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3 GP

[達人專欄] 《這個陰陽師不得了了》II-30. 恨過、愛過,到頭來一場空

作者:飛空動煙雪│2017-11-14 01:07:47│巴幣:34│人氣:1215


30. 恨過、愛過,到頭來一場空



皋月畏懼的喃喃自語:怎、怎麼可能...你早就死了!

皋月今日就與本將軍做一個了斷吧。征夷將軍不待他反應過來,大喝一聲:正法劍網!

劍刃破空一響,正法劍氣迅速穿透風雪,皋月蹲下身子閃躲,仍被無倫的快劍劃破臉頰,餘勁更劈斷雪女和詩音兩人身上的捆靈索。

詩音一掙脫,趕緊去把姐姐攙扶起來,姊妹倆人臉色蒼白的退到征夷將軍身後,而皋月忌憚征夷將軍能為,此時哪敢為了美色而妄動半分?

詩音情急的問:二姊,妳沒事吧?

雪女微微示意,好奇的反問:沒事...它,是誰?

詩音露出幸福的微笑,心頭甜甜地想:裝神弄鬼的還能是誰?

皋月臉上的傷口滲出鮮血,他一見到征夷將軍出現,內心早已怯戰:征夷將軍對我的武功路數熟知甚詳,更有一招專門剋制邪氣的五穹連星,我體內有九嬰的邪功,此時此刻萬不能與他正面交戰!

畢竟對皋月來說,任何傾國絕色在寶貴的性命之前,也是半點用處也沒有,沒了命,豈有辦法好好享受佳人的美好溫存?

五穹連星!

說是遲、那時快,征夷將軍氣勢磅礡的揮舞古劍,正是皋月內心最為畏懼之招!

五道劍氣從劍尖上彈射而出,氣勁鋒利無比,足以穿透萬年雪岩,自有一股沙場老將的風範。

皋月定睛一看,認出它手中正是昔日陪伴征夷將軍多年的寶劍萬里長征,如此一見,更是不作他想,他哪敢硬接這在洞穴內迴旋彈射的劍星? 只得倉促地跳出雪洞之外。

妳們倆人務必小心。征夷將軍收斂劍氣,向宮燈姊妹拋了一瓶傷藥,接著緊追而出:皋月,哪裡走!

詩音撕下衣角、替雪女裹傷:二姊,我等等會跟過去。

雪女喘氣著:妳,也去?

詩音牽起姊姊冰冷的手:我們是一家人,當然也要和他並肩作戰。

雪女忍痛的爬起身:我也,一起。

現在不行。詩音搖頭,柔順的髮絲跟著擺動:二姊,妳現在得想辦法療傷,我先替妳止血。

雪女感受到體內冰心傳來一股悸動,似乎有股無法擺脫的責任正在招喚著她,她緩緩閉上眼睛:!

話說皋月變成黑麒麟在雪地上放足狂奔,一見到將軍魁武的身影從後方快步追來,險些就要魂飛魄散:你、你,為什麼不放過我,我們當年可是談好了條件!

廢話少說。征夷將軍踏雪而來,正氣之劍有如狂風驟雨,逼得皋月不得不變回原身。

皋月扭過人臉,口不擇言的喊:你莫非是怨我向朝廷通風報信,說你當時正在龍王山,企圖私吞陸奧國的寶藏嗎?

征夷將軍倒是出乎意料的喔了一聲,劍隨身挪:你居然還記得自己的惡行劣跡?

我沒有錯!皋月拼命在劍隙間閃躲,厲眼泛出凶光,據理力爭的說:我也是為了生存,誰不是為了自己的未來考慮! 天下間只有你知道我私吞陸奧國的兩位公主,假如你出賣同志,你說我怎能幸免於難? 何況征夷將軍的威名天下敬仰,早已功高震主,我故意放出你打算造反的消息與偽證,正好給了藤原基經一個除掉你的絕佳藉口!

征夷將軍生氣的說:你已喪心病狂,可知你害死的是朝廷忠良?

皋月高呼:將軍,你不能怨我啊! 以我們早年的交情,難道不能放我一馬? 畢竟沒有我做內應,你怎能兵不血刃的攻佔陸奧國的首都?

事已至此,何必多言!征夷將軍手裡古劍斜挑,呼的一聲,劍尖從一個刁鑽的角度刺向皋月的背心。

皋月見這劍實難迴避,只得拚上全功回身一擋,兩人兵刃交錯,震得皋月手臂發麻,但他發覺這劍比之先前,倒是弱上半分,心中琢磨:將軍到現在還是沒有使出全力? 是在戲弄我嗎?

