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 GP

悠久行者之歌 06.錯縱交纏的命運--3

作者:綺羅│2017-11-09 00:13:15│贊助:2│人氣:219
看全部:悠久行者之歌

───
  抗議的聲音仍舊沒有消退,反而一天比一天更加激烈。人數不但逐日增加,甚至有人直接在暴風之屋外頭搭起了帳篷,一整天都露宿在外。不少年輕人參與其中,他們拉起緞帶,歌頌著拉斯梅加防線薩爾加‧奧列托瓦夫。[1]

  「烈暴風包庇黑暗精靈!」
  年輕的領袖這麼大聲喊著,
  「我們的訴求並不是違反人權!烈暴風的行動忽略了歷史的脈絡,無視黑暗精靈自恃其歷史定位而分化、攻擊西方世界。
  「法律應該根據社會現狀而有所調整!黑暗精靈如今濫用自己受壓迫的身分,無止盡的要求國家禮遇他們,同時又跟魔族合作準備出賣所有人!」

  他們在地上鋪墊子,手上拿著白色的百合花,不斷有人站到最前面進行演講,或者是分出好幾個小組各自討論著。


  伊斯米坐在人群中央,聽了一整個上午,不時對幾個團體中的人露出微笑。
  剛剛在台上講話的人發表告一段落,在眾人的掌聲中走下台,擦擦汗,剛好走到伊斯米旁邊。

  「啊,您請坐。」伊斯米往旁邊挪了挪,空出位置給他。
  「多謝啦!」對方友善的笑了笑,在伊斯米身旁盤腿坐下。
  「其實我一直想問,」伊斯米把握機會開口,「您說烈暴風包庇黑暗精靈,具體來說究竟是做了什麼呢?」

  「黑暗精靈介入了森林精靈的政治跟軍事體系,」他說,「不管折玄之森的事件是否為真,都不影響有大量的黑暗精靈投入圖德南帝國的事實,根據這起事件而暫緩出兵,已經違反了森林精靈嚴密的國家體系。
  「烈暴風身為一屆人類,卻要求保護指控的黑暗精靈,這根本已經涉入了他國的事務。」

  「我有一個問題,」伊斯米說,「那些踢爆的黑暗精靈,現在在做什麼,您知道嗎?」
  「當然是在精靈國杜那邊被拘束著啊!」
  「既然是被關著,做為囚犯應該是被當做勞動力使用吧?」
  「你是說,奴隸嗎?」他疑惑的問。
  「當然是過著比奴隸還不如的生活啊。」
  那人頓了一下,沒有立刻回答,伊斯米的話像是火星點燃了油脂,笑容逐漸在那人臉上擴散開來。

  「我也覺得你說得對。我想精靈國度的問題,不是因為壞人太壞,而是好人太軟弱了。你說得好,你也加入我們吧!」

  「這麼說吧,」沉默半晌,伊斯米緩緩的說,「別看我這樣,我有經歷過戰爭。「那場」戰爭。」
  那人眨眨眼睛,逐漸會意過來。
  「我們是萊曼兄弟,我親眼看過他,」他說,「轉為紅色的星辰,鐵與荊棘的主人。我們幹旋於黑暗精靈跟其他種族之間,他們跟其他種族並沒有差多少。鬧事的,應該只有那幾個而已,不需要放大的所有黑暗精靈。」[2][3]
  「不能這樣說,」那人搖搖頭,「你有看過哪個種族,像是黑暗精靈那樣發動過大規模的屠殺嗎?現在他們對你釋出善意,過去的事情就能夠算了嗎?」
  「那他為什麼要幫助我們呢?」
  「那是因為『那個存在』想要毀掉整個愛隆娜,」他耐著性子解釋,「他們只是為了自保才尋求合作。」
  「那你說說,為什麼他們沒有從背後捅我一刀。」
  「他們沒找到機會而已。」

  伊斯米正想要說話,卻發現自己身邊已經圍了一群人。剛剛的這番對話,已經引起了其他人的注意,許多原本只是靜靜聽著的人已經在身周圍坐成一圈,而且──很難不注意到,大部份的人坐得離對方比較近。
  「你明明很清楚他們在歷史上掀起的戰爭,」那人的話音愈來愈強烈,「就算拿事實給你看,你也說那是個案。你看看那些因為黑暗精靈失去家園的人──平原之民,還有愛妮爾……對於理盲的人,不管說什麼都沒用了。」

