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5 GP

[達人專欄] 〈騎士〉第九章 猜謎與試探:開端

作者:LanTern│2017-11-09 04:30:59│贊助:108│人氣:576
 

 



 
  「你說……什麼?」
  香梨.艾爾蓮恩皺眉,伊格知道她並不是沒聽清楚。
 
  此時,酒館的老闆拉森先生走近,替他們端上培根和麵包。培根香氣四溢,單單是上頭焦脆的部份就足以讓人食指大動。
 
  拉奇.謝爾一直等到拉森先生走遠之後,才耐心地繼續說下去。
  「我說,我給你們一些提示,讓你們猜猜那個『約拿先生』是什麼人。」
 
  說實話,他的這番話讓伊格相當感興趣。 
  謎語是伊雷斯一項重要的習俗,精靈一向喜歡模稜兩可的隱喻,也喜歡將謎語融入尋常的對話之中,這也是為什麼精靈總是被其他種族認為「拐彎抹角」的原因。
  就算迦薩塔人總是自詡為「最像圓耳人的精靈」,但他們對謎語的熱情並不會比其他伊雷斯子民低。
 
  不過香梨顯然對拉奇口中的「猜謎」並不苟同。
  「拉奇先生,你說的一副心裡有數的樣子,可是到頭來,我們又怎麼知道你不是在唬爛我們?」
  即使香梨的臉幾乎都被斗篷兜帽的陰影掩蓋,伊格卻還是能想像得到她冷淡的表情。她似乎不怎麼贊同伊格順著這個矮個子的意,更別說還大方地拿食物跟他分享。
 
  「相信我,香梨小姐,誆騙笨蛋不是我的興趣。就算我真的想騙幾個人來打發時間,也不會笨到找騎士受選者。」
  拉奇聳聳肩,平淡地說。
  「再說,當妳在懷疑我的時候,妳的同伴可是對我剛才的提議很有興趣。」
  他說著側了側頭,伊格立刻感受到香梨刺在自己臉上的視線。
 
  「呃,並不算很有興趣啦……」
  伊格眨眨眼,搔搔後腦。
  「只是……我們本來就想打聽打聽那位神秘的約拿先生究竟是什麼人,對吧?拉奇先生說的也有道理,直接告訴我們沒什麼意思,既然我們現在有這個興致,何不就來猜猜看呢?反正我們也沒什麼損失……就像那句俗話說的,與其給旅人肉吃、不如教他怎麼打獵。」
 
  「捕魚。」正用舌頭舔去湯匙上馬鈴薯的拉奇立刻說。
  「什麼?」伊格不明究理。
 
  「那句諺語,應該是『不如教旅人怎麼捕魚』——」
  拉奇望向香梨,像是尋求同意似的。
  「是捕魚沒錯吧?」
  香梨看了拉奇一眼,再看看伊格。
  「是捕魚。」
  她說,雖然面無表情,但伊格總覺得她像在忍笑。
 
  「這不重要,」伊格耐著性子,「拉奇先生,快給提示吧。」
  「嘖。」
  「又怎麼了?」
  「沒什麼,只是看見伊格先生您那麼有興致,反而讓我覺得好麻煩……」
  麻煩的是你吧。
  伊格按捺著回嘴的衝動,耐心等待拉奇把他的湯匙舔乾淨。
 
  「好吧,我想想。」
  拉奇擦了擦嘴,終於說道。
  「第一個提示,那個來找他的人。」
 
  「你是說,奈德……先生?」
  香梨問道。雖然她看起來對這個擅自湊過來搭話的矮個子沒什麼好感,可是似乎還是準備參加這個猜謎。
  「正是他。你們覺得他是什麼人?」
 
  伊格沉吟,用餐刀插起一塊培根,邊嚼邊尋思。
  那個叫做奈德的男人身材高大,身上的深綠色長袍兜帽拉得很低,只能依稀看得出來面容和髮色,不過並沒有什麼顯著的特色,看起來就跟酒館裡的任何人看起來一樣尋常。
 
  「你看得太淺了,伊格先生。」
  拉奇指出,他顯然看出了伊格的目光在酒館游移。
  「從來就沒有所謂的『尋常』,所有人都不一樣,就算是孿生兄弟也有相異之處,能不能從中推敲出什麼,將是區別庸人與智者的關鍵。」
 
