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2 GP

悠久行者之歌 07.Kidnap--1

作者:綺羅│2017-12-07 22:17:57│贊助:4│人氣:91
看全部:悠久行者之歌

───
  太陽都已經快要下山了,同行的人們才漸漸轉醒。常夏的日落來得晚,夕陽的餘暉仍掙扎著在羅加山區的邊緣放射出最後的熱力,用僅存的橘紅意圖點燃整個深藍色的夜冪,整片天空狼狽不堪。他們刻意把營火弄得很小,只弄點煙驅除蚊蟲,以免過大的火光引起其他人的注意。為了避免引來追兵,他們白天休息、晚上趕路,這附近可以落腳的地方不多,讓他們曲曲折折的在曠野裡度過好幾天,邊走邊丟行李,當初帶的四台馬車現在只剩下兩台了。這陣子,他們只有濕濕軟軟的餅能吃,不過比起那群同伴,這根本不算什麼。

  里奧拖著腳步,重重的坐在營火旁,伸手就抓了餅來吃。一旁的哥布林對他吱吱怪叫,他踢了堆沙子過去把他趕走,哥布林不甘的走向他的同類,指著里奧用尖銳的嗓音喋喋不休的咒罵著。里奧聽不懂,也不想懂。
  哥布林分成兩群坐著,兩邊都用各自的語言低聲交談,連想都不用想就知道他們各懷鬼胎。哥布林是卑鄙的生物,尤其在他們被模仿人類而被他們的先祖遺棄之後。光是在這幾天,他們先後已經組成三次不同的小團體(其中成員幾乎毫無重複)、換了兩個首領、五次鬥毆(其中兩次死了人),這幾天下來,他已經學會哥布林語言中,生殖器的八種不同講法。里奧以前從不知道哥布林這麼不穩定,或許之前是因為有黑白雙煞──如果他們萎縮的心臟還留著一丁點對於強者的敬佩的話,可以鎮住他們,現在黑白雙煞都陣亡了,整群哥布林成了整天結黨鬥毆的聒噪生物。他們的陣營概念大概每個幾分鐘就會換一次,不同的部落只要喝個酒就變成手足兄弟,但誰把酒潑到旁邊的人身上,馬上又成為世仇。

  里奧煩躁的嘖了一聲,人手已經夠少了,他們還非得要這樣內鬥。他還真的這麼考慮過:如果殺掉一兩隻,搞不好有機會可以讓他們聽話一點,不過他最後沒有這麼做。

  盧恩學士坐在他對面,慢調斯里的嚼著麵餅配魚干,看著他不知道在想些什麼,眼神仍舊精明幹練。現在已經不用維持學士的身分,原本的光頭已經冒出一些稀稀疏疏的白髮,臉上也開始出現落腮鬍。里奧不喜歡他那種頤指氣使的態度,更討厭他老坐在那裡叫他做事情,不過現在整個團隊當中唯一能指望的就是他了。天地廣大,里奧不禁覺得有點頭昏。
  「去餵人質。」盧恩學士對朝他拋出這幾個字。

  半精靈不耐煩的站起,拎著水袋跟食物往馬車走去,頗為故意的踢散了地上那堆要燒不燒的樹枝。
  該死的火。
  他在心裡埋怨著。
  還有該死的老人、該死的馬車……全世界只剩下該死的餅、該死的泥水,還有該死的、內鬥個沒完的哥布林。

  半精靈暮刃提著食物跟水跨上馬車,踢開散亂的行囊。女孩伏臥在車上,雙手雙腳都被反綁,上半身靠著行李袋,蒙著眼罩看不清楚醒了沒有。
  「起來。」里奧推醒了她。
  小黛顫了一下驚醒,面向聲音的來向。里奧蹲下,拿出塞住她嘴巴的布團。

  「是里奧嗎?」小黛說。
  里奧沒有理她,自顧自的把手中的餅給撕成小塊。
  「要上路了嗎?」小黛繼續說。
  「嘴巴張開。」里奧把麵餅的碎塊湊到小黛嘴前。
  「我要喝水。」小黛回答。

