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1 GP

Re:從零開始的異世界生活WEB版 5-36

作者:後攻の絶傑.流星雨│2017-12-09 20:43:49│贊助:22│人氣:4833
第五章 『鐫刻歴史的群星』
36 『埋伏與奇襲』

翻譯:戰爭中的羔羊
潤色/校對:神小羅 流星雨

背後是擠滿巨大蒼蠅的房間。
破壞了側邊牆壁的黑龍,則掉落到外邊一動不動。

而此刻在昴眼前的,是大笑著同時用腳踢向庫珥修的少女。
不祥的笑聲,嘲諷一般的口吻,並且比什麼都關鍵的是──如果如她所言,現在身處這裡的,就是魔女教大罪司教『色欲』,卡佩拉・艾美拉達・魯古尼卡,除此之外不作他想。

──整個人好像都要變得奇怪了。

「什、什麼啊、這是……」

「還特地要去思考,不是多此一舉嗎?你們這些雜碎肉塊~就不要想些多餘的事了。對你們而言最好的選擇就是承認眼前的現實!因恐懼而渾身發抖的美少女,而她的真實身份就是魔女教大罪司教啦~!」

在拼命撓著頭思考的昴前,卡佩拉舞動身體,露出舌頭沒品地嘲笑著昴。而在她腳下踩著的庫珥修翻著白眼,同時吐血的傷勢明顯殃及生命。
沒有明顯外傷,但是明顯危及性命。能夠使用治癒魔法的加菲爾不在現場,毫無疑問是最惡事態。

「說到底你們一點也~不覺得奇怪嗎?這裡,作為城市機能中樞的都市廳舍。你們難道沒想過為什麼在這會出現一個小鬼肉塊嗎?毫不懷疑的就有諸如『啊,這孩子有危險,我必須要救她……』這樣的想法,對我來說,你們為什麼會產生這種笨蛋一樣的想法,反而更是個謎!」

「囉、囉嗦。雖然還有很多想說的,但你首先把那隻腳給我拿開!」

「哈?是不是看了我這雙美腿~都快讓你樂的淌汁啦?還是說你執著的,是正在給我舔腳的這頭母豬?她的確是有個很色的身體啊~你是不是想說你早都按捺不住啦?啊~?哈哈~!」

「──!那個人!我是說,那個人可不是能被你這種貨色踩在腳下的人!」

卡佩拉一臉愉悅地用腳後跟嘎吱嘎吱蹂躪著庫珥修。而為了回應她的暴行和嘲笑,昴憤怒的狠蹬了下地面。
壓低身軀,準備向前突進。而挑釁了昴的卡佩拉,則好像表現得正和我意一般,拍著手表示歡迎。但無論如何,昴自己也不是毫不考慮就沖過去的笨蛋。

就算失去了記憶,庫珥修也是習武之人。
而且擁有的實力,也足以讓威爾海姆也願意允許她參戰。而那個她,卻在從昴的視線中消失了的短短十幾秒,就連還手的機會都沒有就敗北了。
『色欲』的實力毫無疑問遠遠淩駕於昴之上。

因此昴現在首當該做的不是擊敗敵人,而是打破現狀。

「────」

必須馬上回收有生命危險的庫珥修,並且與由里烏斯或者其他友方會合。
現在放棄任務,並且逃脫是第一要務。雖然是想停止廣播,但那並不值得為此失去生命。
並且也沒有找到本應救助的,該在這個都市廳舍裡的人們。至少在現在這層樓沒有看到。
結論是,要在現在這個時間點奪回都市廳舍,戰力儲備仍然不足。
因此,昴絕不能猶豫。

「喔?」

「嘁!」

卡佩拉因為昴接下來的行動略感驚訝,並且發出了感慨的聲音。
揮舞著手中的鞭子,可昴鞭擊的對象卻不是卡佩拉,而是位於側面牆壁上的儲物架。
在那架子上有一個金屬制的人型擺設,差不多正好是兩手能環抱住的大小,昴把那個擺設用鞭子的前端纏住,揮動手腕靈巧地投向了卡佩拉。

