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9 GP

[達人專欄] 洛索達:龍原神子《1207,61 . 恐懼的神子 》

作者:黑衣大閒者LKK│2017-12-07 02:35:30│贊助:18│人氣:437
※封面圖取自Stocksnap ( CC0 授權圖庫)





  但也許正因為現在沒有那種存在,所以我們才需要戰爭。
  正因為人類的脆弱,所以我們還需要找到神子。

  祖奈特啊,真讓人感到無言。




  艾蜜莉輕輕地將女兒放下,她做了幾個深呼吸,稍稍整理了自己的思緒。她跟艾洛之所以大老遠從布爾德冰原出發,就是為了要觀察這迪爾古語是否一樣有異變。
 
  「這迪爾古語確實怪怪的。」艾蜜莉並沒有靠近人體模型,轉頭看向矮人王。「從我們跟著克爾坦閣下於林中寨出發開始,我女兒便能聽到有人在呼喚她。但難道是從那時候開始嗎?大約兩、三個月前?」
 
  矮人王搖頭。「我不知道你們所謂的異變是如何,但我之所以覺得它很奇怪,是因為這房間的緣故。」他指著牆上的鎖鏈。「這裡原本沒有那麼亮,甚至需要靛石提供照明才看得清楚,但不知從幾年前開始就變成這樣了。」
 
  「這難道──」
 
  「它們彼此相呼應、連結,並且在嘗試著呼喚著什麼。」朵拉插嘴進來,雖然看過去還是小孩子,但講起話來的口氣與氣場卻完全不同。「所以試圖以物理方式破壞、觸碰它們的人就會遭到附著在上面的精神魔法打擊。」
 
  精神魔法。艾蜜莉眨了眨眼。「龍?」
 
  朵拉點點頭。「而且它本著龍的特性,甚至還會吸收並分解掉四元素,所以魔法基本也行不通。」
 
  「那用妳所謂的龍魔法去攻擊它呢?」矮人王問道,語氣中仍能感覺到一絲絲不屑。
 
  但朵拉並不理睬,只是逕自說:「已經有人做過實驗了。在矛尖城寨的白樹洞中,他們拿著『能消除四元素的礦石』嘗試毀掉附著在上面的魔法,卻反遭吸收。而在當時她們也推斷出該礦石和附著在上面的魔法是同樣的東西。」
 
  是我們。艾蜜莉一愣,那是朵拉出生以前的事了。所以朵拉真的透過這個模型知道了過去所發生的事?
 
  她深吸了一口氣。「朵拉,所以妳說青尖石是龍的……一部分?」
 
  「是。」朵拉想了一下。「就算不是,那也是屬於魔法結晶那類的東西。龍曾經跨越整片大陸,是後來才被驅逐出去的,也許在那時候就在這裡埋下了青尖石,然後不知道要用什麼方法將其做成礦脈,直到近年的戰爭才藉由人類發展出其戰略價值。」
 
  「見鬼!」梵爾海默咒罵一聲。「真他醜惡靈的見鬼,你說那些石頭是龍的產物?難道當年我們不是在跟人類作戰,而是在跟龍打仗嗎?」
 
  「也能這麼解釋,因為當年人類確實利用青尖石的消除魔法特性與豐富的可塑性,加上戰術運用才得以與各族相抗。」朵拉抓著母親的斗篷,笑著說:「雖然後來戰敗了,但也是讓各位明白到青尖石的可怕。」
 
  艾蜜莉看著懷中的女兒,不知怎地,倒讓她想起了六年前的莉茵團長。一樣睿智,但卻痛恨外族人,甚至因為自己知識上的差異而蔑視他族,那是一直到後來遇見瓦安團長才有所改變。
 
