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3 GP

[達人專欄] 戰鎚40K - 虛空:第一章

作者:天天貓耳的撫慰娘│2017-11-11 22:14:17│贊助:26│人氣:830
  「兄弟們,你們在哪?」

  泰庫斯的聲音因為發聲器而扭曲,聽來痛苦的噪音彷彿惡魔的笑聲在骯髒的艙間內迴盪著,他深吸了口氣,即便有了過濾器這裡的空氣依舊飄散著一種味道,一種惱人的臭味。

  他很清楚原因,這裡的空氣肯定從她進入這片地獄時就存在,不,甚至更老,當她誕生於虛空之時可能就在了,從現實的角度來看他吸進肺裡的可能是幾千年前的殘渣。

  場面瘋狂。

  他腦中出現了雜訊,像是螢幕上的靜電干擾,不知道是因為這裡停滯已久的混濁氣息,還是因為死不瞑目的靈魂在欺瞞他們,他感覺四肢沾上了爛泥,盔甲的空隙被黏濁的氣氛所填滿,一股困惑感始終在心上盤據。

  又或者,他被他兄弟們盲目的狂熱所影響。

  「泰庫斯,你必須跟上我們。」頻道裡傳來另一道更為低沉的嗓音,聽來像是野獸的磨牙聲,他早已習慣他們聲音裡的不屑和不信任感,但他不責怪他們,畢竟對他們來說耐著性子說話已經十足可貴。

  「我正在路上。」

  一場意外,一個失敗的閃躲,還有一發偏離軌跡的雷射,他腳下的大洞將他吞入船艦深處,他現在得花更多時間彌補錯誤,同時試著讓更多靈魂付出代價。

  「我們正在前往艦橋的路上,巫師,你必須快一點。」

  這任務輕鬆到令人起疑,黑色軍團的高里克昂選了一艘船為之後的報復行動做個開端,他們只要殺光所有活人就能領取豐厚的獎賞,平時的他可能會勸阻卡里斯接下這任務,特別是和黑色軍團打交道時,但一艘不屈級輕巡洋艦實在很難拒絕。

  他們的計畫很簡單,他們只要直接撞進對方船艙裡,把艦橋和所有擋路的人殺光,打開傳送門讓機械教士上船控制方向就行。

  簡單,野蠻,卻有用。

  「我正朝著......」泰庫斯還沒說完,他的腦海揚起了一陣波瀾,他看向前方轉角的牆,幾個閃爍的靈魂正蜷伏在地上,雖然在亞空間大能的協助下他幾乎無事不見,但他不想耗費心力去探索他們的真面目。

  「殺了牠們!」他的右手碰觸到腰際上的動力劍劍柄,一陣混亂的思緒立刻劃過他動盪的心靈,「為我獻上牠們的靈魂!」

  奧莉亞-她自己挑選的名字-當初被泰庫斯選用的時候並不這麼聒噪,他在某個雜亂的軍械庫角落發現她,即便在一堆垃圾和殘骸中她依舊散發著淡藍色的光芒,彷彿黑暗內的一盞明燈,如此美妙的武器不該和廢鐵共處一室。

  泰庫斯拾起了她,彷彿虔誠的教徒珍貴的欣賞著聖徒的遺物,他細心的為她清理、為她上油,甚至請機械主教替她祈禱,某些兄弟嘲笑他的迷信,但不可否認這看似可笑的儀式真的有效,當他用她砍下某個可悲的人類腦袋時,一聲瘋女般的咆嘯立刻吸引了他的注意。