自作孽,不可活也。

征夷將軍長呼一口氣,再度恢復大開大闊的氣勢,每一劍都是轟天劈地的擊出,讓皋月內心極為忌憚,手裡兵刃勉強震出滾滾刀浪抵禦,仍是多處見傷,不住連連倒退。

皋月看著大腿、左臂上的鮮血淋漓的傷口,想到隨時都有可能被征夷將軍所殺,背後早已滲出一身冷汗,他叫喊:將軍...將軍饒命! 你知道我的性格,也是為情勢所逼...

本將軍沒辦法替任何一名被你所害的人饒命!征夷將軍步步進逼,不留一絲喘息的機會,再看皋月招招戰得心驚膽跳,在心慌意亂之下,僅能發揮平時五、六成靈力罷了。

不過數招,征夷將軍劍風左右迴盪,以虛實難測的劍路隔開皋月的武士刀,左掌縮成拳頭趁隙揮出,呼的一個風聲,鐵拳結結實實的打在皋月胸口。

!皋月體內的五臟六腑有如翻江倒海、靈力岔亂,如此下去只有死路一條。

該死,如果是征夷將軍,任何手段都會被他看破...皋月口吐鮮血,他把武士刀橫在身前抵擋,征夷將軍再放拳成掌,拍出左掌,掌力激得皋月刀刃碎裂。

皋月狼狽萬分的跪倒在地,征夷將軍見他空門大開,右手劍尖劃若流星,直逼死關。

「天要亡我!皋月眼看這劍必無可避,嘴裡只剩下生命最後的嘶吼,但,奇怪的事情發生了,征夷將軍這一劍刺到中途,卻變得輕飄飄、好似羽毛般軟弱無力。

...

征夷將軍發出痛苦的呻吟。

奇怪? 罷了...天地無極,駕馭四方,太上皇臨,三昧陰火!皋月內心起疑,他體內靈力依靠九嬰邪力助威,好不容易恢復流轉,連忙取來畫筆與白紙,他迅速畫出張牙舞爪的地獄劫火,紙中頓時噴發出高溫的黑色邪焰。

征夷將軍見狀,劍轉圓融,形成氣盾護在身前,與黑火分庭抗禮。

嘿,就是現在!皋月右手憑空一抄,凍出一口新的武士刀,這刀刀覆冬雪狠狠的砍在征夷將軍的寶劍上,征夷將軍同受烈焰與寒冰交擊,身體承受不住,頓時退了三步。

皋月眉頭一皺:果然有問題,以征夷將軍的靈力,怎有可能這麼快就支撐不住?

征夷將軍那邊已氣力不濟...但是我的靈力還不成熟,根本幫不上忙,怎麼辦才好?

詩音這時好不容易從後方跟了上來,她十指緊扣、暗自焦急,儘管她對征夷將軍的真實身份了然於胸,內心仍是忐忑不安,因為她並不知道皋月何時會發現破綻。

哼哼,以方才那一招有進無退的直刺路數,我早已被開膛剖腹,哪還能好好地站在此地?皋月揣測的想:倘若他真的是征夷將軍,我終究是難以活命,不如拚上一拚,總還是有個勝算!

皋月仔細想來,當征夷將軍出現之時,方才那名假扮跳跳哥哥的人也跟著消失,皋月想到此處,膽子頓時大了起來,他忍耐傷創,抓了張水屬性的符咒往腳底貼好,腳底頓時升起巨大的水柱!

!皋月招來極寒凍氣,瞬間水柱凍結成冰,氣勢洶洶的衝向征夷將軍,皋月則藉冰柱高度再度躍起,半空蓄勁、強招將發...

玄陽殘虹!征夷將軍勉力劈斷冰柱,再度受勁後退,似是油盡燈枯。

玄陽劍啊? 呵呵...皋月眼神恢復以往的銳利,他從半空落下,招式威力更是倍增,他用刀嘯滄海搭配水屬性的浪濤咒,橫掃將軍的頭盔。

但見的一聲,浪花四濺,征夷將軍的頭盔飛上半空,盔甲中的人露出了真面目,卻不是假扮成跳跳哥哥的泓瀨司是誰?

付喪神的頭盔落在雪地上,感慨的說:很抱歉,司先生,在下已盡力模仿將軍的招式與聲音...

皋月識破我的偽裝,得意洋洋的說:哼,你翻開百鬼志之後,便穿上這件已變成式神的盔甲...好個虎假虎威的小子!

我擦去嘴角邊的鮮血,虛弱的笑道:這叫做死將軍嚇走真服部,怕了吧?

