆犬牙。
 
「真夠狠的…」皺眉頭。
 
「這是外傷用的敷料。」49遞過來。
 
「謝了。」接過敷料貼上去,接著熟練地穿過支架,將繃帶纏繞綁上腳踝。
 
「沒…沒事吧?」
 
小男孩虛弱的睜開眼,輕微的點頭。
 
「FNC妳好熟練…」
 
「以前曾經打過戰地醫院的工,有導入過相關的醫療模組,稍微知道怎麼處理類似的創傷。」
 
「打工…」
 
「好了,毯子拿來,要幫他保暖!」
 
「好…我…!我立刻拿來。」
 
 
----
 
折騰了一晚,總算是保住了小傢伙的性命。
「你叫什麼名字?」
 
搖頭。
 
「那麼家人呢?」
 
輕輕地搖頭。
 
「這樣啊。那麼…沒有可以去的地方嗎?」
 
點頭。
 
「嗯…那麼,你沒有名字對吧?」
 
歪頭,似乎無法理解名字的意義。
 
「那我給你取個名字好了…嗯…」遮著下巴思考。
 
「不如叫…赫斯塔吧。」
 
「啊?」
 
他雪亮亮的睜大眼睛,似乎有點小開心。
 
「赫斯塔!以後就叫你赫斯塔吧!」
 
眨了兩下眼。
 
----
 
「所以…妳打算當寶可夢大師嗎?」
 
「什麼話啊!店長!這個小傢伙無家可歸!我可是好心收留他耶!」
 
「隨便怎樣都好,倒是請妳告訴我好好的星期天又下著大雪的這時間點把我找來幹什麼?」
 
FN49說:「那…那個,店長。因為記得你以前…開麵包店以前是個醫師,所以才…」
 
「赫斯塔醬本來好好的,可是突然就開始發起燒來了!」
 
「…這孩子的名字嗎?」
 
「FNC取的。」
 
「…我明白了。可是最少應該在剛才的電話裡把話說明白,這樣讓我空手過來,我只能做粗略的診斷。」一面說著,一面摸著小傢伙的額頭,這小傢伙好像在發燒。
 
「被咬的傷口呢?」
 
「在腳踝這。」
 
撥開繃帶,確認了傷口正呈現發黑的情況,稍稍的思考了一下,店長說:「嗯…我擔心是細菌感染。」
 
「那…那應該怎麼辦?」
 
「呃!」突然,翻到他的肚子後有著什麼,店長愣了一下。
 
「怎…怎麼了嗎?」
 
「不,沒事。」
 
店長接著繼續說:「先打通電話,看能不能先找到盤尼西林來用,不過外面雪很深,要冒著大雪出去有點危險。所以FNC待會陪我過去好嗎?」
 
「好吧,我知道了。」FNC臉上神色有點不安。
 
「沒事的,應該只是小問題。」安慰著說道。
 
現在沒有時間想這些額外的事,FNC拿起外套披上大一,轉身跟隨店長準備出發。「49!麻煩你照顧他了!我們出去一趟!」
 
「知道了!」
 
一開門,強大的風雪比起前一晚強了不少,人差點被吹倒。但強抵著風勁,硬是把門關上離開了。
 
 
 
----
 
 
「姑且我的家裏有放一些醫療用具和藥品,趁著暴風雪還沒變的更大的時候去拿。」一面說,一面發動車子。
 
「……」低下頭。
 
「……」店長並沒有說話,看著前方專心地開車。
 
雖然下著雪,刮著大風,但目前為止的道路還算順遂。一路上店家門都關閉,畢竟因為爆風來襲的關係,這種天氣會想出門的人並不多。
 
而由於這裡小鎮緊鄰一旁的大森林,偶爾會看見熊、狼一類,或者是野狗在郊外附近閒晃。
 
兩人就這樣靜默著。持續了半個小時的車程。
 
 
 
 
 
