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7 GP

[達人專欄] 【蓋樓小說】Black Divell

作者:夢墨輓歌│2017-12-07 22:02:23│贊助:14│人氣:315
  灰黑色的烏雲在上空盤旋著,穩健的腳步聲迴盪在冷清的街道上,四周大樓殘破不堪,夾雜著灰沙的微風輕撫而過,即便風帶來的氣味和夠受不是很好,佩戴黑刀的少年仍沒表現出厭惡表情。

  應該說習慣了還是無所謂呢?

  世界變得骯髒後,這種環境見怪不怪,有錢有勢的人搭乘火箭離開地球,無法離開的人們有的互相幫助,有的自相殘殺。

  過了數年,這世界上的人口加總起來應該也沒超過百位數。

  佩戴黑刀的少年雙眼無神四處亂晃,他已經忘繼續呼吸的意義和為什麼要不斷移動的理由,每天尋找存活資源,無時無刻小心翼翼的行走著。

  這是為了什麼?

  一紅一藍的異色瞧了黑刀一眼,就連配戴這把刀的原因也無法在腦中找到。

  我究竟要去哪裡?為什麼非去不可?

  雖然無法回答這些問題,但身體卻像被看不見的力量牽引著,有個細小溫柔的聲音叫喚著他。

  不要害怕,我們一起去--

  那是誰的聲音呢?要跟誰一起去哪裡呢?

  在這幾乎沒有人的世界裡,他還能找到某人,和那個某人一起生活下去嗎?

  內心的疑惑不知道重複多少次,即使知道思考無果,仍不斷續想著,那些疑惑和困擾是明天行走的動力,迷茫焦慮是活著的證明。

  噠、噠、噠、噠。

  過度寂靜的廢墟中傳出雜音,少年停下腳步無神忘像聲音來源,他並不期待有什麼東西出現在他視線中,只祈禱不要是幻聽或錯覺,就算惡徒也沒關係,至少……

  出現他以外的人,讓他知道這世界上除了他之外還有別人。

  活生生的人、會呼吸的人、需要進食、和他一樣困擾迷惘的人。
  
  「那個白色頭髮的傢伙!把你的背包留下!」

  有個穿著破爛的小男孩,舉著一把槍指著少年,小男孩看起來很瘦弱,即使全身是傷好像也生病了,他仍毫無畏懼的從水泥牆後站出來,想要搶走少年背包裡的資源。

  活下去。

  小男孩堅強的眼神讓少年久久凝視,有多久沒聽見活人的喘息,那繁亂的呼吸聲、受光後會收縮的瞳孔、因害怕不斷顫抖的身子,小男孩全身散發著活人才有的朝氣。

  「喂!我叫你把背包留下!」

  少年歪著頭,隨後把包包放在地上,對於少年如此老實,小男孩反而愣住了,緊緊握著槍戰戰兢兢朝少年走去,走到少年面前時,用槍戳了少年的腹部要他後退。

  看著身高只到自己腰間的小男孩,少年不由自主伸出手摸摸小男孩的頭。

  「這個距離才叫人後退,很危險。」

  「咿!」小男孩慌張地拍掉少年的手,跌跌撞撞的爬回水泥牆邊,「喂、那個……後退!」

  少年退後一步,舉起雙手淡淡的說,「槍沒上膛。」

  「欸?上膛。」小男孩疑惑的望著自己手上的槍,摸來摸去還沒找到上膛的位子。

  看小男孩手忙腳亂的樣子,少年用手比了一個七然後指著拇指後放,「按下後面那個東西,然後把滑套往後拉,這樣就能上膛了。」

  「喔。」小男孩照著少年的指示成功將槍上膛,接著小男孩突然揪著臉朝少年大喊,「這種簡的事情不用你教!你趕快後退!退到後面的巷子裡!」

  少年輕嘆了口氣帶著淡笑退到巷子中,小男孩急忙跑到背包邊,直接把包包裡的東西全部倒出,看見有食物變大吃大喝起來,感覺上已經很有沒吃東西了。

  小男孩吃飽後拿著包包朝某個建築物奔去,少年也悄悄跟在身後,原本以為可以發現更多活人,沒想到小男孩跑進某個公寓裡頭,走到二樓的住戶裡把包包放好,他就一個人靠在陽台上用望遠鏡看著街道,過了兩三個小時都沒有人出現,小男孩仍繼續看著街道。