  雖然和泰庫斯預期的不太一樣,不過她能發出聲音足以令他驚豔,他內心洋溢著單純的喜悅,彷彿讓主人嶄露笑顏的奴隸癡心微笑,自從她初鳴嘯聲開始每次戰鬥他都會帶她上場。

  每一場,每一場的戰鬥她都沐浴在鮮血之中,也許是那營養的滋潤讓她日漸成長,到現在她已經能說出句子,宛若女王般充滿氣魄,宛若狂徒般渴望殺戮。

  「閉嘴。」泰庫斯冷冷回了一句,眼前的情況他必須專心,和自己的武器談笑風生對專心毫無益處,他舉起右手,準備朝前方的生靈發動攻擊。

  手掌中心閃出了紫紅的火焰,渺小的火苗在他的操弄下漸漸茁壯成熾熱的火球,他刻意輕呼口氣,手一鬆開,崩裂的火光直直朝轉角飛去。

  尖銳的慘叫聲被艙壁的倒塌聲蓋過,泰庫斯略顯疲態的喘了幾口氣,無視那些噪音向前邁步。

  「剛剛說到哪了?」

  「你在哪裏,巫師?你是迷路了是不是?」對方的語氣十分不悅,音量也從野獸的磨牙變成了野蠻的嘶吼,令他的耳膜為之震動,「難道要我親自去迎接你嗎?」

  他瞟了眼顯示器上的數據-事實上他不需要,每艘出自機械教士之手的船艦都有著相同的構造,他早就知道他身在何處-後給了回應,「我在你們下方兩層的甲板,我正試著找路上去。」

  「哼,最好快一點,這裡的敵人多到讓我砍到手痠。」

  事實上路線淺而易見,不單單是因為亞空間大能替他揭露,而是地面上的層層血跡,這讓他想起遠古泰拉上的故事,一對兄妹沿路丟撒糖果作為回家的記號,如今地上的血肉殘渣讓他能輕鬆的追蹤其他弟兄們的軌跡。

  稀疏的聲音在厚實的金屬牆壁裡迴盪,對於心思不夠堅定的人來說這些雜音就像地獄交響曲的前奏,惡魔的嘶吼和基因竊取者在通風管內奔跑的碰撞聲足以讓人瘋狂,但這對吞世者而言則是充滿挑釁的嘲諷,是戰鬥的訊號,也是令人興奮的前奏曲。

  對泰庫斯而言這些全都不足為奇,事實上他為此感到輕鬆,至少省下尋找敵人的麻煩,他也不必耗費心力在迷茫的亞空間內探索。

  他沿著屍塊轉過兩個轉角,走過三個血肉模糊的艙間,終於找到了樓梯,同時還找到了幾個趴在地上享用屍塊的基因竊取者。

  泰庫斯用低等哥德語咒罵了幾句,他不懂牠們怎麼會出現在這裡,但那不重要,他向前踏了一步,磁力靴踩踏到地板發出的靜電聲吸引到牠們的注意,那群粗鄙的野獸抬頭朝聲音的方向看去,嘴邊和尖牙間的肉屑不停滴落,在下方的地板上匯聚成了一灘血漬。

  牠們嘶吼,在半空中揮舞著利爪,他腦中不禁回想起以前探索廢船的畫面,曾看過被這群野獸包圍的軍團戰士,牠們豪不費力的就將動力盔甲撕成碎片,即便是最厚重的終結者型盔甲亦然,那些爪子遠比看起來的駭人,銳利的彷彿綻放藍光的動力爪,陶鋼在他們面前如同艾草紙般脆弱。

  「有種就上前。」他用低等哥德語回應牠們的吼聲,他不知道牠們聽不聽的懂,事實上他也不在乎,「別浪費我的時間。」

  果不其然,牠們也豪不在意,牠們毫無智商可言,只是單純被殺戮所驅使,最前頭長的最醜的那隻朝他衝了過去。

  泰庫斯握緊腰間動力劍的握把,一個念頭原本金屬的劍身立刻纏上了淡藍色的閃電,他吐息,看準時機在空中揮舞,當劍鋒掠過半弧形的曲線尖端時那頭醜陋怪物的喉間正好停在那裏。

  他像個優雅的劍士向右跨了一步,冷眼看著屍體和飛舞在半空中的綠色體液飛向他原本站立的地方,泰庫斯悶哼一聲再次握緊動力劍,劍刃滋滋作響,將上頭沾染的血液徹底蒸發。

  「下一個是誰?」

  他感覺到力量湧現,他不確定是因為動力劍吸取亞空間能量,或者是剛剛那頭野獸的靈魂被吸附到劍刃上,無論如何,這可是難得的好事一件。

  剩下三頭野獸的吼聲成了難聽的嚎叫,泰庫斯能感覺到牠們的憤怒、害怕和......憂鬱?他不確定這群野獸是否有著這種高等的情緒,但在空間交會之處,甚麼事情都有可能。

  又有一頭比較愚蠢的野獸準備上前攻擊,牠先是一躍攀附在牆上,一個飛撲後朝他襲來,以牠們低下的智商來說這是很聰明的策略。

  他腦中的一部份被奧莉亞的狂怒所侵佔,他已經準備好用動力劍宰殺那頭野獸,但他的反應略勝一籌,長年的訓練搶在他的思緒之前,轉眼間他已經用左手拔出腰際上的手槍,槍口早已對準野獸的眉間。