  里奧坐在一旁,手裡拿著水袋。小黛先喝了一點潤潤喉,吃下一點餅,又討了點水喝,卻被小小的嗆了一下。她彎著腰,不舒服的咳著,里奧坐在旁邊等她咳完,當她再次直起身的時候,前襟濕了一大片。
  「喝慢點,」里奧說著又重新將水袋湊到她嘴邊,「沒有人在催妳。」
  「還有吃的嗎?」她問。
  「妳問題太多了。」里奧這麼說,「人質就想著怎麼逃走就好了。問問題會激怒其他人。」
  「盧恩說你們不許傷害我。」
  「哥布林沒有那麼好控制,」里奧說,「他們這幾天過得很糟,搞不好想要做點什麼。況且就算不殺妳,還是有其他方法可以讓妳痛。」
  小黛嚼著餅,用肩膀抹抹嘴角,好像沒有聽到里奧所說的話。因為仍舊蒙著眼罩,所以里奧判斷不出她的表情。


  「這人質還挺配合的,」
  在里奧坐回火旁邊時,盧恩學士這麼說:
  「至少這段路上還有點好事發生。」


  簡單的來說,里奧是魔族的臥底。
  當初他刺傷老頭,從家裡逃了出來,對於要往哪走一點概念都沒有。在幾家小酒館打了架;惹火了幾個小混混,然後又打斷了幾根骨頭。隨著時間過去,好像做了許多事卻又好像什麼東西都沒有做。

  就在這時候,圖德南帝國找上了他。
  魔族的人說看上了里奧的戰鬥技巧,還有過人的膽識跟行動力,不介意他強盜世家的背景。里奧沒有多少猶豫,他唯一的目標只是想要找到答案給他老頭看,如果魔族可以讓他功成名就,至少可以證明用他的方法幹,比當老頭的應聲蟲更有前途。

  他成為了魔族的打手,遊走在埃西林的邊境,替他們傳遞訊息、接應更前線的間諜。里奧本來就知道這是件危險的活,不過至少弗摩族說話算話,他們的待遇不錯、晉升得很快、裝備跟物資也從來不曾少過,里奧也感覺到自己接到的差事愈來愈重要。弗摩族信任他,他更樂見於發現自己在同夥人當中漸漸有了影響力。就在這個時候,上面的人派了件重要的工作下來:潛進馬泰爾城,帶走城主的女兒小黛。
  里奧在大賽前一個月到馬泰爾城附近部屬。他的一個同夥是偽裝成大學士的魔族成員盧恩,另外一位,是那個乖戾孤僻的男孩寇根,整天躲在那群巨蟻後面叫別人保護他。

  他們的計畫是這樣:里奧刻意以參賽者的身分出現,沒有意外應該會被認出來。無論城主準不準他參賽都沒關係,他只需要確定所有人都知道貝瓦松加來了就夠了。接著,靜觀其變,等到比賽結束,冒險者們撤離馬泰爾城;在這段期間,由盧恩學士接應城外的哥布林、做好離開的準備。
  然後,由寇根的巨蟻發動突擊,盧恩學士應該會跟城內的老弱婦孺一起撤退,就在此時由哥布林劫走小黛。

  里奧的強盜背景,會讓人們嫁禍於貝瓦松加家族。里奧是被逐出家門的側室小孩,即使對於家族而言,他已經不是其中一份子,但是在其他人眼中,他仍舊是個貝瓦松加。其他貴族會認為是里奧抓走了小黛,責任落到貝瓦松加家族頭上;然而,對於被瓦加松加而言,卻是他們被拋棄的不肖子讓整個家族被誣賴。只要他們口風夠緊,沒有人會知道里奧是在替魔族辦事,他的現身,不但可以掩飾盧恩學士的行動,還可以讓其他的諸侯質疑貝瓦松家的立場,如果順利的話,甚至可以藉此離間邊境領主之間的關係。

