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2 GP

[達人專欄] 【災厄世界】無法失去之人

作者:白髮控-戮劍心│2017-12-07 17:51:49│贊助:24│人氣:188
  「哥哥,起床了。」我被艾溫暖的手給搖醒了。

  看了一下時間,不過才五點初而已,連自己訓練的時間都還沒有到。

  「艾,為什麼這時間叫我呢?」我問說。

  只見艾嘆了口氣說:「哥哥,就算不認真上課,老師說的話也要聽啊!」她將做好的早餐遞給了我,是一塊三明治。

  「是什麼事?難道是魔法湧動?」我這麼問著,同時算了算上次這次與上次的間隔。

  「對啊!等等就要魔法實戰了,聽說這次的魔法測定量值非常的高,不知道會不會有問題。」艾這麼說著。

  總覺得有不太好的預感,說不上為什麼,但是出事的話只要保護好艾就好了,其他的人不重要。

  我將能帶在身上的武器都帶上了,話是這麼說,但是除了平常準備的槍之外我也只帶了幾個補給品,跟小型醫療器具。

  然後就帶著艾到了學校。

  這次魔法湧動的地區似乎比較遠一點,因此要從學校用傳送的魔法陣傳到戰場,所以要魔法師聚集到校園內。

  在集合場,我看見了意外的人物。

  歐洲四天王,竟然會同時出現在這種場合,以往多是一兩個人出馬,看來這次的戰鬥不得不小心了。

  在我這麼想的同時,其中一位走上了舞台。

  [無限元素],歐洲區域最強的魔法師,同時也是世界排名第三的男人。

  「各位同學,這次的魔法湧動跟以往不同,我相信我們一定可以做到的,但是請各位務必小心。」他的話語用擴音魔法擴散開來,顯得格外有力量,周圍的人有不少都得到了信心。

  但是我從中聽到了不確定性,看來這次我要確實的看好艾,不論出什麼事。

  集合時間是在他說完話之後結束,我們所在的地方被繪製了巨大的魔法陣,然後老師們用其合起魔力驅動。

  艾不安的握住了我的手,我輕輕的回握,讓她放心。

  光芒籠罩了我們的身體,全身傳來了酸痛感,接著世界扭轉。

  然後我們出現在了一片平原之中,雜草遍地,看來這裡已經離有文明的地方有一段距離了。

  大人們已經事先在這裡布置了不少東西,有不少舊時代的兵器在後面,但是那些只是表面,因為裡面已經改造成魔法專用武器了。

  已經有不少的災厄出現在眼前了,它們似乎也對我們突然的出現感到意外,接著一條火龍從天而降,將眼前的災厄橫掃一空。

  「含我在內的,一級魔法師,出動。」無限元素這麼喊著。

  然後老師們走向前線,開始各自施展起了魔法。

  各式各樣的魔法閃爍著,眼前的災厄就這麼不停消失在眼前。

  突然大地開始悲鳴,這是魔力湧動的象徵,但是以往並不是這麼的劇烈。

  空間不停被撕裂,從天上、從地上,災厄滿滿的湧出來。

  「這數量,只有老師沒辦法處理,魔法師們!全部參戰,注意魔法不要波及自己人。」當無限這麼一喊,不少的魔法師們就這麼衝了上去,與眼前的災厄開始戰鬥。

  艾鬆開了我的手,然後也上前參戰。