  這一切都太過迅速,等他回神時那個不知死活的怪物早已倒在地上,自然演化的醜陋身軀隨意抽蓄著,他對著屍體哧了一口,將注意力放回剩下的敵人。

  泰庫斯腦中盤算著策略,這不是他遇過最困難的情況,但現在他離放鬆警戒還有很遠的距離,他可以用槍宰了其中一隻,再用劍或是巫術-雖然聽來可笑,但吞世者們的稱呼更加幽默-宰了另一個,只要和牠們保持距離,牠們就和那些綠皮一樣空有蠻力。

  令他驚訝的是剩下的兩隻竟然發出了高頻率的吼聲,比起嚎叫聽來更像是........怯弱的象徵,果不其然,牠們像是敗家之犬夾著尾巴逃跑了。

  「哼,浪費我的時間。」他低聲說道,將手槍放回腰際後提著劍跑向樓梯。

  ......至少他是這麼盤算著。

  他才剛踏上樓梯,一個陰影從台階間的縫隙閃過,當他腦中才剛閃過「那是甚麼的殘影?」這個念頭時他身旁已經傳來一聲憤怒的低吼。

  一聲野獸的怒吼。

  泰庫斯轉身,準備舉起動力劍,但對方比他更快,一個衝撞便將他撞倒在地,雖然在近身肉搏傷到巫師並不是件值得大書特書的事,但在一擊內將一個阿斯塔特修士擊倒肯定不是易事。

  他忽略倒地的疼痛硬是撐起身子,抬頭顯示器不停逼逼作響,頭盔內的鎖定標記多餘的替他標出敵人,泰庫斯早就從對方的吼聲猜出敵人的身分,畢竟滿口尖牙和牙縫間流出的口水實在難以忽略。

  泰庫斯起身,低聲咒罵眼前的蟲子,沒想到還有一隻沒逃跑,又或者是被其他同類的屍體吸引過來,而且是體型最大的一隻。

  竊取者放聲大吼,深綠色的眼珠死瞪著泰庫斯,牠動了動整手和戰術小刀等大的爪子,朝一旁的牆面揮擊作為威嚇,清晰的爪痕幾乎將整個牆面撕成碎片。

  「滾,不然就死!」泰庫斯用低等哥德語吼道,同時啟動手中的動力劍,藍色的光芒在野獸的墨綠眼珠中倒映出他的緊張,他不想浪費太多時間在這敵人上頭,雖然奧莉亞渴望新的血肉,但他並沒有滿足她的必要,更別提冒著自己受傷的風險。

  可惜敵人沒有撤退的打算,反而更加狂妄,蟲子向前跨步,泰庫斯很自然的向後退,砰的一聲提醒他和牆面間已經毫無空隙,他必須應戰,他必須解決牠。

  「殺殺殺殺殺!」

  瘋女的嘯聲在他混亂的腦海裡掀起另一波蕩漾,他必須冷靜下來,這種時候被憤怒所驅使絕對是個下下策。

  「殺殺殺殺了牠!」

  ......泰庫斯開始覺得厭煩,但他不能丟下這把劍,一方面是他很喜愛這把劍,另一方面是要是她丟了,他連最後一絲反抗的能力都沒有。

  「替我獻上牠牠牠的靈魂!」

  或許丟了她對眼前的危機也無所謂?

