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0 GP

阿拉德戰記──代行者[2-0 赫頓瑪爾-途中-桑蒂亞的場合]

作者:伊奈Akira│Dungeon & Fighter﹝原:Arad 戰記﹞DNF│2009-09-10 15:35:26│贊助:0│人氣:1334
 這次的開場用了不少時間呢...
 原先只打算弄個兩千字以內的開場白,結果不知不覺就突破了兩倍(苦笑
 刻意用另一人的角度來做開場,或許是有背景制限的關係,比起以往來說意外地困難
 不過既然已經做好了開場白,後面應該就會比較順了...大概吧(喂
 然而,由於學校也即將開學,咱能動筆(?)的時間便相對減少,而且還有オリジナル要寫
 因此下次更新是什麼時候,連咱都不太肯定
 請抱著不是很期待的心情期待下去吧(咦?)
 DNF版內文
----------------------------------------------
  『……雖然這麼做很失禮,但是我仍必須否決妳的提案。』
  『為什麼?』
  『我所背負的使命,並沒有你想像中來的單純。』
  原先就帶有皺紋的眉間,此時更加深鎖。
  『接下來等待我的,是一連串艱辛的任務,到時候是否能夠每每全身而退,連我自己都不敢保證』
  『這句話的意思是嫌我礙事嗎?難道昨晚的戰役,我的表現還不足以跟你搭檔嗎?你自己不也見到了,不管是自保或是支援,我都能夠勝任不是?』
  『……不管怎麼說,我都無法同意這件事。把非相關人士的妳捲入此次的事件我深感抱歉,但是正因為有此先例,我更不能再讓妳陷入不必要的危機。』
  撇開我質問的視線,沉默了一小段時間後,他語重心長地這麼向我解釋。
  『可是,我──』
  『時候已經不早了。』
  至於異議,則在還沒來得及提出以前便被打斷。
  『雖然再怎麼著急,還是免不了得露宿一夜,不過要是完全不做移動,無論過了幾晚都不會到達的……快走吧。』
  不予爭辯的機會,收拾手邊的輕便行李後,以趕路為由,快步朝著赫頓瑪爾的方向走去,強制終止了這未完的話題。
  「……就算有自己的考量,至少也該聽聽別人的想法嘛。」
  抱怨的呢喃,被面前火堆不時發出的柴薪燃燒聲所掩蓋。
  現在時間,彎月早已取代太陽於天空高掛。拜直到夕陽西下為止馬不停蹄的趕路所賜,今晚的落腳處,與「赫頓瑪爾」已剩不遠距離。根據他的說法,明早只要別太晚動身,中午以前就能到達目的地。
  (……明明總算是走出了第一步,但是為什麼,比起理當抱持的興奮與期待,我卻感受到更多失落?)
  如果說「赫頓瑪爾」真的跟他描述中的一樣,是個聚集了大量的人潮、物資與情報,於阿拉德大陸中數一數二繁華的大型都市,在那個地方,或許真的能遇上我所找尋的人物也說不定。
  (但是相對的……到了那裡,也就表示這趟短暫的旅途即將畫上句點了吧?)
  兩人共行的這段路,僅到抵達城鎮為止。一旦踏入了「赫頓瑪爾」,無論再怎麼拖延時間──頂多也只能跟到聖堂分部門前吧?而後在昨夜並肩作戰的兩人,便必須就此別離,不再保有任何的關聯。
  如果說,只是純粹以「尋人」為主要目的,即使是獨自一人,我也能夠輕鬆完成這件事吧?
  但是倘若在其中追加一道「從陌生人中找尋擁有特定條件的人物」的限定,整體的難易度又是截然不同。
  在數以百計的人群裡,想要自然地與人搭上話並不是件容易的事。何況還存在另一個顧慮:即便對方願意抽空逗留,在得知我來自魔界之後,還能夠與我自然對談的人,到底存不存在?
  照他的說法,在「艾爾文」時我所遭遇的冷落、無視,是從過去累積下來的誤會所造成;當我獨自走出艾爾文以後,自知錯誤的居民們,紛紛請他轉達歉意,午餐的麵包,也是因此得來。
  然而這究竟是事實,還是為了安慰我才說的話語,我並無從得知。
  若是以自身雙眼所見作為認知的基準,那麼除了他以外,唯一友善對待我的,僅僅只有那名鐵匠──萊納斯一個人而已。
  承著這鮮有的先例,我該怎麼在這茫茫人海中找尋值得信任的人?該怎麼消去那份因相互畏懼而產生的距離?
