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4 GP

[達人專欄] 《這個陰陽師不得了了》II-尾聲

作者:飛空動煙雪│2017-11-25 20:03:30│巴幣:28│人氣:1146


尾聲



轎夫抬著華麗的轎子在林間疾行,而轎子的後方跟著一大隊氣勢洶洶的人馬,這些人的穿著與京都的服飾大相逕庭,卻是來自蝦夷國的武裝士卒。

桃花妖乘著轎子,不停擺動妖嬈的美腿,她突然心血來潮的問:你從剛剛就一直不說話,心情不好嗎?

御座上的獨臂男子似乎在掩飾自己的不安,他沉吟一聲:我的心突然跳得很快...

此時一名黃衫女子快馬加鞭的向華轎奔來,她的相貌甚美,全身上下長滿金色的鳥禽羽毛:稟告教主,我們即將進入白山地界,我已派出先鋒部隊,相信很快就能查明魔氣的源頭。

獨臂男子點頭:錦兒,作為以津真天的唯一血脈,妳在情報收集方面的能力已讓我刮目相看,就不知道妳在戰場上的表現如何?

織錦嫣然一笑,她匆匆跳下馬,恭恭敬敬的向教主行禮:織錦不會讓教主失望。

瓔珞,妳呢?

瓔珞英氣勃發,她有一身粉紅色的羽毛,銀色的頭冠更是高高梳起,全身散發強烈的殺氣,只聽得她信誓旦旦的說:瓔珞作為鵺之一族的菁英,在戰力上絕不遜色於以津真天。

教主滿意的合掌:很好,我教初興,眾人需要齊心戮力,方能奪取中土,但白山上的魔氣非同小可,我等初來乍到,一定要弄清楚究竟發生何事...桃花。

在呀。桃花笑吟吟的望著如今高高在上的教主大人,眼眸中蘊含了無數的期盼。

教主用只有桃花妖聽得見的聲音說:我要感謝妳讓我登上如今的位置。

桃花樂得花枝招展:這是你運氣與實力的成果,大可不必謝我,倒是你,想從冷酷美男轉型成暖人的小鮮肉嗎? 哎呀,說不定我還挺喜歡這樣的類型喔?

我沒有興趣討妳歡心。教主哼了一聲,心下琢磨:為什麼今天眼皮一直跳,難道韶雪和詩音的墳出了差錯?

.....

玲瓏雪再度響亮的迴盪在白山上,但是沒過多久,悠揚的曲調突來一變,竟變得哀傷凝重、百轉愁腸。

我手持冰屛笛,一個人倚在窗前,望著再也無法清醒過來的宮燈詩音,雙手不斷練習同一首曲子。

但我終究對這項樂器十分陌生,努力吹了數回,依然曲不成調,心緒不僅沒有得到任何緩和,反而更加沉溺在悲傷之中。

詩音,如果妳還在,一定會教我怎麼吹這曲玲瓏雪吧?

時候也不早,該出發了。

我瞇起眼睛,眼前雪色寒冰共同營造出一片銀白世界,銀光映照出冰棺內纖細善良的女孩,讓我憶起不久之前才在白山上發生的種種經歷。

宮燈詩音似笑非笑的唇瓣依然掛在嘴邊,就好像平靜地睡著了一樣。

我從來沒有想過妳能繼任冰心,是我太疏忽了。我用冰屬性的符咒在冰棺周圍佈下結界:我知道我做得遠遠不夠...

詩音...這樣離開我們,妳真的甘願嗎?

但,就算我內心有再多的疑問,離開的人卻再也不會開口了。

我用繩索綁住冰棺,準備將詩音的遺體運回結緣神社,棺材底下也加裝木頭所製成的車輪,配合擔架和一部分巧妙的機關,這樣一來,就算徒步千山萬水、也能順利推行前進,棺上的寒氣也因為符咒和法力加持,暫時也沒有融化的風險。

我明明想讓妳幸福的...

我無法用任何言語傾訴我內心的不捨,但是,妳不用難過,我會一直陪在妳的身邊。

這個時候韶雪也從大宅內走出,卻換了一身截然不同的行裝,很美。

司先生,久等了。

韶雪雖然有些害羞,她仍是優雅的欠了欠身,舉手投足都可以看出她曾經是陸奧國的皇族。

韶雪,這套衣服是?