  蟲子再一次邁步,泰庫斯推想著對方的步伐,大約兩步的距離就能接近他,他必須為自己多爭取點時間,那怕一秒也好。

  對方跨出了左腳,巨大的身軀開始向前移動,泰庫斯喘息一聲,開始將思緒凝結在張開的左手上,輕微的一絲火花在掌中綻放。

  牠跨出了右腳,同時伸出了右邊彷彿昆蟲副足的兩隻手,從牠揮舞的方向來猜牠準備刺穿他的肩甲和左胸,泰庫斯一邊低聲吟詠著咒語,一邊試著蹲下身子閃過攻擊。

  幸好他成功了,蟲子的右爪刺進了牆面,另一隻比較小的手則掠過了他的肩膀,在戰犬的標誌上留下些許的爪痕。

  機會來了。

  他掌中的火苗已經成了一團熊熊烈火,他已經盤算好接下來的步驟,先鬆手讓意念將火球引導到那頭野獸的嘴中,接著將動力劍插進牠的喉嚨。

  但泰庫斯尚未鬆手,他感覺這頭野獸的後頭還有別人,對方的靈魂在他眼裡看來更加混濁,卻又更加熟悉,熟悉到像是彼此間訂下了契約。

  炙烈的火球還在他掌中翻騰時野獸的胸腔忽然鑽出了一柄金屬物-仔細一看那是一副精雕細琢的長矛,彷彿駭人的寄生蟲在牠骨白色的胸口上劃出一道拳頭大般的裂口,深淺綠色的體液彷彿河水從傷口處湧出,和地上的紅色鮮血融成一攤噁心的水灘。

  泰庫斯一眼就認出了那柄長矛,那柄武器的花紋和其中蘊含的力量實在讓人難忘。

  矛尖彷彿一副巨大的鑰匙在竊取者的胸口轉了一圈,原本的傷口瞬間將最堅硬的胸骨撕成了碎片,牠的爪子已經無力地垂在一旁,兩顆墨綠色的眼珠只剩下象徵死亡的黑暗。

  「主人,我又救了你一次。」

  聲音從屍體背後傳出的同時長矛被人粗魯的抽出傷口,竊取者的屍骸最初保持著一定程度的僵直,接著被後頭聲音的主人甩到一旁,彷彿破舊的洋娃娃攤倒在牆邊。

  「佩特拉,」他扶著牆站起身,看著眼前的女子露出不齒的表情,對方漆黑滾黃銅邊的盔甲在稀疏的燈光下閃爍著微弱的光芒,「妳又一次搶了我的獵物。」

  佩特拉聳聳肩,蒼白的臉龐上露出一抹微笑,纖瘦的身子靠著手中的伊莎卡-從異族女巫手中搶來的詠唱長矛-上,她不以為意的直視自己的主人,「我就收下你的道謝了。」

  泰庫斯搖搖頭,勉強將使魔的無理拋之腦後,佩特拉堆出笑容,兩排牙齒打顫著發出呵呵呵的笑聲,「別笑了,妳剛跑去哪了?」

  「去替你探路,我的主人。」她的手頂著矛尖,不停地用手指轉動長矛的同時露出口蜜腹劍的微笑,「順便幫你把路上的阻礙清掉了,要是沒有我你該怎麼辦,我的主人?」

  泰庫斯沒回話,他已經遲到了,想必他脾氣火爆的兄弟們肯定大發雷霆。

  「少說話,跟緊我。」他將劍收回劍銷,踩過血攤後奔上樓梯,後頭只留下使魔的幽幽嘆息,狂奔了五分鐘後他終於跑到了艦橋的氣密門前,從卡在門框上的半截屍體來看他的兄弟們肯定好好的暖身一會。

  才剛走進艦橋,血紅色的拳頭直接撞上了他的眉間,一個踉蹌後泰庫斯跌坐在地,即便戴著頭盔強大的撞擊力還是震的他頭暈目眩,在他來的及反應前一個身影站在他面前俯視著他。

  「你的動作真慢,巫師。」卡里斯的聲音在現實裡更加狂妄,像是野狼在荒野中的咆嘯,他將斧子靠在肩上,對著地上的泰庫斯伸出另隻手,「我們已經不耐煩了。」  

  「路上被隻蟲子纏住了,」泰庫斯抓住他的護腕,卡里斯連悶哼一聲都沒有就將他拉起來,「花了點時間處理。」

  「哈,我想也是,」卡里斯發出更為沉重的笑聲-雖然聽來像是鋸齒卡在盔甲上發出的噪音,「動作快點,時間已經不多了。」

  泰庫斯朝著艦橋內邁步,艦橋內的裝飾更多了,用受害者鮮血製成的地毯、空洞眼神的頭顱裝飾、垂掛在欄杆上的脊髓,這裡就像某個對屍體和鮮血有特殊癖好的變態獨自打造的大廳,肯定能讓恐虐大神露出狂妄的笑容。

