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0 GP

[原創 短篇 - 萬聖節跟風] 像糖果一樣甜

作者:小春荒唐│2017-11-06 03:13:04│贊助:0│人氣:122
莫約下午四五點。
她明明只是想出門買個晚餐而已,想不到走沒兩三步路,錢包不小心先是掉了,追出去時踩到了鄰居的狗,一路被追著跑,不小心就進了鎮上說荒廢至少有五年的廢棄城堡。
眼下就算折回去錢包也不曉得是不是還能撿得回來,芙蕾將跑著跑著亂掉的頭髮重新用手梳了梳,重新站起身環視周圍。
眼前破損的城門,和已經長出雜草的庭園,再往前看去隱隱約約能看到城堡窗戶內有個東西在飄移著。

是什麼呢...是什麼呢?
她想著不自覺打了個顫......啊啊我對靈異故事什麼的還是沒輒啊...
回去吧,離出來到現在估計也有半個鐘頭了。

正當芙蕾準備起身往前走時,不小心推到了一直靠著的城牆上的一塊顏色明顯較為淺的石頭。
於是腳下一滑,有個空洞敞了開來,她也來不急哼聲就跌了下去。

.
.
.

「啊疼疼疼......怎麼回事啊這裡....哇........哈...哈啾...!」眼前黑暗的一片,芙蕾扶著頭慢慢起身,隨著也揚起了一陣灰塵。
前頭開始響起緩慢的爵士曲調,突然左右兩排有燈光一盞一盞的往前打開。
「哼哼哼哼♪~」一個輕快哼歌的男生離自己的方向靠近著。
怎怎怎麼辦.....我記得這間屋子....這個城堡很久很久以前就沒有在住人啦...?莫非是幽靈???
應該要躲起來吧...?不不不不!還要想辦法逃出去的..........
哼哼哼哼...哼哼哼♪ 紅髮的少年一邊提著油燈一邊往前走著,他聽見有人誤觸機關掉下來的聲音,想來近十年除了老友外也沒招呼過什麼客人了,心裡著實包含著期待的心情。
今天晚上似乎可以開個歡迎的派對什麼的呢? ♪
「啊咧,奇怪奇怪......沒有人?」
少年提著油燈往四周圍轉了轉圈,疑惑地說:「我記得從門口掉下來的話應該會在這裡的啊?」
芙蕾躡手躡腳地躲在一旁的椅子後面,這地方似乎是個廢棄的小餐堂,桌椅仍然佈滿了厚厚一層灰塵。
會被吃掉嗎?他是誰啊啊啊...?明明沒看見長相但是芙蕾已經下意識地將對方想成了很可怕的樣子。
「哈囉?出來一起玩吧.....?哈囉~~」少年繼續提著油燈轉了幾圈:「不在了嗎?」
「咕嚕嚕嚕嚕嚕~」代替少女回答的是,本該去買晚餐吃而早已餓扁的肚子。「噫!不是的.......這裡這裡沒有人!」
