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3 GP

Re:從零開始的異世界生活WEB版 5-34

作者:後攻の絶傑.流星雨│2017-12-08 22:41:40│贊助:26│人氣:4585
第五章 『鐫刻歴史的群星』
34 『劍鬥與亂戰』

翻譯: 久遠彩鳥
潤色/校對: 神小羅 流星雨

──都市廳的屋頂上,展開雙翼的黑龍嘲笑著眼下前的昴等人。

張開口露出銳利的牙齒,吐露出紅色的長舌,黑龍眯起了金色的眼瞳,不斷發出令人窒息的尖銳笑聲。
黑龍的樣子,跟昴想像中的龍相差不大。
跟銳氣凜然的帕特拉修這類地龍比較相近,只是鬢毛和突兀的體格不一樣。
如果考慮到地龍體型跟馬差不多大的話,頭頂上的翼龍的體型就跟大象一樣大。

黑龍抬起了那樣體型的身體。雖然想著不可能飛起來,但是那展開的如此強勁的雙翼,不能說只是虛張聲勢。
沒錯,那種事是不可能的。

「被如此熾熱的視線看著才不會興奮呢,你們這些發情期的人!啊~不好不好,被這些活著只知道『自我安慰』的人視姦什麼的,害我整個人渾身不適!所~以我才不願意出來呢!」

向著地面扇動雙翼,吹起的暴風使黑龍的身體動起來。
伸著舌頭像舔嘴唇一樣看向這裡的黑龍──卡佩拉,如同看到爬蟲類一般扭曲的笑著。

翼龍的表情豐富到讓人不寒而慄。
因為語言不通,所以才有著無盡的美好想像。與帕特拉修不以語言交流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
正因為只能通過表情來表達情感,她那凜然的態度才能讓人毫無顧慮的愛著。
相反的,眼前的翼龍對人類充滿了厭惡感。

「雖然事到如今才提起,龍都能說話嗎?」

「活了相當長的歲月,龍有著很高的智慧,能夠理解人類語言。像是跟王國締結盟約的神龍波爾肯尼,理所當然可以通過語言與人類交流。但是像那樣情緒表露如此豐富的龍還真沒聽說過。」

對於昴壓低聲音的問,身旁不遠的由里烏斯回答道。
越過肩膀瞄到的最優騎士,由里烏斯的視線從未離開過翼龍。
其他四人也是,當然昴也是。

面前是兩名實力超群的劍士,頭上是自稱『色欲』的黑龍。
本來不安因素就已經積聚成堆了,現在一下子又立起了一堵不安之牆。

「至少,對手只是那兩名劍士的話還好說……」

手持長劍擺著毫無破綻架勢的女劍士,空揮著大劍確認手感的巨漢。
儘管女劍士的實力還是未知數,但巨漢用身體直接承受了里卡多的攻擊。不用說,因為知道很快會再生才如此暴力,而並不是因為打不中。
倘若只用遠攻戰術,結果就會像剛剛那樣持續僵持著。
這便是已經用盡六人之力緊逼的情況。

「有沒有跟龍戰鬥過的人啊……」

「──有。」

「威爾海姆先生?真的?」

本想著沒什麼希望的疑問,威爾海姆對昴低聲回答。
老劍士對著驚訝的昴頷首說道。

「近40年前,在露格尼卡南部討伐了名為瓦爾葛蘭的邪龍。因為靠近沃拉基亞國境,集合戰力時在外交上充滿了緊張勢態」

「先不管那個外交問題,跟龍戰鬥有什麼經驗嗎?」

「跟瓦爾葛蘭戰鬥時,參戰的騎士團人員有一成死亡,四成被擊潰。雖然討伐成功了,但結果卻相當慘重。無盡的體力,以及飛在空中時讓人產生的無力感,應當多注意這些方面。」

「不能以量制敵的現在,絕望的因素又增加了啊……」

對於臉色鐵青的昴,威爾海姆以『雖然這麼說』接著說道:

