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 GP

落落長的《魆妖紀28+29》心內話

作者:^_^│2017-11-20 01:17:54│巴幣:20│人氣:465
果然還是看完馬上整理的心得最新鮮,早就把圖截好,卻忘了自己截圖當下的心情,索性重看過比較快~



●消耗怠盡無情棄 無悔犧牲現奇蹟
古辰的心思果然沒有逃過主上的疑心,在酒吞朧三郎默許下,被薄寒君出手冰封,或許再次確立威信,但猶如前次所提,看在其他的部屬眼裡仍是百感交集。
清理完門戶,久違的兩妖開始敘舊,原來妖都本身也不安寧,是否與先前元邪皇想回歸始界的舉動有關?
但是妖都的現況,木魅和紅翎應該也知情,他們來人界的時間說起來也不算長,對於薄寒君口中的異變應該也知一二,在這裡回補妖都的現況有種微妙的感覺…

梟嶽真是個有趣的孩子,嘴上死老頭長死老頭短,最關心這死老頭的還是他這個親兒子,這種時候,他的讀心術還挺好用的,和冰塊裡的父親溝通無礙,真方便啊!^+++^
也因為梟嶽想替父親解套的心思,酒吞朧三郎命他前往西劍流查探消息作為籌碼,能不能替古辰解凍再議。

而赤羽陣營方面,因為偽久護的離去,讓劍無極顯得低落,但現況並不容許他消沉太久,赤羽找上劍無極以便進行下一步,也就是和海洋另一頭的溫皇搭上線。
溫皇對此感到相當滿意,果然情人還是老的好?不、不是啦,對手還是老的好?嗯……總之就是紅藍的默契依然是那麼好…..

鳳蝶卻是沒有溫皇那麼樂觀,沒辦法,誰教主人的為人她最清楚,會在主人背後講的絕不會有…好話?XDDD


劍無極對赤羽的行為感到不解,經過赤羽的說明,才驚覺自己從離開還珠樓就一直被監聽到現在!?

嚇得他直罵溫皇變態,這下倒是鳳蝶的話一語成讖,果然是沒好話,你們小倆口就一定要這麼有默契就對了?^O^

是說咱倒好奇這同命蠱隔空怎麼翻譯傳達?總不會在沙盤上一個字一個字寫吧?那赤羽講那麼多,蠱虫要寫多久?還是蠱虫很會畫重點,例如直接寫出變態兩個字,言簡意賅清楚明白,劍無極想賴都賴不掉!
雖然劍無極感到不自在,但赤羽卻不贊成他扔掉,這蠱虫應該不單單是用來監聽傳話而已,或許對劍無極尚有幫助,建議他還是好好保管為佳。


就在赤羽完成與溫皇的聯繫,一名陌生的客人上門,劍無極認出是在接應偽久護撤退時,出手掩護他的神秘幫手,來人自稱白比丘。
對照赤羽的提問,這應該是晴明故事中食用人魚肉而長生不老的八百比丘尼。

此白比丘數百年來皆替「十二天訣伏邪陣」的施術者善後收埋,會在此刻出現在此地,就是為了來收安倍的屍身。
然而當赤羽等人同意將安倍交給白比丘後,白比丘卻語出驚人,她是來收屍的,但安倍卻非屍體,她收不得!
果然,古辰必然也是看穿此點,才會把安倍交還給劍無極的。

為了喚醒安倍,白比丘遣退眾人對安倍施以針術,這時卻從白比丘口中聽到一個意外的名字,徐福???

不料白比丘的針卻意外引發劍無極身上的保命蠱,爆出濃厚的毒氛,這保命法果然很溫皇!
劍無極擔心毒氛影響安倍,但白比丘眼明手快,沒讓自己和安倍受到毒害,還告訴劍無極,給他保命蠱的人相當關心他,聽得劍無極疑惑真是如此嗎?

只是本來要用來喚醒安倍的針染毒不能再用,白比丘說無妨,施術法就好,那……為什麼不一開始就施術???好深奧的白比丘啊!

