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3 GP

[達人專欄] 【短篇】這類人之名──破敗者

作者:Tsu Li Gue│2017-11-06 08:12:08│贊助:26│人氣:470

  為了今天,這群人已經準備很久。

  清了嗓子後,他舉起擴音器……
   「各位!我曾是嗜真者!也曾是傳遞者!但最後我選擇當一名破敗者!我們『逆轉陣線』聯合組織在此向大家揭露這個『新幸福』世界的真相──『無名者之他』的真相!騙局魔法的真相!」他的身軀興奮顫抖。

  早前他們發送的傳單與活動申請公文都以嗜真者協會的名義發送。他們是打著嗜真者名號叛變的聯合組織,就看準世人對嗜真者絕對的信任感才敢這麼做。
  這世界的修理者唯一不會出現的地方就是他們的場子。無論正邪,只有嗜真者的場合不會被破敗者搗亂。因此,今日台下的群眾一定沒想過這會是一個以嗜真者當幌子的行動──

   「好吵喔!我的耳朵好痛……」

   「修理者怎麼還沒來阿……」

   「白痴,這是嗜真者協會的活動,你想讓修理者被修理阿?」

   「誒誒。你們知道這個『逆轉陣線』嗎?我在網上看過他們的宣傳理念……」

   「這根本邪教團體吧?我也看過,但是今天不是百年祭嗎?大家等著祝禮呢!現在堵在這又吵又鬧的,等下祭司來怎麼辦阿?」突然,一個小伙子攔住他們:「祝禮!真好阿!祝禮!你們一個是傳遞者,這位是失語者?這位是無謂者吧?」

  許是這人能一眼從混亂的人潮中認出大家的類名,這群人便耐著性子聽他多說兩句:「你們當真覺得這種制度該繼續下去嗎?我稱大家的名字,都不稱名字,都稱類名。名字是極為私人的東西,你們真認為這是對的嗎?將大家貼上同種屬性的標籤上同種課程──為什麼嗜真者不能上修理者的課程?為什麼失語者不能上傳遞者的課程、要繼續因為緘默發作而被欺負?」

  他們正想反駁,宣傳車上那名曾經的嗜真者卻說了──「各位!不要被新幸福騙了!這類人之名才不是祝福!是分化!是將我們簡單化阿!」不知誰先起頭的,人群聽著這些話嬉鬧起來:「哈哈!逆轉陣線真有趣阿!為百年祭演話劇呢!」

   「太好笑了!這人是想成為自死者吧?居然不信新幸福!活該在這裡不幸福啦!」

   「誰放破敗者出來的?他們該勞作!我們每次誤點都是這些人害的!」

   「快下來啦!吵死了你!破敗者就需要修理者『給你』幸福!」幾個汙穢的傢伙笑得張狂,車上的那名女子看不下去:「夥伴們!你們還沒察覺嗎?這世界的騙局!『無名者之他』不是我們偉大的改世之父!是傳遞半套烏托邦理想的惡鬼!」

  底下的人聽了一陣騷動──

  ◇ ◇ ◇

   「這不是上任嗜真者協會的會長嗎!天啊!」

   「還真的是!怎麼就成為破敗者了!喔天!你們快看!嗜真者協會不是沒有來,而是──」底下的人還沒能說完,音量便被曾經的會長給壓過去:「你們還沒察覺嗎!這世間的破敗者將越來越多,等到世界被我們破敗者統治的時候,你們便要後悔了!我原先可不是這樣的!也和你們一樣,認真地為了所知所想努力!為了自我實現而拼著命工作阿!」

  眾人來不及驚訝,修理者便接獲通知趕到現場;幾些武裝修理者藉著現場的擴音器說:「大家不要聽信妖言!這些破敗者讓我們的社會癱瘓了,請各位遵守修理者的指示!於警戒線內行走!不要推擠!傳遞者協會剛剛傳來新消息,新幸福機構在剛剛已決定將百年祭會場轉移到鄰都─伊帕斯舉行!讓大家都能趕上祝禮!」