----
 
「到了!動作得快,別讓他的燒發太久。」將車子停在門外。兩人下車後趕忙往屋子裡移動。
 
「知道。」
 
進到屋子哩,很普通的木屋,沒有多餘的擺設。
 
「走,地下室這裡。」打開地板上的板子,出現了向下的樓梯通道,兩個人提著探照燈向下進去。
 
在拐過彎後,那一頭的微燈照耀下,櫃子裡陳列著各種藥品。
「明明是麵包蛋糕店師傅,卻在家裡放這麼多藥是什麼意思?」
 
「之前那次戰爭時,我本來是一名軍醫。戰爭結束後因為人力資源短缺的問題也持續幫忙做醫療診斷,直到兩三個月前因為有其他醫師接手,所以就暫時打住了。」手沒停下來,繼續翻找藥品。
 
「當時是為了混一口飯而從軍嗎?」
 
「沒辦法,因為坍塌液的汙染,基本已經少的資源又被這麼一搞又加上戰爭,包含資源在內的人力資源也被大量消耗。有醫療知識的人已經變得不多了。」
 
「這樣啊……」FNC蹲下來打開箱子。
 
「雖然戰爭已經是10年前的事情了。但當時造成的人口嚴重減少,並進一步影響勞動人口…所以才造就了妳們的出現,填補了各行業的缺口。」
 
「我個人是不會因為這種原因誕生而感到慶幸的哦。」
 
「嘛,我知道的。」
 
「啊,是這一罐嗎?」遞出來。
 
「不是,我記得盤尼西林我裝在一個長方形盒子裡面。」
 
「這個?」
 
「打開確認一下。」
 
FNC打開了盒子,看到標籤指斗大的寫著。
「Penicillin。」
 
「對,就是這個!那箱裡面有多少個?」
 
「大概30盒吧。」
 
「下面的這幾個是針劑,膠囊的抗生素能保存一年左右,全都帶走吧。」
 
 
 
回去路上,店長開口了。
「FNC,有件事情我一直很擔心。」
 
「那孩子…可能是坍塌輻射污染的研究品。」
 
「什麼意思?」
 
「過去戰爭時,曾經有過這種案例,從孩子身上取出基因做成複製人,然後在他們身上…」
 
「身上…?」
 
「注射坍塌輻射性合成物。」
 
瞪大了眼睛,FNC大概知道,注射過這種東西的人會發生什麼事,但進一步的問話,或許是想從中得到安慰。
「會發生…什麼事?」
 
「妳知道北蘭島事件的EILD患者的問題吧。當時有私人組織為了能夠做出這類的治療藥物,所以做了複製人,在他們身上注射這種輻射汙染物作為研究…」
 
繼續說:「據之前的報告指出,在經過一段時間後,EILD症會病發,然後就…必須處理掉了。就算不處理,大概也會從內部向外侵蝕…然後就會經歷漫長的痛苦過程直到變成會無差別攻擊人的怪物。」
 
低下頭,FNC小聲地說:「怎麼能這麼過分…」
 
「最糟糕的是,該研究機構在被查獲複製人相關、還有這種不人道的實驗而被摧毀的當下,當時的突擊人員竟然放跑了所有的實驗體。因此可能性…」
 
「這也還說不準吧!他…也…也許不是EILD患者啊!而且…時間間格那麼久了,從他是小孩子情況來看…」
 
「萬一,是存活的實驗體遺腹呢?」
 
「妳的意思難道是…實驗体生下的孩子,也會遺傳到這些東西嗎?」
 
「透過母體胎盤的話,確實有可能。」
 
「店長…你為什麼對這些事情非常清楚?」
 
「我估狗的。」
 
「………………」
 
「那箱裡面…我放了一個檢測工具進去。」
 
FNC一臉懵懂的看著店長。
 
「我以前用過的,只要從頸椎掃描下來,就知道是不是存在EILD的發病因子了。」
 
「……」沉默不說話。
 
「FNC。」
 
「嗯?」
 
「現在還不能確定他是EILD的感染者,所以不能妄下定論。畢竟從過去的報告指出,EILD的感染方式也不確定,甚至有實驗体接受注射卻沒有出現病發的情況產生,這是有可能的。」
 
