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 GP

第十七章-神秘的外國商人烏克

作者:EVE│2017-11-14 23:19:02│贊助:2│人氣:65
  兩百億元,這對一般人而言是天文數字,足以讓普通人腦袋頭昏眼花。
 
  不過這對富可敵國的商人烏克來說,只是一筆零用錢。
 
  他穿著筆挺的黑色西裝,搭配黑色領帶,頭上戴著黑色高領帽。
 
  留著蒼白的長髮,拿著黑色的手杖站在門前。
 
  這身打扮和現代極為不搭調,不過他完全不以為意。
 
  他看著懷錶說:「我的天啊!遲了十分鐘,希望別出什麼事才好。」
 
  畢竟兩百億元是筆不小的金額,對其他人來說。
 
  剛說完沒多久,一輛卡車來到外面,通過了警衛的查核後,順利把車開了進來。
 
  卡車停在烏克面前,開車的是一位年約二十六歲的年輕人,他緊張的下車致歉。
 
  「非常抱歉,路上塞車。」
 
  烏克理解年輕人的緊張,畢竟車後載著兩百億的現金,任誰都會對這比天文數目的金額感到害怕。
 
  他帶著微笑說:「沒有關係,只要平安就好。」
 
  烏克拿著一個信封袋遞給年輕人說:「這是今日說好的工資。」
 
  年輕人打開看了之後嚇了一跳,他緊張的說:「不對不對,我們合約上的金額並沒有這麼多,就算是小費也太多了。」
 
  「這樣啊……那麼您今天幾點起床?」
 
  「四點半。」年輕人回答。
 
  「為了載這些錢,您跑了幾個地方?」
 
  「來回跑了五個地方。」
 
  烏克看著懷錶說:「啊!現在時間正好四點半,除了合約上的運費和您回程的旅費,那我必須再付您這十二個小時的車馬費和伙食費。」
 
  年輕人感激的帶著顫抖的身體彎下腰鞠躬,對這從來沒見過的禮遇驚呆了。
 
  烏克轉身對另一個站在門旁的人說:「我這裡好了,那麼麻煩你了。」
 
  那個人點點頭,趕緊撥了電話安排人手清點。
 
  烏克進到房內後,隨即有人來為他帶路。
 
  他被帶到一間招待室後,還隨即為他送上了咖啡。
 
  等了約五分鐘後,一位滿頭大汗且神情看起來十分緊張的人走了進來。
 
  他一進來便說:「真是非常抱歉,或許我應該事前準備好符合您口味的茶點。」
 
  儘管這位年輕人沒有做錯,他仍頻頻致歉,顯現出了烏克的地位遠遠在他們之上。
 
  「不必了,我隨遇而安,直接進入正題吧,由您來確認這次的合約內容?」
 
  「是的。」
 
  年輕人擦完了汗,拿出合約在烏克對面坐下。
 
  烏克接過合約後,迅速的看完並簽上了名。
 
  「我想這樣應該沒問題了吧?」
 
  年輕人說:「那個,如果方便的話,我能不能問些問題?」
 
  「問吧,如果我能回答的話。」
 
  「關於這次的交易,您是認真的嗎?」
 
  「喔?我還以為會是什麼,您是說錢的問題嗎?不不不,我當然是認真的,而且應該說,我絕對不會用錢來開玩笑。」
 
  對烏克來說,沒有用錢辦不到的事,這次的土地交易就是其中之一。
 
  他不惜花了近乎三倍的金額收購了一塊最大的商圈。
 
  烏克笑著說:「這只是一部分,如果後續服務能讓我滿意,我再追加三百。」
 
  「三百?您是說三百億?我的天啊,此話當真?」年輕人非常緊張,這樣就是接進四倍的價格了。
 
  「當然,我言出必行,只要你們能讓我滿意。」烏克從容不迫的說。
 
  錢對烏克來說,從來不是問題。
 
  沒有人知道他的財產究竟從哪來,但是大家都會知道他把錢花在哪裡。
 
