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2 GP

[達人專欄] 【早安】八、說認真的,你們是不是生錯性別?

作者:凍結│2017-11-15 00:03:19│贊助:4│人氣:365



  「你還打算看多久?」那盆水的臉臭得像踩到狗屎,他看了很久還是看不出來「這位」到底哪裡像噴泉了,好吧,人家常說母子連心,看來是真的。
  「噢沒什麼,我只是想說,你看起來真美。」真心不騙。
  「對啊對啊!噴拳你超正的!」陳吟吟在一旁幫腔。
  「……」
 
  莫筲揚起十分欠揍的笑容,同為男人他非常能懂那句「漂亮」絕對不會讓人心情變好,心情變糟倒是非常有可能。不過他本來就對那盆水沒什麼好感──一開始來遊戲就碰上他,不但跩個二五八萬還超沒禮貌、第二次遇到時害他看到了非常厭惡的羊駝,根本就是個瘟神。
 
  所以,管他去死。
 
  「你們站在這,是要去咖啡廳?」他亟欲想轉移話題,看他可憐的份上莫筲就不鬧他了。不過方才稱讚他很美是真心話,不得不說對方現在的臉是他的菜,走在路上會回頭的類型,但是衣服就罷了,有點太浮誇。
  「噴拳你們店生意超好耶!不過人太多了,我跟大神等等才要去。」
  「如果妳們願意的話,我可以請他們留位置給妳們。」那盆水的視線飄向陳吟吟,臉瞬間從踩到狗屎轉變成撿到錢,這待遇真的差非常大,而且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錯覺,他甚至覺得那盆水說妳們時的「們」字,說得很不情願。
  「既然你都這麼說了,那我們就不客氣了。」不過管他的,莫筲什麼都有,尤其臉皮厚得不可思議,對方都要開個特等席了,哪有拒絕的道理?陳吟吟顯然也同意,在噴泉轉身之後就蹦蹦跳跳跟在他後面。
 
  噴泉要他們在入口等一下,他進去跟裡面的人員交代一下,很快地就看到他們空出一個特別好的位置,是四人座的。嗯?給他們這麼大的位置真的沒問題?他還來不及問,負責接待的同學已經領著他們往裡面走了。
  莫筲不是這的學生,不知道泉湧大學平時上課的教室有多大,不過以他現在看來,泉湧大學真是有錢沒地方花,一間教室的空間大得不可思議,難怪剛剛一百多人擠進去都安然無恙,而且這咖啡廳顯然砸了不少重金下去裝潢──除了地板鋪了不少高級地毯之外,牆壁也重新粉刷過,漆成古色古香的氛圍,有些地方還應景地掛上幾幅畫作。
 
  嗯,氣氛好是好,但他們不是反串咖啡廳嗎?是不是哪邊怪怪的,他以為應該會是很熱鬧繽紛的感覺才對啊?
 
  「怎麼樣大大!我想這裡想了很久喔!這種古典風格還不賴吧!」
  「不賴是不賴……但妳不覺得放錯地方了嗎?」
  「咦、會嗎?可是哥德羅莉不就是給人一種很神祕的氣息嗎?」
  「……不管妳是怎麼想的,總之奇怪就是奇怪,而且也不可能。」這世界果然還是存在這種缺乏常識的物種,對此莫筲不想再跟她一般見識,不然可能會被她氣死。
 
  莫筲的注意力轉向菜單,簡直像在看天書,沒有一樣他看的懂,好吧,女僕特調跟執事特調他看的懂,但還是不知道那是什麼鬼。
 
  「呃、陳吟吟妳看的懂上面是什麼嗎?不對我換個問法,這菜單是妳寫的嗎?」看到菜單上寫著「血染聖杯」跟「禁斷之果」時他整個臉都傻了,還有什麼「與泉共舞」跟「愛上瀑布」,到底是什麼鬼?
  「我不知道耶,我只有寫咖啡廳的裝潢還有服裝,菜單就沒有特別去寫了。不過那個「攀上高峰」看起來好帥!我想點看看!」等下,妳不知道?妳真的不知道?所以這是遊戲自己加的?這個答案太驚悚了,使得莫筲完全忽略了陳吟吟表示餐點名稱很帥的詭異發言。
 
