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5 GP

[達人專欄] 鳶尾花的女武神 十五章-暫歇 (二)

作者:南雲虎道│2017-11-15 00:52:22│贊助:10│人氣:291

  雨水傾瀉而下,沉重的黑雲重壓在這座由大量石磚、灰泥與森林般的鋼鐵梁柱四處橫立所組成的巨大深色城市。

  圓形的城市圈刻意規劃得像個要塞,中間橫亙了能讓千噸輪船停泊的大型運河。運河邊有著精緻的焊接與鑄造工藝,上千條鋼梁鑲著彎曲花紋,複雜的堆疊起一道弧形的巨大建築。建築緊依著運河碼頭,中心再由三層高架橫越城市天際的鐵軌穿過。

  鳴著汽笛大型長程蒸汽車頭滿載著車廂,巨輪轟隆地振動著高架鐵軌,進到這轉運用途的建築正好接上運河輪船的靠港時間,精準的效率向是機器齒輪一樣,為這座鋼鐵之都注入規律的生命脈動。

  雨滴灑在圓弧建築頂端的玻璃帷幕,天幕沒有帶來明亮,而是一種精緻無暇又整齊的嚴肅,嚴肅沒有溫度地壟罩著這個被稱作『中央交通站』的所在。長途列車打開車門,身穿德斯蘭帝國軍紅土色軍服的士兵整齊劃一地走下,低著頭,宛如機器部件分毫不差地站在自己的列隊上。

  鋼鐵建築一旁朝著灰色天空延伸的是參天高聳的鐵塔,用以繫留準備停泊的飛船。警報聲陣陣響起,層層烏雲中,灰色的巨梭型船身帶著螺旋槳旋轉的噪音破雲而出,漆著德斯蘭帝國的「劍之十字架」徽章的飛船緩慢靠上高塔,在雲中俯瞰著這座鋼鐵之都。

  德斯蘭帝國的特殊部隊,「血之伯勞」的隊長——賽虜斯.齊格列亞德從飛船上降臨而來,伴隨著身邊整隊穿著白衫與黑袍銀鎧的面具士兵,踏著齊一的步伐大步跨出交通站,中間與「血伯勞」部隊所相遇的帝國兵隊絲毫不敢怠慢自己的敬禮手勢,直到目送那隊充滿寒意的士兵離開。

  也許,在面具之後的面孔並不屬於人類呢。

  一輛黑色的豪華轎車早已在門前等候多時,擦得晶亮的輪殼映著滑落的水滴,在血伯勞士兵的列隊之下,排氣管噴著白色水氣駛出交通站前的圓弧車道,沒有任何一個平民會在這時對掛著帝國軍車牌的黑色轎車有所干擾,順暢地匯入寬闊的十線車道裡。

  賽虜斯的目光冰冷依然,淡色瞳仁直盯著車窗外的雨天街道,車道左右整齊立著的是雨中張著的紅色德斯蘭帝國軍旗,鮮豔的紅綴著銀色的劍與十字架,在後頭整齊而華立柱狀立面的灰石樓房與車道之間排出一條鮮紅。

  「依然,是如此準備著勝利的繁榮呢。」賽虜斯身邊的嗓音開口。

  他的副官「瑟亞.斐德蘭」有著相同的蒼白臉蛋,更為秀氣的臉龐與細緻緊貼臉頰的髮絲。換下血伯勞裝備的他,細緻嗓音與一身修齊剪裁的軍裝讓人無法分辨性別,與之衝突的是更為尖銳肅殺的銀色眼睛,滿意地看著正在行經的工業區路口。

  「可不是嗎?」賽虜斯答道。

  並行著道路的路面列車鐵軌上,電氣車頭長長地拖著畫上軍火標誌與軍徽的車廂,從城市另一端另一個由煙囪與管路布成的世界,煙囪吐著不熄的烈火,擊著規律的機械式噪音,孕育,再毫不止歇地生產出戰爭的征服給與帝國指向大陸。

  轎車在一聲長哨音中停下,冷雨中仍然踩著行軍步伐的「帝國衛隊」橫過車道,鐵長靴踩在石磚地上的節奏頓點,張滿的壓迫有如能夠踩碎歐羅尼亞大陸的每一吋,他們在指揮官長聲號令下一排排地進入街區裡樓房,那是每日的例行審查——排除帝都裡一切危害德斯蘭帝國的事務。

  這是德斯蘭帝國的首都——埃森加爾德,在德斯蘭語中有著「鐵之都」的意義,亦被稱作「帝都」或「鐵之都」。

  轎車轉上坡道,開向尖塔群建築陰影壓下的門口,古老的中世紀建築前為了讓汽車方便駛入,挖出石磚建起了圓弧的瀝青車道,天空的落雨在帝宛如一面黑鏡,道影映著尖塔群的陰鬱。

