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3 GP

[達人專欄] 《這個陰陽師不得了了》II-29.兩個人的罪

作者:飛空動煙雪│2017-11-05 16:33:55│巴幣:26│人氣:1092
29.  兩個人的罪




今天的天空電閃雷鳴,不祥的徵兆使人心躁動。

本座等待已久的機會終於來到...

魔神九嬰的化體之一悄悄地離開陽成天皇的陣營,作為九頭邪龍,九嬰在陰間共有九名分身,其相各異,如今化體之二進入人界,對她來說計畫已提前許多。

吼吼吼!

白山上傳來駭人聽聞的龍吟,洪荒霜解突破封印,爬出冰湖的它凜冽一吼,天地好像也為之震動。

雪女虛弱的趴在雪地上,不敢置信眼前發生的一切。

九嬰的聲音在皋月的耳邊迴響:如今本座的化體已經解放兩處,便兌現諾言,宮燈姊妹就歸你所有,快帶著她們下山去吧!

皋月制住雪女,將她柔軟滑膩的身子抱了起來:這對姊妹本就是我該得之物。

你,不是司...雪女用憤怒的眼睛瞪著皋月,但她的傷口實在太深,妖力又被皋月所封,只恨心有餘而力不足。

皋月憐惜的撫摸雪女的臉龐:好韶雪,妳怎能野蠻的對待妳未來的夫君?

雪女硬氣的說道:你,不是。

皋月把目光移向雪女高聳的胸部:不如便將生米煮成熟飯,瞧妳是從還是不從?

卻在此時,一枚寒冰手裏劍應聲插在皋月的腳前,皋月看得出這枚手裏劍勁力非同小可,抬頭一看,只見飽經風霜的身影踏上冰湖。

服部憑空化出武士刀,攔路在前。

皋月冷笑:又是你。

九嬰,妳的分身再度突破地獄之門了...一目連緊跟在後,當他的獨眼見到洪荒霜解,立即識破了她的真面目。

吼吼!洪荒霜解長久被封於冰湖之下,雖脫封印,腦中仍是一片渾噩,陷入了狂亂的姿態,它不甘示弱的向名列十二使君之一的天目一命發出咆哮。

服部驚嘆:此邪物竟不遜於當年的八岐大蛇。

皋月原先對本體忌憚非常,但如今背後有洪荒霜解撐腰,底氣也跟著充足起來,他同樣以凍氣化出武士刀,自信滿滿的說:我還以為是誰,原來是你這半名喪家之犬,我功體大進、已非同日可語,就算是本體,也要敗在我的手下!

服部一聽,確信了心中的疑惑:你果然是我的分身。

皋月舉起刀刃一揮,濺起遍地雪花:以你的修為,居然還要這麼久才發現,我該說你愚蠢,還是癡心妄想? 你不配和宮燈詩音在一起。

服部質問著失控的分身:當晚究竟發生何事?

皋月用舌頭舔了舔嘴唇:我玩得十分盡興,那樣完美的夜晚令我回味無窮,但卻你什麼也不記得了? 我倒是為宮燈詩音可惜...

住口!

此時正逢良辰美景,此時不敘舊,更待何時?

皋月說話之餘,臉上五官開始起了變化,他的面目變得十分猙獰:呵呵呵呵...我的另一半啊,到現在還在逃避現實,內心明明有這麼強大的慾望,卻遲遲不敢動手,我只不過是幫你了一把,嚴格說來,你該好好感謝我才對,我們能同時享受那股至高無上的快樂!

一目連轉向憤怒的洪荒霜解,無可奈何的說道:服部,作為御靈,我受到制約影響、無法針對你的化體,你得想辦法將之收服,在那之前,九嬰的分身就交給我吧。

服部凝視著皋月病態的神情:他原是我的責任...皋月,你再執迷不悟,就算是我也無法赦免你,唯有將你消滅!

皋月狂妄的笑道:消滅我? 我始終盼望與你對決的一天能早點來到,因為我要向你證明,真正的自我,絕不是壓抑、而是放縱慾望。

服部冷靜地說:你只不過是我用忍術創造出來的化身,是我迷失的影子。

影子? 你沒聽說過嗎? 人云假作真時真亦假,無為有處有還無皋月哈哈大笑:你與我,終究要分出一個勝負,因為只有我,才是八將臣服部徹底解放的象徵!