「瓦爾葛蘭在翼龍中算是善於戰鬥的龍,相對的,那只龍體型過小。只要『全』斬首一次的話,應該就會直接死掉的。」

「對於瓦爾葛蘭,僅斬首一次死不了嗎?」

「是因為一共有三顆頭需要斬斷。」

對於過去那場死鬥娓娓道來的威爾海姆,又重新握緊了劍。
如果只需要一次斬首的話比較容易,這樣的話讓人安心。
看著威爾海姆的備戰狀態,昴也拿好了鞭子,做好萬全準備。
看到昴並不屈服的樣子,黑龍卡佩拉像是有些意外的說道:

「啊拉拉~不知天高地厚的人真讓人厭惡呐!被揍的那麼慘,而後這邊又有援軍,而且還是大罪司教!對於你們這些雜魚來說,趕緊抱頭鼠竄才是正常是本性吧?我,是不是把你們跟別的蟲子搞錯了?啊哈哈哈哈!」

「別在那唧唧歪歪了!要跟誰打什麼的有關係麼!跟妨礙者的數量有關係麼!所有擋路的全部清除,讓本大爺來把這裡踏平!」

「啊哈哈哈哈!聽到了不知道哪來的喪家犬的狂吠,我耳朵都變的奇怪了。唉呀呀,我搞錯啦。你這傢伙,怎麼看也不是喪家犬,不就是只喪家貓而已嘛!喵~喵~喵~不要因為跟你一起的那只小貓咪死了就臉紅脖子粗!」

「什…!?」

被卡佩拉的罵語激怒的加菲爾,連反擊的話語都無法說出。
黑龍所指的,正是加菲爾之前敗戰的事。對蜜蜜差點被殺的事如此詳知,說明當時卡佩拉是看到了戰鬥過的。
而更加讓加菲爾驚訝的是……

「你這傢伙,我是半獸人的事是從哪……」

「哈?什麼從哪聽說的,不要太自我意識過剩好嗎?我啊,對你一丁點連一根毛都都不感興趣!像你這骯髒的半獸,我一下就看出來了。當我很愚蠢嗎?如果說不是的你才更加愚蠢,快蠢死吧!」

說著不堪入耳的罵語,卡佩拉朝著昴他們嗅了嗅鼻子。

「好臭!好臭!無論哪一個腐爛的肉塊,就跟垃圾一樣惡臭難聞!皺皮的垃圾肉塊!裝模作樣的垃圾肉塊!滿身是毛的垃圾肉塊!不明所以讓人不爽的肉塊!啊~呀,不過……」

不斷作出評價的卡佩拉,把視線朝向一點──庫珥修的方向看去。
被眯起銳利的眼發出黏著性視線注視著的庫珥修,不自覺的抱住了身體。見此,卡佩拉更加愉悅的發出聲音,

「這不是混雜著不錯的肉塊嘛。如此美麗如此可憐可愛,符合我口味的上等貨色。聞起來也不錯!多麼讓人欲罷不能的背德感!那容顏!那身體!那美貌!讓我來親手玩壞,真是欲罷不能啊!」

「──已經,夠了」

「啊啊?」

或許是有些入迷了。
展現著恍惚的表情,黑龍像是要將庫珥修從上到下舔一遍般的注視著。
這時,壓著怒氣的低聲打斷了對方。

「──」

注意力在庫珥修身上的黑龍,不耐煩的抬起頭來。
睜開眼看到的前方,如指揮者一樣挑動劍尖的由里烏斯站在那裡。

「被六色之光燒掉吧,エルプライリューム!」
(El Prairie西班牙文?)