  警戒線內的民眾傳來「耶!」的嘈雜聲響;而離我最近的那些講著……

   「太棒了!不愧是新幸福!真有效率!」

   「有時候破敗者也沒這麼討厭嘛!哈哈!我們是百來年第一次在鄰都舉行百年祭的人耶!」

   「話說為啥新幸福不乾脆在這裡舉辦,將這些破敗者抓去改造阿?」

   「你這話要小心!我跟你說……逆轉陣線是嗜真者協會申請的活動,你看現場來的可不止破敗者,嗜真者還不知躲去哪了!這是叛變!而且……」

   「嗜真者協會分明有來阿!只是他們都──」

   「都什麼都?而且什麼?該不會……」

   「我猜嗜真者參與叛變,就不知道是不是他們主導的了。你看看現場來了多少協會的人,這是協會集體的活動!他們擺明與新幸福對著幹呢!」

   「我說!你們眼瞎了嗎!嗜真者協會真的有來阿!」

   「哈阿?真假的在哪?」

   「會長都變成破敗者了,你仔細看看成員,幾個站車上的都是嗜真者協會的幹部,是沒看見嗎!」

   「天啊!他們的光環!」

  ──都變成破敗者了!

   「這究竟是怎麼回事!百年來從未聽聞!」我喃喃。

   「這下可好了,什麼精采的事都讓我們趕上了呢……慢著,你不覺得那輛車上的很眼熟?」

   「靠!那不是你們展示者協會的會長嗎!」

   「我該慶幸她沒變成破敗者嗎?」我翻了白眼。

   「你是該慶幸,我發現我們自死者協會的都成破敗者了,真不知該哭還是該笑阿?」

  ──要我說你們是該笑阿,眼下不用這麼早死了呢。

  可我終沒說出這話,只說了個可能:「情況變成這樣,你說……修理者會不會讓祭司啟動大水晶──來個儀式前的水晶檢測?」

   「我認為有可能,嗯……我不放心。你先去鄰都等我們好了?」我不解地看他,他卻說:「快去阿!你上次不是測出淺紅色嗎?我聽說政府有個秘密組織可以強制預判。眼下這麼亂,我怕淺紅色或許也會被關進去……」

  他輕輕拉捏著我的臉頰:「要真發生怎麼辦阿?如果你搬家我們就很難再見了……」沒這麼嚴重……吧?我說:「『新幸福』不會這麼不近人情吧?破敗者要隔離居住真的是……可是我還沒變成那個顏色的沒關係吧?」

  這時,車上的人又繼續高分貝演說:「我們的同源同胞!新人類們!你們從沒想過為什麼破敗者需要獨立居住,不能同你們住一起嗎?當你們的親朋好友變成破敗者必須單獨搬出來的時候,你們從沒想過為什麼嗎?從沒感到不捨與不甘心嗎?」

  聽這話,他瞥了前會長一眼朝我說:「這人真是愚蠢呢!我們日常還是能和破敗者繼續相處的阿,只是見面時間減少滿多的,但治療組的會將他們治好;破敗者又不會永遠都是破敗者!」治療組是修理者的分組之一,專職醫療,不過……「也是有那種永遠的破敗者啦……」我的視線早被遠方另輛車上的某個身影吸住,連帶鼻酸起來。

   「你說上次損毀橋墩害別人死掉的那個炸彈客?」他順勢看到了我眼神投注的地方,最後極為刻意地攬著我的肩,像是要我離某些細菌遠點似,說著:「那種沒救的傢伙誰會和他們相處阿?活該邊緣!」

  ──我就會阿!
  他又不是故意拆橋墩的,還不是為了攔截送死的自死者!是受了自死者協會的囑托……離開那時,他還曾說過……

  ◇ ◇ ◇

   「骯髒的事就讓我做吧!」

  ──當了惡人,便要繼續惡下去。

  身染了黑,便無法洗白了。
  無垢就是這麼回事,同這烏托邦一樣虛偽──無瑕的更是用罪惡堆滿積攢的吧?

