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 GP

悠久行者之歌 06.錯縱交纏的命運--2

作者:綺羅│2017-11-05 23:58:25│贊助:2│人氣:137
看全部:悠久行者之歌

───
  艾利站在暴風之屋某一處的屋頂上,佇立在黑夜當中,看著底下燈火通明的廣場。都已經晚上七時刻了,這裡的人卻都還沒有散去,拿著手寫的標語,貼滿了暴風之屋的牆壁。

  「黑暗精靈滾回地獄」、「魔族的代理人」、「西方人不吃嬰兒」、「卡林納瑞叛徒」……

  大大的看板上畫著娜蒂雅的臉,牙凸嘴尖滿臉橫肉,心懷不軌的將手伸向一旁的嬰兒,一旁畫著摀著眼睛的烈暴風,旁邊寫著:我什麼都沒看到。
  還真虧這些人敢這個樣子表達意見,好歹烈暴風也算是王國派遣的官員。只不過幾年前──在七位黑髮黑瞳之人給愛隆娜帶來劇烈的影響前,隨便發表意見可是要掉腦袋的。現在這副景象,在更老一輩的人眼裡應該跟起兵叛亂差不了多少。

  黃色的火光讓夜晚顯得溫暖。那些人手牽著手,一起唱著某首歌,旋律平溫穩溫柔,連小孩都身在其中,作為合唱的一員。


  折玄之森,不久之前仍是座默默無名的森林,依傍在冰霜巨人山脈南方的山腳下,像是一小塊影子。沖刷下來的雪水蜿蜒流入,孕育著不算太多的禽鳥走獸,甚至連附近的樵夫都不曾注意到這裡,他們的眼光越過此地,直接飄往西北方的谷地,那裡的半身人友善得多,樹種跟獵物都更豐富。宛如山脈一塊被人遺忘的影子,折玄之森在沒有人察覺的時候遷入了一批住民,一批不敬畏任何神祇的居民……
  混血的黑暗精靈在此地居住了好久,小孩出生又長大,仍舊照著黑暗精靈的生活方式過生活,但卻不足以支撐到亞克培斯建立起來。火焰升起,折玄之森付之一炬,是來自於強盜的襲擊或者對黑暗精靈的憎恨早已無法知曉,倖存者留難各地。光陰荏苒,月升月落,折玄之森就像是波紋在眾人的記憶中漸趨平淡,這是每天都在發生的悲劇,未來也會繼續發生下去。人們在聽到的第一天會驚呼、一邊嘆氣一邊搖頭,接著回去吃早餐。

  第六紀元07年,第一魔王興起,為數不少的黑暗精靈們投入了弗摩族的勢力,更加挑動了在末日之戰後日漸舒緩的種族議題。詢問著「為何較多黑暗精靈投入魔族」的聲音,跟那些從來都沒喜歡過黑暗精靈的人站到了一起,即使迦迪亞從來沒有回應。[1]

  就在這時候,一切出現了變卦。

  未受邀請的客人出現在塔貢森林,謁見了精靈至高君王,「守護者」、「四重冠冕的」克萊耶特,並帶來了難以置信的消息:折玄之森是被人類跟平原精靈聯手消滅。

  事件對戰爭中的每一方都帶來了複雜的影響。黑暗精靈們關注著森林精靈引以為傲的司法是否真實公正;另外一群人則高呼著摩族的臥底又在藉此分化人類跟精靈的聯盟,在證據不足的情況之下,米斯林只好宣告延後審理,並且呼籲世界各地,折玄之森的倖存者出面,為家園的毀滅作證。直到今天,尚未聽到其他的證人出現,卻在戰爭之外,其他地方點燃了意外的烽火……

  以毒牙薔薇的幹部身分,烈暴風很外的選擇了自己的立場。他發出訊息,支持森林精靈的做法,並且保護那位控訴者的人身安全。然而,這種做法卻引起了非議:做為受到王國高度重視的公會幹部,對於這樣涉入分化嫌移的人卻加以保護,是否真的妥當?烈暴風是不是在包庇那些曾經屠殺人類世界的黑暗精靈?