  「恭候您多時了,大人。」教堂建築前,迎接著賽虜斯的教士全身蓋著白袍,只露出機械化地冰冷神色,而沒被蓋著面容的是帝國衛隊的軍官,看著賽虜斯身上的血伯勞部隊制服,幾分敵意從眼角溢出。

  華麗而精雕細琢的大門已敞開,那上頭是青銅雕著的塔型浮雕,歐羅尼亞大陸神話的初始,神的子民「凱努斯人」降生在世。

  「門口等著。」

  賽虜斯側眼看著瑟亞,他直挺地站著,護衛的姿態早已把手待命在左邊腰際的軍刀上,就算軍刀所不及的距離,已經扳開擊鐵的收槍也隨時能射擊。

  「是。」瑟亞只略為欠身,銳利的銀色雙眼全把焦點集中在那帝國衛隊軍官身上。

  踏進教堂裡,雨水灑在彩色玻璃窗上,匯集成如簾幕一般扭曲了陰沉的光線,在地磚上、在畫著創世者神話的牆上印著扭曲的色塊,壁畫上凱努斯騎士的臉龐罩上漾動的色彩。

  眼前的禮拜堂廣闊得看不見末端的牆壁,雨天的晦暗光線裡能見的是應引里若隱若現的白色十字架,長廊左右中規中矩地木頭排座裡,賽虜斯先見到一個看來已經等候有段時間的黑色軍裝背影。

  「海姆萊大人。」賽虜斯敬禮道,眼前被稱作海姆萊的軍官起身,他與賽虜斯同樣有著帶著血斑的鳥型胸章,同屬於血伯勞不對的證明,只是海姆萊的均接更高上一級,是個上校。

  剃著光頭的海姆萊,帶著圓框金屬眼鏡的小眼只示意賽虜斯繼續向前走,陰影裡頭該是有著人的氣息。在這陰雨天裡有一半被陰影所覆蓋的教堂末端,老者聲音悠悠地傳來:

  「齊格列亞德、海姆萊,創世者的騎士呦」

  「主教大人。」

  賽虜斯與海姆萊單膝低頭跪地,讓自己宛如受洗的聖騎士雕像一般。這顯示出了陰影裡的老者無限崇高的地位,從守著教堂門口的帝國衛對那發散著不容侵犯的恐懼氣息就能嗅出。

  「找到了我們的鑰匙嗎?開啟淨土之塔的鑰匙。」老者低吟著嗓音問道。

  「大人,在里埃爾附近找回。但我把它給放回王國軍裡,正被『傳令者』給看管著。」

  賽虜斯的應答,在那平時慣有的冰冷嗓音中找出一絲弦外般的音調,儘管只有幾秒的落出,卻被老者聽了出來……是害怕。

  「你找到了『鑰匙』,為什麼不帶回帝國?為什麼還任由王國軍所把持住?」這下輪到海姆萊的審問,里埃爾鎮一役的結果以電報早一步回到血伯勞部隊裡,海姆萊有備而來。

  「希維雅王國軍最終還是屬於我們。但德斯蘭帝國可不同了,連我這血伯勞隊長何時會被皇帝陛下的帝國衛隊給抹消在何處都不知道。但,王國軍的——『軍事監察處』卻是我們能確實掌握的。」

  賽虜斯的語調轉換,拾回慣有的決斷,「我認為讓她潛身在王國裡,在我們攻入王都前保持住這個祕密,會是最保險的做法。」

  「這話有根據嗎?」海姆萊說道,他心知肚明這知特殊部隊與皇帝身邊的衛隊的矛盾,但他不信任眼前的帝國主教,眼前的戲是該做下去。

  「這是……屬下的觀察。」意識到這裡不是血伯勞部對裡,賽虜斯的應答回歸保守,這時理虧是最保險的回應。

  「站起來吧。」陰影裡伸出蒼白皺褶的手掌,領著賽虜斯起身。

  抬起頭的賽虜斯,主教在陰影裡的樣貌映入眼簾。白得幾無血色的皮膚,與身上的絲質白袍幾乎融為一體,雖然嗓音蒼老,但那瘦削身體卻直挺地站在教堂裡唯一被無色光線照入的地方。

  「主教大人,帝國陸軍部已經準備在下個月發動整體攻勢,只要希維雅王國的聖海爾姆要塞被毀,瑪奇亞諾防線等於大開,您所要的、所求的,血伯勞給您一個答案。」海姆萊用手帕擦拭著胸前的血伯勞勳章說道。