陰陽師與式神同心協力,確實能發揮數倍以上的戰力,但是...皋月疑問:

那跳跳哥哥帶來的屍體又是何人?

我解開付喪神的鎧甲,重新擺好架式:裡面裝的才是真正的跳跳哥哥,我潛伏在你的身邊,就是為了爭取養傷的時間...

皋月已經知道我方才數招都是以命相搏,不禁得意的大笑起來:哈哈哈,泓瀨司,你的僥倖才是我最大的失誤,但那又如何? 你想破頭,還不是被我識破機關? 從剛剛這招來看,就知道你的傷勢未復,憑這半死不活的身體,也想與我為敵?

就算這樣,我也會戰到最後一刻!我指向征夷將軍自動組合起來的盔甲:而你眼前的,可是貨真價實的征夷將軍遺物,他的寶劍與戰魂,已被付喪神所繼承。

將軍的盔甲與本人差之甚遠,我何懼之有?皋月毫不畏懼,抽刀便攻,刀上縈繞一股邪光,呼呼呼幾聲,連下五次殺手。

將軍與你曾是好友,你竟然陷害將軍!付喪神舞劍而上,攔住皋月的攻勢。

這五招匆匆過完,皋月大佔上風,他飛出一腳踢飛付喪神:哼,一件死物懂什麼人情世故!

在下不會讓你傷害司先生,更要為將軍報仇雪恨。付喪神從雪堆中爬起身,再度掄劍抗敵,但它剛剛為了塑造出征夷將軍的強悍,每一招都是全力出擊,早已耗盡妖力,現在光是要阻止皋月的腳步就已十分困難。

我知道付喪神正在孤軍奮戰,深深吸了一口氣,調勻體內衰弱的靈氣,快步向前,我與付喪神極有默契,我從它的手中接過征夷將軍的配劍,再遞出一劍玄陽破曉

你這一劍已不足四成,太上皇臨,契約結印,鏡盾!皋月顯然顧忌體內同樣有傷,改以陰陽術來嚴守門戶,只見一面透明的鏡子結界包圍住了皋月本人,我與付喪神雖然連連出招,依舊攻之不進。

皋月躲在結界之內嘲笑道:泓瀨司,不待我殺你,只要再拖延數刻,潛伏在你體內的傷勢一旦爆發,就算不死,也要功體盡廢!

我一面用明火咒風渦咒等法術攻擊鏡子結界、一面焦急的想:我被皋月刺的那一刀太重,考慮到傷勢惡化,不能撐持太久,和付喪神聯手之時,雖然成功重創他,但皋月竟然還有氣力纏鬥,如果我們想贏,只有趁著還有力氣的時候全力出擊。

但是,該如何逼使皋月放棄防守?

鏡子結界將承受的攻擊全部反射而回,我與付喪神趴在雪原上閃躲,差點就被自己的法術給打中。

詩音突然抬高聲音說:皋月,你是不敢與司先生一決死戰吧?

妳說什麼?

皋月聽到詩音說出這句話,就算理智告訴他這是激將法,情緒上還是受到影響。

詩音慢條斯理的繼續說下去:為什麼要用鏡子結界? 你不採取主動,這是因為你沒有信心能在招式上贏過司先生,只好故意拖延時間,但就算這樣能贏,你的臉上也不怎麼光彩。

皋月惡狠狠的瞪著詩音:妳再說一次試試看? 妳以為我會怕一個半死不活的廢人?

何必強詞奪理,我只傾心真正的強者。詩音的一雙美目瀅瀅,眨眼之際又送來秋波,但聞她柔聲膩氣的說道:我的身體、我的心,早歸司先生所有。

詩音,好厲害!

皋月此時好像著魔一樣,他突然解除結界,向我瘋狂的大吼起來:泓瀨司,看好了,這一招以你現在的傷勢,無論如何也招架不住...太上皇臨,鬼墨繪神,妖靈招來!

只見皋月棄刀揚筆,一筆一劃的勾勒出詭異的墨線,這些墨線串聯成不同的形狀,他隨手揮灑,一個基礎的三角形已成了栩栩如生的妖怪。

三名長相撫媚的女子,卻有半邊是駭人的白骨,它們楚楚可憐的擺弄身姿...

骨女!