  這些人相信著自己的主張是正確的吧?他們也跟世界上其他的人一樣,歌頌良善、相信著某種正義。然而,為了維護此種正義,也會不惜反動,傷害他人吧。
  過去的生活簡單得多:哪方贏了就可以成為正義。現在這年頭,王國不會隨便鎮壓人民的反抗了,善惡的判斷也更難了一點。

  艾利活過了很長一段時間。自從重回自由身之後,他就一直到處探訪著。從那時候到現在,世界已經改變了很多,不過,發生戰爭的原因還是一樣沒有什麼改變。最諷刺的是,發動戰爭的理由,往往是為了所謂「和平」。


  一聲鴉啼從身後傳來。艾利飛快的轉過身去,在伸手摸武器的瞬間感到一絲驚慌──他居然連一絲氣息都沒有察覺到,這已經很多年沒有發生過了。
  在他身後站著一個人,藏身在角塔在月亮照耀下的陰影中,肩上的烏鴉也是一片漆黑,簡直就像整個人榮進了黑影裡面一般。
  「夠了吧。」烈暴風說,「已經很晚了。」


  艾利跟著烈暴風沿著木頭棧道往前走,離遠方喧譁的人聲愈來愈遠。暴風之屋內一切都非常安靜,只有少部分的警衛在看守著那些抗議的民眾,以免出太大的亂子。瀑布的水霧讓這裡的夜晚變得非常涼爽,微微的蟲鳴傳來,聽著讓人有點安心。
  「我看到你們團隊中有半精靈,」他說,「你會介意外頭的事嗎?」
  「雖然為數不多,不過仍舊有人仇視黑暗精靈,」艾利說,「據說你還特別保護那些黑暗精靈。」
  「有什麼問題嗎?」
  「我只是想了解你這麼做的理由是什麼。」

  「你不用說的那麼靦腆無妨。我知道他們怎麼說我,」烈暴風嘆了口氣,「米斯林精靈是重視法治跟規則的民族。就算對方是黑暗精靈,也不應該在未經審判的狀況之下就做出什麼決定。我所做的,只不過是堅持他們的立場而已。如果他們認為這是包庇,那就是包庇吧。」

  他們來到了木棧道的岔路,右邊就是休息的寢室,左邊則是烈暴風的辦公室。即使時間已經這麼晚了,他似乎還有其他工作要做。艾利站在岔路口,沒有要邁開腳步的意思。
  「當我聽到他們說出這些話的時候,」艾利說,「我想你應該是個還不錯的人。儘管你說只是依照法律形式,但是黑暗精靈也不應該因為他們的種族受到這種待遇。像我……您或許知道我的來歷?」

  就在那麼一剎那,艾利看到,以前的戰爭英雄好像變回年輕的那個時候、像個對自己過度自信的少年。難得的,他可以看到他的臉上出現可以稱得上愉快的笑容。

  「我知道,」他說,「我也還記得……我看過,我看過那些文獻、那些高塔、房舍,那些偉大的魔法跟早已被忘卻的知識。我看過,我都看過。我和我的夥伴們一起走過被砂礫覆蓋的都市,那些已經被黃土掩蓋的輝煌,看過他們現在的衰敗,以及那無法掩藏的智慧跟美麗。」

  「而我就是在那樣的地方出來的。」艾利回答,「像我這樣應該受到憎恨的存在,還是有像你這樣的人願意接納。雖然您嘴上只是說依照法理辦事,但我認為您是具有高尚人格的人。
  「……」好一陣子,烈暴風都沒有說話,「……謝謝你。」
  當他開口時,只是簡單的這麼說。


  當艾利要轉身離去,回自己的房間休息時,烈暴風叫住了他。
  「艾利,」他臉上的表情有點奇怪,「這幾天的下午,不知道你有沒有空?」
  「嗯?」
  「或許,我可以對你忘卻的記憶,給予一點點幫助。」


   *


  伊斯米醒來時,發現自己位在純白色的醫療室裡。
  從天色來看,現在應該已經接近午夜了,接近純圓的月亮從窗口照進銀白色的光,一旁的醫療儀器滴著水銀,反射著月光像是個奇怪的水鐘。兩名侍從窸窸窣窣的在他的床邊忙著,書寫羊皮紙的沙沙聲把他給弄醒了。

  嘴巴好乾,頭還有點暈,什麼都不想思考只想埋頭回去狠狠大睡一場,這應該是受了重傷之後大量使用治癒法術的副作用。他用力眨眨眼睛,想要趕走這種不適應感,試著回想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對了,烈暴風攻擊他,因為他替湯姆暫管那個木匣,沒想到自己還能留下一條命。在那之後,就被送到這個地方來了嗎?其他人呢?