  「我是覺得,」伊斯米手伸到背後,握住魯特琴手柄,「這件事情完全的處分還沒有下來。你們為什麼不回去好好工作,等到農忙季節過了,等到處置下來之後也不遲。」
  「你在試圖轉移焦點,」他說,「就……就算只是一點點的力量,從現在開始匯聚力量,才能夠影響這世界。」
  然而,伊斯米看到自己的話逐漸發生了效果,周圍的抗議聲量逐漸降低,漸趨平緩,甚至有人已經離開了現場。

  伊斯米打算要不著痕跡的離開,突然,他好像看到什麼東西一閃而過。他揉揉眼睛,想要看清楚,在剛剛那瞬間,好像有某個黑黑的、面貌不清的小矮人,躲在跟他對話那人的背後。但是當他仔細搜尋,卻什麼東西都沒發現。伊斯米甩甩頭,沒多久就忘記了這件事。


───


  當艾利在約定好的時間去見烈暴風時,烈暴風好像已經久候他多時了。

  他解開了原本扣緊的前襟,將斗篷撥到肩膀兩邊作為披風。斗篷底下是鑲著鉚釘的薄布甲,胸部跟上臂則用深色皮革做的皮革加強防禦,牛皮腰帶上掛著比兩把匕首跟一個小袋子,袖子捲起拉到手腕,看起來就像正值生涯顛峰的冒險者一般。
  辦公室前的水池被抽乾了,在二尺深的石砌水塘,現在活脫就是戰鬥的訓練場,兩邊高起的走道自動成了看台。午後的斜陽照射過來,微微的溼氣讓天氣不那麼炎熱了。烈暴風看著他,然後露出了笑容,伸手拔去中指戴的戒指,從腰間解下劍,丟給艾利,那是一柄沒有開鋒的擴劍。

  「你的來歷讓我印象深刻」他說,「現在誰也不知道當年阿卡迪亞做了什麼。但是不需要擔心,那些曾經存在過的東西不會消失,你只是需要將它們喚醒而已。」
  「喚醒?」
  「身體的『記憶』,」烈暴風也抽出匕首,走近艾利,擺出戰鬥姿勢,「就算你自己不記得,對於戰鬥的直覺仍舊存在你的身體裡。我們需要做的就是讓你自己找回那份記憶。試著攻擊我看看吧。」


  艾利握緊武器,一個箭步衝上前,毫無保留的發動斬擊。烈暴風側身,用匕首格擋住,巧妙的傾斜角度,艾利的劍就這樣順著衝勢滑開,連帶自己重心也往前傾斜,險些跌倒在地上。
  「你的準頭不賴,力道也足夠,」烈暴風面不改色的說,「不過這都是野性的直覺,或許你需要一點……技巧。」

  說著,烈暴風邁開腳步,朝著艾利攻擊。艾利急急忙忙的揮劍抵擋,不過藍光一閃,烈暴風一個旋身鑽進了空隙裡,左手抓住他揮出刀的手,右腳一絆──下一瞬間,艾利的臉已經重重的招呼了地板。

  「唔噢……」艾利不由呻吟起來。
  「呵呵,」烈暴風笑了笑,將艾利從地上拉起,然後重新架起戰鬥架式,「你該不會以為,我變成坐辦公室的,就忘記怎麼戰鬥了吧。」
  艾利起身,揉了揉剛剛擦傷的部位,對著烈暴風笑了起來。

  在午後金黃色的陽光照耀下,艾利再次朝烈暴風進攻。


───


  不知不覺間,距離他們到達暴風之屋,已經過了好幾天了。
  在這陣子,他們所做的就是待命,一邊向外出回來的特工打探情報;偶爾去關心鈴音的狀況;有的時候,會看到列暴風跟艾利在辦公室前對練,時間就這樣過去了。在這段期間,除了伊姆仍舊沉默寡言外,沒有什麼異狀,外頭的抗議也似乎沒有愈演愈烈的狀況。
  公會的成員都非常友善,而且總有講不完的故事。毒牙薔薇從第五紀元末期就非常活躍,到處都充滿了故事。食堂那位大叔宣稱那位「持大劍的」洛克凱對他的蜂蜜白醬馬鈴薯讚不絕口,不過聽起來像在吹牛就是了。[3]

