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5 GP

[達人專欄] 《這個陰陽師不得了了》II-33. 改變一切的奇蹟

作者:飛空動煙雪│2017-11-24 19:25:24│巴幣:30│人氣:751

我曾經有一個願望。

堅強的人也好、脆弱的人也好。

我都能為他們歌唱。

想告訴他們,只要擦乾眼淚、抬起頭。

明天,一定會更好。

呼,心口,好冷...

詩音與韶雪的雙掌仍是緊緊的貼在一起,此時寒氣更盛,代表冰心繼承儀式已進入關鍵之刻。

在極寒的凍氣中保持清醒,詩音的頭髮很快的失去了原來的色彩,好像一道美麗的銀色瀑布般向下傾洩,而韶雪原先的銀髮卻在不停地加深。

雪女這時感到全身一暖,她緩慢的睜開深邃的眼睛,發現繼任儀式已經開始,任誰也無法停止了...

詩音,為什麼?

詩音冷的不住打顫,她說話的時候甚至能吐出寒氣:二、二姊,明天一定會更好。

韶雪沒有發現她已經恢復了人類的情緒,她又是生氣、又是傷心的望著妹妹:騙人,妳怎麼能這麼做? 這樣我又是為了什麼要成為雪女!

詩音像一名做錯事的孩童般低下頭,眨眨好看的眼睛:對不起呢,我違背了二姊的意思,但是這條路是我自己的意願,是我希望能夠拯救你們的心願。

感情也好、親情也罷,已經沒有必要再遮遮掩掩了。

宮燈韶雪激動的搖頭:我不要妳的道歉! 我不要妳的道歉,這是我自願的...

不捨的眼淚卻在這即將分別的一刻,徹底潰堤。

我也是...想要保護二姊和司先生。

韶雪不願意放開抓住妹妹的手:不該是這樣的結果,詩音,妳不是還有很多想完成的事嗎? 妳還記得我們小時候,妳告訴過我,妳的夢想...

此時兩個人之間縈繞不去的寒氣全部進入詩音的體內,宣告儀式順利完成。

詩音不停用手摩擦冷得發癢的肌膚,僵硬的站了起來:我小時候的夢想已經實現了。

新任的雪女戰戰競競的走到冰牆的前面,看見作為宮燈詩音最後的一抹笑顏。

原來雪女笑起來是這麼笨拙的樣子,嘿嘿,和司先生描述的一模一樣。詩音甜甜的微笑,她撿起地上的罌粟花,輕輕將花插入耳鬢,感到自己全身僅存的體溫正在迅速的流逝。

二姊,請連我的份一起,好好照顧司先生。

詩音轉身投入姊姊溫暖的懷裡,一行情淚滑過臉頰。

我不要、我不要!韶雪緊緊的抱住全身冰涼的妹妹,泣不成聲的說:沒有妳在的日子...

一定很幸福快樂的呦。

詩音覺得腦中所有珍貴的回憶都漸漸模糊起來了,但她不想將這些不安告訴哭泣的姊姊,她希望宮燈韶雪也能用笑容去迎接嶄新的人生...

她知道二姊也能和自己一樣勇敢的戰勝不幸。

詩音為此深信不疑。

因為司先生也在。

...

會保護妳們的。

宮燈詩音最後的笑容彷彿被凍結般的停止了,她闔上溫柔似水的眼睛,全身的毛孔發出無可抵禦的寒氣。

詩音? 詩音!

不待韶雪反應過來,宮燈詩音再度睜眼,眼角的餘光看向不停哭泣的二姊,卻蠻橫的把韶雪推倒在地,神情只有無盡的冷漠。

因為,她的心中只剩下身為雪女的使命。

詩音淡然的走向機關門:霜解,同歸於盡。

詩音,回來! 我求求妳,我想永遠和妳在一起。

韶雪用細弱的雙手撐起身子,她雖然努力站起,可是剛剛恢復正常人類的她根本沒有力氣去追回最重要的妹妹,她只能眼睜睜看著新任雪女的背影消失在門扉的另一端...

韶雪止不住落淚,因為她心裡明白,詩音最喜愛的罌粟花,它的花語同時代表了...

