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 GP

[達人專欄] 【長篇】那些他曾說過的-44

作者:凍結│2017-11-15 00:00:17│贊助:2│人氣:47



  『我又再次遇見了他,他還是跟記憶中相同,模樣也沒什麼變,這大概就是血族與人類間的差別。他依然在笑,眼尾微微勾起,笑得像隻偷腥的貓。
  他笑著喚我的名,好像我們之間從來不存在什麼矛盾,好像他從未傷害過我的父親。或許,他覺得自己並沒有錯,只有我自己在糾結應不應該的問題。
  我發現好像什麼都沒有改變,就算多年過去,我們之間還是沒什麼改變,他依舊視我為總是在他身旁的娜娜──而我,也依舊對他感到恐懼。』
 
 
  『後來呢?』席娜一直倚在他身上,雖然看不見臉,不過可想而知狀況不是很樂觀。
  『那幾槍沒有傷到要害是不幸中的大幸,但是瓦礫的數量實在太多,父親還是在那場戰役中受了重傷,就算日後康復了身體還是留下病根。後來就如他所願把位置傳給我。』
 
  伊諾沒應聲,他的眼神直直望著眼前人……應該說血族,總覺得這傢伙給他一種似曾相似的感覺,在外表上也接近血族中的王族;但他的印象中並沒有認識一個叫琉恩的血族,又或者這只是他在人界用的假名。
 
  『琉恩?這是你的本名嗎?』
  『嗯?你又是誰?真沒想到娜娜會認識除了我之外的血族。』他笑笑,完全沒有要回答的意思。
  『我認識誰應該跟你沒有關係,琉恩。』席娜直起身站到伊諾面前,臉上難得地浮現了怒容。
  『這次你又想做什麼?八年前騙了我們一次,當時根本沒有什麼叛黨,出現了一堆衣服只是你把人吸乾之後留下的「屍體」。明明知道卻沒有告知我們真相,把我們騙進裡面的房間設計父親。父親受傷之後你就消失了,等到我們一行人全部脫困後外圍已經有一排醫護人員待命,一切就像精心設計好的騙局。』
 
  八年前的往事,卻對『冰錐』造成一次大家始料未及的重創,幾乎連擦傷都不曾出現的首領受了重傷躺在醫院昏迷不醒,下任繼承人回來後隻字未提,甚至連話都不說了。
  那段時間甚至有人在胡亂造謠幫派重了什麼詛咒,才讓幫派的重要台柱變成這樣。聽來可笑但那時卻沒人能夠笑出來,氣氛真的如幫派名字般降到冰點。
 
  『我後來有請人私下調查,天羅首領在很久以前就失蹤了,比父親收到消息的時候還要早了幾個月,因此我合理懷疑你偽造訊息,目的就是要將我們引入天羅一網打盡。』
  『唷,妳果然比妳那個老爸聰明多了。不錯,訊息是我傳的,只是我真沒想到他居然這麼簡單就上當了,以首領來說真是失職,就算是老朋友的訊息也該留意一下是不是冒充的才是。不過有一點妳說錯了。』
  『什麼?』
  『我沒有要將妳們一網打盡,我的目標至始至終都只有現任首領,其他人只是順便,不然妳怎麼可能安然無恙出去呢?』
 
  席娜愣了半晌。他說得沒錯,琉恩的實力是無庸置疑的,單就匕首上的造詣就不知道甩她幾條街,如果他真打算認真的話自己鐵定不是他的對手,而且席娜身上還帶傷。
  之後席娜想了好幾遍,她試過各種思路,卻沒有任何一種能夠解釋為什麼琉恩沒對她下手,是有其他的打算,還是目標真的只有首領一人?答案始終無解。
 
  『我想你根本知道首領的位置吧。』
 
  席娜的語氣是肯定的,那天天羅的佈局看起來就像精心設計過,對方知道內部所有情況,唯一可能算漏的只有『冰錐』的進攻時間。她還記得當時琉恩知道她在天羅時,另一頭傳來的慌張語氣。
  她果然不該自作多情認為對方在擔心她,虧她當時還亂高興一把,看來根本只是擔心自己的計畫被打亂而已,總覺得自己愚蠢得無可救藥。
 
  『如果我說不呢?妳八成也不會相信我。』琉恩還是一派從容,『我的確知道他在哪,順帶一提,我殺了他。』
 
  這次不只席娜,連伊諾都被這消息嚇得不輕。謀殺幫派首領可是重罪,甚至是下任繼承人下的手,更令人匪夷所思。
 
  『你殺了他?沒道理啊,你一定是天羅下任首領,根本沒有必要為了篡位背上一條人命……』
 
  通常會殺害首領,不是為了篡位,就是接到暗殺委託,但他兩者都不可能,席娜原先的想法只是認為對方把首領藏起來,卻沒料到他直接狠下心來滅口。天羅首領怎麼算都算他的救命恩人不是嗎?
  伊諾原本在想大概因為他不是人類才無法明白幫派間的勾心鬥角,不過他發現席娜也想不通,那就不是他的問題了。
 