  「決定好了嗎?」熟悉的淡漠嗓音,莫筲緩緩抬頭,映入眼簾的是張精緻帥氣的臉,穿著一身執事服,身高跟他相比稍微偏矮了些,不過這個比噴泉好認多了。
  「有推薦的嗎?對了,「與泉共舞」跟「愛上瀑布」是什麼?」
  「「與泉共舞」就是噴拳特調,每次調出來的東西都不一樣,你可以想成大冒險的概念,如果他心情好的話東西就會比較正常,心情不好的話……就自己自求多福;「愛上瀑布」亦同,就只是換個人決定生死。只是點的話,負責調的人必須過來陪在客人旁邊,可以不用喝但是人一定要在。」原來如此,聽起來就是很多人會買單的兩樣商品,衝著最後一樣的附加條件就夠誘人了,大概可以猜到男女生最愛的飲品是哪一樣。
  「那同時有兩個人點的話你們怎麼辦?」
  「只要飲料做出來,在上一位客人喝完以前是不能再點下一杯的,所以老話一句:先搶先贏。」聽起來真辛苦,點個飲料也像戰爭。
 
  此時,噴泉正好從廚房的方向走過來,他這身裝扮吸引了不少目光,如果以往只吸引到雌性生物,那恭喜他,他晉升為男女通吃了。莫筲不知道他到底做了多大的勇氣才願意這麼犧牲──胸墊、微捲的長髮,其中一邊還用電棒燙過做造型,不過看起來的確美得人神共憤,而且他似乎釋懷了,臉上並沒有太大的起伏。
  由於陳吟吟跟他坐在同一排,噴泉果斷選擇陳吟吟對面的位置坐下,單手撐著頭看著眼前人。
 
  「莫筲,你想好要點什麼了嗎?」
  「嗯……不然就給妳決定吧,我還真想不到。」莫筲果斷把決定權拱手讓人,這不是他擅長的領域,直接給別人決定比較好。
 
  浦布點頭,朝身後喊了聲:「幫我準備一下,「愛上瀑布」一杯。」
  「咦?」
 
  他愣了半晌才回神,這杯飲料不是很搶手嗎?
 
  浦布似乎看出他的疑惑,緩緩道:「不用擔心,現在是我的休息時間不接任何訂單。」
  「那──」妳還點特調幹嘛?不是不接訂單嗎?
  「我只是手癢想調而已。」她撇過頭,過來很快就移動到廚房的位置去了。
 
  「大大明明這麼聰明,怎麼在這方面就不開竅呢?她只是想自己調飲料給你喝啦。」陳吟吟在一旁咬耳朵。
 
  嗯?是這樣嗎?可是她不是很灑脫兇悍的個性嗎?
 
  「莫筲點完了,那吟吟妳呢?」噴泉隨即開口。
 
  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錯覺,他覺得噴泉選在這時開口是為了打斷陳吟吟跟他的悄悄話,有夠幼稚的。
 
  「我不知道耶,不然你幫我決定好了。」她笑道,噴泉的神情似乎僵了幾秒,而後他點點頭,也離開往廚房走去。
  「妳知道他要點什麼給妳嗎?」見他走遠後,莫筲默默開口。
  「大概是「與泉共舞」吧,在我的故事裡他有點給浦布喝。」
  「然後現在是做給妳喝?」他斜睨了陳吟吟一眼。
  「啊哈哈哈哈哈……」她開始乾笑,顯然不知道該回答什麼。
 
  在他們閒聊期間浦布跟噴泉已經做好飲料端過來了,不得不說這兩人的打扮真的很吸睛,女的帥男的美,讓莫筲嚴重懷疑陳吟吟是不是不小心寫錯性別……不對,如果是她的話搞出這種烏龍的確是有可能的。
 
  「欸妳老實說,妳是不是、其實、或許不小心把男女主角寫反了?」他湊到陳吟吟耳邊低聲問著。
  「唔、雖然人家很想大聲反駁說「怎麼可能啊大大!就算我再怎麼蠢這種事還是不可能發生的好嗎」,可是現在看到他們這樣,我也開始懷疑自己了……」
 