  想到這裡,她伸手捏了捏朵拉的耳朵。「要有禮貌。」
 
  「好痛!」朵拉哀嚎,淚眼汪汪地看著自己的母親。「什麼禮貌?」
 
  「面對矮人王,妳要有禮數。」艾蜜莉放開了手,然後看向梵爾海默。「很抱歉,我女兒失禮了。」
 
  他不耐煩地揮揮手。「唉呀,沒關係、沒關係。我原本以為是這娃兒在那邊裝神弄鬼,結果這樣聽下來倒還真有那一回事。」矮人王雙手環胸。「姑且不論青尖石的特性與否,現在我們矮人還有更要緊的事得辦。總之我們先出去找那些人,然後我們再來好好談談這些事。」
 
  「好。」艾蜜莉微笑。看來矮人王真如傳聞般的直言豪邁,甚至不拘禮節。
 
  這讓她安心許多。
 
 
 
 
  矮人王領著她們離開房間到玉座間和其他人會合,在稍稍說明了下剛剛發生了什麼事以後,梵爾海默便又帶著他們走到剛剛那隧道旁的另一個房間。而龍原神子的事則隻字未提。
 
  這裡是玉座間的其中一個隔間。同樣圓頂的造型,一個大圓桌設在房間的正中央,周圍擺了約七、八張椅子。上頭舖了塊紅色的方巾,長方型的靛石就擺在上頭,綻放著青藍色的光輝。
 
  環伺在漆黑牆面旁的是幾個書櫃,但上面除了陳舊的書籍,還有一些玩偶。想來應該跟當初在坎瓦鎮時見到的醜惡靈玩偶一樣代表著矮人的信仰:「萬物皆有靈」。
 
  角落各放了數塊靛石,因此整座房間擁有十分充足的照明。矮人王要他們隨意一點,然後就自己拉了張椅子坐下。
 
  「矮人能在這底下生活實在不可思議呢。」艾蜜莉抱著朵拉坐定以後說道。
 
  「通風口是最麻煩的事,聽說先烈為了住在這裡花了不少時間去做設計。」梵爾海默聳了聳肩。「雖然造福了我們這些後代,但隨著我們越來越壯大,所以也做了不少改革。」
 
  艾蜜莉瞥了懷中的朵拉一眼,點點頭。
 
  「那我們接下來要討論的是……」奇克坐在艾蜜莉身旁後問道。
 
  「嗯。」梵爾海默摸著自己橘紅色的鬍鬚。「首先我還是要跟精靈和洛索達人致謝,如你們所見……矮人為了穿過『莫瑞山脈』北上的獸人們已經派遣了大部分的軍隊過去,所以除了基本的治安,我領地內的防衛能力弱得誇張。感謝二族相助。」他把頭低下。「謝謝。」
 
  「您不需要這樣,這都是我們應該做的。」看著矮人王如此地恭敬,艾蜜莉反而不太好意思。「雖然前陣子矮人跟洛索達人差點因為人類而爆發衝突,但所幸最終都得以善終。」
 
  「沒錯。」奇克點頭附議。
 
  「畢竟跟人類同盟這件事實在太過可惡和費解了!」矮人王冷哼一聲,說到人類,態度立刻大轉變。「但我們現在不談這個。精靈,你們看完這邊的古語以後,接下來要去哪?」
 
  「我們想去找找遺祖神殿的迪爾古語。」說到這,艾蜜莉眼神黯淡了下來。「但首先,我還是想確定我丈夫能不能繼續這段旅程。」
 
  矮人王點點頭。「知道了,雖然目前我族不能提供什麼資助,但還是能保證你們在矮人領地內的飲食居住,直到你們離開。」
 
  「謝謝。」艾蜜莉感激地說道。
 
  梵爾海默揮揮手,表示這不算什麼。然後他看向坐在這自己對面的獸人。「烏利克,你原本想在菲梅爾來到這裡以前告訴我獸人北上的危險,結果卻晚了一步,是嗎?」
 
  「對。」他歉疚地低下了頭。「造成矮人領內如此大的變動,實在萬分抱歉。」
 
  矮人王冷哼一聲。「現在說這些都沒用了,看看你們帶來的毀損,還有違反鑽石條約的種種,我非得讓你們接受『白袍』的制裁不可。」然後他站起身。「要不你擇日跟我一起南下去吧。」
 