  因為他一次的花費金額,總是大到令人驚奇。
 
  不過這次的交易還不算正式結束,這只是關於確認合約的一小部分。
 
  坐車回程的途中,烏克正暗自盤算著下一步該怎麼走。
 
  兩天後,烏克被安排了和前三位競標者會面,這三位商人萬萬沒想到烏克會不計代價,以將近四倍的價格收購。
 
  這天早上,烏克在租屋處打理好後,由他專屬的司機開車前往。
 
  關於國內最大最有商機的商圈,被烏克預定以將近四倍的金額買下,這無疑造成了轟動,新聞每天不斷報導,不斷有學家分析猜測烏克的想法。
 
  一位幾百年前被認為已死的商人,竟然安然無恙的出現,並再度以鉅額的交易為開場現身在此地。
 
  他的出現對此地的商人來說,無疑是種恥辱。
 
  這次的會面地點,是在商圈內的市長辦公大樓舉行。
 
  烏克提前半個小時抵達,他的光臨也讓市長非常緊張。
 
  今天有多位大人物要來,市長緊張到前一天完全沒有睡,今天的早餐也沒吃。
 
  市長親自來門口迎接,他緊張的樣子讓他的氣色看起來十分差。
 
  不過這副狼狽的模樣卻讓烏克感到非常滿意。
 
  「真的很抱歉,居然要您親自來這種地方。」市長相當緊張,深怕說錯話得罪烏克。
 
  烏克微笑著說:「不不不,我才是相當抱歉,今天有勞市長麻煩了,您能夠將這個商圈交給我,我已經深感榮幸。」
 
  「對,關於這件事,其實……」市長不安的看著烏克。
 
  「是關於其他競標者沒錯吧?我會說服他們的,完全不需要麻煩您。」
 
  「是的,您這樣說我就放心了,非常感謝。」
 
  市長這才稍微放下心,他帶領烏克和他的僕人來到會議室,而其他人已經先到了,這令烏克感到非常意外。
 
  不過這也證明了,烏克的存在激起他們非常大的興趣。
 
  坐在位置上的共有四個人,烏克有事先看過照片。
 
  分別是白書陽、王德岳、千鶴,不過還有一位年輕人就不認得了。
 
  「這位是?」烏克向市長問。
 
  「這位是採訪記者。」
 
  「怎麼會讓記者來參與?」
 
  市長緊張得向記者示意,要求他向烏克解釋。
 
  「您好。」這位年輕記者有禮的向烏克握手說:「我叫迪恩,因為我對於幾百年前曾經轟動一時的商人烏克感到非常有興趣,而且聽說您和千鶴是深交,請務必准許我參加這次的訪談。」
 
  不過會有記者也在烏克的預料中,他完全不在意。
 
  烏克笑著回應:「沒有問題,請您隨意,如果這次的採訪能夠讓大眾更加認識我們的話,我非常歡迎。」
 
  烏克的目光快速的掃過所有人。
 
  白書陽頂著一頭蒼白的短髮,面容帶著不少的歷經歲月產生的皺紋,看來和烏克差不多年紀。
 
  王德岳留著褐色短髮,穿著簡陋的西裝,西裝的樣式和顏色看起來都相當老舊,看起來應該是個節儉的人。
 
  置於千鶴嘛……
 
  他們有禮貌的站起身和烏克握了手。
 
  隨後烏克坐下後說:「首先,我知道大家最關心的應該是我為何會不計代價買下這個商圈。」
 
  烏克示意了一下,他的僕人從箱子裡拿出了幾份文件給他。
 
  「我發現這個國家的人口……」
 
  烏克一邊解釋自己買下的原因,觀察這些人的反應。
 
  王德岳和白書陽就像個聆聽的觀眾一樣,專心的聽著烏克解釋。
 
  千鶴雖然也帶著認真的表情,但是他緊張的情緒仍瞞不過烏克的眼睛。
 
  烏克明白千鶴再害怕被戳破身分。
 
  「由於共存理念讓各位可以和平相處,但是這其中似乎存在著巨大的缺陷。」
 
  這些話無疑是在檢討千鶴的過失,雖然結果算是成功的。
  烏克心想,該從哪裡問起好?
 