  當然,克因絲並沒有忘記自己身上背負的責任。小黛的琉璃珠暫時由她保管,鈴音每多躺一天,就彷彿更沉重一分。
  然而,關於里奧的線索卻是一丁點都沒有。


  搖了搖頭,克因絲稍嫌敷衍的向那群剛出完任務回來的探員道別,走回大夥用餐的餐桌。

  「又沒有消息嗎?」特倫斯問。
  克因絲嘆了口氣作為回答,拉出椅子,在特倫斯對面坐下。伊姆坐在特倫斯旁邊,這幾天以來,他好像變得比較常跟大家一起活動了,不過對於身世的事情仍舊守口如瓶。這年頭,黑暗精靈不管在哪裡都不好生存,克因絲過去沒有感覺,現在她總算稍微能夠體會一點點了。為了隱藏身分,必須過這種壓抑的生活,克因斯覺得自己肯定撐不來。

  咕嚕咕嚕咕嚕……

  坐在她旁邊的伊斯米捧著酒杯,灌完整瓶啤酒,滿意的咂咂嘴。啤酒的泡沫在半身人那稚氣的臉上留下一圈滑稽的白鬍子,看起來有點可愛。
  「連烈暴風先生的探子都找不出線索嗎……」他問,「換個角度想,如果我們猜出里奧接下來的行動方向,是不是就能早一步攔截他呢?」
  「好像有道理。」
  「可是,我們不知道里奧綁架小黛的目的到底是什麼啊。」特倫斯說。
  「也是呢,」伊絲米無可奈何的往椅背一靠,「可以想到的理由,就是當做人質吧。可是,馬泰爾城又不是大城,也沒有什麼戰略上的重要性啊。」
  「該不會小黛還有什麼複雜的身世吧?」剛剛一直沒有說話的伊姆開口了。
  「嗯……」克因絲沉默了
  「我是沒有聽說過什麼傳聞啦。」伊斯米說。

  「艾利今天也有跟烈暴風先生練習嗎?」克因絲換了個話題。
  「好像是,我剛剛看到艾利累癱在床上,」伊斯米說,「不過他好像很開心的樣子。」
  「烈暴風先生不是很忙嗎,為什麼還要花這麼多時間,親自訓練新人呢?」
  「我也這樣覺得,」伊斯米頗有所感的點點頭,「你們有注意到,他手上戴的戒指嗎?」
  「戒指?」特倫斯有點感興趣了。
  「那是一枚維生戒指,」消息靈通的一絲米壓低聲音,神秘兮兮的樣子,「那是在野外生活的遊俠所製作的……揉合了艾達人的法術跟大法師之塔的技術結晶。只要戴上那枚戒指,就算好幾天不吃不喝也不成問題,可以在水底下呼吸,最重要的是,每天只需要睡兩個時刻。」[4]


(https://www.pinterest.com/pin/386394843007283981/)

  「可是他又不出外勤,為什麼要戴……等等!」克因絲話說到一半,驚訝地瞪大眼睛,「你是說,他為了增加工作時間,每天只睡兩個小時!」
  伊斯米故作凝重的點點頭,克因絲不敢置信的搖頭嘆息。

  「究竟發生了什麼事……」特倫斯開口了,「會讓一個已經成為英雄的人,放棄一切投入工作呢?」

  眾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沒有誰有答案。

  「我總有種感覺,」克因絲喃喃的說,「在提到跟魔族的戰爭時,烈暴風先生總是背負著什麼重擔的樣子。雖然他一直都很客氣,不過,我總覺得只有在跟艾利對練時,他是真心的在笑。」



  叩、叩。

  「請進。」烈暴風立刻從淺眠中甦醒,坐直身體,套上維生戒指。在接近午夜時有人來敲門,或許是相當重要的事情,絕對不可以鬆懈。

  門開了,進來的是克因絲。

  「發生什麼事了嗎?鈴音的狀況是不是有什麼變化?」比起發洩被吵醒的焦慮感,處理問題更加實在。烈暴風注意到克因絲瞥了一眼自己手上的戒指。
  「烈暴風……先生,」她有些彆扭的說,「我是不是打擾……」
  「別管這個。有什麼事?」

  克因絲走進辦公室,仍舊一副猶豫的樣子。
  「我聽說,公會在搜尋里奧的去向時遇上一點問題。」她深吸一口氣,將心裡想說的話給說了出來:


  「我有些或許可以稱為是情報的消息……我想您會感興趣。」

───
[1]
拉斯梅加防線跟薩爾加‧奧列托瓦夫
第四紀元,為了對抗黑暗精靈的進攻,森林精靈聯合了大陸上大多數的種族,在帕賽琳多大陸上建立起的防線。北起艾默斯古,南至貝爾加湖,名將薩爾加負責駐守防線。不過最後防線被攻破,薩爾加流亡南方。