初戀與遺忘。

.....

白山之上,最後的惡戰如火如荼的持續著。

我們三人一路且戰且退,再度退至冰湖附近。

我趁著霜解與服部、天目一命在湖畔纏鬥之際,雙腿疾跑,隨即身子順勢在冰上傾斜,同時借助這層滑溜溜的寒冰,用滑的竄到惡龍的腹部之下。

玄陽殘影!我快速向惡龍的肚皮舞動長劍,無數劍之幻影頻頻而現,大量的連續攻擊流暢的劈砍洪荒霜解的腹部。

但是,霜解的鱗片似乎有堅不可摧的咒語在保護著它,就算我竭盡畢生之力揮舞劍刃,只能在它的身體上留下淺淺的划痕...

切,妳的皮真厚啊!

我剛罵完,耗盡力氣的劍尖停在痕跡的尾端,霜解向下瞪了我一眼,只見它稍稍移動身體,左爪一抬、重重踩落。

死定了。

我的腦子裡只閃過這三個字,接下來我就被這股駭人的力量給震上半空。

!霜解凶神惡煞的發出叫聲,它抬起尾巴一掃,那條堅韌的龍尾上佈滿大大小小的冰刀,任何一片都能輕易的把我切成兩段...

咒鏈,縛!

幸虧服部拋出一條虛幻莫測的靈索,這條靈氣所化的光繩纏住我的腰,他用力一拉,強行將我拽回地面,霜解的尾巴也因此撲了個空。

...哎呀!
我整個人趴在地上,不料霜解還是窮追猛打的向我揮出冰爪,我只好連滾帶爬的鑽入雪堆中,勉強閃過惡龍的橫掃。

心魔劍,出鞘...我把手伸向心口的心魔劍,卻還是無法將之拔出。

我狼狽的從另一端冒出,正好與退了十丈的服部碰面。

這樣下去,我們都支撐不了多久。服部按住血流不止、可能已經骨折的胳膊,他有些疲憊地說:沒想到集合我們三個人的力量還是對抗不了它。

你終究是陰陽寮寄予厚望的八將臣,現在放棄還太早了。我喘了幾口氣,冷靜的思考:霜解的冰甲太過堅硬,根本無法破壞,還有哪裡可以試試看?

霜解吐出冰錐,無數鋒利的寒霜逼得名列十二使君之一風神也不得不退卻。

你們疏忽了,還有一個地方我們沒有嘗試過...天目一命順勢退到我們之後,用袖子擦拭嘴角的血跡:當它射出冰錐的時候,會打開那張臭嘴。

我敲一下手:對啊,可以針對沒有鱗甲的地方下手。

服部沉吟片刻,有了決定:就這麼做,我會想辦法制住它,但時間無法持久。

天目一命慎重地告誡我:泓瀨司,服部與我重傷在身,這一招只能看你發揮。

既然沒有辦法借助心魔劍來個以毒攻毒,我只好舉起古劍,凝氣劍尖:我全力施為!

開始了...寒霜殘影。服部吟唱咒語,他再度凝聚寒冰、製造出無數的分身,只見三十餘名冰分身同時拋出最高層的困鎖法術縛神鏈,密密麻麻的光繩頓時罩住了洪荒霜解的頭部與四肢。

吼吼吼!

霜解發出不耐的吼聲,它憤怒的擺動身軀,服部操控的冰分身難以抵抗這股有如地牛翻身的洪荒巨力,腳步逐漸挪移...

...服部見狀,強行提起骨折的胳膊,雙掌結印、再度施法,只見每一名冰分身的身上都出現一條彼此連結的冰柱,正是八將臣模仿涓流的特殊能力,他將所有的分身串在一起來共同分擔魔神的力量。

他撐得下去嗎?

我有些擔心地看向服部。

服部吃力的掐住五指:泓瀨先生,快啊,我不知道還能支撐多久!

...好,天地陰陽、乾坤借法!