由里烏斯頭上的六個準精靈描繪著圓陣,六種顏色的光輝匯聚在一起,射出一條直線。
虹色光線命中之處,泛起一片白光,被直接命中的卡佩拉發出慘叫。

「──呀啊啊啊!!」

「這就是嘮叨的代價!有本事的話,還能留有餘裕的繼續胡說八道嗎!」

順從由里烏斯的指揮,準精靈們毫不留情的不斷放出破壞的光線。
以卡佩拉撕心裂肺般的慘叫做為BGM,之前一直保持沉默的兩位劍士踢起石板,向這邊飛跳過來。
(註:BGM=BackGround Music/背景音樂)

「我來擋下!」
「我也來!」

這邊,加菲爾和威爾海姆邊說著上去迎戰。
威爾海姆以劍抵擋了女劍士的劍,加菲爾則用兩枚盾完全擋下了兩把大劍。

「────」

「不要走,讓我來試試你的劍技!」

對於首擊被擋下後要退後的女劍士,威爾海姆閃出劍擊。
老劍士全力突進,分上下擊出猛烈的斬擊風暴。女劍士的長劍過長反而不利於行動,面對放出無比迅猛的劍擊的威爾海姆,防禦慢了一拍。
即使如此,女劍士也展現出了恐怖之處。對於來不及抵擋的斬擊,她巧妙的回避了。如行雲流水般的洗練的步伐與身體的平衡。

抖動劍身將劍刺出,女劍士的身體,如同就是為劍而生一般。
威爾海姆發揮出不亞於之前與白鯨作戰時的劍術水準,而面對此,女劍士僅以卓越的技術和反應能力就緊逼威爾海姆。

「嗚噢噢噢噢噢!」

「────」

發出低吼,以裂帛般的氣勢,威爾海姆的斬擊不斷回轉增強。
身雖老,技猶盛。老劍士的連擊劍術是大多數年輕劍士夢寐以求,想要達到的劍術頂點的一角。
瞬閃之刃劃破疾風,游於空中,削平大地般的向著女劍士的身體迸進。

對手女劍士依然無言的正面承受著老人積年研修的劍技,並化解。
沒有言語,無需大義,女劍士宛如戰鬥人偶。毫無目的,順從刻入身體的戰鬥的遺傳基因,如車輪回轉般揮劍的人偶。
劃破疾風,遊走空中,削平大地,身形向迎來的劍刃般無情的進攻。

不似鋼與鋼碰撞,靜謐的劍戟合音。
並不是女劍士的劍很輕。老人的劍不可能很輕。
僅僅因為,雙方爐火純青劍技,除了斬斷目標外,使無謂的破壞從未發生。
正所謂「劍」之存在與「劍士」之道合而為一,所達到的為人讚譽的妙不可言的「刃」之領域。

「噢噢噢噢噢──!!」

「────」

劍擊瞬閃,兩名劍士與靜默的戰意契合。
──這正是不允許旁人介入的,劍鬥的神聖領域。

就在不遠處,另一個戰場上正在演繹著不同的激鬥。

「噢~啦───!!」

「────」

嘶吼著,青筋浮現,重踏大地,雙方相互惡鬥。
被結結實實一擊打的頭昏眼花,之後反擊,毆打,咆哮;內臟被擊潰一樣的嘔吐感,而後以碎骨般的威力打的對方身體彎曲。

與旁邊華麗的劍鬥不同,加菲爾同巨漢的打擊戰十分暴亂。
最大的區別就是,揮舞著兩把大劍的巨漢雖然也可以稱作劍士,但是他的戰鬥方式與洗練的劍技相差很遠,如同蠻族或者野獸一樣毫無理性。

「哈!嗚啊啊啊!!」

相對應地,加菲爾同樣也是,沒有任何禮數可言的戰鬥方式。
加菲爾是打架式的戰鬥,自成一派。因受昴的影響,將其自稱為「加菲爾流格鬥領域」。這就是只有加菲爾依靠本能驅使的,任何人模仿不了的毫無章法的暴力。