正所謂高速迴旋著的金屬兇器。
本來就有足夠在牆上開一道縫的威力,在此之上更是疊加了鞭子的威力。無論是要防還是要躲,她都一定得把踩著的腳從庫珥修身上拿開。
利用那一瞬間的空隙,把庫珥修奪回來──

「擊中吧!」

「可以喲~」

「什麼!?」

對比昴的呐喊,卡佩拉卻用遊刃有餘的聲音回應。
轉瞬後傳來了硬物擊中了肉和骨頭的聲音,從卡佩拉被擊中的頭部濺出了鮮血。少女的前額由於頭部毫無防備就承受衝擊,從而被狠狠撕裂。可以看見彷彿直接扯下頭皮般的淒慘傷口,而且從那裡流出的血還黏在臉頰上。

原本少女那可愛的臉龐,現在有一半幾乎都不忍直視了。
昴被那已經半毀並且失去了光明的左眼死死凝視,並且由於這意料之外的事態,瞬間大腦一片空白。
本應是要製造敵方的破綻所採取的行動,但自己卻一瞬間心生動搖──而這一瞬間,大罪司教當然不可能放過。

「你們啊~為什麼就能可愛的被我玩弄於股掌之間呢?這種無藥可救的愚蠢~真的沒問題嗎?哇哈哈哈~」

卡佩拉的嘲笑溜進了昴思考凍結的空隙。
少女對著眼前僵直的昴轉了個身,隨後下一個瞬間一陣黑色的旋風就直擊了昴的身體,硬生生地把他打飛了出去。

「嗚!」

就像被巨人給了一記耳光一樣,右半身承受了一發重擊,昴的身體在滾落到地面的同時,也一併撞倒了房間裡的桌子。全身都受到了衝擊,雙目眩暈的昴依靠著牆壁勉強起身,而這時他看到了……

「怎麼了?被我的美貌驚呆,連叫喚幾聲也做不到了嗎?」

「……那,是什麼?」

「嗯~嗯~?啊,你說這個啊。那麼~你到底看見的是什麼呢~?」

在因為疼痛連出聲都做不到的昴面前,卡佩拉愉快地搖了搖屁股。
少女搖晃著的短裙之下,有著不應存在的東西──黑色而厚重的龍之尾。

嬌小的少女身後連接著剛才重擊昴身體的龍尾,這樣醜惡的光景衝擊著昴的意識。
是什麼。那是什麼。剛剛到底說了什麼。

「難道說,是變化成人的龍……嗎?」

「是的~是你那想像力匱乏的大腦,做夢都想不到的衝擊性事實哦!畢竟如此溫柔的我,都特地給了這麼多提示,你這渣滓肉塊都想像不到的話,那就真是沒救了。」

「──!」

對著說出有關卡佩拉真身推論的昴,卡佩拉略感不爽地揮動尾巴。從上至下的猛揮的長尾,立刻使地面產生了龜裂,昴勉勉強強通過往一邊橫跳躲開了這一擊。但是……

「以為這樣就能安心,真是太天真了~」

「唔哇!啊!?」

但就在準備從地板上起身時,昴就被被巨大的左腕打中了。並且在被彈飛前,又被之前就等著的龍尾直接打到了天上,昴在跟天花板劇烈撞擊後,又被像羽翼用像是羽毛的東西割傷,隨後重重摔倒了地板上。

因為後背那被砍傷般的劇痛而發出了悲鳴,昴因滾落地板時承受的衝擊,而劇烈地咳嗽。他剛才親眼目睹了,襲擊他的那恐怖攻擊的真面目。
在那黑色龍尾之前,先是裹滿獸毛的巨大左腕。隨後是把他打上去的黑色龍尾,最後是長滿足以割開昴身體的銳利羽毛的翅翼──這些,都是眼前這個少女肉體的一部分。