甦醒過來的安倍似乎是忘了自己先前的壯烈,彷彿只是睡了很沉的一覺,見到劍無極又是大哥長大哥短,一點都沒變。
透過白比丘的說明,原來十二天訣伏邪陣」是以命為代價的術法,化精元為術力,一次就要釋放出身上所有術力(精元),所以若非有用之不盡的精元,或是有再生精元能力的人,施術後必死無疑。
但縱使能夠再生精元,因為一次釋出所有生命力,也猶如死去一般,在精元再生之後,必需有人喚醒才能復甦,喚醒之人便是白比丘。

而白比丘自己雖然長生不死,等於有用之不盡的精元,但安倍進一步指出,十二天訣伏邪陣」不但有限定體質,同時需要一次爆發殆盡,白比丘除了體質之外,源源不絕的精元反而讓她無法達到一一次爆發殆盡,所以綜合種種,白比丘當不成封印的施術者,而她與創招者千百年來等到的,就是安倍,具有精元再生之能的奇蹟之人。
不單如此,白比丘更告訴安倍,他的使命不只是他自己以為的封妖,他真正的天命在中原。

不過再怎麼說,眼前的酒吞之禍還是要先解決,剛好梟嶽為了達成酒吞朧三郎的任務前來,硬是挨下安倍的攻擊。這孩子雖然看起來彆扭,其實也算得上是真性情,挨一擊就當是還安倍了。
赤羽瞭解梟嶽來意之後,心中也有了盤算,梟嶽鏡頭一轉,身陷囹圄的畫面卻讓咱莫名被逗笑了~^+++^
劍無極到梟嶽面前探監,欲言又止的都是白費,梟嶽都讀穿他的來意了,爽快地把看過銀燕的相關消息告訴劍無極,沒想到劍無極確認過他在山神時期其實是有意識之後,下一步竟是向他道謝,為他還是山神時對劍無極的救命之恩。
這般坦率直接的感情讓梟嶽有點措手不及,隨後而來的赤羽更機會教育了一番,同時也放梟嶽回去交差,該做的事總是要完成的。

在開啟妖界通道之後,小誠身上的生命力全然用盡,只剩一口氣,酒吞朧三郎認為他已經沒有利用價值,毫不猶豫地決定遺棄小誠。

小誠的心願微小得只求不要放他獨自一人,但這樣的卑微並無法打動酒吞朧三郎,其實從一開始小誠的對酒吞朧三郎就只存在利用價值,沒有任何多餘的情感。

木魅卻不然,不知道日久生情是否適用植物屬性,但從木魅和紅翎的互動之間,可以看得出木魅不真是無情的妖,只是他不懂什麼是「情」。
他只明白自己不能放小誠死去,縱使心中弄不清楚這份羈絆,他還是選擇把小誠送走。

紅翎現身阻止木魅,兩人的爭吵被薄寒君察覺,說實在的,如果不是薄寒君出手攪局,或許紅翎會更努力的阻止木魅,偏偏為了不讓薄寒君得逞,紅翎才會索性幫木魅一把。
筆者好奇的是薄寒君抓住小誠時,說小誠是半妖,是久遠以前的血脈,這麼說起來,靈尊一支其實是留在人世的妖族,猶如錦煙霞是魔世通道封閉後,留在人世人活的帝女精國分支那般。
換句話說,愛靈靈和錦煙霞有著類似的身世呢!只是愛靈靈什麼都還來不及知道就離開了…
※愛靈靈的血脈論只是筆者的直覺啦,實則並未細想,貼出來之後不只一位布友提醒筆者:月牙嵐的耳朵尖尖的耶,月牙一族也有可能是妖界遺族唷!ㄟ哆.....,因為愛靈靈劇中有展現異能(靈能),而月牙嵐並沒有相關的表現,所以就粗心的PASS掉月牙嵐了.....Orz不過,總監在雜談時有提到會解釋血脈一事,所以就靜待後續吧,雖然筆者錯誤的機率一向很高就是了~^O^


木魅和紅翎的舉動惹怒了酒吞朧三郎,要求紅翎儘速將木魅逮回,刑跋聽命把紅翎帶到古辰旁邊思過,卻也對酒吞朧三郎的作為感到迷惘。
即使是受到責罰,紅翎仍對酒吞朧三郎有信心,要刑跋別多想,未來一定能看到視部下如手足的主上。

被古辰、木魅接連的叛逆行為惹怒,酒吞朧三郎對柴田道末的脾氣其實有著幾分遷怒,但柴田道末不但毫不在意,反而更加強調自己對主上的滿腔赤誠,酒吞朧三郎因此傳予柴田道末妖力,讓他不再覺得自己格格不入。

梟嶽帶了赤羽的計劃離開,卻碰上與安倍商討法器的白比丘,不知道為什麼,梟嶽對白比丘的接近相當抗拒(本來認為是害怕,卻又不確定,還是保守的用抗拒來形容),看他這樣的態度,怕是讀到了白比丘的內心吧?
回到酒吞朧三郎面前,梟嶽一一稟報,感覺不管梟嶽帶回什麼消息,酒吞朧三郎心裡其實早有盤算,畢竟他怎麼可能會讓赤羽有喘息的空間?下令立即備戰出兵!