實際上,加菲爾的暴力與巨漢的蠻族式打鬥十分契合。
在任何一方用盡力量倒下之前一直互毆,就是如此顯而易見的野蠻決鬥。也因此,任何人很容易都能看出勝敗之分。

「────」

一擊落下的大劍十分沉重,如果用單臂抵擋的話,肘關節會折斷,但是如果使用雙臂,又無法抵擋對方另一把大劍。
因此對於這一重擊,加菲爾果斷的使用一隻手臂上的盾承受並傾斜。用手臂將盾傾斜著承受大劍,然後順著劍勢讓其滑落,以此躲開。
無比恐怖的巨漢,並不是因為有著變幻莫測的劍術,只是其戰鬥方式雖不是野蠻之極,卻是沒有絲毫花招,最為直接的斬擊,有著令人震撼的程度。

僅僅依靠才能是無法達到的,經過幾萬幾億次的揮劍才獲得的真正技量。
面對正面揮來的大劍,半吊子的格擋根本不可能應對的。
抵擋時如果有半點洩氣,大劍便會將銀盾切成兩半,繼而加菲爾的身體就變的跟斷盾一樣。

「別─開玩笑─了!!」

所以,加菲爾一直竭盡全力對抗大劍的威壓。
大劍或從上方劈下,或從側面橫掃,又或從下往上挑起,加菲爾全部都格擋卸掉。從空隙間被其他手臂打中,而後加菲爾毆打回去。

麻煩的是,除了揮舞著大劍的兩隻手外,巨漢還有另外六條胳膊。
有一點就是,既然可以用空出的手衝開加菲爾的防禦,但是巨漢卻不是兩手而是三隻手握著大劍。這也只不過是習慣不好。

速度方面加菲爾佔優勢,而力道上巨漢遠勝加菲爾。
下巴被鉤拳打擊後,雙臂擋住大劍,再度受到巨漢踢向膝蓋,低屈身子又被直拳打向臉面。
承受四次打擊之後,又擋住從正上方落下的重擊,腳陷入了地面。

血沫橫飛,骨頭斷裂,充斥著哀嚎與嘶吼的野蠻戰場。
看的人熱血沸騰,無法喊停的豪傑之間的亂戰。

劍與盾的碰撞激出樂器的聲響,與飛散的火花共同於名為戰場的舞台上不斷上演著劇碼。

「──」

一邊是威爾海姆靜謐而華麗的劍鬥,另一邊是轟然激烈的加菲爾的亂戰。
昴和庫珥修屏住呼吸,無法插手兩邊的戰場。並不是因為沒有能力參戰,而是被這兩個戰場的戰鬥氣勢所震懾,呆在那裡不動了。
但是,不同於沉浸在感慨中的昴。

「不好,差不多有動作了」

在上方,注視著由里烏斯的魔法的里卡多,將身體搖晃著往前踏出一步。看到里卡多的動作,昴發出『欸』開始動起來,而這之後……

「昴大人!」

「快閃開!」

領襟被突然拽起,昴飛向旁邊的庫珥修,接著被撲倒在地。里卡多像是要保護兩個人般的站在前面,然後抬起頭張開大嘴……

「哇,哈──!」

咆哮的音波震動大氣,產生了一股不可見的破壞之力。
放出的咆哮波是與曾經在白鯨攻略戰中蜜蜜和她弟弟合力發出的招數一樣的。更厲害的是,兩個人合力將白鯨的攻擊打斷並給其造成傷害的強力技能,里卡多僅憑自己一個人就可以釋放。

被咆哮波擊中的是,衝破白光噴向地面的黑炎。
漆黑的業火被咆哮聲波沖散。比起燒灼,那業火的性質更可怕到讓人顫抖。
被擊中的黑炎本身一碰就會破碎四散,黑炎的殘火在廣場上落得滿地都是。
然而,真正恐怖的是殘火散落之後……

「那些火,怎麼回事……沒有熄滅?」

黑炎落到石板上,沒有任何能夠維持其燃燒的東西,但與這毫不相干的,火苗仍繼續燃燒,蠕動的火舌伸向周圍,慢慢擴散。
落到水面上的黑炎,同樣也繼續燃燒著,令人髮指。
如同往水裡滴入油一般,火苗跳躍並展示著它的存在。