「你差不多~也該知道答案了吧?」

異形,沒有更好的說法。
長著龍的尾巴,伸出野獸的手臂,展開大鳥翅膀的人類少女。
對於引入眼簾的這種光景,實在想不出其他適合描繪的話語。要說除了言語以外能感到的,也只有直視本應不存在的生物,所帶來的一種生理上的厭惡感。

對於眼前這個怪物所能感到的,除了厭惡以外什麼都沒有──

「變異、變貌……」

「小女子是『色欲』的大罪司教擔的卡佩拉・艾美拉達・魯古尼卡。這世上所有的愛與尊敬,都是為了被我一人獨佔而存在的。作為這世上最應當被愛戴的我,無論誰有多麼變態的欲求,我也都會回應他。總之我就是這世上各種價值觀和美感的究極體現。只要符合你喜好的美少女,我馬上就能變成她哦~真是個盡職的女人不是嗎?哇哈哈哈!」
(校注:此處使用片假強調的アタクシ是帶有女性說話色彩的自稱,此處由於色慾的狂放故決定譯為小女子)

肆意大放厥詞的同時,並且佩特拉當著昴的面,開始自在地變換身姿。
從異形的身姿變回了嬌小的少女,但手腳又馬上伸長,變成了有著豐滿體形的成年女性。剛這麼想她又變成了淳樸的村姑,話雖如此又立馬變成了萬種風情的少女,在下一個瞬間又變成了帶著淫穢笑容的幼女。

「呐?你到底~~~喜歡怎麼樣的我啊?」

「────」

啞口無言。什麼話都說不出。只是單純地,認清了這最糟糕的現狀。
簡直是對人價值觀的一種褻瀆。從這點來說倒是種顯而易見的能力,『色欲』的權能就是褻瀆並且踐踏各種價值觀,從而讓自己得以聚焦於眾人的目光下。

仔細一看,剛才用擺設物給她臉上造成的傷口也早已癒合了,連受傷過的痕跡都沒留下。她那可怕的再生能力──或者說變身能力,早已將傷給隱匿了起來。
無論如何,終於解開了黑龍變成少女的把戲。本來當初還以為是像培提爾其烏斯那樣,能憑依到他人身上的能力,既然並非如此的話……

「──啊?」

既然並非如此的話,那廣播室裡的蒼蠅,以及剛才在房間裡的黑龍是什麼?

「是不是終於察覺到了呢?」

「……等。等等、等等等等等等、等等。請等一下」

卡佩拉因為昴表情的變化,讀到了他內心的想法,並且嘲笑般的說道。
她的身姿也一晃變成了長髮淑女,就連聲音也一併改變了。
在這連到底是在和誰說話,都快搞不清楚的間歇,昴搖了搖頭。

難道說,拼命的想告訴自己,並不是這樣的。
但是,這麼想的話一切就都說的通了,否則就沒辦法解釋現狀。

能夠自在地對自己的肉體變異・變貌的卡佩拉的『色欲』權能。
如果說她的這個能力,對自己肉體以外的物件也有效的話……

「蒼蠅和蜥蜴的真實身份,是不是就連你那進了水的腦袋~也差不多明白了呢?」

「那些、那些人被……」

「嗯─嗯─快─!,給出你的答案吧。我會好好聽哦~哇哈哈哈~」

卡佩拉用手捂著嘴,大聲地嘲笑著。

對於這個行為昴打從心底裡感到恐懼,隨後用顫抖的聲音說道……

「──那些……都是這個建築物裡的人被你變化後的身姿。」

「是的~正確,但是不是有些遲了呢。沒有獎品哦~我也不會給你什麼讚賞哦。只不過是些愚蠢又粗糙的渣滓肉塊,你們到底是為何而存在的呢?反正我是完全不能理解啦~」

「這是我才該說的!!」

對於這過於殘酷的暴行,用毫無愧疚的表情回應的卡佩拉。
人們被塞進昏暗房間後的結局已不必多說。閃著紅光的複眼一併看向昴自己時。那些就連飛翔也做不到的翅膀,因為拼命拍動翅膀而發出了震徹鼓膜的的響聲。
──那一定,是在向昴求救吧。

