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6 GP

Re:從零開始的異世界生活WEB版 5-33

作者:後攻の絶傑.流星雨│2017-12-07 20:37:41│贊助:32│人氣:4435
第五章 『鐫刻歴史的群星』
33 『都市廳舍攻略戰』

翻譯: cutoren
潤色/校對: 神小羅 流星雨

──直到今早為止的都市普利斯提拉的面貌像是假的一樣,陷入了萬籟俱寂。

走在石板地面之上,瞥眼間將視線望去流動著的水路。
水,清澈無污。就算是現在,水流也隨著既定的流動方式不斷生成。在一條水路之中,水的流動往左右岔開的不可思議的機制依舊健在,只要人潮恢復的話,也就能相信如今都市的絕境就只是一場夢魘而已的程度。

「大將,不能拖拖拉拉的啊。」

「啊啊,我知道的。畢竟不得不以『都市廳舍的攻略每慢一秒,就會增加一成危險』這樣的程度來考量呐。」

「那樣的話,第十一秒就會突破界限了不是嗎。也不是該說的話就是了呐。」

帶頭的加菲爾眯起眼睛,而里卡多以宏大聲量申訴不服。但是,他們的側臉卻是一副完全不把那聽膩了的提醒與勸告等當一回事的樣子。
扛著劈刀使勁踩踏著地面的里卡多,並無法洗刷加菲爾所抱有的緊張與罪惡感之類的一切情感。

看起來與平常狀態無異的里卡多,還有明顯和平常狀態不同的加菲爾。
雖說如此,對於里卡多而言,也是有三個當作家人來看待的部下被傷害了。他的內心並不平靜這件事,通過避難所的互動已是充分可見的了。
另一方面,加菲爾也潛藏起平時那毫無根據的自信與魯莽,看起來比起慎重更像是膽怯一般地將警戒之意四下散佈開來。

「……什麼嘛,雖然我沒有甚麼資格能說……」

無法維持平時的心態的,不只是那兩人而已。
昴的狀況是右腿負傷再加上碧翠絲的脫離。更重要的是,無法隱藏對於不知道愛蜜莉亞安危的焦躁感。
就算只注重速度地尋求著變化,通過過去的經驗可以知道放任主導權被掌握這樣的事情,無非是把最惡事態召來而已。

那是每個人各有各自的做法,並抱有問題的組成都市廳舍攻堅小隊。
(注:原文『三者三様』,解釋為『每個人都有不同的做事方式和思考方式等。有三個人,就有三種方式。』求更佳的翻譯。)

就這樣一次都沒有遭遇到魔女教或是暴徒,成功到達了與其他避難所的成員碰頭的地方。然後,那裡早已經……

「昴殿下。」

「能夠平安地到達真是太好了。」

威爾海姆以及庫珥修的表情因昴一行人抵達而變得明朗。當然,在同樣的地方裡,也存在著由里烏斯的身姿,他輕輕地用手撫了自己的頭髮,然後…

「雖然我想你應該是對愛蜜莉亞大人的事情感到不安的吧,加入這裡沒問題嗎?」

「為了大局該優先於何處,還不至於會像個白癡一樣迷失自我啊。更何況,雖說這是令人不爽的事實,拐走愛蜜莉亞的混蛋的目的才是癥結所在。暫且不去考慮他會對愛蜜莉亞加以危害這樣的事情也可以──這樣的心情也是有的。」

「可以體諒你的心情喲。要是安娜塔西亞大人處於同樣的狀況的話,我也不認為我能夠保持冷靜。」

對於關懷的話語點了點頭後,昴轉身面向威爾海姆。
老劍士一邊挽起了手臂一邊閉上了眼睛,並讓靜謐的劍氣漲滿全身。
他的腦海裡到底在描繪著何物,眼瞼的裡邊又到底卷起了什麼樣的思念漩渦,昴無法體會。
不過,威爾海姆察覺了昴的視線而睜開雙眼,接著把手放入懷裡,然後對昴拿出了對話鏡。