  沒有想到,事情的進展完全背道而馳。寇根的蟻后失去了控制,大賽還沒結束就發動了襲擊,把所有的人都往城堡引過去。里奧想要趁著混亂去抓小黛,但螞蟻數量太多,甚至不分敵我無差別攻擊,只靠他一個人,連保護自己都有問題。無可奈何之下,他當下做出決定:解決蟻后的失控,之後再找機會。
  他刺了蟻后一劍,螞蟻們敗退。然而,皇家騎士們開始懷疑了,隨時都會採取些什麼動作,他們只好家快動作。好在騎士們抓錯了人,給了他們更多時間的空檔,雖然人力仍有些不足,不過總算還是抓走了小黛,逃出馬泰爾城。


  寇根失蹤了,帶著所有的巨蟻消失得無影無蹤。里奧那一劍可能讓他樹立了強大的敵人,不過現在他沒有心思考慮這種事了,先把小黛交給弗摩爾人比較重要。他們流落荒野,避開大路行走,落到今天這個地步。回過神來,里奧滿腔怒火卻無處發洩,只好憤恨的撿石頭往火堆砸。火星濺起,學士見狀,挪動身子坐到他身邊。

  「你有注意到了吧?」盧恩學士壓低聲音,不著痕跡的對里奧開口,像是在談論天氣一般,「那些哥布林,想要叛變。」
  「我知道。」里奧撥弄著柴火,好像什麼都沒發生似的。
  「他們隨時都會動手,」盧恩學士似乎聽得懂哥布林那含糊不清的語言,「他們之所以還沒行動,是因為現在沒人有把握能掌握整個群體……說來可笑,他們的彼此猜忌居然讓整個隊伍能夠維持到現在。」
  里奧的視線落回哥布林們身上。他們仍舊分成兩群說著悄悄話,兩邊的人都不時的偷瞄對方,唯一肯定的是兩邊都不喜歡現在帶頭的盧恩學士。
  「連搞背叛都不會。」里奧不屑的說。
  「這狀況不會持續太長了,」學士說,「得做點什麼……在情況有所改變之前。」
  「……你打算──」

  話音未落,哨音般尖銳的一聲劃過,一枝響箭不偏不倚射中里奧身前的沙土。
  「有埋……」里奧及時會意過來,但已經來不及了。

  下一刻,箭矢像是雨點一般朝著他們射擊而來,數十隻箭拉出長長的拋物線,刺進沙地、擊穿皮甲、穿透皮肉。哥布林們放聲大叫起來,抱頭鼠竄的到處找武器。里奧翻身避開,隨手抓起別人的行李遮掩頭部,眼角餘光瞥見盧恩學士雙手前伸,對自己施展著保護咒語。
  射手位在遠出突起的小丘上,褐色披風讓他們幾乎融身在大地裡,而且身處上風佔了優勢。從人數來看至少有十人,可能還有其他人手躲在看不到的角落。射擊距離長雖然讓他們無法接近,但也代表著他們必須拉高仰角才能搆到他們所在的位置,這就讓箭矢落點像是高飛球一樣容易預測。
  「站穩!看好軌跡!」里奧大吼,試著重整散亂的隊伍。然而哥布林似乎沒有這個心思聽他說話了,要嘛不長眼睛的到處逃竄、要嘛倒在地上裝死。嗖、嗖,又有兩隻哥布林倒下,後背中箭,鮮血從傷口噴濺到地上。

  箭雨停了,里奧知道他們在做第二輪的裝填。
  「抓武器!」他大叫。

  哥布林怪叫著,紛紛去搶散亂在地上的武器。
  「列隊!」里奧大吼,「組盾牆!」
  他們的盾牌太小了、哥布林又太不合群,組成的盾牆實在落漆,不過多少還有點效果。
  「退後!」李奧大吼著,所有人緩慢往後退往馬車的位置。幾個哥布林腳步快了點,盾牆些微的潰散。里奧咬緊牙根,這已經是極限了。好險他們的馬車縱向的停著,馬匹剛好落在被車身遮掩的死角,如果馬死了可就真的萬事休矣。