「小哥,你要那樣呆到什麼時候?話說,一般不是應該反過來嗎?」

「昴,被女性保護,再怎麼說也太……」

對於被散落的業火的恐怖之象所震撼的昴,里卡多和由里烏斯分別投出話語。從他們看來,昴是橫躺在地上,庫珥修則趴在昴上面,兩個人以這樣的姿勢臥倒的。

「我,好遜啊!」

「沒受傷真的是太好了。請放心,我不會對菲利斯和愛蜜莉亞說的。」

「聽了這話感到安心的我更差勁了!」

然後還要庫珥修扶著起來,昴的差勁程度又增添一分。
拍拍屁股,昴抬起頭看向黑炎的源頭──當然,也就是黑龍看去。在那裡,黑龍皺著眉頭坐著。
看不出別的東西,僅僅只有厭惡感。

「討厭討厭,不要看著人家表現出一副興奮的樣子啦。不要,再看了,不要用眼光侵犯我了!啊哈哈哈!就像說好了禁止撫摸舞者,結果卻說這是用魔法,才沒有真的摸這樣嗎?啊哈哈哈!」

「那個是,怎麼回事……」

直接受到由里烏斯的魔法攻擊,然而卡佩拉依然是沒事的樣子。
只不過,並不意味著毫髮無傷。甚至可以說,受到由里烏斯毫不留情的魔法攻擊,已經受到了相當大的傷。

翼龍自滿的龍翼右側,已經燒的潰爛無餘血肉模糊。或許是想用翅膀保護身體,然而那種傷勢並沒有起到保護作用。
魔法的威力貫穿了龍翼,直接擊中黑龍的身體。腹部被燒焦熔化,裡面的內臟好似被煮爛一般的慘狀。龍的頭部也是,右邊半側臉被炸飛,喜歡嘲笑人的舌頭也被切爛,眼球則掉出來蕩在空中。

別說是半死不活,已經完全是死屍的樣子了。
昴吞了口氣,由里烏斯和里卡多皺著眉頭,庫珥修不禁發出了小女生似的悲鳴。但是,並不是因為看到黑龍的慘狀。

──而是,變的如此慘狀的肉體的,正在再生。

血管蠕動,筋肉盛長,骨骼作響,切碎的纖維組織縫合,被破壞的卡佩拉的肉體,正在以驚人的速度再生著。
再生產生的熱量將血跡蒸發,在其周圍形成紅色的熱氣,是一幅超出常理的光景。

「現在,連我美麗的內臟都看過了,你們滿足了嗎?你們是一群連尻穴都喜歡都要看看的變態嗎?啊哈哈哈!滿足了?喂,是不是滿足的流出汁來了?」

「你那,到底是,怎麼回事?」

「一看就能明白的事,你居然還要問?是不是傻到家了?不過我呢,慈悲為懷,就告訴你吧。正如所見,當然就是不死之身啦!」

不死之身──沒有比這個更直接更簡單理解的絕對性的詞語。
看著卡佩拉對其能力如此自稱,昴不禁吞了口氣。要是認為她是在信口開河的話,這種想法本身就讓人覺得是癡人說夢。不願相信這是真的,想要對其一笑置之。

「只不過,是再生能力很強而已……」

「隨便你怎麼想都可以呀?雖然無敵的混帳也是存在的,不過呢,最強無敵什麼的,我也沒覺得自己達到那種程度啦~」

「────」

「啊啦啦,一句話都說不出了,真~可~愛!騙你們的,笨~蛋!去死吧!你們這堆垃圾肉團快去死!除我以外的,都快死絕吧!等~等~等等等」

放著滿口憎惡之言的途中,卡佩拉慌亂的打斷了自己。黑龍展開已經完全治癒的雙翼撲打著都市廳的屋頂,慢慢抬起了笨重的腰。
想著黑龍終於要親自對付地上的昴他們,因此做好架勢準備迎擊。然而……