「根本無法理解!你腦袋有問題嗎!?為什麼……為什麼,能做出這種事!?為什麼你做的出來!?把人……把人變成蒼蠅,這到底有什麼意義!?」

「很恐怖對吧?」

「根本是毛骨悚然!你……你,你……」

「大概是因為,做讓人厭惡的事的那種感覺,讓人家欲罷不能吧~?」

已經無言以對了。
吐了口氣,彷彿要咬碎牙齒一般咬緊牙關,昴用充血的眼睛死死盯住卡佩拉。就好像打算用視線殺了她一樣。
把人變成蒼蠅,玩弄他人的生命。這是種比殺人還要更加惡劣的──極惡。

昴在這數小時,連續碰到了之前沒機會見到的四個大罪司教。
『憤怒』的席利烏斯是玩弄他人的感情,渴求自私愛情的怪人。
『強欲』的雷古魯斯則是給他人強加自己的價值觀,自以為是的凶人。
『暴食』的阿爾法魯德,則是奪走人的『記憶』的『存在』,踐踏人性的冒瀆者。
而『色欲』的卡佩拉,則是玩弄人的尊嚴和價值觀的怪物。

無論哪個都是無藥可救、罪無可赦地瘋狂。

「────」

較之怒火中燒的昴,卡佩拉則是一臉無趣的沉默以對。下一秒,她又要說出何等戲言?
而在因憤怒而兩眼怒紅的昴前,卡佩拉的表情則是……

「──是的,就是因為這樣做讓人討厭、讓人厭惡。僅僅如此哦~」

直面昴那種強烈的憤怒,卡佩拉露出了更加愉悅的笑容。
她拍了拍手,指向了擠滿變成蒼蠅的人們的房間。

「看了那種塞滿了大蒼蠅的房間,你們就會產生生理上的厭惡感。會認為這樣很恐怖。這就對了,這是理所當然的。無論是誰看了那種醜陋的生物,都忍不住要遠離它吧~這樣就對咯。」

「這算,什麼……」

「無論是誰看了都會因那醜陋而心生厭惡。渣滓渣滓們的肉塊,變成了不忍直視的蟲子。那種東西,無論誰都不會去愛它吧~這是理所當然的吧!」

「所以!你到底想說些什麼!」

「人類可是那種若不被人愛就活不下去的生物噢~但變成了那種生物的話,就算想愛也愛不了吧~。那樣的話就不得不去愛其它東西了吧?用排除法的話,無論多不情願,它們不都只能去愛一些骯髒的東西了嗎?」

大腦一片空白。
腦袋微側,就好像在說完全去無法理解,說出了這種話的怪物。

聽著這啪啦啪啦的拍手聲,想趕快逃走的心情支配了昴的內心。
現在、立刻,連一秒也不想遲疑的,想消失到沒有眼前這個怪物的地方。
眼睛不想看到她在眼前、身體不想感覺到她的存在、耳朵不想聽到她的聲音、腦海裡也不想留下有關她的記憶,這是種來自生理上的厭惡感。

所謂來自生理上的厭惡感,其實不應該就是指這種傢伙嗎?
真正因為本能而無計可施的對手,不就是眼前這個,正在釋放前所未有的恐怖的傢伙嗎?

「如此溫柔慈悲的我,真是個博愛的女人。既然決定了要獨佔這世上一切的愛與尊敬,那我就絕對不能懈怠,要為了能更好去愛而努力。為了被愛,成為符合你喜好的卡佩拉。為了讓你看著我,把你對於除我以外所有東西的興趣都奪走。本來無論愛誰都無妨,但最後的最後還是會選擇我。我會為此付出努力。讓我自己的魅力更好地提高提高提高提高提高提高提高提高!讓除我以外肉塊的魅力更加減少減少減少減少減少減少減少減少減少!這世上最尊貴美麗的我,無論是誰都會愛上我。」