[2]
萊曼兄弟
那是第五季元末期的大商會。由於南方的城市農業興盛,在交易不變的狀況下,衍伸出類似兌票甚至是期貨的金融制度,並且由少數幾個大商會把持這些金融系統的穩定,促成了日後紙幣的發行。

[3]
鐵與荊棘的主人
伊斯米指的是第二顆行星梅洛。星靈梅洛與鐵金屬的成長息息相關,在他出現在愛隆娜時,常戴著纏繞著荊棘的鐵王冠。梅洛在第五季元末期積極參與人世事務,顏色由藍色轉為紅色,在日後的歷史上扮演著重要角色。

[4]
洛克凱
「持大劍的」、「自由為善的」,七名黑髮黑童的西來者之一,配戴的武器是晨曦之劍加拉狄。洛克凱性格豪爽奔放,愛好美食,急公好義的形象頗受人們喜愛。體格魁武,在西來者之中較為不常用魔法戰鬥,火與氣的元素使,在大法師之塔中被分派到林奈學院。

[5]
維生戒指
此戒指會隨時為穿戴者提神醒腦,恢復體力,所以穿戴者一天只需睡眠兩小時,就有如同睡眠八小時的效果

───
結果弄到這天還是沒有把文戲給全部跑完,
跟其他的團於比較起來,我想伊斯米是個很特別的角色,不只是因為他的玩家是老手而已,而是因為他會試著想要用遊戲內、世界設定上的邏輯去處理問題,雖然有時候處理起來很讓人頭痛就是了(笑

嘛,英雄當中有這種角色,應該可以增加不少趣味性吧。
話說,因為想要拿睿智加值,所以玩家設定伊斯米已經是個上百歲的偽正太了XD
雖然很想跟他說我的世界觀當中半身人不會活那麼久,不過既然是在跑團,去限制人家拿年齡加值也好像怪怪的,所以就沿用了XD

所以,儘管一再看到用「無害的笑容」之類的形容伊斯米,不過千萬不要忘記,裡面裝的是個一百多歲的老頭啊www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783024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愛隆娜|TRPG|第六紀元|跑團紀錄|DND

留言共 4 篇留言

鯤島囝
看完之後有一堆問號,供你參考讀者角度的回饋,你再判斷是設定還不清楚還是文字表現問題
1.抗議者到底在抗議烈暴風還是黑暗精靈?
2.抗議烈暴風包庇黑暗,抗議黑暗加入軍隊,享有某種法律上的利益,看起來很發散,在現實中的陳抗確實會有議題發散的階段,但是你可以觀察實際上318 324 705反課綱,都有形成成熟明確的陳抗主旨和時間表。但這邊看不出來,而且容易流失群眾也代表煽動性大於論述內容的合理性正當性和真實性。小說寫作陳抗,要馬寫實的確寫發散,要馬「以發散寫聚焦」,也就是讓讀者雖然閱讀到發散的故事現場,卻能夠從作者的線索一目了然「爭點」。
3.從這個片段整個故事社會體制還是不太清楚,這應該不是有沒有看前面的問題,如果世界觀設定很清晰,從任何故事階段切入都可以碰到世界觀的輪廓,例如我從第三級看HP,可以理解魔法部是魔法世界最高行政部門,然而這個問題第一集榮恩就說了。我把還是不清楚的問題筆記在此,供你參考也讓我之後閱讀方便對照:
(1)抗議的人到底是誰?森精?他們跟誰抗議?
(2)森精是一個國家嗎?黑精+帝國要攻打森精嗎?這是軍事問題,好像不是社會問題了?
(3)黑精享有的特權是森精體制的,還是帝國體制的?如果是森精體制,那抗議的對象就是森精政府。如果是帝國體制的,這個抗議是森精抗議帝國政府?但會有個問題是,跟帝政抗議有什麼用?
(4)烈暴風是帝國高官?帝政收黑精是干涉森精國內事務?如果黑精不是森政子民,怎麼算干涉森政國內事務?如果是,除非黑精是森政中的關鍵政治經濟社會角色,並且在森政運作中有官方性質,那麼黑精去帝國有叛國問題,帝國收黑精則有引誘投誠問題,這些概念都跟「干涉內政」有距離。