   「阿展,為了讓你成名,我可以做任何事。」

   「做吧?你是天生的破敗者。」

  ──倒是很能說阿。

   「對阿!那種污了破敗者名聲的傢伙才不一樣──」快閉嘴阿!這才不是我想說的!

  ──從不純潔的事物,早已矇去了心智。
  也求你別再助我……

  百年祭的鬧劇,配上總能從人群裡一眼望出對方的怨侶,本以為沒什麼比這一切更俗爛了,車上那傢伙竟反常的站出身,操起隔壁那人的擴音器──

   「哈哈哈哈!」刺耳的音量、妖魔般的笑聲都讓人心生恐慌;這是他的特色,最能蠱惑人的聲音,天生的破敗者──「我想各位自認已經很認識我們這類人了,可是你們真的知道、你們的親朋好友成為一名破敗者的原因嗎!」

  果然,這聲一出全場嘩然!

  他張揚地扛起叛變的號角、逆轉陣線的大旗幟,一面吼著──「你只要『發現』我們偉大『新幸福』機構的真面目,就會在水晶檢測的時候得到深紅色了!有多少成為破敗者的朋友不敢跟你們多說緣由的?那是因為新幸福用你們的生命做籌碼!迫使他們不敢告訴你們真相!」

   「他說的……我遇過……」

   「我也……我以為朋友是為了不讓我擔心才說這些話的……」

  一時間:「怎麼辦?」、「真假的?」、「新幸福不出來解釋嗎?」、「修理者怎麼看?他們應該最清楚實際情況的……」此起彼落的嘈雜討論,音量就快覆蓋淹沒那發言的──

  他是如此可恨、惟恐不亂似地一句──「『新幸福』這個烏托邦!就是建構在機構的謊言與你我親友的成全之上的!各位醒醒吧!睜大眼看看四周各類人的光環!這些名字真是我們需要的嗎!我們該被分類嗎!你我的親朋好友該被作為預防犯關進改造所嗎!」

   「各位!」一個不知音源的女聲重新引起眾人的注意:「不要聽信破敗者的詭辯!水晶檢測是公正的!不會因為各位對事物真相的質疑就變了顏色!修理者協會與大家同在,聽信這種無根據的言論不如去享受鄰都首次舉辦的百年祭!」

   「哈哈!說的也是!敬我們愚蠢而無秩序的破敗者!賜與我們一個前所未有的百年祭!」

  四周的愚者還在譏笑著,可我也管不上那麼多了,就怕現在不說以後就沒機會了……「等我一下,我等下跟你們去鄰都會合!」

   「σιγμα,你要做什麼?」不愧是自死者,對同類死氣總能輕易掌握……「對不起,你讓我任性一次吧?我有非做不可的事……」剛說完,他便用力抱緊我、強硬地使他的舌頭鑽進我的口腔──

   「對不起!」我大力推開他……人潮不過幾秒便使我們分開;遠遠的,只見他錯愕的臉……恍了幾秒神他喊到:「σιγμα!活著回來!」

   「……」我的心神卻只在宣傳車站著的破敗者身上了……

  ◇ ◇ ◇

  他神情複雜的審視我。對、審視!
  我還是第一次見到他用這種眼神看我。

   「嘿!不拉我一吧?」我大概笑得前所未有的蠢,蠢到他還是將我拉上車了。

  他看著我欲言又止,還沒把「你」說完,四周就刮起了大風──
  從車上往下看去,連著停靠的幾輛車都在晃動!廣場站著的人群也都如樹木般擺盪……不知誰人開始起的頭,喊著:「地震?」、「快逃!」

  我卻覺得一切並非這麼簡單,朝他看去他卻說:「你看,不是地震。是水晶島……水晶島居然動了……」追著他的視線抬頭,那本該隱匿於雲層中的大水晶、模糊的影子越發清晰,金黃與藍綠色系的光芒則從它的身軀裡向外發散、硬是撥開厚重白雲!