  「沒其他人了嗎?」少年終於忍不住,直接走進住戶裡。

  小男孩嚇了一跳,想把腰間的槍抽出來,卻一個手滑把槍丟到沙發底下。

  失去武器的小男孩沒因此退縮,拿起茶几上的水果刀指著少年,「你是誰?」

  「我叫做吳良,你呢?」

  「才沒問你名字!你想幹嘛?」

  名為吳良的少年環顧一下室內,悠哉的走到客廳坐在沙發上,「不知道。」

  「啊?什麼叫做不知道呀!肯定是來搶劫的吧!」

  「搶你有意義嗎?」吳良斜過眼看著角落裡的破頭爛鐵。

  小男孩吞吞口水,手裡的刀仍沒放下,「那你跟蹤我有到底有什麼目的?」

  「不知道。」

  「欸--真是奇怪的人。」

  「難道搶劫別人的人才正常嗎?」

  「也、也不是這個意思……」小男孩有些內疚的放下水果刀,坐在茶几旁邊跟吳良保持距離,「我叫做燁樺,你應該不是壞人吧。」

  「壞人也不會說自己是壞人。」吳良按著刀柄淺笑著說,「不過,如果我是壞人的話,你應該沒辦法繼續用望遠鏡了。」

  燁樺半瞇著眼有點不開心,他不想讓自己閒得很弱小,但就像吳良說的,如果遇上真正的壞人他可能連扣板機的機會都沒有。

  盯著吳良仔細觀察,燁樺也訝異在氣候不穩定的環境裡,吳良竟然穿著無袖高領衣,深灰色長褲看起來也不是禦寒的材質,他難道不會冷嗎?

  最讓燁樺最好奇的還是那把黑刀,就他這個年紀最多也只能接觸到舊時代的武器,新時代的武器大多是第五次世界大戰產出,使用特殊礦物製成。

  據說,那種武器對使用者有某些副作用,但如果使用適當的話殺傷力非常大,結束第五次世界大戰讓世界成為死寂廢墟的,就是這種礦物製成的武器。

  「很好奇嗎?」吳良卸下固定刀的腰帶,將刀放在桌上,「這是武士刀型態的Black Divell。」

  「Black Divell……特殊礦物的名字嗎?」

  吳良點點頭,環手抱胸輕輕說著,「我是末代使用者,其他前輩都被吞噬了。」

  「這種武器會吃人啊。」

  「Black Divell之所以會有這樣的稱呼,也是因為使用者生命會漸漸被吞噬,就像跟惡魔訂了契約,以自己的生命換取強大的力量。」吳良感慨的說著。

  「那……你會……」

  「還不會。」吳良看見燁樺露出擔憂的表情,便急忙解釋,「如果我能在拔刀三秒內結束戰鬥,失去的就只有三秒的記憶,超過三秒就是過去更多的記憶,當所有事情遺忘時……我才會死。」

  「欸、代價是可以自己決定的?」

  「我的刀比較特別。」吳良揚起嘴角,把刀固定回腰間順口問道:「你一個人住在這裡嗎?」

  「嗯。」燁樺用力點著頭,想到自己的事情有些感傷,「原本還有叔叔、阿姨、哥哥、姐姐,雖然都不是我的親人,但我們生活的很開心。」

  「有人陪伴確實恨幸福。」

  「不過,叔叔和哥哥為了爭取糧食,報名志願役後就沒再回來了,後來食物漸漸不夠吃,阿姨到處工作、乞討維持我和姐姐開銷,某天門口放了一堆物資,阿姨那次之後也沒回來過。」

  「姐姐呢?」

  「她……」燁樺蜷曲著身子縮在椅子上,聲音變得微弱,「天空上突然有東西爆炸,黑色流星像下雨一樣落了下來,那個時候我和姐姐在外面找保暖的衣物,我什麼都還沒反應過來,姐姐就把我抱起來往旁邊的窗戶塞,我躲進屋子裡所以沒事,但姐姐被流星砸中後變成黑色墨消失。」

  「Black shooting star,終結第五次世界大戰的炸彈。」吳良知道武器的名字,但他想不起來自己為什麼能避過那可怕的武器,也許是自己運氣好剛好在屋子裡吧。

  「在那之後我一個人生活在這裡了,去年這裡還有十幾個人,好像有個領導者把大家帶走,說要去找更好的生活環境,不過我跟那些人都不熟,所以自願留下來。」

  「之後,你開始搶劫的生活?」

  「咦?才、才沒有,只是剛好沒食物……」燁樺抿著嘴緊閉雙眼,他有點不想承認自己搶別人的東西讓自己活下去是錯的行為,「其他人不也是這樣嗎?」

  「嗯,很多人都不願意坐下來好好談話,而是直接攻擊別人呢。」

  「嗚……對、對不起。」

  「如果你認為自己沒錯,就不需要道歉。」

  燁樺低著頭,無力垂著雙肩,「我、我其實很高興。」

  「很高興?」

  「因為很久沒見到活人,而且大哥哥人很好。」

  吳良挪動身子到燁樺身邊,抬起手拍拍他的頭,「我也是。」

  燁樺微微笑著,靜靜坐著讓吳良摸他的頭,「大哥哥……你願意留下來嗎?」

  吳良停止撫摸但手還放在燁樺頭頂,「不行,我必須去某個地方。」

  「那我可以一起去嗎?」

  「不是說不想跟陌生人一起行動嗎?就算我跟你聊過幾句--」

  「沒關係!」燁樺握緊拳頭仰起臉,雙眼堅定的盯著吳良,「我不想再一個人了。」

  吳良沉默一會兒,他不知道自己為什麼需要思考,如果有人願意跟他一起前往那個地方,應該要開心地馬上答應才對,但他卻無法輕易回答。

  說實在,他不能確保燁樺這脆弱的孩子能在外面存活,自己不吃不喝幾天也沒差,但燁樺只是個孩子,就算有正常飲食也不能輕忽未知病毒的可怕。

  看吳良猶豫這麼久,燁樺焦急的握住他的手,「拜託。」

  燁樺水汪汪的大眼讓吳良無法拒絕,雖然有很多事情需要顧慮,不過先帶著燁樺走一段時間,再看情況決定要不要繼續帶著他前進吧!