  他沉默了一分鐘後說:「我想先請問各位,你們是否知道關於這個商圈遲遲沒有發展的原因?」
 
  不過大家對這些問題早有準備,白書陽率先開口回答:「是的,我想最主要就是因為我們的競爭遲遲沒有結果造成的。」
 
  很簡單易懂的答案,不過這不是烏克想聽的。
 
  遲遲沒有結果就是你們猶豫不決造成的,雖然這回答在合理範圍內,不過也顯現出商人缺乏做決斷的能力。
 
  沒錯,所以烏克用了最簡單的方法,就是用政府也沒辦法拒絕的價格買下,這世界上金錢果然還是萬能的,沒有人會跟錢過不去。
 
  「那其他兩位怎麼看?」烏克向著兩人說。
 
  王德岳回答:「我認為這的確和我們的競爭沒有結果有關,不過我認為也可能是因為我們缺乏運用這個商圈的能力造成的。」
 
  啊!沒錯。
 
  王德岳用了一部分烏克想聽的話,的確承認自己的無能會比推卸責任來得好,不過這不是全部。
 
  烏克暗自想著:「這兩位的回答沒什麼不對,他們說不定還會檢討自己的過失,那麼這位的話……」
 
  烏克帶著微笑說:「我想大家都很明白我跟千鶴是舊識,很抱歉我突如其來的決定,或許我該在來訪這裡之前先跟您說一聲。」
 
  千鶴明顯被這句話驚動了一下,而這微小的動作也逃不過烏克的眼睛。
 
  千鶴說:「不不不,完全沒有關係,而我更想知道您突然奇來砸下重金買下的原因。」
 
  測驗結束。
 
  千鶴反將問題丟回給烏克,不過這完全沒有關係,不如說這樣更好。
 
  他對這兩人沒興趣,烏克今天就是專程要來打千鶴的臉。
 
  「我想大家都很明白商人買下商圈最有可能的目的,就是賺錢。」
 
  千鶴帶著自傲的神情說:「沒錯,不過這對於長期在外的您來說,無疑是場危險的賭注。」
 
  「怎麼說?」
 
  眼看抓住了機會,千鶴想將主導權掌握在自己手裡。
 
  他回答:「因為您不了解這裡的現況,要如何經營投資將會成為您最大的阻礙。」
 
  「喔不,您在跟我開玩笑嗎?」烏克帶著不解的神情問:「我花費這麼多金錢買下這個地方,我難道還會在乎要投資多少嗎?」
 
  「不不不,我當然明白那點錢不重要,投資的風險我想大家都明白,即使是臨時需要一千……」
 
  沒等千鶴說完,烏克趕緊說:「什麼?你說什麼?再說一次?」
 
  「我說,一千萬。」千鶴帶著傻瓜的直率回覆。
 
  「什麼?一千萬?你在開什麼玩笑?」烏克驚訝的說。
 
  他從口袋內拿出一本支票,立即動筆寫下五千萬的金額。
 
  烏克撕下支票說:「你信不信我這張支票有多少信用額度?這點金額對我來說隨時都有。」
 
  這一槌不只打中了千鶴,也波及了其餘兩人。
 
  烏克也帶著率直的微笑說:「啊!您就老實承認吧?就說您沒有辦法負擔歷經投資所需要的風險,您沒辦法徹底解決每個月的周轉金,所以競標案才遲遲沒有結果。」
 
  這一擊非常有效,這的確不是他們三人隨時都可以拿取的數目。
 
  白書陽則有不一樣的看法,他說:「沒錯,風險的負擔的確是一回事,但是不能確實把握現況的話,盲目的投資是不會有利潤的。」
 
  烏克裡解這段話,畢竟金錢再有用,沒有利潤的工作是不會有人要做的。
 
  啊!除非烏克打從一開始就沒想過要賺錢,那又是另一回事了。
 
  「沒錯,這的確是我的疏失,我長年待在國外,對此地的事一無所知,所以我想更有效率的運用這個商圈。」
 
  烏克拿起手上事先準備好的資料,稍微看了一下後說:「我認為這個國家存在這太多歧視問題了……儘管表面的共存關係非常好,但是實際上……」
 
