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5 GP

[達人專欄] 《機關城的少年》序章 母親之歌

作者:SoMe│2017-11-28 21:44:41│巴幣:38│人氣:377

  人總是會尋覓解決的方法,即便不一定有效。

  脆弱的人會偽裝出嚴肅的模樣,飢餓的人會尋覓母親的蹤跡;痛苦的人會流淚,心碎的人會微笑;疲倦的人將返回家中,而你將踏上旅程。

  那些方法源自於本能,既是開端亦是結果,你並不認為有什麼不同。但你撲面而至的困頓仍將你囚於此,你溫暖的牢籠,你的機關之城。

  那天夜裡你夢見了機關之城的廢墟。

  餘下斷垣殘壁的機關之城在一望無際的草原上靜靜橫躺著,四處都是碎裂的木屑與支柱。你認出了橘色的小屋、折斷的蘋果樹、廢棄的齒輪散落滿地……卻四處都不見你的影子。

  暗夜到來,襲上機關之城也襲上你的臉孔。機關之城寧靜無比,像是失去了火光的燈燭。你踏過碎石子路,走向深處尋找你的屍身,卻毫無斬獲。你最後在最深處的水井裡,發現你的影子。

  他有幽暗的面孔與發亮的雙眼,讓你有些畏懼卻又百般懷念。他與你指尖相碰觸,一陣漣漪模糊他的面孔。你感覺到自己逐漸被吞噬──或是再生,你向水中走去,暗沉的紅色逐漸染上機關之城,而你無比歡快……

  當你臉孔濡濕地驚醒,你顫抖的唇說不出任何一句話。

  機關之城默默為你流淚,你終於識得了生命的面貌,卻註定離她而去。


  你佇立於城中最高處,遙望彼方。每當黃昏來臨時你總是特別憂傷。

  「風吹拂大地於是樹果結實,水流倘溪澗於是魚兒茁壯,樹果與魚兒甜美使我存活。」你頌唱著機關之城授予你的短詩,沉默片刻,又輕聲問起:「而我又使誰快樂?誰感謝我的到訪?魚兒和樹果,我與他們又有什麼不同?」

  機關喀喀作響,你身旁的地面緩慢矗立起一塊木柱,木柱中央的齒輪轉動,一塊塊木片如漩渦般散開,出現一個洞。你向深處看去,一個時鐘正滴答作響。

  「是時間嗎?」

  你低下頭思索著。時間帶走你我也孕育你我,萬物衡量著時間,時間也在衡量萬物;我們受洗卻無以回報,我們順從本能卻從不理解,我們尋求方法卻總在解決以後棄之不顧。

  你傷心欲絕,淚水濡濕了你的臉龐。機關之城察覺你的憂傷,從時鐘另一側的地面緩慢升起一塊棉布,左右晃動擦拭你臉頰上的眼淚。

  地面一陣轟然作響。

  「我親愛的孩子,你的父親亦是我的父親。」機關之城帶著木頭摩擦似的質地,由城的最深處札札地發出聲音,低聲頌唱。

  他植下我使我茁壯,篩檢我使我整齊;
  他切割我使我鋒利,琢磨我使我圓滑;
  他拼組我使我結構,焊接我使我牢固;
  他歷練我使我成長,離開我使我成熟。
  我們最初並無不同,直到認得了彼此,
  讓時間衡量出你與我。

  你聆聽著城的頌唱,沉默片刻。機關之城最近總是提到時間,但時間對你而言太過抽象,與你記憶中紀錄時間的分秒或年並不相同。你始終不能理解。

  「但我們打從初始之時就有分別。我的本能中沒有你的影子。」你近似賭氣的說道。

  「末世的稚子啊。」機關之城嘆了口氣,「何必去追隨影子?狼於滿月時嚎叫,花於冬日時凋謝。影子則潛藏在萬物背後,竊聽著你我話語,模仿出你我的身形。他總是竭力使自己看起來與我們相近,但他始終不明白:其實我們並無不同。」