  下一波箭雨襲來。
  「撐著!」
  箭矢重重的落在盾牌上,盾牌被射穿一小塊。他左手邊的哥布林被穿過盾牌縫隙的箭矢刺穿,一聲不響的倒下,旁邊的人立刻補位上來。箭雨彷彿永遠不會停,不過終究進入了尾聲。盾牆奏效了,他們撐過了這一波,離馬車已經不遠了。

  馬蹄蹬地,遠方傳來馬鞭的呼嘯聲。里奧探出頭,追擊者拿著弓朝他們殺來,前頭兩位甚至騎著馬手提長刀。
  「穩住!」里奧試著守住隊形。

  然而,哥布林失去控制了,看到對方換成他們拿手的近戰武器,紛紛朝著前方衝出去,把里奧的指令全部拋在後頭。除了當著懸崖往下跳,里奧還真想不到什麼更有效率的自殺方法。他咆嘯著、咒罵著,甚至試圖想要抓住幾隻哥布林,但沒有用,眼看零散的隊伍就要為騎士送頭。
  這時,盧恩學士出手了。他雙手互擊,然後把手貼在地面上。說也奇怪,前方的地面好像出了什麼古怪,馬匹異樣的瞪了兩下,一個重心不穩跌倒在地上,背上的騎士被馬蹬給纏住,哥布林圍上去一陣亂砍。後方的步兵逐漸趕到,慢慢維成弧形想要封鎖他們的動線,現在距離已經近到相當危險了。
  對方架起弓,就算現在拚死集中往某個方向攻擊,恐怕也得付出不小代價。學士用睡眠術弄倒了兩個人;哥布林毫無章法的朝著眼前的敵人攻擊。里奧緩緩的退後,背部碰到了什麼東西,是盧恩學士,他們所有的人緊靠成一群,已經被半包圍了。有哥布林立刻丟下武器逃跑,卻立刻被飛箭射穿胸膛,他們只能等在原地,讓對方繼續形成包圍網。

  「你們覺得贏定了嗎?」盧恩學士對著弓手高聲嘲弄著,「以你的程度算不賴了,我本來不想用這一招的!」
  弓手們不發一語,訓練有素的站到定位。里奧往後瞥了一眼,心裡沒底學士還藏了什麼招。
  「天地精靈啊!」學士將里奧身旁的一隻哥布林給硬推出去,「給予戰士勇敢的戰士無比的力量吧!」

  「變巨術!」學士動作誇張的大喊著,撒出一把粉末。

  就在他們眼前,那隻哥布林恍恍惚惚的往前衝去,就這麼發生在里奧眼前,哥布林的體型逐漸抽長、拉高,手上的長刀也跟著變大,原本只是二肘長的白刃,現在幾乎被放大了四、五倍。哥布林朝著弓手們直線衝過去,體型仍舊持續的變大,最後變成了將近十五尺高的巨人!

  里奧可以看出來弓手們面臨一陣慌亂,他們改變方向,紛紛朝著巨大哥布林放箭。

  「衝!」盧恩學士從背後推了里奧一把。

  里奧心理發慌,他知道變巨術的效果有限,尤其是面對複數的遠程攻擊特別沒影響,如果這就是盧恩學士的最後招式,那其實根本是找死。他咬緊牙根,用盾牌互助身體往前衝刺,逼近其中一人,那人連忙丟下弓去抓匕首。里奧將法術灌進劍裡,劈下,骨頭斷裂的手感伴隨著皮肉焦黑的臭味傳來。他稍微退回,大多數的敵人都把注意力放在巨大哥布林上。
  沒有時間思考了,里奧抓緊機會展開攻勢。他施法、揮劍、施法、揮劍……其他的哥布林也從後方上來支援,把握著這波反攻。剛剛騎馬的可能是他們的長官,面對巨大哥布林跟他們的攻勢,失去指揮的敵方小隊走位已經顯得凌亂。巨大哥布林中了幾箭,腳步開始搖晃了起來,胡亂的改變方向,想要觸及攻擊他的敵人。