「發現你啦~」少年走向芙蕾,眨眨眼微微一笑:「肚子餓了嗎?抱歉,我身上只有這個呢...」邊說邊從口袋拿出了顆糖果。
看著眼前伸手過來的糖果,芙蕾抬頭正好對上紅髮少年的雙眼,少年愣了下並給了一個微笑:「嚇著你了?我是迪肯,抱歉這裡比較不常用...所以沒怎麼在打掃......」邊說著也跟著有點害躁了起來。
芙蕾看著少年的眼睛,想著紅色的好漂亮啊,一邊恍惚下,伸手接下了少年手上的糖果:「我是芙蕾,你好。」
「芙蕾。是個好名字呢。跟我來吧,你是不小心來探險的時候跌下來的嗎?啊...看著實在不太像是來探險呢.....」迪肯一邊扶起芙蕾,一邊帶她往前走:「因為這邊啊...不常有人來訪,所以看到你我還滿開心的喔。」
「嘿嘿嘿......我...我啊,本來是要買晚餐,但是不小心誤闖進來了,真是抱歉.....」芙蕾傻笑了下,回想起掉了錢包又踩到了鄰居的狗,想著想著就覺得實在都是些尷尬的窘事呢。
「這樣啊,嘛!不用道歉,畢竟我也嚇到你了吧......?你瞧前面這邊呢,是我比較有在使用的範圍,所以就不會再有滿滿的灰塵囉.....」迪肯和芙蕾穿過了長廊,往通往一樓的階梯通道開始走。
「哦~迪恩你住的地方很大呢...」「是迪肯啦。」「抱歉...哈哈..」
「沒關係,這裡呢,是我祖父留下來的城堡,其實我搬過來也不過是最近的事情而已.....」
「最近嗎,怪不得從沒見過你呢~」芙蕾思索了下,記得附近的鄰居爺爺們也說這城堡早已廢棄了少說五十年,原屋主從前在鎮上待人還不錯,只是有天突然說家族內有事情就匆忙離開了,後面就棄置了這麼長一段時間。
「是啊,算下來也才二十年而已嘛~」迪肯悠悠地說出一句芙蕾不怎麼明白的話。
「.....?咦??」什麼二十年???
「來,芙蕾,門口到囉,雖然也想多帶你轉轉,不過今天還是就這樣先回去吧,感覺讓你受了不少驚嚇......對了,」迪肯送芙蕾到門口,像是想起了什麼,往一旁矮桌上的小櫃子翻找著:「你等我一下。」
「嗯。」
「好了,這個日期和時間,通常十月底的時候我們都會辦豐收的慶祝會,雖然人不多,但是很好玩的喔,一定要過來玩玩啊。」迪肯拿出了紙筆,手繪了一張邀請卡,轉身遞給芙蕾。
「啊,好的。」芙蕾接過白紙,心裡湧上了點期待,笑了:「我會再來玩的喔。」
「期待你下回過來~」迪肯對她揮揮手,抬頭看向門外仍然閃著大大的太陽光輝,不自覺倚著門默默往內縮進去。
啊,陽光還是好可怕。頭好疼。迪肯微微蹙起眉頭閃過一絲煩躁感,但隨即又緩下來。
想起了那女孩,久違的,感到心底一陣歡愉。