我看完的感覺是,你對這些爭議事件的表象描寫有很多凌亂的訊息,但是看過後會讓讀者懷疑你是否真的有掌握並釐清這些訊息背後的概念?而且這些概念恐怕也需要架構清晰的世界觀才得以支撐。但事實是否如此只有作者你才知道問題可能出在哪裡?所以我還是筆記在此供參囉。

11-09 08:57

綺羅
啊啊 謝謝你又給了這麼有價值的回應,這點真的需要一些篇幅回應,所以我分段回你喔11-09 18:04
綺羅
>>1.抗議者到底在抗議烈暴風還是黑暗精靈?
兩者皆有。為何如此,我在上一篇的內文當中有簡單帶過:
詢問著「為何較多黑暗精靈投入魔族」的聲音,跟那些從來都沒喜歡過黑暗精靈的人站到了一起,即使迦迪亞從來沒有回應。
抗議者當中並非所有人想法皆一致。一部分的人想要探討黑暗精靈行動上的結構因素、一部分人士抗議烈暴風過度干涉他國內政、當然也有一部分人只是歧視黑暗精靈而已。

我認為在一個社會運動當中,分為許多支派是相當正常的事。一如建國會分為台獨跟華獨派、女性主義有保護式女性主義跟性解放式女性主義。
不同的派別對於同一件事的理解會不一樣,不過,在為了增加運動的力道,我認為上位者會採取某一種程度的模糊,以增加他人支持,當然,如果太過模糊會造成目標不明確、反而吸引不了人。這是需要權衡的問題。

舉個例子,在318期間,我認為就刻意的模糊了主要目標是「反黑箱」還是「反服貿」。同時,我身邊也有朋友贊成服貿的內容,但卻為了追求程序正義而支持318學運。
11-09 20:19
綺羅
>>抗議烈暴風包庇黑暗,抗議黑暗加入軍隊,享有某種法律上的利益,看起來很發散
應該是「大量的黑暗精靈投入圖德南帝國」這句話造成大大誤會了,抱歉。

主角群所在的人類國度名叫「光榮埃西林王國」,或稱西方王國(因為其建立跟附註有提到的七名西來者有關係,首都也是位於西境,過去奧多蘭王國的領土)。西方王國治權僅限於大陸東部的賽柏坦陸塊的少數幾個省份,並不包含帕賽林多陸塊的森林精靈王國。

而「圖德南帝國」是由弗摩族(或是西方王國所稱的「魔族」)過去的聖女,「六柱」迦羅納(見第二章附錄:https://home.gamer.com.tw/creationDetail.php?sn=3744098)整併了東北方向的圖尼‧佛公國,並且交由第一魔王普利瑪姆統一南方的洛伊‧佛公國,所建立起來的帝國(雖然都是艾達人,不過其實文化差距很大,比起王國更應該稱呼為帝國)
艾達人帝國並不是第一次出現,早在第三紀元「巨龍年代」就已經出現過,當時以國境內的火山命名為「亞克培斯帝國」,不過在該紀元就被擊敗,回歸為破碎的部落。
到了第四紀元,面臨黑暗精靈對上大部分民族組成拉斯梅加防線對上黑暗精靈,艾達人秉持著「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的概念,出手協助黑暗精靈,這樣的關係一直持續到第五紀元末期,直到西來者們出手才稍微有了點轉變。

因此「黑暗精靈跟魔族較為親近」這件事,是一直以來、因為歷史而產生的某種刻板印象,但也是事實。

關於「爭點」的發散這點,我想這確實是我的問題。在跑團時太過想要讓玩者體會到「反正這就是群種族主義者」,因此處理他們的手法太過粗糙。當它寫成小說的時候,應該要設計出更為明確的主軸才是,感謝提醒。11-09 20:19
綺羅
>>如果世界觀設定很清晰,從任何故事階段切入都可以碰到世界觀的輪廓
雖然聽起來很像在狡辯,不過我是為了避免太過像在沉悶所以沒有把詳細的世界觀帶出來,因為考量到巴哈比較適合輕鬆愉快的氛圍。

除此之外,我想並不是設定完整就會一目了然。哈利波特在體制上有點定位為童書,所以刻意採取了簡單、一目了然的世界背景。

可是,其他還有很多例子,比方說,整部魔戒三部曲對於剛鐸只介紹城堡外型,士兵的盔甲上有著樹木的圖騰,卻壓根不提剛鐸由努曼諾爾人伊蘭迪爾建造,盔甲上畫的聖白樹是泰爾佩瑞安跟羅瑞林的子嗣,甚至發現聖樹的種子也簡單一頁帶過,卻沒提到這實際上正對整個中土大陸是無比重要的事情,代表剛鐸回歸一個奉行維拉們想法的王權。
甚至連甘道夫的來歷,也只用一句「他真的真的很老」了帶過,刻意不去提甘道夫是個貨真價實的次級神;