  德斯蘭帝國主教沒有多開口,只是輕點了頭表示聽見。他對著十字架所在的石牆上拉起觸發機關的金繩,建在石牆之後的鐵門被移開,後頭更大的空間裡,深長的長廊直往地下而去。

  「剩下的就是你們的是了,看在創世者的份上,我只領你們到這裡。」主教說道,在兩人踏入入長廊後就轉身離開。

  在長廊之前的是海姆萊與賽虜斯,海姆萊甩動手上的純銅鑰匙,「很久沒來了吧?我最近嘗試一些……克羅諾人的,榨取他們身上的催化劑的一些新想法。」

  「只要能對擊潰王國有利,您的作法永遠是正確的。」

  兩人走下長廊,主教打開緊鄰著長廊邊的第一道雕花木門,走進裡頭狹窄卻充滿紙張與原木氣息的辦公空間裡。

  「質量越來越差了。」海姆萊指向桌上的紙本。

  賽虜斯看著木桌上,剛蓋上帝國衛對鋼印的紙本上封臘未乾,上頭盡是剛送進集中營裡的克羅諾人的照片,比起當年在軍事學院畢業後的所見,帝國境內的克羅諾人身型變化許多,他們大多因為營養不良而曲萎著身子,限定區裡關閉了自來水,受汙染的地下水讓男性過了三十歲就掉光頭髮。

  現在的克羅諾人只是一些更讓人厭惡的人形生物罷了。

  海姆萊看著賽虜斯研讀上頭的資料,眼光正停在一個嬰兒之前,「那個嬰兒沒用,上周直接進焚化爐燒了。

  「我得為這一直下滑的人柱質量想方法,抓去集中營的羅希亞——克羅諾族人我記得還剩了四十萬人,限制區裡的人口數大概三十萬,照現在為了淨土之塔而趕工,各設施給我的回覆。明年初,這些人柱就不夠用了。」

  「你要王國境內的克羅諾人?」

  「正是!我希望下個月的攻勢能夠有所收穫,王國境內至少也有個五十萬的克羅諾人。」

  「海姆萊大人,我在王國那幾周,那個克羅諾女孩,您說擁有『覺醒之血』的她,被我給找到了。」

  賽虜斯提起莎夏,讓他與海姆萊回憶起數年前「淨土之塔」與一旁的集中營差點被毀的意外,在這之後帝國對於集中營的政策有了不少的改變——在主教的要求之下,集中營裡的的克羅諾人將只以人柱與祭品的方式處裡。

  「是嗎?可你也沒帶回來?第二次的錯誤了吧。」

  「是的,是屬下的失算。我們當時遭遇其所屬部隊頑強的對抗,而在里埃爾鎮一役更是成功地擺脫『玩偶』們的包圍,成功逃離我帝國軍的攻勢,那隻部隊不好搞。」

  賽虜斯的解釋,讓坐在高背椅上的海姆萊瞇起圓框眼鏡後的雙眼,這是他展現出不滿時的樣態,「這是藉口。」

  「屬下深感歉意,請再給予一次機會。」

  海姆萊就著檯燈,想看出賽虜斯其餘的破綻,燈火映在紅茶杯裡的茶湯上,
但是那張英挺而冷峻的面容卻什麼也看不出來,埃森凱瑟軍事學院對於學生反拷問的訓練無庸置疑。

  海姆萊冷冷地撇嘴笑道:「留給你說的『下一次』吧,重要的還是我們的『鑰匙』,而那個克羅諾族女孩,要嘛我要見活的,要嘛就只能是一具屍體。」

  「王國軍不能知道屬於她的覺醒會是多有用的力量。」

  海姆萊站起身,一把拿起那疊紙本,在鋼印之處簽下自己的名字——佛德里希.海姆萊——他熄了房間裡的檯燈,以後背領著賽虜斯說道:

  「接下來是我要送給你的新『人偶』,直接用現有的人體已經不太可靠了,醫藥局的托里爾博士給了我一些新想法,我覺得應該很好用。」長廊盡頭是一道鐵門,推算距離,該已遠離教堂建築的所在,獨立著在帝都之地下的設施。

  「你該來看一看,我希望這些……他們說是邪惡?還是背德?可以成為他們的噩夢。」


作者後記:

寫這篇的時候,場景氣氛之下。腦子突然想起以前的回憶。
所以請配合服用~



負能量之後,重新拾回了一些想法,算是之前被自己丟棄的吧?
曾經問過自己的特色是什麼,曾經不想承認。
我想這次我能給的答案,也許回歸到我很喜歡寫景色吧?
今後會試著以背景與場景的色彩與氛圍,然後加上角色立場的對比來帶入故事裡。
算是給自己的一個嘗試?

也謝謝繼續對南雲有所耐心與不離不棄的你們。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789495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2 篇留言

繼續曲奇-HANAMICHI桑
感覺氣氛開始緊張了~令人期待啊!

看起來自己對於場景的描寫也要多多加油了,不要讓文章像是在寫劇本文一樣。

11-15 00:57

泫夜
更新神速呀...((仰望

11-15 07:07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5喜歡★zester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自我辯證與走向...

訂閱

作品資料夾

qoo711大家
愛情單篇小說:詩情畫意,歡迎過來看。看更多我要大聲說2小時前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