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9 GP

Re:從零開始的異世界生活WEB版 5-35

作者:後攻の絶傑.流星雨│2017-12-09 20:42:12│贊助:18│人氣:4216
第五章 『鐫刻歴史的群星』
35 『愛的起點與終點』

翻譯:戰爭中的羔羊
潤色/校對:神小羅 流星雨

毫不留情打出的第一擊,被牙齒咬住擋下了。

「────」

咬住鞭子的前端,仿佛打算特意吸引人注意一般,舞動著雙手的『暴食』羅伊・阿爾琺爾德。
阿爾琺爾德,昴對於這個名字也有點印象。

「這傢伙也是星星的名字!」

「昴大人、那個話題已經結束了!我也要參戰了!」

對著粗暴的拉著鞭子的昴,阿爾琺爾德俐落地掏出了他的得意武器。而這時朝著阿爾琺爾德,庫珥修從旁釋放了百人一太刀。
狂亂的風之刃瞬間橫掃了都市庁舎一樓的大廳,擺好的椅子及接待處擺放的物品在被砍碎的同時,也狠狠地被吹飛。
當然,斬擊也應該毫不留情地襲向了位於射程上的阿爾琺爾德,可是──

「哇喔,厲害!不過,這招雖然看上去是挺厲害……」

「──欸!?」

面對看不見的風之刃、少年大幅向後倒退,彎下身體進而回避。像座橋樑一樣把頭靠在地板上,就這樣向後方翻轉。
在抬起頭發出嘲諷的同時,將彎腰的動作變換成變換成起跑的姿勢。

「作為攻擊手段的話,會把自己人也捲進去、明顯是種三流招數。對我們而言不夠美味啊!」

說罷,阿爾琺爾德狠踹了地板,整個身體像子彈一樣飛了起來。
那用瘦小的身軀反復跳躍,同時張開嘴露出銳利犬齒持續逼近的樣子,會讓人錯誤地以為他是一隻猙獰的野犬。只是那危險度遠非區區野犬所能相比。
庫珥修把劍豎著架了起來,像那張臉狠狠斬了下去。可是……

「資質雖然不錯,但鍛煉完全不夠!對我們來說連前菜都算不上!」

「――嗚啊!」

面對斬擊揮動右手,在發出尖銳聲響的同時,一併彈開了庫珥修的劍。仔細一看,阿爾琺爾德的雙手纏著布條,從那手腕旁探出了短劍的刀身。
是於兩手裝備短劍,通過活用瘦小身軀所具備的速度和靈活來戰鬥的類型。

在彈開劍的同時,左手的短劍瞄準了庫珥修的喉嚨。她雖然立刻扭動身體將其回避,但在空中翻轉了一圈的阿爾琺爾德又回踢向了她的肩膀,把她踢到了一邊。

「啊!」

「庫珥修小姐!」

「那邊的傢伙,也不要光顧著看。倒不如說,你才是最容易被盯上的!」

阿爾琺爾德狠踹了地面,襲向了光顧著看倒向地板的庫珥修的昴。昏暗燈光下,纏著破布的『暴食』將自己的身姿隱匿於黑暗之中,以致於昴在一瞬之間跟丟了他的身影──

「不妙啊……」

「『怠惰』的時候就已經證明,他是最適合當誘餌的人選了。」

「什麼!?」

瞄準滿是破綻的昴的同時,反而也讓阿爾琺爾德自己露出了破綻。
深感自己無力的昴曾經發誓,就算大腦充血也絕對不能隨便出風頭。
緊咬嘴唇,通過疼痛來克制自己,從而方便讓目前最有實力的傢伙來打出一擊。

正在懸空的小身軀,悄無聲息的被由里烏斯的突刺貫穿了。
阿爾琺爾德馬上在空中設法進行回避,但身體仍被最優的騎士那精妙的斬擊砍倒。
『暴食』的身體散著鮮血滾落到地板上。