  「在說什麼?」浦布把特調湊到莫筲嘴邊,用一種不容拒絕的眼神示意:給我喝。
  「……」莫筲無預警地咬上眼前的吸管開始啜飲,齒間頓時溢滿淡淡的草莓清香,還有股酸酸的、卻又在瞬間融在舌尖的甜味,他無法形容那種感覺,只能很粗俗地給予非常好喝的評價。
 
  他在食物方面不是專業的,給不出好喝以外的評語,平常他是不太在意的,卻在此時感到有些抱歉。
 
  「這是什麼?味道很棒,妳很有天分。」他笑著稱讚。
  「草莓檸檬水,看你剛剛好像都沒有喝水,這可以解渴。然後我還加了點蜂蜜。」浦布說著,耳根有些紅。
  「原來如此,難怪還有股熟悉的甜味……」莫筲沉吟了聲,浦布看了他一眼,隨後以很快的速度咬上吸管,開始大口吸了起來。
  「咦、那我剛剛用過了。」對她的反應有些驚訝,記得陳吟吟說過浦布有潔癖,應該是不能接受跟別人共用一支吸管的才對啊?
  「沒關係,我口渴。」一邊說一邊喝,吸管完全沒離開過嘴巴,真的有那麼渴嗎?他的飲料已經去了一半,不過莫筲倒是不太在意,他們是用招待券用餐的,等於是店家免費招待,就算浦布整杯喝掉對他來說也沒有損失。
  「你一直看我幹嘛?」浦布的嘴終於離開吸管,一臉不解地望著他。
  「沒什麼,雖然這可能不算稱讚,但我只是想跟妳說,妳真的很帥,身為男性的我都要自嘆不如了。」莫筲微勾起嘴角,性感的薄唇形成了好看的弧度,浦布不小心看傻了眼,弱弱地回了句,「跟你比起來差遠了……」
  「嗯?」
  「我是說你很帥,沒必要自卑,我跟你比起來差遠了!」她異常認真地說出這句話,聽起來實在非常有趣。
  「噗哧。」於是,他不爭氣地笑了,「謝謝,妳很有趣。」他真心地道,雖然可能看不太出來。浦布倒是在看見他笑的剎那登時滿臉通紅。
 
  陳吟吟歪頭看著隔壁,在心裡嘆了口氣,咕噥了句:「哎哎,大神在這方面還真是不開竅呢,虧我女兒這麼努力在發動攻勢了。」同時,心裡湧上了股莫名的、醜陋的妒意。
 
  啊啊,在想什麼,這種事怎麼可能?那只是因為崇拜的對象在一瞬間被搶走了所以有些不滿而已,絕對是這樣!
 
  陳吟吟拍拍臉頰想將自己的思緒喚回,而且顯然忘了自己正是拆散兒女戀情的罪魁禍首。
 
  「吟吟。」
  「嗯?」陳吟吟對上噴拳淡漠的眼神,看到他眼睛上的假睫毛,還有幾乎沒什麼化妝的精緻臉龐,身為女人的競爭意識莫名抬頭,沒辦法,這真的不是她的錯,誰叫眼前的「女人」長得實在太「極品」,讓她久違地出現了危機意識。
  「那個噴拳。」
  「怎麼了?」
  「那個、很痛吧?」陳吟吟用眼神示意了腰部,噴拳的臉隨即沉了下來,雖然這在女裝上是基本,不過他「現在」的腰部以正常男人來說,的確是纖細了些,這點事陳吟吟還是知道的。
  「就、那樣吧。」噴拳的眼神似乎有些飄移,那不是什麼值得提起的往事,為了美觀要束腰什麼的,對男人來說非常痛苦。
  「噢。」陳吟吟會意地點頭,沒有繼續問下去。她將注意力轉到面前的飲料,「你調什麼啊?」
  噴拳笑道:「喝喝看。」
 
  陳吟吟疑惑地盯著飲料,過了半晌她咬下吸管吸了幾口,馬上驚喜地大叫:「芒果冰沙!」她最愛的口味!這個男人到底是怎麼知道的?不愧是他兒子!
 