  他帶著不滿和懷疑的語氣說:「在這個商業貿易往來的國家,私下卻有著嚴重的種族歧視,這讓我很不滿意。」
 
  說完,他偷看著千鶴的反應。
 
  這無疑就是在暗指千鶴的無能,對事後的管理和危機處理完全沒有把握。
 
  白書陽贊同烏克的想法,他說:「沒錯,這的確是個相當嚴重的問題,既然烏克先生和我的想法有部分一致,我就向大家攤牌了。」
 
  事先說出自己的目的,這就像是告訴敵人自己的計畫。
 
  不過既然商圈已經被烏克拿下,白書陽認為就算公開也沒關係了,他自知在金錢方面無法和烏克相提並論。
 
  「其實我打算將一部份的商圈建立學校和收容所。」
 
  烏克笑著說:「啊!沒錯,這的確可以用來收容那些被拋棄或者被歧視的孩子,不過你有想過收容所的負擔嗎?」
 
  毫無疑問,慈善企業是不存在的,政府不可能負擔這筆費用,而周轉金也成為白書陽最大的挑戰。
 
  烏克接著說:「不過我想有人能更好的解決關於這個負擔,沒錯吧?」
 
  他轉頭看向千鶴,他是這裡唯一和政府有交情的人。
 
  對烏克來說,這是判斷千鶴為人的機會。
 
  千鶴回答:「我想關於這一點可能要多加考量,畢竟政府的收入也是仰賴人民的納稅錢。」
 
  烏克笑著說:「沒錯,就是這樣,所以白先生也沒提到希望政府能幫忙,沒錯吧?」
 
  被看中了心裡所想的事,白書陽覺得相當不可思議。
 
  不過關於金錢果然還是個問題,他不好意思的說:「身為商人居然無法解決這個問題,真是讓我感到慚愧。」
 
  「不不不,您有這個心再好不過了,相對的……」烏克將視線轉到中間:「王先生您怎麼看?」
 
  王德岳從剛剛開始就沒說話,因為他對談話內容感到相當慚愧。
 
  他說:「好吧,烏克先生,您是否知道我有個女兒?」
 
  「我知道,叫做麗亞對吧?是一位天資聰穎女孩。」
 
  「您說的沒錯,這就是原因,我一直希望我的女兒能夠選擇自己想要的發展,而不是跟著我從商,就算不能賺大錢,只要她未來的日子能過得開心,這比什麼都好。」
 
  「那真是太好了,我想像您這樣的父親,能夠有這種想法女兒一定也會感恩您的。」
 
  王德岳不好意思的說:「而我,應該用行動來表明我的想法,我原本認為這個商圈就是為了金錢交易而存在的。」
 
  「所以,您的意思是要退出?」
 
  「沒錯。」
 
  啊!好極了,這樣就解決了兩個人。
 
  或者應該說這兩個人沒有問題,而且比想像中的還要好。
 
  王德岳因為麗亞的關係有所改變,他不在認為金錢才是一切,轉而希望麗亞能夠過自己所要的生活。
 
  白書陽因為艾咪的善舉,對商圈有著其他發展的打算。
 
  這兩個人都因為女兒而有所改變,但是千鶴卻有其他企圖。
 
  沒錯,只要能解決千鶴就行了。
 
  千鶴說:「那關於這個商圈,烏克先生到底打算怎麼做?」
 
  烏克抓住機會,他回答:「啊!我和您是舊識,難道您真的猜不出來?」
 
  「這是當然的,我們許久不見,再加上您突然出現後就馬上以鉅額買下這個商圈,我對著突如其來的事毫無頭緒。」
 
  「好問題,那麼您也還沒回答我,對著個商圈您有什麼打算?」
 
  眼見王德岳以宣布退出,白書陽也坦白了想法,千鶴也認為沒有隱瞞的必要。
 
  他說:「我會用來開發國營事業,取得的利潤也能讓政府更有效率的去改善人民的生活。」
 