  哥布林搖搖晃晃的朝弓手們接近,敵人們退開,持續的放箭──沒想到,箭矢卻絲毫沒有傷到哥布林,從里奧的角度可以看到箭矢穿過了哥布林的身體。

  他懂了,盧恩學士剛剛玩了個把戲。那根本不是變巨術,只是個普通的無聲幻象──沒有實體、根本不存在的幻影。學士故意讓對方聽見他喊變巨術,實際上是用無聲幻象罩住哥布林,然後用暗示之類的法術讓他衝出去亂跑。身在混亂的戰場當中,還滿幾可亂真的。

  里奧衝上前,施展七彩噴射,兩個弓手脫力的倒下,他順手補了他們幾刀,轉眼之間,敵人已經只剩下一半。眼看情勢不對,已經有人轉身逃跑,剩下的敵人見狀,也跟著逃命去了。里奧沒有鬆懈,繼續追了一陣子,直到他確定敵人跑得夠遠之後才停下來喘氣。

  他走回剛剛的戰場,翻翻敵人的屍體。他們的衣襟上繡著繁複的玫瑰花,是毒牙薔薇的人。

  *


  氣氛一直都很低迷,誰都沒有說話。里奧檢查著自己的傷口,慶幸自己沒有受什麼重傷。他環顧四周,除了他跟盧恩學士之外,只剩下八名哥布林了。敵人的身上有口糧跟飲水,但是分量不多,這代表他們只是做短期、小距離的搜尋。這顯示出一件更嚴重的事情:附近可能有人數更多的大部隊。

  「我們得談談。」一群人當中,只有盧恩學士坐在車上。他一邊守著小黛,一邊嚴肅的說。
  「怎麼?」里奧頭也不抬,坐在地上磨著手中的刀。
  「這小鬼,」盧恩學士用下巴指指被綁在一旁的小黛,「憑我們人數,沒辦法把她送到罕米隆爾了。」
  里奧停下動作,放下了手中的磨刀石,抬起頭來看著盧恩。不只是他,連剩餘的哥布林都專注的聽他說話,這不只是任務而已,是攸關性命的話題。甚至連蒙住眼睛的小黛,都好像在聽他們的對話。

  「你的意思是說,要我們背叛弗摩族?」

  「這就是灘爛帳,從一開始就是!」盧恩不耐的揮揮手,「打從那貨帶著螞蟻殺進城裡開始就是一團爛帳了……我們那時候就該捲舖蓋逃走的。」
  「弱者才會從戰場前逃走。」里奧說。
  盧恩的看了他一眼,有點煩躁的樣子。
  「現在說這些沒有用了。現在全世界都知道是我們帶走了這丫頭,」他指指一旁的小黛,「毒牙薔薇會繼續追蹤我們,我們不可能撐到帝國接應的。」
  里奧還在思考。旁邊一個瘦高的哥布林說了幾句話,腔調重到里奧聽不他在講什麼。
  「不成,」盧恩回答,「就算我們把她丟在這自生自滅,只要他們不知道的小黛的下落,搜索的強度就不會降低。」
  「那你的計劃是什麼?」

  「大約在距離這東北方五十哩,有個小農村,不到二十戶人家,」盧恩深鎖著眉頭,「那邊的村長不是太乾淨……我想他很樂意花點金子去討好歐利安伯爵。」

  「我們可以把人質賣給他……條件是他必須偽造我們的死訊,讓毒牙薔薇相信我們已經死了。」他說,「若是如此,我們現在就要轉向東方。」

  「魔族不會那麼輕易放手的。」
  「努亞達的勢力不到這邊,」盧恩說,「不然他們早就派人把小黛給接走了。那個村長給的錢,起碼夠我們買個假身分。」
  里奧陷入思考中。如果可以,他不想放掉現在好不容易在魔族之間建立起來的一點點功績。如果放棄了這個任務,勢必就得離開弗摩族,或者謊稱他在戰鬥當中活了下來……他沒有把握這種謊言可以維持多久,這些哥布林只要利可圖什麼都做得出來。

  那個瘦高的哥布林又發話了。
  「那個村長,」他講話有很慢,邊講邊思考,「不付贖金,反而……派人抓我們?」
  「那其實不成問題,還是有備案,」盧恩回答,「那座村的北方,就是龍泉谷,南北走向。雖然會花點時間,不過如果我們從那邊北上……」
  盧恩的視線落到了里奧的身上。里奧坐直了身子,意識到盧恩要說什麼。