  「南下?」眾人一同發出疑問。
 
  「對,我這幾日會再率一支隊伍南下支援。」矮人王憤憤地說:「我要把那些蠻族趕回森林裡。」他看向艾蜜莉。「精靈和洛索達人,你們就維持你們原本的步調即可,我只是要抓烏利克跟我一起去,讓他無論戰前戰後都要好好對矮人負責。」
 
  烏利克僅點頭表示附議,但艾蜜莉知道他內心裡的愧疚和無奈。雖然自己從未聽過菲梅爾這名字,但顯然這個人類運用自己的影響力挑起了兩族之間的大戰……甚至還牽制住了南境的白袍衛士。
 
  可能嗎?艾蜜莉陷入了思考的迴圈。白袍衛士是為了維持大陸和平,除了洛索達與保持中立的亞人以外,傾注了其餘四族的軍事力量得以成立。卻被獸人牽制?即使森林蠻族再怎麼善戰,終究只是蠻人,不應該如此不堪才對啊?
 
  她望向坐在自己右邊的奇克,發現他也正看著自己。那雙純黑的眼眸似乎在徵詢著自己的意見一樣,他透露著想要參戰的渴望。肌膚下的紅光出賣了他。
 
  但艾蜜莉只是搖頭,她輕聲說:「等艾洛醒來再說吧。」
 
  奇克愣了下,然後點點頭。看起來蠻失望的。
 
  「好,外面的天色應該也晚了吧。」矮人王站起身,豪氣地說:「各位可以在地煉堡休息,我已經吩咐守門的人去跟附近的店家說了,所以不會收任何一毛錢。明日我們再去地表堡看看吧。」
 
  「矮人王。」艾蜜莉望著橘紅色鬍鬚的王,她說:「對此,我有一個小小的請求。」
 
 
 
 
  奇克微笑地關上了門,接替了原本站在外面的矮人兵繼續守門。朵拉站在門邊看著母親一步步走向那張床,然後坐在床邊的椅子上。
 
  外面的天色已暗,僅有淡微的月光透過窗戶照射進來。朵拉看著擺在桌上的提燈,把椅子拉了出來,爬到上頭,把它點亮以後拿了起來。
 
  然後朵拉從椅子上跳下,拿著提燈漫步到了床邊,她望著母親的側臉。不知道是眼淚哭乾了?還是終於接受了?艾蜜莉的眼神很淡漠,可在那「沉默」的面具下卻藏著許多複雜的情感。
 
  原本朵拉不懂,但此刻的她卻明白。那其中有著艾蜜莉對自己的憤怒、對湖畔那場戰鬥的感慨、對不知名未來的恐懼──還有那深深的愧疚。
 
  她看出母親正在強壓自己內心的情緒,也許是想保有身為人母的最後一絲尊嚴、又或者只是不想讓自己擔心。無論是爸比或是媽咪,在這人生裡,除了嚴厲,但總能在那憤怒的表情後面體會到一絲溫柔。
 
  那是她最珍貴的寶物之一。
 
  「其實我很害怕。」當朵拉意識到的時候,嘴巴已經在動了。「不認識的聲音在腦袋裡闖蕩、被人強灌自己一點都不想了解的歷史。」望著自己的手掌,她苦笑。「而現在又擁有著名為『大法師』的強大力量。這一切都讓我感到無所適從。」
 
  艾蜜莉看著朵拉,沒有說話。
 
  「爸比、媽咪是我的支柱。」朵拉靜靜地說:「說起來也是理所當然。因為我沒有朋友……所以原本我很抗拒,直到那天看見你們在湖畔邊的戰鬥我才知道自己是多麼的無力。但現在我擁有這一切,未來如果有什麼浩劫,我甚至可以保護好你們。」
 