  見他說得煞有其事,伊格不自禁點了點頭。
 
  「這麼說來,奈德先生竟然會在這種時間跑出來找約拿先生,而且聽他們的說法,居然是要去參加會議……」
  香梨低頭咬著拇指的指甲。
  「他們莫非是哪個大商會?」
  「不可能。」
  拉奇擺擺手,百般聊賴地說。
  「其他的不說,那位奈德那個死氣沉沉的樣子怎麼看都不是商人吧?」
  「說的是。」香梨同意,「或者是,約拿先生來自哪個大家族,而奈德先生是他的家臣。嗯,不對,那個不是對領主說話的方式……」
 
  「不錯嘛,香梨小姐,」拉奇意外地說,「妳雖然一副老大不願意的樣子,可是卻比那邊的精靈先生有天份多了。」
  伊格聽不出他這是真心稱讚還是譏諷,不過香梨的臉色卻是一沉。
  「說實在,我們跟著約拿先生從北門走到這裡,連他的底都摸不清了,又怎麼可能摸清那個只見過一面的奈德先生?」
  「有點耐心點,如果伊格先生的問題是腦袋不夠靈活,那妳的問題恐怕就是沒耐心了。」
  拉奇舉起蜂蜜酒,向她敬了一杯。
 
  伊格搔了搔臉頰。
  會在這天色未明的清晨之際大老遠來到酒館找人,就算在這大城挪拉想必也不多見,這麼一想的話,範圍算是縮小不少——
  「守衛軍……」伊格喃喃說道,「他們是挪拉的守衛軍?」
  也就是說,約拿先生是艾佛洛恩王軍的上級軍官……但又好像哪裡有些奇怪。

  「了不起,我收回你腦袋不夠靈活那句話,伊格先生。這就對了,看來我們大有進展。」
  拉奇轉而向伊格敬了一杯,戴著揶揄的笑臉。
  「不過很可惜,這不是正確答案。他們的那深裝扮不是挪拉王軍的制服。」
 
  「啊!」
  香梨突然發出一陣驚呼,神色與其說是參透真相的驚喜,不如說是慌亂。
  「他……約拿先生是……」
  拉奇臉上的笑意更濃。
  「香梨小姐已經猜到了呀。看吧,不難嘛。」
 
  香梨發出呻吟,轉過頭對著伊格。
  「他是——」
 
  「慢點、香梨小姐,別著急。我還得讓伊格先生學會怎麼狩獵,沒忘記吧?」
  拉奇的最後一句話問的是伊格。伊格看見香梨那恍然大悟的神色早就心癢難耐,但這時他還是不甘願的點點頭。
 
  「很好,雖然我這人沒什麼骨氣,但我並不討厭有骨氣的人。差不多該來第二個提示了,伊格先生,注意他們穿的衣服。」
  「衣服?」伊格皺眉。
 
  「也許伊格根本不知道那個的意義……」
  香梨低聲說,言語間指責拉奇意味濃厚。
  「不知道那東西還敢來挪拉?別傻了。」
  拉奇輕笑一聲,又給自己添了些培根。
  
  伊格不顧他們兩人,默默思忖。
  他依然清楚記得奈德穿著深綠色的袍子,而約拿那身顯眼的裝束讓他更為印象深刻。比起實用性更重視美觀的深黑色長袍,內襯用的是相當高級的絲綢,單從這樣看上去便能知道他絕非尋常百姓,更不用提他鼻樑上戴著一般人絕對配戴不起的眼鏡。
 
  香梨說了『那個的意義』,所謂的『那個』是什麼……?眼鏡嗎?
  精靈的視力幾乎不會退化,也沒有使用眼鏡的必要,但伊格看過幾次經過迦薩塔的旅行者佩戴那東西,所以他知道那是用來輔助視力的工具。這麼說來,那似乎是巧手阿克的師父「瑰匠人」早年的發明……他甩了甩頭,將思緒重新放回約拿和奈德身上。
 
  還是說,莫非香梨看見了伊格沒看見的東西?
 
  伊格思緒到此,卻被拉奇打斷,只見他搖搖頭。
 
  「不對,伊格先生,不對。」
  矮個子平靜地說。
  「你把事情想得太困難了。不要過度思量、也不要多做揣測,絕大多數的情況下這麼做是沒有意義的。多想一分就會多遲鈍一分,反而會害得自己陷入困境。」
  伊格聽見剛才才指摘他「看太淺」的人這麼說,不禁感到一陣無奈。
 
  「信你所見、眼見為憑。你只需要,看見你看見的就好了。就像這個——」
  他悠閒的將一塊麵包拿起來。
  「這是麵包,就只是麵包。不要考慮它是用哪種麥粉製作、用什麼方式烘烤,這就只是一塊麵包,懂嗎?」
  伊格迷茫的看著拉奇,完全被弄糊塗。
  「你的意思是……?」
 