「就讓骨女送你上路!」皋月以筆尖點墨,三名骨女陡然氣息一變,紛紛從體內拔出骨頭,手持的皆是一口散發怨氣的骨劍。

皋月早已把我視作今生必除的敵人,因為在他黑暗的心中,伊人的愛情,似乎只能歸一人所有。

詩音不是任何人的所有物,她已經自由了!我挺直脊椎,揮劍與三名陰森森的骨女不停過招,但骨女一遇到反擊,隨即躲入影子裏頭。

皋月口中不停叫罵:我要殺了你,再好好教育詩音該如何做一名遵守婦道的女子。

我的眼睛仔細的觀察雪地上陰影的變化,三名骨女怨氣極重,更懂得潛伏在影子中行刺,於是我針對妖怪能力的破綻,將之一舉格殺。

「天地陰陽、乾坤借法,玄陽曠照!」我手中劍光騰空旋轉,劃出了一個大大的字劍氣,正氣掃蕩陰影,三名骨女齊聲哀號,鬼體均被玄陽劍氣給燒得粉身碎骨。

偏偏就在這個時候,我發覺自己被一團黏稠的物事給纏住,低頭一看,竟是牛鬼的吐出的蜘蛛絲,我四肢難以動彈,驚呼:「不好!

「你死定了!」皋月蹬足向前一跳,繞至我的背後,筆尖蓄勁,以風向來看,似是點向我的神道穴

我不能輸,哪有可能在這裡裹足不前...我想到詩音受到的委屈、以及雪女代代背負的封印,內心一時激盪不已,我明白如果在這裡被皋月殺死,那恐怕再也沒有人能夠把宮燈姊妹從這無情的命運中解救出來。

想到這裡,我的內心就多了一股堅持下去的意志。

「皋月...我也有不能失敗的理由!

我睜開雙眼,心想這一招攸關宮燈姊妹的生死存亡,絕不容失手,我奮力把雙手從蛛網裡扯出,把三張明火咒疊在劍身之上,轉身發出...

「玄陽劍燄!

玄陽劍燄是消滅妖邪的極陽之招,其性猛烈,很快就燒盡蜘蛛絲,我跟著手腕一抖,熾熱的炎光斜斜的朝皋月射去,應聲砍斷他手中的墨筆,而畫出來的牛鬼失去憑依,瞬間消失。

嘖,你還留有一手嗎?

皋月妖術被我破解,身手矯健的他拋下斷筆,身在半空、也不閃避,反而壓低身形加速落下,換成它人,這無非是自殺之舉,若是選擇堅硬的岩石,雙腳都會硬生生折斷

但見皋月武藝之高,著實令人震驚他落地瞬間果斷選擇了佈滿霜雪的岩石,單單拍出一掌,卻是以手撐地穩住全身,其靈力之渾厚、竟震得雪岩隆隆作響,地面那股反震碎骨的巨力卻被他以極為巧妙的手法給順勢帶到雙腳之上。

皋月用手掌支撐之餘,一雙快腿連環踢出,藉此洩勁同時,腿腿破風有聲,我被打個措手不及、不得不迴圈招架

司先生!付喪神看情勢不利,以龐大的身軀掩護我。

皋月一趟腿踢完,又展現過人的反應,他左手斜斜探出,抓住付喪神的甲冑一把將沉重的付喪神拉了個原地飛起,甩上半空。

「就憑一團破銅爛鐵,也敢欺我?」皋月打了個筋斗,刀舞雪花一陣快不眨眼的光幕罩住了付喪神,只見他一鼓作氣,把征夷將軍的盔甲劈成數片。

付喪神遺憾的向我請求:「司、司先生...請恕在下無能,只能支撐到這裡...請把握在下最後的力量,將軍被他所害,在下始終無法原諒。

「我不會讓你失望!」我強忍傷勢,一個縱身,身子飛向空中,伸手抱住付喪神的頭盔,劍尖高舉,凝聚最後的光輝...

泓瀨司,你與你的廢物式神都要在死在這裡!皋月起身站定,他狂笑之餘,釋放體內九嬰邪力,靈力頓時再提升一層樓,他再捏住「驚瀑咒」,刀上寒光閃爍。

皋月口吐黑氣,他以最高級別的水屬性法術配合手上陰柔式,兩招匯成一招暗流兮」,向我的要害疾刺而來

不料,皋月的雙腳剛剛才離開地面,腳邊的雪堆就有了動靜,只見一頭色彩斑爛的大蛇冷不防的從潛伏的雪堆裏竄出,張嘴咬中皋月的腿,皋月吃痛,刀式也因此一緩。

詩音驚訝地說:「是蛇王!

「又是你們這群該死的畜生!」皋月刀刃低頭一劃,將蛇王的腦袋剖成兩段。

但是蛇王的犧牲,使我得到最後扭轉戰局的機會。

此時距離地面已有數丈之高,付喪神碎裂的鎧甲依然在持續下墜,而我極了翱翔雪山的蒼鷹,揮動如羽翼般的征夷寶劍...