「說…說的也是!應該在確定之前…」
 
「剛才看到他沒有肚臍,我第一個反應就知道了。跟以前那名少女…」
 
「少女?以前?」
 
「告訴妳我想應該沒關係,都好幾年了。」
 
「雪好像變小了。」
 
「這是10年前戰爭開始,我所屬的聖誕紅突擊小隊的事。」
 
 
 
----
 
那年。
 
接獲調查該組織的人員報告,長期追蹤下發現他們不僅進行人道外的實驗,還非法的進行複製人的行為。所以我們從接下報告和相關資料後。
 
由調查的那一位資深軍官領隊,挑選我們組成了「聖誕紅」行動小組。
 
我對這次任務抱持著很強烈的不安。就我所知,EILD患者會變得像是電影裡那些變種怪物一樣,毫無判斷能力,形同野獸,而且肌肉爆發和速度也相當的迅速,當場能將普通人在一瞬間撕成碎片。
 
實際上大概是高層為了想得到這些資料把人作為武器般使用的目的吧…意圖太明顯了。
 
總之,奉命夜襲了該組織的研究設施,本以為會有重兵防守,或者突如其來的怪物出現。但意外的在裡面沒有多少的抵抗就制伏了。而且EILD實驗體中,有幾個似乎還沒被注射過崩塌合成物。
 
與報告中指出一樣,這些實驗體雖然失去了說話的溝通能力,但實際上與普通人並無異。
 
而當時最意外的是,我們全員當時都沒有想過為什麼研究設施一個人都沒有,除了簡單的自律攻擊系統外,一個該設施內的人都找不到。
 
原來,都被吃了。
 
似乎這裡的研究機構失控了,那些怪物突破了封鎖,把這裡的研究人員全部給吃了,而意識到這點的我們卻意外地發現,那些怪物沒有一絲想攻擊我們的衝動或欲意。
 
而答案揭曉了。
 
在這設施裡面的一名少女實驗體,擁有能夠以意識指揮旗他已經陷入感染的EILD實驗體,甚至能夠直接將語言傳達到我們的腦中。
 
在少女的請求下,我們私下達成了協議。少女希望以不傷害普通人為前提下,獲得自由。
 
本來該將他們帶回去,而最後我們提交了該設施內研究員進行自爆湮滅的報告。結束了這次行動。
 
而少量並未受到感染的實驗體,我們將其交回上層,確定其未受感染後便進行了安置處理。
 
至於那位少女,帶著那些已經受到感染的EILD患者…不,應該只能稱之為怪物了,消失在密林中。
 
 
 
----
 
「……」
 
「說完了。」
 
「店長你腦子進水了?」
 
「信不信下周做的新蛋糕不讓妳吃一塊了?」
 
「啊啊!只是開玩笑嘛!」
 
「我們到了。」
 
抱起藥品,兩個人趕忙往屋內進去,FN49大概是聽到車子聲音先打開門預備了。
 
「他…他…變得有點奇怪。」
 
「先看看再說。」
 
店長打開藥品盒子,熟練的將針劑裝上針頭,然後FNC扶著小傢伙,店長輕輕的將針劑注射進他的手臂。
 
「這樣有效嗎?」
 
「見效需要一段時間,先把點滴吊起來!這段時間要給他的身體提供電解平衡液。本來應該是得先做抹片檢查…但我們沒有這種美國時間。」
 
「好…像這樣做嗎?」
 
「對!」
 
「30分鐘後開始加入白蛋白劑、維生素先來。」
 
「好的。」
 
就這樣,一群人忙上忙下,在經過一整天的折騰之後,總算讓赫斯塔的情況好轉了。他的意識似乎已經逐漸恢復了。
 
「小傢伙,感覺如何?」
 
「……」苦笑了一下。
 
看向一旁,已經睡著的FNC和49,似乎累了一陣子。
 
摸摸赫斯塔的頭,店長說:「今後,也許會辛苦一點。但務必珍惜跟大家在一起的每一刻。」
 
角落裡,檢測器的顯示屏幕寫著。
 
『Has been infected』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816710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4喜歡★shanday6568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就曬... 後一篇:這個故事來自她- FNC...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ccvv5500大家
最近寫了喬瑟與虎與魚群動畫版的觀後心得,有興趣的可以來看看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1:26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