我匯聚全身靈力,玄陽劍氣的金光沖霄而起,玄陽劍劍譜中威力最宏大的玄陽一劍破天闕蓄勢待發。

洪荒霜解似乎猜到我們的如意算盤,它扭過頭來,向我打開嘴巴,射出無數的冰錐。

豈有如妳所算...天目一命長袖擺動,駕馭大氣為我造出了一道風牆,流風竄動,將所有的冰錐阻隔在外:泓瀨司,趁這個時候!

霜解口中冰錐發盡同時,我握緊古劍萬里長征、一個高跳躍起,天目一命不顧傷勢已重,再送出一道風,這股上升氣流使我有如箭矢般瞄準了洪荒霜解的嘴巴...

我挺直劍鋒,全身劍氣激盪,只見曾經挫敗鳳凰院正御的玄陽一劍破天闕化作一道銳利的焚天金光直衝魔神的血盆大口。

九嬰讚賞的說:戰略不差,但是...本座早就料到你們會這麼做,霜解還有一項能力,羞羞。

當我的劍尖一接近霜解的頭部,瞬間就被無形的寒氣所冰凍,宏大的劍氣也跟著消逝無蹤!

泓瀨司,你知道為什麼洪荒霜解的天敵只有雪女? 因為天下間除了冰心以外的任何事物,一但接觸的霜解的頭部,都會遭到冰封。

九嬰得意洋洋的說完,霜解巍然的抬起龍首,舉起頭頂的犄角撞向我。

我雖想用手裡的劍刃迴圈一擋,但不料劍身受凍,意外地增加了不少的重量,竟是迴圈不及,我的小腹在霜解的頭蓋骨衝擊下受到了重創。

我整個人摔落地面,不僅額頭和雪巖摩擦,連小腹也滲出溫暖的血液。

運氣再好,也有用完的一天啊...我疲倦的爬了起來,發現肚子附近已多了一個深可見骨的傷痕,要命的痛覺也跟著傳入腦中...

...該死。我用顫抖的手抽出符咒,貼在傷口上,暫時把這個嚴重的傷口封住止血,但靈力和體力消耗都已經到了極限。

不能倒下。

我喘了口氣,把劍深深的貫入雪中,這才撐住搖搖欲墜的身體:但我不會放棄的,絕對不會!

九嬰笑道:勇氣可嘉,可惜...本座原先並不想殺你。

...那還真是感謝妳的有情有義啊。

額頭的皮膚被磨破,一小塊肉跟著掀開來,流下來的血滲入眼睛,使我已經看不清楚眼前的景物。

可惡...

我默默的閉上眼睛。

要我乖乖向魔神投降,打死我也不願意。

得睜開眼睛...

抬起沉重的眼皮,就在這個時候,蒼茫的雪景中卻出現了一道清麗脫俗的冰影,她以纖細婀娜的身子攔住洪荒霜解。

韶雪,危險!我不敢置信的說:詩音呢? 她應該已經和妳一起離開了啊?

韶雪沒有回答我的問題,她只是默默地走向了洪荒霜解。

九嬰見狀冷笑:雪女,無法激化冰心力量的妳,如何是本座的對手?

我不顧傷勢衝了上去:韶雪,等等...妳快點逃啊!

雪女被我抓住胳膊,卻冷酷的把我的手給甩開,此時的我早已氣空力盡,頓時坐倒在地。

不要,阻攔我。

毫無感情色彩的聲音使我的神智恢復清醒。

韶雪...妳忘了我嗎?

銀色的頭髮、寡淡的容顏、一雙勻稱水嫩的美腿、還有耳鬢的冰晶...

不對。

雖然很像,那張臉絕對不是韶雪。

我錯愕的張開嘴,無論如何也不敢相信眼前的事實,眼睛只能盯著雪女的耳鬢看。

插在那裏的不是羽毛形狀的冰晶,而是一朵白色的罌粟花!

難道妳是...

心中的不安終究成為了現實。

我絕望的問:詩音...?

...詩音的眼眸中只剩下冰冷:是誰?

我心一痛,失聲驚呼:妳是詩音!

雪女。

咳咳,詩音...我拼命的想爬起來。

詩音不再理睬我,孤獨的她一步又一步的走向霜解,邁向同歸於盡的道路...
我使出吃奶的力氣爬向冷漠的雪女:詩音,妳為什麼會變成這樣?