  拉奇俯身向前,望進伊格眼裡。
  「告訴我,伊格先生,當你看著那兩人的時候,你看見了什麼?」
  「兩個……艾佛洛恩人?」
  拉奇揉了揉眼窩。
  「好吧,是沒錯啦……那我換問法,你記得他們穿著什麼嗎?」
  「呃……約拿先生穿著黑色長袍,戴著眼鏡。奈德先生則是綠色長袍,穿著手套和長靴,腰間還有一柄短劍。啊,那短劍和我老爸的那把有點像——」
  「等等,不用那麼詳細,你是無忘者嗎?上一句,重複一次上一句。」
  「奈德先生的短劍和我父親的那柄很像?」
  拉奇用力的揉了揉眼窩。
 
  「對不起。」
  不知道為什麼,一旁的香梨滿懷歉意的道歉。
  「沒關係,我慢慢適應……」
  拉奇無力地回應她,目光依然在伊格身上。
  「伊格先生,更前面那一句。」
  伊格側頭回想,「約拿先生穿著黑色長袍,戴著眼鏡。奈德先生則是綠色長袍——」
 
  「停,就停在這裡。」
  拉奇制止。
  「就這兩句話就好。現在,我再問你一次,約拿先生是誰?」
 
  伊格困惑不已,聽他的語氣,好像只憑那幾點就能明白約拿先生的身份,可是如果真的那麼簡單,伊格又怎麼可能直到現在都毫無頭緒?
  究竟漏掉什麼?伊格究竟在這之中,看漏了什麼?
 
  突然間,靈光乍現。
 
  不對,那甚至連「靈光」這個詞都稱不上,純粹只是伊格在思緒中漫無目標搜索之際,隨意掠過的一個想法而已。
  但是當那個念頭出現之後,卻再也無法消去。
 
  真相就在那裡,如此鮮明、無比清楚。
  現在的伊格甚至連質疑這點都覺得毫無意義,他只對於剛才完全沒意識到的自己感到驚恐。
  為什麼會沒發現?明明早該想到的……
 
  奈德先生那襲墨綠色的長袍再次浮上伊格的心頭。
  在整個大陸境內,會穿那種長袍的只有一種人……
 
  想當然爾,伊格表情的變化全都被拉奇看在眼裡。後者露出曖昧的笑容,像是在品嚐、玩賞伊格的表情一樣,輕輕晃著酒杯。
  「現在,第三個提示,伊格先生,看看剛才約拿先生給你的那張紙。」
 
  伊格用因為震驚而顫抖的手指從衣袋中拿出那張已經有點皺摺的紙片,湊進鼻尖,藉著微弱的火光閱讀。
 
  尤倫丁路往南行,進入榆木大路後向西,中央區,歐莉安之門。
  以騎士 約拿.洛克凱之名,請帶領持此書者 受選者伊格與香梨 前往騎士城。
 
  伊格感到一陣暈眩。
 
 
  墨綠色的長袍是騎士最著名的象徵之一,某種程度上,那濃墨一般的綠就等於騎士。
 
  話雖如此,騎士並不是一直都穿著墨綠長袍,而是隨著騎士逐漸壯大之後,為了管理和分辨之便才統一的服裝。
  騎士再怎樣受人崇景,本質還是傭兵團,平常並不會要求一定得穿著墨綠色的騎士袍,而是作為正式場合代表騎士的裝束。事實上,騎士身份在許多時候都會招來危險,就伊格所知,過去甚至發生過整個城鎮因為一名騎士的到來而被狙擊,最後導致毀滅的事件,所以騎士恐怕隱藏身份會來的更妥當。
  然而所謂的「騎士身份」,本身就已經是一項至高無上的榮耀,對於成為騎士的人來說,身穿騎士袍某種程度上就像是將那份榮耀披在身上一樣。所以大多數的騎士們還是樂於穿上那身顯眼的墨綠色長袍。多年來,那個顏色也就演變成為了「騎士」這項傳說的其中一個代名詞。
  這就是那件騎士袍的意義。
 
  但是,「黑袍」象徵的東西,是另一個完全不同的層次。
 
  黑袍議會。
  那是騎士最高位權力的代名詞,早在騎士開始穿著墨綠色的騎士袍之前,黑袍議會就已經存在,由騎士旗下十支軍團的軍團長、軍團長的副手,以及騎士首領所組成,一共二十一人的圓桌會議。
  唯有席列黑袍議會的騎士,才會被授予黑袍。那些身著黑袍的騎士,都是位列騎士頂峰、足以被寫進後世傳說的人。
  每個時代的黑袍騎士,即是那個時代騎士的象徵。
 