  純粹是遇上了神經病。
 
  『妳以後會明白的,有時候活著不見得是件好事,他應該要感謝我直接給他一個痛快。像天羅這種聚集一堆髒水的地方,是時候改革了。』
 
  他話說得輕巧,好像他殺害了首領大家應該要感謝他似的。天羅內部的問題一直不少,大概也不是他們能管的範疇,但這並不表示他們可以對其他幫派恣意妄為。
 
  『你想怎麼弄你的幫派我不想知道,但你的權限可沒大到能夠干預其他幫派!』
  『小娜。』伊諾朝她搖了搖頭,失去理智不能解決問題,席娜也是明白的,但只要看見琉恩再次出現在她眼前,她就無法冷靜。
  『既然你們認識的話,能夠告訴我們為什麼要派人偷襲嗎?』現在席娜的狀態不是很好,伊諾決定代替她當一下發言人。
  『為什麼?答案不是明擺著的嗎?』琉恩勾勾手指,手中摸出一把匕首,『現在的幫派已經開始分裂了,強大的幫派只需要一個就夠了,再多只是增加爭端而已。火炬我已經處理掉了,那麼就只剩下最後一個。』
  『等等、你說已經處理掉了?你們不是跟火炬聯盟一起打壓我們嗎?』
 
  這跟席娜當時接收到的訊息不一樣,她蹙起眉頭,這種情況似乎跟八年前重疊,那種感覺並不好。
 
  『我不知道你們誤會了什麼,或許他們也打算向冰錐施壓,但我們跟他們可沒有合作關係呢。』
  『所以你並沒有停手的打算是嗎?』
  『都到這一刻了,不然我為何要出現呢?』
  『既然這樣就沒什麼好說的了。』伊諾喚出武器,血紅色的雙刃出現在手上,『既然幫派只能存在一個,那麼就用實力分曉吧。』
 
  伊諾一個箭步衝了上去,血色雙刃閃出一抹劍光朝對方襲去,琉恩不躲不閃,匕首對劍光一劃,劍光中間倏地出現裂痕而後消散。
 
  『那是……空間切割法術?』伊諾一愣,琉恩的匕首轉瞬成了四把朝他襲來,匕首上繞著妖異的紅光,他連忙閃開,紅光擦過臉頰留下幾條血痕。
  『你到底是誰?為什麼會血族王族的切割法術!』
 
  空間切割法術在上一代就絕跡了,普遍的血族繼承者具備狙擊、血液控制還有幻化武器的能力,而空間切割法術則是只有王族才能學會的技巧。不過空間切割法術風險太高,已經成為禁咒,被禁止使用。
 
  『空間切割法術?』那是席娜在人界不曾聽過的名詞,她猜想大概是血族那邊特有的招數。
  『使用者能夠切割空間,例如劍光或是血液法術都能切斷,但若是使用不當很有可能對身體造成嚴重的副作用,空間切割法術本身就是極消耗血液的能力,因為所需的量太高,除了王族以外沒有血族能夠承受。』
  伊諾頓了頓,『以前更有傳聞指出空間切割法術不只消耗血液,更會消耗靈魂,使用者的身體機能會大幅下降,最終導致死亡。因為種種原因在很早之前,也就是我父親那一代就已經禁止使用了。』
 
  攻擊還在持續,伊諾剛剛被紅光擦過的地方不斷溢出鮮血,他感受到身體的能量逐漸流失。該死!那是血族的毒液!
 
  『誰跟你說過戰鬥的時候能夠分心了?』兩道身影互相碰撞,彼此身上的傷口越來越多,琉恩在途中也被劍光掃中幾次,速度跟剛開始相比也慢了許多。
 
  席娜蹙起眉頭,眼前的刀光劍影雖然有逐漸變慢的趨勢,不過兩方的攻擊倒是越發猛烈,時不時就有劍氣往一旁擴散,她帶傷在身,閃攻擊閃得有些吃力。
  匕首跟劍持續碰撞,那到底是什麼做的,為什麼跟劍互扛還不落下風?伊諾有些詫異地盯著對方手中的匕首,看著上頭妖異的嫣紅,初步推估是用王族血液幻化成的武器。
  這樣下去不是辦法,伊諾將其中一把劍收回換成血槍,血劍和對方的匕首再次碰撞,他抓準時機子彈上膛對準匕首,射擊!
 