  ──那不該顯現的懸浮之島竟重現人世!

  我不禁踉蹌、倚靠著他才能穩住身軀……「這……怎麼可能?大水晶不是早就……」休眠了嗎?

   「本來應該是吧……但我們之前接到消息說『你們』找到『他』的後代了……你不是展示者嗎?沒聽說這個消息?」

   「呃……」稍微回憶了下我在協會的過往……那些膚淺的遇到需要決策的都會刻意避開我,倒是有個傢伙行動一直都很詭異……不過後來那傢伙也變成傳遞者了?應該……嗯……

  正當我打算說什麼,抬頭卻見他一臉狐疑說著:「唉,你還是一樣天然。」頭頂上便多了隻作亂的手!我瞪著他,他卻沒察覺似地、專心朝遠方那座閃爍金光的水晶島看──「那些傢伙想用大水晶之力……」

  聽了這話,我不安地輕輕扯住他的衣擺;他察覺後笑得溫柔,伸出一隻手捏住我的下巴抬高端詳……像審視一件屬於自己的物品一樣說著:「你還是去鄰都吧?」身為展示者,最厭惡的就是被人看做物品……可諷刺的是我們必須被當做物品看待才有存在的價值……

  我有些惱怒地拍開他那不規矩的、朝他吼道:「要是我想逃早就去了!我不是花瓶!你還在這就想著我走嗎!」原想挺著胸膛能有點尊嚴,可他倒好!頑固地將手搭在腰上說什麼:「我早就死過一次了……你不一樣!你知道我們協會也會『處置』人嗎?你待在這裡我不能放開手腳幹──」

   「『幹』什麼!我不是什麼軟爛的展示者!你想擺脫我?給我看清楚了!」說完我閉上眼──光環的顏色就在他面前染出了紅──轉瞬間顯現出「破敗者」的古語;文字在環上流動著──當我睜開眼時,原先預想過的畫面都沒發生,他僅是狠巴了我的頭罵道:「白痴!這樣連你也會死的!──吼!你真的會氣死我!」

   「罵什麼啦!」揉著頭我不解:「不是都換到鄰都舉行百年祭了嗎?這樣不可能在這裡使用水晶檢測吧?沒那麼──」大費周章?

   「白痴!就是換到鄰都才能確保這裡不會有『無辜』的人受害!沒看見底下修理者越來越多了嗎!媽的!」

   「阿?我還是不太理解……」

   「嘖!就是──」話還沒說完又給水晶島移動帶起的「轟隆──」打斷。震耳的勁風更是引發地震……就快站不穩的破敗者與前嗜真者們皆恐慌騷亂著──不知從誰開始呼喊:「誰放出消息的!這下怎麼辦阿!」此類的言論似細胞急遽分裂……

  那被人親暱喚做小嗜的前嗜真者協會會長,正舉著擴音器呼籲大家冷靜。並說了他們認識無名者之他的後代,不會有事的。可現場主導叛變的破敗者們早已慌了陣腳──「該不會是你們嗜真者拿了好處才出賣我們吧?早說過嗜真者都──」如此膽大的言論劃破了人群的嘈雜──

  小嗜瞪大眼睛朝那發聲的區域高喊:「我們怎麼可能做這種事!我協會絕大多數人也看不過去新幸福的醜態!今天這事也只是插曲,大家不妨等著『他』的後代幫助我們吧!」

   「對!」其中一位破敗者也同我一般信任嗜真者、馬上應和。可當她說:「就算大家都染上紅色也不能拿我們怎麼樣……」話還沒說完「砰!」的一聲!給參進最後那聲「吧?」裡頭了!