  「要好好保護你最重要的妹妹喔!」雪莉的聲音從後方傳來,但是不用她提醒我也會這麼做的。

  我們跟上了艾,在一旁協助著她。

  現在出現的災厄似乎並不怎麼強,多半是魔獸級與從獸級,魔將級的雖然也有,但是只要一出現就會被老師們圍住快速的殲滅。

  「那是什麼?」不知道是誰先這麼問的,但是我看到,兩個巨大的空間裂縫就這麼出現,接著掉下了兩隻災厄。

  漆黑的身驅與伴隨在身上的黑色魔法陣,讓人不寒而慄。

  「那是魔王級的災厄,非一級魔法師快點從那裏撤離。」其中一位四天王一邊這麼說一邊趕向那裡。

  但是終究是慢了點,已經有魔法師被他們所殺了。

  必須遠離那裡,我這麼想然後將後退路上所擋的災厄一一射殺,同時出聲:「艾、雪莉,遠離那邊的戰場。」

  她們兩人聽到我的話快速的往我身邊靠近。

  我一邊移動一邊用眼角餘光看向那兩隻災厄與一級魔法師的戰鬥。

  一級魔法師分成兩邊,一邊圍住一隻,而四天王平均分配到了兩邊。

  只見[巨神兵]與[怪力王]兩人用巨石像與力量攻擊著其中一隻魔王級災厄,魔王級災厄被一個比他巨大許多的巨石像毆打著,當它打算後退發動魔法時,一個人堵住了它的退路,然後僅僅只是一拳就將魔王級災厄給打了回去,魔王級災厄就算發動魔法,也會被周圍的魔法師無效化。

  另外一邊[無限元素]則是與[龍王]合作,這隻魔王級災厄非常的巨大,高達數十公尺,但是龍王變成的龍也不算小,兩人就有如舊時代的怪獸電影一樣扭打在一起,無限元素一邊控制著周圍的情況一邊攻擊著這隻魔王級災厄。

  看來情況是被控制下來了,但是我還是將艾與雪莉拉離那裡,畢竟誰也不知道魔王級災厄的垂死掙扎會發生什麼事。

  果然黑色的影從魔王級災厄身上暴散開來,但是似乎是被四天王給處理了,沒有人因此受傷。

  兩隻災厄就這麼被解決掉了。

  看來人類的勝面還是很大的,但是接著我感受到了迎面而來的惡意。

  在數公里外,出現了數隻的魔王級災厄,不,數量是數十隻,空間裂縫的大小連這都看得一清二楚。

  「竟然一次出現那麼多魔王嘛!」雪莉不敢置信地看著那地方。

  魔王級需要一級魔法師才有辦法處理,但是這邊的戰力一級魔法師只有五十位,五十位一級魔法師與五十隻魔王級災厄,怎麼想都沒有辦法打贏。

  「哥哥,那是什麼?」然後我注意到了那惡意的真實來源。

  數十隻的魔王級災厄算什麼,在高空中,一雙手撕裂了天空,然後慢慢探出了無數顆如蛇的頭部,接著有如人體般的身體慢慢穿了過來,僅僅只是一腳踏上大地,都產生了劇烈的震動,最後是如同蛇一般的尾巴。

  高達一千公尺的巨大災厄,周圍的魔王級彷彿只是點綴。

  「呼嚕嚕嚕嚕嚕嚕嚕嚕嚕嚕--」吼聲已經強到化成了攻擊性的聲音,就算只是遠遠的聽都足以傷害到耳朵。

  「那到底是什麼啊!」雪莉似乎已經放棄眼前看到的事物,的確那隻災厄已經不是魔王級可以稱呼的了,更強更大的存在,就算只是站著就已經感覺到那深不見底的惡意,想要逃離,越遠越好。

  「不要放棄阿!那隻災厄,我們會處理的。」四天王之中的無限元素這麼對著我們喊著,但是依舊阻止不了潰逃的魔法師,沒錯逃吧!快逃!