冰與火之歌也常見這樣的設定,距離故事發生的時代之前的英雄年代、安達爾人進入維斯特洛前的森林之子(實際上這是影射英國地區的德魯伊信仰)、瓦雷利亞人在東邊的大陸所建立的強盛的魔法帝國、特殊的季節系統更是連解說都沒解說……

這些東西並不能期待用隻字片語帶過,不過卻能從蛛絲馬跡裡面找到線索。比如說:為什麼奈德常說北境跟其他的地區並不一樣?小說從來沒有解答,但其實答案一直用隱晦的方式呈現在筆下。

再退一步來說,其實我覺得HP也不是光從表面上解讀就可以「觸碰到整個世界觀的輪廓」。比方說,巨人跟巫師的衝突一直到第四集揭露、第五集深入描寫;佛地魔復活後才知道過去採取的是讓人失蹤的暗中操作,而不是ISIS那樣公開張揚的宣揚主張。
除此之外,榮恩的紅髮、貧窮跟純血,有人認為是在隱射衛斯理家族是過去英倫群島一代、凱爾特文化的原住民;馬份的「淡金色頭髮」跟富裕,則可能顯示他們是五世紀入侵的盎格魯‧薩克遜人後裔。兩者都出身純血家族,則是代表英國的階級嚴明,長期無法通婚。現狀也是如此,在「金牌特務」就出現光是用口音就能判斷對方出身地位的橋段。11-09 20:20
綺羅
HP中出現的咒文都是拉丁文、驚呼時喊的是「梅林的鬍子」、「會笑的石像鬼」(有點忘了)、學習法術是在城堡當中,但卻有Imp、矮妖等魔獸存在……這些細節才真正顯露出更深層的背景──延續自七大王國時代、或是亞瑟王神話影子的魔法世界文化。潛藏的訊息量遠比「榮恩口說魔法部是最高部門」還要多上許多。
當然不否認可能是藍色窗簾。

我想當背景、文化層面的東西擴展到某個程度,就很難用有限的文字讓讀者理解。我反而覺得,讓「文化」相關的層面自然而然的出現在角色的行動、言語當中,是比較適合的作法。11-09 20:21
綺羅
>>(1)抗議的人到底是誰?森精?他們跟誰抗議?
是人類。白色稜線以西的賽柏坦陸塊精靈數量不多,更沒有什麼獨立的政治組織。這是因為精靈在設定上並非如人類一般善變、野心勃勃,對於帶領他們建立秩序的精靈王們保持著永世的忠心。
這部分是引用自Dungeons & Dragons 3.5e的設定,人類的領袖出現得快也衰落得快,與之相較,精靈幾乎不隨時間改變。

>>(2)森精是一個國家嗎?黑精+帝國要攻打森精嗎?這是軍事問題,好像不是社會問題了?
森林精靈又稱為米斯林精靈(守護者精靈),是種族名,然而其種族底下只有一個、亙古唯一的王權──塔貢森林的米斯林王國。
黑暗精靈的精靈語發音為塔斯米婭精靈(先行者精靈),過去曾經血腥殘殺過其他的精靈種族,緣由省略。

我認為在封建體系的國家制度底下,以血緣綁定的民族國家是比較常見的,如果像當今社會的多元反而比較奇怪。同時,森精也因為上述的性格因素,讓米斯林王國裡面維持著90%以上的精靈人民。

這就像是,如果某個種族主義者說要「消滅猶太人」,雖然全世界都有猶太人,但我們可以理解他的意思是要攻打以色列。

可能我跟大大的定義不太一樣,我認為軍事問題是社會問題的一環。就像存在主義促成的反越戰運動、嬉皮文化。11-09 20:21
綺羅
>>(3)黑精享有的特權是森精體制的,還是帝國體制的?
抗議者的意思是森精體制的。抗議者認為這是森精內部事務,但烈暴風卻要求森精保護其人身安全,並且召開聽證會,抗議者認為列暴風這作法干涉森精主權。
至於為什麼森精主權那麼好被干涉,那是因為在第四紀元結束後,森精的精靈王克萊耶特(見上篇https://home.gamer.com.tw/creationDetail.php?sn=3779756),已經發誓不對黑暗精靈的事物做任何評論或決策(緣由省略),完全交由其宗族做判斷,因此出現很多曖昧不明的狀況。