  「我不是影子。」你搖了搖頭。

  「你當然不是。」你感覺到城寵溺的視線。「影子不思考,一而再試圖成為他人。當你捫心自問,這世界就有了你。」

   越是苦心沉思者越是飽含真實。你想起機關之城曾說的話。

  「但若不經過證明,又怎麼能確定我們的不同?」思考片刻,你抬起頭,毅然決然地說道,像是四月的春陽,柔怯但堅毅。

  機關之城默不作聲,寧靜到你似乎聽得見太陽緩慢下沉的聲響。你很少見到機關之城如此沉默,在你的印象中,只有在冬日最深的夜裡,她的心被霜凍得僵硬之時,才會如此沉默。

  她知道你就要離去。


  你向著城裡的一切一一道別。

  你是這兒唯一的人類,卻不是唯一的住民。你赤著雙腳漫步在城內,用手撫摸每一片磚瓦,用腳感受每一粒石子與沙塵。

  偶爾迎面奔來的野兔或山犬,你一一點頭向他們致敬──或者說告別。你並不對他們產生依賴,並非豢養或是敵視,而是保有距離的漠然。

  在機關之城內,人作為城裡唯一使用語言的存在,但你明白你與他們並沒有什麼不同。

  一隻山犬奔過來伏在你腳邊,雪白的尾巴不斷搖擺,毛茸茸的頸子依偎著,使你有些發癢。你記得你前幾天與她一同進食,你撫摸她柔軟的毛,相視而笑。

  你叫不出她的名字。在機關之城內,不存在姓名也無須語言。語言只用來與城對話,你也從未見過其他使用語言的物種。

  「語言是藏匿禍心的首飾,越是披戴就越是醉心於其中的美麗,然而樸實的人都知道:在烈日下流汗的人擁有最慈祥的笑,在星夜下漫舞的人擁有最深邃的眼。」

  機關之城如是說道,將循著氣味來的人狼或是誤闖的妖精送出門外。

  你蹲下身子,張開雙手擁抱山犬,她的身軀厚實而飽滿。心底不禁漾起寂寞,你很少感知到這樣的情緒,使你情不自禁對著山犬的耳說了聲:「再見。」

  語畢你隨即納悶,又很快的釋然。你解開背上羊皮編織成的背包,從裡面拿出了一塊松鼠肉餵給她。

  隨後你背上背包,站直了身子,奔跑起來,像溪澗般愉快的流過城內每個角落。

  撫摸鑲在南邊牆上,被城廢棄的齒輪粗糙的表皮;在城中央的水井打起一勺鮮甜的井水,喝掉半勺,剩下的半勺餵給井邊的野草;坐在城中唯一的一棵蘋果樹下乘涼,睡了個寧靜的午覺;特別由蘋果樹後面小徑走過,這是城中你比較少經過的道路──即便你對它早已熟悉無比,卻依然新鮮如同一場冒險。

  機關之城今天並不授予你知識,她只是看著你走過跑過,偶爾被你逗得格格笑著,偶爾安靜地凝視。大多數時間,你與寄居在她體內的每一個孩子對話,道別,撫摸他們的獸毛,和著他們的歌聲,與安靜的孩子一起沉寂,與活潑的孩子一起舞蹈。

  當天色逐漸暗下來,你沿著扁石子路緩慢地走回你的小屋──城裡唯一一棟小屋,在小山丘上,一棟被你漆成橘紅色的屋子。那是機關之城的心臟改建成的,在冬天也不會寒冷的房子。輕微的震動著不斷運行。

  你爬上屋頂,坐在磚瓦上享用機關之城為你準備的晚餐,烤野雞腿肉三明治與蘋果汁,三明治中還夾著幾片蘋果,那是你的最愛。

  夕陽緩慢的下沉,輻射出淡橘色的金光,與小屋渾成一體。護城河波光粼粼,魚兒翻騰激起橘色的浪花,天逐漸暗了。

  每當這個時候你總是特別憂傷。

  「明天我就要走了。」

  你靜靜等待機關之城的回覆,但城沉默無語。你只感受的到房子震顫的幅度比平日大的許多,你將那看作機關之城為你留下的淚。

  「今天我走了許多的地方,與許多事物道別,卻還未與你道別。」

  今天踏過的足跡之上,都烙著你過去的身影。你曾在花叢中與蝶共舞,曾經攀爬到蘋果樹上摘採飽滿的果實,將果仁埋在小屋後面的泥壤裡,期待著幼小的蓓蕾茁壯為城裡第二棵蘋果樹。