  「喵~」
  「啊……」
  此時,以軀體繞在我腳邊摩蹭的布魯特,微弱的叫聲,像是在抗議著對他的忽視。
  「抱歉……差點就忘了,至少還有你一直陪在我身邊。」
  抱起他放入懷中,順著曲線輕撫他身上柔軟的茸毛。而布魯特則是閉上了雙眼,晃著尾巴享受這份寵愛。
  「吶,布魯特。」
  「喵?」
  「現在的我……是不是太自不量力了?」
  『又失敗了?桑蒂亞,妳真的有心要學習嗎?傑克已經算是很初級的魔法了耶?』
  『別這樣嘛,桑蒂亞也很努力了,妳看她操作黑貓的技術多純熟啊……雖然,也就只有黑貓而已。』
  『哎呀,有一個強項已經算不錯了啦,只不過區區的黑貓,好像完全不夠彌補我們跟她的差距就是了。』
  『妳們還真敢說呢,哈哈哈……』
  取笑、諷刺,以及那無從反駁的挫折感,猶如昨天才發生一般,至今依然難以釋懷。
  我沒有告訴他,「黑貓的桑蒂亞」這個乍聽之下似是美稱的封號,只不過是眾人對我所做的嘲弄。
  ──強調桑蒂亞除了最基礎的黑貓以外,什麼都學不好的嘲弄。
  或許真的就像她們說的一樣……只能使喚布魯特的我,根本就沒辦法獨當一面吧?
  可是,就算是無法自稱魔法使的我,就算是漠然接受「黑貓使」這諷刺稱號的我──
  『──就算是這樣的我,也想為魔界、為了自己的家鄉盡一份力!!』
  究竟是對誰說了這句話?腦海中不知為什麼完全沒有印象。然而即便忘了是誰,這句話的堅決,仍在我的胸口久久不退。
  『找尋得以信任、能夠成為助力的夥伴,再一次重建魔界的繁榮』──前來異世界的目的,我一刻都沒有忘記。
  (試著……再去說服他一次看看吧?)
  現在,並不是像個孩子般和對方賭氣的時候。
  倘若能夠獲得「聖堂」的協助,想必後續可以減少許多不必要的麻煩吧?基於這個理由,必須先讓他認可我的想法才行。
  「好~!!」
  突然的起身與同時伸展雙臂的對空吶喊,嚇得布魯特急忙跳下地面。
  朝自己的臉頰拍了兩下,作為提神振作的象徵。而如今臉上展現的,是重拾自信的笑容。
  「布魯特,在一旁好好看著吧!等等席瓦斯回來,我一定會讓他改變心意的!就算不擇手段,我都要他認同我的提案──」
  「喂喂,饒了我吧,妳是想給我多大的精神壓力啊?虧我還認真替妳想了一個感覺還不錯的解決辦法,要是妳打算用暴論來做回應,我可沒辦法接受喔。」
  只說了一句「等等就回來」後便不見蹤影的他,以苦笑承接我的話語,再度回到了駐紮的火堆旁。
  與出發前不同的是,空手出門的他,多捧了數片寬大的闊葉在手上。
  「……你拿那麼多葉子回來做什麼?」
  足以堆成小丘的數量,讓我忍不住在第一時間向他吐槽。
  不過他的回應,只是對我笑了一笑。將成堆葉片遠離火堆擺放後,氣定神閒地在充當椅子的圓木上坐了下來。
  「妳對我剛剛說的『解決辦法』沒有興趣嗎?」
  「當然有。只是現在,我想先知道那些葉片到底是用來做什麼的。」
  「……不覺得詢問的順序反了嗎?」
  「有嗎?我只不過是把比較複雜的部分排在後頭而已。」
  對我的話再次提起苦笑。接著,像是在思考如何說明般維持了幾秒沉默後,將暫停的話語繼續說了下去:
  「──那是晚上要舖作床墊用的。」
  只是真正的答案,卻是完全在我預期之外。
  「……床墊?」
  「嗯,即便露宿也能準備的克難床墊。不過因為我還要守夜,所以這次只有湊足妳的份。比起直接睡在地面,有個隔墊總是比較好的。而且這種葉片還可以驅蟲,晚上躺在上面,也不必擔心被蟲子攀爬的可能性。」
  這麼說來,他是特地為我去蒐集這些葉片的嗎?