 
  伊格捏著紙張的手微微顫抖。
  他確實曾經聽過那個用潦草字跡簽署的名字,但他更熟悉的,是屬於那個名字的稱號。
  「詠魔者軍團長,『頌愛』的約拿……」他輕聲呢喃。
  「正確。」
  拉奇輕聲說,彈了一個無聲的響指。
 
  「詠魔者」是騎士當中專司魔法與科學的軍團,詠魔者和癒殤者軍團也是騎士當中唯二不以騎士利益為第一優先的軍團。
  詠魔者之院就位在挪拉的騎士城,同時與艾佛洛恩王室的「王立魔法學術院」並稱為西境兩大魔法學權威。他們延攬各界魔法人才,終日醉心於魔法研究之中,那些詠魔者的成員與其說是「傭兵」,不如說是「學者」更為貼切,其中確實也不乏曾有過傑出貢獻的魔法學家。
  現任的軍團長「頌愛」更是享有「當代最出色魔法師」的美譽。
  
  伊格將臉埋進掌心,感到一陣懊悔。
 
  在他的想像中,頌愛應該是一個蓄著長鬚、面目睿智的長者,而不是剛剛那副一頭黑髮、語調隨性的樣子。
  真要說起來,剛才碰見的那位約拿先生,比起學者恐怕更像一個商人,搞不好正是因為印象落差太大,伊格和香梨才沒有將他和騎士的最強魔法師「頌愛」聯想在一塊吧。
  不過確實,約拿這個名字在艾佛洛恩地區的確不算少見,歷史上曾出現過不少約拿,伊格相信在挪拉城隨便一處大喊約拿,至少能讓五個人回頭。所以當他們聽見他的名字叫做約拿的時候,一丁點都沒有想到那位名聞遐邇的詠魔者軍團長。
 
  話雖如此,伊格始終沒辦法接受自己與一個騎士黑袍走了半個挪拉城的夜路,卻完全沒認出對方。這已經深深打擊了他這麼多年來自認對於騎士理解透徹的自信。
 
  就算認不出黑袍也就罷了,怎麼會連奈德那件墨綠色長袍也認不出來呢?
  那個顏色已經幾乎等於常識了,怎麼會……
 
  「你過去沒見過騎士嗎?」香梨問。
  伊格搖搖頭,「沒有親眼見過。」
  「也難怪你認不出來。」
  她苦澀地說,手裡的湯匙不斷戳著盤子裡的馬鈴薯,但似乎並不準備送進嘴裡。
  「我明明曾經看過的……」
  「真是難以置信,看在深林的份上。」
 
  「是啊。騎士的軍團長居然會三更半夜跑來這種寒酸的酒館喝酒,確實讓人不敢相信。」
  拉奇誤會了伊格話裡的意思,但他並不打算糾正。
  「不過如果剛才那一位就是『頌愛』的話,倒也不會太讓人意外……頌愛是出了名的愛喝酒,也一向沒什麼威嚴。」
  伊格回想起約拿說話的方式,確實感覺相當隨性,與他過去印象中的騎士黑袍完全不一樣。
 
  這時他才第一次拿起他面前的那隻酒杯。
  杯子是黃銅製,杯口略窄但卻很深,他將酒杯湊近嘴唇邊,立刻聞到裡頭溢出的芬芳酒香。
  當蜂蜜酒觸到伊格的舌尖時,甘甜的香氣旋即在嘴裡飄散。蜂蜜味十分甘美,卻不會有甜膩的感覺,那股甜味越品嚐越能感受出耐人尋味的味道,舌尖微微的酸苦更是大大提升整杯酒的風味。
  怪不得這杯蜂蜜酒會讓約拿先生——會讓騎士的「頌愛」這麼魂遷夢縈。
 
  他苦悶地看了手中那張皺巴巴的紙一眼,嘆口氣,將培根和麵包拉到面前。
 
 
 
 
  即使伊格已經將約拿先生替他們點的料理吃光,老闆拉森先生也沒來趕人。
  這間酒館沒有窗戶,所以伊格沒辦法確認現在究竟是什麼時候,但他猜外頭大概已經天亮。
  客人來來去去,喧囂始終不見止息,整間酒館與他們剛抵達的時候沒什麼分別,依然鬧哄哄的,但是他和香梨所盤據的長桌末端卻相當安靜。
 
  與他們相距一呎的拉奇正攤開一張紙捲,藉著昏暗的火光仔細研讀,完全沒有打算離開的意思。
  香梨坐在伊格身邊,倚著椅背打盹,伊格則是茫然地望著酒館裡的客人發呆。漸漸的,疲倦也攀上伊格的眼皮。他這才想起來,從杞悠那搭上騎士馬車之後,他就沒有再睡過覺了,更何況還跟兩頭脫離常軌的巨熊打了一架。
 