  「我不會回家族去!」他說。

  「現在什麼時候了?」盧恩不耐的吼,「你到底是他們的私生子。就是因為你們家族的領地就在附近,所以我們才能同時躲過埃西林王國跟弗摩族的追捕。我們現在就得調往東方!」
  「「我刺傷了我老頭,他們看我就當外人了!」里奧說,私生子這麼多,不差我這個,他們不會幫我們的。」
  「那個村子除了農夫之外什麼都沒有,」盧恩站起身來,「他們光聽到貝瓦松加這個性就會嚇到什麼都答應!」
  「不可能!」里奧也跟著站起身,「他們也會知道我是被驅逐的,他們會把我們五花大綁送給老頭斬首!我不要依賴這姓氏去勒索別人!」

  「都是你們的意見!」旁邊的哥布林居然選在這時候進來插嘴,「我們才是多數!憑什麼從頭到尾就看你們意見?」
  「這麼厲害你就說個其他方案啊?」另一個哥布林訕笑道,那群跟他同一陣線的歌布林笑了起來。
  「這有什麼關係!」發難的哥布林這下轉移了重點,「從頭到尾、你看看這老頭做的決定把我們害成怎麼樣?你愛當人類的狗,你去!」

  那哥布林聽了,猛然跳起來,對著他露出尖牙。
  「都什麼時候了,你們還想搞內鬨?」里奧按耐不住的咒罵。
  「你閉嘴!」又有哥布林針對他,接著一連串的哥布林髒話,「是你綁走了那妞兒、是你把我們帶進這渾水、是你害死黑白雙煞……全都是你的錯!」
  「我們一起犯了錯!」里奧怒吼,「是你們自己同意要接這任務,我從來沒逼你們!除了在你們又犯蠢的時候。」
  「你有種再說一次!」

  「我們要、一定要,往東方走!」盧恩學士在混亂中試著把話題拉回來,「我們沒有其他路可走了!」

  一片混亂的哥布林語響起,幾乎所有的哥布林都已經站了起來,在嘈雜聲中還帶著幾句通用語抗議。
  「要當懦夫你自己去!」有人大喊,「帝國會殺光我們!沒有人瞞得住第二魔王!」
  「你這傢伙根本是反內奸吧!你想害死我們全部,獨吞所有獎賞!」
  「那半精靈全家都是強盜!是他跟盧恩暗中決定,要把我們送去他家族斬首,獨吞獎賞!」

  「我家族絕不可能庇護我們!」里奧的怒氣已經到達頂點,「隨便想就知道,給我用點大腦!」

  這句話恐怕戳中了什麼,一名哥布林抓著刀朝里奧撲了過來。里奧及時閃過,在他肚子上補了一拳。他打中了胃,哥布林咳出一口鮮血。像是什麼開關被啟動了一樣,其他的哥布林紛紛抽出武器,有些直接靠著牙齒跟指甲扭打起來。仔細看的話,甚至會發現他們打架的對象跟幾分鐘前爭論的對手不一樣。
  他們咒罵著、扭打著。一名哥布林另一個壓在地上,掄起拳頭把他揍得滿臉是血;里奧架住一名朝他揮武器的哥布林,抓著他的腦袋往馬車上撞。

  「停手、給我停止,你們這些蠢材!」盧恩學士跳下馬車,憤怒地高舉雙手,魔法的閃光從他手中迸發,「聽我指揮!這是命──」

  話還沒說完,一名哥布林將匕首刺進了盧恩學士的腹部,幾乎要深及脊椎。學士一愣,全身僵硬著,還沒有意識到發生了什麼事,接著就痛苦地倒在地上。

  里奧猛力抓著歌布林的腦袋砸,直到對方昏厥過去。他轉過身,這才發現盧恩已經死了。哥布林仍舊在彼此作戰著,根本考慮到任何後果、沒有考慮到自己親手斷了自己的退路。現在他們眼中只有連日累積的憤怒,各種猜忌跟質疑全部一涌而上。