「嗚哇!這還真是讓人吃驚──」

「那樣的話就讓你再驚訝一下吧。盛開吧,我的花蕾們!」

由里烏斯如此斷言的同時,借由準精靈再度追擊扣擊地板,飛快起身的阿爾琺爾德。
虹色瞬間充盈了方才已失去光源的大廳,極光從前進的由里烏斯背後殺向了『暴食』。

「精靈使!」

「希望身為美食家的你能喜歡就好。無論哪朵花蕾,都是我引以為豪,能夠盡情綻放花朵的孩子。」

「真是裝腔作勢,讓我們喜歡不起來啊!」

看到世界被極光焚燒,阿爾琺爾德在高高跳起回避的同時如此說道。由里烏斯的細劍在他身後緊逼,縱情釋放能量的劍,緊追企圖通過橫跳逃離射程的阿爾琺爾德。

「──『幼女使』!」

「別用那個名字叫我,『由里』!」

「帶著『戰姫』到上面的樓層!去把廣播給停下來!」

在互相稱呼彼此假名的同時,由里烏斯宣言將由他來攔住阿爾琺爾德。
在抱起咳嗽不止的庫珥修的同時,昴判斷這是當下最合理的判斷,可他不敢輕易同意。

四處飛竄,滿口惡言的少年畢竟是那個『暴食』。
是一年多以來鍥而不捨追尋的仇敵。要說打敗這傢伙是昴當下最優先的目標,也不為過。
明明他就在眼前──

「明、明白了。由里大人、祝你武運昌隆。」

「──嗯。」

可是,先於昴內心的糾葛,起身的庫珥修已經回應了由里烏斯。在抬起頭的昴的眼前,呈現的是庫珥修那寫滿了不甘心的臉龐。

對庫珥修而言,她是被『暴食』奪去了自己記憶的被害者。
當然,她也很想就被奪去記憶這件事,一雪前恥吧。但就算如此,她還是以自身的責任為己任,將與『暴食』的戰鬥委於他人。
就算拋開感情不說,自己實力不足這一點也心知肚明。從昴和庫珥修的立場來考慮,當前有無論如何都必須選擇的一個地點。

「那麼那麼那麼,要怎麼做才好呢?我們是不是也該一起去呢?就算是失望失望女和渣滓渣滓男,加在一起好像也可以當開胃菜。而至於那邊的『由里』先生,吃了他、咽了他、啃了他、舔了他、含了他、吞了他、咬了他、把他咬成千段、把他咬成碎末、暴飲!暴食!這樣也很不錯啊!」

「別說多餘的話了。我由里可不會白白被你吃掉!」

在狹隘空間中的極光漸漸消去的同時,阿爾琺爾德仍是一副遊刃有餘的笑容。由里烏斯乘勝追擊,彼此交擊的劍發出了鋼鐵的聲響。
在這時,由里烏斯和昴一瞬間對上了視線。
那個視線與昴相對,彷彿意味著沒必要再說下去了──

「啊啊,混帳!知道了!你這傢伙,絕對不能輸啊!」

「這是我的臺詞。輸了也沒關係,絕對不要死啊。不,絕對不會死的!」

「走吧,『幼女使』大人!」

撓了撓頭發,暫時先把不甘心的心情丟到一旁,開始動身。
雖然想最起碼也該跑到庫珥修前面,但事實上雖然很丟人,但能對奇襲做出反應的也是庫珥修。
昴追在雖負傷但仍走在前面的庫珥修背後,兩人一起跑上樓梯。在上樓之前最後瞄了一眼在大廳戰鬥的由里烏斯和阿爾琺爾德。
戰鬥似乎是由里烏斯占上風,但是絕對不能大意。

「去吧!」

「──混蛋!」

察覺到了昴的視線,到最後都能讓人不放心的由里烏斯。
雖然想說真是個討厭的傢伙,但如果直接說出來讓他被幹掉就麻煩了。之後昴緊跟庫珥修的身後,一口氣跑到了上面的一層。
兩人警戒著也許有埋伏,馬上離開了樓梯口,進一步前往最上面的樓層。
而在途中……

「昴殿下,實在是萬分抱歉。本來『暴食』應該是你……」

「別這樣,誰也不會因此怪罪庫珥修小姐的。」

一邊窺視著樓上的樣子,庫珥修悄悄地吐出道歉。但感到遺憾的不只有庫珥修。即使道歉也無法將相互的傷口彌平。
得到了這樣的道歉,也會對剛才想要責備他人的自己感到厭惡吧。