  有時候你會讓機關之城幫助你,從地面的縫隙裡竄出的木頭手臂能摘採到最高處的果實,能切割最堅硬的石頭,你努力地想著,用盡全力的回憶,此時此刻卻看不清機關之城的容貌。

  你回想自己在小屋內,坐在絲絨椅子上吃著三明治或烤馬鈴薯,在鏡子前讓機關之城修剪自己的長髮,夜裡讓城催促著躺上棉花鋪成的床,聆聽城札札的心跳聲。

  那是如同夢境的日子。

  你望向天空,想讓無垠的星辰予以你平靜,星空卻模糊了起來。

  「我沒辦法……」你垂下眼瞼,酸楚無比。甚至痛過你年幼時,第一次得知自己被父母棄於城裡的事實。

  離別的痛遠勝於遭遺棄的痛。離開恨的人遠比離開愛的人容易,思念遠比埋怨痛苦。你要到很久之後才終於懂了這個道理。

  「我的孩子。」機關之城札札的聲響打斷你的思維。

  一雙木質的手臂將你托起,緩慢溫柔地搖晃,晃進小屋內,把你輕放在棉花床上。你埋首在棉被裡痛哭失聲。

  「我……」

  「不要流淚。」你聽見木頭摩擦的聲響,懷念而熟悉的聲音,相較平日有些緊繃,像是在強忍著什麼。「帶著悲傷分別,必定走不遠便回頭。花草珍惜每一次的春醒而盡力綻放,在冬眠之時帶著期待與感激。」

  「但你也悲傷。」你用棉被摀著臉說道。

  「機關並無悲傷。」城說道,「我們並不如同人類感知,卻也明白分別的痛。但我們並不為此悲傷,我們仍在同一處聆聽彼此,傾訴彼此。」

  「你不懂。」你凝視著木頭天花板,想像城的眼睛正盯著你瞧。「我可能再也遇不見你。」

  「而再遇見時,便會超過想像的愉快,是吧。潛伏的山岳等待山風的吹拂,寧靜的湖泊卻將每一條新注入的何當作一個驚喜。」

  你坐起身來,停止哭泣,脆弱而哀默,如同鎩羽的幼雛。

  「我為了探知而離去,前方等待我的也許是幽暗的世界,也許是光明的世界,但那個世界總是沒有你。」你說道。

  「巨龍僅為丟失了萬貫財寶中的一件而憤怒不已,花兒卻為被摘採下釀成酒的果實而感到欣慰。花兒期盼著酒的芬芳,沉寂於風雨之中等待下一次的全心投入,因為過去的她早已躬身走入果實的甜美。」

  「即便我的未來不一定甜美、不一定芬芳?」你問道。

  城聽到你的話語,不禁微微一笑,木質的牆面左右晃盪。爐中的火劈啪作響,冒出一朵鮮紅的火花。

  「末世的稚子啊,甜美與芬芳並不是由他人決定的。」你感覺到城眨了眨眼睛,「稻穗偏好濡濕的爛泥,野犬喜愛氣味濃厚的糞便,灼風酷嗜喧囂的人兒,而我喜歡純淨黝黑的石油。只要你仍是你,對我而言你就甜美而芬芳。也許有一天,你回到我的身旁,帶著殘缺的心靈或身體,我依然將你抱起,當作一次舊的再會,也當作一次新的相遇。」

  「新的相遇……」

  你俯身望著自己逐漸發育的肌肉,你明白自己一定會不同於過去的自己,卻也在其中看見過去的影子。

  而你會想起曾經在這裡,撫育你成長的機關之城,教導你知識使你不至於歪斜,與你分別,卻在你心中悄悄建了一座城,你灼熱的心臟中有一座機關之城在緩慢的運作著,守候著年幼的你。

  從今而後,你的每個吐息都帶有濃厚的煤氣味,每個話語的縫隙之間都聽得見木頭摩擦的札札聲響,你也是一座機關之城,養育末世的稚子成長茁壯。

  而後別離。

  「若是我……」話語哽咽在喉,你有點猶豫是否要說出口。有些時候你害怕突如其來的話語所蘊含的徵兆。「……若是,我走了很遠,卻發現徒勞無功……或是回到原點……」

  「孩子。」你感覺城的雙眼緊緊盯著你,「機關之城被賦予任務,我們並不成為根源而是過程,我們也許會遇見在城內終老的人,我們珍惜他們但也珍惜成長後離去的人,以及回歸的人。」

  城閉上了雙眼,微笑。不知為何,你感覺有些溫暖。

  「我們是城而非家,因為我們最知曉人心的道理:心之所向才為家。若你歸來而認定了家,我會敞開雙臂歡迎你,你會明白家裡的田野最肥沃,家裡的壁爐最溫暖。若你在外處認定了家,我亦會垂首祝福,為你禱告,寄居在你安穩的夢裡,褪去鄉愁的影子成為你的過往。我們不會悲傷,因為我們早已熟知人心的道理……」

  你靜靜地聆聽城的呢喃,伴隨著火爐的劈啪聲,在棉被中闔上了雙眼。你想著明日的旅程,想著過往的種種,山犬、蘋果樹、水井、齒輪、火爐、城牆,一切就像是一場若隱若現的夢,旅途也將是一場夢,在你的心中緩慢的浮沉。