  噴拳臉上揚起淡淡的笑容,似乎對她的反應很滿意,果斷無視了旁邊同學小聲提醒他休息時間已經過了的聲音。
 
  看見陳吟吟的笑容,莫筲忽地愣了,他們到底在幹嘛?跑主線?跟小孩培養感情?這種本該是故事中男女主角的橋段為何會出現在他們身上?
 
  他的飲料已經見底,浦布他們的休息時間似乎也快結束了,噢,某人的已經結束了。
 
  「謝謝招待,我想我們也該走了。妳們過來要繼續工作了吧?」他跟陳吟吟起身準備離開,浦布忽地拉住他的手,「莫筲,我真的很喜歡你。」
 
  他瞠大雙眸,沒料到對方會在這種情況下再度告白,「看你的反應你似乎不喜歡我,那她呢?你喜歡她?」哪個她?莫筲突然跟不上她的節奏,見到浦布的視線往陳吟吟的方向飄,他大概知道是哪個她了,大概毀滅世界都不可能會發生。
  「我沒有喜歡的人。」他勾起嘴角。
  「……是嗎,真是如此就好了。」有時候……說不定不是沒有,只是自己還沒發現。
  「什麼?」
  「不,沒事,今天很謝謝你們來。還有,我不會放棄的,我一定會讓你喜歡上我。」很堅定的眼神。
  於是,他笑著說了:「好,我等妳。」真心誠意地。
 
 
 
  歷經疲憊的一天,泉湧大學的文化季終於告一段落,回到城堡後,莫筲覺得全身的骨頭都快散了,陳吟吟倒是活蹦亂跳的,看起來很有精神。
 
  「妳體力真好,我覺得我快累死了。」說完就呈大字型躺在沙發上。
  「大大你這樣不行啊,如果出門去玩會吃虧的!」
  「那種事怎樣都無所謂啦。」
  「怎麼會無所謂!這很重要啊!吃美食需要體力、逛街買衣服需要體力、玩也需要體力啊!」
  「妳如果留我下來是要說這些廢話的話,我要回去睡了。」說完馬上起身。
  「哇、等等!等一下啦!」眼明手快地抓住莫筲的手。她深吸了一口氣,模樣看來總算是正經一點,「大大就這樣拒絕浦布好嗎?如果順勢答應的話說不定就完成一個主線了喔。」她難得問了比較有建設性的問題。
 
  順勢答應嗎?其實他也不是沒有想過,但這不是他要的。就算是虛構的愛情、就算人物不是現實中真正存在的,只要他們還在遊戲裡一天,這些角色就像他們一樣擁有生命,跟他們一樣生活在「這裡」。所以他做不出這種近乎「欺騙」的行為,這是莫筲無可救藥的堅持。
 
  「我也不知道,但潛意識裡覺得這樣不好,不能夠這麼做。明明一切都是假的,跟遊戲有關的所有喜歡都是假的,我卻還是堅持這些沒有意義的東西,很可笑吧?」露出了有些苦澀的笑容。
  「唔、如果是大大的話,我覺得是意料之內呢。」而她道出了莫筲意料之外的回答。
  「妳說……意料之內?」他不自覺張開了嘴。
  「我是大大的忠實粉絲吧,這種事我還是知道的,喜歡的作家是什麼樣子,個性又是什麼樣的──小說不會騙人,會全部、赤裸裸地表現出來。」是他的錯覺嗎?好像在一瞬間看見了眼前這個人跟以往截然不同的一面,就在剎那間變成他不熟悉、模糊的形象。
 
  是的,小說反映人心,是作者內心最真實的寫照,所以他才選擇這條路,以他自己的方式向世人宣告他就是這樣的人,莫筲一直以來都是這麼想的;但他卻沒想到會在眼前的女孩口中聽到。
 
  「大神晚安!今天很愉快喔!」他還來不及反應,陳吟吟已經躲進房裡。算了,今天真的太累了,她的事情以後總是會知道的吧?
 
  莫筲愣愣起身回到自己的房間,搖搖晃晃地倒向床的方向,直至身體陷入柔軟的床時才回過神來,他對自己的失常感到詫異。
 
  看來,今夜會是個難眠的夜晚。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789411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2喜歡★con870529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長篇】那...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