「昴殿下,和說好的一樣,這是對話鏡。在戰鬥之中不一定能有顧全一切的餘裕,因此有勞了。」

「瞭解。這就暫且按照計畫來分配吧。」

將遞過來的對話鏡收入口袋裡,昴對威爾海姆還以點頭。
那是為了讓三處避難所的成員之中,負責聯絡的人來手持對話鏡這樣的對話。

戰鬥組裡,讓作為戰鬥力最為派不上用場的昴來持有。在各個避難所巡迴的菲利斯隨身攜帶一個,而最後一個則為整理情報的安娜塔西亞所持。
理想狀況是,讓這三個地方皆可取得密集的聯繫來運作的話就最好了。

「那麼,來重新確認一次吧。以目前加菲爾大人所確認的階段,正在守護都市廳舍的是魔女教徒兩人。操控大劍的男性,還有揮舞長劍的女性。這是沒錯的吧?」

「啊,沒錯。不論哪個都不是尋常的劍士。就算是本大爺,不認真上的話大概一不小心就會立刻被砍為兩半就此完蛋了吧。」

為了讓集結起來的全員共享情報,庫珥修率先把話題歸納起來。
對於加菲爾的回答點了點頭,庫珥修前後看了看威爾海姆與由里烏斯後。

「被認定佔據著都市廳舍的是『色欲』的大罪司教,再加上那兩人。同時也預想魔女教教徒的存在。對於『色欲』的大罪司教,沒有聽聞過什麼有關的事情嗎?」

「非常抱歉。至少,就算是作為近衛騎士的我所知的範圍裡,也一次都沒有聽說過有關『色欲』的事情。雖說曾經較為有名的是『怠惰』以及『強欲』,但關於『強欲』的話,這次是昴這邊……」

話說到一半,由里烏斯把話題轉到昴這邊。昴點了點頭,

「畢竟『強欲』也來了,雖然我也不認為之前聽到的故事是騙人的。不過……是過去的帝國嗎?那個打倒了最強的騎士這等強大的程度,這樣的事情稍微有點可疑啊。像是打鬥動作之類的,說真的,是連我都大概能與之抗衡的大外行啊。只不過……攻擊並不管用」

「那啥,並不是因為小哥的無力嗎?」

「並不是那種等級的事情呐。大罪司教相互內鬥時,雖然『憤怒』讓『強欲』沐浴了火焰,但『強欲』在不避開的情況下,別說燒傷了,服飾上的焦痕連一處都沒有。不知道箇中緣由。」

雷古勒斯的權能,方便得該說是『無敵』嗎?
始終都很方便。要是不好好整理一番的話,真的是就連攻略的頭緒也都沒有的,最糟糕的力量了。雖然想要相信那絕不是那麼不合理、一線到底的能力就是了。

「明明要是這邊的『最強』可以過來的話,不去像這樣煩惱也應該沒問題的呐……」

「萊茵哈魯特並不在無辜的民眾可能會受傷的狀況下現身什麼的,還真是無法想像的事情啊。我想大概他自身應該也面臨了讓他無法展開行動的問題吧。遭遇到其他魔女教的可能性自然也包含其中。」

只有由里烏斯對昴投以像是理解一般的眼神。
在事件發生之前,與亨克爾多少有所接觸的菲魯特和萊茵哈魯特兩人。要是使得他們無法行動的理由的,那令人討厭的想像並不正確就好了。

「如果是指想要確認的事的話,除此之外也是有的啊。『色欲』那混蛋所報上的『卡佩拉・艾美拉達・盧克尼卡』這名字。你們認為報上盧克尼卡王族之名這樣的事情有什麼樣的意義?」

「是在嘲弄揶揄嗎?王族的全滅已是眾所周知的了啊。」

「或許是某種資訊?總覺得將之認為僅僅只是惡作劇而不去在意,還有些太早了。」

對於昴的疑問,里卡多與庫珥修提出了不同的見解。
如果是魔女教的話,兩人的意見不論哪個就都有可能,值得考慮進去。那可是僅憑聲音就能得知其性格惡劣的『色欲』。既非常具有里卡多所說的惡作劇的可能,也該考慮作為惡毒謎團的面向。
不過,提出了無論哪個都是錯誤的是,舉起手的威爾海姆。