  你會找到家,你會找到身為人的證明,找到根源。你會遇見新的人,遇見新的蘋果樹,遇見新的機關之城。你會對一切抱持疑問,在尋覓到解答之後記得感謝,記得一切,他們都悄悄活在你心中,成為載浮載沉的夢……


  天一亮起,少年背起了羊皮包,塞進機關之城為他準備的麵餅與醃肉,向城外走去。

  路過廢棄的齒輪堆,他挑選了一塊小的塞進自己的背包中,作為他深夜緬懷時的寄物。

  少年走到城的邊緣,望著外頭一望無際的荒草,晨曦閃耀著刺眼的光亮,灑上原野,在草葉之間閃動,讓他不禁瞇細了雙眼。

  他納悶過去怎麼從未有過踏出城的想法,一面向外踏去。走了幾步,站在城外回首望向機關之城,他溫暖的牢籠。

  他將向東方行去,前往日出之地尋找他的同族。

  機關之城靜靜矗立,與廣袤的草原相比,竟顯得有些嬌小,出乎他的意料之外。他從未從外看過機關之城,過去總覺得巨大無比的事物──一如他的恐懼,在踏出城外以後,都顯得不值一顧。

  但那仍是他的機關之城,無關乎嬌小或龐大,是他一輩子的記憶與思念。

  「再見,母親。」少年向機關之城說道。

  機關之城微微的顫動,像是回應他的話語。他向機關之城抱著滿溢的感謝,深深鞠了個躬,回身,向前方無盡的草原走去。

  末世之子將要到來,告別母親的溫暖與愛,
  唱著機關之城的歌謠,走起路來搖搖擺擺。

  他唱起自己胡亂編出的歌,屬於他與母親的歌,屬於人類的歌,他將一直唱下去,直到遇見自己。到那時候,他就與自己合唱一曲,唱頌他的快樂與懷念。

  少年不斷想著、唱著,向前走去。

  直到歌聲遠去,機關之城目送他的孩子離去,滿意的閉上雙眼。

  末世之子的離去是她任務的終結,她緩慢地陷入沉睡,只留下城頂的一束燈光,照耀著她的孩子的道路。也讓有一天,孩子歸來之時,她能夠第一時間得知。

  她會為他敞開大門,用最熱情的手臂撫摸他結實的臂膀,用最柔軟的棉布撫摸他的頭,為他烹煮最美味的菜餚,站在城頂與他合聲歌唱。

  機關之城由衷期盼著她的孩子的到來,無論多少年,她都在這裡靜靜地等著。她面帶微笑地,陷入漫長的沉眠與等待。

  她由衷的期盼著。


這是新坑,估計是長篇。(嗯?

這陣子在巴哈也看了些長篇作品,一直在思考文學的輕重比例、創作形式有的沒的,以往都只看短篇作品,趁這陣子比較閒,想想也是時候來一個規模比較大的創作了
應該會是比較意識流的奇幻向旅行作品,不過這坑估計不小(苦笑
再加上作者懶癌症狀末期......

咳咳,希望能給些意見,努力拿捏文字的使用方式中xD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803707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11 篇留言

小羊,喪失一半ed
人總是會尋覓解決的方法,即便不一定有效。

一開場就被戳趴

11-28 21:55

SoMe
qaq
肚子餓的時候就想吃羊排(x11-28 23:58
五夜的午日
感覺好奇幻

11-28 21:57

SoMe
小夜對奇幻小說有興趣嗎(摸頭11-29 00:01
洛雅.愛的戰士
就當是一種嘗試,無數次嘗試重寫才知道自己走的方向(握拳

11-28 21:58

SoMe
唔,謝謝洛雅//
我懂了!!多開幾個新坑才能多棄幾次坑(大誤11-29 00:04
霜瀲
小受的文字還是依舊浪漫到不行XDD

整個世界觀給我的感覺像是《神不在的星期天》這部作品的第一集
生命在無機物的懷抱中誕生,而後為了尋找真相而別離

不過主角到底要出去找什麼啊?我好像沒看到OAOa還是說這是埋梗?!

11-28 22:40

SoMe
謝謝霜霜//
咱沒看過神不在的星期天,不過這世界觀好像哪ˊwˋ
也不是埋梗啦,就是他要去尋找自己的根源,不過因為這件事含括太多範圍,細項之後才會萌生,所以就沒有寫的很清楚xD11-29 00:09
南雲桅上
SteamPunk與末世風格又帶著童話感,好像很有趣耶!