「……抱歉,雷姆。再等我一下。」

默念著現在也在大宅裡繼續沉睡著的少女名字,昴發自內心感到抱歉。
想要立即趕回去,把惡辣嗤笑著的大罪司教給大卸八塊。只要能讓少女回來的話,不管如何惡劣的行為都無妨。

不過這樣的話,必定會引起動搖生死的混亂。
如果像單細胞生物一樣毫不思考就行動的話應該會很輕鬆吧。
即使知道這樣的話甦醒的她必定會生氣。

「――――」

屏住呼吸,嚥下溢出的感情,昴沉默不語。閉起眼默默謝罪後,跟著庫珥修繼續前進。

都市廳舍一共五層,昴與庫珥修已經到達第四層。中途有會議室及文書處理的辦公室等,經過樓梯間時已經透過地圖確認廣播室位於最上層。
也就是說,

「那個『色欲』,就在裡面嗎……」

「是的。但是,依照這個走廊的寬度來看……?」

環視四樓的走廊,庫珥修疑惑地皺起眉頭。
昴毫無疑問也抱持著同樣的疑惑。

四樓通道的寬度,最多也就是四人並行的寬度而已。
當初在廣場上遠遠見到的黑龍,幾乎占滿了整個視野。雖然無法完全確定,但那實在不像是能夠擠進建築物的樣子。
當然,也有不通過走道直接強行破壞牆壁進入的可能性――

「你怎麼看?」

「起碼這裡不太可能有埋伏。庫珥修小姐也是這麼想的吧?問題在於廣播室……要進入的話必然要花上些時間。裡頭毫無疑問的一定會準備好些什麼。」

「……是的,我也是這麼想。準備好突入廣播室了吧?」

「絕對是那裡沒錯。但是都市廳舍的失蹤人數尚未尋獲。目前最困難的情況就是人質作戰……」

腦袋裡的假想事態不斷惡化。
這也非單純能用武力解決的問題。庫珥修除魔法以外的戰鬥力無法保證。昴這邊也處於碧翠絲脫離戰線的狀態,右腳明顯可以見到血液滲出。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也只能想想。外面的戰鬥能解決的話,戰況也會一口氣改變……」

「那樣的話,『色欲』不得不停止廣播了。昴殿下和我果然只能這麼做了嗎。」

「對付埋伏的,最好的方法……」

庫珥修凝視著昴,道出強而有力的話語。
被那熾熱視線中的威壓震懾,昴不禁屏息。

「那個,庫珥修小姐?」

「從威爾海姆那裡聽到的。『在這種狀況下,能夠導出最佳解法的正是昴殿下』,我也是那麼相信的。」

「好沉重的評價!」

忘卻過去的昴的庫珥修,其評價和威爾海姆的高估一起壓下。
快被過重的期待壓潰的昴,迫於有限的時間,只能先把自己暫時從那樣的狀態下切離開來。
決定了。

「對於埋伏,應該做些什麼……」

「是」

「如果對方理所當然的等待……那該是時候顛覆常理了。」

※ ※ ※ ※ ※ ※ ※ ※ ※ ※ ※ ※ ※

――埋伏存在著若干要素。

首先,是埋伏的場所。通過待機,從佔有優勢的地點攻擊敵方才得以成立的戰法。這是最必要的要素。
其次,敵對者要確實出現在埋伏的地點中。好不容易開始了埋伏,但關鍵的對手卻沒出現,那也就沒意義了。
再來還要推測出敵對者抵達埋伏場所的時間。如果在埋伏的途中缺少了集中力,埋伏也不能發揮最大效果。

因此如果假定『色欲』正在埋伏的話,這回這三個要素中無論哪個都是成立的。
昴他們無論如何,都要在『有限的時間內』『必須闖進』『廣播室』。對於埋伏方而言,沒有比這更能盡情狩獲獵物的狀況了。