而木魅把小誠帶離之後,找了個看似安全的山洞藏匿,小誠雖然年幼,但短時間內經歷了這麼多之後,心裡也有數,木魅救他所背負的代價並不小。
一度以為木魅和酒吞朧三郎一樣,只是為了利用而善待他,卻沒想到木魅會抗命救他,孑然一身的小誠請求木魅能成為他的家人。

筆者對小誠後期行事偏激很是惋惜,但也不是不明白,為什麼直到被捨棄的這一刻,他似乎也沒想過要回劍無極身邊,很多事真的是過了就回不去了。
在劍無極和西劍流眼裡,他是靈嵐遺孤,一個被保護照顧的孩子,但他已不再是稚幼孩童了(即使以人世年齡來算,他真的沒幾歲~),但如今的他是月牙誠,有自己主見的月牙誠,他不願再回去當個無能為力的孩子了。

但木魅沒有答應,他只是直覺地把小誠送離,沒想過小誠想到的這種羈絆,筆者以為木魅仍是不能理解被稱為「情」的感受。
不過也沒什麼時間讓木魅深思,因為最會亂人思緒的小空已經找上門了,曾經批評躲山洞是最沒創意的行為,卻也每次在山洞都能有收獲,哈!

如果只是小空一人也就算了,木魅的植物妖力或許還有些機會佔點便宜,但在阿網面前,木魅,請節哀吧!


●其雨其雨藏心意 不負韶華任吾行
雨相沒料到從冷宮步出的竟會是俏如來,不過畢竟不是毛躁的小伙子,對俏如來的步步進逼,雨相都還能老神在在從容以對,直到俏如來說出右丞左將去涼巳閣找證據,雨相瞬間轉過數個念頭,直覺俏如來挖了坑要他跳,而他絕不能讓這小子得逞!


而事實證明,對於雨相這般的聰明人,少才是多。
俏如來其實只給了個引子,雨相的腦袋已經自動幫俏如來推敲排布了接下來要如何栽贓嫁禍,卻在右丞左將出現一頭霧水的表情時,才驚覺自己的滔滔不絕才是俏如來下的套。
所謂言多必失,在雨相這種老狐狸身上也不例外,更痛快的還是雨相自己挖坑自己跳,哈哈!

不過雨相認輸得太迅速讓筆者一時之間有點錯愕,看來筆者的程度和那個被滅口的傻瓜一樣低~

雖然雨相一副很有風度的模樣,實際是他滑溜地早就鋪好了退路,看到雨相用狷螭狂的古岳劍法,想到他對狷螭狂的背叛,突然又覺得不悅了起來,這個臭老頭!覺得竟然曾對他有所期待的自己,真傻~
雖然不願輕放雨相,但鰭鱗會大君已兵臨城下,也只能暫時放過雨相,讓皇城軍全力禦敵,面對最後一場大戰了。

八紘穌浥為達成自己說出口的承諾,提供鰭鱗會一個長驅直入的契機,於是豁盡生命爆發的黑彈。
這突如其來的昏天地暗,讓皇城軍陷入敵我難分的混亂,前線果如八紘穌浥預期的潰散,皇淵急奔戰場,卻看見令他心碎的一幕,一個再也不會對他言語的穌浥。
從穌浥懷裡掉落的信箋,原來,總是說丟掉了的信,一直是被他妥善收藏在懷裡,皇淵的心意,穌浥始終沒有丟棄過,但為什麼?為什麼在失去穌浥的時候讓他知曉這份心思?這無疑是讓皇淵的心痛得更徹底,碎裂成斑斑血痕了…

聽到小虯下令中路讓給皇淵的那一刻,整個忽然恍然大悟,黑彈只是用來攪亂敵陣,真正的手段,是利用失去他的心碎而讓皇淵一夫當關地長驅直入!
能做到這樣的地步,代表他對皇淵情感的深刻理解,才能毫不猶豫的運用,決絕、冷然到如此地步,對皇淵殘忍,對穌浥自己又何嘗不是…….