  伊斯米靜靜躺在床上,維持著熟睡的人應有的深呼吸。兩名侍從現在開始動手整理他的私人物品,其中一個人頓了一下,竊竊私語著。

  半身人將眼皮瞇開一條縫。那名較年輕的侍從正對著他的戒指指指點點,好像很好奇的樣子,伸手拿起戒指,遞給另外一人看。那枚戒指用黃銅打造而成,中央鑲嵌著一顆紅寶石,並且用玻璃罩著,看起來相當高級,伊斯米從一開始就戴在身上。
  「不覺得好像在哪裡看過嗎?」她小聲的問。
  「這麼一說……」看起來較為資深的侍從也湊了過來,「我好像也有看過這種圖騰,好像滿少見的。」
  「上面寫著什麼呀?」她將戒指舉起,就著月光吃力地看著,「 ᚎ(edad)、ᚊ(saille)、ᚋ(muin)……不像是單字,會不會是簡寫?」[2]
  「你是說這是印戒之類的東西嗎?未免太過簡單了一點吧。」
  另一人聳聳肩,伸手要將戒指放回床頭。

  伊斯米咳了一下,嚇得兩名侍從將手給抽了回來。
  「不好意思,我剛剛聽到了你們兩個講的話,」友善的圓臉露出了笑容,「關於這個戒指的造型,你們還知道些什麼,可以跟我說說嗎?」

  「沒想到你醒來啦……這枚戒指對你有什麼意義嗎?」
  「這是一名對我有十分重要的朋友留給我的,我想要藉著這枚戒指找到他的情報。」伊斯米說。
  「這麼說,上面的簡寫不是你的名字囉?」
  「……抱歉,」伊斯米無辜的笑了笑,「那是在我年紀非常小時發生的事,我記得不是那麼清楚了。」
  「唔姆……」資深的看護陷入沉思,「啊!我想起來了!」

  「我資歷比較淺的時候,曾經負責打掃烈暴風大人的私人寢室,曾經在他的桌上──不是辦公桌,是他的私人房間,有類似這圖騰的草紙。上面雖然沒有這簡寫,不過我覺得滿像的。」

  「真的嗎!」伊斯米的胸口砰砰狂跳。
  「也過了這麼多年了,我不敢保證一定就是。」
  「好的,非常謝謝你,非常不好意思打擾你們的工作。」伊斯米溫馴的笑著,「那可以請您幫忙傳個話嗎?我希望明天跟烈暴風大人約個時間見面。」
  「這……」看護猶豫了起來,「我可以幫你試試看,不過他這人很忙的,能不能成功我就不敢肯定了。」
  「沒關係的,謝謝您。」伊斯米有禮的微笑答謝。


  兩名侍從離開後,伊絲米從病床上坐起身。他彎起膝蓋,靜靜的思考著,計畫漸漸在腦中成形。


───
[1]
迦底亞。
黑暗精靈的根據地,地底下的國度。從來沒有人知道迦底亞到底有多深,據說,迦底亞甚至已經跟煉獄及炎獄的領土接壤。在黑暗精靈受詛咒無法承受陽光後,就少有黑暗精靈離開此處。

[2]
ᚎ(edad)、ᚊ(saille)、ᚋ(muin)
因為我沒有專門設計人類(及半身人)所使用的文字,因此在這邊借用歐甘文字代替,畢竟整個愛隆娜很大一部分是引用凱爾特神話。

───
不得不說,寫這個章節真的很費神。
雖然都是文戲,不過牽扯到的個人背景實在太多,要怎麼交代真的讓我傷透腦筋。在跑完團兩年後現在,看到這段劇情,真的會感嘆的確是「縱橫交錯的命運」。

嘛,當初打定主意想要把這個故事給寫到一個段落的時候,是下定決心要每個禮拜三、六要更新的。不過,最近工作室有事情要忙,同時個人也要準備接下來的考試,所以在暴風之家這段結束之後,可能就會必成一周一更了。

雖然我也不否認最近拖到禮拜天才更新的時候也變多了啦。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779756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愛隆娜|TRPG|第六紀元|跑團紀錄|DND|奇幻