「回想起了一件事。」

「回想起的是?」

「雖然並不知道關不關乎卡佩拉,但曾少許聽聞艾美拉達・盧克尼卡的名聲。雖說如此,也不是說有過直接的認識……但擁有艾美拉達大人之名的人,確實曾存在於過去的盧克尼卡王家之中。」

「────!」

全員因意料之外的情報而瞠大雙目,而威爾海姆摸了摸自己的下巴。

「追溯起來的話,那是在亞人戰爭之前的事了。因為是在我從軍之前的事,所以應該已經有五十年以上了吧。當時的盧克尼卡王家裡,被稱之為艾美拉達大人是非常的美麗且聰穎之人這樣的事。」

「是說『色欲』以那個艾美拉達之名自報家門嗎?為了什麼?」

「至於其意圖,我也不知道。只是,聽說艾美拉達大人在年輕之時遭疾病纏身,就那樣逝世了。但是……並沒有像是舉行國葬這樣的事情。」

時值王族的死亡,卻並未舉行國喪這樣的事情是有點不可思議。
究竟是為什麼才會那樣,昴帶著這樣的想法把頭傾向一邊後,威爾海姆想著該怎麼說明而一邊皺起眉頭,

「當時的國勢很艱難,這就是表面上的理由。但是,真正的理由是因為國民的情感並不希望那樣的事情發生……」

「國民並不希望,是指?」

「雖說艾美拉達大人非常美貌,也非常聰慧……但她的本質殘酷至極,心懷他人無可估量的黑暗。因此就連盧克尼卡王家也視之為異端,甚至將她死亡的事實都暫且隱藏了起來了。」

通過無法考證的事情,道出一度將劍託付於自己的王國所拘束的話題大概是於心不安的吧。威爾海姆的話到了後半已經含糊不清了。
取而代之的是,清楚地刻畫出了報上艾美拉達之名的『色欲』那根性的惡劣。

「再怎麼說應該也不是本人吧……所以『色欲』報以艾美拉達之名到底是……」

「如果是影射盧克尼卡王家的話,對知道艾美拉達大人名字的人還真是惡趣味般的騷擾。採取迂迴戰術來誘發猜忌之心嗎?」

在該處的全員對於威爾海姆的結論,以吃不消的神情嘆口了氣。
特別是和昴、加菲爾、里卡多他們這些對王國的忠誠度稀薄的人們不同的,庫珥修、威爾海姆、以及由里烏斯三人的心情是無法估量的。
那可是宛若對王家忘恩負義、並施以嘲笑一般的惡毒舉止。

「儘管如此……卡佩拉,她是卡佩拉嗎?」

「對於那樣的名字,有任何的想法嗎?」

由里烏斯眼尖地察覺到了用手按著額頭,並口中反復說著『色欲』的名字的昴。而對於他的視線,昴展現了苦澀的表情,並以『沒什麼』作為開場白,然後,

「並不只是卡佩拉而已。雷古勒斯,還有席裡烏斯也是。現在想來的話,培提爾基烏斯也……難道……不過要說有著某種意義也是難以想像就是了。」

「什麼啊,大將。是說那些傢伙的名字裡,還有什麼特別的意義的嗎?」

「不是什麼重要的事情喲。只是……有種,難道說那些傢伙的名字,與我的故鄉的星星的名字居然相同的感覺,就這樣。」

「星星的名字,嗎?」

對於昴的回答,庫珥修像是興趣頗深般眼神閃爍。
看到了其他的臉孔一副抱有興趣的樣子後,昴一邊撓了撓頭,

「別給我做奇怪的期待哦?那個,我的故鄉的話會給星星命名,而總覺得大罪司教的名字多數都戴有那些星星之名。我,那個,挺喜歡星星的名字和逸聞的呐。所以稍微懂得比較詳細之類的啊」