韶雪繞了一個圈:是詩音之前穿過的和服,好看嗎?

很適合妳。我淡淡微笑:妳們果然是姊妹呢。

司先生...我知道這樣的要求很唐突,但是,我可以抱著你嗎? 只要一小會就好...

我望向冰棺那張溫柔的臉孔,就好像失去的人仍然在我們的身邊。

我答應過詩音,會好好照顧妳,傷心的時候,就盡情地哭吧...

我提起衣氅罩住韶雪,一如數天前初登白山、挺身替她擋下暴風雪的那個時候。

反正只有我聽得見。

韶雪用那張與詩音有些神似的臉孔望著我,她在衣氅下抱緊我的胸膛,忍不住放聲痛哭。

司先生...我好想她...我好想念她...

我哀戚的閉上眼睛:前段時間詩音一直陪伴著我們,現在,輪到我們好好陪她了。

活到這麼大,直到此時才深刻的明白,原來這就是生離死別的痛。

韶雪又是遺憾、又是扼婉地說:我的意識在恢復之前,始終處在一半清楚、一半懵懂的狀態,如果我能多跟她講幾句話就好了...如果我能再對她好一點就好了...

她會永遠活在我們心中。我回頭望著詩音寧靜的面容:我們回家吧。

這一路走來極其不易,但甫脫白山,遙遙見得山下旗幟林立,顯然受到洪荒霜解突破封印的影響,朝廷方面已大舉派兵前來調查。

韶雪,我們向東走!

我察覺不對,便帶著韶雪匆匆改道而行,但朝廷派出的人員何止千軍萬馬? 伴隨哨聲響起,朝廷的兵馬即刻大張旗鼓的進入搜山。

沒有多久,我與韶雪因為冰棺而耽擱腳程,很快就被多達數十名的斥侯給追上。

...不知諸位有何貴幹?

我警戒的四下張望,發現朝廷的兵馬今天個個身穿喪服,顯得氣氛極不尋常。

長武川魁、鷺澤寒星兩人一拍馬背,先後從斥侯中現身,兩人同樣是一身白衣,凜聲高喝:泓瀨司聽令!

我擺手在後:泓瀨司已不隸屬陰陽寮,但朝廷如有任何問題想要問,我一定知無不言。

誰知,長武川一開口就是審問:很好,敢問你對奪走道外金蟬、害死藤原參議,如何辯解?

藤原時平此時應擔任京城的參議之位,這是與大臣、納言共同治理政事的重要官職,地位極其之高。

我聽說過藤原時平一直臥病在床,卻不知道他擁有過什麼道外金蟬,忍不住搖頭:我不知道任何關於道外金蟬和藤原參議之間的事。

長武川皺起眉毛:一派胡言,數日之前,角天師曾會同妖魔闖入京都奪取道外金蟬,就為了救你這個陰陽寮的叛徒,你敢說你完全不知情嗎?

鷺澤寒星聽了,跟著威壓:因為失去金蟬,藤原參議死的萬分痛苦,太政大臣怒不可遏,已下令全面追捕你與角天師,你還不認罪?

朝廷已下令追捕我與師父?我的腦中宛如被一道閃電劈中,驚訝的想:師父為了我去京都搶奪藤原時平需要的藥材? 卻因此害死了他?

正當我與朝廷的人馬劍拔弩張之際,又見一人從樹林間快馬奔出。

這名陰陽師的氣質無比高貴,他頭戴烏黑的高帽、配上溫文儒雅的外貌,氣態超然、手持摺扇,卻不是安倍晴明是誰?

安倍晴明一現身,以長武川等人為首的陰陽師自是尊崇非常,使得朝廷兵馬更添威勢。

只見晴明以深邃的眼睛向我質問:泓瀨司,九嬰的分身呢?

我平淡的回答:洪荒霜解已與雪女同歸於盡,魔氣也消失無蹤。

你親身參與了這場戰鬥?晴明微露驚訝:士別三日,你確實讓在下刮目相看。

晴明,你好歹也是八將臣之一,何必為難一名後生晚輩?

此時一股謙沖的氣息迎面而來,菅原道真平凡的腳步踏上雪原,內息卻如深淵般沉穩,他攔住安倍晴明,恭手而立:晴明,泓瀨先生曾經是不才的學生,請你賣一個面子可好?