冰心,使命。

詩音頭也不回的繼續往前走,服部、一目連臉上均是不解的神情。

九嬰疑惑的問:能在這麼短的時間內繼承冰心?

洪荒霜解發現不對,開始憤怒掙扎,它再度高高舉起龍爪,踐踏的爪牙一觸地,強悍的地震如同洶湧的浪潮般一波波襲來。

此時服部操控的冰分身此時再也站定不住,紛紛倒落雪塵、又或成了漫天冰屑,分身手中的三十幾條光繩頓時脫手飛出。

!服部終究是見過大場面的人,他的動作快過思緒,只見八將臣身影若幻的掠境而過,一口氣抄起所有脫落的捆靈索。

服部心有覺悟,立刻做出了驚人的舉動。

只見服部將手裡所有的捆靈索通通捆綁在自己的身體上,以肉身與僅剩的修為強行壓制魔神...

我曾經起了多大的惡念、今天就用多少血肉償還!

服部咬牙硬撐,不斷施法強化捆在身上的靈索,但這些繩索就算再堅韌,也會受到魔神拉扯而收緊,勒得服部皮開肉綻、體內骨頭寸寸碎裂,鮮血斑斑的滴在雪巖上...

三公主...我明白這是妳的決定,這是我最後能為妳做的...

魔神與服部拉扯之間,詩音冷漠的臉上沒有恐懼、沒有婉惜、更沒有了過往的記憶。

不要啊!

我撕心裂肺的吼。

冰心,天晶結界

一陣暴風雪掩至,只見紛飛的白雪中,詩音衣袖一舞,藉著風勢高高的躍起,她在半空張開結界,無數的冰針如驟雨般傾洩而下,不僅射穿了霜解的龍鱗、更干擾了它的行動與視線。

...吼吼。

霜解痛得發出嘶吼。

詩音冰袖一揮,震出強悍的氣流俯衝而下,她的目標是...

我心中大亂,倉皇向她伸出手:詩音,妳會死的啊!

詩音沒有理會。

洪荒霜解對恢復全力的雪女忌憚非常,但奈何龍身被服部牢牢的用縛神咒困住,就在它準備閉上嘴巴的瞬間...

卻見天目一命舉起食指,凝聚最後的力氣,在霜解即將闔上的血盆大口中製造出了一個小小的風盾...

?霜解感到上顎與下顎無法闔緊,口中有異,已是反應不及...

詩音抬起柔軟的手掌,周身散發強烈的冰光,正是冰心把力量摧至頂峰的象徵,她一身皎白的衣裙,無怨無悔的縱入了魔神的嘴中...

我傷心欲絕的高喊:詩音!

古老的冰心與魔神霜解彼此牽引,發出前所未聞的劇烈爆炸,震驚又駭然的迴盪在我的耳中,更迴盪在我疼痛的心間,直到最後煙硝俱熄,直到一無所有...

我從漫天紛飛的白雪中站起,一邊跑、一邊跌倒,摔得渾身是傷,望著遍地魔神餘下的屍塊,拼命地找尋那道記憶中的倩影。

詩音...詩音! 妳到底在哪裡?

我像瘋子一樣的在魔神的屍骸中挖掘著,嘴裡不停大吼大叫。

傻瓜,早就叫妳回神社等我了啊...

詩音...

為什麼這麼傻?

我還想見到妳的笑容...

不知道過了多久,最後,我滿目瘡痍的手在霜解鱗片的旁邊找到了她。

詩音的下半身幾乎都被炸碎,只剩下一具血肉模糊的身體...

妳笨死了...妳知道嗎?我伸出顫抖的手,緊緊抱住這名只當了我一天妻子的女孩子:詩音,雪女的打扮一點也不適合妳。

詩音美目一眨,渺無心緒的問:你,是誰?

...我吞下鼻涕和眼淚,高喊:我是妳的丈夫啊,笨蛋!

詩音歪著腦袋,冷淡的問:丈夫?