  「里奧!」一個沙啞的聲音喊道。
  里奧轉過身,是剛剛那個身形瘦高的哥布林。
  「抓人質,跟我走。」

  里奧看看他,又轉頭看向戰場。又有更多哥布林倒地了,不知道死了沒有。

  「快……」哥布林急切地用不甚流利的通用語說,「已經結束了。我們得走……現在!」

  里奧不管三七二十一了,他衝上前,推開兩個哥布林。一把抓住車上的小黛,女孩全身縮成一團,避免引起任何人的注意。在里奧伸手碰到她時恐懼的抖了一下,不過去沒有發出聲音。

  其他的哥布林仍舊專心的交戰著。瘦高的哥布林已經退到後方了。里奧咬緊牙根,隨手抓了兩個包袱,埋著頭往前衝,逃離了馬車、逃離了哥布林、逃離了一切。

───
[1]
哥布林
哥布琳是受人的其中一支分枝。大部分的獸人僅遵守「先祖」的教會,崇尚勇猛跟真誠,然而,有一部分受人受到身為愛隆娜亂源的人類影響,開始想要使用偷襲、在玩弄政治權力。為此,「先祖」們遺棄了他們,他們身形變小、相貌被扭曲,再也無法像過去那樣長得高大強壯,也因為過度結黨營私而終究難以成大器。

[2]
黑白雙煞
前面的戰鬥當中出現的東西
悠久行者之歌    03.暴力的強大--2

我還真的沒想到我會把這種兩秒鐘掰出來的東西回收再利用XDD

[3]
變巨術
此法術造成人形生物迅速變大,高度增為2倍,重量增為8倍。這個變化讓生物體型上升一級。力量獲得+2體型加值,但敏捷遭受-2體型減值(最小為1),攻擊檢定和AC也因此獲得-1減值。

原本是沒有辦法將哥布林放大到15呎高的,但……

[4]
無聲幻影
你可造出單一物體、生物或力場的幻影,其呈現樣貌由你想像。該幻影沒有聲響、氣味、肌理,也沒有體溫。你可以在範圍內任意移動該幻影。

───
大家好,我是停更了兩個禮拜還耗光了存搞的綺羅☆~(ゞ ω ‧)v

這裡周在在忙一部邀稿的事情,因此幾乎所有心力都被綁在上面了,不過我也著實被弄得一個頭兩個大就是了。

老實說,當初的預想中還真的沒有想到會有以里奧為主角的故事。因為里奧並不是主要跑團的成員,因此完全是出於改編,不過我想有這些遺失的段落會讓整個故事後面的脈絡更加清楚一點。
我的玩者也跟我抱怨過不了解後面為什麼里奧的角色會有那種改變。

完全原創的劇情,要在故事性當中兼顧合理,比起連載跑團紀錄還要困難了一些。不過我想創作終究是有趣的,即使過程中再怎麼崩潰,結束之後回頭看看自己的作品,一切都值得。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813328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愛隆娜|TRPG|第六紀元|跑團紀錄|DND|奇幻

留言共 2 篇留言

Gurthang
本來正要吐槽變巨術也太離譜,沒想到自己說了XDDD

12-07 23:42

綺羅
以哥布林的血骰來看應該是不能變強多少XD
12-08 00:09
Gurthang
話說我最近也開長期團,不過時間上總是容易出差錯,學長你那邊有發生這種事情ㄇ

12-07 23:43

綺羅
我是事前一次統計每周固定的時間,如果沒有意外的話就照同一個時間訂
另外,我有些玩者彼此比較熟悉,所以如果有一人沒有辦法出現的時候,就由另外一個玩者代打。如果雙方都覺得OK那應該就沒什麼問題。
.
不過,因為我這團有很多個人支線劇情,所以某些時候會要求某某玩家一定要出現這樣12-08 00:12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2喜歡★fesolla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悠久行者之歌 06.錯綜... 後一篇:Re: [討論] 一為全...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empty520看到的人
歡迎來看看看更多我要大聲說5分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