「……乾脆點,殺了我吧。」

「什麼?既然我是個博愛主義者,怎麼可能做出殺了你那樣野蠻的舉動嘛?就算是你這愚笨的渣滓肉塊,也有會愛上我的可能性不是嗎?我那想得到承認的欲望可是很強的哦~所有就算只有一個人也好、讓他儘量多活一秒、多說一句話,多說點對我的誇獎!只有做不到這點的傢伙,那才讓他去死!讓他早早死掉!以上,就算卡佩拉對你難能可貴的訓誡了哦~」

──。
───。
──────。

「我懂了。」

「知道了嗎?既然懂了就趕快獻上對卡佩拉的讚賞吧~用愛讓卡佩拉融化,從而變成我喜歡的肉塊吧……」

「去死吧。」

無法思考。沒必要思考。
眼前的這個是敵人、而且是最兇惡的敵人。這以外的情報,完全不需要。

猛地揮舞鞭子。怪物因為臉被突然襲擊,猛地向後退,從而把那骯髒的身體從庫珥修的身上移開。闖進了那個空隙,昴立刻先保護好了庫珥修的身體。

「看吧~結果不還是因為想要那個肉塊,汁都淌得欲罷不能了不是?不是否定了嗎~?不是說了那麼多漂亮話了嗎~?不還是喜歡漂亮的東西嗎?不還是喜歡可愛的東西嗎?不還是喜歡那柔軟又舒服的東西嗎?別在那裝模作樣的啊!!」

「────!」

追著飛奔出去的昴,卡佩拉邊吐唾沫邊伸出了兩條手腕。
一隻手變成了蛇頭,另一隻手變成了獅子頭──伸著歪曲的腦袋追向昴,露出尖牙在房間的地板上爬來爬去。

右腳雖然又開始出血,可仍然感覺不到疼痛。在感受到了手裡的體溫和重量後,為了保護她竭盡全力,昴對於卡佩拉的追擊,傾注自己所有的運動能力加以回避。

「就那麼重視那個人渣肉塊嗎?!那麼下半輩子一定要好好抱緊她啊!一定要緊緊抱住不要鬆開啊!那誘惑男人的眼珠!那發出甜美叫聲的嘴唇!那甜美甜美甜美甜美的肉!因為爽的欲罷不能,所以讓你這麼拼命嗎?人渣肉塊!去死!去死!現在馬上去死!」

「別胡說八道啊混蛋!我對這個人不是那種想法!」

「少囉嗦啊!人渣肉塊就乖乖發出垃圾的臭味啊!就跟母豬就該就乖乖傳出母豬的臭味一樣啊!什麼也沒想過?你能說就連一秒也沒想過什麼下流的事嗎?只要想過一秒不就是那種下流的關係了嗎?有什麼不同?有什麼不同?說說到底有什麼不同!!」

蛇和獅子就好像附和這卡佩拉的興奮一樣,在房間中肆意暴亂。
牙齒咬合的聲音,嚼碎木質桌子的聲音、手也好、頭也好、身體也好……全身都彷彿要被拆散一樣的感覺,時不時襲向著昴的身體。

發出悲鳴,在被捲進破壞風暴的同時,昴護著庫珥修的身體連續拼命回避。卡佩拉站在房間的出口。就算想要趁機逃出去,卡佩拉的身體也時而膨脹時而收縮,在熟女、少女、童女之間來回變換,這份異常性讓人連接近都十分避諱。

「不想撫摸這頭髮嗎?不想觸碰這嘴唇嗎?不想擁抱這身體嗎?這樣下賤的想法,你們平常不都用漂亮話,把愛當做理由來掩飾嗎?說愛是美麗的,不只是你們的自以為是嗎?擅自用些漂亮話來掩飾自己的情欲而已不是嗎?!」