  這下可好了,場面更加混亂了……

   「媽的!這都還沒檢測!就敢開槍示威了!修理者這些走狗!」

   「不是你們嗜真者說沒事的嗎?現在這是怎樣啊!」

   「大家冷靜一點──」

   「怎麼可能冷靜阿!」

   「慢著!快看!」混亂的人群受了這聲提點皆抬起了頭──大水晶這還是五百年後第一次現形呢……

   「看!那裡面是不是有什麼阿?」水晶像是沾上墨染的小汙漬。仔細一瞧,明眼的都發現了──

  那是個人影!
  ──誰也沒想到淡綠色的大水晶竟藏有個人!

  還來不及做出更多反應,原先替新幸福發聲的傳遞者協會,竟就真讓無名者之他的後裔捧舉著法杖高呼起來──「後輩●●,在此請示符文萬靈──招先祖●●大能法術士,賜吾洞悉能眼──」

  於我身旁,一個性急的破敗者給吹亂頭髮喃喃:「這名字根本聽不懂阿……」另一旁的不給面子:「能聽懂你就會魔法了!還在這裡給人圍勦……」我不禁笑出聲,身後那抵著肩背的胸膛則起伏了幾下,隨後朝我下巴伸出一手、用手指揉捏我的雙頰……「哼!哩很煩耶!」

   「聽下去。」他剛說完,那會使用魔法的後裔便真將祝禮的符文接續下去──

   「蟲獸鳥禽,回往昔樂。」不安感又襲來,我連忙抓住他的臂膀,他則將我攬進懷裡;一陣大風突然刮過現場,那些沒有遮蔽物可躲的人皆已伏倒,就連車輛也快要翻覆。魔法使卻繼續唸他的符文……

   「絕冤怨哀妒、醜陋物!」那聲音空靈、好似得以穿透肉軀靈魂卻又如兇煞惡鬼兇猛……「母親阿!賜福這全類的生命阿──」首都的人們都屏息以待,符文終將全數唸完……

   「使之得渡幽冥審判……重回人世……」

  重回人世?



傳送門

→破敗者
修理者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780027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精神|愛情|BL|奇幻|諷刺|陰暗|架空|朋友|烏托邦|悲傷

留言共 2 篇留言

水墨靜
造反的知道最後一句的真相嗎XD

以下是個人覺得疑惑的用字:
原想挺著胸膛能有點尊嚴,可他"到"好
他僅是狠巴了我的頭罵"到"

11-06 16:14

Tsu Li Gue
第一個應該是倒。
第二個應該是道。
感謝靜靜校稿,這兩個我寫的時候也猶豫了很久[e13]
其實大家都沒想過最後場面會演變成這樣的[e28]
都以為會在檢測前就緊急煞車[e18]11-06 16:28
水墨靜
每看完新的一篇,就會從第一篇重新刷過來一遍,更動一下腦海內的關係對照表,大約到這裡之後表格比較完整了。許多故事似乎另有隱情,看著突然出現的角色,猜想他們發生的過去,各視點又被共同的事件推移著,感覺很微妙……[e29]

無垢就是這麼回事,同這烏托邦一樣虛偽──無暇的更是用罪惡堆滿積攢的吧?(從前後文推斷,這、這是無瑕嗎0口0?)

我有些惱怒地拍開他那不規矩的、朝他吼"到"

11-06 17:34

Tsu Li Gue
感謝校錯XDDDDDD 我最後這幾篇寫比較趕,幾乎呈現腦殘狀w11-06 17:37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3喜歡★pikahana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詩】〈星骸〉... 後一篇:[達人專欄] 【短篇】這...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UTSU12大家
《嘿!聽說妳在鬼島當作家?》職業作家分享入行十多年的秘辛隨筆,歡迎訂閱喔!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1:36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