+

少女走著,繼續未完成的買晚餐任務,一邊將收下的糖果包裝拆開。
「嗯,好甜。」
她想著,其實似乎不是很可怕的,是個很友善的人嘛。
而且城堡似乎也滿有趣的。
......自己是不是太過於膽小了呢?

+

「早安早安,你真的過來了呢,感覺今天的派對似乎會很開心呢!」開門的當家主人迪肯,一看見來訪者是芙蕾,馬上露出大大的笑臉和有朝氣的聲音。
可是現在這時間,外頭夕陽早已落下,絕對不是打招呼時說「早安」的時段。
「打擾了,不過我想現在應該說晚安?」芙蕾覺得很有趣,但還是發出了糾正。
「有什麼關係,快進來吧,派對就要開始囉。」
「好的,不過先等等,這是家母前幾天剛收成的紅番茄,是今日登門拜訪的賀禮,請收下。」芙蕾其實只跟家裡的人說了朋友要辦萬聖派對,如果表明了是來鎮上這間廢棄的古城堡,想來家裡的人定是會擔憂的吧。
「是番茄啊,謝謝你,我最喜歡番茄了。」迪肯開心地接過紙袋,繼續領著芙蕾前往派對的主廳,一路上看到幾個穿著打扮很奇特的人,有狼人頭的男子,包著繃帶看不見臉的人,穿著一身妖豔巫女裝扮的女子等等。
「晚些再跟你介紹其他人,等會派對開始時會先放音樂喔,可以跟著一起跳舞動起來。」
「看起來是變裝派對呢?」
「咦?呃、嗯。算是吧。」迪肯神秘的微微一笑,轉身準備往主廳的正前方走去:「對了,長桌上的餐點都是招待,盡管拿來吃吧,我先準備下開場發言。」
「好的。」芙蕾注意到桌上除了糕點三明治之外,還有著那天迪肯拿給她的糖果,便伸手先拿了顆糖。嗯,還是好甜。
派對上的音樂,不像是第一次碰面那時的爵士樂呢。
但是感覺很歡愉、很興奮、又有點不可思議。四周的人,說是化妝變裝,又好像真有那麼回事似的,不只是扮裝而已。
迪肯站在主廳的最前方,不知何時拿來了麥克風,對廳內的大夥發言:「有勞各位千里迢迢地趕來,咳...今年的派對呢,一樣要感謝炙月先生和露易莎小姐的幫忙,才能順利舉辦,其中豐月季中獵捕回來的野兔,已經經過楓樹廚師的巧手頓製成鮮美肉湯,大家等會可以嚐嚐看,......然後呢,今天有一位特別的嘉賓,是居住在鎮內的芙蕾小姐......」聽見自己的名字突然被提起,芙蕾愣了下,往周圍看去,眨了眨眼。而四周似乎也投以好奇的目光。「希望大家也能跟芙蕾小姐好好的相處。那麼開場話就到這邊,接下來還請各位盡情享受盛宴......」迪肯語畢,廳內響起了滿座的掌聲。
蛇髮女妖裝扮的人好奇的走向芙蕾,手裡拿著兩杯雞尾酒,一語:「喝嗎?你就是迪肯小弟說的今天的特別嘉賓對吧?」來人帶著笑意,但面色甚是友善。
芙蕾也微笑接過酒杯:「是的,我是芙蕾,謝謝。」
「我是露易莎,看迪肯那小子前陣子還說在這鎮上住著無聊,沒想到馬上就偷偷交了個小女朋友呢。」露易莎笑著打量起芙蕾,只見芙蕾差點嗆著:「女...女朋....友??我們不.....」
「唷,露易莎,好久不見啦,前陣子送來給我的滿月桃餅很好吃呢!這位是......?」狼人頭的男子熟識般地對著露易莎打了招呼,同時也看著芙蕾表示疑惑:「啊、那小子的人類女朋友?」
「可不是嗎~」露易莎拋了個眼神笑著。
正巧被和賓客們敬完幾杯酒的迪肯撞見。
「你們在說什麼啊、剛才不是才說了要好好相處嗎,怎麼馬上就欺負起芙蕾了呢?」迪肯朝這邊沒好氣地走了過來,對上芙蕾因為緊張而顯得尷尬發紅的臉:「嗯......芙蕾?怎麼了嗎?」
芙蕾一時語塞,只覺得臉上越來越熱,腦袋也開始咕嚕咕嚕地轉著,可卻是一片空白的。
「......沒事...」還沒回過神來便突然碰一聲倒地。
「咦!???!」
「啊啦啊啦,昏倒了。迪肯小弟,你嚇著人家啦?」露易莎看著突然昏倒的芙蕾,眨了眨眼。
「你們才是,都說了些什麼呢......真是的......」迪肯看著身旁結交多年的損友無語,一邊默默抱起昏過去的芙蕾。
該不是喝醉了吧?看著她手上還拿著的酒杯。
總之先找間房間好讓她歇著吧。