在皇淵失控的同時,小硯現身接手戰場阻止小虯進入皇城,看著小硯和小虯開打前的一席話,真的很感慨,誰也沒有變,只是明白了一些事……
這一次小硯毫不保留,因為在爆發的虯龍之力面前,若還留手無疑是送命,最終總算阻下小虯,但小硯付出的代價(負傷)也不輕。

小硯壓制小虯要求鰭鱗會投降以免傷亡人數不斷上升,再怎麼說都是海境子民,不管哪一方都一樣,而鰭鱗會的人馬基本上相當單純,見到領頭的小虯被擒,紛紛聽話的放下兵器。
但小虯並不領情,對前來支援的昔蒼白下指令,前去支援皇淵進皇城。
小硯對小虯的執著感到氣惱,然而對小虯來說,皇城軍與民軍只能擇一,他選擇和民軍同進退。雖然筆者和小硯一樣氣惱,但從這個抉擇當中,卻也真正看得出小虯真的與當初不同了,不再天真的追求兩者兼顧,想到這是經歷多少痛苦才有的深刻體認,心裡也忍不住欷歔。

被封住穴道的小虯直接要小硯給他個痛快,但小硯不願意,因為對小硯來說,小虯是朋友,即使立場對立,小硯也不會動手殺了朋友。
小硯這樣的情感沒能感動小虯,而獨留小虯在原地等待功體解封的善意,更讓小虯氣急大罵,罵小硯是懦夫,留下他的命是違背了皇室的期待。
小虯充滿賭氣的挑釁戳中了小硯積壓已久的情緒,讓小硯罕見的動怒了。
然而小硯回應的話卻充滿心酸,如果可以,他什麼都不想管,只要繼續當個小小的試膳官,默默無聞的守護著他身邊的眾人,他完全不想當個受到託付的硯寒清!

可惜,一切都回不去了…
被留下的小虯只能無力的躺在原地,自嘲這已回不去的海境,回不去了…回不去……

剎那間,小虯想通了這回不去的海境,不回過去的海境,這一切不落人為的痕跡,實則是人為的推動,皆是,欲星移!


而心碎至極的皇淵果真勢如破竹地直入皇城,左將軍自然非是對手,連小異加入同樣不敵,危急之刻一陣熟悉的詩句入耳,來者竟是吟著欲星移詩號的蜃虹蜺!?
可惡!果然又被騙了,還人家師相來啦!>_<
原來蜃虹蜺從來沒有背叛過鱗王,為了失去統帥一職而負氣離去是真,但惱的是欲星移而不是王,當欲星移找上他的時候,接受了欲星移的委託,持續蟄伏於關外,觀察民軍的動向,並在必要時刻成為民軍的一份子,說起來便是臥底。
但為何需要臥底呢?因為海境將有一場內戰。
維持海境安定,防範危及皇權的逆反發生才是師相首要職責不是嗎?為什麼卻放任其發生?
欲星移只說因為海境需要一場內戰,雖然語帶保留,但欲星移相信蜃虹蜺會想通他的話。
因此多年來,蜃虹蜺也真的信守承諾,用他的方式守護著鱗王。


雖然連蜃虹蜺都背叛,對皇淵來說也算是打擊,然而這一切都無法阻止他的腳步,他要替穌浥走完最後這一段路。
是的,替穌浥,直到最後,皇淵都不是為自己走這段艱辛的皇途,只為穌浥。

即使已失去所有的後援,即使自己的性命已不斷流失,連鱗王和俏如來現身同阻,皇淵仍是不管不顧,甚至反轉武脈,執意向前,這讓鱗王深感驚異,這小弟真是不要命了嗎?
在鱗王和俏如來聯手之下,總算穿透了皇淵的鯤鱗戰甲,失去戰甲護身,皇淵的狀態更形艱險。
鱗王以兄長之姿勸說皇淵停手,即使到了眼前的局面,感覺鱗王仍是無意要取小弟的命,然而鱗王並不知道,失去穌浥的皇淵根本無意獨活,最後更將水火保定打入體內,將自身煉化提升功體!?