另外,「享有特權」這句話是抗議者說的,並不保證是客觀事實。11-09 20:22
綺羅
>>(4)烈暴風是帝國高官……
圖德南「帝國」是魔族那邊;埃西林「王國」是主角所在的國家陣營。
至於烈暴風的地位就更複雜了……毒牙薔薇成立於第五紀元最後的26年(5th紀元持續幾年還沒設定),當時陸塊最後的共主克洛安駕崩(見第三章附錄
home.gamer.com.tw/creationDetail.php?sn=3739489),
國度分裂為奧多藍、赫克特、伊修三個國家,各自主張是合法的繼承人。第五紀元最後16年,奧多蘭內部的興起的軍閥艾芙格納對其他二國造成了威脅,於是三國組建特殊軍事組織「毒牙薔薇」,由桑德洛維亞擔任會長,作為對抗軍閥的武器,就像一戰的三國協約那樣。
叛亂平息之後,桑德洛維亞說服赫克特王烏索格達,繼續保留毒牙薔薇組織,組織轉變為類似跨國NGO這樣的存在,負責情報交流、折衷各國的邊境衝突。
第五紀元末年,大陸統一為埃西林王國(還沒冠上「光榮」)兩個字,毒牙薔薇因為在多年的運作下,定位從協調「王國」轉變為協調各「諸侯國」。

而確實,毒牙薔薇的定位變得有點曖昧:到底是獨立組織,還是聽令於埃西林王國的組織?

這種定位上的混亂,我覺得是政治角力下必然出現的混亂跟矛盾,刻意地保留了下來。
就像中華民國是不是中國、中華民國首都在南京之類的神奇事情一樣。

黑精是完全獨立於森精的政體,打從第一紀元就是如此。人群抗議的是「烈暴風」干涉森精內政,而非「黑精」干涉內政。對於那些黑精,我想抗議者是認為那是挑播離間的手段,畢竟「黑精跟魔族一向友好」,抗議者認為那些黑精想要破壞森精跟黑精目前已經漸漸好轉的關係。11-09 20:22
綺羅
補:抗議者抗議的對象是毒牙薔薇

比方說,如果北大西洋公約組織譴責南美洲毒梟氾濫,雖然是事實,但不也會有一點「關你什麼事」的感覺嗎?
而那些本身就歧視南美裔的人,就藉此發揮,成為抗議的一員。11-09 20:36
綺羅
不過說了這麼多,其實我也只是三腳貓功夫。我不是相關科系也沒研究過社會運動,很多東西都只是自己想像,然後胡亂臆測就是了11-09 20:49
鯤島囝
然後錯字和少掉的標點符號校稿時注意一下

11-09 08:58

綺羅
這這我就真的沒有話講了XD
謝謝提醒

這幾天的討論,真的很感謝大大的耐心(而且我剛剛發現我忘記回私信),也是很難得的機會可以這樣回顧整個世界背景脈絡上的種種問題,世界觀一大就容易忘www
這些討論非常愉快,看到有人這麼專心的看我的故事,還提出了這麼多問題,真是對創作者最大的肯定!

再次感謝大大的如此用心!11-09 20:32
鯤島囝
哇哇!先感謝你詳盡的解釋!說實在,像我這種讀者,作者要不直接回「自己看前面/後面」,要馬發無聲卡,像你這樣非常認真用心仔細解說的作者真的很難遇到,我感到非常榮幸。在這裡先謝謝你願意花這些時間說明你的創作設定,我覺得都可以發成一篇單獨的設定日誌了!還有援引各作品豐富的例子!