  「說到這個,我聽說了您和白書陽女兒的婚事,現在情況到哪了?」
 
  烏克發現白書陽的臉色變得不是很好看,和剛才有所釋懷的表情完全相反。
 
  可見他應該反對這門婚事。
 
  白書陽說:「我一切遵從我女兒的決定。」
 
  烏克心想,:「沒錯,你也是個好父親,可我就不是這樣的了,你們絕對沒想到我會用什麼方式來對待我兒子。」
 
  目的算是達成了,白書陽和王德岳這兩人也沒有問題,艾咪和千鶴的婚事看來也沒有任何逼迫的打算。
 
  千鶴回答:「關於這件事,我想會先暫緩,而且此次的目的應該是商討關於這個商圈,而不是……」
 
  烏克不削的說:「沒錯,可是關於僕人給我的情報,您最近似乎很積極想要完成這門婚事,這是真的嗎?」
 
  烏克身旁的僕人和其他人比較起來,穿著顯得隨便得多。
 
  一件夾克、襯衫、長褲,綁著馬尾的女孩子,讓人不禁懷疑這不是僕人,而是烏克買來的奴隸。
 
  千鶴反駁:「不不不,謠言止於智者,我原本是有這個打算,不過現在的議題我想還是以這個商圈為主軸。」
 
  「沒錯,所以你的意思是說,我接下來只要解決這個商圈後,您就會正式對艾咪完成這門婚事,是這個意思嗎?」
 
  他們三人發覺,烏克明顯帶有著敵意在說話。
 
  烏克毫不在乎的說:「那我就說說我的看法吧,我的確在這方面有著莫大的疏失,而且我只打算在這裡待上三天,所以我決定將這個商圈開發成孤兒收容所和學校。」
 
  包括市長和記者在內,這五個人都用不可置信的眼光看著烏克。
 
  白書陽不解的問:「可是就算您的資產再怎麼龐大,長久的經營果然還是行不通的。」
 
  「沒錯,所以我改變主意了,打從一開始我就沒有營利的打算,所以我想詢問白先生和王先生,兩位是否有意代我經營這塊商圈?」
 
  在場的人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砸下了重本又沒有使用的打算,甚至想將這個商圈交給其他人,這無疑是血本無歸的賭注。
 
  王德岳緊張的說:「等等,烏克先生到底為什麼會這麼想?」
 
  「就如我剛才所說,我的確沒做好這個準備來使用這個地方,純粹是一時興起。」
 
  買下這個地方只是興趣,這讓他們更加確信烏克的財富遠遠超乎他們的想像。
 
  不過就烏克所知,千鶴都將賭注放在這個商圈,只要讓他失去這個商圈,無疑可以讓他閉嘴好一陣子。
 
  這才是烏克的目的,他想要搞砸千鶴在這個國家的地位。
 
  相較之下,白書陽相當冷靜,他回答:「我願意接受,在賺錢的同時也會顧及這個地方。」他轉頭說:「一個人的確很難辦到,但是就如烏克所說,如果王先生願意和我一起的話,我相信這是可行的。」
 
  啊!這就是烏克想要的結果。
 
  烏克笑著說:「那真是幫了大忙了,王先生您怎麼看?」
 
  王德岳思索了幾分鐘後,帶著點不安的表情說:「不過這麼大的商圈要全部發展成學校和收容所還是有點……」
 
  「沒錯,周轉金的問題對吧?就如你們知道的,我會以將近四倍的價格買下,而這筆錢,多出來的部分將全部讓你們使用,我想這已經給你們很充足的時間準備了。」
 
  王德岳謹慎的說;「我願意嘗試看看,但是我想聽聽烏克先生的想法。」
 
  「很簡單,我只要求一點,那就是你們的合作絕對不能有衝突,而且這個國家到處是我的眼線,如果你們的合作發生了利益衝突而違背我的期待的話,我會回來的,當然我不希望那種事情發生。」
 