「時間到了呢。我還要不得不去放送廣播,所以就回到裡面去啦。跟你們說話簡直浪費時間,讓我火冒三丈!所~以呢,跟那塊還不錯的肉團一起,在這裡被切碎,腐爛掉吧!」

「哈?啊啊?」

突然興致低落,卡佩拉張開大嘴打了個哈欠。之後她,雖然不知道稱她對不對,果真轉過身體,悠閒地邁著步伐走進了昴他們無法看到的廳內。
雖說如此,也不能不考慮這是否是誘敵深入──

「雖然應該考慮到是引我們進去,不過應該確實去放送廣播了。」

「如果要求放送出去,一片繁榮的城市就會陷入慌亂。混帳!這種情況,只能往裡走了。追上那傢伙!」

有一種不詳的預感。
再者說,以那樣的體型,卡佩拉如何進入到都市廳舍內部?雖然不知道廣播室有多大,但是看起來卡佩拉稍微動一下就會把廣播室毀壞的樣子。又或者是,讓魔女教徒在裡面設定好,僅僅將卡佩拉的聲音放送出去而已?不過已經沒有想這些的時間了。

「那就這樣,我和那兩個人對付外面的傢伙,由里烏斯小子跟小哥同庫珥修大小姐突入。」

里卡多說著,對正在考慮的昴他們作出指示。看到如此果斷的他,昴期待著有什麼根據,而……

「沒有什麼理由,只不過,那個人偶似的劍士,對小哥或庫珥修大小姐來說有些苛刻。而我又不適合在室內行動,由里烏斯小子則是哪邊都可以,差不多就是這樣。」

「很恰當的判斷,我同樣也這麼想。說實話,只留下威爾海姆和加菲爾的話我很擔心,所以,交給你了,里卡多。」

「沒問題,放心交給我吧!」

對於相互點頭示意的由里烏斯和里卡多,昴和庫珥修沒有插話的餘地。
處在同一陣營的兩個人,或許僅通過剛才的示意就心意相通了吧。昴說不出什麼反論,然後粗亂的搔著頭髮。

「加菲爾!你這傢伙,不准輸噢!等把他和『色欲』揍飛之後,我們還要去救愛蜜莉亞的!」

「大將,現在沒有空跟你說話啊!」

隨著正在演繹著亂戰的加菲爾的話音,昴朝著由里烏斯點點頭。旁邊的庫珥修把手抵在嘴邊,向著威爾海姆方向。

「威爾海姆,拜託了!」

「遵命!」

對於主人簡短的話,威爾海姆簡短的回應。
真正的主從只需要這些就夠了。庫珥修也面向這邊,表示贊同。而後,以由里烏斯為首,昴等人開始突入。

離開廣場中央,三個朝著都市廳內部突進。對此作出反應的兩個身影,像是忘了面前的對手一般來阻止昴等人。

「並成一條線,只不過是下策,哈──!!」

咆哮波卷起亂石,張開的破壞音波從背後襲向女劍士和巨漢兩個人。雖然擴散的咆哮波威力遞減,但對於阻止兩個人的效果十分有效。而後面,他們的對手以輕蔑的眼神追了上來。

「真是不解風情,我現在明明只注意著你!」

「幹架途中不要把屁股朝著對手啊,小心我拔光你屁股上的毛,喂!」

「──」

斬擊與斬擊,拳擊與劍擊,廣場上持續著不允許外人插手的激烈戰鬥。
不再管背後劍戟交錯的聲音,昴等人一口氣沖到都市廳正門,破門而入。

「廣播室在?」

「不知道,不過應該在上層。為了將廣播盡可能的傳播很遠,上層最合適。」

「說不定會有埋伏,小心為重!」

從正門突進到的地方,是都市廳的服務大廳。
平時應該會是人潮湧動,可愛的接待小姐在此服務的景象,而現在,照明燈已經掉落,整個大廳顯得昏暗荒亂。
好在沒有發展成被多名魔女教徒佔領,屍橫遍屋的狀況。所以──