留言共 3 篇留言

鯤島囝
反動這個詞不是這樣用的。反動指的是一種對於改革採取保守的政治態度,是一種政治術語

11-06 00:28

綺羅
原來如此 謝謝大大賜教
政治的東西我還真的不太懂XDD11-06 00:32
鯤島囝
因為你說是受到台灣近年社會運動的影響融入議題,所以我也來筆記一下我看完的想法。
首先我覺得單就這篇來看,你對人民行動的描述還在「外在行動側寫」的層次,看到標語、手拉手、唱歌,但是從這些描述看不出來行動背後的思想和理由。也就是讀者看完沒有辦法回答「他們是誰」「為什麼他們要這樣做」「他們在訴求什麼」「他們要什麼」這些基本問題。
其次,這篇中你用旁白的方式交待了歷史背景,看得出來有想要講清楚「出了什麼問題」的企圖,但我覺得效果不太好,問題可能是太多客觀事實,但是行文沒有很清晰的理路串接起來,讀起來比較像是拼接的訊息顯得混亂。
第三,我的建議是你可能要把(一)「折玄之森大火事件」的真實歷史先設定好
歷史事實就是「發生過的事情」,你只需要處理流暢清晰的敘述
然後再去設計(二)「折玄之森大火事件」「跟哪些人有關」、「影響哪些人」,「他們是誰」先確定下來,
再去設計(三)「他們對這件事情的立場是什麼」「為什麼」「他們的利益/目的是什麼」,
這個過程才是處理正反碰撞的地方,衝突點才比較容易用演員飆戲出來。

我自己也是喜歡社會寫實和融入議題在故事中,但我不頃向一開始就決定「讓讀者正反都認同」,
首先,這可能是作者已經預設兩邊都有正當性,但這是議題思辨的大地雷,有沒有正當性已經是議題思辯的終點了,在寫作上來說是一開始就「限縮了說故事的廣度」,甚至可能會「限制故事的發展」。我自己會極力避免,我的作法是「先把我要講的議題談清楚」,請見(一)(二)(三)。這是我準備議題階段的考察工作也是基本功。
第二,一開始就設定「兩邊都有正當性」可能會讓作者無法自我檢驗「到底有沒有把想講的議題想清楚」,因為思考已經朝向「兩邊都對」去想了,我個人認為這樣容易讓作者和讀者都陷入一種道德虛無主義,這個故事對於刺激反思的效果可能不大,所以我的作法會是,盡量清晰的呈現不同立場的考量、利益、目的、信念,他們因此選擇的手段、作法、方式,而不同立場又會因為什麼手段發生衝突。至於會認同誰、怎麼評價,我交給讀者。

11-06 02:00

綺羅
哇噢!這麼長一篇我真的是受寵若驚!
先道個歉,因為想要好好回應,所以一直拖到晚上才回應大大的文章。

1.關於哲玄之森的事件,我覺得應該是我貪多嚼不爛,
因為,哲玄之森的事件並不是表面上的那麼單純,後面還有更多伏筆。
所以會有交代不清楚的感覺,應該是在行文上我沒有把一切都說清楚,至於設定,我自己是知道究竟發生了些什麼事的,包括了前因後果、幕後黑手,以及其後續所引發的事件。
只不過,總感覺就這樣用上帝視角把所有陰謀跟陽謀全部交代出來,就失去後續的故事張力

有點劇透的說,這起事件並不只是單純的歧視造成的傷亡事件(雖然從主角的角度看起來是這樣),不過後面其實隱瞞了更大的陰謀,歧視只是工具。

只是這些應該已經是更深的層次了,跟「隱射社會氛圍」這件事情無關。大概是因為我自己想著設定太過自HIGH,沒有考慮到讀者在只看到事件的第一層面向時的感受吧,這點會檢討的XDD11-06 19:38
綺羅
2.關於預設「兩邊都有正當性」
其實我不是很認同這麼做會限縮故事的廣度跟發展。比如說,美國隊長3當中就沒有用上帝視角去評論到底哪邊的想法是正確的,卻成功的增加觀眾可以思考跟深入劇情的點。