  就在伊格決定效法香梨,試著休息一下的時候,拉奇唰地一聲,將他閱讀的那張紙捲起。
  「兩位都是打算去騎士城嗎?」矮個子漫不經心地問道。
  「我是這麼打算沒錯,香梨則準備去其他地方借住。」
  「原來如此。」拉奇點點頭,「雖然這時候問好像有點晚了,但保險起見,我還是問一下,你和香梨小姐的關係是……?」
  伊格遲疑了半秒。
 
  現在仔細想想,他和香梨相識其實還不到一天,甚至連朋友的交情都稱不上,頂多只能算是同路人罷了。
  「同伴。」
  儘管如此,伊格還是這麼說。
  至少在他心裡,她和阿克先生、萊特利修士都已經是同伴了。
 
  拉奇再次點點頭。
  「我想也是。那麼,我們來談談正事吧。」
  「正事?」
  伊格皺起眉頭。
 
  「我只是提個建議,接受與否的決定權還是在你們兩位身上。」
  伊格見他口吻難得認真,沉默了半晌,點點頭,準備將香梨叫醒。
 
  就在這時,左近傳來一聲刺耳的巨響,然後是一陣木桌木椅翻倒的聲音。
  突如其來的聲響嚇得伊格和拉奇立刻抬起頭,本來閉目休息的香梨也被驚醒。
 
  驟響過後,本來吵雜的酒館以快得驚人的速度安靜下來,所有人都在尋找噪音的來源。
 
  只見一張大約在酒館正中央的桌子從中間裂成兩半,一個人影躺在桌子的碎片之間。
  那個人咳了幾聲,發出低沉的呻吟,在鴉雀無聲的酒館裡聽起來格外清楚。
  折斷的木桌旁,站著三個男人。為首那人身材高壯、衣著華貴,年紀相當輕,顯然出身自貴族家族的少爺。而稍微站在後方的兩人則是侍從的打扮,縱使如此,那兩名侍從穿的也比這間店裡八成的客人還高級。
  看起來,那個貴族少爺正是將那人打到撞上桌子的元兇,而且力道還大得足以把木桌撞斷,不難想像那會有多痛。
 
  兩名侍從神色緊張,似乎想上前勸阻,可是又不敢忤逆自家的主人,一時間竟猶豫不決。
  貴族少爺走進碎裂的木塊之間,彎下腰,單手拎起倒在地上的那人的衣領,將他上半身硬是提起來。
  桌子斷裂時掉在那人身上的杯碗還有桌椅碎片發出劈哩啪啦的聲音,一一掉到地板上。
 
  「羅威大人……」
  其中一個侍從終於鼓起勇氣,試圖上前阻止。看來他想抓住主人的手臂,但他連那奢華的衣袖都沒碰著,那個名叫羅威的少爺回頭一瞪,那名侍從就退縮了。
 
  羅威俯下身,睥睨地盯著被他打倒的那人。
  「別拿豬皮貼金箔,小子。要跟我羅威.布萊諾合作,可以,但是必須照著我的方法來,懂嗎?」
  他這話一出,本來靜默的酒館中立刻響起一陣細微的驚呼。照其他人的反應來看,布來諾這個姓氏似乎相當有名。
 
  「我們……我們不用去幫忙嗎?」已經醒轉的香梨悄聲問。
  「別傻了,這是家常便飯。如果在挪拉每次碰上有人打架我就能拿到一枚雜種銀幣,我現在會比國王還有錢。」
  拉奇低語。雖然他說得事不關己,但他眼睛還是緊緊盯著那兩人。
 
  羅威.布來諾又將那名被他打倒的男子拉高幾吋,使他又咳了幾聲。
 
  「我聽說過你,小子。我聽見你自報名字的時候就曉得了。」
  羅威瞇著眼說道,將臉湊近那個男子,兩人鼻尖相聚不到五吋。
  「路力亞家的子比,『維諾安的掉隊者』、『倚父之名』。我很多朋友都是維諾安學院畢業的,他們可是常常提起你啊。」
 
  壁燭微弱的火光映照在那個名叫子比的男子臉上,此時伊格終於看清他的面貌。
  他頂著像甘草一樣的亂髮,額頭略寬,身上穿著旅行者常穿的旅行用長袍和堅韌的褲子。
  「那還……真是榮幸啊……」
  他輕輕囁嚅,眼睛因為疼痛而半閉著。
 