11-28 23:36

SoMe
謝謝//
不過之後蒸氣龐克的部分應該不會太多qaq11-29 00:12
五夜的午日
有興趣!(低頭

12-08 22:27

SoMe
小夜我現在才看到qaq12-18 12:08
珀伽索斯(Ama)
居然還有松鼠肉XD
整體的感覺有點像是一部讓人感到曲折的童話故事,
寫成長篇是沒關係,這樣我可以找時間細心閱讀的[e34]

12-10 12:37

SoMe
現在才看到....謝謝天馬/
雖然產文極慢...12-18 12:08
五夜的午日
沒關係(〃'▽'〃)

12-18 19:19

SoMe
耶!(抱12-18 22:37
鯤島囝
【形像募集回饋】來啦!
我很少在巴哈看到這樣的創作,小受的文字很有美感,不過讓我困惑,大量的修辭和堆疊讓我比較好奇,一年後的小受如果再看這篇作品會有什麼想法?我不懂文學也沒有文學美感的素養,按了GP看看會不會有路過的強者一起來討論這篇作品?我沒有能力欣賞這篇作品的藝術取向,只好在這裡跟小受說聲抱歉了><

如果你有興趣丟這篇評文的話,我很推薦Chazel的評文https://home.gamer.com.tw/creationDetail.php?sn=3813992

我需要有人幫我導讀這篇!

01-20 21:46

SoMe
沒關係啦xD
我也只寫了一章,根本不敢丟給別人讀qq02-03 00:15
SoMe
等等,這則留言是兩個禮拜前的OAO
完全沒發現鯤鯤這則留言xDD02-03 00:17
Hsin
哇,這個序章超級有吸引力,好期待故事後續啊~能在巴哈看到如此富有文學意象的作品好像挖到寶藏一樣哈哈哈

我對第二人稱敘事者實在很不拿手,也好奇最後切換成全知視角的原因。每次讀到「你」我總是感覺不太舒服,像是被逼著進入故事裡。或許這種安全感的剝奪(讀者完全隔絕於故事之外)正是這種敘事視角的重要目的吧。

因為只是序章,所以沒辦法說太多具體感想。但開頭這段很有意思:
「脆弱的人會偽裝出嚴肅的模樣,飢餓的人會尋覓母親的蹤跡;痛苦的人會流淚,心碎的人會微笑;疲倦的人將返回家中,而你將踏上旅程。」
機關城是母親,也是少年的心臟,卻還並不是他的家。少年想確定自己不是影子,想認識生命的樣貌,於是選擇踏上旅程,離開母親,出發時既不疲倦也不飢餓。然而機關城最終成了廢墟,心碎的人總算識得生命,卻流下淚來。
一切最終回歸原點,原點卻在時間之下無可避免地改變了。機關城並不是根源而是過程,這句話很耐人尋味。

...以上不負責任解讀XDDD
希望能早點看見故事本體,想必能對這美麗的序章有更深刻的體會。

02-02 17:12

SoMe
其實在寫這篇序章的時候是帶著實驗的心情(被打
老實講最後切換成全知視角的原因其實還複雜的就不一一論述了,雖然自己平常寫散文還蠻習慣第二人稱的,但放到巴哈好像真的就有點不太適合qq這方面我一直在做拿捏
好啦,其實就是想在末段重新建立起敘事者與讀者的關係,但這種文本結構的東西講太多感覺就跑光光了(而且之後還不一定會用到qaq),就讓我保留一下吧xD
你解讀的這段跟我一開始想得差不多(雖然已經忘得差不多了),好開心噢,我們以後就是小夥伴了(#02-03 00:41
鯤島囝
哇哇哇!我拋了磚引到玉啦!幸好有在這裡放陷阱,不然我就要錯過這個作品了!沒有能力欣賞文學純度高的作品一直是我的遺憾,巴哈也似乎不是文學人理想的淘取養分和錘鍊作品的溫床。雖然我超級沒有慧根,但我也跟樓上希望小受繼續創作下去^^

02-02 18:36

SoMe
這也不是什麼文學純度高和文學人啦((拍打鯤鯤
這種審視文本的角度和眼光會被看作是文學,純粹是教育制度和主流文學體系下約定俗成的結果。每個傳播媒介有不同的觀眾,沒有誰高誰低的差別啦~我從巴哈大家的小說裡反而學到了更多的文章的內涵與層次,對我來說那又何嘗不是文學呢xD
之後的文...我重謄了好幾次都不滿意qq希望過一陣子有更好的想法02-03 00:55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5喜歡★odd850510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沁墨閣】夢、海風與漂泊... 後一篇:[達人專欄] 【短篇】十...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san0196親愛的巴友們
小說,關於她的吻 第28話 更新囉,結局將至一切都逐漸釐清,歡迎大家點閱支持!一切將成為我更新的動力!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8:18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