「總之往上走吧。應該會有導向板之類的標明廣播室的位置!」

「可以的話,還想確認一下留在都市廳內所有人的安全。不過,看來稍微有點勉強了。」

「你說什……!」

探頭觀察著潛入服務台,昴確認沒有人後指向樓梯。由里烏斯靜靜的走到樓梯邊,瞄了一眼樓道深處,然後輕輕的搖頭。
對此庫珥修緊皺眉頭,之後表情立即變得顫慄。
看到庫珥修的反應,昴也轉過服務台來到二人的身後──於是,跟他們看到同樣事物的昴,屏住了呼吸。

拖著啪嗒啪嗒的腳步聲,出現了一個人。
探出樓梯偷偷看到的是,走過來一個帶著惡作劇般笑臉的小鬼。
乍看之下只不過是個小孩子。體格嬌小,臉龐比起年輕,更讓人覺得是年幼。

鬆鬆散散深茶色的長髮,被布條纏裹著的身體,邋遢的外表。
幼小的臉上掛著惡作劇的笑容,眼中透著如煮爛世界所有毒物般腐朽的光輝──這絕不是人類應有的眼神。
並且於現在的情況下,出現的不正經的人是什麼已經不言而喻了。
那就是……

「好開心呐,好開心呀,好開心哎,好開心啊,因為太開心了,因為覺得很開心,因為感到十分開心,所以才要!暴飲!暴食!真是煎熬的等待,肚子空空的什麼都沒有!所以最初的第一口必須是要美味到欲罷不能才行!」

光著腳的少年如同打從心底感到快樂般啪嗒啪嗒踏著拍子走著。
從說著不得了的話的口中,長著略長的犬齒。看著如此的形象,如此的態度,以及主張著如此過激的言語,昴的大腦瞬間沸騰。

如果這份想像,這種滾燙的感情確實存在的話,那麼這傢伙便是──

「那邊的小鬼頭。如果你是玩躲貓貓不小心溜進這裡,還有些中二氣的頑皮小子的話,就趕緊說明白!如果真的真的是『這樣』,那就放過你。但是,如果不是的話,速速報上名來!」

強忍著沒有提高嗓音,昴只不過是刻意保持冷靜。
而像是故意觸碰那樣的昴的逆鱗般,少年扭曲嘴臉嗤笑道:

「那份煩躁真的是面對我們該有的嗎?實際上並不是對我們而是別的誰呢?自己來確認一下吧」

「這就夠了,我明白了。你──是我的敵人!」

「我們便是魔女教大罪司教,擔任『暴食』的羅伊·阿爾琺爾德。」

「暴食──!!」

少年自稱是『暴食』的瞬間,昴立即將鞭子摔了出去。

劃破空氣,鞭子毫不留情向著對面敵人的面部甩去。然而……

「嘛,恨不得想把我們吃掉什麼的是常有的事。」

用牙齒咬住了鞭子的前端後,『暴食』厚顏無恥的說道。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814280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Re:從零開始的異世界生活

留言共 5 篇留言

本校不存在霸凌
居然連兩天.....好猛

12-08 22:45

後攻の絶傑.流星雨
通勤時用手機修語法 回家排版校對上傳12-08 22:55
打工戰士
勤勉

12-08 22:48

HowardKuen
昨天的還沒時間看就更新了[e13]

12-08 22:49

Unreal虛幻飄渺
扯爆 昴的困境難上加難

03-26 01:47

艾藍
超感激的阿

11-07 16:35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3喜歡★Liujohnny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Re:從零開始的異世界生... 後一篇:Re:從零開始的異世界生...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grass891101迷納桑
歡迎來看看繪圖ˊˇˋ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3:00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