這種不要命簡直無人能擋,連鱗王都無力招架,幸而小硯及時趕到,雖然勉力一阻,卻還是沒能讓皇淵止步,在倒地的眾人面前,皇淵終是坐上象徵王權的海皇椅,履行了他對穌浥的承諾。
最後,才是他自己想要帶給穌浥的禮物,豁盡最後的生命力擾動無根水,讓海境下了一場雨,一場至死都不曾踏出海境的穌浥沒體會過的雨…


因為皇淵逝去而解除了警報,內戰至此算是告一段落,雨水中,小硯懨懨的對俏如來提出要求,以後別再找他幫忙了,也難怪,這種忙幫得他命都去一半了呀!

而雁王原來還在海境啊,這個角度的雁王莫名地好看,真是奇怪,是因為少了算計的味道嗎?淋著這場海境的雨,真好奇雁王在這個時刻,心中是什麼樣的感觸?

因為海境從不下雨,百姓自然也不懂什麼是雨,莫不對天際落下的水滴感到驚訝,連「老天爺在哭嗎?」這樣的話都出現了。

其實,筆者覺得百姓說出「老天爺在哭嗎?」這句話有點感性過度了,單純就只是個人感受,總覺得普通人不太會說出這樣的話,不過若是想成近日的海境不寧靜而讓百姓有所感,倒也說得過去就是了。

說實話,筆者一直以來都是不認同皇淵與穌浥的做法,前者天真後者激烈,難道真沒有更理想的方式去達成目標嗎?或許有,或許沒有。
然而看到他們付出的代價如此之大,縱不認同還是擺脫不了心頭那股沉沉的發悶,畢竟筆者並不討厭他們,這樣的結果非是筆者樂見。
在皇淵前去跟鉛老道別時,悶了許久沒有發作的淚意開始在眼裡打轉,對皇淵來說,此生猶掛心的惟鉛老一人了。

而最理解皇淵心思的同樣只有鉛老,在雨水中見到露出土壤的鑌鐵晶礦,鉛老瞬間明白了。

忠心的老僕往地上一跪,送別他守護多年的主人,看到這一幕,眼淚就真的完全停不下了……



不管人死後是否真的有靈
(筆者相信有~),皇淵和穌浥終於自由了。

皇淵可以展開他的愜意江湖,穌浥也可以不再只為大局優先,可以只為他自己做決定了。

其實皇淵真的很任性,任性的愛其所愛,義無反顧,被他所愛的人其實在某方面來說是幸福的,當然前提是兩情相悅啦,不然也算是恐怖情人了~(~)
皇淵對穌浥的心意始終如一,不管是被穌浥利用或是背棄,他仍是不改初衷,要帶穌浥去看看這世間的美好,嗯,他以為的美好,沒辦法,身為享有特權的皇室,這種自以為是並不罕見,但這些任性無一不印證他對穌浥的真心,某種程度上來說,其實是相當浪漫的。(再次重申,大前提還是要兩情相悅!)


筆者對同性的情感並不排斥,基本上,筆者認為感情是一樣的,只是對象剛好是同性,如此而已。
對於許多的物種論或是疾病論,筆者也不會反對,只是那些不能構成否定一份真摯感情的理由,唯一能夠否定的,只有「不愛」。
所以筆者在前段兩度強調兩情相悅,而這個大前提其實不管同性或異性都適用,如果有一方陷入偏執之際,都將是危險,可能傷人亦可能自傷。
然而筆者一開始並未將皇淵與穌浥定位在愛侶關係上,是因為天底下的感情百百種,友情義氣也是有可能不顧一切相挺,不然何來兩肋插刀的義氣?
所以在兩人關係正式得到定義之前,筆者只當他們倆是很好很好的朋友,不覺得即使是當友情看也很美好嗎?
雖然對海境來說頗具威脅就是了~(苦笑

最後的雨中相邀同行,代表皇淵不變的心意。

稣浥終於不再拒皇淵於千里之外,允諾同行。

縱使是在死後才得以圓滿,仍是還了人世那一段遺憾。

只是回到現實,圓滿的代價好大,天底下沒有不傷的戰爭,更何況是一場內戰,傷的九成九是自己人,苦的更是黎民蒼生,那些朝中的權貴可曾吃一點苦頭?所以筆者才會說不認同皇淵和穌浥的做法,真性情的人處理政治問題只會落得傷痕累累,應該要用政治手段來解決。不過說真的,這也是筆者討厭政客的原因,政治,讓人心煩啊~

小虯傷疲的獨行在戰後的海境,過往一幕幕湧上心頭,只是如今人事皆非,連他也都再回不到過去。
本該在宮中的未珊瑚為他送來百里聞香,確認了眼前結束的戰役是欲星移的安排,為的是要消弭海境改革的阻力,此戰過後,鮫人噤言寶軀無聲,鱗王推動改革將可以更順利。