  ……總覺得,自己好像受到了很特別的待遇。
  「……你可別以為對我好一點我就會什麼都妥協囉。露宿什麼的我早就習慣了,就算沒有這東西,我一樣可以入睡──」
  「雖說是睡眠,但也只是抱著雙腳倚在樹邊,而且還只能維持淺眠,以便隨時應付突發狀況不是?不過既然現在有我陪同,妳就躺著好好睡上一覺吧。況且明天還得去拜訪分會,要是接見的人看到妳一臉倦意的話會怎麼想?」
  「……你打算帶我到聖堂?」
  「我有說過不要嗎?」
  「可是你不是……」
  「確實,我是拒絕了妳的提案,但這並不表示,妳連接受聖堂協助的權利都沒有。」
  一面說著,一面將葉片加以排列、重疊,一個長度與我個子相符的葉墊,逐漸在我眼前成形。
  「既然受了委託,我就有義務負責到底。要聖堂提供一個歸所應該是很容易,至於妳的提案,就如我所說的,讓克拉希雅來決定吧。倘若克拉希雅點頭的話,我當然沒有異議;反之要是她也提出了拒絕,妳就別再堅持了……這樣可以吧?」
  「……結果即使到了聖堂,我的提議也不一定能通過,是不是?」
  「嗯。不過相對的,這給了妳得以交涉的機會,只要妳能說服克拉希雅,我也就不多囉唆了。」
  「聽起來還真是心不甘情不願?」
  「畢竟要是真讓妳說服成功,我就得多一項保母的工作。」
  「……你還是認為我幫不上忙嗎?」
  「嘛……老實說,有妳在旁協助,確實能讓我輕鬆不少。」
  「那為什麼──」
  阻斷我說話的舉動,是他那足以蓋住我整個臉的大手,以不至於弄亂頭髮的輕微力道摸了摸我的頭。
  「我不否認妳在戰鬥中的表現很出色,但是不管怎麼說,妳都還只是個孩子。用不著把這麼危險的事情給攬在自己身上。」
  「…………」
  「不要把我當作小孩子!」若是在稍早之前,我應該會這麼反駁吧?但是當下,我卻連一個字都開不了口。
  還只是個孩子……嗎?
  打從有記憶以來,就沒有任何人對我這麼說過。踏在成為魔法使的道上,除了魔法以外,一切事物都不值一提,旁人不會因為妳的年幼而對妳比較照顧,亦不會因為妳的年長而敬重,只有在魔法的成就上獲得肯定,才能受到眾人的景仰、重視。
  是習慣了,還是麻痺?失敗時被嘲諷,成功時便無語離去,「沒有值得誇獎的事」對我來說,早就成了理所當然。
  然而在他眼中,抱持這樣觀念的我,看起來只是在無理勉強自己嗎?
  「明天交涉的結果會是如何,現在都還是未知數。但是答應我,無論如何,不要太勉強自己,好嗎?」
  因為是孩子,沒必要攬上責任;因為是孩子,說什麼都別勉強自己;因為是孩子,所以把事情托付給大人們就可以了……
  若是就這麼放下、委託給他,或許真的比較輕鬆吧?
  ──但是這種坐享其成的結果,真的是我所樂見的嗎?
  「……假設有人找了藉口就丟下答應你的事,你會怎麼辦?」
  「嗄?怎麼會突然問這種問題?」
  「別管這麼多,告訴我你的答案。」
  「……如果沒有能讓我接受的理由,我應該會生氣吧?」
  「嗯。那如果有人背棄了你久候的期待,你會怎麼想?」
  「……難以言喻的失望。畢竟,這等於是背叛了我對該人的信任。」
  「那麼,現在你站在我的立場的話,你又會怎麼做?」
  「這……」
  最後的問題,他並沒有回答。
  看來多少察覺到了吧?我所位居的處境,我想避免的感受。
  將放鬆而懸空的手腕從我頭上移開後,繼續對他說明道:
  「到底是與誰做了約定,老實說我根本沒有印象。但是既然記得內容,就表示一定有人在等著我。所以,我不能就此停下前進的腳步……即使知道前方的路有多麼危險、多麼艱難,我也有了相對的覺悟。」
  「……相對的覺悟……嗎……」
  雖聽不見聲音,但他微動的唇形,似乎正呢喃著這句話語。
  而後停了良久,低頭沉思的他,終於再次開口:
  「……我明白了。以獲准為前提,我們就互相彌補彼此的不足吧……只不過,妳有妳的想法,我也有我的原則──」
  「……啊──」
  還來不及作出反應,左腕便已被他順手牽起。
  閉上眼,隔著衣袖輕撫那道抹滅不去的痕跡,臉上的神情,淨是沉重與哀傷;而當那對目瞳再度睜開,其中,卻只存在那一如往常的堅定。
  「──我在此保證,只要妳還在我身邊的一天,我就不會再讓妳的身上留下任何傷痕……絕對不會。」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80298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阿拉德戰記|DNF|ARAD|同人小說|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喜歡★inaakira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阿拉德戰記──代行者[1...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charles0227所有人
蘭藍藍的網遊小說《高手教室》更新囉!跟著清賢一起勇闖遊戲世界吧!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7:02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