  沒有勝算,不管怎麼看,我們沒有辦法贏。

  魔法的光芒從四天王手上發出,一隻近百公尺高的巨大石像就這麼被造出來,然後站在四天王的前方,開始朝著那隻災厄奔跑。

  一群災厄群起而上,但是對上了巨石像不堪一擊,就這麼被輾碎。

  那隻巨型災厄注意到了巨石像,手輕揮了一下,一個巨大的火焰就這麼射向了巨石像,然後巨石像瞬間粉碎。

  「我才不會放棄。紅蓮的不死鳥啊!化做遍地的煉獄焚燒大地吧!」一隻巨大的火鳥被從空中的魔法陣飛出,那熱度連這都感受的到。

  大小跟那災厄不相上下,就這麼撲向了那巨型災厄。

  但是那巨型災厄用身體用力一撞,那隻火鳥就這麼灰飛煙滅了。

  「已經不是魔王了,那是降臨到世上的魔神啊!」雪莉悲鳴著。

  魔神級災厄嗎?我看著那災厄的身前出現了一個巨型魔法陣,然後化成了光柱射向了四天王。

  連防禦的法陣都用上了,但是他們連擋下一秒都沒有就這麼消失於燒焦的大地上。

  四天王,多麼可笑的稱號,在這災厄面前跟我們普通人一樣,什麼都不是。

  失去了四天王,原本打算戰鬥的魔法師也都放棄了戰鬥,開始各自施展起了逃命用的魔法陣,但是不少的災厄趁這時候襲向了魔法師。

  情勢瞬間逆轉了回來,人類被單方面凌虐著,在災厄面前不堪一擊。

  魔神級災厄,手一畫無數個跟剛剛相同但渺小許多的魔法陣出現在它之前,隨著它一聲吼下,無數的小型光束射向我們。

  我在我跟艾身上設下了護盾,然後不停閃躲著。

  再遠一點,只要更遠,就不會被波及到了,我就這樣一邊保護著艾一邊後退著。

  然後我注意到了,也來不及了。

  不知為何反射的光束穿過了艾的胸膛同時畫過了我的臉龐,血液噴濺到了我的臉上。

  很短的時間,但是在我的眼中卻緩慢無比,伸出的手緩緩接住了艾。

  血的溫熱彷彿不是真的一般,撲鼻的血味。

  艾的聲音顫抖著:「哥…哥…快……逃…」聲音越來越小。

  然後她緩緩閉上了眼。

  「修補!恢復!」隱藏的魔法毫不猶豫的用出,本來不希望在大家面前使用的魔法我不停的使用。

  但是艾的體溫一點一滴的降低,為什麼這麼快,為什麼。

  「快醒醒阿!艾!」不知何時艾的身上被我的淚滴濕了。

  快醒醒,別死啊!

  我搖了搖艾,這不是真的,不是真的。

  父親離開的身影、母親離去的身影不知為何跟艾重疊了。

  「不要死,快醒醒啊!」我哭喊著。

  映入我視線內的色彩越來越少,慢慢變的黑白。

  聲音逐漸沉寂,什麼都沉默了。

  手中的觸感逐漸被剝離,感覺不到了。

  感覺這世界只剩下了我。

  抬起頭,雪莉的嘴型對我說著什麼,但是我聽不見,沒有聲音。

  火焰從後方擦過了身體,沒有直接打中似乎是雪莉保護了我。

  對了,都是因為災厄。

  災厄的錯災厄的錯災厄的錯災厄的錯災厄的錯災厄的錯災厄的錯災厄的錯災厄的錯災厄的錯災厄的錯災厄的錯災厄的錯災厄的錯災厄的錯災厄的錯災厄的錯災厄的錯災厄的錯災厄的錯災厄的錯災厄的錯災厄的錯災厄的錯災厄的錯災厄的錯災厄的錯災厄的錯災厄的錯災厄的錯災厄的錯災厄的錯災厄的錯災厄的錯災厄的錯災厄的錯災厄的錯災厄的錯災厄的錯災厄的錯災厄的錯災厄的錯災厄的錯災厄的錯災厄的錯災厄的錯災厄的錯災厄的錯災厄的錯災厄的錯災厄的錯災厄的錯災厄的錯災厄的錯災厄的錯災厄的錯災厄的錯災厄的錯災厄的錯災厄的錯災厄的錯災厄的錯災厄的錯災厄的錯災厄的錯災厄的錯災厄的錯災厄的錯災厄的錯災厄的錯災厄的錯災厄的錯災厄的錯災厄的錯災厄的錯災厄的錯災厄的錯災厄的錯災厄的錯災厄的錯災厄的錯災厄的錯災厄的錯災厄的錯災厄的錯災厄的錯。