我回頭看去,菅原道真也帶來了不少幫手,不僅有我認識的神殿英士,還有數十名陰陽寮中的好手也率領式神圍上,一時白山被各方高手擠得水洩不通、蔚為奇觀。

「菅原晴明手中摺扇優雅的敞開:你來得好快,但你不該與朝廷作對。

菅原道真感嘆地說:不才違抗的對象非是朝廷、而是太政大臣,晴明,以我們過往與角天師的交情,實在不該踏差至此。

還有一股濃烈的妖氣!

長武川魁與鷺澤寒星感到懷中的百鬼誌發出震動,他們有些忌憚地翻開書冊,但見書中顯現輝夜姬三個大字,兩人倒吸了一口氣:十二使君!

天空妖華流洩、又聞撲鼻竹香,一名長相稚嫩、膚若凝脂的小姑娘乘著月光飄然而來。

八百比丘尼一直跟隨在晴明身邊,此時見了魔王駕臨,倒也豪不畏懼,只見她神秘兮兮的一笑,挺身以抗:輝夜姬小妹妹,今天勝負再開,如何?

輝夜姬見到這名活了八百年的比丘尼,不悅的鼓起臉頰:名列十二使君又非是等閒之輩,妳不要瞧我年紀小,就小看我了...

神殿英士拍拍我的肩膀:泓瀨先生,朝廷已經對你下了緝捕令,今天便由我等出面。

泓瀨先生,許久不見,你還記得我嗎?

瑰夜命姬站在我的右邊,微微露出噬血的獠牙:香川的葵蛇病讓我始終欠泓瀨先生一份情,請你讓我們保護你,好不好?

原來瑰夜大夫是吸血姬。我苦笑:說是這麼說,但我看你們實際上是隸屬另外一個勢力,恐怕還是希望拿我做談判的籌碼吧?

神殿英士收起笑容,指著宮燈韶雪說:至少我們不會危及你和這名少女的性命。

廢話少說,把這些逆黨通通抓起來!長武川魁拿出奇奇怪盾、鷺澤寒星招來姑獲鳥、拔出單劍,兩人分別對上神殿英士與瑰夜命姬,其餘人等各自廝殺。

我見現場兵對兵、將對將,一場激烈的戰鬥已無可避免,伸手拉起冰棺的繩索,向臉色蒼白的宮燈韶雪柔聲道:韶雪,妳不用擔心,我們往這邊走...

妳們哪裡也去不了!

我抬頭一看,這個聲音是...

藤原曉手持紙傘,她依然穿著那身淡紫色的奢華和服,顯然沒有將藤原時平的死當成一回事,但聞她大搖大擺的指著我和韶雪:山吹,看好這兩個人,沒有我的允許,誰也別想離開。

我盯睛一看,她的護衛卻是名列八將臣之一,大名鼎鼎的的刀神山吹!

你就這麼討厭我,寧可去找個不知道從哪裡來的小村姑嗎?藤原曉鄙夷的瞪了韶雪一眼:司,跟我回去,你還有一線生機,只要你承認你愛的人是我,而不是這些劣等的妖魔鬼怪,我會想辦法讓父親饒你一命。

承蒙藤原大小姐厚愛,但不必了。我護住不知所措的宮燈韶雪:我已心有所屬。

我不管,你永遠只能喜歡我、跟著我!藤原曉激動的說,山吹冷刀橫掛,擺出強硬的姿態。

大小姐的邀請不可違背,請泓瀨先生隨我回去。

現在的山吹宛如被人操控的木偶,早已沒了自我。

曉曉...我無可奈何的苦笑連連:可惜,妳已經不是我喜歡的類型。

只能想辦法殺出一條血路。

就在此時,我懷裡的百鬼誌也發出光芒,我明白式神們的心意,動手掀開書頁。

鴉天狗撲通一聲冒了出來,它激動的拔出長劍:主上,你在白山上顧忌我們的安危,始終不願派出我和鯉魚精出場對抗魔神,但今天我們非要護你周全不可!

鯉魚精擺動魚尾,她用手整理衣服和頭髮,羞澀的望著我:司先生,保護你是我們式神的使命,請讓我們守護你!