「還真是,擁有著相當不符合你的作風的興趣啊。星星,呢。」

「先說好了,我的『昴』這個名字也是以星星來命的。不,現在那樣的事情怎樣都好啦。就只是那樣的事情而已。說了無趣的話還真是抱歉啊。」

昴甩開了欲知詳情的全員的視線,陷入了尷尬。
但是,對於想要把話題給結束掉的昴,庫珥修卻是唱了個反調。

「請等等,昴殿下。有關那個星星的名字,真的只是就此結束了嗎?他們的名字,真的只是很偶然的與星星之名一致,僅此而已嗎?」

「說什麼僅此而已嗎,並非僅此而已的場合會是什麼啊。」

「譬如說,昴大人的故鄉的星星之名,正是作為他們的名字的根源的可能性?從成立的原因到所展開的活動,魔女教是一切都被包裹於謎團之中的集團。由自己來輕易封鎖說不定會有所關聯的可能性可不行。」

「────」

對於庫珥修那意料之外的追問,昴雖然感到訝異卻還是陷入了思考。
說真的,昴一直認為星星的名字的符號應該只是單純的偶然而已。要說為什麼的話,這裡畢竟是異世界,哪裡都不會有昴所知的星星之名流傳開來的理由。
但是,真的可以如此斷言嗎?

在這個普利斯提拉裡,昴可是親眼見證了以和屋的形式流傳下來的日本家居的建築風格。在卡拉拉基的什錦燒、甚至就連關西腔也說不定是經由合辛的手以文化的形式生根。
或許魔女教的創立,也牽扯到昴所知的現代知識也說不定。對大罪司教冠以星星之名那般毫無品味的嘗試實際上便是如此也說不定。

「培提爾基烏斯。雷古勒斯。席裡烏斯。卡佩拉……」

「對。昴大人說了那些星星的名字裡有著逸聞。那些逸聞究竟是什麼樣的逸聞呢?可能有關係也說不定。」

「逸聞、逸聞的話……」

挖掘出隨著與原本的世界的聯繫漸遠而開始變得稀薄的有關於星星的記憶。
曾經喜歡過的、曾經喜歡過的天體圖鑑。知道了自己的名字的由來存在於星星之中,昴貪婪地沉浸在圖鑑裡,並大量地把星星刻入了腦裡。
在那之中,與可憎的大罪司教們名字相同的,相關的星星的存在──

「巨人的腋下,還有,中心之手」

「誒?」

聽到了腋下這想都沒想過的單詞,庫珥修把頭傾向了一邊。
但是,昴沒有發現她那樣的反應,抓著並搖了搖她那纖細的肩膀,一邊逼近一邊說道。

「中心之手。對。是中心之手啊!」

「昴、昴大人?什麼……中心之手是?」

「培提爾基烏斯……不不,我是說參宿四之名的來源喲。那傢伙的能力是『不可視之手』,而參宿四之名的來源是中心之手啊!」
(注:參宿四,英文名Betelgeuse)

如果很牽強的話,想笑就笑吧。
但是,真的只是偶然的相同而已嗎。硬是拿來套用的話,僅僅只是令人發笑的符號而已嗎。
並非培提爾基烏斯,而是名為參宿四的星星——熟知這些的昴,想要清楚地將之指摘出來。那就是理由,這樣的事情發現得也太遲了。

「席裡烏斯是『燒焦』『發光』,這有點微妙嗎?雖然是噴著火沒錯,頂多是如字面的符號而已嗎。……雷古勒斯是,『小小的王』。這不正恰是那自我中心的傢伙的價值觀嗎!那麼卡佩拉是……!」

「卡佩拉是?」

「雌山羊!是雌山羊啊!卡佩拉是雌山羊啊!」

記憶力念念有詞,昴腦海裡的星星逸聞與大罪司教的關聯性是有意義的。
浮現出會心的一笑,並像是表示『不賴吧』一樣挺起了胸膛的昴。
而聽了昴那樣的回答,保持被抓著肩膀的狀態的庫珥修把眉頭壓低。然後她把視線看向另外四人,他們也是一副複雜的表情……

「是腋下嗎?」(由里烏斯)
「然後是『發光』…」(威爾海姆)
「小小的王…」(里卡多)
「是說雌山羊呐…」(加菲爾)