  他們很快的整理好行囊,吳良跟著燁樺走公寓,外頭仍是烏雲密布的景象。

  才沒走幾步,吳良忽然發覺耳邊不再有的細語的聲音,也沒有未知的引力要他朝某個方向前進,頓時他覺得有點無助,連自己該往哪裡去都不知道,只能愣在原地發呆。

  「大哥哥?」燁樺握住吳良的手,拉著他朝某處走,「大哥哥迷路了吧!這附近我很熟唷!我可以帶大哥哥走出這個城市。」

  吳良跟在燁樺身後,看著他堅定不移的模樣,心中某些被遺忘的澎拜情緒逐漸浮現。

  這就是--安心嗎?

  原本以為自己是能幫助人的有能者,沒想到……自己才是需要被幫助的那個人。

  前方起了大霧遮蔽了視線,但燁樺毫無猶疑的繼續前進。

  雖然不知道他們的目的地是何處,但至少--

  現在他不是一個人。


  遙遠模糊的記憶閃過腦中,吳良隱約記得有這麼一個人對他說:

  「不要害怕,我們一起去--」

  是誰呢?

  好像是個溫柔漂亮的女人。

  要去哪呢?

  似乎要去安全的地方。

  她是誰呢?

  跟我一樣是個異色瞳的女人?

  她要去哪呢?

  要去……哪裡?


  「大哥哥,聽說這裡有避難所唷!」

  「避難所?」

  「嗯!叔叔說過,第五次世界大戰時,有帶小孩的女生可以那裡避難。」

  「你跟姐姐沒去那裡避難嗎?」

  「因為人數太多了嘛!所以我們就把位置讓給別人囉。」

  「你認為那裡還有人嗎?」

  「不知道耶,不然我們一起去看看吧!」

  燁樺燦爛的笑著,吳良微微勾起嘴角握緊他的小手。

  「嗯,一起去吧。」


  --

廢叭:

噗浪之前的蓋樓活動XD拖了有點久~
其實早在11月就寫完了啦w但一個忙碌就整個忘記發布(喂
以下是大家蓋樓的設定:

世界觀:大滅亡後的廢墟世界
姓名:吳良
性別:男
年紀:23
個性:實力高強不自知,歉虛又天然的老好人
外貌:白髮紅藍異色瞳、190公分
穿著:穿著高領無袖的黑色上衣,以及深灰色褲子
武器:劍士,武器是黑色不明晶礦製成的武士刀。
有著進入戰鬥模式只能持續3秒的無敵狀態,模式關閉後會對自己的戰鬥毫無印象。

文章再次取名無能,用假裝很厲害的英文當標題(喂!

至於人設嘛!
吳良看設定感覺超--帥的w
原本想幫他寫溫馨一點的故事
不過我在感情方面寫得都很卡QAQ
結果寫出來的故事好像很攏統呢

嘛嘛、有個名字難唸的小正太陪伴算好吧
這次的蓋樓小說到此(合掌)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813293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6 篇留言

Onikis
咦?就到這啊?
歉虛是欠噓的意思嗎?www

12-07 22:07

夢墨輓歌
其實在人快死光的世界,我也不知道要怎麼表現謙虛呀w
也許我應該去參考一下少女終末旅行XD
只有兩個人的日常能演這麼多也很厲害12-07 22:13
哈德
看來武器有共通點w

12-08 08:08

夢墨輓歌
[e19]沒錯!12-08 08:22
的路人甲
只好…說好的妹子呢?(錯

沒蓋好蓋滿,遺憾X

12-13 01:01

夢墨輓歌
那結果要改成,我們一起去找妹子(住手12-13 07:11
的路人甲
於是下一部是小男孩繼承了大哥哥的刀跟遺志,踏上了找妹子之路(並不是

12-13 23:57

夢墨輓歌
大哥哥直接便當了嗎XD12-14 18:28
的路人甲
不不,是大哥哥時辰到了,被刀子啃掉了xxxx
所以小男孩才出馬x

12-15 01:41

夢墨輓歌
原來還能有這種操作!12-15 07:47
的路人甲
文中的設定x

結果再寫下去會變長篇的感覺啊><

12-17 00:01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7喜歡★xicase666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羊駝劇場】恭喜色之羊予... 後一篇:【羊駝劇場】戰鬥吧!...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sot05191836喜歡推理的巴友
《徵信社的大小姐》更新到第三卷序章啦!歡迎來看看或訂閱喔 https://home.gamer.com.tw/creationDetail.php?sn=4589284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0:03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