服部、皋月瞪視著彼此,都將對方視若天地不容的存在,兩人心知唯有一戰能決定高下,便同時口誦咒語,周身留下無數的殘影。

皋月、服部起初皆以寒霜殘影製造出大量的冰雕分身來壓制對方。

風雪飄搖之中,寒冰雕像揚起手勢,無數的暗器破空飛去,盡是手裏劍、苦無發出的吵雜聲音。

雙方暗器激射而出,如此正面交鋒,接下來便是利光割身。

服部、皋月見對方來勢洶洶,圈轉武士刀格擋,但暗器多如蝗蟲過境,兩人擋之不盡,不得不扭身躲避、又或一飛衝天,以奇特的步法穿梭在刀光劍影之中,月光下映照出來的影子卻是如此的熟悉。

...不對!

一陣冷光閃爍之後,服部與皋月各自收手,身子輕飄飄的落在雪地上,兩人傷勢互換之際,均是額滲冷汗,發覺身上多是被利刃割破的袍袖與斑斑血跡,如此戰鬥下去,只有非死即傷。

服部驚訝的發現,雖然他的靈力先前已有所損耗,眼前影子的執念與力量,可說是超乎想像的強大!

暗器之爭雖是未見高下,但此時此刻,皋月鼻間嗅到傷口的血腥味,精神好似也為之振奮起來,他的嘴裡發出尖而淒厲的叫聲,快步奔出、口吐黑氣。

「你忘了嗎? 自己做了什麼事情?」改變策略的皋月採取猛攻,更是祭出狠招相向。

冰湖附近雖然較為平坦、也不及御前峰那般險峻,但依然滑溜得讓人難以站定,此時的皋月擁有九嬰一部分的邪力,已堪稱當代一流高手,他在大石上連番躍起,飄飄蕩蕩的身影似妖似怪,看得服部心裡好是疑問。

不過短短時日,皋月的靈力怎有可能變得這般精深?

只見皋月抽出數張水屬性的符咒,他壓低刀勢,刀尖射出數道湛藍的光線,面對本尊,冷酷無情的刀刃震出陣陣波光嶙峋,早是一無所懼。

反觀服部選擇以逸待勞,他早已窺破皋月刀法中的破綻,這一招刀映蒼海看似從四面八方襲來,但他過去曾苦練無數次,豈能不了解招式中的弱處?

你可是受到魔神的誘惑而墜入魔道?服部長袖一拂,高舉武士刀,吸納白山上源源不絕的寒氣,他先前雖耗費不少氣力為人療傷,仍是以驚人的氣勢排開洶湧浪潮。

這招雪巢窺月挾帶刺眼銀光、直劈皋月肩頭。

當時詩音不願意順從你,你只好用強,你也是共犯,別裝出一副正人君子的模樣,真令我作噁!

皋月旋身踏步避了開去,他也對這招雪巢窺月了若於胸,隨即橫出一刀回敬,勾起一片白晃晃的銀光:你傷害了宮燈詩音,但你沒有勇氣承擔屬於自己的罪過,便讓我做你的代罪羔羊!

你說什麼? 是我侵犯了三公主?服部內心一動,揮刀一擋,他仔細注視著化體充滿仇恨的刀招,他忽然警覺,人生在世總是真真假假,心中瞬息萬變,正好與刀上招式的無常變幻相符合...

服部向後一仰,皋月的刀刃從他身上冷冽劈過,他緊接著一刀回砍,正逢皋月收招之際,兩口寒冰所化的武士刀鏘然交擊,服部的心跳加劇,頭痛欲裂,卻在痛苦中慢慢憶起了當年的真相...連眼前飛舞的雪花也變成了紅色。

有的人喜歡玩火,沉迷在美麗的焰光中無法自拔,但越是接近,越容易把自己燒得體無完膚...甚至將無辜的人也一同捲入。

很久以前,服部就深深戀慕著宮燈詩音,他總是看著她的笑容,實際上,服部就是覬覦宮燈姊妹的姿色,才會將她們救出即將覆滅的陸奧國。

起初,他認為只要一直守護姊妹倆人,要讓宮燈詩音託付終身,也是遲早的事。

但,在起了這個念頭之後,服部始終等不到宮燈詩音的愛情。

怎麼辦呢? 最近腦袋裡面想的都是她玲瓏有緻的身體,想與她結合的慾望就更加的強烈。

他自認忍耐了很久,直到那一天...鵝毛大的雪幾乎遮掩理智,在強行施加的暴力之後,只剩下少女的哭聲。

服部第一次對眼前的景象感到愕然,卻找不到任何可以掩飾罪行的藉口。

...我做了什麼?

一夜之間,服部從耿直的保護者,變成了毫無人性的施暴者,兩個人的關係再也不可能回到當初。

「為什麼會變成這樣,我到底做了什麼!」服部睜大眼睛,這才從激烈的快感中清醒過來,儘管發洩了慾望,看著地上的少女落紅,內心受到自我譴責的他抱著頭慘叫起來。

「我愛三公主,我明明是愛著她的...