「──啊咧?」

對於扭過頭的四人的反應,昴到了現在才發現到自己找到的情報比起想像還要更加慘澹這樣的事情,

「昴大人、抱歉。都是我的思考不周。」

是的,就連庫珥修也都感到過意不去。

※ ※ ※ ※ ※ ※ ※ ※ ※ ※ ※ ※ ※

星星的名字與大罪司教的符號,就此得以迫近於他們的根源的目的漂亮的失敗了。
但是,可不能一直拘泥於那樣的失敗。挑起重視速度的閃電作戰之前,不得不回避在此之上繼續浪費時間這樣的事情了。
因此,在共用了昴他們全員的能力與戰鬥風格後就出擊了。

路途之中馬不停蹄地,由里烏斯與庫珥修一起同行的『鐵之牙』團員各個採取警戒態勢並確保了前行道路,六人平安無事地抵達了直達都市廳舍的直線道路上。

「和前一回一樣,什麼都沒有改變呢……」

鼻子哼了一聲,確認了沒有敵方身影的加菲爾咂了咂嘴。
根據他所說的話,在穿過這條直線道路後,在闖入都市廳舍的當兒就被奇襲了。不論是加菲爾的鼻子,還是昴的眼睛,都沒有發現到剛剛提到的人影。
要是不在的話,只是就這樣直接把都市廳舍給壓制下來而已。正因以戰力而言敵人數量少這點而想要高興的時候,

「────」

把盾牌裝備到雙手的加菲爾,以及扛起並擺正劈刀的里卡多。然後是宛若風平浪靜的大海一般注視著廣場的威爾海姆。
對於三人而言,沒有發現到那所謂的敵方身影這點究竟是怎麼想的呢。

特別是對威爾海姆而言,明明應該有著太多太多想要確認的事情才對。

「這是個開放的地方。雖然讓準精靈悄悄地巡視了一番,但並沒有發現到不讓人察覺而得以潛入的道路呐。好像沒有從正面堂堂正正地前進以外的方式了。」

讓服從於己的六個準精靈其中的數個確認了周圍狀況的由里烏斯,對昴他們如是報告道。進攻困難、防守容易的令人討厭的地理位置。

「不讓準精靈就這樣去裡面確認一下嗎?僅僅只是知道了敵人大約有多少、有怎樣的佈局就已經輕鬆多了哦。」

「非常遺憾,但我的花蕾們還無法做到那麼複雜的命令的報告。畢竟敵人也不一定對精靈沒有對策,不得不說非常的困難呐。」

「嘛,也不好讓你亂來。可惡,果然只能正面突破嗎。」

要是擴大騷亂程度的話,無法知道敵人在都市廳舍之中會採取什麼樣的警戒。
雖說如此,隨著時間的流逝只會招來更加惡化的事態而已。魔女教雖然說過了會在下一次的廣播裡提出要求之類的,但理應無法與那些傢伙進行交涉之類的。

「那就如同商談一樣上吧。雖然得看敵人的戰鬥力如何,不過基本上以多人對付一人。趕緊整理一下,然後把佔據裡面的傢伙們一網打盡啊。」

「雖說是樂觀的想法,但期待可以一切順利吧……」

對於昴的發言,由里烏斯一副挖苦的樣子回應道,然後全員同時離開了該處。
無需信號,就這樣在直線道路上跑了起來,朝著都市廳舍前的廣場湧了進去。

不論從何處都沒有敵人會出現的氣息。
領頭跑著的是加菲爾,然後緊接威爾海姆與由里烏斯。里卡多在他們之後,然後是庫珥修與昴並列在最末尾。
絲毫感覺不到右腿的違和感。雖說是不論是痛楚還是感覺都沒有的不可思議的狀態,奔跑起來卻沒有任何的障礙。然後,