  匡噹。
 
  琉恩的動作出現短暫的停滯,伊諾抓準時機上前,劍刃直逼對方的匕首。血紅色的光芒圈在掌心,一劍刺出,正中!琉恩的匕首彈落在地,手上殘留著劍鋒留下的血痕。
 
  『唉唷,不錯嘛。』他收手,臉上絲毫沒有落敗的不甘,彷彿一切都是理所當然,『自由變化的武器還有能對我造成傷害的毒液,是王族嗎?』琉恩的眼神銳利起來,伊諾警覺地看著他,卻看不清對方究竟想做什麼。
  『只有王族的毒液才能對你造成傷害?你果然是王族。』也是,只有王族血液幻化成的匕首才能正面擋下他的劍,『我可不記得王族歷代有叫琉恩的傢伙,你到底叫什麼名字?』
  『在問我之前,你好歹該自我介紹吧。』
  『……我叫伊諾。』
  『伊諾……噢,原來是那傢伙的後代,難怪了。』琉恩露出了然的表情。
  『你認識那個……我父親?』
  『呵呵,不用刻意換稱呼無所謂,反正我也不喜歡他。』他撿起掉到一旁的匕首,『我不是什麼重要的人,只是個棄子罷了,告訴你也無妨,我以前的名字叫蘭恩。』
  『你是蘭恩?』
 
  他曾經看過歷代的記載,在上一任掌權者還沒決定之前,有位血族被硬生生剝奪繼承權並驅逐出境,那位血族的名字就叫蘭恩。他曾經詢問過原因,得到的理由是對方並未具備血族繼承者應有的三項能力。
  這種事前所未聞,狙擊、血液控制還有武術通常是王族一出生就會的技能,只是差在後天努力的熟練程度而已,而伊諾一直視為例外的那個男人現在正站在自己面前。
 
  『怎麼可能?傳聞是說你不具備三項能力,但是你的實戰技巧明明相當優秀……』
  『不具備三項能力?』琉恩冷笑一聲,『原來是這樣欺騙後代子孫的。』
  『欺騙?……唔!』
 
  身體倏地湧上排山倒海的劇痛,伊諾吃痛地低下身,這種疼痛感他無比熟悉──是適應期。可是不可能啊?以時間來推算至少也要幾個月後才會發作。
 
  『哦?已經發作了嗎?』琉恩正欲向前,席娜一個箭步衝到伊諾身邊擋住琉恩的視線,警戒地看著他。
  『娜娜,妳不用緊張,我不會對他怎樣的。』只見席娜拾起匕首對著他,他攤手,索性往後退了好幾步,席娜的武器才放下。
  『那邊那個王族聽好了,我的確不具備血族擁有的三項能力,雖然能靠後天努力去彌補先天上的劣勢,但依舊比不上其他的繼承者。只是相對的,我擁有其他血族無法使用的能力。』
 
  現下的伊諾無法說話,倒是席娜聞言想起了什麼,『你是指空間凝滯?』
  『沒錯,娜娜妳看過的,能夠停止周圍對手的動作數秒,還有剛才的空間切割法術,所以沒有繼承王位的能力的理由是不存在的。』
  『那你為什麼……』會被驅逐出境?
  『妳看那位血族的狀態大概也猜到了吧?答案已經很明顯了。』琉恩頓了頓,『我的血液會誘發適應期。對於隨時需要互相切磋容易碰血的環境裡,我的存在對其他王族來說太危險了,所以那時的王直接把我趕出領地,要我自生自滅。』
  『可是你明明也是王族,血液帶有誘發適應期的能力,那你的身體……』
  『以人類的說法來說,就是先天性疾病。如妳所想的,我的時間不多了。』他說得落落大方,似乎早就接受這個事實,『所以我才會出現,是時候我們該做個了斷了。』
 
  他再度拾起匕首,『八年前我教給妳的東西在妳身上會產生什麼可能性,我很期待。』他勾起嘴角,『妳不用擔心那位血族,他死不了的,那畢竟不是真正的適應期,不過痛苦還是免不了。』
  『強大的幫派只需要一個。』席娜緩緩朝他走近,『這句話我原封不動還給你。』
  『這些年來你欠我們的,我要一次全討回來!』她拿起匕首。
 
  在那一瞬間她彷彿忘卻了恐懼,所有記憶頓時湧入腦海,她看著眼前的人,那早已不是她所認識的琉恩──他現在只是天羅首領,也只會是天羅首領。於是她衝向前,手持匕首向他攻去!


  好了殿下回來了(死目

  琉恩真的不怎麼重要,真的,他只是你叔叔而已。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789401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1 篇留言

瀲霜◇趕稿閉關
結果琉恩出來搶戲這麼久,原來只是要說他是叔叔哦…(?
還有不要伊諾一回來就虐他啊你這抖s親媽QAQQQ

11-15 00:42

凍結
不是XDDDDDD我沒那麼無聊啦,當然是因為他很重要才把他寫出來wwwwwwww
我哪有虐他QQQQQQ他命本該如此(????11-15 00:54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喜歡★con870529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早安】七... 後一篇:[達人專欄] 【早安】八...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