  羅威露出輕蔑的笑容,
  「我倒覺得奇怪,路力亞。為什麼連你這種人都能拿到騎士的遴選信?我聽說過,你好像靠著你父親的名聲才能用墊底的成績從維諾安畢業?莫非令尊的名氣連騎士也能影響了?嗯?如果這是真的,那可讓人不得不替騎士的未來擔憂啊。」
 
  這時,廚房深處傳來一陣急促的腳步聲,拉森先生掀開簾幕,從火房中走出來,表情困惑。
  「眾神保佑,這是……這是怎麼回事?」
  「別多事,店家。只要你別妨礙我,我就不會妨礙你,你應該也不希望惹禍上身吧?」
  羅威冷冷地說。
 
  但是這句話一出口,立刻引來一連串不滿的聲音,好幾個人急躁地想走出人群,卻被身邊比較冷靜的同伴抓住。
  而那些人當中也包含伊格在內。
  「放手。」
  伊格低聲說,望著拉奇緊緊鉗住他上臂的手。
  「冷靜點。情況已經夠亂了,你還想上去惹麻煩?」
 
  「閉嘴!都給我閉嘴!」
  羅威大吼,一手拎著那個叫做子比的男人,另一手從腰間拔出一柄短劍,環視小酒館,大聲咆哮。
  「怎麼著?你們想替這小子打抱不平是嗎?啊?行啊,想上來的儘管上來。但是我先警告你們,從你們出手的那一刻開始,挪拉城裡就再也沒你們的容身之地!」
 
  「放開我,拉奇,我沒辦法——」伊格盯著羅威,低聲對拉奇說。
  「別傻了,白痴。我的意思是,根本用不著你多事。那個傢伙再怎麼說也是騎士的受選者,你真的以為他會這樣任人這樣羞辱嗎?」
  拉奇悄聲說,伊格一愣。
 
  就在這時,羅威發出一聲大叫,向後退開。
  「碰」地一聲,子比.路力亞跌坐在地上,不住咳嗽。
 
  羅威.布萊諾的叫聲未息,他捧著自己的臉,不論叫聲還是表情都是滿滿的驚恐。
  「少爺——」
  一旁的侍從發現主人的異樣,急忙湊上前。
  「他!抓住他,立刻給我把他抓住!」羅威尖聲高叫,高舉短劍,指著癱坐在地上的子比。
  他鬆開摀著臉的手,這時酒館內的眾人才看清楚,他的臉頰上被劃了一道長長的口子,血跡染紅了他半邊臉。
 
  「這……少爺——」
  侍從驚慌的語無倫次,拿不定主意。
  「快上啊!還在等什麼!」
  「是……是,遵命。」
 
  「別動。」
  一陣平靜卻清楚的嗓音傳來,伊格花了半秒才明白,那兩個字是子比.路力亞說的。
  只見他緩緩地站起身,右手拿著一柄餐刀,刀子上沾染著血跡,羅威.布萊諾臉上的傷口想當然就是他劃的。
 
  「『只要你們別妨礙我,我就不會妨礙你們,你們應該也不希望惹禍上身吧?』」
  子比笑著對那兩個羅威的侍從說,這正是剛才他們的主人對酒館老闆拉森說的話。
 
  侍從的臉上浮現懼意,本來踏出的腳步又縮了回來。
  羅威看見自己的侍從竟然被對方震懾,氣得破口大罵。
  「飯桶,兩個飯桶!」
 
  「『布來諾的蠢兒子』、『挪拉金色勇者』羅威.布萊諾。我有不少朋友住在挪拉,他們可是常常提起你啊。」
  子比笑著複述了一次剛才羅威對他說過的話,一字不差。
  他的語調悠閒,就像現在只是朋友間的打鬧一樣,但是字句間的威脅之意可不是羅威所言能比的。
  「黑根.布萊諾爵士治理挪拉北區的這些年來,一向受人愛戴,可惜這麼多年所樹立的英名就要敗在你這個蠢兒子手上了。為什麼你這種傢伙也能拿到騎士的遴選信?這真是讓人不得不替騎士的未來擔憂啊。說真的,怎麼會有人給自己取『挪拉金色勇者』這種稱號?」
 
  酒館眾人頓時放聲大笑,甚至還有不少人大聲鼓掌。
 
  「你這個……你這個混蛋……」
  羅威氣得臉色通紅,咬牙切齒。
  他站起身,拿著短劍,向野獸一樣朝子比.路力亞衝去。
 
  只見子比丟下餐刀,平淡的抓住羅威握著短劍的手,一拉一送,就讓他失去重心,重重摔倒在地上。
  「羅威少爺,我希望你沒忘記,維諾安是世界第一的劍技學院。你說的沒錯,我的確是最後一名畢業的,但那是跟那些同樣是維諾安出身的人相比。你該不會真的以為憑你也能撂倒我吧?等到你談交易不用帶著兩個跟班壯膽的那天再說吧。」
 