「──我上了!」

兩個人影從正上方朝著領頭的加菲爾飄然落下。
看著大型的刀刃以及細長的長劍在空中飄揚,從最末尾目睹那奇襲的庫珥修英勇地呐喊,拔出了劍。

──釋放出了百人一太刀。

劃出一條斜線割裂空氣的那是,應用了『風見』的加護的庫珥修的必殺一擊。
要是進入視界範圍的話,可以做到延伸至數十米外的射程,那是風之刃所引起的超遠距離斬擊。

甚至能使白鯨負上重傷的斬擊疾走,朝著半空之中的兩個身影直擊而去。
鳴響起鋼鐵與鋼鐵碰撞的聲音,巨漢與奢華的身影迴旋的同時被吹飛了。

「幹掉了嗎!?」

「不,被防下來了!沒有擊中!」

奇襲,以及對抗奇襲的奇襲扯了個平。

一邊迴旋身體一邊著陸於石板地面的黑色裝束兩人,不論哪個都以自己擅長的武器完全地將風之刃給防禦了下來。
兩柄大劍,以及單刃的長劍。那從頭頂開始完全地被黑色裝束給覆蓋著的身姿,確實是魔女教的狂信者擁有的最糟糕的時尚品味。

兩個身影絲毫沒有展現出斬擊造成的影響,身體輕巧地向前微傾後,為了迎擊而蹬了蹬地面。
但是,在那之前……

「雖然防禦了庫珥修大人的一擊,但是這個的話又會怎樣呢?」

三種異色光輝在身影的頭頂上方迴旋,並將所放射出的光芒往魔女教徒傾注而下。
由里烏斯所率領的六個準精靈,以三個為一組將魔法朝巨漢與女人打去。從未見過的魔法光芒,以駭人的壓力使兩個敵人當場跪下。

針對無法忍耐壓力的敵人,加菲爾與威爾海姆朝著女人,而里卡多則是將劈刀舉過頭頂朝著巨漢猛撲上去。

「就這樣!」(加菲爾)
「──喝!!」(威爾海姆)
「結束了啊!!!」(里卡多)

若遭直擊肉體將會壓癟的打擊的威力,以及劍鬼使出渾身解數的銀色閃光疾走著。
即使在獸人之中也是常識之外的臂力所生出的劈到的斬擊也是,要將毫無防備的頭扣殺般一直線地往下揮去。
將必殺的間隔還有時機給──。

「─────」

跪著的女人轉動手中的長劍,朝加菲爾與威爾海姆的腳底割去。對於即刻以微小的跳躍回避斬擊的兩人,女人通過與長劍一樣的軌跡回轉身體,並將舒展開來的長腳往加菲爾的頸項絞去,然後把他拉入了魔法的效果範圍之內。

「什麼!」

進到了加菲爾懷裡後,女人將自己從魔法的效果範圍除外。女人的膝蓋擊碎了因壓力而身體活動遭到封印的加菲爾的鼻頭,然後用與握著劍相反的另一隻手抓著加菲爾的左臂,並以左臂前端的盾牌輕鬆地彈開了威爾海姆的斬擊。
對於那驚人的技藝,加菲爾發出了悲鳴,威爾海姆則是漏出了呻吟。

以朝老劍士的胴體踢出迴旋踢作為停滯下來的還禮。
貫穿鍛煉過的腹肌,女人的踢擊讓威爾海姆的身體折成了『く』字形。威爾海姆勉強是當場穩住了身形,但已然增加半圈迴旋的女人的另一隻腳,用後迴旋踢將他的身體朝地面叩去。

「────」

另一方面,里卡多的斬擊也是無法劈碎巨漢的頭顱而被截停了下來。
對於試圖劈碎那蹲了下來的頭頂的劈刀的一擊,巨漢爽快地把兩手之中的大劍丟掉。然後舉起毫無寸鐵的手,並滑入劈刀與頭蓋之間。

「白癡嗎、給我斷掉啊!」

判斷失誤的結果是,理所當然般地成就了雙臂被砍斷的事實。
即使劈刀是鈍面的,但所含有的氣勢與威力卻是截然不同的。巨漢的肥大雙臂因肘部的打擊而被切斷,兩隻手臂被吹飛,而濁黑的血液四下濺射。

「────」

就這樣對上失去雙臂的巨漢,里卡多繼而踏步並橫掃劈刀。就連大樹都像是會被砍到的斬擊,即將吹飛巨漢的頭顱。
但是,巨漢用另一隻手拾起了拋在石板地面上的大劍,並以那柄舉起的大劍擋開。