  我要替艾報仇,就算付出這條命。

  「生命扭轉。」很久很久以前,我偶然發現的,將自己的一切化成魔力的方法,不論是什麼,都轉換成魔力。

  生命力不停湧入魔力之中,讓此刻的我充滿了力量。

  「身體強化。」我強化了自己的身體強度。

  「身體強化。」第二次。

  「身體強化。」第三次。

  「身體強化。」第四次。

  「身體強化。」……

  不知道我使用了幾次,我沒去細算了,此刻的我已經失去了原本的模樣,全身被黑色的厚甲包覆住,身體變大,頭上長出了奇怪的角,為了保持平衡而出現的尾巴。

  聽說變身類型的魔法跟身體強化有一定的關係,人們會因為想要的力量而變化出不同的模樣。

  現在的我,已經放棄了當人,所以不需要擔心身體的變化。

  拿起了掉在地上的魔法槍,好小,不好拿。

  「變形。」我瞬間在腦中建構出了無數的畫面與型態,然後手上的槍被紋路所嵌接著便形成了我現在可以拿取的模樣。

  我望了眼前的災厄們一眼,就像是同時看了、聽了、聞了、摸了、咬了它們的全部,一切的一切都化成了感覺植入腦中。

  舉起了槍,輕握,連扣下板機都沒有,自行射出,打中了一個個憑空出現的魔法陣,然後無止盡的擴散,眼前四千七百六十六隻的災厄就這麼被無形的魔法貫穿倒下。

  「礙眼。」我另一手微握,然後捏下。

  魔法陣一閃即逝,大地的憤怒將它們吞入了土中,下沉、不停下沉,到我感覺不到的地方。

  黑色的光束遠遠射來,感覺很慢,比真正的光慢多了。

  「鏡像。」無數的我出現在空中,然後交錯移動。

  黑色的光束打錯了地方,將那周圍的災厄與魔法師一起消滅了。

  我沒有長出翅膀,但是還是能飛,沒有長出是因為不需要。

  大地的重力將我抬高,任我操控。

  我看著魔神級災厄,很巨大,而且很強。

  黑色的光束從四面八方朝著我射擊,而且不停變動著方向,被找到真身只是時間的問題。

  但是還是不夠,依舊是太慢了。

  我射出第二發魔法彈。

  筆直的朝著魔神級災厄前進,在它眼裡是這麼的渺小,連躲避都不需要。

  然後魔法彈就在途中穿過了無數增幅的魔法陣,在魔神級災厄面前化成了致命的一擊貫穿了它的胸膛。

  它就這麼倒下了。

  一擊,原來它也是如此的脆弱嗎?就像它蹂躪其他人一般,我也只是用同樣的方式對待了它。

  遠方,正確來說是五十五公里之外,大人們的軍隊出動了,似乎是認為這是可以搶功勞的機會。

  很快就到了,舊時代的武器,為了災厄而變動的兵器,在我面前撒下了無數從魔法師身上榨出來的魔法武器攻擊著一動也不動魔神級災厄。

  從那些兵器上感覺到了他們的興奮,但我也預料到了下一刻他們的崩潰。

  黑色的魔法陣壟罩了數公里降下了黑色的影與光,無止盡的破壞著一切,魔法師、人類、兵器與災厄。

  魔神級災厄,比想像中強大的多。

  就算我看清了它的一切,就算我一擊打穿了它所有的心臟,破壞了它的大腦。

  它仍然甦醒了過來,然後用更強的魔法反擊著。

  只是這魔法的密度太小了,在我眼中就跟無數的空隙一般,躲避輕而易舉。

  艾也被籠罩在這魔法中,必須保護她。

  無數的立方將艾與雪莉包圍,然後沉入了土中。

  一瞬間就將她們隱藏了起來。

  消失吧!我這麼想著,然後連續開了三槍。

  三發子彈同時消失,不如說一開始就像是沒有射出一般,在我的中雖然看不見,但是不論是聽覺、嗅覺或是觸覺都告訴我他們的存在。

  就這樣將魔神級的災厄雙腿打斷,讓它再也不能站起來。

  但是我似乎也中了它的陷阱,黑色的魔法陣從四面八方將我重重包圍,連反應都來不及,就這麼被農厚的影給吞噬。

  惡意與壓力,還有各式各樣無法一一形容的攻擊,我只能分辨出數十種。

  時間過去了多久我不知道,但是我活了下來。

  失去了全身一半的身體,勉強地活著。

  這點傷,只要付出生命與魔力,就能復原,但是也沒有再次修復的機會了。

  新生的手腳,跟原本地一模一樣,然後我一個失神。