「因此,必須先破壞這個狀況。」

「這一點,我算是明白了……不,我也是貴族。既然已經決定相信昴大人了,那我就再不多說。交給你了。」

在本應是最頂樓的廣播室之上――還有一個向上的樓梯。
也就是上到位於頂樓之上的屋頂,在那裡準備昴和庫珥修用於顛覆對方作戰的計畫。
最初對昴的提案感到困惑的庫珥修,似乎也下定了決心。這種乾脆的做風,無論是在失去記憶前還是在現在,都是她不變的優點。

「說實話想看看廣場上的戰鬥現在怎麼樣了。」

「但如果向下看的話,我們現在的行動也就沒意義了。」

廣場那一邊,就算身處高處也能聽到些許劍戟之音,以及加菲爾的咒駡聲。也就說戰鬥還在繼續。不能期待他們的援助。

「說起來……」

環視了下樓頂的情形,昴彷彿在說原來如此一般,收了收下巴。
在地面上到處都殘留著爪痕,以及黑龍旁若無人走動時的痕跡。而廣場那邊被打飛的欄杆和柵欄,則是遭了由里烏斯釋放出的魔法的罪。

昴一邊想著真是恐怖的威力,一邊在樓頂上迂回走到了背對廣場的那一側,確認了從構造上來說確實下面有廣播室。
當然,卡佩拉應該就在那裡等著追上來的昴他們。

「昴殿下。」

「怎麼了?準備的話,稍微再等一下。」

「現在才說很抱歉,但我察覺了一件事」

「……?」

在忙著加工鐵柵欄的昴的身後,庫珥修弱弱地說道。昴很驚訝的看向她,她用一種僵硬表情回望向昴。

「我,似乎有懼高症。還是,趕快結束吧。」

「意料之外的弱點……瞭解了。已經準備好了」

確認已經牢牢固定好了,昴對著庫珥修點了點頭。她也用僵硬的臉點了點頭,然後撲進了張開雙臂的昴的懷裡。

「――請一定不要放手哦……」

「庫珥修小姐,會讓男性誤會的,所以還是別經常說那種話會比較好哦。」

「――?」

對著側著頭的庫珥修苦笑了一下,昴喘了口氣。然後緊緊抱住懷中依偎的庫珥修的身體,就以這樣的架勢越向了鐵柵欄外。
當然,兩個人的身體受重力牽引。就這樣沿著建築物的前面墜下地面――而在那途中,到達了纏在昴手上的鞭子,所能抵達的最大長度。

「――!」

在支撐著兩人份重量的同時,昴憑氣勢忍受自己肩膀那好像快斷掉一般的疼痛,同時將下落的方向轉向側面,兩人的身體劃了一條弧線撞上了都市庁舎的外壁。而對著那目測是廣播室房間的窗戶,昴伸出雙腳,將其打破。

「噫――啊!」

「什麼!?」

在打碎窗玻璃的同時,昴和庫珥修的身體滾進了廣播室裡。一瞬間,庫珥修好像發出了小小的悲鳴,昴裝作沒聽到放開了懷裡的她。
兩人將手撐在地板上,立刻環顧張望,發現的是……

「――――」

茫然凝視著飛進來的兩人,睜大眼睛渾身僵硬的黑龍的身姿。
跟在屋頂上看過的,同樣龐大的身軀被塞進房間裡,黑龍折起翅膀抬出頭,那火炮似乎對著面向通道的門。
大概,估計原本是打算把從正面進入房間的昴他們燒成灰吧,而這個阻擊完全落空了。

倒不如說巨大的身軀很礙事,在狹小的房間裡反而很不利於行動。
黑龍雖然對昴他們擺出架勢,展開龍翼準備迎戰……

「庫珥修小姐!」

「是!」

擺脫了對於高處的恐懼,庫珥修高聲回應的同時,釋放了斬擊。
風之刃將黑龍展開的龍翼從根處斬落,隨後跳起來的庫珥修更是直接一擊將黑龍的前腳也砍斷,『色欲』大聲尖叫,烏黑的血更是開始噴出。

「哦啊啊啊啊啊啊!!」

「危險!快臥倒……!?」

卡佩拉一邊疼的狂叫,一邊胡亂舞動龍翼和頭將房間盡數破壞。
雖然這房間比通常的房間要大一些,但耐久力也沒有好到能能經受住像大象一樣生物的暴亂。為了不被那破壞給捲進去,昴抱著頭打算從這破壞中逃出去,但就在這時他發現了……