「啥!?」

不把由里烏斯的魔法效力當一回事,巨漢以與他的體型不符的敏捷動作朝里卡多一次又一次地發放斬擊。巨漢那被切斷的手臂的傷口噴灑而出的血之簾幕,將由里烏斯的魔法效果給無效化了。
就算因一瞬的判斷而失去手臂,那也是看透了魔法效果的弱點並行動起來的決斷力。

對於巨漢的戰鬥經驗所支撐著的大劍技藝,里卡多漸漸變得無法全部承受下來,而對於勉強架開兩柄大劍並後退的胴體,被巨漢的另一隻手臂刺中了。

里卡多因打擊的威力而發出呻吟,然後里卡多的顏面被另一個拳頭進一步揍個正著,獸人那魁梧的身體因而大幅度地朝背後被揍飛而去。

「────」
「────」

對那被迎擊的毫無防備的三人,女人與巨漢像是為了斷送他們的性命那般揚起了各自擅長的武器。
好不容易趕上了的剩下的三人朝著那裡猛撲過去,

「合成魔法,菲爾・古亞!」
(譯注:原文『フェイル・ゴーア』Feil・Gooa。真要音譯會更像『菲爾・狗啊』。查了查之前大佬怎麼翻譯『ゴーア』(Gooa)這個火屬性魔法的名字的。結果居然是『火球術』。)

「打中啊!」
「拜託了!」

風因由里烏斯的詠唱而捲了起來,而在漩渦般捲起的大氣裡,丹紅色的火焰混入了其中。
產生出的火之龍捲沿直線朝女人的身影迫近,正朝加菲爾他們追擊而去的女人大幅度地朝後背飛身而退。

爾後,像是祈願一般的聲音重疊了起來,並釋放出了斬擊與鞭擊。
庫珥修的風之刃,再加上遲來的昴的鞭子打中了巨漢的胴體。巨大身軀因斜斜的斬擊而搖晃,隨著裂帛般的聲響,巨漢的胸脯生出了可憐的傷口。
但是,不論哪個都沒有對巨漢造成什麼大不了傷害。即便如此也還是成功阻止了巨漢追擊,倒下的里卡多高踢了巨漢的下顎。

「哈!活該!」

「是說這種話的時候嗎!快點退下,里卡多!」

憑著所放出的踢擊的氣勢往後方迴旋並拾起了劈刀的里卡多一邊拭去鼻血一邊後退。與其合流後,昴與庫珥修他們一起與巨漢對峙。
看見了在一旁的火之龍捲直擊了女人這件事,昴不由自主地瞪大了眼睛。

「那是什麼啊!?你,居然可以用那麼浪漫的魔法嗎!?」

「不過是虛張聲勢而已喲。作為致死用的魔法還不夠熟練啊。」

對於昴的稱讚,由里烏斯一副痛苦地樣子回答,而他視線的前方印證了他的話。
對於那使女人全身沐浴其中的火之龍捲,握在手裡的長劍一閃──僅憑此舉便斬斷了風的核心,失去平衡的龍劍就此瓦解消散。

對於女人那可怕的精純劍術。然後也對於巨漢那方那令人驚歎的事情。

「喂喂,騙人的吧……」

黑色裝束的前面敞開,除了從肘部開始斷開的手臂以外也還擁有多個手臂的巨漢。他把自己被切斷的手臂撿起,並把傷口對上傷口重新疊合,並發出了血肉相互交纏黏著起來的聲音。

下一個瞬間,巨漢曾經被切斷的手臂雖然仍有傷痕殘留但確實接合起來了。像是確認觸感一般,連接起來的手握起大劍,並得意地揮舞起來。
兩者,都是一副硬朗的樣子。

「相較之下,這邊的快攻都被擊潰了。」

側眼一看,由里烏斯的支援掩護之下免於受害的加菲爾與威爾海姆,以加菲爾的治癒魔法正在處理著各自的負傷。
但是現實是,加菲爾與威爾海姆兩人同時被拿來當對手這樣的事請是確確實實的。那份絕望感之類的,可不是可以輕易地抹除掉的。
但是,要說完全無法出手的話那是錯誤的。