  羅威搖搖晃晃的站起來,終於,他的臉上出現一絲懼意。
  「你……」
  「哎,在怎麼說我也不能給維諾安丟臉,沒錯吧?」
  子比開心一笑,雲淡風輕的踏了兩步,然後飛快旋身,一腳踢在羅威的胸膛。
 
  羅威雙目瞠大,似乎不敢置信,
  下一秒,他高高飛起,跌落在另一張桌子上,像子比剛才那樣將桌子給壓垮,桌上的杯盤散落一地,燉菜和酒灑得羅威全身都是,沾濕了他那身看起來非常昂貴的衣服。
  不過與上回不同的是,這次酒館內不再是鴉雀無聲,所有人無一不是大聲鼓掌,歡聲雷動。
  
  羅威.布萊諾的兩個侍從連忙欺近他身邊,托住他的腋下將他們失魂落魄的主人扶起,帶著他迅速離開酒館,不敢多做停留。
 
  羅威和他的侍從一走,那個名為子比的男子立刻受到所有人的簇擁,熱烈的程度與剛才約拿先生受到的歡迎相比只有過之而無不及。
 
  「不得了啊,小子!」
  「你也是今年的受選者?果然是硬底子來的。」
  「不愧是名門出身,維諾安名不虛傳。」
  「眾神在上,金風、巡獵士、漫色、雙槍手、暴風行者,這些南北而來的狠角色就算了,連這個沒什麼名氣的小伙子也那麼厲害,今年的遴選可有看頭了。」
  「可別忘了咱們挪拉的驕傲,挪拉金色勇者大人啊!」
  這番話又引來一陣哄堂大笑。
 
  人群之中的子比舉起手,遠遠對著站在廚房門邊的拉森先生舉手致意。
  「對不起啊,老闆,給你添了這麼多麻煩,還弄壞你的桌子。」
  拉森哼了哼,並不領情。
  「也不是第一次有人在我這裡打架鬧事了。只要到了遴選期,每兩個晚上就會見血、每五個晚上就會鬧出一條人命。」
  這番話引起人群的大笑,除了拉森先生以外,似乎所有人都在期待這些好戲上場。
  拉森嘆了口氣,音量稍微上揚,對子比說道。
  「我這還沒關係,但你自己可得小心一點哪,路力亞先生。灑出來的烈酒可裝不回酒杯裡,惹上貴族不是能夠輕易脫身的。」
  「我也不是第一次和貴族打交道了。」子比朗聲大笑。
 
  伊格苦笑著搖搖頭,坐回自己的椅子上。
  「維諾安學院出身的人果然厲害。」
  香梨小聲地說。
  「對了,那個維諾安是什麼?」伊格問她。
  「一間學校。」
  香梨認真回答。
  「很多艾佛洛恩的貴族都是那裡出身的,許多希望擠身貴族圈子的人也會送孩子去那裡唸書。說起來,維諾安的本校就在挪拉城,不過還有一個以劍技聞名天下的加爾分校,可以說是劍技領域最優秀的學校。從他們剛才的對話聽起來,那個子比先生應該就是出身自加爾的維諾安。」
 
  伊格瞭然的點點頭。
  「原來如此,果然不用我們這些外人多事……」
  「哼,不如說遇到這種事情還沒辦法靠自己搬回顏面的傢伙,根本沒資格成為騎士。」
  拉奇理所當然地說,頭也不抬。
  不知道什麼時候,他又將剛才他看著的那張紙捲取出,用比指節還短的炭筆在上頭塗抹。
  「哎,看來羅威.布萊諾這條路也沒搞頭了……」
  伊格眨眨眼,疑惑地盯著他。
  「什麼意思?」
 
  拉奇不答,只是朝酒館中央點點頭。
  伊格順著他的目光望去,發現接受了眾人敬酒的子比.路力亞先生正拿著酒杯,朝三人盤據的長桌末端走來。然後說出了一句讓伊格和香梨震驚不已的話。
  「抱歉啦,拉奇老兄。」
 