――在黑龍的腳下,一個被綁住的少女在拼死地扭動著身體。

「――!」

而那個淚眼朦朧的少女,正好和昴對上了視線。

領悟到『色欲』若是在最初的伏擊失敗後,準備採取對這邊來說相當有效的人質策略。怒火一瞬間充盈了昴的心頭。

集中注意力,昴的身體比起逃跑先行選擇了前進。
想辦法鑽過了頭上懸著的尾,滑壘一般跑到了黑龍腳下的少女那裡。抱起了顫抖著的嬌小身軀,順便用已經返回手邊的鞭子狠狠抽向了黑龍的後背。似乎完全沒造成什麼傷害,不過倒是出了口氣。
不過庫珥修的一擊就不這麼簡單了。

「等!等等!我不是……!」

「無須回答!承受給城市帶來混亂和災難,所應受的報應吧!」

對於意外像人一樣抱緊頭顱的黑龍,庫珥修的刀刃則是毫不留情。
守勢讓人沮喪一般的脆弱,卡佩拉對鋼之刃毫無招架之力。

庫珥修在它抱頭時又切開了它僅剩的另一片龍翼,並且用她細長的腿踢向了那悲鳴著的身軀。雖然不知道和昴的腳力有多大差別,但那巨大的身軀卻因為那威力而劇烈搖晃,從而向後倒退向與昴他們打碎的反方向的窗戶。

黑龍的兩翼,並沒有開始再生。
雖然宣揚自己是不死之身,但如果再生速度只有這個程度實在稱不上是威脅。

「這樣,就結束了――!」

「等――」

不等它說完,庫珥修所打出的幾發斬擊就襲向了黑龍的身軀、頭顱、以及翅膀。巨大的身軀狠狠撞在了牆壁上,撞碎了窗框後一併掉落到了外面。
撞碎牆壁落到外面的黑龍想將雙翼展開,可其中一邊龍翼被從根部斬落,另一邊的龍翼就像被用鉤子割裂了一般,實在是不能支援飛行的狀態。

「――――」

黑龍就這樣既沒來得及再生,也沒來得及出聲,就乾脆地落向地面。
數秒之後,傳來了『色欲』撞擊地面的聲音。就像肉撞擊牆壁的聲音或是濕了的毛巾落到地板上的聲音。

「我來確認情況以及對周圍的警戒。昴大人來將那個孩子……」

「恩,恩恩,我知道了。」

看著走到黑龍落下的窗戶碎片邊,始終保持警惕的庫珥修。昴由衷地對她的背影感到信賴,也放開了在剛才的騷動中回收的少女。
少女仍處在驚恐之中,她用一種搞不清楚狀況般恐懼的臉,顫顫望向昴。
這也難免。被龍緊盯著的話,無論是誰都會害怕的。

「沒事的。剛才的惡龍,已經被那邊那個超強的大姐姐給幹掉了。雖然也不是很輕鬆……其他的人呢?」

「啊,欸……」

「雖然很難相信,不過我們是自己人。為了救你們而來的。所以得在可怕的傢伙回來前趕快完事。你能協助我嗎?」

彎下膝蓋,將視線和少女同高,用安穩的聲調如是說道。
這是與面對年幼組一樣,昴無意識中採用的同調行為。因為昴的這種態度,少女也一點點冷靜下來了,好幾次喘了喘氣,調整了呼吸。

「那,那邊有個房間……大家,都在裡面」

「是被鎖上了嗎?那個房間……」

少女指向的是位於廣播室更裡面的一個小房間。
話說回來,這個房間貌似不是廣播室吧?雖然房間很大,但裡面完全沒看到廣播器材。就算用的是魔法器,類似的東西好像也哪裡都沒有。估計這裡是廣播準備室吧,少女指向的房間才是真正的廣播室。

在把視線轉向那邊的同時,昴猶豫了一下要不要在少女自己開口前詢問她。剛才本來想繼續確認裡面人們的生死……
但這樣的事來問少女未免對她過於殘酷,是自己考慮不足。
昴摸了摸還在顫抖著的少女的頭,慢慢地走向房間……