  「什麼意思?」艾蜜莉問。那聲音帶了點哭腔,重擊了朵拉的內心。
 
  她把提燈放在一旁,爬到了母親的大腿上,看著仍陷入沉眠的父親。「至少我不用再害怕你們會被陌生人殺死。那種恐懼、那種無助……我真的不願再體會。」
 
  艾蜜莉抱著朵拉,輕聲說:「妳看到了這片大陸過去所經歷的一切?」
 
  「嗯。」她點頭。「爸比跟媽咪在矛尖城寨經歷的那些我也都知道了。所以那天在湖畔邊你們的配合才如此完美,我終於知道答案了。」
 
  艾蜜莉輕笑幾聲,然後沉默了下。「妳害怕嗎?」
 
  「害怕什麼?」
 
  「那些血腥的場景。」她頓了頓。「或者說戰場上的人性,還有種族間的互相殺伐與犧牲。」艾蜜莉又猶豫了一下,但最後還是決定繼續說:「妳知道了六年前那場戰爭的慘烈,我和妳爸比都是在那環境下存活了過來。我們的雙手是不乾淨的。」
 
  朵拉微笑。她知道母親想要說什麼,而現在的吐訴也正告訴著自己,媽咪已經接收了自己心智年齡成長的事實。這很不可思議,因為以前爸比媽咪從不會告訴自己這些。
 
  「我知道。也終於明白爸比身上那些疤痕的由來,還有他為什麼不願意提起那些事的過去。」朵拉抬頭看著母親。「媽咪,這一切我都從先民那裡接收並接受了。」她靠著母親的胸口,然後低下頭來。「但我更怕的是自己。」
 
  「為什麼?」艾蜜莉問道。
 
  「我藉著先民成長了,所以會去考慮到更多事。」朵拉望著自己的小手,聲音變得低微。「我也許能保護好爸比媽咪,但先民交代給我的東西……我不知道自己能不能真的去完成。還有在擁有這力量以後,我會不會反而招來什麼危險?知道我改變的人是矮人族的王,他會不會為了一己私慾,或者種族的永存而想來搶奪我?」
 
  「別擔心。」艾蜜莉雙手環住了坐在她大腿上的朵拉,溫柔地說:「孩子,妳確實擁有無與倫比的力量,媽咪可以從元素中得知妳的變化。但在這個世界中,力量不是完全。假設矮人王真的想出手,我們也有手段去制衡他。」
 
  朵拉抓著母親的手臂,內心感覺到滿足,還有那驅散恐懼的安定。她輕輕地微笑,也許媽咪不知道這單純的擁抱可以帶給自己多大的力量。
 
  這裡就是我的家。是這個世界給予我的、最棒的避風港。朵拉感動地心想。


--

後記:

  龍原神子的意思是什麼?

  先民因為能辦到其他種族做不到的事(憑空變出元素),所以被古代人稱為「神子」。
  「龍」很簡單,就是代表著龍以及其會侵蝕世界元素的特性。
  「原」則是平原的意思,同時也暗喻著大地,也就是迪爾大陸。

  所以全部加起來便是「會消滅世界元素的龍」能與「迪爾大陸」和平共存的「神子」。

  也就是從第一部一直講到現在的「龍原神子」由來。

  然後也是此時此刻的朵拉。

                             -LKK 2017 . 12 . 07

LKK的新粉絲團,歡迎加入點讚 >/////<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812595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洛索達

留言共 2 篇留言

小羊,喪失一半ed
orz 完全猜錯了。

12-07 02:37

黑衣大閒者LKK
小羊猜怎樣XDDD??12-07 02:40
水墨靜
「矮人能在這底下生活(實)在不可思議呢。」
我領地內的防衛能力弱(得)誇張
即使森林蠻族(再)怎麼善戰
「至少我不用(再)害怕你們會被陌生人殺死」

覺得能這樣中間空降來看也如此容易消化的文章真好[e12]

12-07 03:22

黑衣大閒者LKK
謝謝糾錯字>< 已改正!

謝謝!
如果是這樣的話,代表我以前想做的「簡化」改變現在已經做到了qwq(痛哭流涕)12-07 03:37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9喜歡★a0916864314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洛索達:龍...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