這是服部始終不願意面對的「罪」。

服部的精神達到崩潰的邊緣,他頭痛欲裂,自己曾經是高高在上的八將臣,從來沒有想過會為了一名心愛的女子而犯下大錯。

服部想要擺脫侵佔詩音的罪,卻不願意墮落成鬼,於是他施展最上層的忍術,足以轉虛為實,他順利驅逐了罪惡感,卻留下了內心黑暗的影子。

在那之後,服部變成了兩個人,本體卻遺失了一部分的記憶,他把詩音的屍體用冰棺妥善的保存下來,他告訴自己,詩音是被奸人所害,他內心的悔恨是自己無法拯救她。

就像催眠一樣,遺忘,然後...

終於在蒼茫的雪景中,恢復成了那一如往常的守護者,默默的以無數的光陰看守少女的軀體,直到雪蓮出土成熟的那一天。

荒唐的真相。

原來,殺害宮燈詩音的真正兇手,不是別人,正是自己。

「我難道愛的只是三公主的身體,而非是她的人?

不敢置信的服部只感心亂如麻,好似全身陷入無底的深淵之中,不斷被過往的漩渦所擺布,體內渾厚的靈力竟一時提不上來。

皋月見狀,大喝一聲,手掌匯聚黑色氣旋,九嬰龐然邪力如潮水般湧至,服部在內憂外患的惡劣狀態下再難撐持,虎口登時見血,他狼狽的向後退了數步,氣喘不已。

皋月瞪大眼睛,他欣賞本體在後悔中尋求解脫的痛苦,這讓他的內心感到了無比的暢快和滿足:你充滿罪惡的雙手能阻止什麼? 我不就是你內心最純粹的慾念? 一個人沒有了慾望,那還剩下什麼?

服部自責的仰望天空的烏雲:「殺了罪孽深重的人吧。

皋月用手掌抓住了服部的腦袋,嘴角露出了勝利者的笑容:懦弱的你根本比不上我。

卻在此時,洪荒霜解兇惡的踩碎一目連的風盾,轉而攻向服部,皋月不得不讓出路來,以免遭受波及。

洪荒霜解的龍爪一揮,服部整個人便如斷線風箏般飛了出去。

一目連稍不留神,竟然導致契約者受到重創,他縱身擋在魔神之前,以風盾封住了洪荒霜解的行動:「服部,快起來! 現在該是你垂頭喪氣的時候嗎?

皋月突然想到,九嬰莫非一開始就不打算讓他奪回本體,這是為什麼? 他暗自思量,考慮其中的利益得失:「也罷,如今已經得到詩音和韶雪、更添魔神一部分的力量,我又何必為了一個半死不活的原身與九嬰結下仇怨?

皋月把目光再度放向在雪地上掙扎的服部,感覺本體這個人實在太過愚昧、太過可悲,他既然已在九嬰的幫助下重獲新生,又何必帶著一個過去的累贅蹣跚而行?

仔細衡量過後,皋月決定放任洪荒霜解去解決一目連與服部,他抓起雪女回到雪洞,想到接下來要如何與宮燈姊妹倆人共度春宵,內心幻象著一對神貌相似的溫香軟玉共同服侍,興奮得難以自己。

「嗯,怎麼不見人影?

甫踏入洞中,皋月把雪女留在角落,卻見不到被捆靈索綁住的宮燈詩音,他蹲下身子撿起斷裂的繩索,心想:「以詩音的能力,怎麼有可能脫困?

這個時候,皋月發現繩索斷裂處有奇怪的咬痕,不料正當他分神之際,忽感背後傳來又快又急的破風聲他倉促回頭一看,原來詩音攀扶在上頭的冰岩等待機會直到此時出手,莫怪乎方才進洞找不到的行蹤。

這回宮燈詩音出手已讓人耳目一新,宛如沐浴在清晨的曙光下,她的動作極為流暢,以抽絲剝繭的綿密手法進攻,一道道電流從皋月眼前掠過。

「原來妳能使用雷屬性的招式,但以妳這一點點的能為,又能奈我何?

皋月看這電流貧弱,根本無法對其造成傷害,嘲弄之餘,也不思拆解之法,反而刻意露出破綻,好讓宮燈詩音瞄準脅下,如果詩音中計,他正好可以用雙臂鉤住她雪白的頸子,再往詩音嬌媚的臉龐上好好非禮一番。

但宮燈詩音也不上當,一對純白色的袖子隨著雷電騰挪,皋月等了一會兒,耐性已失,又見詩音擺動纖腰豐臀,更是讓他看得心癢難耐,好色的用嘴巴咬住詩音的水袖。

不料詩音的袖子裡暗藏玄機,她手腕一抖,拋出方才偷偷藏起來的捆靈索,皋月應變奇速,舉起手臂護住最脆弱的脖子,左臂登時被自己所畫的捆靈索緊緊捆住,動彈不得。

詩音見狀,連忙搶攻上去。

皋月暗叫不好,他沉著一張臉躲開:「妳是如何逃出?