狸貓拼命敲著自己白胖胖的肚皮:呼嚕、呼嚕。

我感到眼眶溼潤了起來:...好,今天就讓我們主僕並肩作戰!

白山大戰一觸即發,忽來一陣讓人窒息的氣息,這股氣息來得又急又猛,挾帶海水的潮溼與鹽味,令在場眾多高手不禁屏住呼吸、停下腳步。

安倍晴明、八百比丘尼等人四下探望,就為了找出氣息的來源,然後,他們的目光移向了同一個地方。

那條路上浩浩蕩蕩的走來一支奇裝異服的隊伍。

無數的邪教教徒策馬闖入了氣氛緊張的戰場,身上所穿的衣衫服飾好像從遙遠的國家漂洋過海而來。

最後,一座雄偉的華轎在數名轎夫賣力的使勁下,緩緩進入了眾人的視線...

蝦夷國。晴明閱歷過人,竟率先道出這支隊伍的來歷背景。

長武川等人均不敢相信,心想:這怎有可能,傳聞蝦夷國已荒蕪多年,怎有這麼龐大的宗教體系?

泓瀨司的命已歸蝦夷國所有。

蝦夷國的教徒顯然決意先聲奪人,他們拉開嗓子、齊聲大喝:恭迎教主!

但聞這恭迎教主之聲此起彼落,朝廷的兵馬你看我、我看你,天知道這教主是哪方的化外之民?

此時華轎之上的布簾慢慢掀開,卻是一張令安倍晴明、八百比丘尼等人驚詫非常的熟悉臉孔。

...鳳凰院正御!

正御有如脫胎換骨的穩坐在教主之位,他原先就長得十分英俊,此時更是顯得神彩飛揚,身邊隨侍三名頃國絕色的女子,讓人無法把目光從他的身上移開。

蝦夷國強勢壓境,就算是菅原道真也難掩心中一驚,他喃喃說道:鳳凰院正御帶著蝦夷國國民捲土重來,竟還有以津真天、鵺、桃花妖相助?

我的心底一凜,前有虎、後有狼,一場驚天動地的大混戰即將展開...

但宮燈韶雪的驚駭更甚於我,她不敢置信的說出了幾個字。

「大、大哥?

腦中徘徊不去的臉孔,已成執念。

究竟是澄明、還是魔障?

一切,已經隨著宮燈韶雪口中的稱呼,再次緣起緣滅。


第二卷完。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800240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陰陽師|妖怪

留言共 7 篇留言

香蕉王
有夠精彩

11-25 20:13

Moon Light
不知道大哥看到兩姐妹會不會被嚇到

11-25 22:06

柳丁(ゝω・)
喔喔喔喔!!精彩啊!

11-25 22:28

月光琉璃
有夠棒

11-26 08:19

白煌羽
辛苦了

11-26 17:54

正在考慮要不要說話
被人遺忘一整卷…,更正,是數個月的鳳凰院正御,再登場之時竟成了蝦夷國(今北海道)的不明宗教教主,到底這段時間裡鳳凰院正御身上發生了什麼事?宮燈韶雪又會在泓瀨司與鳳凰院正御之間扮演何種角色?欲爭奪泓瀨司的三股勢力在白山山腳對峙,誰能搶到本次無差別格鬥賽的大獎?下集,《這個陰陽師不得了了III》,序章,敬請期待!

11-27 02:55

ICE COFFEE
本來以為只是介紹陰陽師的普通故事,卻在不知不覺中把它看完了,故事十分有張力,情節令人難以捉摸,卻又不會看得不知所云,節奏也拿捏的恰到好處,另外值得一提的是,不論是寫景還是寫情,都令我十分著迷,對於景物的描述十分清晰栩栩如生,尤其是打鬥場面,很少看到寫得如此行雲流水,很是令我讚嘆,寫情則是深扣我心弦,深深刻畫每個腳色的理念以及情感,看得我如癡如醉,彷彿可以感同身受,體會他們的喜怒哀樂,我非常喜歡這部作品,請作者繼續加油,帶給我們更多的享受。

05-24 19:25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4喜歡★jtsai314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這個陰陽... 後一篇:[達人專欄] 《穿越時空...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saykon051603ALL
奇幻小說連載中 歡迎來小屋看看看更多我要大聲說7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