  看似簡單的答案卻讓他們到抽了一口氣。
 
  做為商人,利益關係總是難免的。
 
  不過白書陽仍說:「可以,請讓我做吧。」
 
  見到白書陽果斷的回答,烏克說:「那太好了,那王先生您還有其他問題嗎?」
 
  王德岳說:「沒有,不過我會盡可能不辜負您的期待。」
 
  「很好。」
 
  解決了這兩人和商圈的問題,還剩下最後一個。
 
  烏克拿起懷錶,驚訝的說:「不成,都已經這個時間了,我必須走了,離開這裡前我還有其他事要做。」
 
  他起身對市長說:「那接下來麻煩您了。」
 
  交接給市長後,烏克匆忙的和僕人離開了會議室。
 
  不過這當然是騙人的,烏克不過是在等待下一個計畫,而有些事情也沒辦法在公開場合討論,所以他必須離開。
 
  隔天一早,烏克收到了迪恩的信件,上面寫著千鶴已經暗中派人調查關於烏克的事,以及這個城市是否真有烏克的線人。
 
  烏克心想:「那真是太好了,他果然開始害怕了。」
 
  不過信件卻也提到一個壞消息,那就是千鶴也著手開始搜尋真正的千鶴,他懷疑烏克會出現在此,肯定和千鶴本人拖不了關係。
 
  烏克笑著看著信件,這對他來說無疑是個好消息,看來他給了那個冒牌貨相當大的壓力,甚至對於烏克和千鶴是舊識這件事深信不疑。
 
  兩天後,烏克乘車前往機場,按照預定時間離開這個國家。
 
  在到達機場之前,車子開進了一間私人停車場。
 
  下車後,烏克在後車廂拿下假髮,脫下西裝、撕掉臉上的假皮,並輕咳了幾聲,試圖恢復自己原本的聲音。
 
  僕人則是脫下衣服後,換上了連身裙,綁起了雙馬尾。
 
  迪恩和一名隨從早已在停車場等待,他們馬上向前將衣服換了上去。
 
  迪恩打扮成烏克的樣子,那名隨從打扮成僕人的樣子。
 
  「打從一開始,就沒有烏克這個人,對吧?」千鶴笑著說。
 
  迪恩說:「接下來就交給我們了,您的車就停在後面,走後門離開吧,這個時間是沒有人的,攝影機我也動過手腳了。」
 
  「好,那拜託了。」
 
  和他們到別後,千鶴帶著琴理,開著自己的車離開了停車場。
 
  而迪恩則是打扮成烏克的樣子,在記者的採訪下坐上飛機離開。
 
 
  後記
 
  上禮拜六晚上,我去電影院看奪魂鋸,這讓我想起以前和麗亞去看電影的事。
 
  有次我們看電影就真的一起看,坐在一起。
 
  不過事實當然沒有想像中的美好,我和麗亞坐在第一排,最前面的位置。
 
  然後她挺直著背,翹著腿看電影,完全不在乎形象。
 
  而且他的表情相當…………嚴肅,好啦其實應該說是認真才對,只是她就給人一種生人勿近的感覺,就維持那個樣子直到電影看完。
 
  老實說,我一直很想問她:「妳這個姿勢維持九十分鐘不會抽筋啊?」
 
  不過老樣子,我當然沒真的說就是了,要是說了,一定免不了鬥嘴了。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78930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1 篇留言

宅均
那麼長時間挺直著背,背會不會痠阿

11-14 23:30

EVE
哈哈,的確應該要靠著椅背才對,我也很佩服她居然可以這樣撐到電影結束[e20]11-14 23:33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喜歡★csb82b84b14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第十六章-每個人都有自己...

訂閱

作品資料夾

graykit0a0各位大哥/大姐
小弟作品正在連載當中,有興趣不妨來我小屋看看~ (隨便催一下稿)看更多我要大聲說31分前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