  「我應該只是讓你問問他的意思,沒讓你搞得那麼盛大吧?」拉奇冷冷地說。
  「我也很意外呀,他突然就揮一拳過來耶,真的不是我先出手的,我發誓。而且我懷疑,那傢伙根本就是第一次用手打人,仔細想想,那一記根本就不痛不癢嘛,結果我為了躲開他的拳頭還把桌子壓碎,真是丟臉。」
  子比生動的筆劃著,邊說邊在拉奇身邊坐下,一點也不像剛打完一架的樣子。
 
  「這是……」
  香梨的目光在兩人之間來回巡視,神色訝異。伊格相信自己也是相同的表情。
 
  「啊,向你們兩位正事介紹,這是我的……嗯,姑且算是同伴吧?名字你們也知道了,『維諾安的掉隊者』子比.路力亞。路力亞,這兩位也是受選者,香梨小姐、還有伊格先生。」
  「什麼是姑且算同伴……拉奇老兄你有時候真的很傷人耶。你們好啊,哇,是女孩子耶!」
  伊格和香梨糊里糊塗地跟熱切的子比握手,心裡的疑惑不減反增。
 
  「事情說來話長,容我簡單解釋就好。我和這傢伙今天本來是打算跟羅威.布萊諾組成同盟戰線,畢竟黑根.布萊諾爵士是挪拉本地的大領主,如果能跟他的兒子攀上交情,那可以說在遴選裡頭佔盡了地利之便,很可惜,被這傢伙搞砸了。」
  「別這麼說嘛,我不是故意的啦。在那種情況下你們也會這麼做吧?對吧?」
  拉奇揉了揉眼窩。
  「算了,那個大少爺的底子太淺,如果這同盟真的成立,我們搞不好還得回頭照顧他。」
  「對吧?」
  「問題在於,你不只沒成功招攬他,反而把他變成我們的敵人。就算他的力氣只夠拿得動金湯匙,也不能改變這個事實。」
  拉奇罵道。
 
  「等……等等,等等。」
  伊格舉起手打斷他們,他發現自己完全跟不上話題。
  「同盟?戰線?」
  「……受選者同盟嗎?」香梨緩緩說道。
 
  「正確。」
  拉奇點頭,不理會他身旁可憐兮兮的子比。
  「我說伊格先生,你該不會什麼都不知道就來到挪拉了吧?」
  伊格不甘願地別開目光,這點他無法否認。
  拉奇嘆了口氣。
  「每次參加騎士遴選的人數至少上千人,你該不會想獨力應付這麼多的人吧?」
 
  「所謂的受選者同盟,是指受選者私下結成的共同陣營,這個『同盟』會在遴選期間共享情報、互相幫助。」
  香梨低聲解釋,秀眉為蹙。
  「可是我還以為、至少會等遴選開始之後才……」
 
  「啊,大多數的情況是會等到那時候沒錯。現在頂多算是在試探階段吧?」
  子比.路力亞雙手抱著後腦,懶洋洋地說。
「不過這樣說起來,那個羅威.布萊諾竟然連這點都看不透。哼,感謝憂洛恩,照他那副自大的樣子,倒是不用擔心他會被其他人搶走。」
  拉奇嗤之以鼻地說。
  「可惜的是,就這樣白白放掉了挪拉城內最強的助力。」
  「我道歉,行了吧?我道歉。」
  子比舉起手,認命地說。
 
  「不要緊,路力亞,今天來這裡倒也不是一無所獲。」
  「怎麼說?」子比問。
  「我找到了更好的人選。」
  子比皺眉。
  「誰?」
 
  拉奇露出邪惡的笑容。
  頓時,伊格感到一陣不妙。

 
  「我們接續剛剛的話題,來談正事吧。『雙槍手』伊格,你願不願意跟我們結盟呀?」
 
 




to be continued
﹊﹊﹊﹊﹊﹊﹊﹊﹊﹊﹊﹊﹊﹊﹊﹊﹊﹊﹊﹊﹊﹊﹊﹊﹊﹊﹊﹊﹊﹊﹊﹊﹊﹊﹊﹊﹊﹊﹊



改稿過程中重寫最多次的一次,甚至寫到信心崩盤,質疑人生。
不過成果讓我很滿意。


其實我一直對章節名很不滿,以後想找個時間替這些章節重新命名一番。


明天發一篇我心中排行前三想寫的小說心得,然後把各個空間的作品進度補完吧。



累死了,睡覺。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783148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小說連載|小說|奇幻小說|騎士

留言共 1 篇留言

微波狐狸肉
那深裝扮


可是還是有錯字

12-01 04:18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5喜歡★ga839429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不求敗、... 後一篇:[達人專欄] 「輕」小說...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justahuman54小說愛好者
三女巫哭泣之森的最新章節已發表於小屋,歡迎各位朋友前來觀賞!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8:47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