「──你!」

「是色欲的話就直接說啊!別用是愛這樣的話來掩飾啊!難道還要去想說還不說嗎?總是說著同樣的假話──我愛她,是因為被她的內心所吸引!她的高尚、她的溫柔、她的慈悲,她的脾氣,她藍天一樣的眼睛、她願為他人付出的生活方式、他那份能忍受不平等的堅強,她那只為我而展現出來的柔弱、我不放心讓她隻身一人。那讓人安心的聲音,那充滿了慈愛的眼睛,那奪走我心緒的眼睛,那呼喚著愛我的嘴唇,那與我緊握雙手的溫暖,那觸碰時激動的心跳,那在風中搖曳的美麗的頭髮。因為命運我們結合了,因為我相信,只有她是認同我的,心酸的時候也陪伴在我身邊,教給我真正重要的東西,因為一直一直都在一起,所以今後也想和她看到一樣的的東西,感到一樣的事物,因為約定,所以發誓絕不相忘,與別人不同只有我自己才知道,在她面前我才能不虛偽地做真實的自己。因為很寂寞所以一直希望有人能瞭解我。你告訴了我,就是因為那最初的思念,人才會喜歡另一個人。因為被你拭去了流著的淚水,因為你才從茫茫人海之中找到了我,是你在我崩潰時緊緊抱住我,是你第一次訓斥了不諳世事的我,是你告訴了我什麼是毫無掩飾的真心,是你告訴了我很多從未知道的事情,是你帶我看到了之前從未看過的景色,是你拉著我的手,把我從鳥籠中帶到了這喧囂的世界,無論何時你都支持我,無論何時你都瞭解我,永遠在一起是理所當然的,沒有你我活不下去,你就是我的全部,你愛我是因為我也愛你,因為你的胸口是如此溫暖、因為有你這世上的顏色都那麼燦爛,沒有你我就感覺不到幸福,沒有你我一個人就活不下去。所以,在這個充斥謊言的世界中,只有這份心意才是現實。」

卡佩拉用毫無聲息的表情,吐出宛如詛咒一般的話語。
可是在說出這冗長的愛的動機的同時,卡佩拉的臉卻在美麗、可愛、淫靡之間來回交錯。從而形成了一種複雜奇怪的表情,然後說道……

「──全部的全部,不都只是些漂亮話嗎!」

「────」

「都是些讓人聽著舒服的話,把他們去掉不好嗎?全都是心地怎麼樣?性格怎麼樣?個性合不合?喋喋不休地說個不停,真是讓人煩死了!外表啊!其實是外表啊!你們其實只是被那塊肉的外表吸引住了罷了!如果真的能感覺到愛的話,就試試在那些和你們說著情意綿綿的話語、進行著情意綿綿的眼神交流、聊著情意綿綿的枕邊話的傢伙變成蒼蠅後,還能不能愛上他們!愛的上?還是愛不上!?你們不是會很害怕嗎!?你們不是會感覺很噁心嗎!?你們不是都從全身都湧出了一種厭惡感了嗎!?想一想~你們剛才都說怎麼說的吧!?」

瘋狂的謾駡、妄言、被害妄想、嫉妒、憎惡、執念、自我中心。
唾沫飛濺,失去常態的卡佩拉,歇斯底里般地破壞著房間。

大蛇的威嚇、獅子的咆哮、卡佩拉的大叫……這些都已經不想再聽到了。
噪音變得漸漸變得像暴風,房間開始四處坍塌。無論自己怎麼行動,在這彌漫的煙霧中也什麼都看不見。
理應踩著地的腳還在嗎?被那麼撕裂的腳還沒事嗎?唯一還能確定的,是手中抱著的女性的心跳聲,還在持續給昴全身注入動力。

但就連這樣的奮戰,也到此為止了。

「肉塊,看到你嘍!」

「──嘎啊!!」

突破煙霧,獅子的頭猛然沖了進來。
然後那獠牙一瞬間咬向了昴的右腳,已經失去了一半的右腳,在猛烈噴血後整個被扯掉。
傷勢直接超過了菲利斯魔法所能承受的極限,昴的大腦因為失去右腳的痛楚整個都開始沸騰了。並且發出了喉嚨都無法承受的猛烈悲鳴。