是生是死,全看這一招。

皋月,這是我們最後的賭注!我以氣馭劍,卻將五道迴旋的劍星分別灌入付喪神五片最大的碎片之中,結合鋒利的盔甲殘片,合成一招威力更加宏大的「五穹連星」

...去吧!

我向下挺直劍身,付喪神的鎧甲受到劍氣加成,有如五顆掠過天際的藍色流星。

皋月忍痛將招式向天一迎,舉目所見,五星劍芒與九嬰邪流互相衝擊,他操控的黑色邪龍張嘴吞噬五星劍氣,劍氣卻從邪龍的嘴內破體而出。

泓瀨司! 為什麼就是殺不死你...

皋月一時分心,當然閃躲不及,整個人被下墜的劍星接連命中雙腳與肩膀,身體的肌肉被強行撕裂、殘缺的肢體更是隨著猛烈的劍氣餘勁向外噴出,在蒼白的雪景中映出一片淒艷的血花...

啪噠。

啪噠、啪噠。

那是皋月的雙腳和一支手臂掉落在雪地上的聲音,這段極寒雪山上的愛恨情仇,到此也...

結束了嗎?

付喪神的頭盔發出慨然的嗓音:「將軍,在下總算替你報仇雪恨,請您...請您瞑目吧。

我耗盡體力,好不容易才打敗實力異常高強的皋月,從雪地上虛弱的站起:「皋月,勝負已分...

但,鋒利的劍氣斬得斷恩仇,卻斬不斷惡人的執念。

「我、我還沒有失敗...」皋月只剩下一隻手臂,崎嶇的在地上爬行:「我要你不得好死...

沿途,流下一片尚未被蛇毒侵蝕的紅色鮮血。

我忍不住嘆息:「到最後你還是執迷不悟。」

皋月持續拖行殘軀,神智似乎已經迷亂不清:「詩音...為什麼要離開我...我明明如此的愛妳,甚至願意為妳出賣靈魂,犧牲一切...

「司先生...」詩音發現自己的眼眶留下一行冰冷冷的淚水,她不禁想:「為什麼,我還要為皋月哭泣?

究竟是憐憫,還是哀傷? 詩音抱住蛇王的屍體,她的心中似乎陷入一陣又一陣的迷茫,或許是只有歷劫一遭的人才有辦法體會的感慨吧?

我抓住詩音的手:「好好活著,才是對他們最好的交代。」

就在此時,整座白山傳來劇烈的震動,風雪之中,恐怖的魔神洪荒霜解在山坳中現身,它嘴角染血,巨大的身體爬向山巔,搖搖晃晃的向我們走來。

「九嬰!皋月好像見到了能夠扭轉一切的神明,更是死命爬向洪荒霜解,口中呻吟:「九嬰...我還要...我還要更強的力量,我要打敗泓瀨司、搶回詩音...

魔神凝視著苟延殘喘的皋月,然後...

霜解張嘴將皋月的殘軀咬住,利齒宛如萬劍穿心的穿透血肉。

皋月甚至來不及發出哀號,魔神把他拖入嘴中咀嚼,將他整個人吞吃下腹,我用衣服遮住詩音的視線,不要讓她見到這殘忍的一幕。

「吼吼吼!

洪荒霜解吞噬了皋月,它高傲的向我們發出嘶吼,彷彿在宣告自己獲得了最後的勝利。

「我已經沒有多餘的體力來對抗霜解...

我抱住哭泣的詩音,不願放棄希望,卻見一身皎白的雪女輕輕的移動腳步,好像雪之精靈一樣,緩步從雪洞中走出,她雖然替自己止血,卻無法恢復流失的妖力。

雪女瞇起眼睛,看著窮盡一生封印的魔神,吐出了無比堅決的幾個字:「我們的宿命,是同歸於盡

白山上的風雪漸大,最後的生死搏鬥,我還是得讓雪女犧牲自己來拯救所有的人嗎?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788490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陰陽師

留言共 5 篇留言

香蕉王
雪女不要死RRRR

11-14 01:21

Moon Light
燈姊 求妳快來啊!!!

11-14 02:36

白煌羽
辛苦了

11-14 19:46

柳丁(ゝω・)
不要啊QAQ

11-14 22:00

korun
別死阿RRRRR

11-15 09:32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3喜歡★jtsai314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這個陰陽... 後一篇:[達人專欄] 《這個陰陽...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ro7799318Dear旅人們~
最近瘋玩DMC5挖得坑都沒填,歡迎同好來喝茶聊聊但丁叔多萌(?)、維哥多力量廚~( • ̀ω•́ )✧看更多我要大聲說8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