我不太理解為何具有正當性是思辨的終點。至少就我的感覺,現實世界很少有一方是完全邪惡、更是沒有那種打倒後就世界和平的大魔王。
至少就我所知,道德相對跟道德絕對主義是哲學上的千古難題。我個人比較偏向道德相對主義──畢竟,若是完全的否定對方存在的正當性,那就像是中世紀禁止同性情侶、或者是焚燒科學家一樣了。

特地去查了道德虛無主義,或許了解的不是很深入,還請大大諒解。
或許大大因為有社會運動的背景,所以認為不應當預設雙方的正當性。不過,我的想法是從小說出發,我並不喜歡那種一昧吹捧主角是正義代表的故事,或者是那種順我者生、逆我者亡的價值觀。所以,「想要讀者兩邊都有認同的點」是我想要達到的目標,不過看起來好像沒有順利達成就是了XD

我猜想大大說的,應該是「如何讓讓讀者選擇自己認同的一方」;跟我意圖表達的「讓讀者兩方都有所認同」我想應該是不一樣的事情,
至於這兩種處理事件的方法哪一種比較適合,我想確實是有討論空間的。11-06 19:39
綺羅
再退一步去想,「世界上存在不同的道德」跟「道德虛無主義」,應該還是有一點程度上的差別,不是過了中間值就代表到了光譜的極端。
我個人的價值觀,比較接近故事當中的伊姆。伊姆本身是半個黑暗精靈,不過,對於這些群眾的抗議事件也是肯定其價值的。「你有你的、我有我的正義,而為了貫徹彼此的正義,我們要彼此競爭才會出現結果」。
不過這是我自己的價值觀,根本篇文章沒關係(那你還講


畢竟這整部故事的劇情是在跑TRPG中出現的,所以我認為應該要將判斷的決定權交給玩者自己,作為DM、作為遊戲的設計者,不應該給予太多的干涉,關於這點,我想應該跟大大在結尾所的部分相似。
意思就是說,就算玩者決定要跟抗議者同一陣線,反對烈暴風,我也是不能太過干涉的。
.
或許是因為在撰寫遊戲劇本的時候有這層考量,導致我在小說化的時候有些東西並不是那麼順,我像那是因為我的寫作功力還不到家的緣故吧(笑11-06 19:39
綺羅
剛剛重新想了一下,我想我應該有地方誤解了大大的意思。
大大是說我不應該「預先」設定兩方的行動皆正確,而是應該從兩個不同的原則出發,推導出不一樣的行動,讓讀者去選擇;
我好像誤會成「塑造一方完全正確,讓讀者認同」
.
如果是這樣的話那我大概了解大大想說的意思。劇情的推展應該要以人的合理行動為依歸,如果太過著重於要達成「雙方都正確」的目標的話,可能會弄成雙方的行動不合理、或者是太過假中立這種感覺,太過刻意的鋪陳讓讀者無法帶入
.
再次為我弄錯大大的意思道歉11-06 21:11
鯤島囝
抱歉說了這麼多,我本身是教育工作者也是議題倡議者,也在摸索議題融於故事的寫作,很難得遇到也很喜歡這樣的交流和討論,冒犯之處請見諒,我沒有惡意,只是希望也分享我自己寫作的心路,供同為小說寫作的朋友參考另一種創作類型。
如果你有興趣的話,我小屋有一篇《萬聖節騷動》,https://home.gamer.com.tw/creationCategory.php?owner=idealist17&c=392749
是作品中刻意融入議題的嘗試,歡迎你來看看,也歡迎你的批評指教^^

如果對看完整篇的興趣不大,那我會建議直接看第二章殺人事件https://home.gamer.com.tw/creationDetail.php?sn=3723779

這一章的東西是在寫一個日本老兵身上的議題,他身邊不同人的對他為什麼會有各自不同的認識和評價。供參~~~一起加油囉!

11-06 02:00

綺羅

不、大大半夜兩點這麼認真回我的文章,我覺得很感動也受益良多。而且立論很明確,真的感受到大大是誠心的提供幫助
因為這禮拜現在還有不少事情(我的寫稿進度落後了QQ),所以應該沒有辦法那麼快就讀完大大的作品,不過我找時間好好拜讀的!
再次感謝大大的指教!11-06 19:43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喜歡★fesolla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悠久行者之歌 06.錯... 後一篇:悠久行者之歌 06.錯縱...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spqr0508繪圖
小屋繪圖持續更新中~歡迎進來看看 XD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1:17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