先說整體感想:看完你的回應,我覺得就如你自己之前在公會所說,要架構一個龐大奇幻世界觀相當複雜且困難,我也更確定你的設定非常詳細,但是要轉化成「說故事」,也許你可以再琢磨你的文字、對話怎麼表現你希望讀者閱讀到的訊息。我也只是一種類型的讀者,我也並非就是說你的文字表現有問題,說不定是我的閱讀和理解習慣還在適應你的文風。這可能還需要繼續閱讀你的作品才能做更具體的觀察。我也會繼續提供我的閱讀筆記,供你參照^^

11-09 22:17

綺羅
哪裡,我的設定也很東西是東抄一點西抄一點弄來的,常常自己也覺得很混亂,這次機會也幫我釐清了一些東西。

仔細想想,我說「從細節帶出背景設定」,其實有點像是在打自己的臉了,畢竟看起來我確實沒有在細節上把那股歷史感給表達出來,也難怪會這種混亂的感覺,這點我得想想怎麼改。大大的筆記真的很詳細,還願意繼續提供真的讓我受寵若驚11-10 02:09
鯤島囝
我只有兩個小地方要補充討論誤解的地方。

一、世界觀
我完全不會認為你在狡辯,我只是提出我強烈的主觀見解,實在是很謝謝你的包容<(_ _)>我覺得你的回應很豐富!我自我想這顧了這些作品一樣XD不過我想補充的是,我原本所講的「世界觀」並沒有包含文化面的考量,這是我使用太大尺度的字眼讓你誤會了,真不好意思。
我的本意是指「社會體制」。所以我才會用HP來舉魔法部作為魔法世界最高行政機關的存在,表達我認為故事中的線索,應該要可以足夠讓讀者推敲出體制層次的情報。至於你說的那些文化面的東西,我完全同意是作者鴨子滑水的功夫,也需要讀者浸淫在故事世界足夠的時間才能體會到作者的功力和文化厚度。回到你的故事來說,就是讀者確實不容易從「故事」清楚的理解「有哪些政體、哪些機關、哪些勢力」的問題,尤其當整個世界觀非常龐大複雜的時候,如何清楚的呈現這種基本資訊,對於讀者融入故事就相當重要。
我舉冰火的例子。我只比較過小說第一集,其餘都是看電視劇,我的閱聽感受是小說資訊量確實比電視劇完整很多,但是我從電視劇第一集就讓我確定了「這不是個一年春夏秋冬的世界」「除了南方王都北方諸侯大國,還有其他國家總共七強的局勢」「中央經歷過一次改朝換代」「這是個中世紀歐洲封建體制的政治社會背景」「宗教信仰是七神」「有異鬼這種怪物」「海外另一片大陸有蠻族」這些基本情報。
所以我在想,也許你寫每一篇章的時候,可以設定幾個「我這一章要讓讀者知道哪些確定情報」?在作者角度的優點是你可以自我檢視你提供的訊息是否有你的系統,在讀者角度則是可以比較快掌握世界觀輪廓。

二、我認為軍事問題和社會問題是不同層次的問題
是因為我認為「軍事問題」處理的是「什麼戰爭」、「為何戰爭」、「如何戰爭」、「對誰戰爭」、「戰爭的目的」,這是比較低層次的問題。就尺度而言我也同意會是包含在社會問題下的一種,不過我會因為認為層次不同,處理的層級和舞台也不同。但這就只是分享如果是我不會這樣處理而已。

最後看你的補充,我在想「作者有意呈現的混亂」是有助於讓讀者體會故事的醍醐味,和「揀選提供給讀者的訊息是不是夠精確或太發散」仍有差別,也許你再琢磨一下?

11-09 22:17

綺羅
嗯,看了冰與火的例子,我想我大概懂大大的意思了。我可能太過注重「不要說教」這件事,但是對於理解故事所應該要有的背景卻被我忽略了,
自己重看一遍,我想以讀者的角度來看,會覺得有些情節不知所云吧。
假如冰與火之歌沒有一開始就用首相駕崩的做開場,才能夠幫助讀者融入背景。

關於戰爭的問題,如果是著重形式層面的話,確實很難說是有什麼議題在其中,回頭看了一下,我居然連黑暗精靈站在哪方都沒有交代,該打屁股www
對於人類跟弗摩族的戰爭,黑暗精靈仍舊在觀望中,因為跟自己沒什麼關係。但是因為過去的歷史因素,埃西林王國非常擔心他們會投入弗摩族的勢力。而黑暗精靈觀望的結果是這團劇情當中的選擇肢之一。

自比馬丁大大讓我有點心虛XD
大大最後的比較讓我了解了。我想我確實是後者,正篇故事只在描述情節,關於背景什麼的幾乎沒有提到,所以有種「事情發生了就發生了」了的感覺,讀者像是在旁觀,而非跟著主角們一起冒險。11-10 02:10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喜歡★fesolla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悠久行者之歌 06.錯縱... 後一篇:悠久行者之歌 06.錯...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jimmy80203有趣
我在星際國家當惡德領主,好看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3:47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