「雖然已經知道了近身戰強得一塌糊塗……但遠距離攻擊會擊中。」

不論是由里烏斯的魔法,還是庫珥修的風之刃,就連昴的鞭子也都擊中了。
雖說最後的那個就算打中了也不會有很大的影響——可以這樣判斷的可能性也是有的,但剩下的兩個,是有著僅僅只是那樣就能決定形勢走向的可能性的攻擊是不會錯的。

「────」

昴將那份意圖注入並看了看兩人後,由里烏斯與庫珥修點了點頭。
加菲爾或是威爾海姆他們也是,理解了對手於近身戰之中的力量的吧。里卡多原本就不抱持一對一戰鬥之類的理念。
以近身戰的成員妨礙他們的動作,並於其間隙之中打入強力的魔法。
恐怕,將受害狀況壓抑到最小限度並取得勝利就是最佳之道了。

全員的意志統一,為了再次攻擊而使步調一致。
然後,在即將踏步而出的瞬間。

「亂來、勉強、無謀三者兼備!為~什麼像你~們這樣的垃圾肉塊們,可以這樣、那樣的愚蠢地、醜陋地、膚淺地活著呢?如果是本小姐的話絕對忍耐不~了!呀哈哈哈哈哈!」

唐突地在該處強行介入,與戰場不符的尖銳憨笑。
不過,全員都理解了那聲音的主人的登場招來了更加惡化的狀況這樣的事情。因此,昴他們戰慄著,並讓視線四處漂移尋找聲音的主人。
在哪裡、在哪裡呢。像是在嘲笑那樣的昴他們般。

「在看哪裡呀,腦殘的蠢貨們?就是因為這樣才沒~得救啊。給我好好睜大你們那芝麻般的狗眼,再用你們空空如也的腦袋拼命去思考,然後本把小姐到底是誰這件事給我好好刻畫到你們污穢的靈魂裡去啊!」

「──那樣的話。」

讓視線狂掃四周的昴的旁邊,庫珥修吐出了沙啞的氣息。
她睜開琥珀色的眼睛,把頭太高面向上方並凝視著著頭頂上方。憑感覺理解了那視線的前端有著『色欲』的存在,而昴也同樣地看向了那個方向。

視線的前方是,似近實遠的都市廳舍的屋頂。
嘲笑從那邊往昴他們傾注而下,而聲音的主人俯視著眼皮底下的螻蟻。
事實上,不得不說就是這麼一回事。要說為什麼的話,

「呀哈哈哈哈哈!什麼呀,那臉!那副呆臉!特地為了本小姐而準備的嗎?如果是的話,還真是連本小姐都會變得想要讚美的程度的,非常精彩的猴戲不是嗎!本小姐的口水就可以了?只要口水就非常歡喜了對嗎?對你們這些垃圾肉塊們來說,那就正是垂涎的寶物了對~吧!」

迴盪著的憨笑,以及愕然地仰望著這些的昴他們。
巨漢與女人兩個劍士,完全沒有展現絲毫對於頭頂上方大概是同夥的對手的反應。

『色欲』,將那樣的戰場的模樣給……

「那麼,重新來一遍!本小姐是魔女教大罪司教,『色欲』擔當……」

──報上『色欲』之名,一匹黑龍俯視並獰笑著。

「卡佩拉・艾美拉達・盧克尼卡大人就是本小姐!去死吧!你們這些腐爛的垃圾肉塊們!」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813152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Re:從零開始的異世界生活

留言共 3 篇留言

本校不存在霸凌
勤勉啊~!

12-07 20:40

後攻の絶傑.流星雨
挖哩咧你也回太快12-07 20:42
HowardKuen
更新啦

12-07 20:53

後攻の絶傑.流星雨
忙完校慶就來慢慢更新啦12-07 21:00
夜色咖啡
大大我好想你啊!

12-08 18:57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6喜歡★Liujohnny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音樂作業使然的深淵OP鋼... 後一篇:Re:從零開始的異世界生...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p2004921PS5
等你上市再來搶購看更多我要大聲說1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