當然,就連支撐身體也做不到了。
在倒下的同時,庫珥修也滾落到了自己眼前。並且血開始不斷地溢出。不是誇張,血真的像打翻了水桶一樣猛地流出,很明顯,昴餘下的生命正在以一種飛快的速度消逝。

「啊,頭疼啊。好像一不下心就興奮起來了呢~真是太失禮了。哇哈哈哈~」

「────」

保持著仰躺著的狀態,昴全身痙攣地把手放向傷口。
雖然用手掌擋住了傷口,出血的勢頭也絲毫沒有減弱。不,減弱是有的。但那是指昴的身體裡浮現出來的另一種感覺。
馬上,就要結束了。這是很熟悉的『死』的感覺,這種感覺正在一步步逼近。
在短短幾個小時中就感受了兩次失去右腳的痛楚。
臉色由蒼白變成了土黃色、雙眼佈滿血絲、呼吸也越來越急促。

「誒呀呀,這不就快死了嗎~看著你這肉塊悶聲痛苦的樣子,對於懂得心疼人的我來說,也是格外心酸的場景呢~」

「……啊、啊……」

「你護著的那個肉塊,也馬上就要死嘍~真是遺憾呢。因為是我卡佩拉的嗜好……所以就稍微試了一下。看她會不會輸給我的血。啊,對了~」

卡佩拉蹲了下來,看了看昴痛苦的臉。
然後那個怪物微笑著,把手伸向了昴右腳的傷口。

「你到底會變成怎樣醜陋的肉塊?要不要試試呢~」

「……」

這樣說完後,卡佩拉把另一隻手變成了像刀刃一樣的形狀,割開了剛才伸出去的手。然後把從那裡流出的血一點點滴在昴的右腳上。烏黑的血和鮮紅的血彼此交融,形成了一副相當汙穢的情景。

就在這之後。

「──!?唔,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卡佩拉的血,可與隨處可見的血可不同哦,裡面混進了龍血。帶著很棒的血之詛咒哦~比起那邊的肉塊,你是不是能撐得久一點呢?」

對於愉快地扯著嗓子的卡佩拉,昴則是什麼都回答不了。
整個人半生半死,就連疼痛都變得很遲緩,在死的前一秒,通過右腳的傷口浸入昴身體的血液,正在昴的全身四處蹂躪,蠶食他的身體。
彷彿具有自我意識的異物流進了他的身體,一種遠高於區區疼痛那種次元的恐懼,正在肆虐菜月昴的全身,就彷彿要把他的存在全部改寫成一種異質存在一般。

無法理解,只是……連死都不被允許。
比起庫珥修?如果按這個怪物所言。那麼現在庫珥修難道也在承受一樣的痛苦。比起繼續忍受它還不如乾脆一死了之!讓我死。讓我死!讓我死讓我死讓我死吧!

「哇哈哈哈!那麼那麼~入侵者也好好排除了。時間也差不多了,我該……」

來回看了看暈倒的昴和庫珥修後,卡佩拉很滿意地站了起來。
卡佩拉重新變回了少女的身姿,收起了尾巴走向廣播室的方向,就在這時好像察覺了什麼一般,把頭轉向側面。
在那個方向的是剛才拋下黑龍時,早已被破壞的七零八碎的牆壁……

「啊啦啦,還挺能幹的嘛~」

「────!」

從大樓上滾落後,又再度飛上來的黑龍。在見到仇敵後發出了震耳欲聾的咆哮,並且向卡佩拉釋放出了嘴裡燃燒著的黑炎。

──一瞬間,都市廳舍的最上層就被黑炎所包覆。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815208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Re:從零開始的異世界生活

留言共 1 篇留言

花生米
頭香!!! 感謝大大rrrrr

12-10 10:24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1喜歡★Liujohnny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Re:從零開始的異世界生... 後一篇:Re:從零開始的異世界生...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KKTarta大家
歡迎進來小屋閱讀輕小說作品!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1:39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