但這個疑問剛問出口,皋月立刻發現洞窟的石壁上有某些東西正在蠕動,他猛然想起了繩索上的咬痕,低頭一看,發覺洞穴內已多出一群顏色鮮艷的毒蛇,罵道:「原來是這些畜生助妳一陣!

趁著這個大好機會,詩音讓地上毒蛇群起而攻,這些蛇群頗具靈性,又感念詩音救治過蛇王的恩情,紛紛從雪地上飛撲咬人,皋月一臂被制,只能以剩下的右手抵禦,他哪裡料得一時的輕敵與大意,竟然導致戰況失控。

皋月在倉皇之中不斷向角落退去,心下一狠,不顧蛇群靠近,五指扣住雪女的頸子:妳再進逼,我就扭斷她的脖子!

雪女失血過多,氣力難繼的她只能發出微弱的掙扎:「唔...

詩音生怕二姊受害,被迫讓蛇群收斂攻勢,皋月瞧她覺醒不久,力量尚且無法掌握,冷笑一聲,一道宏大的掌氣打在她足下雪堆,大部分的毒蛇也被打得粉身碎骨、橫死當場。

詩音論戰鬥經驗、臨場反應上都遠遠不如皋月,這股龐大的力量震得她不由自主地坐倒在地。

皋月扯下右手的捆靈索,熟練的拋向宮燈詩音,詩音被繩圈套中,再度受綁。
儘管詩音一度佔了上風,卻被皋月輕而易舉的取得了勝利,他笑嘻嘻的走向詩音,如醉如痴的說:「好一朵長滿刺的玫瑰,我的好寶貝,妳怎能這樣對待夫君?

詩音咬住唇,倒是冷靜,她堅決地看向被綁在角落的雪女:「就算失敗了,我們姊妹也不會向你認輸...

雪女笨拙的點頭,姊妹倆人彼此互望一眼,都有了玉石俱焚的覺悟,哪怕是死,也不能再讓這名惡人得逞。

此時洞外的跳跳哥哥彷彿有所感應,他手腳僵硬的跳動,來到皋月面前。

皋月抓住詩音白皙柔軟的小腿,再無忌憚的問:「跳跳哥哥,外頭可還有其他人攪局?

誰知這名跳跳哥哥完全不理會主人,他面朝詩音微笑道:「妳已經做得很好了,剩下就交給我吧...

聽到這個聲音,宮燈詩音含情的眸子眨了眨,皋月這才察覺不對,他抽出符紙、大聲斥喝:「你不是我的式神,你到底是誰?

跳跳哥哥臉上露出一絲算計的笑容,只見他從懷裡拿出百鬼誌,書頁一翻,洞穴內頓時湧現白光,卻在光芒盡處,一身魁武的鎧甲威風凜凜的站在皋月身前,那是曾經征戰沙場無數的勇者之軀。

「服部,你在陸奧國撈到不少好處,卻獨獨忘了本將軍嗎?

皋月見到這件無比熟悉的盔甲,當真是大吃一驚,征夷將軍的曉勇善戰不在八將臣任何一名絕頂高手之下,這使他的內心掀起巨大的波瀾,結結巴巴的問:「征、征夷將軍? 不可能,你早就死了!

征夷將軍拔出腰間寶劍,劍鋒直向邪祟。

「本將軍從地獄歸來,正是為了制裁你的惡行!



--------------------



本章延宕了一段時間,主要是家裡有些事情回去處理,白山最後決戰,開章!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779117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陰陽師

留言共 4 篇留言

香蕉王
趕快幹掉他

11-05 16:55

飛空動煙雪
進入決戰之後約4章左右完結11-07 12:55
白煌羽
辛苦了

11-05 18:40

飛空動煙雪
終於這個篇快要完結了,謝謝支持11-07 12:55
柳丁(ゝω・)
喔喔喔喔喔喔!期待下集啊啊啊啊啊!!!

11-05 18:45

飛空動煙雪
盡力寫出最好的作品,一切起承轉合希望能讓你大呼過癮喔!11-07 12:56
鷹腳
皋月真心垃圾

11-06 00:23

飛空動煙雪
惡人將有惡報,請期待皋月與泓瀨司的最後對決11-07 12:58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3喜歡★jtsai314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這個陰陽... 後一篇:[達人專欄] 《這個陰陽...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KU3784000412怪怪的你
小說更新! 吸血鬼~哈!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3:28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