然而人算不如天算,說起來欲星移的天運和默蒼離比起來好像也沒好到哪裡去,自己在地門戰倒下,鱗王在元邪皇九界歸始之戰中重傷昏迷,兩大變因讓計劃頓時失去主角。少了師相坐陣,宮中勢力蠢動,王的昏迷又衍生出本不該發生的奪嫡之爭,縱有俏如來相幫,一介外人也難以插手海境內政,導致皇城軍在內戰開始前就失了元氣。

雖然鰭鱗會並非不在師相掌握,但皇淵和穌浥的交情卻不在師相預期之中,無形之中變數大增,特別是皇淵不但不是皇室的助力,反而成了鱗王最難對抗(親情與武力~)的對手,終至內戰變得慘烈如斯,欲星移若此刻從昏迷中醒來也要嘆聲始料未及吧!
不過,理解是一回事,接受又是另一回事。
雖然明白在欲星移的安排下,很多事件的發生都將是必然,但犧牲的生命卻不是那麼容易可以釋懷。
小虯也不會天真的以為未珊瑚只是來對他解釋一切的始末,於是未珊瑚坦言此行是要問小虯一個問題。
問什麼,筆者看完了整集還是不知道…


海境內戰在29集告一段落,這是一場讓人很心累的內戰,心累不是來自故事的排布,而是對「戰爭」存在的本質,一場傷亡慘重的戰爭真是必要嗎?

筆者能理解劇情中對欲星移推動內戰的解釋,猶如文中所提,鱗王面對的是政治問題,宮中的鮫人總是用政治力量向王施壓,為了解決這樣的問題,內戰成了欲星移的政治手段,用來削弱鮫人寶軀的政治勢力,如此一來,鱗王才能進行不受阻礙的改革。
筆者合理的猜想,欲星移本身其實並不排斥波臣與混血,依他對小虯的肯定應足以證實此點,或該說他的優越感是出於自身能力的自負,而非鮫人血統,所以他會因為一個人愚蠢無智而蔑視,卻不會因階級而歧視。
因此就算欲星移執政下,波臣也是有可能得到機會,只要鮫人與寶軀的權貴影響力變得低落。

對欲星移來說,一場削弱鮫人寶軀的政治勢力的內戰變得必要,只是若欲星移健在,縱是內戰爆發,或許殺傷力不會這麼強,很多人就不一定會犧牲……
筆者在前幾篇曾說過,讓皇淵帶著穌浥去江南煙雨就好,雖然最後有這個畫面,卻不是筆者想的那種啊!T^T
好啦,筆者承認自己八股又老套,總是喜歡HappyEnding,如今的結果還是充滿許多遺憾,不管筆者是否傾心這些的角色,「失去」仍是一種讓人心痛的情緒,真的很難享受這些失去呀…唉…

     §     §     §     §     §

其實圖截好許久,卻因為工作與外務,遲遲沒有時間動筆,真動筆之後,東瀛線寫得無礙,海境線卻卡住了,很多情緒與想法纏在了一起,最後還是沒能在預期的時間內趕完這一篇。Orz

再沒幾天就要推出新檔了,還剩三集,真的要想個好方法簡要地梳理思緒才行了,不然怎麼能放心的看新檔呢?
Q///Q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794817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金光布袋戲|魆妖紀

留言共 2 篇留言

三耳
??原來半妖血統是愛靈靈那邊的嗎?一直以為是月牙一族那邊的呢~畢竟人類沒尖耳..吧(?)
我也是看到鉛老那邊一整個覺得超哀傷...幸好鉛老有平安活到最後(嘆)

11-20 01:29

^_^
疑!?我直覺是愛靈靈,因為有異能的是靈靈不是?
我沒想過是月牙一族....Orz
鉛老:千歲啊...[e13]11-20 01:33
三耳
然後覺得白比丘超可疑(就是感覺而已XD)
溫皇那邊整個笑死,發動的條件異常嚴苛,可能是接近斷氣,或是斷氣瞬間XDD
難怪會被劍無極罵變態XD

11-20 01:31

^_^
就是要等劍只剩一口氣才肯救,而且只是幫他殲敵還不是救命咧!XDDDD11-20 01:34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喜歡★kindelsie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超不專業開箱文】這真的... 後一篇:【金光御九界之鬼途奇行錄...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