  運氣似乎是站在我這邊的,那一個瞬間我沒有被攻擊,但是我的身體似乎也快要崩潰了,明明才剛修復完畢。

  一次次的微小再生與一次次的小小破壞,因為我的感覺加強而更加強烈。

  不能死,還沒殺死它。

  將一切傾注在這一擊之中,無數的賦予、增幅和強化魔法都凝聚在這一下,幾乎消耗完我的一切,還奪取了大地的力量。

  就有如彩色的太陽降臨在這,然後我用力扣下。

  似乎連那災厄都懼怕了,重重的魔法陣包住了它自己。

  但是這一記含有著我一切覺悟的攻擊摧枯拉朽地打穿了它所設的全部魔法陣,然後短暫的沉寂。

  完全地消滅掉了,什麼都不剩了,不管是哪一種感覺都已經感覺不到它的存在了。

  我盡力了。

  慢慢落到了地面,然後我將艾與雪莉找了回來。

  「也許我該早點這麼做的,但是不處理掉那災厄,但是如果我沒變這樣也不會發現吧!」我這麼對著雪莉說,身上的皮膚一片片地掉落。

  「如果成功的話,以後艾就交給你了。」我伸出了手碰在艾的身上。

  最後的生命力了,艾希望你能在沒有我的世界,活得好好的。

  隨著我的身體越來越冰冷,艾的身體慢慢變的暖活。

  已經連立著身體的力量都沒有了,我靠在了艾的身邊,用了最後一絲的力量輕輕吻了艾的臉頰。

  再見。

  然後我的意識無止盡的沉進了那漆黑的海洋中。


  哥哥。

  哥哥!

  哥哥…

  偶爾偶爾我會不知道是誰這樣叫我。

  這句話的意思是什麼,已經漸漸淡忘。

  不想忘……


  耀眼的光不知為何打破了這片黑暗的安寧。

  為什麼有一道光在這,明明已經不知道過了多久,我應該死亡了。

  但是一道光出現在這,沒有形體的我不知如何觸碰,好溫暖,就像冬天的暖陽一般。

  慢慢將我拖出這黑暗之中。

  刺眼的光在我張開眼之後一時看不清周圍。

  身體似乎沒有力氣動彈,左手被緊握著,空氣中有強烈魔法發動所遺留的痕跡。

  「哥哥……」這聲音,在那黑暗中偶爾會出現,正是我朝思暮想,最重要的那一人。

  淚一滴滴的滴在了我的手上,有些冰冷。

  「哀…癌…艾…」我試了幾次才說清楚。

  「你終於…回來了!」艾哽咽著。

  「恩…我…回來…了。」我輕輕地說。

  「太好了…」艾就這樣邊哭邊靠在我的身上睡著了。

  「你也努力了阿!」我輕輕抱住了艾說。

  幸好有你。

  窗簾被風吹起,從空隙中的陽光照到了我們兩人身上,就像是祝福一般。


就這樣 歐洲線的這對兄妹 暫時告一段落了
下一個區域是美洲
跟前兩對主角不同
下次的角色類型我比較少寫
想要嘗試看看
就這樣
我們下次見W

FACEBOOK<歡迎點讚 
希望各位看的開心
也感謝各位的收看
喜歡可以給GP
回應與訂閱更是我發文的動力喔!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812985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戮劍心

留言共 3 篇留言

寶貝熊-最愛詩乃了❤
沒人留言

12-07 21:01

白髮控-戮劍心
QAQ 日常邊緣人12-07 21:38
煙嵐御風
妹控真可怕

12-08 07:19

白髮控-戮劍心
畢竟是最後的親人了 某些人失去後會崩潰很正常12-08 10:29
吳旻( °∀°)
要不要跟我簽訂契約,然後成為人類啊? (嗯?)

12-08 10:21

白髮控-戮劍心
說的好像我不是人類一樣(?12-08 10:30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2喜歡★exejtyu3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十二月...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