嗯,我是妳的丈夫、妳是我的妻子,妳沒看到我在流淚嗎?

詩音輕盈的問:眼淚,那是什麼?

我低下頭,吻了她冰冷的唇,彷彿把我所有的心意傳遞過去一樣。

詩音抬起秀氣的眉毛:我好像,忘了一件非常重要的事...

我又親了一下她的臉,柔聲罵:快給我想起來啊,笨蛋老婆!

詩音虛弱的呻吟:在我的腦中...有一個男人。

我心中一動,更加用力的抱緊變成冰雕娃娃的詩音:那個男人...他叫做什麼名字?

雪女用事不關己的平淡語氣描述著:他看見,一位沒有人,可以看見的少女。

我悲傷的笑了起來:真是命中注定的相遇呢,一定是對俊男美女。

少女,一直在等待,奇蹟的出現...

笨笨呆呆的雪女向我傾訴了一段短暫的故事。

那是陪伴漫長的煎熬,唯一的信念。

少女深信,總有一天會遇上那個,他一定會願意幫自己找到失蹤的姊。

「可是像我這樣的鬼魂,真的能和命中注定的人見面?」

每次少女走在繁星璀璨的夜空下,雖然不曾感到疲倦,也不會感到飢餓,但總是寂寞的想哭

「為什麼,還是沒有人看得到我?」

但這樣漫長無助的空虛卻突然的畫下了句點。

有一天,一個陌生的男人和她說了句話

等等,我不是故意的!

男子緊張兮兮地說。

少女躲在柱子後面、羞紅著臉:「你、你看得見我?

看不見的話就要去看大夫了吧...

命中注定的人露出奇特的表情,不論從哪個角度看都很趣。

是我在這殘酷的世界上,一份小小的奇蹟。」

命中,註定的人...

零碎、斷斷續續的故事說到這裡,詩音的聲調突然有了一絲情緒的流動:泓瀨?

我驚喜過望的親吻她的臉頰:對,我就是泓瀨司!

「司先生…」詩音恍然大悟的睜大眼睛,她伸出手,好像要在這片純白的雪景中挽回一絲記憶的色彩。

我需要,時間,記住你的臉...

但這句話還沒有說完,嬴弱的氣息再也無法撐持,詩音就這麼無力的閉上了眼睛。

最後...

她的殘軀化作螢光點點,就好像走錯了季節,在十二月翩翩起舞的螢火蟲。

宮燈詩音還是在我的眼前消失了。

最後,服部留下的遺體只能讓我為詩音找一個安葬她的地方。

我想了很久,還是決定將她帶回結緣神社,這樣我每天都能見到詩音了。

結緣、緣結。

我與妳,終究結過一段緣。

我不後悔。

......


我、韶雪、服部和一目連最後都到了山腳下的宅第,那是這趟遠行的起點,也是唯一的終點。

我懷念的伸出手,輕輕地撫摸冰棺,心中還是沒有一點真實的感覺。

詩音,大家都來看妳了...

韶雪擦拭眼淚,半天說不出任何一句話。

一目連率先致意、服部接著捻香,他面帶愧疚、慎重的祭拜了詩音之後,隱晦的說:時辰已到,我也該向你們道別。

我如有所感的點頭:你要走了?

嗯,剩下的時間不多。

雖然你做過很多亂七八糟的荒唐事。我感嘆地說:但也感謝你耗費一半功體的救命之恩,我由衷祝福閣下一路平安。

服部聽了微微一笑,他向我拱手而立:呵呵,你不用向我說什麼,泓瀨先生,你才是解救我的恩人,但願我們在黃泉路上不會碰頭。

保重。

你也一樣,告辭。

服部拜別泓瀨司,腳步立刻就蹣跚了起來,強忍傷勢的他滿頭大汗,好不容易走到門外,這時壓抑多時的內傷終於徹底爆發,他嘔出一大口血、顛顛倒倒的走到一棵不知名的樹下。

清晨的第一道曙光照射在他的身上,反而讓他渾沌的意識陡然一醒。

迴光返照,終於...要解脫了嗎?服部累得停下了腳步,他把僅存的左手伸進衣服裡面:三公主,很抱歉,我原來還想好好遵守妳的命令,我果然是個不稱職的守護者...