「────」

心臟在快速顫動,昴察覺到了不知不覺中自己背上滿是冷汗。
明明就連剛才那種人猿泰山式的跳躍都沒讓他緊張,此時卻突然感覺喉嚨非常乾渴。討厭的預感,一種恐怖的預感盤踞在心中。

「昴大人?」

「沒事的。馬上就進行確認。『色欲』呢?」

「……這邊也沒事。不知為何,還保持著掉落的樣子沒有動靜。」

庫珥修一邊警戒著『色欲』一邊回答著。聽了那個回答,昴深吸了一口氣走向房間,並且把手伸向門把手。
廣播室裡,還藏有其他魔女教徒的可能性也不是沒有。這樣考慮昴像這樣四處巡視房間也說不上是個好的選擇。
不過心裡卻不知為何,確信那種擔心是多餘的。實際上這個想法也是對的。

因為,實際上那裡沒有魔女教徒的身姿,出現在那裡的是──。

「――――」

「――――」「――――」「――――」「――――」「――――」「――――」
「――――」「――――」「――――」「――――」「――――」「――――」
「――――」「――――」「――――」「――――」「――――」「――――」
「――――」「――――」「――――」「――――」「――――」「――――」
「――――」「――――」「――――」「――――」「――――」「――――」
「――――」「――――」「――――」「――――」「――――」「――――」
「――――」「――――」「――――」「――――」「――――」「――――」
「――――」「――――」「――――」「――――」「――――」「――――」
「――――」「――――」「――――」「――――」「――――」「――――」
「――――」「――――」「――――」「――――」「――――」「――――」
「――――」「――――」「――――」「――――」「――――」「――――」
「――――」「――――」「――――」「――――」「――――」「――――」

有大量無言的視線,看向了驚愕的昴。
不,說不定只是自己想成了「它們」在看。昴並不知道「它們」到底是以怎樣的方式在觀測這個世界,也根本不想知道
只是單純感到「驚愕」了。聲音也發不出來。啞口無言就是指這種情況。思考凍結了,什麼也無法去想。可是,也有能明白的事。

──這就是在避難所聽到廣播時,從裡面傳來的那種讓人煩躁不安的聲音的真身。

「──這是、什麼啊?」

就像是要回應昴的聲音一般,房間內傳出了響遍了「那個聲音」。
「那個聲音」既像是歡迎昴的聲音、也像是恐懼著的聲音、也像是抗拒著的聲音、也像是喜悅的聲音、也貌似是什麼意義都沒有──

無數的翅膀聲響遍了房間。
在昏暗的房間中,有無數閃著紅光的複眼在蠢蠢欲動,似乎在瞪著昴一般。

就好像要塞滿廣播室一般,裡面有大量的蒼蠅。
而且,還都是跟人一樣大小的蒼蠅,這隻也好、那隻也罷、哪隻都是如此──。

「──啊啊啊!!」

「────欸!」

在大腦一片空白的昴身後,唐突地傳來了一聲悲鳴。
猛地一下做出反應,昴裡面把那些對悲鳴做出回應,開始扇動巨大翅膀的蒼蠅關進房間。昴回頭一看,發現了……

「哇哈哈哈!笨蛋,笨蛋!你們這些渣滓,腦袋裡的肉很缺乏嘛!居然想和我來比智慧,你們是把砂糖當腦漿裝進腦殼裡了吧ー!哇哈哈哈哈!」

而發出惱人的狂笑聲的,是把暈倒的庫珥修踩在腳下的少女。
毫無疑問這是曾經聽過的毒辣笑聲……

「當然是我卡佩拉咯!啊哈哈哈哈!」

而在做出邊眨眼邊吐舌頭動作的卡佩拉腳下。庫珥修兩眼泛白,並且從嘴裡吐出了大量鮮血。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815205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Re:從零開始的異世界生活

留言共 2 篇留言

我不是製杖
辛苦了~

12-09 22:06

俊杰
终于。。非常的感谢大大。。

12-09 22:57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9喜歡★Liujohnny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Re:從零開始的異世界生... 後一篇:Re:從零開始的異世界生...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Kyc763929各位巴友
RE:0 真好看!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4:22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