+

近午夜時分。
派對也已進入尾聲,賓客們雖意猶未竟,但大部分仍為了趕在天亮前回去而早早離場。
「那孩子雖說一開始是昏倒了,但現在看來似乎是睡著了吧......」露易莎悠悠的說,看著芙蕾緩和的呼吸,她又想起了什麼般看了看手邊的手錶:「嘛,我也該回去啦,迪肯,記得下回也要將楓樹大廚新做好的餅乾送來給我喔,掰掰~」
「慢走,今天就不送啦。」迪肯點點頭,晚點也該收拾下殘局,不過在這之前似乎得先把芙蕾叫醒,總覺得女孩子家留了過夜似乎還是不太好。
「芙蕾,該起床囉。」
「嗯...?...」芙蕾微微睜眼,看著又是那雙紅眼睛不禁恍神了下:「你的眼睛,好漂亮...」
迪肯瞬間停下。臉紅了起來。
後來又搖搖頭想著只是夢話而已幹嘛呢。
「早安早安,該起床囉,不起來的話,壞人吸血鬼要偷偷咬你囉~」迪肯玩鬧似的一邊搖芙蕾,邊催促著:「你剛才突然昏過去,也嚇壞我啦~」
「喂,有在聽麼?」
芙蕾揉了下眼睛,從床上坐起迷迷糊糊地說道:「早安...」
「早安,有睡好麼?現在時間也該回去啦~我送妳回去吧。」已經是夜晚,不像白天有能殺死人般的刺眼陽光,舒舒服服的涼風,正好。
這時芙蕾才想起她適才突然倒下「咦,抱歉,我想我那時候或許是稍微有些貧血......」
「或是醉酒......?呃、別在意別在意,我們走吧。」
「...總覺得,每次來都是匆匆忙忙的呢?」芙蕾有點不好意思的說。
「沒事的,要是你喜歡,也可以常常來玩喔。」迪肯邊拉著芙蕾的手,一邊推開往大門。
「感覺很不可思議,很有趣,而且真的是很棒的派對,可惜沒能從頭到尾參加完。」
睡了一覺後,芙蕾覺得自己相當有精神,不自覺地一邊把心裡的話說出來。
那些裝扮,感覺不像是化妝的一樣,好像真的是來自奇幻世界一般的人們,碰地從神秘國度闖入了這個世界。
「吶,迪肯,其實不是扮裝派對對不對?大家都是......」芙蕾說著轉過頭看往迪肯。
迪肯同時也轉頭看向了自己,像是在思考著,又突然堆起了笑:「嗯,不是扮裝派對喔。」
「我啊,是吸血鬼。」迪肯往前跳了幾步:「這麼一說,你會不會又嚇得昏倒啦?」
「不會,感覺一點都不可怕。」芙蕾直視著迪肯的雙眼。
「那就好。」
迪肯抬頭看了看夜空,又牽起芙蕾的手。在手背上落下一吻,隨後將其反轉過來。
「來,乖孩子的獎賞。」他在芙蕾的手心又放上一顆糖。
芙蕾的臉突然刷一下泛紅。
兩人繼續並肩走著。
芙蕾覺得有種自己不太明白的心情似乎在心裡發酵,可是又好像很開心很開心很開心......
真希望慢點到家呢。
真希望明天也能見面呢。
但還是比所想的還要更早就到家門口了。
「晚安。祝你有個好夢」迪肯稍稍鞠了躬做個離開的示意。
「晚安,謝謝你。」芙蕾也伸出手和他道別。
迪肯回頭折返,一邊踏著小步,一邊哼著曲調。
如果沒有認識芙蕾,自己似乎就絕不會踏出城堡到外頭來呢,絕對不會,就算是在這樣的深夜也是。
他知道芙蕾在得知他是吸血鬼時,沒有露出害怕或是不相信的眼神,光這一點,就再次感到一種十分開心雀躍的心情。
這種心情是什麼呢?
啊,就是開心吧,反正一定就是開心吧。
迪肯開始期待往後在鎮上居留的日子。
似乎因為和芙蕾相遇後,有什麼也開始慢慢地改變了吧?
他不知道,暫時似乎也想不太明白,不過不明白的事情想來就是暫時還不需要去深究的緣故吧,那就慢慢的,慢慢地探究吧,反正日子還長著呢。

+

小小的城鎮上,一個廢棄的城堡裡。
誰也不知道的裡面呢...
住著紅頭髮的少年吸血鬼。

------END------

額、
後面...可能收的有點不好><|||
可能也是半夜了我想睡覺...不過還是有重看一回稍微改一下。
是說明天還要上班的這時間我在幹嘛呢QAQ(???)
有機會的話可能在微改(笑)
一點也不吸血鬼的故事。如果有心血來潮可能就有後續(但目前就是沒有←
大家晚安囉!(σ′▽‵)
看更多投稿作品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779950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喜歡★c82815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BattleBlock ... 後一篇:【繪圖】抽不到美咲所以先...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maxwell0078大家好
小屋更新中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2:01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