服部慚愧的一笑,動手捏碎懷裡不知陪伴自己多少個寒暑的百鬼志,只見陰陽師封印妖魔鬼怪的力量一解放,書內所封的無數妖怪全都化作白光蹤上半空,最後轟隆一響,化作一團灰燼...

一目連跟在他的身後,雖已驚覺,卻是來不及阻止:服部,你...

服部轉身面向一目連:我們之間的生死契約已經失效,現在的你不是御靈,我也不是陰陽師,風神,你自由了。

一目連靜靜的看著服部惆悵的臉:但儘管如此,我還能是你的朋友。

哈哈哈...憑這句話,我就用一杯好酒、交一位好友。服部豪情大笑,他拿出酒壺、打開瓶蓋,向風神遞了一杯香醇的佳釀。

一目連嗅了嗅,讚嘆道:這酒確實不壞。

江山如此多嬌,引無數英雄競折腰。服部又倒了一杯給自己,並將壺內剩下的酒盡數澆在雪地上。

泓瀨先生的剛毅,正好匹配三公主的柔情,他們是天造地設的一對,這一杯,是敬宮燈公主的勇敢、更是敬她偉大的情操。

一目連吐槽道:何必呢?

的確,早知如此,又何必當初?服部看著自己早沒了知覺的右手,以及全身上下早已麻木的傷口,此時面對生命的最後一刻,他反而平靜的迎接尾聲。

服部高舉酒杯:惡貫滿盈的我,該罰這一杯。

你都要走了,還罰誰呢...一目連無所謂的說,但儘管如此,他還是與服部對敲了杯緣:算了,這一杯贖罪之酒,有我與你共飲。

服部朗聲笑道:好,好啊! 但望來世,我們還能做朋友,屆時,就讓我做你的部下吧。

一目連笑著飲下了酒:你這部下我還嫌礙事。

罵得好。服部痛痛快快的飲下這杯酒,他哈哈大笑,滄桑的笑聲卻又挾帶空洞的哭腔,失控的愛到了最後,胸中仍是一無所有,這樣,值得嗎?

服部回想著這輩子最想留住的一段記憶,那是幾年前的往事了,他還是潛伏敵營的內應,卻應邀前往參加祭典,但見高高的祭台上,有一名尚未成年的少女用羞澀的臉蛋,以及一對粉嫩晶瑩的小腳跳著令他目眩神迷的舞蹈...

他仰望夜明前的天際,卻再也看不見曾幾何時,那被笙歌壟罩的陸奧國了。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799186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陰陽師|妖怪

留言共 7 篇留言

香蕉王
QQ

11-24 20:47

白煌羽
要完結了嗎?辛苦了

11-24 21:45

柳丁(ゝω・)
嗚嗚…QAQ

11-24 22:24

鷹腳
詩音QQ

11-24 23:08

Moon Light
詩音啊!!!

11-25 01:10

終界使者
QQ...

11-25 08:45

正在考慮要不要說話
經歷了國破家亡,遭受了身心摧折,前陸奧國三公主宮燈詩音最終選擇繼承雪女冰心,並與洪荒霜解同歸於盡。「為什麼?」這或許是泓瀨司以及身為觀測者的我們最想問的問題,宮燈詩音已然消逝的現在,沒有人可以代為回答,只能猜測...「因為小女詩音,被深深地愛著呢。」「不僅僅是親愛的司,還有韶雪二姊、大哥、父親、母親,還有城內的大家,還有陸奧國的百姓,還有...還有...服部先生,正因為詩音被許許多多人深深地疼愛著,所以詩音才能一直相信下去。」『明天,一定會更好。』《這個陰陽師不得了了II》,下集,白山篇尾聲,泓瀨司的旅程還要繼續下去。

11-25 14:42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5喜歡★jtsai314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這個陰陽師不得了了」與... 後一篇:[達人專欄] 《這個陰陽...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lin881205大家
小屋不定期更新西洋冷門歌曲推廣唷!歡迎進來看看看更多我要大聲說47分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