  他環視一圈,十四個身著和血同色的盔甲的阿斯塔特像是散漫的衛兵隨意靠在牆上,每個弟兄臉上都掛著憤恨的表情,他能感覺到他們的怒氣赤裸裸的投射在亞空間裡,一隻又一隻的惡魔像是飢餓的野狗被吸引過來,趴在陰暗處舔食滿地的殘肢。

  「巫師,你遲到了。」格納維沒好氣的說道,他是唯一沒拿鏈鋸斧的人,在吞世者裡他是個異類,他的瞄準能力比他使斧子的技巧更為出色。

  「被條蟲子耽擱了。」泰庫斯只是聳聳肩,「如果是你肯定會花更多時間。」

  幾聲笑聲打破嚴肅的氣氛,「少說廢話了,巫師,趕快做事。」

  他喘口氣,走到觀景窗前-艦橋內最遼闊的空位-拔出劍,他能感覺所有人目光都聚焦在奧莉亞身上,他不確定是因為奧莉娜出銷點綴的閃光或是寄宿其中血神養女的饑渴,但他不在意這點細節,現在的他得十分專心。

  『卡斯坦,』泰庫斯對著觀景窗外的漆黑深空發送訊息,『我準備好了。』

  『終於,我的兄弟,』對方的聲音充滿著回音,他們彷彿在空無一物的停機坪相互大喊,他很清楚這是他的問題,泰庫斯對靈能的掌控並不如其他人,遙遠的距離也是個問題,『我已經等你很久了,出了甚麼事?』

  『待會再說吧,其他人已經等著不耐煩了。』

  『同意。』

  泰庫斯彷彿高舉王冠的主教將奧莉亞高高舉起,他不知道要舉到多高,但卡斯坦的意識會告訴他要舉到多高,他們兩人像是鏡子般彼此倒映,動作完美的複製。

  一個心跳後,泰庫斯和卡斯坦間的感知消失了,那是個信號,泰庫斯立刻揮下奧莉亞,劍鋒在半空中留下水藍的耀眼軌跡,當最後一絲火花消散在鐵鏽味間時一堵紫藍色的裂縫在半空中綻放。

  那堵裂縫消瘦、縮小,接著迅速膨脹,他知道接下來會發生甚麼事,在他的顯示器替他標出第一隻惡魔前奧莉亞已經享受了牠悲慘的靈魂。

  『泰庫斯,他們過去了,小心別打到他們。』





--

  抱歉隔了很久才出序章,不過也不用太期待下一章,下週期中考下下週兩個報告年底還有個檢定,我現在還坐在這打小說心臟已經跳得夠快,如果大家能在月底看到第二章就表示我又出了甚麼事。

  例如又來兩個報告之類的......

  然後我想我有必要再提醒一次,如果你對戰鎚是有點概念,而你不能接受太多ㄉ女性角色出現的話勸你趕快離開,接下來的劇情可能會毀你三觀。

  就降,ㄅㄅ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785925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戰鎚|Warhammer40K|warhammer40000|虛空

留言共 5 篇留言

aiglas
太棒了吧

11-11 22:32

天天貓耳的撫慰娘
?11-11 22:53
Kiwi奇異鳥控
好長歐...
kiwi消化不了ㄖ

11-11 23:07

天天貓耳的撫慰娘
太過分了ㄅ... QAQ11-11 23:08
Kiwi奇異鳥控
等有時間再看好ㄖ

11-12 00:16

天天貓耳的撫慰娘
好、好ㄅ :P11-12 00:22
Kiwi奇異鳥控
現在kiwi看太多字會哭哭

11-12 00:25

天天貓耳的撫慰娘
我也是,好想哭喔 QAQ11-12 00:27
基金會
劍跟女巫…讚

11-12 12:51

天天貓耳的撫慰娘
不知道哪個比較好,所以都加進去了 (X11-12 13:32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3喜歡★ggghalo5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翻譯專欄:Brandon... 後一篇:翻譯專欄:Brandon...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aiex888大家
最新太太開箱文發布囉!看更多我要大聲說2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